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結局篇(17)——這輩子,我都放不開手了!  
   
結局篇(17)——這輩子,我都放不開手了!

"可我不想忘記我們之間的回憶!!哪怕一分一秒,都不想!!"

他平靜的臉上,寫滿著從未有過的,認真!!

向南的目光落入他深沉的眸仁里,瞬間沉溺了進去……

心弦顫動,像是被什麼拉扯了一下,有些疼,還有些酸楚,又有些動容.

"沒關系!記憶可以重塑,人生毀了就再也沒了!只要你好好的,我不建議再花點時間追到你的!"

向南對他,從來都是如此真摯而直接.

他們之間耗時太久,容不得她再拐彎抹角了.

聽聞向南的話,景孟弦只覺心頭一熱,喉頭滾動了一下,偏頭看向南.

視線有些熱切,"知道我染上了毒品,你就沒有對我有過任何的動搖嗎?"

"沒有!"

因為她愛得夠深!

燈停.

景孟弦凝緊她,看著一顆顆的水珠濕答答的從她的發絲上漫下來,染濕了她的裙衫……

他忽而問,"那如果……我是販/毒的呢?"

向南擦頭發的手,驀地一頓.

面色陡然一白,猛地偏頭,看向景孟弦,"你……開玩笑的吧?"

她的嘴角牽強的扯出一抹弧度,眼神里掠起幾許慌亂來,"可是這個玩笑,一點也不好笑."

"因為這不是個玩笑!"

景孟弦不打算再繼續把向南瞞下去.

他的聲音,沙啞得有些厲害,"我是認真的!"

哪料,話音一落,向南直接掰開車鎖,打開車門,直接砸進了雨霧中,飛快的淹沒在了車流里,瞬間消失在了景孟弦的視線里.

景孟弦盯著她消失的方向,一動不動……

眸仁深陷,眸光越漸黯淡.

後方響起鳴笛聲,燈過了,綠燈在不停地閃爍著,催促著車輛前行.

他收了視線……

面上,平靜得仿佛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腳踏油門,往前急馳而去……

心,卻像被一只巨捶,狠狠地砸著,砸碎,再碎,直到……

拼湊不起來!!

她到底還是走了,而且,走得義無反顧,連一份停頓都沒有!!

是啊!!販/毒……

多可惡,多惡心的黑色勾當!!

明知毒癮會毀人一輩子,而他,卻還在助紂為虐.

這兩年里,七百多個日日夜夜,都被黑暗包裹著,讓他喘不過氣來!

他從來沒想過,有一天她還會回來……

還會願意回到他的身邊來!!

如今,他真正的面紗,一點一點被揭開來……

他真的已經不再是從前那個只會拿手術刀的景孟弦了!!

他早已,墮入了深淵里,再也走不出來了!!

……………………………………………………

景孟弦將車駛入別墅區,卻在見到門前那道坐著的身影,他踩了個緊急刹車.

將車停下,推開車門,砸入了雨中,往坐在雨簾里的向南奔了過去.

"尹向南,你怎麼會在這里??"

景孟弦的語氣里,噙滿著抑制不住的憤怒,還有震驚.

身前一道黑影朝向南壓了下來,她才猛然回神,一抬頭,視線便撞進了景孟弦那雙漆黑深沉的眼潭里去.

她的雙眸有些腫.

大抵是哭過的.

蒼白的臉上全是水,卻不知到底是淚還是雨.

一見景孟弦過來,她'唰’的一下站起了身來.

"你坐在這淋雨?你想干什麼?"

景孟弦有種氣不打一處來得的感覺,伸手扯過她,就往里走,飛快的開了別墅門,扯了向南進去.

向南站在門口的地毯上,神色落魄,渾身濕答答的像個落湯雞,好不狼狽.

"你……你不是走了嗎?尹向南,你到底……想干什麼?"

景孟弦的呼吸,有些喘.

向南確實是走了的.

她沖入雨里,把自己哭成了淚人兒,腦子里卻還一直在回蕩著景孟弦的那句話.

販/毒??

