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結局篇(20)——愛的延續  
   
結局篇(20)——愛的延續

————————————最新章節見《添香》————————————

門鈴響起時,向南去開門,在見到來人時,向南怔在原地愣了好久都回不過神來.

來人並非其他人,正是S市的市長,孟弦的父親,景藍泉.

一席黑色沉穩的正裝裹著他魁梧的身形,西裝筆挺的,一絲不苟.

氣場強大,尊貴,渾身都散發出一種不怒而威的攝魄感.

即使人已過中年,卻依舊意氣奮發,冷峻威嚴的面龐上,讓人分毫也分辨不出他的真實年紀來.

"您……您是……景伯父?"

向南見過他的.

在母親的相冊里,見過這張酷勁十足的面孔,只是,那時候的伯父不似現在這般威嚴,那時候的他,還很陽光,朝氣.

難得的,景藍泉露出一抹不苟的笑容,"你好."

他主動朝向南探出了右手.

向南有些受寵若驚,忙同他握手,"景伯伯,您好!!見到您……倍感榮幸!!"

更多的是,激動!!

這個男人,不單單是孟弦的父親,還是她母親一直深愛的男人,更是……若水的親生父親!!

也是她,一直想要會見的人!

"伯父,您進來坐!我……沒想到您會突然拜訪,那個……孟弦在二樓給陽陽洗澡,我去叫一聲,您先坐會."

向南初見景藍泉是有些緊張的.

畢竟,也算自己未來的公公吧?

向南忙張羅著給他倒水.

反觀向南的緊張,景藍泉就顯得從容多了,他淡然的接過向南手里的熱茶,目光卻忍不住多打量了她幾眼.

滄桑的深眸,閃爍了一下,別開了眼去.

她年輕的面貌,同他記憶里那張清秀漂亮的臉蛋,到底有幾分相似的.

景藍泉沒有話,向南急匆匆的上樓去叫景孟弦了.

景孟弦和兒子正在浴室里打鬧著,向南站在門口還有些氣喘籲籲,"孟弦……"

"你們倆別鬧了,趕緊的!下去,下去……"

向南著,徑自走進浴室,一把撈起浴缸里的陽陽,拿過浴巾就將他捆了起來,抱出了浴室去.

"向南,我還沒洗完呢!!"

陽陽抗議.

"怎麼了?下去干嘛?"

景孟弦也表示不解.

跟著向南走出浴室.

"爸……你爸,陽陽的爺爺,過來了!!就在廳里,你趕緊下去招呼一下,我給陽陽穿好衣服,馬上下來!!"

"我爸來了?"

景孟弦倒還真有些錯愕.

家伙一聽爺爺就雀躍了,"哇!!陽陽可以見到爺爺了嗎?太好了!姥姥今天也要回來了,今天可真是個好日子……"

陽陽興奮的站在大床上鼓著掌.

提起自己的媽媽要回來的事兒,向南也一愣.

覷一眼身邊的景孟弦,遲疑道,"媽還有一個時下飛機,如果讓她遇到伯父,會不會……有些不太合適?"

景孟弦倒沒什麼別的想法,"這是他們上一輩人的事,你就別跟著操心了!遇上了那也是緣分,我先下去了!准備准備,也該去機場接秦姨了."

"嗯,好!"

向南欣慰,他的想法和自己一致.

大人的感世界,他們左右不了,也沒資格去左右.

向南唯一做的,就是支持!!支持他們的每一個決定!!

………………………………………………

廳內——

"爸,過來怎麼沒提前知會我一下?"

"陽陽呢?"

景藍泉往樓上看了一眼.

"他媽在給他穿衣服!馬上下來了."

"嗯……"

景藍泉沉吟了一聲,便沒再多什麼.

頓了頓,半響,才道,"有件事,我跟你提一下……"

景藍泉的語氣,有些深沉.

"嗯?"

"我打算跟你媽離婚."

景孟弦愣住.

