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結局篇(22)——愛里,需要信任和坦誠!  
   
結局篇(22)——愛里,需要信任和坦誠!

————————————最新章節見《添香》————————————

林易辰約紫杉去看電影,被她拒絕.

"易辰,不好意思……"

紫杉舔了舔唇,有些難以啟齒,但她到底還是出了口來,"對不起!"

她同他道歉,反反複複的,"真的挺對不起的!"

紫杉一個勁兒的道歉,倒讓林易辰有些尷尬了.

他擺手,忙道,"紫杉,你別這樣,不就一場電影嗎?不看也沒關系的,不用一直跟我道歉."

"不是!"

紫杉咬了咬下唇,"我跟你道歉是為了別的事……"

她的聲音,微微低了些分.

"嗯?怎麼了?"林易辰依舊暖暖的笑著.

紫杉不著痕跡的吸了口氣,又呼出一口氣,才道,"我……結婚了……"

"什麼?"

林易辰幾乎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我已經結婚了……"

紫杉又重複了一句.

靈動的水眸里噙滿著歉疚,她有些窘迫的補充道,"而且,那個人是……云墨……"

聽聞'云墨’二字,林易辰臉色微變.

紫杉一眼便捕捉到了,"易辰,對不起!!"

她趕忙道歉,"我知道,之前的事,是我不對,我不該讓你冒充我男朋友的,我也沒想到最後事會發展成這樣……"

確實,有些讓她始料未及.

但,一切都是她自己造成的,不是嗎?

"我……總之,都怪我,對不起……你罵我吧!!"

紫杉垂下了頭來,很是歉疚.

她總有一種利用了別人,到最後還合伙兒把人家給踢了的罪惡感,即使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林易辰沉默了很久.

越是如此,紫杉越是為難.

她抬起眼看向對面的男人,低聲道歉,"易辰,我……希望你能原諒我!"

林易辰笑笑,眼底有些淒迷,"能陪我看最後一場電影嗎?"

他什麼都沒,只笑著要求.

紫杉一怔.

林易辰深吸了口氣,"就當最後一次紀念,不行嗎?"

"當……當然可以……"

紫杉遲疑了數秒後,最終還是點頭應了下來.

中途,云墨打電/話過來,紫杉猶豫了一下,方才接了起來.

"怎麼沒在辦公室等爺?在門口?"

云墨似乎去過紫杉的辦公室了.

"不,不是……"

紫杉忙否認,看一眼駕駛座上的男人,忽而就有些心虛起來了.

如果告訴云墨,自己現在正同林易辰一起,他定會誤會的吧?

紫杉不想他誤會自己,只好撒了個謊,"你今天別等我了,我已經從醫院里出來了!剛剛室友打電/話給我,身體不大舒服,讓我趕緊回去看看!所以我先打車回家了."

紫杉本不善于撒謊,掛完以後之後,一張臉都憋得通了.

林易辰看見這樣的她,依然有些心動,"我是不是太為難你了?"

"也不是……"

紫杉尷尬一笑,"和同事看看電影本也沒什麼的,我只是不希望他想太多了."

但紫杉不明白,其實侶之間,有些事攤開明往往比一個謊要來得輕松許多.

她到底是沒經驗的女孩!

紫杉將視線投向車窗外,舒了口氣,緊張的心才稍微緩了些分.

其實,她真的只是單純的不想自己再欠下林易辰什麼,或許陪他看一場電影,什麼也解決不了,但至少,她的心里會舒服些.

他們看的是迪士尼最新上映的新片《冰雪奇緣》.

林易辰讓紫杉挑的.

是她喜愛的風格,夢幻而浪漫,是每一個女孩神往的夢境之城.

她看得滋滋有味,卻看在電影的時候,有意無意的會與身邊的男人保持著最適當的距離.

電影院通常都是侶談愛的最佳去處,因為里面神秘黑暗,擁有著讓侶們怦然心動的氣氛,所以,顯然不太適合她與林易辰.

電影結束,已經是八點之後了,林易辰邀紫杉吃飯,卻被她拒絕了.

她也沒讓林易辰送自己回公寓,而是獨自打車回去的.

才剛進公寓,忽而,包里的手機響了起來.

是云墨的來電.

"吃過飯了沒?"

云墨在電/話里問她.

"吃……過了……"

紫杉還挨著餓,但謊需要一個又一個的謊來圓,不是嗎?

"那我們去看電影吧?"

云墨忽而提議.

"啊?"

紫杉愕然.

"嗯,聽今天新上映了一部好片,爺給你特意看了一下宣傳預告片,你一定會喜歡的!收拾一下,馬上過來接你!"

云墨完,已經兀自掛了電/話.

紫杉拿著手機,還有些回不過神來.

今天剛上映的片?不就是自己剛剛看完的《冰雪奇緣》嗎?

事,要不要如此湊巧?

果然,云墨給她選的片就是她一個時之前剛看完的《冰雪奇緣》.

云墨顯然對魔幻動畫沒什麼太多的興趣,完全是陪她看來著.

他看得是意興闌珊的,一只手臂搭在紫杉的肩膀上就沒停止過對她的騷擾.

