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結局篇(31)——旖旎之夜:我們結婚吧!!  
   
結局篇(31)——旖旎之夜:我們結婚吧!!

他還是從前的那個他啊!只是,忘記了他們之間過往的那些回憶罷了!

可是,那又有什麼重要的呢?回憶,他們還可以繼續創造的,不是嗎?

向南仿佛一下子,茅塞頓開.

愛人與愛人之間,最重要的,真的不就是陪伴嗎?

秦蘭握緊女兒的手,心里一片動容,"我和你景伯伯的事,你們這些年輕人就別操心了!該去領結婚證的人,是你們,知道嗎?"

向南回頭看了一眼正在桌前同兒子搶草莓的壞男人,彎眉笑起來,"我們也不急,等他適應了再."

"適應?"

秦蘭不明所以.

"我答應給他適應的時間!"向南笑起來,"爸,媽,我們倆的事,你們倆也別操心了!放心,八年前我就搞定了他,八年後,照樣拿下來!"

更何況,現在好像已經有丁點苗頭了!!

秦蘭和景藍泉相視而笑.

…………………………………………

夜里,云墨和紫杉已經回去了.

景藍泉要走,卻被向南給挽留住了.

"爸,你好不容易來一趟,就別走了!今晚干脆就住這吧,明天讓司機直接到我們這來接您不就成了?"

向南熱的留著景藍泉.

張口閉口一個一個'爸’字,叫得可熱心了.

當然,這稱呼沒少被景孟弦奚落,後來他大概是覺得自己吃虧了,老爸給人搶了去,所以也干脆改了口叫秦蘭'媽’.

一聲媽一口爸的改過來,還儼然像一對新婚夫妻了.

當然,他們自己不覺得而已!

"就是!爸,你就住下來吧!"

景孟弦也同向南站在統一戰線上,挽留著自己的父親.

景藍泉將視線落向對面一直閉唇不語的秦蘭身上,似乎在期待著她開口些什麼.

向南連忙拿手肘撞了撞自己的母親,提醒她道,"媽,你趕緊點話,讓爸留下來唄……"

向南一口一個'爸’叫得秦蘭有些害羞了.

"媽……"

見秦蘭還矜持著,向南都有些急了.

也怪不得秦蘭這麼扭捏,畢竟她年紀大了,再像當年他們那會感也沒到如今這幫年輕人這麼開放的程度.

秦蘭一直沒話,景藍泉有些失望,不過他沒表示什麼,只道,"我看我還是改天再過來吧!"

"爸……"

向南急了.

"看孩子們這麼殷勤,你就留下來吧!"

秦蘭終于話了.

語調柔柔的,還有些羞赧.

景藍泉彎了彎嘴角,"好啊!"

向南忍不住笑起來,打趣道,"爸,敢咱們倆十句都頂不過我媽的一句話呀……"

"你這丫頭,少貧幾句嘴!"

秦蘭笑著敲了敲女兒的腦門.

一家人都忍不住笑咧了嘴.

幸福到底是什麼?

親人在身邊,愛人在眼前,還有什麼是來得比這更幸福的?

這頭是熱鬧而又幸福安甯的,而另一邊……

溫純煙圍坐在牌桌上,與另外三名富太太們一邊聊天,一邊搓著麻將,消磨著無聊的時光.

"哎呀!林太太你這戒指可真好看啊?哪兒買的呀?"

"呵!不是我買的,是我媳婦兒送的!漂亮吧?我也覺得特好看,我媳婦兒眼光那可好得不得了!"

林太太一邊摸牌,一邊炫耀著自己手上那枚精致的鑽戒.

"咦!我記得你從前跟咱過,你媳婦不是鄉下出身的女人嗎?怎麼?這回換了?!"

溫純煙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沒換!媳婦兒怎麼能換就換的!你可別看人家鄉下出身的孩子,比起現在這些千金姐可要能干得多!最近我媳婦又給我們家添了個孫子,哎呦,一家里簡直熱鬧得像菜市場,煩得喲……"

林太太嘴上雖著煩,但早就已經笑得合不攏嘴了,"哎呀,玩了這局咱就不玩了,回去晚了,我那兒子可得嘮叨了,又該我不注意身體了!而且啊,我那孫子每天晚上都得讓我陪著他睡,不然,鬧得可凶了……"

"可不是,咱們可就不如純煙的命兒好了!你看她,玩到什麼時候都沒有人管,現在這才十點不到呢,我手機都快要被我老公打爆了,嘖嘖!平時工作那麼忙,怎的一到晚上就清閑了呢!"

