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結局篇(33)——相互取暖:幫我把衣服解開  
   
結局篇(33)——相互取暖:幫我把衣服解開

向南放心了下來,還有些唏噓道,"我們倆可真是福大命大"

"先坐下等等"

"好……"

向南往洞口里走了幾步,挑了塊岩石坐了下來

剛剛還杵在驚嚇之中倒感覺不出幾分寒意,如今一定下心來,就覺寒意來襲,冷得有些刺骨

向南給自己帶著手套的手哈了哈氣,好在手套是皮質的,有防水功能,里面倒還不是濕的

但手套防水,衣服可不防水

剛剛倆人在逃生間,渾身上下沾了不少雪,融在衣服上,瞬間將外套浸濕了

冷得厲害

"冷?"

景孟弦見向南冷得發抖,連忙就要將身上的棉襖脫下來

向南見狀忙制止,起了身來,"別脫,我不冷蹦一蹦,熱熱身子就好了"

"別亂蹦"

景孟弦伸手一把扯過她,抱入懷里,"現在可正是雪崩的時候,還跳,不怕把整座山都埋住啊?"

他一邊著,一邊脫衣服

"不是?這麼嚴重?危聳聽了?"

向南表示懷疑

"不管是不是危聳聽,雪崩的時候萬事都要心,連大聲喊叫都不行"

景孟弦不由分的將自己的棉襖罩在了向南的身上,又用手探了探她撲撲的臉蛋,皺眉道,"怎麼都涼成這樣了?你別坐著了,在洞里走走,別去洞口就行我看看洞里有沒有什麼東西能生火的"

向南覺得有些神奇,"我怎麼感覺我們到了原始社會似的,鑽木取火嗎?太誇張了?"

"鑽木取火?"

景孟弦有些好笑,放開了向南,在洞里開始拾揀柴火

向南趕忙跟上他的腳步,將身上的棉襖又裹回他的身上去,"我突然一下子就覺得暖和了"

景孟弦回頭看她一眼,倒也沒多什麼了,伸手從背後一把攬住她,將她帶入自己懷里,而後用棉襖將兩個人同時裹住

他的棉襖,足夠大,裹著兩個人,居然還能把拉鏈拉上

向南的嬌身緊密的貼靠在他的懷里,聽著他"咚咚咚"的心跳聲,忽而就覺渾身上下真的一下子就暖了起來

"這個取暖的方法……還不錯"

向南點頭稱贊,被凍得通的臉蛋上露出幾許嬌羞的暈來

景孟弦只掀了掀唇角,沒表示什麼,末了,伸手拍了拍她的腦袋,"待會我喊一二三的時候,一起蹲下去揀那根柴火……"

他指了指他們腳邊上的那根干柴

"好"

"一,二,三……蹲"

數完,兩個人一同蹲了下去,成功的揀到干柴

向南很是興奮,"繼續繼續這個游戲不錯"

景孟弦抱著向南要起來,結果向南腳下不穩,直接往後栽了下來,兩個人一同滾落在了地上

向南整個人壓在了景孟弦的胸口上,卻還在呵呵大笑著

景孟弦也跟著她笑,就任由著她躺在自己身上,長長的發絲凌亂的散開在他的臉上,他伸手撥開,故意虧損她,"尹向南,你好重啊"

"那是你太沒力氣了"

向南反擊他,嘴上雖是如此著的,但還是拉開了他衣服的拉鏈,從他的身上爬了起來,"累死了,整我一身汗……這倒是個不錯的熱身運動"

她伸手,去扯地上的景孟弦

景孟弦順勢坐起,撿了些柴根後,從兜里掏出火機來點火

向南在他身邊蹲下,狐疑道,"你不是已經戒煙了嗎?又抽上了?"

景孟弦偏頭看她,點了點她的腦門,"不抽煙就不能帶火了?"

