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結局篇(32)——吻我……  
   
結局篇(32)——吻我……

最章節見《添香》

翌日

一家人圍坐在桌上吃早餐レ★豌豆文學★.▲レ

景藍泉和景孟弦兩父子似乎心不錯的樣子,一人拿著一張早報瀏覽著

陽陽坐在高高的椅子上,埋頭專注著啃著手里的雞蛋餅

向南卻頂著一雙熊貓眼,吃著碗里的飯都在打盹兒

"向南,你怎麼回事啊?昨晚沒睡?吃飯都犯困"

秦蘭看不下去了,問自己的女兒

向南艱難的撐了撐眼皮,看一眼自己的老媽,"還不是你……"

"我?"

秦蘭實屬不解,遲疑了一下,才道,"媽還沒怨你呢,你倒先怨起我了"

"啊?"向南眨眨眼,"怨我?"

難不成昨兒晚上她在樓道上走來走去當真打擾到了他們倆的恩愛?

不是?

向南有些歉責了

"當然了昨兒晚上,誰讓你把門給反鎖的?"

秦蘭抬眸,不好意思的看一眼對面的景藍泉,又睨了一眼向南,怪責道,"這個家里就你鬼主意多,你可別想抵賴啊"

景孟弦聞,將手里的報紙擱了下來

向南被母親這話可真弄糊塗了,"媽,你我昨兒晚上把爸的那張臥室門給反鎖了?"

"不然呢?難道還是孟弦?"

"絕對不是我"

景孟弦聳肩擺手,表示無辜,"這顯然不是我的風格"

秦蘭看向向南,"你總不會想告訴我,這是陽陽的傑作?"

"我也沒有"

陽陽忙否認

雖然他根本還沒弄清楚這到底是個什麼事兒

他只知道,反正昨兒晚上他沒惡作劇戲弄任何一個人就對了

向南啞口無,"媽,我要我也沒有,你信嗎?"

"那為什麼門會被反鎖住?"

秦蘭顯然不相信自己女兒的話

因為那種行為,太像是她的作為了

"媽,我替向南作證"

難得的,景孟弦居然冒了出來維護向南

他將視線看向自己的老爸

眉眼緊眯,繼續道,"昨兒晚上,向南一直擔心著你來著……"

"擔心什麼?"

問話的則是一直沒吭聲的景藍泉

"擔心爸會讓媽懷孕"

"喂"

向南怎麼都沒料到景孟弦居然會毫不避諱的就將這句話給了出來

她的臉頰瞬間刷得通

秦蘭是……

"你這丫頭"

她又羞又惱,點了點女兒的腦袋,好笑又好氣,"都什麼年紀了,還懷孕"

景藍泉一口牛奶差點從嘴里噴了出來

向南委屈的揉著自己被老媽戳的額角,"媽,人家這不擔心你嘛,你要懷孕了,可是高齡產婦以爸的身板,我覺得……那也不是不可能啊……"

後面這句話,向南得極為聲而又……不好意思

"……"

秦蘭默了

她有種自己的老臉都快要被女兒丟光了的感覺

景孟弦倒已經不以為意,因為昨兒晚上他已經見識過了這個女人的奇葩思維

景藍泉依舊一臉坦然,放下手中的牛奶杯,幽幽道,"放心,這點我會注意點的"

"……"

這次,連景孟弦就沉默了

隔了好半響,他又悶聲補了一句,"她不太放心,昨兒晚上還要給你們去准備些安全套……"

"景孟弦,你不話,沒人把你當啞巴"

向南直接塞了一塊吐司扔進了景孟弦的嘴巴里,一張臉漲得通,看向自己的母親,咧嘴賠笑,"媽,咱也是關心你和爸……"

"咳咳咳……"

景孟弦被卡得直咳嗽

秦蘭覺得自己一張臉都燒起來了,"你就別瞎操心了,我跟你爸……什麼事兒都沒發生你們就別亂想了,還把我們倆當你們這麼大的孩子啊?"

"……"

向南看一眼自己的老媽,又看一眼側身旁的老爸

景孟弦也偏頭盯著自己的父親看,臉上寫滿著猜疑,半響,才湊近自己的父親,壓低聲音問道,"爸,真不行了?"

景藍泉涼涼的睇了一眼自己的兒子,"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那昨天晚上真的不是你鎖的門?"

秦蘭問向南

"當然不是"

向南極力否認,"我就恨不得去敲門了"

當然,最後絕對沒敲

"那門怎麼被反鎖了?陳媽?"

"我也沒有"

陳媽在廚房里應著

"是這樣子的……"

景藍泉終于放下了手里的報紙,掃一眼眾人,臉不心不跳的解釋道,"門其實沒有被反鎖住,只是被陽陽的一塊積木卡住了而已,今天早上才發現的……"

"……"

景孟弦幸災樂禍的看一眼自己的父親,挑挑眉,笑道,"爸,昨兒晚上夠鬧心的?"

