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結局篇(29)——景大總裁吃醋了!  
   
結局篇(29)——景大總裁吃醋了!

景孟弦憋足的欲/望,在臨近釋放的時候,卻得到了這麼一個噩耗……

整個人,簡直瀕臨崩潰

但,向南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不會??"

她起了身來,一看……

簡直暈眩

這種事兒,也未免太紗風景了些

"快快快,快起來"

向南去推身上的他

景孟弦自然不會再為難她,翻身坐起來,隨手拾起床頭櫃上的長毛巾將自己裸/露的下半身裹了起來

攤上這種事兒,也夠郁悶的

向南顧不上拿毛巾遮羞了,就在床頭櫃里一頓翻找起來

景孟弦見狀,有些看不下去了,"喂,你翻什麼呢?把我的的東西翻得亂七八糟的"

"我的衛生棉"

"你的衛生棉怎麼可能在我櫃子里?"

向南沒好氣的瞥了他一眼,"以前我也睡這間房,不行啊?"

景孟弦在床邊上坐了下來,環胸睥睨著向南,翹了翹嘴角,"負責給我暖床的嗎?"

"暖你個大頭鬼"

向南惱得伸手一巴掌就拍在他的額頭上

她現在還窩著一肚子的火沒泄呢

什麼時候來月經不好,這時候來

"你這個粗婦"

景孟弦額上挨了痛,也不甘示弱,憤憤的捏了捏向南的臉蛋

"你放手啦我找東西呢,都快要崩血了……"

"……"

景孟弦趕忙放了手,嫌棄道,"你可真惡心"

向南不予理會,翻遍了整個櫃子,都沒找到自己的衛生棉

"悲劇了……"

她一拍自己的額頭,"我才想起,我上次全部用完了,怎麼辦?"

她哭喪著臉覷著景孟弦,一臉無措而又焦躁

"算了算了,我先塞點衛生紙應應急希望能熬到便利店"

向南著,便風一般席卷進了里面的浴室去

忽而,就又見她風一般的卷了出來,依舊是……赤身裸/體的

景孟弦有種大腦沖血的感覺……

這女人,就是故意的?

故意惹饞了他,卻又讓他怎麼都吃不到,只能心里一陣發癢兒

該死

向南自然不知道景孟弦的那點心思,她早就急壞了,也沒心思再去顧及自己這樣是不是有點影響儀表儀容了

想想,孩子都跟他生了,再扭捏個什麼勁兒呢

她從衣櫥里隨手拿了條底/褲出來,又抽了一條睡裙,這才又重卷進了浴室去

直到門關上,那道堪稱尤物極品的胴/體徹底消失在了景孟弦的眼前,他才長長的舒了口氣

腫脹的下/體才稍微舒服了一些些

浴室里,傳來'嘩啦啦’的流水聲

景孟弦在外面換衣服

很快,衣冠楚楚的他,又恢複了穿著衣服時的沉穩及優雅

他敲了敲氤氳的玻璃浴室門

"喂——"

向南將水闔上,"嗯?干嘛?"

"你那東西……我去給你買……"

"什麼?"

向南幾乎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景孟弦哽了一下喉嚨,"你要什麼牌子的?"

向南趕忙扯了一條浴巾,把自己從胸口處裹下來,走到門前,打開一條門縫,將自己的腦袋從里面探了出來,"你真打算去給我買啊?"

如果換做是從前的話,向南倒不覺得有什麼稀奇的

可現在……

簡直讓她受寵若驚

"再問啰嗦就不去了"

"喂……"

向南怨念的瞪他

這家伙,態度還真有夠差的

"什麼牌子?"

向南恢複笑容,"你拿筆記一下"

景孟弦斂了斂眉,"麻煩"

但還是乖乖的去拿紙和筆去了

""

他懶懶的靠在門框上,問向南

"潔玲長夜用的,得要410mm長的那種……"

"410mm??"

景孟弦驚愕的看著她,又將視線往她的下腹處掃了掃,涼涼道,"你怎麼不干脆買紙尿褲算了?"

他雖然表示驚訝,但還是乖乖在紙上將她要的牌子和尺寸一一記了下來

"總之你按我的買就行了如果便利店沒有這種,你就盡可能的買最長的那種"

"哦……"

景孟弦又乖乖在便利紙上加了個'最長’二字

"白天的用七度空間的就行了,沒有長度要求"

景孟弦低頭,在便利紙上寫下'日用,七度空間’

功課做得很認真,向南表示非常滿意

"謝了"

景孟弦沒理會她,把筆擱長幾上,便出了門去

都這個點了,也只有二十四時不打烊的便利店有售了

向南沐浴完畢,也沒出去,就干脆坐在馬桶上等他

反正便利店也挺近的

很快,景孟弦折了回來,"東西"

他敲了敲浴室門

"哦"

向南連忙應了一聲,起身去開門,拿過他手里的黑色塑料袋,道謝,"辛苦啦我待會去替你熬解酒湯"