另一個富太太也開始接茬了.

"你這老公證明是真疼你!工作再忙都要把家庭時間留給你,多幸福呀!!趕緊的,別讓你老公等急了,咱們摸了這局就不玩了!"

"呵呵……"

牌桌上,三個女人聊著自己熱鬧的家庭,笑得合不攏嘴.

她們聊兒子,兒媳,孫子,還有老公……

只有她溫純煙,一直冷臉沉默著.

因為她根本融不進她們的話題.

她有家……

可是,她的家里……除了她一個人,便只剩下一天到晚跟她不上幾句話的傭人.

再無其他!!

家人?

家人是什麼?

她從前有兒子的,可是兒子呢?兒子被她染上了毒癮……

她也有孫子的,可是孫子呢?孫子曾經被她一次一次的想要親手殺死.

她曾經也有丈夫的,可是丈夫呢?

丈夫從來都不願意與她多一句話.

甚至于,一輩子活下來,他們倆的對話,還在百句以內.

如今想來,一股寒意直逼溫純煙,讓她一瞬間從頭寒到了腳……

望著富太太們那一張張幸福的笑臉,她突然有一種前所未有的孤獨感來襲……

牌局很快就散了,所有的太太們都急著趕回家去,只有她,像是根本不被這個世界上的人惦記一般,手機一天到晚就從來沒有響起過.

從前她還有公司,還有工作能忙,閑著的時候還能用自己的權勢和錢財壓壓她兒子和丈夫的氣焰,可如今呢?

如今她什麼都不剩了!!

公司沒了,丈夫走了,兒子也不要她了……

唯一伴著她的,就是銀行卡上每個月多出來用之不竭的零用錢!

不用去看也知道,那錢是她兒子安排人彙的,可是……

直到這個時候,溫純煙才知道,她要的,真的不是這些虛無縹緲的錢!!

那一個又一個的數字'0’,根本買不到她想要的……溫暖!!

所以,她真的已經不稀罕了,不稀罕——

想著想著,眼淚不自禁的從眼眶中滾落了出來.

她胡亂的翻出手機,撥通了那一組最熟悉的電/話號碼.

她丈夫的!

……………………………………………………………………………………

"叮呤叮呤呤……"

簡單的手機鈴音,在臥室里突兀的響起.

景藍泉在浴室里沐浴,秦蘭恰好進來給他送浴巾.

聽到手機鈴聲響起,秦蘭提醒他,"藍泉,你的手機響了."

"誰啊?"

景藍泉在里面沐浴,只問秦蘭.

秦蘭拿起來看一眼,"是個陌生來電."

"那你幫我接吧!"

"啊?"

秦蘭有些尷尬,"會不會不太方便啊?"

"你接吧!我現在手上全是泡沫,也不太方便!如果那邊有重要事的話,你告訴他我待會回電/話過去."

"那好吧!"

秦蘭點點頭,遲疑了一下,還是將景藍泉的電/話給接通了.

"喂,你好……"

滑開接聽鍵,秦蘭率先出聲.

那頭,溫純煙一震.

顯然沒料到接電/話的竟然會是個女人!

"你是誰??"

她的聲音,頓時變得尖刻幾分,轉而又重複的質問了一句,"你是誰——"

秦蘭被電/話里那跋扈的質問聲嚇了一跳,下一瞬,了然回神.

面色微微一白,咬了咬唇,沒有再話,連忙走到浴室門邊,敲了敲門.

手機里,溫純煙的聲音還在響著.

"是不是你?秦蘭————"

"是你,對不對??秦蘭,你這個踐人,你怎麼會跟我老公在一起??秦蘭——你話!!你以為裝死就可以了嗎?"

電/話里,溫純煙還在歇斯底里的罵著.

秦蘭不想同她對罵,她不想讓自己變成像溫純煙那樣的女人.

她敲浴室的門有些急了.

景藍泉在浴室里問她,"怎麼了?"

秦蘭沒有回應,只是繼續敲門.

