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結局篇(19)——等我戒毒成功後,我們去領結婚證  
   
結局篇(19)——等我戒毒成功後,我們去領結婚證

向南到底沒有同景孟弦一起去接陽陽.

他到酒店的時候,路易斯恰好不在,就陽陽和一干仆人在.

他同向南收拾東西,陽陽在一旁幫忙.

看著滿屋子屬于女人的東西,他有些頭疼.

攤攤手,無奈的看著兒子,"我們該從哪里下手?"

"你收拾衣服,我負責給她收檢化妝品."

兒子有條不紊的安排著.

"OK!"

兩個一大一的男人達成共識.

景孟弦拿過她的行李箱,攤開在地上,將排排裙衫疊好,整齊的收納進行李箱中.

緊跟著是她的內/衣內/褲.

看著一排排擺放整齊的,卻不同款式,不同顏色的胸/衣,列在衣櫥里,景孟弦有些眼花繚亂.

好多還是他沒見過,卻挺性/感的那種款式.

"這些可都是向南新買的."

不知什麼時候,陽陽那顆腦袋從他的身後探了過來.

他稚嫩的聲音,神秘兮兮的又補充了一句,"自從前段時間被你拒絕後,她就把街上的內/衣店全部席卷了一遍,只差沒把他們整個店子都搬回家了!"

"……"

景孟弦回頭,看著有些早熟的兒子,"你怎麼知道的?"

"逛街的時候,她拉著我一起去的."

"……"

"而且還非逼著我給她挑款式!"

"……"

"然後買完我還得負責給她提……"

"……"

景孟弦徹底,囧了!!

難以想象,一個七歲大的孩子,身板上掛滿著內/衣袋子……

咳咳咳!那副畫面,光想想都覺得有點十八禁不禁的感覺!!

景孟弦覺得或許得找時間跟孩子他媽好好探討一下關于兒子的教育問題了!

"不過她買這麼多衣服干什麼?"

景孟弦細心的將她的每一套衣服疊好,收納進行李箱專門的網袋里.

"這個問題我也問過她,你猜她怎麼的?"

"怎麼?"

"用來穿的!"

"……"

景孟弦無語了.

這的不是廢話嗎?

買衣服不是用來穿的,是用來干什麼的?

他忽而覺得自己好像確實問了一個廢話.

卻不知,向南當真是買來穿的,可是,卻是為了……穿給他看的!!

前些日子被他拒絕得有些遭心了,向南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上美人計得了!

這不,書房里恩愛的一幕才誕生了!

雖然結果是恩愛失敗……

雖然到最後那個男人也始終沒有注意到她身上性/感的胸/衣……

甚至于,見到的時候,還嫌煩悶,隨手就扯了甩到一邊兒去了.

如今來,還全是淚.

……………………………………………………………………

晚飯時間,向南的手機響了起來.

是遠在法國的母親秦蘭打來的電/話.

"媽."

向南倒有些意外,母親這個點會打電/話過來.

通常都是向南睡前給她回電/話的.

"南南,媽打算回中國來了."

向南意外,欣喜,"真的?媽,你想好了嗎?"

其實,向南一直還在糾結回國內定居的事兒,多半是因為自己的母親還未定下心來.

直白點,她不想回來.

向南自然知道緣由.

國內有她太多傷心的往事,她不願再回來觸景傷了,所以向南表示理解,也答應願意遵循母親的意思,她會另外再做打算.

而母親忽而同意了下來,倒讓她挺驚喜的.

向南連忙放下碗筷,沖對面的景孟弦擠擠眼,問電/話里的母親,"媽,你真想通了嗎?"

"還有什麼想不通的呢?都是成年往事了!回去也好,我也想若水了,是該回去看看她了……"

提到已過的若水,向南的心,狠狠地揪痛了一下.

"媽……"

"哎呀,看媽這張嘴,這種時候,居然還跟你提這些事兒……"

"媽,我也想她……"

向南的眼眶不自覺了些分,"媽,等你回來,我們一起去看看她吧!"

其實,向南剛回中國的時候,便已經抽了個周末去看過若水了,但她沒敢同母親提起過這事兒,以免傷了她老人家的心.

"好,好……"

秦蘭在電/話里點著頭應著.

"媽,你打算什麼回來?我去接你?"

"不用了!我是把所有的事都安排好了才給你打電/話的,回國的機票我也已經訂好了,飛快的,你到時候只要在機場等我就好了!明天上機前我給你電/話."

"這麼心急?"

向南倒有些措手不及了,"媽,你一個人回來我不放心啊……"

"有什麼不放心的?媽在這個世界上活的時間比你還長呢!瞎替我/操心!"

"可是……"

"別可是可是,什麼也不用了,明天等我電/話."

"那好吧!"

向南無奈,"你可一定要注意安全!!"

"放心."

倆人又聊了一會兒,才戀戀不舍的掛了電/話.

"秦姨的電/話?"

景孟弦擱下碗筷,看向南.

