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結局篇(23)——鴛鴦浴:一起洗個澡  
   
結局篇(23)——鴛鴦浴:一起洗個澡

最後一通終于聽了,接電/話的卻是個女人聲,"喂,請問哪位?找云少有什麼事嗎?他現在不太方便接聽電/話,你要有事,跟我就好."

紫杉心里頭跟著一緊……

呼吸一窒,握著手機的手微微收緊了力道,但她還是沒急著掛斷電/話,她試著服自己去相信那個男人,"你是哪位?"

紫杉的語氣,冰冰涼的,鮮有不善.

電/話里的女人顯然愣了一下,反問道,"你又是哪位?"

"我是他老婆!你讓他聽一下電/話."

紫杉耐著心思同她話.

"老婆?"

電/話那頭的女人嗤笑了起來,"那我還是他第一夫人呢!沒事我掛了!"

那女人完,便直接將紫杉的電/話給切了.

紫杉再撥過去,電/話已經關機.

酒吧里——

云墨帶著醉意一把奪過女人手里的手機,"誰他/媽允許你聽爺的電/話了?"

"云少……"

那女人一臉委屈的模樣,朝云墨湊了過來,"人家還不是看你醉得不省人事了,所以順手幫你聽了."

"滾!!"

云墨一張邪魅的俊臉,此刻冰得像寒冰.

這個女人,他不認識.

好像是剛剛坐過來的,找他搭訕來著,但他沒應,只趴在桌上醒著酒.

云墨才打開手機,預備翻看一下是誰的來電,卻不料才一開鎖,手機便自動關機了.

該死!!

沒電了!

"云少,我看你醉得不輕,讓我送你回去吧……"

那女人著就走過來挽住了云墨的手臂,卻被他毫不領的一把推開,"滾!!"

吝嗇的蹦出一個字,起身,踉蹌著醉步,往外走.

"云少!!"

女人連忙擺著腰段兒追了上去.

云墨轉身,血的醉眸惡狠狠地瞪視著眼前的女人,森冷的警告道,"別挑戰爺的耐性,今兒爺心很差!!有多遠滾多遠去!!!"

完,轉身往外走.

女人顯然是被云墨森寒的警告給嚇住,站在酒吧門口,微微白了臉色.

梅雨季節,雨總是來就來,一點征兆都沒有.

紫杉一直在雨里呆滯的站著,任憑著雨水沖刷著她冰涼的身體,她也依舊站在那里一動不動.

直到雨里一道囂張的引擎聲呼嘯而過,兩束刺目的車燈,透過雨簾朝她直射了過來.

就只聽得"嘎——"的一道刹車聲響過,震耳欲聾.

輪胎壓過私人車道,色的跑車驟然在紫杉面前停了下來.

車,沒來得及熄火,就見一抹熟悉的身影從車上朝她大步跨了過來,"楊紫杉,你在干什麼?"

紫杉迎著車燈看清楚了雨里這張熟悉的俊臉.

他邪魅的臉頰一片緋,漆黑的鳳眸里染著腥的血絲,他喝酒了.

"你跟女人在酒吧里喝酒?"

紫杉抬頭問他,聲音有些嘶啞無力.

云墨深眸一沉,薄唇冷涼的掀起,忽而,從自己黑色外套的口袋中掏出四張電影票根,迎面朝紫杉砸了過去,"那你呢?跟誰去看了一場電影?別告訴我是你的室友!!你室友現在還病著呢!"

紫杉咬了咬蒼白的下唇,"林易辰……"

她如實交代,聲音不自覺的有些哽咽,"這場電影是跟林易辰一起看的."

林易辰!!

三個字,簡直如同緊箍咒一般,纏在云墨的腦袋上,讓他頭痛欲裂.

肺部更像被什麼尖銳的東西擠壓著一般,讓他連喘氣都悶著疼.

眼前,紫杉那張蒼白的臉,被雨水沖刷著,越漸模糊.

云墨眸仁發緊,喉嚨干澀,很久……

他才吐出一口郁氣,"好,如果你……真愛那個男人,我放手讓你走!!"

