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結局篇(24)——纏綿,要麼是夫妻,要麼是,兄妹!!  
   
結局篇(24)——纏綿,要麼是夫妻,要麼是,兄妹!!

云墨二話沒,抱起她,就直接往樓上走,"一起洗澡……"

"不要——"

紫杉被他抱在懷里,大喊大叫.

但顯然,抗爭無效,云墨抱著她,站在花灑下,便開始耍流氓似地給紫杉解著身上浸濕的衣裳.

暖暖的熱流從花灑里漫下來,篩落在兩人冰涼的身體之上,登時舒服了不少.

紫杉揪住他不安分的大手,緊住自己的領口.

"你別亂來!"

她臉頰緋,不知是害羞成這般的,還是因為這氤氳的溫水.

云墨只知道,這樣子的她,格外誘/人.

是那種,可愛里,透著嬌羞的媚惑……

根本讓他把持不住!

云墨見她還有些抵觸,也就不急著把她法辦了.

水流里,大手捧住她動人的面龐,舉高,癡然的望著眼前那雙明媚的月牙兒雙眸,輕笑道,"爺怎麼就栽在你這種不點手里了呢?"

這個問題,云墨仿佛是到現在都還沒搞明白!

他饒有興致的咀嚼著,"爺自認自己風流倜儻,百花叢中過,片葉從不沾身,可沒想到,居然被你這個毛頭妞兒給收了!"

他著,大手壞壞的在她的腦袋上一個勁兒揉搓著.

紫杉抗議,"云墨,你別這麼討厭——"

云墨痞痞的壞笑著,終于停止了折騰,拍了拍她的臉蛋,扯出一抹得意的壞笑來.

紫杉粉拳落在他的胸口上,"收了個史豐富到異于常人的花心大少回來,你以為會是件省心的事兒嗎?"

云墨捉住她的手兒,掩了嘴角那抹笑意,取而代之的則是一本正經.

手臂攔著她的細腰,收緊了力道,讓她更加靠近自己些分,"在認識你之前,我連愛是什麼滋味都沒嘗到過,認識你知道,才知道原來愛比男女關系複雜多了,也艱澀多了……"

提起四年里的苦苦追尋,他似乎還心有余悸,卻飛快的揚起一抹邪魅的笑,"不過甜起來的時候,膩得簡直讓人沉淪……"

他著,痞邪的俊臉,已經不自禁的朝紫杉突起的雪峰湊了過來.

紫杉羞得去拍他的臉頰,"我看你根本就是腦子里想那種事兒,想得沉淪了!!云墨,你能不能別一見我就發/春啊……你真是沒救了!!"

這家伙……

好好話不行啊,一張臉非得往她胸上蹭!!

紫杉覺得自己當真得趕緊習慣他的無恥!

也對,他的無恥功夫根本不是這一天兩天了,四年里他也沒少占他便宜.

起初還好,比較含蓄,只會用眼睛強/殲她,到後來根本就是變本加厲,直接用手上,再然後嘴也湊上來,而如今……

無需多了!!

云墨貪戀的在她懷里蹭了蹭,低低一笑,手在她柔軟的腰肢上捏了捏,"杉兒,爺一見你……就燥得厲害!!"

他著,濕熱的吻,便如頭頂密集的水流般,狂狷的落在了紫杉白嫩的頸項間,鎖骨處……

飛快的用舌根咬開她胸口的紐扣,任憑著她如何口頭上抗議,他也全然聽不到.

"以後必須讓爺每天干一次!"

云墨抱住紫杉的雪峰,啞聲要求.

氣喘得有些過快.

"……"

紫杉一巴掌毫不客氣的拍在他的後腦勺上,惱羞成怒,"云墨,你到底娶我回來干嘛的?就為了發泄你這過剩的性/欲?"

該死!!

云墨一把將紫杉抵在牆壁上,纏著她的細腰,攫住她的下巴,重重的捏了捏,"你是不是得反省一下你自己?一舉一動,都在勾/引著爺……"

"我哪有!!"

紫杉嘟起嘴,抗議!