柴火因為濕透的緣故,好不容易才生好,向南將手擱在火堆上烤著,"幸好你有先見之明好暖和啊……"

景孟弦環顧一下洞里的況,劍眉微微斂起,"這里面的柴火不夠我們燒一個時的,你趕緊把衣服脫下來,烘干"

他著,也把自己的外套給脫了下來

向南將棉襖脫下,還好,只是濕了外套而已

但下半身就顯然沒這麼幸運了

"我褲子好像全濕了,鞋襪也濕透了"

向南好生郁悶

"脫下來烤烤"

"當著你的面兒?"

向南反問他

其實也不是不好意思,就覺得有些……別扭

景孟弦挑挑眉,"你總不會想跟電視里一樣,搭個簾子把自己藏起來?不好意思,材料不夠"

"……"

向南也不廢話了,扭捏了一下,還是將外面的棉褲脫了下來,靴子襪子也都統統撩至一邊

棉褲里的秋褲也好不到哪里去,同樣浸濕一片,冷得她直發怵

向南把自己的下半身脫得只剩下一條秋褲了,蹲坐在火堆前,讓自己盡可能的靠近些

"別坐這麼近"

景孟弦拿手擋了擋她的嬌身,順手抓過她散落下來的發絲,大手一撩,就給她搭到了肩後去,"頭發都要被燒了,有頭繩嗎?"

向南從手腕上拿出一根頭繩,遞給他,"謝謝"

景孟弦替向南將腦後的頭發隨意的綁了起來

向南將腦袋往後仰起來,看他沾著青色短須的下巴,眨眨眼,"景醫生,你突然變得這麼溫柔,我怪不習慣的……"

景孟弦伸手,沒好氣的捏了捏向南的臉頰,"同一生死戰線上的戰友,難道該劍拔弩張才行?把腿給我"

"啊?"

"把腿搭我腿上來,不然你後邊的怎麼烘干?"

景孟弦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哦……"

向南嬌羞一笑,伸出兩條濕答答的長腿兒,就往景孟弦的腿上一搭,"那我可就不客氣了"

"這麼冷"

景孟弦抓過她凍得發白的腳丫子,皺眉

向南被他一抓撓,只覺癢得慌,又有些害羞道,"別抓,癢……"

對于向南的抗議,景孟弦置若罔聞

二話沒,握住向南的腳心置于自己暖實的手心里,揉搓起來

"景孟弦……"

向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雖然跟這男人什麼親密的事兒都做過了,但是突然被抓著腳丫子還是怪害羞的

"別亂動"

景孟弦制止她,"你腳心太冰了,再這麼下去,遲早要被凍壞的"

向南一聽,也就沒敢再亂動

腿下,熱火烘烤著

腳心處還有一雙溫暖的大手替她按揉著,疏烙著經骨

渾身上下,頓時暖和了不少

當然,最暖和的,莫過于向南的心

她感覺,曾經那個景孟弦又回來了……

不,又或許是,其實他根本從來都沒有走過

……………………

溫暖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

一個時,匆匆流逝

火堆越來越,直到最後,徹底熄滅,卻依舊不見救援隊的人上來

景孟弦又打了通電話過去,但那頭一直處于占線狀態,再也沒有被接通過了

時間,滴滴答答的走著……

洞里好不容易升起的溫度,卻又漸漸的被冷空氣替代,轉眼間,向南渾身又已是一片冰涼

景孟弦抓著她冰冷的手,有些擔憂,"怎麼這麼冷?"

他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裹在向南的身上,"別拿下來必須得穿著"

"一起……你穿上,我躲你懷里,暖和"

向南把衣服遞給他

景孟弦也沒推脫,又把衣服穿上,然後一把將向南抱進了自己懷里來,裹上

向南撲撲的臉蛋貼在他暖實的胸口上,聽著他強而有力的心跳聲,她饜足得一聲興歎,"果然,暖和多了"

手兒伸出去,緊緊抱住他精壯的腰肢

真希望,兩個人就可以這麼溫暖的相處下去,一輩子……

感覺到懷里這團冰涼的柔軟,景孟弦只覺心窩處的某一個地方,深深的陷了下去

不自禁的,將她裹得緊些

"你怎麼這麼不耐寒?"