景藍泉似乎猜出了些端倪來,連忙關了花灑,隨手扯了一條浴巾,將自己的下半身裹緊,而後,開了浴室門來.

秦蘭見一眼裸著上半身的景藍泉,登時有些不好意思起來,臉頰微微一燙,忙別開了眼去.

將手機遞給他,就要走.

卻被景藍泉一手給拉住了手腕.

他沒讓她走.

"誰的電,話?"

他問她.

"藍泉,是我!!純煙……"

景藍泉聽到了溫純煙的聲音,面色一變.

秦蘭笑笑,沒什麼,似乎也沒有在意似的,但景藍泉還是捕捉到了她眼里一絲絲的,淺淺的不愉快.

可以理解為,吃醋!

也是,電/話里的女人,可是他的前妻……

"藍泉,你是不是跟秦蘭在一起??你們倆為什麼會在一起??藍泉,你話——"

聽著溫純煙跋扈的問話聲,秦蘭聳聳肩,表示無奈,示意他放手聽電/話.

景藍泉沒放手,甚至干脆稍微一用力,就將秦蘭扯了過來,反身將她收進了自己的懷里.

"喂……"

秦蘭臉色漫過一抹年輕時才有的嬌.

也不敢大聲話,只是用輕輕的聲音同他抗議.

他身上還粘著水,一瞬間就將她的後背給浸濕了.

卻不得不承認……

這個男人,明明都已經是年過五十的人,身材卻意外的保持得如此好……

仿佛跟她記憶里三十來歲的時候差不了多少.

身子倚在他精壯的身軀之上,秦蘭能明顯的聽到自己心髒飛速跳動了聲音……

似乎一下子,又讓她回到了那個炙熱的夏天……

那個年輕時的她!!

景藍泉拿起手機,"溫純煙,我現在是跟秦蘭在一起!我們倆不僅在一起,而且,我們還打算結婚了!!我請你以後不要再給我打電/話,我再也不想聽到你的聲音!!"

秦蘭聽到景藍泉那句'我們還打算結婚了’的話,怔了好一會兒.

"景藍泉——"

就在景藍泉急著要掛斷電/話的時候,就聽得溫純煙在那頭不甘心的大喊,"你敢跟她結婚試試??你要敢跟她結婚,我就死在你們面前!!!"

景藍泉冷笑,"你的死活跟我們沒有半毛錢關系,你自便!!"

完,毫不猶豫的就將電/話給掛了,直接關機.

隨手將手機扔掉,下一瞬,兩只猿臂同時一把摟緊身前的秦蘭,就聽得他啞聲道,"我們結婚吧!"

秦蘭只覺一顆心髒陡然漏跳了一拍……

"藍泉……"

"我們結婚!"

他又重複一句,抱著她的手,更緊了些分.

頭,埋進她的頸項間,忽而就覺兩個人都年輕了不少,而他的緒還有些激動,"阿蘭,讓我們相互陪伴度過最後的半個余生吧!我想讓你陪在我身邊,每時每刻!!我們之間分開的時間,還不夠長嗎?"

"夠長了……"

秦蘭的眼眶,有些浸濕.

他們之間,等這一天,真的等了好久好久……

那些年,她因為愛他,甯願背負著三的罵名,守在他的身邊.

哪怕就只是婦,哪怕就只是人人唾棄的三,哪怕就只是短暫的幸福,她都覺得那樣就夠了!

就那樣短暫的幸福,卻已經足以支撐起她整個人生……

如今這一天,他們居然還是真的被等來了!!

秦蘭忍不住有些喜極而泣.

手覆上他的手臂,轉過身來,看他.

視線落在他的胸口上,她忙抬起頭來,看著他的下巴,"溫純煙……你覺得她會輕易放過我們嗎?"

"這種時候,我們不提她."

更何況,她已經奈何不了他們了!

"可是,她剛剛她要死在我們面前……如果真的……"

"呵!"

景藍泉涼涼一笑,扯了扯削薄的唇角,"溫純煙這輩子最愛的人就是她自己,你覺得她會為了我尋死?何況,我的態度也已經在電/話里表明得很清楚了,她死與不死,真的跟我一丁點關系都沒有."

景藍泉的話語,很是決絕.

曾經,所有的人都以為孟弦的決絕來自于她的母親,其實……他不過只是父母親的結合體.

