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結局篇(18)——我們同居吧!  
   
結局篇(18)——我們同居吧!

向南去二樓浴室里沐浴了.

門口的地毯上還印著她浸濕的腳印.

卻分毫沒讓他覺得不適,反而讓他感覺這個空蕩蕩的家里,有了讓人舒爽的人氣.

外面,依舊淅淅瀝瀝的下著雨.

仿佛很久沒有聽到如此動聽的雨聲了.

他端著茶杯,站在落地窗前欣賞著窗外的雨景,輕輕閉上眼,靜心的聆聽著窗外清新的雨聲.

腦海中竄起向南的那張執拗的臉,心弦扯動,唇角不自覺微微上揚.

很快,向南沐完浴出來.

裹著長長的浴袍,直奔景孟弦.

"我們去做手術吧!"

她才一站定在他的身旁,便.

景孟弦蹙眉,偏頭看她,抿著唇,不語.

"去做手術吧!"

向南繼續重複.

直接從他的手里端過水杯來,喝了一大口,才道,"我陪你一起去!"

景孟弦側身,看定她.

目光如炬,落在她平靜的臉蛋上,歪了歪頭,"我不敢保證會一定記得你."

"沒關系!我不介意."

向南又喝了一口茶.

"可我介意……"

景孟弦從她的手里將自己的水杯拿過來,另一只手攬住她的蠻腰,往自己懷里帶了帶,"如果我忘了你,怎麼辦?"

"我記得你就好!"

向南仰頭看他,"只要我記得你,就不會輕易放你離開的,除非……"

"除非什麼?"

景孟弦只覺心弦緊了緊.

"除非你忘了我後,愛上了其他女孩,而且是……像著愛我這樣的,愛著她,那麼,我就會選擇放你離開!如果不是……休想!!"

景孟弦一把將她緊緊的納入自己懷里來,下巴抵著她的額頭,"別讓我忘了你……尹向南,景孟弦的記憶里不能沒有你!!"

一個又一個,空虛的四年,哪一天不是靠著對她的回憶而活著的?

他的聲音,沙啞得有些厲害,"讓我再想想吧!"

他用力把嬌的她揉進自己懷里來,抱著她的力道一點點收緊,"或許有你在,即使不動手術,我也能成功……"

向南聽到這句話,心里多少是感動的.

她反手回抱住他的身軀,將自己暖暖的窩進他的懷里,"我會幫你的!一定會……"

"謝謝!"

景孟弦低頭,親吻著她的發心,心里滿滿都是對這個女人的疼愛,歉疚,以及感恩.

"謝謝你對我百分之百的信任,也謝謝你始終對我的不拋棄,不放棄……"

他的緒,有些激動.

捧起向南的臉時,眼眶已經通,定定的凝視著她同樣熱切的水眸,"你是這個世界上唯一一個能賦予我正能量的人!!你會永遠在第一時間里,告訴我太陽的方向……"

告訴他,他的夢想在哪里!

告訴他,他的人生還能重新出發……

告訴他,她永遠都在!!

"你一定是上帝派來拯救我的天使……"

他的聲音,低噶沉啞,饒富磁性,激動的緒埋在語調里,難以掩飾.

向南捧住他俊美的面龐,隔著半寸的距離,欣賞著他因自己而感動的淚眸.

她也跟著眼泛淚光,卻咧著嘴,肆意的笑了,"電視里的天使有過,只要男人夠好,這輩子是有希望能娶到天使做老婆的!"

景孟弦也忍不住被向南逗笑了.

他捧著她的臉,在她的嘴上疼愛的啄了幾口,"這算求婚的暗語嗎?"

"那你答應嗎?"

向南干脆將兩只手攀住他的勃項,歪著頭,一臉期待的問他.

景孟弦始終只是笑著,單手托住她的翹臀,一把將她抱起了身來,往廳里的沙發走去.

邊走邊道,"求婚這種事,是男人的專利!"

"那你現在就跟我求婚!"

"……"

景孟弦徹底被她逗笑了.

健碩的身軀撐在她的嬌身之上,烏黑的眸仁笑看她,手指挑/逗般的捏了捏她柔軟的耳垂,"作為女人,你不覺得你該矜持些嗎?"