他的語氣,高高在上,不可一世……

甚至于,還帶著些玩世不恭,冰涼的笑看著紫杉,"你本來也就是稀里糊塗跟我結婚的,不是嗎?"

云墨嘴角那抹笑,殘忍如刀,刺痛的,卻是自己的心!!

他假裝高傲,假裝囂張,目的只是偽裝自己那顆傷口撕裂的心!

只是,想讓自己在被人背叛的同時,看上去至少不那麼狼狽!

云墨轉身去開別墅的門.

紫杉站在他的身後,怔怔的看著,淚眼模糊.

"云墨……"

她喊了一聲.

云墨沒轉身,懸鎖的手,微微僵了僵,而後繼續.

門打開,他轉身去扯紫杉,不等她反應過來,整個人已經被他拽進了別墅的大廳里來.

淺藍色的干毛巾拋在了紫杉的腦袋上,待她抓下來,就見云墨已然往樓上而去.

背影冷漠而冰寒.

"云墨!!"

紫杉叫住了他.

云墨腳下的步子,頓住.

紫杉深呼吸了口氣,胸口劇烈起伏著,悶悶的,特難受!

"你剛剛那句話,什麼意思……"

紫杉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發顫,"你的意思……是要——離婚?"

云墨身形猛地一僵.

紫杉吸了口氣,有一種想哭的沖動,卻還是被她強制壓了下來,"這就是你所理解的婚姻嗎?動不動就把離婚兩個字掛在嘴邊?!就跟侶間談分手一樣輕松隨便?早知道是這樣……就不該隨隨便便跟你進民政局了!有那張紙跟沒那張紙,有什麼區別?!!"

紫杉失望透頂.

也至此讓她認清楚,原來,他們之間的關系,真的還沒有好到能夠成為夫妻……

他們的資曆,遠遠不夠!!

紫杉轉身,往外走,"如果你真下定了決心,打電/話給我!我……跟你去民政局……"

他們倆這婚姻,結得像過家家.

紫杉心下一片冰涼.

連電/話里女人的事,她也已經沒心思再去盤問了.

都這份上了,還有什麼必要呢?!

紫杉才跨出門半步,忽而,手腕一緊,手兒就被人從身後毫無預兆的拉住.

"告訴我,你愛不愛林易辰??"

雨中,云墨霸道的捧住紫杉的臉蛋,低吼著問著她.

"我不愛——"

紫杉著眼,怒不可遏的吼回去,"我要愛他,還會跟你結婚嗎?"

"為什麼要瞞著我?"

云墨問的,自然是看電影的事兒.

紫杉的眼淚已經抑制不住的往外流,"今天他約我看電影,我告訴他我跟你結婚的事兒了,我覺得我忒對不住他,本來好讓他假裝我的男朋友擺脫你,可結果我卻跟你結婚了,我心里那種罪惡感……就像聯手把人家耍了的那種感覺……"

紫杉起來,心里還特別不是滋味.

雖然之前她確實不知道林易辰對她有意思,可是後來知道了,就沒辦法當作不知道了.

"所以你陪他看了一場電影?是出自歉疚還是報恩?這次是看電影,那下次呢?他約你上/床,你也去嗎?"

云墨的煙瞳,已然深.

紫杉水眸一緊,眸仁劇縮了幾圈,水珠兒飛快的在眼眶中聚攏……

"你剛剛什麼?"

她幾乎有些不敢相信,忽而,就像一頭發怒的獅子一般,憤怒的一把將身前的云墨推開,後退兩步,像看著陌生人一般的瞪著他,"云墨,你別把每個人都想得那麼齷齪!!你我,那你自己呢?一生氣就找個女人陪你喝酒是不是?人家拿著你的電/話告訴你老婆,她才是你的第一夫人!!那你有沒有想過你老婆的感受?"

紫杉淚如雨下.

完,也不等云墨解釋,腳下的步子連連往後退了幾步,"我想我們都需要時間好好冷靜一下……"

紫杉完,轉身就砸進了雨里去.

她邊哭邊抹眼淚.

