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結局篇(30)——尹向南,做我女朋友吧!我們試試!  
   
結局篇(30)——尹向南,做我女朋友吧!我們試試!

向南瀟灑的安撫著他,末了,還不忘感歎一句,"以後你就走的陽光道,我過我的獨木橋,啊……不對,以後我們還得住一起,等你爸和我媽結婚了,我們還算兄妹……不過,陽陽算什麼?叫你舅舅好,還是爸爸好?要不,還是叫舅舅,至少不影響你二婚,是?"

向南一個人嘮嘮叨叨的,根本沒管景孟弦那張由陰天急轉暴雨天,再驟變成冰雪天的俊臉

"尹向南,你再敢多一句……"

景孟弦咬牙切齒的,一臉猙獰的模樣,簡直是要將向南拆吃入腹

"多哪句?"

向南依舊不怕死的迎風而上

眉眼間還是那抹無辜的笑,"叫舅舅那句?還是我們倆算兄妹……唔唔"

向南的話,還沒來得及完,就景孟弦一個傾身湊過來,狠狠地吻住了她的唇

霸道的撬開她的貝齒,強勢的攻占著向南的檀口,吸取著屬于她的每一分味道……

草莓的清香,縈繞在兩人的唇齒之間,芬芳蔓延,旖旎著兩顆緩緩靠近的心

向南不知道被景孟弦吻了有多久,直到她的呼吸有些不順暢時,景孟弦才喘著粗氣從向南的唇瓣上將自己的雙唇挪了開來

"尹向南……"

他喊她的名字

重喘了口氣,眸色里染著薄薄的一層晴欲因子

灼灼的視線,望進向南的眼睛里,還有些懊惱,"你見過會接吻的兄妹嗎?"

向南眨眨眼,"咱倆不就是嗎?"

"……"

景孟弦覺得自己胸口堵著一口氣,化不開來

"咱倆不是"

景孟弦厲聲糾正她,"我們倆不是兄妹,而且,我也不可能認你這樣的女人做妹妹"

"喂我是什麼樣的女人?"

這話得……

"總之"

景孟弦指著她的鼻頭警告道,"我不能認一個能光著屁股在我眼前晃來晃去的女人做妹妹"

"……"

向南知道他的是自己來月經那晚的事兒……

可是,他也沒必要……這麼出來?

向南臉頰微,張口要去咬他的手指,卻被他敏銳的收了起來,"你屬狗的啊?"

"景孟弦,你你這人怎麼就這麼煩?我要做你老婆,你你瞧不上我,現在要做妹妹了,你又不樂意那你到底想要怎麼樣呢?"

景孟弦一巴掌拍在她的腦門上,"做我孩子的媽,你敢讓他叫我舅舅,你就死定了"

景孟弦還心有余悸的警告著向南,那一臉的認真,讓向南忍不住笑了起來

但她可沒打算就這麼輕易放過這個壞男人

"你真混蛋讓我做你孩子的媽,可你就是不想負責任,是?"

向南討伐著他,一邊著,一邊逼近他,壓在他身上,質問他

景孟弦干脆一伸手,攬住了向南的細腰,不讓她有分毫的動彈

另一只手抓住她的手臂,拿下來,"你話的時候,總喜歡對人指指點點嗎?"

"那你就不要逃避我的問題啊"

"你想讓我怎樣負責?"

景孟弦將她不安分的手背在身後去,問她

"我想要怎樣就能怎樣?"

向南眨眨眼,有些期待

"當然……不可能"

景孟弦毫不留的粉碎掉她的期待

"……"

向南其實早就猜到了,不是嗎?

"那你想怎麼給我負責?"

向南沒有回答,反問他

景孟弦挑了挑劍眉,"給你一筆錢?"

向南登時只覺一口氣沒提上來,恨不能一巴掌就抽在他那張狂妄的俊臉上,"誰他媽稀罕你那幾個臭錢景孟弦,你要什麼時候想起過去的一切了,你非得抽自己兩耳光不可你知不知道現在的你,簡直就跟八年前那副拽樣沒任何區別"

"是嗎?"

景孟弦不以為意的笑笑,"可八年前,你不還是把我愛慘了?"

嘖嘖見過這麼不要臉的男人嗎?

向南不打算同他繼續爭執下去,"你放開我我現在不想跟你多任何一句話讓開"

向南當真有些生氣了

景孟弦卻不僅沒讓,抱著向南的手也加沒有要松開的意思

"生氣了?"

手臂稍微一使力,就讓向南貼在他的胸口上近了些

向南掙紮,"既然打算用錢打發我走,就別對我動手動腳的"

"噢,你的意思是,不用錢就可以對你動手動腳?"

"……"

向南懊惱的瞪他,干脆放棄了掙紮,"你到底想怎樣?"