"還沒有?嘴兒翹這麼高,不就是等著爺親下去?"

云墨著,就在紫杉的嘴上重重的啄了一口.

"……"

紫杉簡直,無語到了極點!!

這也行?

"你真是一朵奇葩……"

紫杉瞪著他,好笑又好氣.

云墨趴在紫杉的肩頭上,低低的笑著,一雙手早就貪婪的去扯她身上濕答答的衣裳了.

"云墨……"

"云墨——你這禽/獸!!啊——"

"唔唔唔——你慢點,唔唔——"

柔弱且生嫩的紫杉,飛快的被云墨進攻,霸占.

"叫出來……"

云墨能感覺到她在故意壓抑著亢奮的叫聲.

他伸手,去抵開紫杉緊咬的嘴兒,聲音已然沙啞,"叫出來!!別忍著……房子里就我們倆,沒人可以聽到,叫給我聽,我喜歡,杉兒……"

伴隨著云墨的誘/哄,他一個生猛的挺入,惹得紫杉完全控制不住的尖叫出聲來……

"啊————"

尾音顫抖,尤其惹人憐惜.

連連的嬌喘,讓云墨變得越發亢奮而碩/大.

抱住她的細腰,要得越發深入,急切!!

————————————最新章節見《添香》————————————

去美國手術之前,在機場里候著機.

來送景孟弦和向南的人還真不少.

秦蘭,云墨,紫杉,向陽,一個不少的,都在.

云墨同景孟弦道別,握了握手,撞了撞胸口,"回來後,別把兄弟忘了."

景孟弦卻神秘道,"回來一起把婚禮辦了吧!"

云墨一喜,"認真的?"

景孟弦抬頭去看正站在一旁聊悄悄話的兩個女人,笑著點了點頭,"認真的,等我回來!"

"好!!"

云墨有些激動.

婚禮他早就想辦了,如果四個人真的能湊在一起辦的話,那豈不是好事成雙?到時候杉兒也定會樂開花的.

這個提議,確實不錯!

"你們倆聊什麼呢?這麼開心?"

向南拉著紫杉走了過來,問景孟弦.

景孟弦避開向南的問話,看一眼手腕上的表,"我們該登機了."

"再等等吧!"

向南扯了扯景孟弦的衣,又踮起腳尖往機場大門口看了看,轉而,又覷向自己的母親,這才如實交代道,"媽,我……叫了孟弦他爸過來,應該……沒關系吧?"

秦蘭臉色微微變了變,轉而尷尬的笑笑,搖搖頭,"能有什麼關系,老朋友見個面而已,沒關系,沒關系."

向南是了解自己母親的,通常急著否認的事,就一定是有事!

但向南以為,這些過往的事總墊在心里也不好,她倒希望他們倆能找個合適的機會把心里所有的疙瘩開.

該在一起的在一起,不能在一起的話,哪怕分開也要釋然,不是嗎?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一直吊在心里,成為永遠的遺憾.

更何況,這往後母親和景伯父也是遲早要成為親家的,總該是有要見面的機會吧!

果然,曹操,曹操就到.

王者風范般的景市長,被一干身穿黑色制服的保鏢們簇擁著,穩健的從機場外走了進來.

即使年已過五旬,卻依舊意氣奮發,氣質沉穩,內斂,教路過的人,無論男女,都忍不住頻頻回頭張望.

"景伯伯來了!"

向南喊了一聲,忍不住由心的感歎,"這長相,這氣質……會不會太好!!"

難怪她媽一直迷戀著不肯落下心來呢!

景孟弦敲了敲向南的腦門,"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景老師,你爸……也太帥了吧?!"

連一旁的紫杉都忍不住花癡般的感歎出聲.

向南扯了扯旁邊的母親,壓低聲音道,"媽,你沒介意吧?"

"當然沒有!"

秦蘭忙反駁.

臉色有稍許的慌亂.

"爺爺——"

景藍泉才一走近,陽陽便激動的一下子飛撲到了他腳邊,"陽陽還以為要好久才能見到你呢!"