嘴里一直在罵著云墨那張賤嘴,居然能把那麼難聽的話出口來!!

上/床?

呵,呵呵……

在他心里,她楊紫杉就是這種放浪不堪的女人?!

如果真是,她又何必在電影結束後,肚子都要餓癟的況下,還拒絕林易辰的飯局?

又何必還糾結著不願讓他送自己回家,甯願在電影院門外干等半個時的的士……

如果不是出于在乎他,擔心他會誤解什麼,她又何必刻意隱瞞.

那他呢?

因為不開心,就可以隨便和其他的女人在酒吧里歡聊暢飲?

那他又知不知道,天下間多少侶或是婚姻的變故,都來源于這該死的酒後放縱?

紫杉越想越委屈……

越是委屈,眼里的淚水便越湧越多,融在淅瀝的雨里,到最後她有些分不清臉上的到底是雨還是淚……

只知道,都是冰冰涼的,刺骨的寒.

卻忽而……

身子一暖……

整個人,竟毫無預兆的,就被人從身後緊緊地抱住,且抱得死死地.

熟悉的氣息,伴隨著酒精的醇香味,順著涼風拂過,紫杉的眼淚越流越多……

"放開我!!"

她惱怒的掙紮著.

"女人的事,我可以解釋!"

"我不想聽!!"

"我要解釋!!"

"我不想聽——"

紫杉捂住自己的耳朵,"云墨,我們之間要的不是解釋,是信任和包容,我們先冷靜冷靜……"

她著,掙紮著,就要逃出他的禁錮.

但云墨手臂間的力道,緊得根本讓她逃不開,就聽得他憤怒的在她的耳根後低吼,"我沒辦法讓自己冷靜下來!都鬧成這樣了,你讓我怎麼冷靜?!"

云墨一把將紫杉的身形掰過過來,強迫著她與自己面對著面.

赤的雙目,迎上她通的水眸,"別跟我什麼冷靜冷靜,我不需要!!我只要你的心!!告訴我,你愛不愛我……"

"不愛!!"

紫杉賭氣的沖他大吼.

"楊杉————"

云墨怒了,眉峰挑高,彰顯著他快要爆棚的怒火.

"不愛!!不愛——"

紫杉眼淚如雨般傾瀉而下,發泄般的嘶聲沖他大吼,"你一個花花大少,有什麼是值得我愛的!!我不愛你,不僅不愛,而且還討厭你!!討厭你————"

吼完最後一句,紫杉徹底把自己哭成了淚人兒.

話語哽在喉嚨里,再也喊不出一句話來.

如果不愛,那何苦又把自己弄得這麼狼狽?

如果不愛,又怎麼會在聽到那個電/話的時候,心如刀割?!

後來,云墨干脆用自己的唇,堵住了紫杉那雙不誠實的嘴.

濕熱纏綿的舌吻,伴隨著雨滴的清冷,以及眼淚的苦澀,融進兩人冰涼的雙唇之間……

仿佛是刺痛到了紫杉的心髒一般,讓她忽而越發失控的痛哭起來.

邊吻,邊掉眼淚……

手,揪住云墨早已浸濕的襯衫領口,把自己哭得像個孩子.

云墨捧住她的臉,唇舌不舍得離開她的唇瓣半寸之遠的距離,同她道歉,"對不起……"

"對不起也沒用!!"

紫杉哭得泣不成聲,"你怎麼能出那種話?在你心里,我楊紫杉就是個那麼不堪的女人嗎?"

云墨自知自己剛剛錯了話,抱緊紫杉掙紮的身子,不肯松手,"我怕你真的愛上了林易辰!"

他的害怕,不是沒有根據的,因為,直到結婚到現在,這個女孩也從來沒有給過他一個確定的心思.

她始終欠自己三個字!

云墨將懷里的紫杉抱緊,再抱緊些分,仿佛唯恐她會逃了一般,"酒吧里的事,我要解釋!!接電/話的女人我根本不認識!!我沒跟她喝酒,更沒跟她談心,跟她得最多的話,就是一個字,'滾’!她接到我的電/話,純屬意外,我喝高了,趴在吧台上睡著了,哪知道她會突然就把我的電/話給接了,等我發現之後手機就恰好沒電了……"

"我能信嗎?"