紫杉去推他,有些羞惱,"別鬧!這是公共場合呢!你注意點!"

"注意什麼?爺又沒調/戲別人家的老婆!"

云墨依舊是痞痞的腔調,湊近紫杉,沖她吐著邪氣,蠱惑著她.

紫杉笑罵,"傷風敗俗……"

"那爺現在要咬一口你的嘴兒豈不得拖出去槍斃了?"

云墨著,一張俊臉舔著就朝紫杉湊了過來,嘴角一抹邪惡的笑,下一瞬,還當真一張口就咬了紫杉的唇一下.

力道自然很輕,全是曖昧的挑/逗范兒,惹得紫杉又笑又惱的,卻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

再偏頭看旁邊的人……

一個年紀七歲左右的女孩兒,正直直的瞪大著雙眼,瞅著調/的他們倆,一口一口往自己嘴里塞著爆米花.

完全一副看他們比看電影更刺激的神態.

而後,女孩的雙眼被旁邊的家長飛快的用手給擋住了,就聽得周旁的家長不滿的碎碎念抱怨著,"世風日下啊,帶孩子來看個動畫片都不安生……"

"……"

紫杉囧.

她居然還不甘示弱的回了句嘴,"那這動畫片你也可以帶孩子離開了,待會就有世風日下的畫面了……"

她的是,接吻!

而後,沒事人兒一樣,繼續看片.

云墨湊近她隨口一問,"你怎麼知道待會會有世風日下的畫面啊?

紫杉一愣,看著身邊的男人,不由有些心虛,"我……我看過宣傳片了!里面剛好有那個畫面……你看的宣傳片沒有嗎?"

紫杉心虛的開始往自己嘴里塞爆米花.

"沒有."

云墨回答的相當認真.

目光深沉的掃了一眼紫杉,故作不經意般的問道,"今晚吃的什麼?"

"啊?"

紫杉愣了一下,尷尬的笑笑,"就隨便跟室友吃了點東西,怎麼啦?"

"沒."

云墨沒再追究這個問題,轉而又問,"你室友怎麼回事?身體沒什麼事吧?"

"沒事,一點毛病而已……"

紫杉越發心虛起來.

連臉蛋都不由憋了些分.

"嗯……"云墨點了點頭,訕訕的笑了笑,手臂依舊搭在紫杉的肩頭上,輕輕拍了拍,"看電影……"

紫杉忍不住偷偷覷了一眼他的側臉,開始懷疑自己之前的謊話到底是對還是錯了……她到底要不要跟他實話呢?

云墨抱胸,認真的看電影,忽而,有板有眼的評價道,"這女主角簡直壞透了."

"嗯?"

紫杉表示不解.

"明明剛同王子訂了婚,還什麼真愛,這才一眨眼,又跟另外一男人牽扯不清了!"

云墨的臉上寫滿著鄙夷,末了,看一眼紫杉,"你覺得呢?"

紫杉聽聞他這麼一問,總覺他是話里有話似得,不由心虛了幾分,搖搖頭替女主角解釋道,"他們倆不是什麼事都沒做嗎?只是朋友而已,你想太多了……"

"是吧?"

云墨訕訕的答了一句,沒再發表任何意見.

一場電影,紫杉最後看得是魂不守舍的,心里也虛得厲害,總在糾結著到底要不要把今兒同林易辰看電影的事告知他.

紫杉到底是怕他想太多的.

從電影院出來,云墨也沒問紫杉,驅車領著她就到了那家他們常去的西餐廳.

這會紫杉著實已經餓得前胸貼後背了.

她錯愕不解,"云墨,都這個點了,你還沒吃飯的嗎?"

云墨沒理會她,叫了侍應生過來,示意紫杉點單.

紫杉點了份牛排作罷,問云墨,"你呢?吃什麼?"

云墨抬眸看她一眼,末了,偏頭沖侍應生道,"一杯咖啡."

"你不吃飯?"

紫杉擔心的覷著他,"你不是晚上沒吃東西嗎?"

云墨淡幽幽的看著她的水眸,那凌厲的視線仿佛是要透過她的雙眸看進她的心里去,"突然就飽了."

他.

語氣,冰涼,沒有分毫溫度可.

紫杉怔了半會,見他不再話,只好將菜單交回給了侍應生.

一頓飯,吃得有些壓抑.

云墨不話,紫杉也不敢話,只默默地低頭吃著盤子里的牛排.

而他,跟前那杯熱咖啡直到冷涼,也沒喝上一口.

咖啡擱在那,就如同擺設一般.

"云墨……"

紫杉用濕紙巾擦了擦嘴,到底忍不住了,聲喊他.

"吃完了嗎?"

云墨淡淡的挑眉,問她.

"完了."

紫杉點頭,還想什麼,卻見云墨已然起了身來,"走吧!我送你回公寓."

紫杉忙起身跟上.

一路上,兩個人依舊一語不發.

很快,車在公寓樓下停了下來,紫杉下了車,云墨卻始終只在車里坐著.

紫杉站在駕駛窗口問他,"你不上去坐坐嗎?"

他居然會主動要求送她回公寓,這確實讓紫杉倍感意外.