家伙牽著爺爺的手,隨著他的腳步往前走著.

"怎麼會?爺爺以後會經常去看你的."

景藍泉寵愛的摸了摸自己孫子的腦袋,腳步定格在了眾人面前.

目光落在秦蘭身上,淡淡一笑,"好久不見……"

秦蘭也笑開,點點頭,"嗯,好久不見!"

唇間的笑意,有些牽強.

景藍泉從秦蘭身上收回目光,看向自己的兒子和未來兒媳婦,"剛剛有個重要會議稍微耽誤了些時間,所以來得有點晚."

"沒關系!景伯伯."

向南忙笑著搖頭,表示理解.

"其實本來不該打擾您的,不過我擔心他萬一連自己爸爸都忘了怎麼辦."

向南指了指身邊的景孟弦,半開玩笑似的著.

景藍泉放松的笑了笑,像兄弟似地,拍了拍自己兒子的肩膀,鼓勵他道,"上手術台的時候,別緊張!有向南陪著你,爸倒也放心了!"

景孟弦拍了拍父親握著自己肩膀的大手,"爸,你放心吧!你兒子這輩子就屬站上手術台的經曆最多,緊張不了!"

只是,這回稍微有點不同罷了!

曾經是站在台上的人,如今,變成了躺在床上的人罷了!

"兩個人在那邊好好照顧著對方!有什麼事,記得第一時間告訴我!"

景藍泉還有些擔心.

"嗯."

景孟弦點頭保證,末了,看一眼眾人,又看向自己的父親,"爸,我想跟你單獨聊聊."

景藍泉不解的看一眼兒子.

眾人皆心領神會,"要不我們去那邊坐會吧."

于是,一干人等在向南的帶領下,去了另一旁的VIP休息廳,這頭只剩下景孟弦和景藍泉倆父子了.

"爸,有件事,我其實不知當講不當講,但是,我不的話,擔心做完手術之後就真的忘了,可能我忘了這件事就沒有人會再跟你提起她了……"

其實,這件事到底要不要告訴自己的父親,景孟弦還是有些遲疑的.

該吧!畢竟,父親是最有權利知道事實真相的人!

景藍泉深沉的望著自己的兒子,"你."

兒子故意支開這麼多人,想必定是有非常重要的事要告訴自己.

一貫從容的他,此刻也變得有些緊張起來.

"秦姨……"

景孟弦抿了抿唇,"其實,秦姨跟你之間,一直還有個孩子!"

"什麼?"

景藍泉眼瞳一緊,眼底掠起一層激動的波痕,"孩子在哪?"

他回頭,透過人群去尋找秦蘭的身影,"男孩還是女孩?現在在哪里?應該也跟你們一般大了吧?"

景藍泉回過頭來,問自己的兒子,眼神里盡是期待.

緒早已不似他剛剛的那份平靜.

"爸,你先聽我把話完……"

景孟弦看著這樣的父親,忽而有些懷疑自己這件事的必要性了.

但話已出口,收也收不回了.

"爸,你和秦姨的孩子,她叫尹若水,是個女孩,但是……已故了!"

他的聲音,有些沙啞.

想到自己那還沒來及認親卻已經離世的妹妹,再想到她離世的原因,景孟弦心里滿滿都是內疚.

對秦姨的,對自己父親的,還有對向南的……

"已……已故?什麼意思??"

景藍泉臉色突變.

景孟弦吸了口氣,"爸,有時間你跟秦姨一起去看看她吧!兒子跟你這些並不是想讓你心里痛苦或者是內疚,我只是想告訴你,秦姨給你的愛,一點也不亞于你給她的,如果你們還有機會在一起的話,就好好把握住對方吧!秦姨心里那份失女的痛苦,或許也只有你能慰藉她……"

景孟弦要的,其實很簡單.

他只希望愛他的每一個人,都幸福快樂!

