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結局篇(21)——再見,我的愛!  
   
結局篇(21)——再見,我的愛!

向南看著心里疼得打緊,"疼嗎?待會媽媽幫你上藥,別怪爸爸,爸爸心里一定比你更難受……"

向南著,心髒都跟著一揪一揪的疼.

眼淚差點從眼眶中滾落了出來.

"陽陽不疼!也沒怪爸爸……"

家伙不願向南擔心,搖頭,催促著向南,"你快上去看看老爸……"

向南走進二樓的臥室,在一片狼藉中見到了臉色慘白得他.

他落寞的跌坐在沙發背面,身形倚靠在沙發上,頭微仰著,穿著粗氣,豆大的汗水一滴滴從鬢角處滑落而下.

即使有些狼狽,但身上的襯衫卻仍舊乾淨整潔,身上那份尊貴的氣息,分毫不減.

眼,輕閉著.

白色襯衫的領口,敞開至第三顆紐扣,露出那一片麥粒色的肌膚.

晶瑩的汗水,染在胸口,盡是不出的性/感和邪魅.

男性荷爾蒙分泌到了極致,讓女人單單只是看著,心跳便會不由自主的加速.

無疑,這個男人,堪稱最完美的尤+物.

即使在這般落魄的境遇里,卻依舊,美到讓人心動.

也讓人,心疼!!

許是感覺到了向南的靠近,閉著眼的景孟弦,忽而,睜開了眼來.

深邃的黑眸里,染著通的血絲.

他微仰高頭,目不轉睛的盯著走近她的向南看著.

隨著他不平穩的喘+息,胸口起伏的動作,由顯強烈,卻也越發性/感.

他看著她,不話.

只是,額上的汗水,越流越多……

向南心疼的厲害.

在離他半米遠的距離處蹲了下來,伸手,去牽他的大手.

手心里,一片冰寒.

搭在她的手掌心里,滲骨的涼.

"好些了嗎?"

她擔心的問他,聲音還明顯帶著哭腔.

景孟弦望著向南的視線,越漸混沌.

他緊+咬著薄唇,沒有話,只是點了點頭.

煙瞳里的猩的血絲,越來越多……

眸光恍惚,波光粼粼,向南在他的幽眸里,明顯捕捉到了幾分愧疚.

"你別自責,陽陽沒事……"

向南忙安撫他.

"我嚇到他了!"

景孟弦捂住自己的頭,有些無助,重喘了口氣,將胸口那抹郁氣盡最大的努力釋放出來.

"你知不知道,我……差點掐死他了!!"

景孟弦抬起頭來,彷徨的看著自己的雙手,眼神里全然都是痛苦,"我竟然差點就親手要了自己兒子的命!!就差那麼一點點……"

"怎麼會!!"

向南連忙伸手抱緊了他,將無助的他納入自己柔暖的懷中來,"你不會傷害他的,就像上次對我一樣!你不會忍心傷害我們的!我相信你.還有,別把我們的兒子想得那麼沒骨氣,他知道是爸爸生病了,所以他不害怕,相反的,他很擔心,他想上來看看你的,不過我知道你不想被兒子看到這樣子的自己,所以我沒肯讓他進門來,他現在還在外面守著呢!"

向南的一番話,就像春風拂面,頓時讓景孟弦郁結的心里明朗了不少.

他伸手抱過向南,讓她在自己身旁坐下來.

向南也學著他,靠在沙發背上,雙+腿伸長,懶懶的與他並排坐在一起.

頭微側,看著旁邊面色蒼白的他.

他也微微側頭,看著她.

沒有血色的唇邊,漾著一抹清淺的笑,"謝謝你,南南……"

他輕輕的捏了捏手心里的,她的那只手.

真的,感恩有她在……

一次又一次用她的溫柔,以及信任,努力的鼓勵著他,給他無窮盡的信心和勇氣!

從前每一次犯毒癮,都讓他覺得在地獄中曆練過一般,醒來是無窮盡的空虛和狂躁.

而如今,每一次的清醒,都是她柔聲的勸慰和鼓勵,讓他對人生充滿了新的期待……

似乎,只要有她在,仿佛任何事,都是美好的!!

哪怕是戒毒,這麼可怕又難熬的事!!