有人必有絕處!

"我們結婚……難道還辦婚禮啊?"

秦蘭有些羞赧.

活了大半輩子,人生大起大落了這麼多年,什麼樣的風風雨雨都經曆過了,卻從來沒想到,在年過五十的時候,還有如此激燃燒的歲月.

"當然!"

景藍泉歎了口氣,手繞過她的身後,撫了撫她清瘦的後背,"這一輩子,我最大的夢想,就是給我的臭溝妹辦一場像樣的婚禮……"

"你還叫我臭溝妹!"

秦蘭不滿的錘了錘景藍泉結實的肩膀.

景藍泉低聲笑起來,"我還打算叫一輩子……"

秦蘭不好意思的推了推身前的他,"好了,你趕緊去洗澡,我得出去了,呆久了,免得他們倆孩子多想."

"想什麼?"

景藍泉明知故問.

秦蘭面色一下子得更厲害了,嬌嗔的拍了拍他的手臂,掙開他的禁錮,羞惱的往外走.

手覆上門把,轉了轉,卻發現……

門打不開?

什麼況??

她又試了試,依舊一動不動.

她回頭,不解的看著景藍泉.

景藍泉不明所以的走了過來,"怎麼了?"

"門打不開."

"是不是你反鎖了?"

景藍泉試了試,果然,扯不動.

眉峰一提,下結論,"門被外面的人拿鑰匙給反鎖了."

"什麼?"

秦蘭雙眼瞪大,不敢相信,好笑又好氣道,"你的意思是,咱們倆被他們給鎖住了,出不去了?"

景藍泉好笑的攤攤手,"事實好像就是如此."

事實其實根本就不是如此……

事實是,剛剛秦蘭開門的時候,門其實根本還沒有被反鎖,打不開的原因是因為門板下面壓著陽陽的一塊積木板,把門給卡住了.

而再次去開門的景藍泉是一眼就瞄出了苗頭來.

但他不.

甚至于反手就將門鎖的鎖把擰了起來,再而後,將門下的那塊積木不著痕跡的塞進門縫里,更緊更深一些.

如此這般,力氣的秦蘭,自然更加拉不開這張門了.

他回頭,一臉無辜,栽贓嫁禍道,"這倆鬼,還真夠調皮的!"

秦蘭面露尷尬,"一定是向南的鬼主意,我打電/話給她,讓她過來幫我們開門."

她著就去沙發上拿景藍泉的手機.

景藍泉一見況不對勁,忙一步走上去,將手機從秦蘭手上奪了過來.

"干嘛?"

秦蘭不解的看著他.

"別開機."

"怎麼了?"

"你忘了溫純煙?"

"我只是想打個電/話……"

"我敢打賭,她現在正不停地撥我的手機,打開手機就會響個不停,她根本不會給你任何喘氣的機會,你根本找不到打電,話出去的空隙."

"這麼誇張……"

秦蘭有些唏噓.

不過想想,這樣的事,她溫純煙一定能做得出來.

"那好吧,我自己叫門吧!"

秦蘭著,轉身就要去拍門板.

"別叫了."

景藍泉連忙制止,"你叫也沒用,這些門牆都帶隔音的,你把喉嚨叫嘶了人家也聽不到."

秦蘭垮下肩膀來,"那怎麼辦?我總不能今晚不睡覺了吧?"

景藍泉皺起眉來,"在這就不能睡了?"

"啊……"

秦蘭一怔,面色緋,"這……"

好像,有些別扭吧?

景藍泉的面容上也露出幾許尷尬來,咳了聲嗽,強裝鎮定,"你要介意的話,你睡床,我睡沙發,就這麼定了!"

"那沙發能睡嗎?睡在上面一定不太舒服吧?"

秦蘭自然是不希望景藍泉睡沙發的,到底他已經不是年輕人了,歲數上來了,歲沙發上萬一折了腰和頸什麼的,就不太好恢複了.

"那你讓我跟你一起睡床?"

"……"

秦蘭猶豫了一下,最後,到底還是點了點頭,"睡床吧,我們年紀都這麼大了,好像那些東西也不是我們該在意的了……"

"……"

這話一出,換來景藍泉默了.

那些東西?指的是……哪個?

…………………………

向南在二樓的長廊里,走來走去,怎麼都沒辦法入睡.