他一直明白著父親的愛,從就明白!就像自己對向南的愛,一樣……

"兒子……"

景藍泉顯然沒料到自己兒子會同他出這樣一番話來,卻最後,到底還是搖了搖頭,"你好好去美國治療吧,爸爸和你秦姨的事就不需要你們這些年輕人操心了!我們倆大半輩子也熬過來了,剩下的時間,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們倆過得幸福就好!"

"爸,你不願意跟秦姨一起的原因是什麼?是因為你怕耽誤了我和向南的婚姻嗎?"

他們兩對如果想要組建成一個家庭的話,就必須要有一對出來讓步.

也就是,他們之間,永遠都只有一對能成為法定上的夫妻!!

而向南和他之間,要麼是夫妻,要麼是,兄妹!!

法律上,永遠只認可一方,而另一層關系則歸納于,**!

"好了!"

景藍泉阻斷了兒子的話,"爸謝謝你願意把這些事告訴我!雖然心里有些難過,但就像你的,知道總歸比不知道好!至于我和你秦姨的事,我也非常感謝我兒子的理解!我以為你會偏向你媽那邊的,所以爸挺意外的!謝謝你,兒子!!"

景藍泉欣慰的拍了拍兒子厚實的肩膀.

"你和向南好好在一起,她是個好姑娘,你一定要好好珍惜她,珍惜你們之間的這段感!我和你秦姨的事,我們會自己解決的!我承認,你和向南的婚姻,確實是我考慮的一個范圍,而且,我相信你秦姨也會有這樣的顧慮!你們也別替我們倆操心了,做人父母都是如此,最重要的莫過于子孫幸福!知道了嗎?"

"爸……"

景孟弦有些感動.

"好了,登機時間到了,別耽誤了飛機,趕緊的,上飛機吧!去叫向南過來!到了記得一定給我打電/話."

"嗯,好!一定."

景孟弦點頭保證,"對了,爸,能幫兒子個忙嗎?"

"嗯?"

"幫我把秦姨和陽陽送回家去吧!"

景藍泉笑笑,拍了拍兒子的肩膀,"你不,爸也會這麼做的."

"謝謝."

父子倆的交談結束,一干人回來,不舍的送了兩個人上了飛機.

秦蘭領著陽陽隨著云墨和紫杉一起往外走.

"秦蘭!"

景藍泉叫住了她.

秦蘭一怔,背脊僵了一下,到底還是轉了身,不解的回頭看向景藍泉.

"景市長,有什麼事嗎?"

"我送你們."

他.

邁步,朝他們走了過去.

"不用了!"秦蘭忙拒絕,"我們可以自己打車回去的."

紫杉差點就主動要求送秦蘭和陽陽回去了,但被旁邊明事兒的云墨一眼看出了名堂來,忙拉住了自己的嬌妻賠笑道,"景伯伯,那秦姨就麻煩您了!我們先走了,再見……"

完,拽過紫杉就疾步出了機場去.

"孟弦和向南特意交代了,讓我送你們倆回去!走吧."

景藍泉知道秦蘭不會輕易答應他,所以只好把自己的兒子和兒媳婦搬了出來.

秦蘭卻以為景藍泉送自己不過只是出于女兒和女婿的請托,想了想身邊的陽陽,到底還是應了下來.

上飛機才一坐定,向南就忍不住同景孟弦八卦開了.

"你剛剛跟景伯伯聊了什麼啊?神神秘秘的."

向南就是特別好奇,兩個大男人,難不成還有別人聽不得的秘密?

景孟弦偏頭看好奇的她,伸手,寵溺的揉了揉她的腦袋,"若水,我告訴我爸,關于若水的事了……"

向南張嘴,驚愕的看著他.

水波流轉,閃過幾許淡淡的傷然.

末了,點點頭,認可道,"對,景伯伯有知道這件事的權利,其實我也一直希望景伯伯能去若水的墓前看看她的,知道了也好,也好……"

…………………………

向南閉了閉眼,忽而,又睜開了眼來,仰頭看著他的下巴,問他,"你覺得那張結婚證重要嗎?"

上篇:結局篇(23)——鴛鴦浴:一起洗個澡     下篇:結局篇(25)——手術成功後:看來我實在太饑渴了【必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