好不容易想辦法留住了人,結果……

竹籃打水一場空

他怎麼就那麼想笑呢?人艱不拆啊

最章節見《添香》

周末

景孟弦領著向南去市游玩去了

時間,只是短短的兩天而已

一路上,向南興奮不已

望著銀裝素裹的市,向南簡直不敢相信

這天氣到底要反常到什麼樣子,才至于七月飛霜啊?

而且……雪下得好大好大厚厚的積雪,幾乎已經快要漫過膝蓋了

向南當真是頭一回見到這麼厚的雪,才一下車,她連行李都顧不上拿,一個飛奔就滾落進了積雪中去

十字攤開,睡在厚厚的積雪堆里,瞠目,望著漫天飄落的白雪,不由興歎,"好美……"

鼻息間呼出一道熱氣,融在空氣里,很快變成朦朧的霧氣……

霧氣暈開,透出景孟弦那張俊美無儔的面龐

他拎著行李箱,筆直的站在她跟前,單手抄在風衣口袋里,耐著心思道,"待會再來玩"

向南在雪地里滾了個圈,這才爬起了身來,呼出一口熱氣,"我太喜歡這兒了"

"把身上的雪拍乾淨"

景孟弦也沒走,命令向南

向南忙俯身給自己拍雪,後背上的夠不著,她蹦了幾下,試圖將雪彈落

景孟弦見狀,只得上前替她將雪花拍落,"待會想去哪兒玩?"

"我們去麒麟山聽那兒的滑雪場特好玩而且,我們可以住在半山腰上的木屋里,那木屋里據可暖和了怎麼樣?"

景孟弦沒有提出異議,都隨她

並且,一副興致缺缺的樣子

向南有些納悶了,"景孟弦,你老實,你根本就不是來專程陪我旅行的?我看你一副沒精打采的樣子"

景孟弦拍了拍向南的腦袋,"怎麼了?都依你了,還有話?"

向南皺眉,"你心里到底再打什麼算盤呢?"

景孟弦拎著行李往前走,解開了向南心里的疑團,"你不覺得咱們倆在家,是兩個特大號的電燈泡嗎?"

"……"

向南眨眨眼,"爸讓你……帶我出來的?"

"噢"

景孟弦點點頭,招了

向南心里有些失落,原來這主意根本不是他出的,而是爸……

"那你早啊我就一起把陽陽給帶出來了他在家,不也是個電燈泡嗎?"

景孟弦忽而牽過向南的手

手心里一片冰涼,讓他忍不住皺了皺眉

他從風衣口袋里拿出自己的皮手套,抓過向南的手,替她套上,一邊不以為然的道,"把他帶上,不就成了我們倆的電燈泡?擱家里,讓他們倆老的頭疼去"

"……"

向南怎麼的就有種自己兒子四處遭人嫌棄的感覺呢?

想想自己兒子那副乖萌的模樣,她還是很心疼的呀

看著景孟弦耐著心思的替自己帶著手套,向南忽而就笑了

一只手就抱住了景孟弦精壯的的腰肢,嬌身揉進他懷里,抬起頭,忍不住同他撒嬌道,"景醫生,實話,你是不是其實已經愛上我了?"

景孟弦低頭,深沉的目光望進向南噙著笑意的水眸里去,忽而,他有些感動

替她將另外一只手套帶好,問她,"尹向南,你就從來沒有想過要放棄我嗎?"

向南一聽他這話,笑容微微僵了僵,抱著他的手也松了開來,嬌身依舊貼在他的懷里,"你這話的意思,是想告訴我,讓我放棄你?所以你才願意來陪我最後兩天?想讓我留下這兩天當回憶?然後,從此以後,咱倆一刀兩斷?"

向南這些話的時候,心都忍不住痛了

卻不知,這一刀兩斷,居然也不經意的斬痛了景孟弦的心弦

眉目一斂,他伸手拉過向南的手臂,讓她再次環住自己的腰肢,睥睨著問她,"在你心里我是個這麼善良的人?都要分手了,還會樂意花兩天時間陪你留個回憶?"

景孟弦眯起眼眸,勾了勾嘴角,"尹向南,你也未免太不了解你眼前這個男人了?"

向南仰頭,癡癡的看著他

看著他眉目間那抹不經意的淺笑,向南忽而就覺心跳加得厲害,"景醫生,你別對我放電了……"

她癡然的著,繼續道,"怎麼辦?我發現我自己……好像越來越喜歡你了……"

"……"

景孟弦眉目一緊,俯身,俊顏湊近她幾分,纖長的手指捉住她粉色的下巴,"尹向南,作為一個女人,你不覺得你該矜持些?"

向南雙手干脆環住他的勃項,面色緋,心跳加,"那你不覺得,作為一個男人……你該稍微主動點?"

"例如?"

景孟弦挑眉,裝傻充愣

目光落在向南一張一合的唇之上,眸色越漸灼熱……

"吻我……"

向南的聲線變得有些低迷

與景孟弦炙熱的目光交融在一起,讓她……不自禁的染上一抹羞赧的云霞

景孟弦低沉的笑出聲來,捏緊向南的下巴,"你真的一向都喜歡這麼主動嗎?"