"真是一點玩笑都開不起……"

景孟弦捏了捏向南的下巴,"逗你玩的"

向南幾個粉拳砸在他的胸膛上,力道大得讓景孟弦連連咳嗽了幾聲,"你這女人……"

"你這家伙,不會笑話,就別這種破玩笑,一點也不好笑"

向南不快的撅著嘴,粉拳還在他身上肆虐著

景孟弦將她不安分的手捉住,禁錮住,"關于對你和孩子負責的事,我們倆好好討論討論,用嘴"

最後,他補了兩個字

向南這才覺得自己好像真的變得有些粗魯了

當然,這不能怪她,只能怪這家伙每次都要逗到她抓狂為止

"好……"

向南態度軟了下來,將身子坐直,"你,我聽著"

"給我點時間"



向南不解的看著他

"給我點時間接受你的存在"

景孟弦補充

見向南眸色一暗,他忙又道,"我希望你能理解,我是一個失憶患者,你在我生命中的存在,就等于一個人陌生人一般,你突然……讓我娶你,就算我不討厭你,但這到底是婚姻,我是不是應當有適應的權利呢?"

雖然景孟弦的話很有難聽,但向南卻又不得不承認,他的話……

其實都是事實

自己對于他而,也確實等同于陌生人

無緣無故的要娶一個陌生人做老婆,確實不過去

他要適應的時間,也無可厚非

"那你想怎麼適應呢?"

向南問他

咬了一口草莓,想用草莓的清甜來掩蓋心里那抹淡淡的酸楚

景孟弦似乎遲疑了一下

半響,才道,"做我女朋友"

"什麼?"

向南幾乎以為是自己錯聽了

她眨眨眼,不敢置信的瞪著景孟弦看,"你剛剛什麼?"

"我,做我女朋友"

景孟弦居然耐著心思又重複了一句

然,向南還來不及欣喜,就聽得景孟弦又補充道,"我只是先讓我們試試如果做戀人我能接受,且還相處愉悅的話,或許……我們之間就可以做夫妻,你覺得呢?"

所以……

他到底,並非因為愛她才讓她做他女朋友的,而只是因為……試試?

試試他們之間到底合適不合適?

"如果不合適,我們就分手,對?"

向南問他,聲音不覺透著些許的黯然

景孟弦嘴角輕揚,"怎麼?對自己沒信心了?"

"沒有啊"

向南彎起眉眼一笑,伸手拍了拍他英俊的面龐,故意調/戲他道,"比以前好追多了"

景孟弦眯緊了眸子,輕抿的薄唇不自覺微微上揚,抓過她的手,放在自己掌心里,故意皺著眉,不滿的看著她,"你以前也這麼不矜持?"

向南塞了一顆草莓進他嘴里,"得了便宜還賣乖"

她著起了身來,"走了,外面還一堆客人呢坐在里面像什麼話"

"外面都是一對一對的,咱們出去好像還挺煞風景的……"

"你得了你兒子那麼個大燈泡在外面呢最煞風景的要屬他了"

果不其然,向陽那個吃貨一會在云墨和紫杉中間竄一竄,一會又溜到自己爺爺和姥姥身邊吵著要吃烤肉

"我覺得我得跟云墨商量商量,得讓他跟紫杉趕緊造個媳婦兒出來"

景孟弦一本正經的著,捏起向南盤子里的草莓,而後,大步往庭院邁了過去

向南囧

媳婦兒?他這當老爸的會不會替兒子操心太早了些?

向南看著他出去的背影,忍不住彎著眉眼兒笑了

男女朋友?

好像……還不錯

確實,比八年前的景孟弦好追多了

向南嘴角彎得厲害了,一咬口里的草莓,仿佛比剛剛甜了些分

…………………………………………

而這邊,正張羅著烤肉的秦蘭和景藍泉也在商量著兩個孩子的事

"我看過段時間,就讓他們這倆孩子把正事兒給辦了"

景藍泉提議

"合適嗎?孟弦好像已經忘了我們家向南,逼著他好像也不太好"

秦蘭有些擔憂

景藍泉卻只是笑笑,"我自己的兒子我最了解他嘴上不喜歡向南,但其實心里還是喜歡得打緊,我看他看向南的眼神就知道了"

景藍泉回頭去看自己的兒子和兒媳

正巧見到景孟弦捉弄向南,拿著草地上扯得一根草當蟲子騙向南,在她的耳朵上騷來騷去,嚇得向南又叫又跳,最後兩個人鬧做一團,好不溫

"他這人從來都是一本正經的,要不是因為喜歡向南,哪有這心思都人家姑娘玩啊"

秦蘭也跟著眯著眼笑了,"只要他們倆幸福了,咱們也就沒什麼盼的了"

景藍泉回頭看她

從她手里將那串烤肉接了過來,塗上油和辣椒,忽而沒頭沒腦的了一句,"今年年底我就退休了"

"啊?"

秦蘭愣了一下,沒聽明白他話里的意思,笑笑,"挺好,忙了大半輩子,也算功成身退了,終于可以好好休息了"

"是嗎?"

景藍泉搖搖頭,掀了掀唇角,笑容卻顯得有些落寞,"退休後,可就真的剩下自己一個人了……"

"怎麼會呢?"

聽聞他這些話,秦蘭有些許的心疼,"退休以後你也可以過來與他們一起住啊,大家住在一起,到底要熱鬧些,何況孩子們也巴不得呢"

"那你呢?"