紫杉著眼眶覷著他.

"不信也得信!!這就是事實."

云墨有些急了.

"那我跟林易辰也真的什麼事都沒有!!如果不是因為欠著他覺得心里過意不去,我至于會陪他看這場電影嗎?哪怕作為普通朋友或者是同事,看一場電影其實也不為過!我就擔心他會誤會,所以看電影的時候有刻意與他保持距離,看完電影他約我去吃飯,我也沒敢再答應,他要送我回家,我都沒准!我該與其他男人保持什麼樣的距離,我自己有分寸.我瞞著你,不是為了欺騙你,更不是做了什麼虧心事,而是簡單的,不想你誤會,不想你生氣!!真的就這麼簡單而已……"

紫杉一口氣完,聲音的分貝被雨水帶走了些分,卻依舊很高亢.

末了,垂下頭來,咬了咬唇,"還有……"

她到這里,頓了頓,喉嚨有些澀然,"之前打電/話給你也不是為了查崗,就是想告訴你我剛剛的這番話,還想告訴你,我在你家外前進不去……"

"你一直在這里等我?Shi/t!!"

云墨低咒了一句.

當然,罵的不是她,而是自己!!

而後,拽著雨里的紫杉,就往別墅里沖.

兩個人像兩只狼狽的落湯雞一般,站在大廳的門口,互相對望著.

紫杉心里依舊澀澀的疼,她抿了抿唇道,"我把衣服弄乾淨,就回去了……"

她彎身,換鞋.

卻被云墨一把拉進了懷里去,"還在生氣."

"嗯."

紫杉倒也不隱瞞,直接點頭,眼眶通,喉嚨澀然,末了,推了推他,"你先放開我吧,濕答答的,粘著不舒服."

云墨不話,也不松手.

"云墨……"

紫杉又喊了一句.

"今晚哪兒也不許去."

"我要回公寓."

紫杉堅持.

"給我個理由……"

"你不是要放手讓我離開嗎?"

是的!紫杉心里還慪著口大氣,就是之前提到的,關于離婚的問題.

云墨一愣,而後笑了.

放開了紫杉,徑自邁步往里走,"杉兒,爺以前總是想,如果你這女人當真不識貨,愛的人是他林易辰,爺會怎麼辦?到底是放手讓你離開,還是厚著臉皮不管不顧的把你禁錮在自己身邊……"

云墨邊,邊去飲水機旁倒了杯熱茶,遞給紫杉,又拿了沙發上剛剛那條干毛巾過來,給她擦滿頭濕答答的長發,湊近她道,"每次在心里好要放手的,可結果,不出五分鍾就改變了主意,就跟剛剛一樣,明明過放你走的,可當你真跨出了這扇門,我心里就憋不住了……"

他歎了口氣,看著紫杉盡是無奈,拿著干毛巾搓了搓她的腦袋,"我剛剛只是放手,可你呢?'離婚’,兩個字居然就那麼輕輕松松的從嘴里出來了……"

云墨想,哪怕他們倆鬧得再凶,吵得再激烈,他也不敢把'離婚’兩個字出口來.

因為,害怕一了,她就點頭答應了,而後,兩個人便再也沒有回旋的余地了!

"我……"

紫杉眼眶通.

"我跟你保證,以後不會再隨意出入酒吧那種地方……"

"我不是怪你……好吧!"紫杉撇撇嘴,歎了口氣,"我也保證,以後再也不會跟其他男人一起看電影."

"我不要這個……"

云墨搖頭,"我只要你跟我保證以後遇到這種事別瞞著我就好!夫妻之間,坦誠至上……"

"好!"

紫杉破涕為笑,"對不起!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會出現類似的況了!"

紫杉的心里終于得到了釋然.

云墨二話沒,抱起她,就直接往樓上走,"一起洗澡……"

上篇:結局篇(22)——愛里,需要信任和坦誠!     下篇:結局篇(24)——纏綿,要麼是夫妻,要麼是,兄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