景孟弦牽著她的手,在空中輕輕搖晃著,嘴角掛著一抹淺淡的笑,"你,人生要積多少福,才能遇到一個像你這樣美好的女人……"

他偏頭,眯著眼,笑看她.

向南聽聞他的話,'咯咯’笑了,"好吧,你這些話,我聽起來相當受用!"

向南跪起身,朝他湊了過去,在他冰涼的嘴角上烙了一記炙熱的吻,眨眨眼道,"兒子還等著他爹地給他去上藥呢!"

景孟弦眼瞳一緊,喘了一口氣,看著向南,還有些不確定.

他那道不確定的含義,向南懂.

他有顧慮,擔心剛剛的自己把陽陽嚇到了.

向南沖他鼓勵一笑,點點頭,催促他道,"快去吧!他還在等著呢!我收拾房間."

"好!"

景孟弦連忙起了身來,急切的翻出醫藥箱,就疾步往外走.

臥室門才一打開,就逮到了門口那個光禿禿的腦袋.

他正貼在門口,努力的聽著里面的動靜.

一見有人出來,連忙往後退了幾步.

景孟弦一愣,面對自己兒子,他慚愧萬分.

一時間,竟像個犯了錯的孩子一般,不知該如何是好.

他蹲下+身子來,與陽陽平視,目光落在他脖子上那道紫的傷口上,"疼嗎?"

"不疼!!"

陽陽像個男子漢似得,猛搖頭.

而後,一步竄進了景孟弦懷里來,手不停地在他額頭上擦著,給他拭汗,"你呢?你生病了,疼嗎?爸爸."

景孟弦只覺心頭一澀,眼眶微燙.

那暖暖柔柔的手,以及兒子那關切的問話聲,就像一個催淚彈,差點讓他感動得眼泛淚光.

最父母而,世界上最柔軟的感,不就是來自于孩子那無私無畏的愛嗎?

"爸爸不疼,爸爸看著陽陽受傷才疼!對不起……"

他抓過陽陽的手,置于自己的手心里,心疼而又歉疚的吻了幾口,"爸爸幫你上藥,好不好?"

"好!"

陽陽點頭,嘻嘻笑著,露出那口森白的米牙來.

"走吧!"

家伙牽著老爸的手就往樓下走.

廳里,景孟弦心翼翼的給兒子上藥.

"疼就告訴我!"

"不疼!!"

家伙一顆腦袋搖成了撥浪鼓,"一點感覺都沒有."

"實話,剛剛爸爸是不是把你嚇壞了?"

景孟弦問兒子.

覷他一眼,還有些擔心.

"實話嗎?"

家伙圓溜溜的大眼眨了眨,天真的眼眸黯淡了幾許,"實話,真的有被嚇到了一下下,不過也就那麼一下下啦!老爸你生的是什麼病?很嚴重嗎?"

顯然,比起害怕,家伙其實更多的是擔心.

他有些郁結的撇撇嘴,"老爸你不是神醫嗎?怎麼會生病呢?那這個病會好嗎?沒讓云墨叔叔給你看看嗎?"

陽陽問了一連串的問題,都是擔心自己老爸的.

景孟弦抱過家伙光溜溜的腦袋,感動的啄了好幾口,安撫著自己的兒子,"你放心,爸爸的病不嚴重,很快就會好起來的……"

"真的嗎?"

家伙眉開眼笑,手舞足蹈,"那太好了!"

景孟弦摸了摸兒子的腦袋瓜子,"爸爸也跟你保證,今晚這樣的事,絕對不會再發生第二次了!!"

他同兒子保證著,也跟自己保證著!!

決不允許,還有第二次發生……

絕對不能!!

………………………………………………………………………………

深夜……

向南已經睡了一覺醒來,才發現自己身邊依舊還空著.

他還沒有入睡.

籠了睡袍,起身,出門.

走入長廊,才發現書房里的燈一直還亮著.

向南敲了敲門,得到里面的人的回應,向南推門走了進去.

"怎麼還不睡呢?"

向南看一眼牆上的石英鍾,都已經凌晨兩點了.

"身體不是不舒服嗎?還熬夜……"

向南朝他走了過來.

景孟弦伸手將她拉過來,置于自己腿上坐著,"最近失眠得厲害,我想是毒癮在身體里作祟吧."