看著眼前的父親,內心深處湧起太多複雜的緒……

隔半響,他點點頭,"爸,不管你做什麼決定,我都支持你!"

"謝謝."

景藍泉欣慰的點點頭,棕色的眸底,漫起幾許時過境遷的滄桑.

人生一輩子,實則太短太短……

眼一眨,冷著心,一過就是大半輩子.

"爺爺……"

突然,一道稚嫩的童音闖入進了父子倆的談話中來.

景藍泉一愣,繃緊的唇線不自覺的松懈了幾分,就見一個圓嘟嘟的肉球朝自己奔了過來,一股腦兒的就砸到了自己的腿上,"爺爺,你是陽陽的爺爺嗎?"

景藍泉被家伙這天真的問話給逗笑了,一把將他給抱了起來,"當然!!嘖嘖,瞅瞅這家伙,跟他爸長得有多像……"

景藍泉難得的,眉開眼笑起來.

剛剛那迫人的威嚴,頓時消退了不少,此時此刻,只是個孫兒膝下的慈祥爺爺.

向南見到此此景,心下有些感動.

從懷上陽陽到現在,整整八年的時間過去了,總算……陽陽得到了景家每一個人的認可!

這對陽陽而,或許,才算得上一個所謂的,真正的家吧!

"伯父,你今晚留下來一起吃飯吧!"

向南熱的邀約自己的未來公公.

"對啊對啊!!陽陽的姥姥今晚也會回來吃飯!!太好了,向南,以後陪著陽陽的人越來越多了,陽陽再也不寂寞了……"

家伙興奮的坐在爺爺懷里,手舞足蹈著.

而景藍泉在聽聞自己孫子的話後,臉色微微變了變.

向南一眼就察覺出來了,只覺有些尷尬,手掌緊張的在牛仔褲的褲縫上擦了擦,如實交代道,"伯父,那個……挺巧的,我媽……今天的飛機剛好回國來,現在……差不多快到了,我打算先去接她,讓孟弦再陪您坐會."

景市長滄桑的眼底,掠過幾許淡淡的波光,他起了身來,"晚上還有個重要飯局,今晚就不在這里吃飯了."

他著看一眼時間,"我想我該走了!"

"爺爺……"

家伙戀戀不舍的偎在爺爺的長腿邊,嘴兒撅起,不太願意讓他走.

陽陽從缺失家庭的溫暖,好不容易又見到了一位新的親人,他有些害怕會再次分開.

景藍泉把自己的孫子抱起來,哄他道,"爺爺過兩天再過來陪你,好不好?"

家伙一張嘴兒撅著,抱著自己爺爺的脖子不肯撒手.

向南真怕耽誤了他的事兒,畢竟是市長,平日里確實是日理萬機的,她趕忙走上前來勸陽陽,"寶貝,別耽誤爺爺做正事,如果你想爺爺,媽媽到時候每天帶你去找爺爺玩,好不好?"

"真的嗎?"

家伙眼放精光.

"真的!"

向南肯定的點頭,伸手從景藍泉懷里把陽陽接了過來.

"南南,送我一下……"

忽而,景藍泉要求道.

向南愣了一下,有些詫異,忙點頭,"好的好的!當然……"

她忙把懷里的陽陽轉角給一旁的景孟弦.

景孟弦知道許是父親有話想單獨同向南聊聊,他也沒什麼.

向南送景藍泉出門.

兩個人,一老一少走在庭院里綠油油的草地上,腳步緩慢而悠閑.

向南還是有些緊張的,只亦步亦趨的跟在景藍泉的身後.

"南南,景伯伯得謝謝你為我們景家生了個這麼可愛的孩子,還把他教得像個天使一樣,單純,天真……"

景藍泉頓下了腳下的步子,抬頭仰望天空,深沉的吸了口氣,滄桑的眼底一片渾濁,"這或許也是一種愛的延續……"

他忽而回頭,看向向南,微微一笑,"以後別再叫我伯父了,改口叫我'爸’吧!"

向南的驚喜和感動溢于表,"伯父……"

"嗯?"