"不過……我喜歡"

景孟弦笑彎了眼,而後,撅起向南的下巴,一道曖昧纏綿的熱吻,就朝向南的櫻桃口覆了過去

銀裝素裹的雪地中……

兩個人,緊緊相擁而吻……

她環住他的脖子,他攬住她的細腰……

深而忘我的品嘗著對方的味道,侵占著對方的心

其實,景孟弦不確定這是不是愛,畢竟,他們之間,認識的時間真的還很短

而他對她的記憶,就僅僅只有這麼一丁點……

但,至少,他一點也不排斥他們之間這種親密接觸

他不討厭她的擁抱,不討厭她的吻

不僅不討厭,甚至于……還有些沉迷

……………………………………

兩個人在麒麟山半山腰的木屋里住了下來

才一把行李收拾好,兩人就往麒麟山山頂的滑雪場而去

山頂很高,兩個人踩著積雪,爬了好長一段時間,才勉強能看到滑雪場的影子

"快了"

景孟弦伸手去拉身後的向南

"這麼難爬,早知道就不往上面走了……"

向南艱難的喘著氣,才爬了一半,就有些喘不過氣來了

忽而,就只聽得山頂傳來一陣"轟隆隆"的聲音,由遠及近,還帶著可怕的震感

"怎麼回事??"

向南嚇壞了,身子隨著震感不停地搖擺著,雙腿不穩,"地震了嗎??"

"是雪崩"

景孟弦驚聲大喊,下一瞬,拽過向南就往下回跑,"快快跑"

聽著那聲音越來越響,震感也越來越強烈,向南整顆心都仿佛跳到了嗓門眼里來

一瞬間,身體上所有的疲憊感都沒了,剩下的,只是亡命的往前跑……

然而,那聲音越來越震耳,甚至于,一回頭,向南還能看見那滾落下來的積雪

向南嚇得快哭了,"孟弦我們來不及了"

"別怕"

景孟弦握緊向南的手,"跟著我別怕"

感覺到他手心里傳來的溫度,向南的心,仿佛一下子安定了不少

然那震耳欲聾的聲音越來越近,忽而,就聽得景孟弦一聲大喊,"快,進洞里去"

向南定神一看,就在他們側身不遠的地方,有個山洞

山洞洞口被密集的枯樹枝擋住了,不易察覺,但那的確是一處很好的容身之處

與其被雪堆壓死,不如在洞里等待營救,至少,那樣還有一線生機

"快"

景孟弦拉著向南就往洞口跑

兩個人才一進洞,就聽得那'轟隆隆’的聲音滾落了下來,不一瞬間,整個洞口就被積雪封得死死地了

甚至于還有少量的積雪正往洞口里湧過來,景孟弦一把圈住向南的腰肢,將她往里面帶了幾步,"進來點"

好在這山洞算深的,也慶幸他們在雪滾落下來的前一秒,找到了這麼一個避難之所,不然,現在的他們,已經身首異處了

向南想來,還有些膽戰心驚

面色慘白著,淚水噙在眼眶中,泫然欲泣

下一瞬,她到底沒忍住緒,趴在景孟弦的胸口上"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

景孟弦一反常態的沒有挖苦她,虧損她,而是耐著心思哄著她

"有什麼好哭的?我們倆不是還活得好好的嗎?"

景孟弦伸手替她拭淚

向南撇撇嘴,"你不怪我嗎?如果不是我執意要來這里,又怎麼會遇上這麼可怕的事……"

"自然災害,是人類不可抗力跟你有什麼關系?"

景孟弦倒是坦然,"我們現在首先要做的事,就是找救援隊"

向南望著被封死的洞口,有些郁悶,"怎麼辦?洞口全被雪堵死了,咱們能想辦法破開嗎?"

向南著就往洞口走去,然步子才踏出一步,就被景孟弦單手給撈了回來

"別亂動現在整個雪山還沒穩下來,一不心就可能導致積雪漫進來到時候我們可真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向南一聽,整個人就賴在他懷里一動不敢動了

景孟弦掏出手機撥打急救電,話,好在手機還有電,不然可真就只能在這山洞里等死了

急救電,話很快撥通,那頭的工作人員也表示已經有急救隊員正在想辦法了,但由于雪崩還在繼續,暫時沒有人員敢輕易靠近,還希望他們能耐心等待,保持緒穩定

景孟弦才一掛斷電,話,向南就迫不及待的問他,"他們怎麼?"

"盡快"

景孟弦撒了個謊,為了安撫向南的緒,"我們馬上就可以從這里出去了"

"那就好……"

向南放心了下來,還有些唏噓道,"我們倆可真是福大命大啊"後續有彩蛋哦】

上篇:結局篇(31)——旖旎之夜:我們結婚吧!!     下篇:結局篇(33)——相互取暖:幫我把衣服解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