景藍泉立馬問了一句

"我啊……"

秦蘭笑笑,"我大概……回市,正好我可以回去陪陪她"

她,指的是,若水

已過的若水

景藍泉深沉的眼眸暗了下來

視線落在秦蘭的臉上,遲疑了一下,才問道,"那些好好活著,而又孤單的人呢?能讓他同你一起去陪陪她嗎?"

秦蘭握著燒烤棍的手,驀地一僵

心跳,有一秒的停止

半響,抬起頭看他

而景藍泉的視線,也正盯著她看

見她抬頭,也根本沒有要挪開視線去的意思

"藍泉……"

秦蘭張了張嘴

"我是認真的"

景藍泉肯定的點頭,停頓了一下,繼續道,"這麼多年,我們倆經曆的傷痛和分別,夠多了,其實我也從沒想過,有一天我們還可以靠得這麼近,沒有任何距離的陪著孩子們烤燒烤……這樣的畫面,從我結婚以後,就再也不敢奢望,可是,老天還是在眷顧著我們的"

景藍泉著,伸手握住了秦蘭的手

秦蘭慌了一下,"藍泉,別……孩子們都看著呢"

"看著又怎樣?"

景藍泉的聲音有些沙啞

盯著秦蘭的眼神,深沉而炙熱

"我……我需要時間,好好想想……"

秦蘭面對這忽如其來的感,還有些手足無措

"我給你時間幾十年我們都相互熬過來了,不差這短短幾天的日子了"

景藍泉也不逼著她

"藍泉,我……"

秦蘭忽而伸手握住了景藍泉的手,再抬起頭來時,眼眶里已經染上一層薄薄的霧氣,"我不是需要時間考慮,我只是覺得……這一切就好像在夢里一般我們之間……怎麼可能……怎麼還能夠在一起呢?"

從時候七歲的她一不心扯下了他的褲頭,看見了他光光的屁股,帶如今……

五十個年頭都熬過來了,卻終于要熬到她一直奢望的終點了,忽而這一切就顯得那麼不真實了

她多害怕,害怕他們曾經夢里的那一切都變了……

她害怕那些他們奢望的幸福,都其實只是對方心里的一種渴望和夢境罷了

現實,或許根本沒有他們奢想的那麼美好……

景藍泉反手抓住了她的手,"阿蘭,給我們彼此一個陪伴對方的機會"

他的緒,有些激動

"讓我和你一起去陪若水她也是我的女兒,對不對?"

秦蘭正想答話,卻不想,向南也不知從哪兒忽然冒出了個頭來,"媽,你們在聊什麼呢?手抓這麼緊,不烤肉呢"

秦蘭一聽自己女兒的聲音,急忙就松開了景藍泉的手

她尷尬得一張臉都了,被女兒都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手兒輕輕在她的腦袋上拍了拍,"看什麼呢來來,趕緊把這串肉拿過去"

向南賊賊的笑,又看一眼旁邊的景藍泉,"景伯伯,咱以後能改口叫你爸嗎?"

"喂……"

秦蘭拍了拍自己女兒的腦袋

"當然可以"景藍泉笑起來,"你本來也該順著孟弦改口叫我爸了"

"才不呢我順著我媽叫您爸"

向南笑著,用身體輕輕撞了撞自己的老媽,嬌身喚了一句,"爸"

"誒"

景藍泉對這聲爸甜得都快要漫進心里去了

秦蘭一張臉都已經得像番茄了,拍打著女兒的胳膊,"你這孩子"

向南攬過自己的母親,沖景藍泉笑道,"爸,明天你就帶著我媽去民政局把結婚證給領了"

"什麼?"

秦蘭一驚,面上一燥,"你的這是什麼話呢"

景藍泉這回也站在了秦蘭這邊,"向南,爸媽都知道你怎麼想的,你們的好意,咱們做父母的心領了,不過你們還年輕,不像爸和媽,熬了這麼多年了,對我們而,這張結婚證已經只是廢紙了如果結婚證就能證明一段婚姻的幸福的話,我和你母親都不會在上一段婚姻里掙紮到喘不過氣來的所以,那張法律書,對我們一點用都沒有,我們要的……就是陪伴我在她身邊,她在我身邊,這,比任何證書都來得重要對嗎?"

景藍泉的話,就像給向南上了一趟最重要的人生課

這段話,得有多好啊?

人與人之間,到底追求的是法律上的束縛,還是心與心的陪伴呢?

就像如今的她和景孟弦……

就算他失憶了又怎樣呢?結局是,他還在他依然堅守在自己的身邊,不是嗎?

在她被人為難的時候,他依舊還會像從前那樣第一時間沖出來,不顧一切的救她

在她生病不舒服的時候,他還是一如從前那般,會替她准備好一切……

他還是從前的那個他啊只是,忘記了他們之間過往的那些回憶罷了

可是,那又有什麼重要的呢?回憶,他們還可以繼續創造的,不是嗎?

親愛的們,雙節快樂有月票的親們不要忘記給鏡子投票哦】

上篇:結局篇(29)——景大總裁吃醋了!     下篇:結局篇(31)——旖旎之夜:我們結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