對于向南的稱呼,景藍泉表示不滿.

向南笑開,眼含熱淚,"爸……"

這聲稱呼……

她好像,等了好多好多年……

被景家認可,成為景家的兒媳婦,成為景孟弦的妻子……

她真的期待了好多年!!忽而發生,就像在夢里一般,尤顯得那般不真實!!

看著緒難以抑制的向南,景藍泉微微笑了,"這些年,讓你受了不少苦吧?"

"沒……沒有……"

向南搖頭,抹掉淚水.

過往的那些苦楚,除了陽陽生病,其他的向南早已因為此時此刻的興奮而忘得一干二淨了.

到底什麼才叫苦?

只要心里有愛的時候,不管愛得有多艱辛,其實……都只是酒心巧克力而已.

外面是苦的,可內心,依舊是甜的!!

"南南,你媽……"

景藍泉提到秦蘭的時候,話語還是頓了頓,遲疑了數秒,才繼續問,"她還好嗎?"

景藍泉的眼神里,依舊噙著淡淡的笑.

"她很好."

向南忙點頭,"您別擔心她,她身體還算健朗的!伯……不,爸,其實,如果您不介意,今晚我們可以一起吃飯的."

"不了."

景藍泉搖頭,委婉的拒絕,"相見或許……不如懷念……"

向南有些澀然.

不知是為了母親,還是為了他們曾經的愛……

然她又能什麼呢?她沒忘記,公公是有家室的男人,難不成她還能替自己的母親些什麼話嗎?

而自己和孟弦,也是要結婚的人了.

如果她和孟弦結婚了的話,媽媽和他,這輩子自然也只能成為對方的一個念想……

法律而,他們便已經是一家人了,是不能被允許成為夫妻的!

成為夫妻?

向南覺得或許真的是自己想太多了……

但,她真的為這段愛,感到特別惋惜!!

送走了景藍泉後,一家人又奔去機場把秦蘭給接了回來.

機場的停車場內,停著一輛黑色的奔馳.

褐色的玻璃窗上,印著景藍泉那張冷峻而滄桑的面孔,他的目光一直落在人群中那張熟悉的面龐上.

和他一樣,刻著歲月的痕跡,早已不及當年那個年輕的他與她……

卻依舊,精神煥發,即使鬢角處以有隱隱的斑白,然嘴角漾開的那抹笑意,仍然是他記憶中的那個模樣,清秀,動人……

年已過半百,他卻依舊聽到了自己心跳加速的聲音……

臭溝妹,歡迎你回來!!

"市長,飯局快要開始了……"

副駕駛座上的助理,恭敬地提醒他.

景藍泉這才轉移了視線,點點頭,"開車……"

知道她好,比什麼都重要!!

"媽,可讓我想死你了!!哎呀,兩個月不見,你怎麼的又漂亮了……"

景孟弦領著陽陽先去車前給秦蘭放行李去了.

向南抱著母親,不停地同她撒嬌賣萌,把所有好聽的話兒都拿出來將自己老媽贊美了一番.

見母親沒反應,向南這才抬起頭看自己的老媽,見她的視線一直落在一輛疾馳而去黑色奔馳車上,向南詫異,"媽,你看什麼呢?"

秦蘭這才回了神過來,"啊?沒……沒什麼……"

她的神,略顯慌張.

"還沒什麼,我跟你話你都沒聽到呢!"

向南撅著嘴,故作不滿,又將視線往那車影消失的地方看了看,"你到底看到什麼了呀?"

"沒……真沒什麼!"

應該只是錯覺吧!

怎麼會見到他呢?雖在同一個城市,但也不至于到一下飛機便能遇見吧?

如果他們之間的緣分真有這麼深,當年又怎會錯過彼此呢?

"走了,孟弦已經在等著我們了."

秦蘭拉著向南往車前疾步而去.

————————————最新章節見《添香》———————————————

周末,向南陪秦蘭去商場.

"南南,你真的打算同孟弦結婚了?"