他如實道,將頭擱在她的肩膀上,對著對面的電腦屏幕還在認真的敲打著.

向南看著眼前的文檔,疑惑道,"你在寫什麼?咦?是在記錄著我們的生活嗎?"

文檔里,是用最簡單質樸的文字,記錄著他和她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就如同日志一般.

例如眼下這篇:

"20XX年X月X日.

她陪我的未來岳母娘,也就是她的母親出門逛街了,留下我和兒子兩個人在家里.

和兒子在一起的時光,有些幼稚,兩個人趴在地毯上玩賽車游戲,我想要被她看到,我和兒子又得挨訓了,因為她不喜歡我們倆趴在地上玩,總一大一的,沒個正經.

不過,我喜歡聽她嘮叨我,每出十分鍾我總習慣性的抬頭看一眼牆上的石英鍾,哪怕有兒子陪著我,還是覺得時間比較難熬.

因為她不在.

她不在家里,整個房間都感覺空蕩蕩的.

是的,我在想她.

哪怕在認真的同兒子玩游戲,我也在想她!

每結束一盤游戲,我都會習慣性的看一眼自己的手機,期待著她的來電或者她的短信.

這時候的我,有點像初戀時期的自己,也是這樣傻傻的期待著.

連兒子都會取笑我,當然,他取笑我的時候,通常都會被我義正辭的訓回去!

我是不會允許兒子挑戰一名父親的威嚴的!雖然這話聽起來,好像有些可恥,但我……依舊樂此不疲.

做父親的感覺,就是這麼美妙!

………………"

向南看到這里,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

她指著最後這一段話,"所以我不在家的時候,你就在家欺負我家+寶貝兒子嗎?"

"這不叫欺負,這是一名父親友好的教導!"

他狡辯著.

心似乎也不錯,抓過她的手,握在自己手掌心里來,"好了,這是我的私+密日志,不許再看了."

他嘴上如是著,卻也沒有將文檔關上.

向南回頭,有些不解的看著他,"你干嘛突然寫日志了?"

景孟弦定神看一眼她漂亮的水眸,如實道,"怕哪天忘了你和陽陽."

"?"

向南微怔.

景孟弦的眸色有些恍然,看著向南,神有些許的落寞,唇+間卻依舊噙著一抹清淺的笑,"我打算接受手術治療了."

向南心弦扯動了一下.

水眸恍惚了一下,頓時有些手足無措起來.

唇抿著,不發一語.

見向南臉色不佳,景孟弦試探性的問她,"怎麼了?不高興嗎?之前我看你挺支持的,所以……"

"你是不想今天這樣的事再發生第二次了,對不對?"

向南不等他把話完,直接問他.

景孟弦笑笑,聳聳肩,卻如實點頭,"這樣的事,我不敢讓它發生第三次了!誰也不敢保證第三次會是什麼況,第一次是你,第二次是陽陽,第三次呢……誰知道第三次會是什麼結果!"

向南吸了口氣,臉色有些微的發白.

景孟弦倒有些意外向南的反應,他將她抱緊在自己懷里來,臉擱在向南的肩頭上,雙臂從身後摟緊她,"寶貝,我以為你會很開心我這個決定的."

"我開心,真的……我支持你!"

向南這話的時候,有些失魂落魄.

"可你臉上的表,不像這麼回事……"

景孟弦有些擔憂.

向南郁結的拍了拍自己面色微白的臉蛋,"沒關系,我只是……只是突然聽你做了這樣的決定,有些不知所措,好吧!我承認,我……還是有些擔心你真的會把我忘記……"

向南到後面,語氣弱了些分,轉身,仰頭看著他,手無助的揪著他白色浴袍的領口,"我還是會害怕你忘了我……"

看著她這個樣子,景孟弦心弦揪緊了些分,大手包裹住她無助的手,安撫她不安的緒,"那我不做手術了,但你得保證,以後再犯毒癮的時候,你和陽陽都必須離我遠點……"

"不要!!還是接受手術治療吧!"

向南很是糾結,但她知道,眼下什麼才是最重要的.

"把毒癮從心里頭連根拔起才是最重要的!!孟弦,我支持你的決定!我也會一直陪著你去美國的!我們動手術吧!!"

"你……確定嗎?"