依他'無恥’的風格來,應當是問都不過問她的況下,直接將她載回了他家,才是他的行為作風吧!

可今天……

紫杉有些落寞,心下覺得怪怪的,特別別扭.

"不了,你室友在,不方便."

云墨拒絕了!!

這也絕對不是他的行為作風!!

從前哪次不是他舔著臉的想到她的公寓去瞅瞅?每次好歹的才能將他勸住,而現在……

"我有點累了……"

云墨的表里,透著幾許疲憊,沖紫杉道,"上去吧!"

紫杉遲疑了一下,最終,點點頭,"好!你開車注意安全."

"嗯."

"拜拜……"

"拜……"

道別完畢,紫杉轉身,往公寓里走.

腳步走得很慢很慢,心里隱隱的,似乎還在期待著什麼……

期待他能叫住自己?期待他能像往常那樣,厚著臉皮不停地向她索吻方才肯離開?

今天……什麼都沒有!

直到紫杉進了公寓,也依舊沒有叫住她.

紫杉心有神傷.

云墨色的跑車如風一般,駛出紫杉的公寓,飛速的融進車流里,在夾縫中瘋狂而張狂的競飆……

惹得車道上的其他車主們罵罵咧咧的,一路上汽車鳴笛聲震耳欲聾,還伴隨著他轟鳴而過的引擎聲.

車……

一道急刹,在河岸邊的驟然停了下來.

"砰——"的一聲,云墨一記重拳發泄般的狠狠砸在了方向盤上.

鳴笛聲刺耳的響起,惹得旁邊過路人頻頻回頭張望.

"sh/it!!"

云墨狂躁的罵了一句,心里煩到了極點.

伸手,從口袋里翻出幾張電影票根來.

攤開,整整四張.

而另外兩張,是在紫杉進影院前去洗手間,他幫她翻紙巾時,無意間翻出來的.

同樣一場電影,《冰雪奇緣》,放映時間,同一天,只是比他們這個場次恰好早了一個時而已!

剛好是吃飯的時間,明明肚子已經餓得咕咕叫了,卻還撒謊已經吃過了?!

電影放映直到電影結束,吃飯,送她回家,整整三個時里,他給了她無數次解釋的機會,以及暗示,而她,卻依舊堅持……隱瞞,欺騙!!

兩張票根,容不得他不去多想.

同室友一起去看的?如果是,她為什麼要隱瞞?隱瞞不就因為心虛嗎?

如果沒做什麼,又何必心虛?!

云墨越想越傷神,心下更是煩不勝煩,他甚至于有一股沖動,想要打電/話找她盤問個清清楚楚.

正當這時,忽而,車上的手機響了起來.

看一眼來電顯示,杉兒.

云墨黯然的眼眸深陷幾許,遲疑了數秒,卻到底還是將電/話接了下來.

先話的人是紫杉.

"云墨……"

云墨沒有應,只握著手機,不出聲.

"云墨?"

紫杉又試探性的喊了一句.

云墨微微挪動了一下靠在枕墊上的腦袋,"嗯,你."

太多有些悻悻然.

"你在哪里?"

紫杉問他.

"外面."

云墨隨口答了一句.

"哪個外面?"

紫杉追問.

"怎麼?"

云墨正了正身子,劍眉蹙起,"打電/話來就為了追問我的行蹤?"

一想到她欺騙自己的事兒,云墨當真有些惱了,"我還有事,掛了!!"

完,云墨直接將手機撩至一邊去了.

本以為她打電/話來是為了解釋看電影的事兒的,結果,空期待一場!

"嘟嘟嘟——"

手機里傳來掛斷電/話的忙音,紫杉心下一片落空.

站在云墨別墅外的庭院中,看著那扇緊閉的門,紫杉郁結的抓了抓頭.

對于今天同林易辰看電影的事兒,紫杉一直悶在心里,格外難受,在公寓里糾結了好一會兒,最後下定了決心要過來同云墨當面解釋清楚.

卻不想,第一時間打了車來,結果,他還沒回家!

也不知道他到底去哪兒了.

而她,根本沒拿別墅的鑰匙,不是他沒給,而是她沒要.

婆婆又正巧飛國外出差去了,可不知為什麼,連家里的傭人都一並被差遣回了老宅,整座大別墅里,此時此刻,居然不剩一人.

紫杉著實不明白婆婆的用意,卻不知柳云裳用心良苦,把所有礙事的電燈泡統統遣走,只為了給這一雙新人留下造人的私人空間.

結果,這不爭氣的兩個人,這麼大好的時機居然不好好利用,反而在這生悶氣!

柳云裳要知道兒子和媳婦兒如此糟蹋自己的心意,定會氣得連夜就從國外飛回來的!

紫杉後來又打了云墨的電/話,就再也沒打通過了.

始終沒人聽.

最後一通終于聽了,接電/話的卻是個女人聲,"喂,請問哪位?找云少有什麼事嗎?他現在不太方便接聽電/話,你要有事,跟我就好."

上篇:結局篇(21)——再見,我的愛!     下篇:結局篇(23)——鴛鴦浴:一起洗個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