家伙也瞪著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看著向南,"姥姥都沒想陽陽嗎?怎麼沒讓陽陽聽電/話呢?"

"你姥姥明天就要回來了!"

"真的?"

家伙興奮的一下子就從椅子上跳了下來,奔到向南面前來,"姥姥真的要回來了嗎?太好了!!我終于可以見到姥姥了!陽陽可想死她了!"

向南伸手將陽陽抱入自己懷里坐好,看向對面的景孟弦,有些不好意思起來,"孟弦,我媽回得有些突然,所以也沒來得及替她找好房子,你看能不能先讓她在這里住兩天,到時候我找到了適合的房子,在一起搬出去."

"搬出去?"

景孟弦斂了斂眉,神稍有不悅,"我的家不就是你們的家嗎?為什麼搬出去?因為根本沒打算把我當作你們的家人?"

"喂……"

向南被他問得有些頭皮發麻,"你明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嘛……"

"最好不是!"

景孟弦低頭吃飯,"如果不是,就好好的帶著媽一起在這里住下去!如果覺得這兒太了,我們可以再買更大的房子!但前提條件是,我們必須要在一起!!"

他的語氣,很嚴肅,很較真.

卻讓向南聽得心花怒放.

"是!!遵命,長官!!"

她學著陽陽的手勢,像個孩子似得,將右手在額前恭敬地比了比.

"吃飯."

景孟弦看著她這副逗趣的模樣,有些忍俊不禁.

"謝謝……"

向南感動的同他道謝.

最開心的人莫過于陽陽了,他一骨碌從媽媽的懷里鑽出來,又做到了旁邊老爸的腿上,"爸爸,姥姥回來以後是不是就代表我們一家人再也不會分開了呀?"

"對!"景孟弦肯定的點頭,摸了摸家伙光溜溜的腦袋,"再也不會分開了!"

"對了……"

向南忽而像是想到了什麼,舔了舔自己干澀的唇瓣,"孟弦,陽陽的爺爺……"

她到這里微微頓了頓,心的覷了一眼對面的景孟弦一眼,見他面容上沒有多大的異色,才繼續道,"你我們是不是該安排陽陽和他爺爺見上一面啊?陽陽很多次都跟我嘮叨過他爺爺,現在好不容易回來了,見一面應該不會太為難他老人家吧?"

景孟弦顯然有些意外向南會突然提起這件事來.

他低頭,看自己的兒子.

果然,他正用一雙期待的眼眸,一瞬不瞬的看著自己.

"我以為你不會太想讓陽陽見我們景家的人,其實我爸,挺想見見他的."

景孟弦又摸了摸兒子的腦袋瓜子.

"怎麼會!陽陽本就是你們景家的孩子,我還等著他爺爺批准他認祖歸宗,也順便母憑子貴一把,一並把我這個准媳婦給領回家去呢!"

"向南,你就不能稍微矜持點嗎?"

家伙抱著胸,又開始給老媽挑毛病了,"就沒見過你這麼主動地女人,羞羞羞——"

向南氣結,伸手非常不客氣的捏了捏自己兒子的臉蛋,"矜持能當飯吃?要不是因為你老媽我夠主動,會有你這個臭屁精出來?

"……"

父子倆同表無語.

"坐回來,繼續吃飯!!"

"哦……"

………………………………………………

晚上,向南剛哄了兒子睡著,手機忽而響了起來.

居然是書房里景孟弦打來的電/話.

"怎麼了?"

向南拿著手機,輕手輕腳的出了陽陽的臥室,往景孟弦的書房走去.

景孟弦在電/話里的聲/音,有些帶喘的,氣息明顯不太穩,"我的毒癮好像又上來了……"

向南心下一驚,背脊涼了一下,飛奔著就往書房跑,"你等我!我馬上過來……"

"你跟我聊聊天."

景孟弦的喘息,越來越強烈.

向南聽得心里慌慌的,"好!我跟你聊天,聊什麼好?聊……聊我這四年在法國的生活好嗎?"

"都是你跟路易斯的美好回憶嗎?我不想聽……"

"都這時候你還有心思計較這個呢!"

向南好笑又好氣,推開他的書房門,卻依舊沒有掛斷電/話,"那我們就聊聊,這四年里,你一直偷/拍我的事……"

"就知道你會偷看我的電腦."

"明明就是你提醒我的!"

向南闔上電/話.

"照片拍得怎樣?"

景孟弦的臉色極差,呼吸極為不平穩.

向南去給他倒水,而後又給他放了些美沙酮進水里,一邊回答他,"我的部分拍得挺好看,你的不行,太木訥!"

她認真的做點評.

"我不太習慣拍照.不過,你在我水里放了什麼?美沙酮?"

"對."

向南將水端給他,"你放心,我有遵循過醫生的."

"我試過了,但沒用."

景孟弦嘴上雖如是著的,但還是乖乖的將那杯水喝了.