"我確定!!"

向南肯定的點頭,而後俏皮的在他的唇上印了一記吻,"你忘不掉我的!哪怕你的記憶里沒了我,但我的味道已經深入到了你的骨血里,你忘不掉的!"

她有這份自信!

點了點他的心髒,微微一笑,"它記得我就好!"

景孟弦喜歡這樣自信而又堅強的她,探手,捧住她俏+麗的+臉蛋,一記灼熱深切的吻,朝她柔軟的唇印了下去.

"寶貝,如果哪天我真的忘了你,請你一定要記得……抓緊我!!別讓我這輩子錯失了你,我不要!"

他磁啞的聲音從四唇相交之間吐出來,縈繞在向南的唇邊,耳畔間……

動聽得,讓人心醉.

仿佛,單單只是聽著,就讓她……有一種想要懷+孕的沖動!!

下之意,當然就是……撲倒為快!!

那天夜里,書房里,溫搖拽,一片旖旎……

窗簾上,剪影著兩人纏+綿的印象,月牙兒都蒙上了一層遮羞布,躲進了云層深處里去.

那天夜里,兩個人也拍了好幾組照片.

是向南要求的,當然,絕對不是豔/照!!

雖然是以床為背景,但絕對有穿睡袍的.

兩個人頭挨著頭,拍的大頭照……

拍出來的效果……

丑爆了!!

光線差,把兩個人兩張漂亮的臉蛋拍得黑屋隆冬的,向南看著手里的LOMO相片,撇撇嘴,"你你表這麼臭,到時候你要真忘了我,見了這組照片會不會不肯承認咱倆的關系啊?"

"這片兒本來就是你威逼利誘著我拍的!"

景孟弦扯了被子就要睡.

照片太難看,簡直不能入眼,所以他沒打算再去多看兩眼.

向南掀唇森森一笑,"我有一個更好的法子,到時候能夠讓你不得不從……"

"?"

景孟弦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向南掀開他的被子,架在他身上,三下五除二的就將他身上的浴袍給扯了下來.

登時,景大總裁就一副浮/靡的模樣,出現在了向南的相機里,白色的睡袍被殘忍的扒到了腰部以下的位置……

那姿勢,別提多銷+魂,多性/感……

可想而知,剛剛的向南是有多凶殘!!

咔咔咔咔,拍了數十下,三/級裸/照就像印刷似的,從向南的LOMO相機里蹦了出來.

她一手抓過照片,擱在景孟弦眼前得意的晃著,笑得特賊,"有了這個東西,到時候看你敢不從!要敢不從,我就把它們統統作為第一手消息發給雜志社去!"

景孟弦只覺頭有些疼.

揉了揉眉心,森森覺得自己如果當真把這個妖精給忘了的話,估計會……死得很慘!!

——————————最新章節見《添香》————————————

景宅——

景藍泉拎著行李箱正往樓下走著.

溫純煙踉蹌的步子跟在他的身後,焦慌的拉著他的手臂,"藍泉,別這樣,別這樣……"

景藍泉不理會她,只徑自往前走著.

如今好不容易能夠離婚了,他半時半刻都等不及了.

溫純煙去搶景藍泉手里的行李,無助的喊著家里的女傭,"阿嵐,快,把老爺的行李拿到樓上去!!"

阿嵐站在廳里,看著景藍泉那張威嚴冷攝的面龐,完全不敢動分毫.

"阿嵐——"

溫純煙尖著嗓子喊著.

景藍泉冷眸掃向她,耐心似乎已經用盡,"溫純煙,你夠了!"

他奪過自己的行李,往外走.

"不!!我不會放你走的——我不放,我也不離婚,我不會簽字的!!"

"那我們只好法庭上見了!"

景藍泉格外決絕.

溫純煙眼眶已經通,她委曲求全的抓著景藍泉的手臂不肯松開,"藍泉,我們都做了這麼多年的夫妻了,為什麼還要離婚?這麼多年了,我們不是一直都過得很安逸嗎?"

"很安逸?"

景藍泉冷笑.

她所謂的安逸到底指的是什麼?

就是沉默?就是每天面對面也找不到任何一個共同的話題可以聊?就是哪怕躺在同一張床+上卻也永遠是背對背而眠?