當作犒勞

"你先把自己的事搞定再"

很快,向南穿著睡袍從里面走了出來

洗完澡後,通體舒暢了些分

一見地毯上還散亂著自己從里到外的衣裳,臉蛋兒還是不自禁的羞了數分,趕忙彎身將衣服拾起,扔進了清洗桶里去

"我去幫你熬解酒湯"

向南著要出去

卻被景孟弦給拉住了,"不用了酒早就醒了,我也沒喝多少"

景孟弦用手指往後梳了梳自己的頭上的短發,似乎有了些倦意,"早點睡,明天還得上班"

完,他便兀自進了浴室去

"哦……"

向南點點頭

敲了敲他的浴室門,"那我先走了"

回應向南的是'嘩啦啦’的流水聲,再無其他

向南聳聳肩,出了他的臥室,往自己和陽陽的房間里去了

————————————最章節見《添香》——————————————

今日是親戚朋友的熱鬧聚餐

所謂聚餐,其實就是,一個比較高級的家庭燒烤

燒烤地點自然是在景孟弦別墅外的庭院里

而被邀請過來的朋友,其實也只有云墨和紫杉而已

家人當然就是景孟弦,向南和陽陽,還有秦蘭,景藍泉,以及陳媽

六米長的方形桌上,鋪著藍白格子的布巾,上面整整齊齊的擺放著各種醃制好的鮮肉,以及鮮蔬菜,和水果盤等等……

琳琅滿目的飲料和酒水,擱放在一旁

晶瑩剔透的高腳杯里,盛放著各類酒水,的,白的,色彩斑斕的,等等,應有盡有

向南和陳媽還在屋子里的切水果,往外搬

景孟弦跟隨其後,給她打下手

云墨和紫杉圍坐在桌前,逗著陽陽玩

秦蘭和景藍泉站在燒烤架前給大家烤著羊肉

整個庭院里,笑聲滿滿,好不熱鬧

向南把手里切好的水果,一一擱放在桌上,"這可都是昨兒從園子里摘下來的綠色鮮水果,多吃點"

向南正著,景孟弦便已從身後繞過她的腰肢,探了個手出來,捏過一顆草莓就送入了自己嘴里

"奶油草莓,味道不錯"

他點評

"我去拿點給秦姨嘗嘗……"

他著就端著水果盤要走

向南趕忙拉住,"你回來別過去……"

"干嘛?"

景孟弦不解的看著向南

云墨好笑的覷著他,"你連這都忘了?"

"我該記得什麼嗎?"

景孟弦看一眼向南,又看一眼燒烤架前自己的父親,以及秦蘭

末了,眸仁瞠大,"你們可別告訴我,他們倆在戀愛啊?"

"……"

向南氣得一巴掌直接拍在他的腦門上,"你這腦袋長著都沒用,不如削掉該記得的東西一點都沒記住"

景孟弦一把抓過向南囂張的手,將其背在她的身後,而後,霸道的把她抵在桌沿邊上,咬牙湊近她,"尹向南,我可沒少警告你,男人的腦袋是不允許隨便亂碰的"

"碰都碰了,你想怎樣??"

向南哪怕被他壓著,也不忘挺起胸膛來,毫不示弱與他對峙,"你敢打我?我媽看著呢我兒子也在呢,你敢動我一根毫毛,你看他們倆不跟你拼命"

有媽有兒就是好,至少被人欺負了,還有人給撐腰不是

"老爸,在談戀愛的,明明是你們倆?"

終于……

桌前的寶貝兒子了一句良心話

陽陽拿銀叉敲了敲桌面,不滿意道,"你們倆把我的水果壓住了要談戀愛進去談嘛,別打擾了陽陽吃東西"

云墨和紫杉趴在桌子上捧腹大笑

"……"

景孟弦立即放開了被他壓著的向南

伸手,捏了兒子的臉蛋一下,"吃貨"

所有人都被他們倆給逗笑了

向南也跟著在桌前坐了下來,"云墨,你覺不覺得給這家伙去做個腦部ct圖什麼的?你他怎麼什麼都記得,偏偏就不記得跟我相關的一切東西呢?"

景孟弦貼著向南坐下,湊近她耳邊,回她道,"這只能證明,原來你在我心里什麼都不是……"

向南氣憤的順手就將自己咬過一半的蘋果塞進了他的嘴里去,"景孟弦,你再不讓以前的他回來,我可就要收拾包袱走人了"

以前的孟弦嘴巴雖然也有很毒的時候,但至少不會故意這些難聽的話來刺激她?

景孟弦一張臉徹底因為向南的話而陰沉了下來,"那你的意思是,你喜歡的是從前的景孟弦,而不是現在的我了?"

"這不是廢話嗎?"

向南回答他的話,連腦子都不用過

景孟弦英俊的面龐,如暴雨將至,他冷冷的掀了掀嘴角,"尹向南,那你別做夢了我這輩子都不會讓自己想起你來不愛,就滾"

完,他起身,就徑自回了屋里去

留下向南怔怔的看著他的背影,半響緩不過神來

"這……什麼節奏?"