什麼概念?

簡而之,就是犯罪?犯一種足以判死刑的罪??

向南無法相信,也沒辦法接受.

她在雨里從一條街走到另一條街……

卻到最後,還是覺得沒辦法就這麼算了.

哪怕他是吸毒犯,哪怕他是販毒者……

她都不願意放棄他!!

因為,她至始至終都相信他!!

相信他販毒就跟吸毒一樣,有緣由的!!

他吸毒,沒關系,她幫他戒!!

他販毒,沒關系,她可以勸她走出來的……

人生走錯一步沒關系,只要肯回頭,只要有決心回頭,可以回來的!!

一定可以……

向南只覺胸口正被人拿著皮鞭一下又一下猛烈的鞭撻著,疼得她一抽一抽的……

"你為什麼會幫黑道販毒?"

向南問他,聲音嘶啞得幾乎聽不出她原有的音調來.

景孟弦黑眸一陷,波光閃爍了一下,卻不咸不淡道,"這個問題重要嗎?"

"重要!!對我而很重要——"

向南的緒變得有些激動起來.

眼淚'滴答滴答’從眼眶中湧了出來,她抓住他的手臂,蒼白著臉沖他喊道,"因為你是為了我和陽陽才去販毒的!!你為了保護我和陽陽,跟黑道的老大,也就是你媽的干哥哥達成了交易協議,一年十億……還有什麼比這種交易來得更賺錢?!!"

向南無力的跌落在他的懷里,手兒揪緊他的白色襯衫領口,胸口疼得仿佛快要被撕裂開來了一般,"為什麼要這樣……你知不知道,我和陽陽……甯願死,也不願意讓你這樣……"

景孟弦喉頭艱澀的滾動了一下.

喉嚨有些疼,有些緊,有些澀然.

眼眶里,被殷的血絲漫染,他去抓她顫栗的手,一點一點掰開她慘白的手指,一字一句的同她道,"只有這樣,我才能從我媽手里把你們救出來!!雖然會失去很多很多,但……還好,從來沒有後悔過!"

至少,這個女人,還有他的孩子,還鮮活的站在他面前.

這比什麼都來得重要!!

景孟弦的話,讓向南一下子哭得更厲害了.

她趴在他的懷里,哭得一抽一抽的……

"景孟弦,我恨你媽媽!!!從來沒有這麼恨過一個人————她知不知道,她差點就把自己的兒子,徹底毀了!!!她根本不配做人母親!!咱不要她了!!不要她了——這輩子,無論生生死死,哪怕就是監獄,我也會陪著你一起坐!!我不會放手的,所以,你別再把我往外推了……這輩子,我都放不開手了!!"

向南抱著他,很緊很緊……

眼淚肆意,撲在他的懷里,不停地央求著他.

聽著她的哭聲以及央求的話語,景孟弦的心弦收緊,胸口悶得像堵了塊巨石,讓他連呼吸都變得有些困難.

長臂一緊,攔住向南的細腰,緊緊地納入自己的懷里.

"先去洗個澡,把身上的濕衣服換下來,你這樣會感冒的……"

他摸了摸向南濕答答的長發,心疼這樣不懂照顧自己的她.

"嗯."

見他態度緩和了,向南這才收了眼淚,埋在他懷里,連連點頭.

"還有……"

景孟弦將向南從自己懷里微微拉開些分距離,"我已經打算與他們結束這場交易了!"

向南一愣,眼底燃起幾絲欣喜,"真的?"

"真的!"

景孟弦點頭,胸有成竹,哄她道,"你先去洗澡!"

"嗯!好……"

向南的心,頓時愉悅了不少.

【親愛的們,喜歡的有月票的親們想給鏡子月票的可以給的哇!不過能留到月底28號翻倍就更好了哦!!麼麼,謝謝大家!!另外,鏡子從來沒有過就這麼放過溫純煙了,所以還望大家稍安勿躁,謝謝!】

上篇:結局篇(16)——分秒的記憶都舍不得遺忘【景南篇】     下篇:結局篇(18)——我們同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