陽陽早就已經進入睡眠了,而她一顆腦子還在稀里糊塗的轉著.

時不時的腦袋會往一樓探一探,看一眼景藍泉的房間,那張緊密的門.

這都十一點了,她老媽進去送浴巾,都已經一個多時了,怎的還沒出來呢?

這可真是急死人了!!

景孟弦剛沐浴完畢,穿著一席白色的長浴袍,手里拿著塊干毛巾,正從自己的臥室里走出來,預備下樓倒杯水喝的,然才一走到樓道里,就見向南像個無頭蒼蠅似得,不停地在長廊上來來回回的走著.

他終于有些看不過去了.

"深更半夜的不睡覺,你在這里游魂呢!"

向南一見景孟弦就連忙疾步朝他沖了過去.

"你干什麼?疑神疑鬼的?"

見向南神不對,他又問.

向南湊在他身邊,壓低聲音道,"我媽啊,剛剛進了你爸的房間,一呆就是一個多時,到現在還沒出來呢!!要不……你給你爸打個電/話,問問況?"

"尹向南,你是不是瘋了?"

景孟弦沒好氣的一巴掌拍在她的腦門上,"你管人家幾點進去幾點出來,在里面做些什麼!這可是人家倆口的事,你有資格管?你不是人家幾十年沒聚過了嗎?這會好不容易聚到一起了,多幾句私密的話怎麼了?就這樣了,你還好意思慫恿我去打電/話破壞人家的氣氛?"

向南一顆腦袋被景孟弦點得一直不停地往後仰.

腦門都被戳了,才抓到景孟弦那只不安分的手.

"喂,你真覺得他們倆只是……單純的聊聊天?"

"……"

景孟弦差點被向南的話給嗆到.

他用一種惡心的眼神睨著她,反問道,"不然呢?也不想想你媽跟我爸多大年紀了……"

"可是……"

向南咬咬下唇,壓低聲音湊近景孟弦,還有些不好意思道,"你看爸那年輕的體態,像是只能話聊聊天的樣子嗎?你沒看新聞啊?前些日子,一六十五歲的老漢,都讓她老婆生了個娃,這要是……"

"……"

被向南這麼一,景孟弦倒也覺得自己的老爸……

好像當真屬于老當益壯型的.

要真想發生點那麼些事兒,也不是不可能啊!

但是……

景孟弦睨一眼向南,"尹向南,你管太多了!就算他們倆真的發生點什麼事兒,你又能怎樣?你操心得會不會太寬了?"

"我能不操心嗎?"

向南都急得只差沒跺腳了,"如果你爸讓我媽懷孕了怎麼辦?那房間里可沒安全套!!"

"……"

"哈哈哈哈哈……"

景孟弦被向南的奇葩思維逗得捧腹大笑,差點直接笑趴在地上.

他扯了扯向南的頭發,笑道,"喂,你媽要真懷孕了,生個孩子下來,該叫我們什麼?哥哥姐姐?噗……你這女人……哈哈哈哈……"

"你別笑了,我跟你認真的!!"

向南捂住他的嘴,"你聲點,萬一被他們聽到了怎麼辦?"

結果,景孟弦笑得更猖獗了,去抓她的手,"哈哈哈哈……聽不到,隔音效果挺強的!!"

"我告訴你啊,我不會讓我媽再生孩子的!她年紀都這麼大了,再生可真就危險了!不行不行,趕明兒我得去買些安全套回來擱他們那抽屜里.爸不對那東西過敏吧?"

向南偏頭反問身邊的景孟弦.

"……"

景孟弦看著向南那一本正經的模樣,徹底,默了.

"行了行了,你別在這竄來竄去了,我看著都煩!!我敢打包票,今晚媽不會出來了!你放心啦,我爸不會欺負她的!你能想到的事,我爸也能想到,怎麼可能會讓媽懷孕!再了,除了安全套還有無數種避/孕的辦法呢!他們能不知道?你操心得實在太多了!!"

景孟弦完,就兀自下樓去倒水去了.

端水上樓,向南還在樓道里游魂,他也干脆懶得理會了,端著茶進了自己的房間去.

臥室門才一關上,就被人從外面打了開來.

就見向南心慌意亂的竄了進來,焦躁的開始在他的房間里走來走去.