"不是沒用,是你沒堅持!你太急著戒掉毒癮了,不過你現在不用這麼著急了,因為我有耐心慢慢陪著你一起戒掉……"

向南安撫著他,"以後每天早上起來喝一杯我幫你兌的水,必須得喝,知道嗎?"

"好!"

景孟弦乖乖的聽著她的話.

美沙酮這種藥劑,其實也跟毒品類似,吃多了並不好,也是同樣需要一點點減少劑量的.

"怎麼樣,好些了嗎?"

向南擔心的問他.

景孟弦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不知道,好像還行……"

"孟弦,你現在對什麼最有興趣?醫生,在毒癮上來的時候,只要做一些你有興趣的事,分散你的注意力便可以緩解一下你的心癮,或許我們可以用你感興趣的事來稍微緩解一下."

向南提議.

"做——愛——"

"……"

向南簡直……

無語.

她咽了咽口水,有些緊張,"如果是真的……其實,我不介意的……"

景孟弦'嗤’的一聲笑了,"你知不知道,你現在這個樣子特別可愛……"

他伸手扯過向南,手臂上的力道不是很足.

抱著她,揉在自己懷里,"我現在毒癮上來了,哪里還有心思做那種事……我最感興趣的事……當醫生?給人治病?一個癮君子,又怎麼能給人治病呢?"

他語中明顯有些失落.

向南一聽,忙假裝不適道,"哎呀,我好像真的有些頭疼,要不景醫生你幫我看看吧!快,幫我把把脈……"

她著,忙將自己的手腕伸向他.

景孟弦抓過她的手,有些好笑,"你把我當孩子呢?過家家?"

他的手掌,一片冰涼.

手心里還有冷汗在不停地流著,染在向南的手腕上,讓她有些擔憂.

"玩一玩嘛,你喜歡,我配合你,不好嗎?我們就玩醫生和病人的游戲,你就假裝我的你的病人,好好跟我探探脈唄!"

景孟弦才不跟她玩這麼幼稚的游戲,他將她置于自己的腿上坐好,長舒了口氣,"我好像舒服了很多,真的……"

"真的嗎?不需要玩游戲?"

向南顯然還不放心.

"不需要!"

景孟弦非常肯定,有些好笑,緊了緊她的身子,"真的,有你陪著我,跟我聊天,我好像舒服了很多,也沒那麼難受了……我想,我最感興趣,就是你!有你陪著,不管跟我做什麼,都好!"

"可你出了好多冷汗……"

向南著替他擦了擦額角的汗水.

"問題而已……"

他抓下她的手,將她抱在自己懷里,越來越緊.

向南覺得他渾身都有些冰涼,"你冷,對不對?"

犯毒癮的人,都容易冷.

"還好……"

向南回抱他,"要不我幫你去拿床被子過來吧!"

她有些急了.

"不用!!哪兒都別去,就在這里陪著我,跟我話,跟我話,南南……"

"好好,我在!!我哪兒都不去!!"

向南拍著他的後背,安撫著他略顯激動的緒.

看著他這副模樣,心里疼得就像被千萬支細針同時紮在了心尖兒上一般,"孟弦……"

"嗯?"

"如果你母親,還是不要我們在一起,怎麼辦?"

向南忍不住問他.

提到自己的母親,景孟弦身形微怔.

"你覺得她的意見,對于我們而,現在還重要嗎?"

"其實我想告訴你,哪怕她現在就是威脅我要殺了我,我也不打算對你放手了……"

"她不敢!!"

景孟弦的聲音里透著陰騭,"她敢動你和陽陽分毫皮毛,我景孟弦這輩子都不會放過她!!"

"她是你母親……"

向南還是忍不住提醒他.

"你見過這麼對待自己兒子的母親嗎?好了,我們不提她,我不想聽到關于她的任何事!南南,等我戒毒成功後,我們去領結婚證,好不好?"

向南心里一震,頓時喜上眉梢,有種想哭的沖動.

"你真的?"

"當然!!"

景孟弦笑著點頭,"這次絕對是真的!"

"可是,為什麼不能明天就去把結婚證給領了呢?"

"戒了後吧!我安心些."

"可是,明天就領我更安心!"

向南撅起嘴巴,有些不愉快了.

她知道他心里在想什麼,還不就是害怕他自己戒毒失敗嗎?

然而向南忽而眼波一轉,就點頭道,"好!!那我就等你戒毒成功以後再結婚!要是戒毒不成功的話,我就不跟你結婚了!"

她突然改了主意.

"認真的?"景孟弦倒有些後悔了.

"當然."向南肯定的點頭,"所以啊,想娶我呢,你就得努一把力把毒癮戒掉,知道嗎?"

景孟弦寵溺的咬了咬她的鼻頭,"一想到只要戒毒成功就能把你娶回家來,心里就特別興奮,也特別有自信!!為了你和陽陽,我一定會挺過這個大關的!"【今日更新完畢,凌晨繼續給大家更新】

上篇:結局篇(18)——我們同居吧!     下篇:結局篇(20)——愛的延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