結婚這麼多年,他到底沒辦法從心底接納她為自己的妻子.

"藍泉,別走!!我現在真的什麼都沒有了,我就只剩下你了,為什麼連你都要離開我……我不准你走!!"

溫純煙抱住景藍泉,不肯撒手.

景藍泉感受著她身體傳來的溫度,卻分毫沒有動搖.

冰冷的心,沒有足夠融化他的暖意.

他獨手一點一點,將懷里的溫純煙推開來,顯然已經不具太多的耐性,"你從來沒有擁有過我,所以,談不上失去……"

他疏離的語氣里,溢滿著冰寒.

讓溫純煙有些怯然,那感覺,仿佛從這過後……自己真的就要徹底失去他了.

她有些害怕了……

"為什麼?為什麼你們一個個的都要跟我做對?你為什麼要跟我離婚?是要回到那個踐人身邊去,對不對?我不會允許的!!絕不允許!!藍泉……"

溫純煙喊著喊著,已經不自禁的哭了出來,"藍泉,你看看我,看看我……我是你的妻子!難道這麼多年來,你真的就從來沒有愛過我嗎?你一定愛過我的,對不對……"

溫純煙抓著他的手,撫上自己滄桑的臉龐,"你看看我,我是你這麼多年的妻子,難道你真的舍得嗎?"

景藍泉疏離的望著眼前這張熟悉卻冰冷的面龐……

愛?

她根本不懂什麼是愛!!

景藍泉冷漠的將自己的手從她的手中強硬的抽回來,"別提'愛’字,你……根本不配!!"

不管是男女之間的愛,還是親人之間那份無私的愛,她根本都不配提及!!

"還有,別在用'踐人’形容她,不管你用多麼肮髒的詞語辱罵她,在我心里,你根本不及她分毫!!不……或許,拿她跟你做比較,就是一種錯誤!!你……連跟她比的資格,都沒有!!"

景藍泉的話,雖絕,卻句句發自肺腑!

"溫純煙,這輩子我是不可能跟她在一起了,但我也不願再跟你繼續熬下去!還有,別想傷害她和她的孩子,你要再敢動他們分毫……相信我,你會連兒子也一並失去!好自為之!!"

景藍泉完,拎著行李,疾步就往外走.

專屬司機接過,放進車里,溫純煙煞白著臉,不甘心的追了過來.

"你去哪里?你要去哪里??"

景藍泉不理會她,徑自打開車門,坐進了車里去.

溫純煙急切的拍著閉合的車窗,有些狼狽,有些落魄,"我不許你們在一起!!!不准——你哪兒都不許去,必須要守在我身邊,藍泉!!景藍泉————"

"市長……"

司機回頭,看一眼景藍泉.

景藍泉冷漠的從溫純煙那張慘白的面龐上別開眼去,"開車!"

"是!"

司機轟下油門,車疾馳的駛出景宅.

留下溫純煙還踉蹌的在車後面追著,"景藍泉——景藍泉————藍泉……"

那個男人……

真的走了!!

她花了那麼多的心思,想要留下來的男人,卻到最後還是……絕的棄她而去了!

她不甘心!

她也不明白,為什麼……為什麼她那麼愛他,費了那麼多的心思來愛這個男人,到最後卻是淪落成這樣的下場.

而自己……居然還敵不過那種沒有任何身份地位可的平凡女人!!

或許,她溫純煙這輩子也弄不明白了,為什麼她愛的人,卻到最後都對她避之不及……

——————————————最新章節見《添香》——————————————

機場——

VIP候機廳里.

落地窗邊……

金色的陽光透過玻璃窗映射+進來,將窗邊一雙人兒籠罩,如同給他們鍍上了一層絢爛的金紗.

許是兩人太耀眼,又或許是兩個人太般配,以至于讓同一個候機室里的旅客們總忍不住頻頻回頭張望.

男子有著一雙碧藍的眼睛,生動迷人,渾身上下充滿著法國男人獨有的優雅和紳士之風.

女孩一頭金色絢爛的長發,卻擁有著一張東方美女最典型的面孔,巧清秀的五官,惹人憐惜,晶瑩的水眸笑起來如月牙兒般溫婉動人.

男人是擁有著中法兩國血統的路易斯.

而女人,想當然的,自然是翹班來送他回法國的向南.