秦蘭尤顯得有些不放心,"媽聽你起吸毒的那些事兒,心里還滲得慌……"

"媽,你放心吧!孟弦要戒掉毒癮一定沒關系的!這些事本不該告訴你讓你擔心的,可是你是我媽,我不想瞞著你."

"當然得."

秦蘭歎了口氣,"孟弦也是個可憐孩子,媽絕對不是帶著有色眼鏡的,你到底是媽的閨女,媽不放心也是正常的!你如果決定的,媽自然不會再什麼!他是個好孩子,媽相信他,也相信你的眼光."

向南笑開,挽著母親的手就往前走,"謝謝媽!你放心,你女兒認准的男人,一定差不了."

"對對……"

秦蘭點頭笑應著.

卻忽而,向南兜里的手機,急促的響了起來.

看一眼來電顯示,是陽陽打來的電/話.

"媽,是陽陽的電/話,你等等啊!"

向南將電'話接起來,還沒來得及話,就聽得陽陽在電/話里哭.

"向南,你快回來,老爸好像特別不舒服……"

向南一聽,心里陡然一驚,握著手機的手,驀地一緊,"他怎麼了?"

"他……我不知道他到底怎麼了?剛剛他把我從房間里轟了出來,我看他臉色特別不好,就偷偷用鑰匙開了他的門,他……他一見到我,就用手掐著我的脖子,向南,老爸就像變了個人似地,他到底怎麼了?你快點回來,回來看看他……"

向南一聽兒子的話,整張臉瞬間刷成慘白.

"陽陽,你……沒事吧?別怕,媽媽馬上回來……"

"我沒事!爸爸認出我馬上就放了我,一直抱著我跟我道歉,媽……我看到爸爸偷偷掉了眼淚!他傷了我,很內疚的樣子,可是,其實我一點都不怕,也不疼,我知道,爸爸是生病了,對不對?"

陽陽在電/話里,其實也已經泣不成聲.

"對,爸爸是生病了!陽陽別怕,爸爸不會傷害你,我馬上回來……"

向南了眼眶.

連忙收了線,同秦蘭道,"媽,孟弦況不太理想,我得馬上回去一趟,你……你再一個人逛一逛,好嗎?"

向南抹了一把眼角的淚水,不想讓自己母親擔心,扯出一抹笑,"對不起,媽,我想他定然不想被岳母見到他犯毒癮的狼狽模樣,我怕他心里難過和不安,媽……"

"媽理解,快去吧!!要搞不定一定記得打電/話給我,知道嗎?媽隨時等你!!還有,別忘了,當你答應要嫁給他的時候,媽和你們就已經是一家人了!!"

"謝謝你,媽……"

向南感動的一把將母親摟入懷里,希望借由母親,傳遞給自己更多的勇氣,"我們都會好起來的!謝謝媽!謝謝!"

向南道完謝,連忙攔了輛出租車,直奔景孟弦的別墅而去.

她心里焦慮萬分,一路促催著司機快點,坐在車上,手心里和額頭上都已經全是冷汗.

隨手扯了一張一百的交給出租車司機,也來不及等找零,就直奔別墅而去.

慌里慌張的拿鑰匙開了門,向南扔了手里的包就喊陽陽.

"向南,我在這里,我在這里……"

陽陽從樓上直奔了下來.

眼眶還彤彤的,顯然是哭過了.

向南把陽陽從頭到腳的檢查了一番,又看了看他的脖子,果然,脖子上兩道紫色的指印,向南看著心里疼得打緊,"疼嗎?待會媽媽幫你上藥,別怪爸爸,爸爸心里一定比你更難受……"

向南著,心髒都跟著一揪一揪的疼.

眼淚差點從眼眶中滾落了出來.

【親愛的們,有月票的可以給鏡子投幾張月票哦!!麼麼,謝謝大家了!鏡子明天給大家加更哇!】

上篇:結局篇(19)——等我戒毒成功後,我們去領結婚證     下篇:結局篇(21)——再見,我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