摸到她耳朵上帶著的那顆藍色海洋之心,忽而有種時過境遷的感覺……

好多好多年了,仿佛海洋之心都不像從前那般耀眼了,但所幸的是,他們經曆了如此之多的磨難,對方卻一直還在,還在自己的身邊……

即使,還有更多的苦難需要他們去面對,但似乎已經對未來充滿了信心!

向南干脆分開雙腿,盤踞在他的腰肢之上,手也攬住他的脖子,不肯松手.

"那你還會趕我走嗎?"

景孟弦呼了口氣,似把肺部里長期堆積的那些擰痛全數呼出.

手指寵溺的順著她還未干透的發絲,啞聲同她保證道,"以後再也不會了!可是……你怎麼這麼傻?"

"更傻的人是你!"

向南俏皮的捏了捏他的鼻頭,'咯咯’笑起來,"正好,咱倆組成癡傻二人組!才子佳人,天生一對!!多好!!"

景孟弦嗤笑出聲來,"真拿你沒辦法!"

"我和陽陽要沒地方住了,你要不要考慮收留我們娘倆?"

向南這話的意思就是……

她想搬進來,和他,同居!!

景孟弦眨眼看著她.

"路易斯要回法國了."

向南.

"什麼時候?"

"兩天後."

"舍得嗎?"

景孟弦還是忍不住問她.

要不計較她和路易斯的關系,那一定是假的.

向南老實搖頭,"舍不得!"

"嗯?"

景孟弦斂緊了眉頭.

"雖然舍不得,不過我們還總會有機會見面的!對了,景總,後天上午我想請半天的假,去送送他……好嗎?"

"如果我不批呢?"

景孟弦點了點她俏麗的額頭,挑眉故意道.

向南聳聳肩,扯了扯唇,"你不批我就只好翹班咯!反正你也不是我頂頭上司,我頂頭上司還在法國呢,管不了我翹班的事兒,頂多被你扣我點公司!我無所謂,反正有你養我嘛!"

向南著,故意挑/逗般的扯了扯他襯衫領口.

媚眼一飛,就在他性/感的薄唇上偷了一個吻.

將他從自己身上推開來,就往廚房里走去,一邊翻看他的冰箱,一邊道,"你待會去接陽陽的時候,順便就把我的行李一起搬過來吧!"

景孟弦抱胸同她一起進了廚房,"我幫你去收拾行李?你呢?"

"我當然在家給你和陽陽做飯!"

向南也學著他抱胸,對峙道,"干嘛?讓你幫我收拾一下行李而已,不願意啊?"

景孟弦捏了捏她的臉蛋兒,"我敢嗎?"

向南抿著嘴笑了,"諒你也不敢!可別把東西給我落了,實在不清楚的,問問陽陽,或者給我打電/話."

"……"

給女人收拾行李,景孟弦想想就覺頭疼.

這世界上有比女人這種生物更繁複的物種嗎?

絕對沒有!!

所以,可想而知,她們的行李該有多難收拾.

向南穿好圍裙,見景孟弦還沒有要動身的意思,她催促他,"你趕緊去吧!別到時候折騰晚了,耽誤了吃飯時間.啊,對了,你想吃什麼?"

"你確定你不跟我一起去?"

景孟弦伸手抱過她,將她攬入自己懷里來,"跟我一起去吧!一個人,多無聊……"

"接兒子還無聊啊?"向南瞪他.

"行了!!白了,就是想讓你陪著我,可以了吧?"

景孟弦如實道,臉上漫起幾許不自在.

"舍不得我呀?"

"算吧!跟我一起去吧……"

景孟弦有種撒嬌的味道,抱著她的腰肢磨了磨,"一起去."

兩個人好不容易如此交心的在一起,哪怕就是分秒的分離,他都有些舍不得.

【親愛的們,有月票的不要忘記留給鏡子哦,28號月底翻倍也行,留不住的可以月初就給鏡子的哇,麼麼!~~】

上篇:結局篇(17)——這輩子,我都放不開手了!     下篇:結局篇(19)——等我戒毒成功後,我們去領結婚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