兩個人倚在窗邊站著,眺望著窗前那一架架凌空而起的飛機,心有神傷.

"南南……"

路易斯站在那里,單手抄在淺灰色西褲口袋里,身形筆挺,偉岸.

頭,微微抬起,望著窗外那輛漸漸消失在云霧里的飛機,他掀唇一笑,有些感傷,"還記得我們初次見面的況嗎?"

提起他們第一次尷尬的相遇,向南忍不住發笑,側頭看他,"永遠都忘不掉."

"是啊,永遠都忘不掉……"

路易斯低低重複著她的話.

"那天,我見到你,側著頭依靠在窗邊,眼淚就像泄閘般的流個不停,那時候我就在想,到底是什麼樣的感把這麼一個漂亮柔弱的東方女孩傷成了那樣……"

他緩緩地吐出一口濁氣來,目光深沉,依舊落在悠遠無際的天邊,"也就那麼一個簡單的想法,卻從此……讓那個女孩在自己的腦海里和心里,生下了根!"

他的胸口,有些疼.

五髒六腑像是被什麼擠壓著一般,有些難以呼吸.

偏頭,看向南,依舊保持著最優雅的微笑,"心里的女孩,一定要幸福……"

他大方的伸手,抱過向南,緊緊地,真誠的祝福著她,"一定要幸福!!"

向南動容,眼眶通,"謝謝,謝謝!你也一定,一定要幸福……"

向南反手,抱緊他,眼淚到底沒能忍住還是從眼眶中滑了出來,抽泣道,"唐,我舍不得你……"

"傻+瓜,我會回來看你的!"

"我也會去法國看你!一定會去的……"

向南同他保證著.

"好,婚禮記得一定要通知我."

"一定!"

路易斯不舍得將懷里的女孩拉開來,揉了揉她金色的長發,目光柔軟,"親愛的,我該走了……"

向南有些急了,靠近他幾分.

忍著眼淚,不讓自己哭出來,卻已然有些泣不成聲.

路易斯看著這樣的向南,碧藍的眸色晦澀幾許,卻到底什麼也沒,掀起一抹鼓勵的笑,輕輕拍了拍她的面龐,替她拭去眼角的余淚……

"再見……"

他同她道別.

拉起行李,隨著人/流往登機口走去.

回頭,就見向南站在窗邊,早已把自己哭成了淚人兒.

他折回頭來,碧藍的眼眸里染上薄薄的霧氣……

就聽得身後的女孩,正扯著嗓子,哽咽著聲音沖他大喊,"唐,我會回去看你的!!你要好好照顧自己,一定要……"

路易斯到底沒有回頭.

他不願被她見到自己緒失控的一面.

登機口關上的那一刻,他的心里在不停地呐喊著……

再見,夢中的女孩!!

也請你……務必要,幸福!!

………………

第一眼見到她,她流著傷心的眼淚.

他忍不住不停地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問自己,這個女孩為什麼而哭……

他把外套留給她,只為留下下一個見面的理由……

她又一次微笑著出現在他眼前的時候,他就知道……他逃不開了!

第一滴眼淚,奪走了他的思考.

第一抹笑容,攻占了他的心!

四年里,他唯一想要做的事,就是用他的愛,溫暖她悲涼的心……

卻發現,原來,陪伴和感動,對于女孩而,永遠化不成真愛!!

他到底還是敗下了陣來!

心里那份痛,分毫不弱于現在這殘忍的訣別,卻還是……選擇了祝福!

夢中的女孩……

她微笑著,比什麼都重要!!

路易斯在頭等艙坐了下來,視線落向窗外……

金色的陽光從窗口間投射+進來,恍惚間,他看到了那張漂亮的東方面孔,正沖著他微笑……

月牙兒般的水眸里,還噙著晶瑩的淚水……

他知道,是自己幻覺了!

輕輕閉上眼,任由著飛機直沖云霄……

再見,My'love!!

【今天給大家加更了哦!文文已經面臨收尾了,番外鏡子有兩個想法,一個是關于大學時期的回憶,一個是陽陽長大後的故事,大家有啥好的點子可以留告訴鏡子,群麼麼!!】

上篇:結局篇(20)——愛的延續     下篇:結局篇(22)——愛里,需要信任和坦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