向南眨眨眼,看向對面的云墨和紫杉

紫杉眯了眯眼眸,"向南姐,我怎麼有一種……景老師在吃醋的感覺?"

"吃醋??"

向南和云墨都一臉疑惑的看著她

"吃誰的醋啊?"

問這句話的是,他們家的兒子陽陽

"吃他自己的醋不,准確來,是吃以前那個他的醋……"

"……"

向南徹底默了

這話什麼意思?

"你的意思是,失去記憶的老二也愛上了向南,但是向南喜歡的又是沒失去記憶之前的那個老二?可是,兩個人不都還是他自己嗎?"

云墨都被他們給繞糊塗了

"雖然都是他自己,可是景老師失去記憶了呀,他又不知道過去的自己是怎麼樣的,再了,景老師沒失去記憶之前多疼向南姐啊,哪像現在,故意欺負她,明明愛,還故意端著"

紫杉解釋給云墨和向南聽

向南聽完紫杉的解釋後,心里居然忍不住竊喜起來

她捏了顆草莓送入自己嘴里來,含糊道,"你們不認識八年前那個傲嬌的景孟弦,比現在可惡……"

"……"

向南得沒錯,現在的景孟弦還能對她這番態度,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

想想八年前,她追他的那會,那簡直是……眼高于頂啊

對于八年前的景孟弦而,跟她尹向南多一句話,那都是一種……羞恥

可向南這個傻頭傻腦的女人,就是對這個可惡的傲嬌難一頭栽了下去,就再也沒有清醒過了

陽陽的手兒也往草莓盆子里探了過來,總結道,"向南從來都是個自虐狂"

話才一落,手還沒捏到那顆草莓,就被向南一個巴掌輕輕拍落,下一秒,將盤子從兒子的手下抽了出來,"你們慢慢吃,我進去再弄點水果出來"

而後,端著那盆滿滿的草莓就進了屋去

陽陽非常不悅的撇嘴,"重色輕子"

………………………………

向南進屋的時候,景孟弦一個人面無表的坐在廳里

向南把手里的草莓向他伸了過去

而後,在他身旁坐了下來,"干嘛?一個人坐在這里生悶氣啊?"

著,捏起一顆草莓,遞到景孟弦的唇邊

景孟弦垂目看一眼自己唇邊鮮的草莓,遲疑了一下,還是張口,將那顆草莓含入了嘴里

清清甜甜的,還透著淡淡的奶香味,很美味……

向南也捏了一顆送入自己唇間來

目光透過窗戶,投射在燒烤架前,兩位拘謹的長輩身上

"我希望他們倆能結婚……"

向南喃喃著,眉心斂了斂,感歎道,"我覺得他們倆等這一天好像等了大半輩子了"

景孟弦偏頭看著她

一直盯著她看

"干嘛這麼看著我?"

向南也偏頭看向他

景孟弦胸口的起伏有些劇烈,"如果我沒有失憶呢?你還會這麼想嗎?"

"什麼意思?"

向南不解,眨眨眼

"我爸和你媽結婚以後,我們是什麼關系?兄妹?"

他的緒,莫名的變得有些激動起來

"如果我沒有失憶,你會毫不猶豫的考慮跟我結婚,是嗎?可現在我失憶了,你改變想法了?"

向南望著生氣的他,莫名想笑

顯然,他不記得他們之間好的約定了,不過,向南也沒打算馬上告訴他

她打算逗他玩玩

"噢……"

向南點點頭,毫不否認,塞了一顆草莓送入自己的嘴里,將草莓咬開,讓鮮的草莓汁融入齒間……

好香

"反正你不也不想跟我結婚嗎?這兩天我也想清楚了,既然你都不喜歡我,我覺得我也沒必要再糾纏著你不放了,何況,你失去記憶以後對我態度又那麼差,我好像也沒以前那麼喜歡你了再我們倆不結婚也好,成全了你爸和我媽,也算是一件善事兒了,你對?"

向南眨眨眼,一臉無辜而又和善的看著他

"就因為我失去了記憶,所以就沒有以前那麼喜歡我了?"

景孟弦一張俊臉陰沉到了極點,"尹向南,這就是你所謂的愛嗎?"

"不管是不是愛,反正你也不在意,你就別糾結那麼多了"

向南瀟灑的安撫著他,末了,還不忘感歎一句,"以後你就走的陽光道,我過我的獨木橋,啊……不對,以後我們還得住一起,等你爸和我媽結婚了,我們還算兄妹……不過,陽陽算什麼?叫你舅舅好,還是爸爸好?要不,還是叫舅舅,至少不影響你二婚,是?"

向南一個人嘮嘮叨叨的,根本沒管景孟弦那張由陰天急轉暴雨天,再驟變成冰雪天的俊臉

上篇:結局篇(28)——沙發上失控的入骨纏綿(船)     下篇:結局篇(30)——尹向南,做我女朋友吧!我們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