"怎麼辦?我完全放心不下來,你他們倆……"

"出去!!"

景孟弦直接打開自己的臥室門,示意向南出門去,"我要睡覺,你要游魂去樓道上游."

"你別這樣嘛……"

向南走過去,討好的挽住他的手臂,"你陪我話唄,不然這一晚,我肯定熬不住!我現在坐立不安的,睡著也睡不著,怎麼辦?"

"你睡不著不要影響到我!去樓道上走……"

景孟弦毫不憐惜的拉著向南就往外推.

"就沒見過你這麼沒良心的家伙!!"

向南不滿的抱怨,自然不肯出去,"白天才讓我做你女朋友呢!!你這種行為像是對待女朋友的嗎?"

"那我現在能不能後悔啊?"

景孟弦嘴上雖是如此著的,但到底還是放開了向南.

抱胸,不悅的睨著她,"那你現在到底想怎麼樣?"

"你陪陪我吧?"

向南拉了拉他的手,"你陪我坐坐,聊聊天.你不知道,我現在看我媽,就跟我媽擔心我的第一次一樣……"

向南拉著景孟弦出了臥室,在樓道的階梯上坐了下來.

景孟弦倒也沒再反抗,任由著向南拉著,靠在她旁邊的扶手前.

"那你要什麼時候才願意去睡覺?"

景孟弦耐著心思問向南.

向南拍了拍自己身邊的位置,"你也坐會."

"不用!"

"坐下來!!"

兩個人僵持了好一會,最後,景孟弦還是投了降,無奈的在她身旁坐了下來.

"我爸和你媽的事,我勸你還是別操心了!你再這麼下去,全家都要被你整到沒覺好睡了!"

"全家?"

向南偏頭看他,眯起眼睛,彎了彎嘴角,"我喜歡這個詞語."

向南著,伸手挽住景孟弦的胳膊,將頭歪在他的肩膀上,由心的感歎道,"我終于有了一種家的感覺……"

她閉上眼,嘴角還噙著淺淺的笑意,"家里有爸爸媽媽,有自己愛的人,還有愛的結晶……滿屋子里仿佛都充滿著陽光和溫暖……這感覺,真好!!"

景孟弦偏頭看著枕在自己肩膀上的向南……

唇間綻開的那抹笑容,讓他有些晃神.

而她的話……

第一次,他居然產生了一種共鳴感.

家的感覺……

有爸爸媽媽,有愛的人,有愛的結晶,有陽光和溫暖……

這不就是他一直所向往的,最簡單最平靜,卻是最溫馨的家庭生活嗎?

"尹向南……"

他的心,忽而變得有些不平靜起來.

"嗯?"

向南微微睜開了眼來,抬起臉,看他.

"這個周末,我們出去旅游吧!"

"啊?"

向南抬起頭,看他.

"就我們倆."

他偏頭看她,"我們倆的正式約會."

向南不解的眨眨眼,心有些澎湃,卻還是忍不住煞風景的問他,"為什麼?"

她實在想不明白,"為什麼突然要跟我去旅游?還要單獨……"

"因為我想試試單獨跟你在一起生活,會不會惡心!"

"……"

這混蛋!!

"如果不惡心呢?"

"結婚!"

"啊……"

向南一張嘴張成了'O’字型,很快,彎眉一笑,諂媚道,"照你這麼,這兩天那我可得好好表現咯?"

"對!"

景孟弦看著向南的笑臉也忍不住笑了起來,揉了揉向南的後腦勺,展現出難得的溫柔,"准備睡覺!"

他完,起身就往自己的臥室走.

"喂!!那你想到去哪兒玩了嗎?"

向南回身問他.

"隨你便!"

景孟弦沒有停下腳步來.

"我要去D市!"向南喊.

"那兒氣候最近反常!"

景孟弦回轉身來,表示抗議.

"我要去!七月飄雪,不是更好玩?就這麼決定了!!"

向南的緒很是亢奮,景孟弦似乎不忍掃了她的興,最後什麼也沒,轉身回了臥室去.

今夜,或許注定就是個旖旎的夜晚……

連他,都仿佛被這樣的氣氛影響到了,忽而有些沉迷于這暖暖的溫馨來.

上篇:結局篇(30)——尹向南,做我女朋友吧!我們試試!     下篇:結局篇(32)——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