衣服里,他不停地用手搓著向南的後背,試圖讓摩擦給她增加一些熱度

手間的動作,卻已經彰顯了他對她不自禁的疼愛

"我身體本來就不怎麼樣"

向南窩在景孟弦的懷里,如實道,"當年生完陽陽,坐月子沒太注意,吹了風感冒過一回,自那之後就特別怕冷了"

景孟弦微微一怔

這似乎是他失去記憶之後,頭一回聽她提起生陽陽時所發生的事

景孟弦心弦緊了緊,"辛苦了"

聽聞他的話,向南一愣,而後笑了笑,"不辛苦到最後看見他活得如此健康,就真的覺得什麼辛苦都是值得的"

向南想起四年前陽陽被病魔所折磨的日子,心還有些疼,"其實辛苦的人是你……"

"嗯?"

景孟弦表示不理解

向南抱緊他,臉蛋貼在他的胸膛口上,繼續道,"你忘了陽陽從前得過一場大病,可是你為了救他,你放棄了很多重要的東西,包括……你的夢想"

"在我的心里,你不單單是一個好男人,好醫生,是一個好父親……"

向南不知道怎麼突然又起了這個,但這一刻,她就覺得,跟前這個男人,是她這輩子見過的,最好最值得她去用生命來愛的男人

景孟弦低聲笑了,"看來我從前表現不錯"

"現在其實也還行……可是,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想起我呢?"

向南抬頭看他,水眸里有些委屈,又有些期盼

景孟弦低頭看她,眸色里噙著些許不易察覺的黯然,挑挑眉,"你不喜歡現在的我?"

向南搖搖頭,眼睛里漫過幾許落寞,"我是怕沒有記憶的你……愛我不夠深,我不想再跟你分開了"

景孟弦漆黑的眸仁微微發燙,嘴角不著痕跡的揚起一抹弧度,下巴在她的頭上厮磨了幾下,一語雙關道,"被捆在這,咱們倆想分都分不開了"

………………

時間,分分秒秒的流逝

一個時,轉眼又過去,外面依舊沒有任何響動

電話撥出去,接了,只已經在盡快安排救援隊伍了

兩個時流走……

三個時又過了

兩個人在山洞里困了已經整整五個時了

向南趴在他的胸口里,越來越冷,漸漸的,已經冷得有些哆嗦了

甚至于,她都能感覺到景孟弦身上的溫度也在驟降

此時此刻,兩個人饑寒交迫著

又面臨著夜晚將至,溫度只會越來越低

向南埋在他的懷里不停地給手哈氣,腳兒輕輕的蹦達著,"孟弦,你……你還好嗎?"

"還好"

景孟弦回應向南,唇瓣已經有些烏青了

向南渾身都有種被凍僵的感覺,臉蛋從起初的粉到現在的蒼白,嬌身是抖得厲害,連話的聲音都在顫抖了

景孟弦將向南裹得緊,恨不能將身上所有的溫度都傳遞給她,"再等會,很快,很快救援隊伍就要來了……"

"嗯,嗯……"

向南蒼白的唇瓣顫抖著,"我還能挺住,能挺住……"

她不想讓他擔憂

也在不停地告訴自己,一定要挺住他們倆,不管是誰,都要活著從這山洞里走出去

景孟弦察覺到向南身上的溫度越來越低,干脆也將里面的開衫解開了來,讓冰冷的她,鑽進自己暖烘烘的毛衣里來

里面的熱氣還存留著沒有散開,能給向南帶來少量的溫度

"怎麼樣?暖和了些嗎?"

向南才一鑽進他的懷里,就能清楚的感覺到她身上那如鐵般冰冷的溫度

刺骨的寒涼,透過薄薄一層襯衫,傳到他的肌膚上,冷得讓他不禁打了個寒噤

但他沒有吱聲,甚至于沒有任何多余的反應

他只關心她的感受

"好些,可是,這樣你會凍壞的我身上太冷了孟弦,你快放開我我會把你連累的……"

"不會"

景孟弦不肯放手,甚至于抱著向南緊了些分

"快放開……"

"別亂動,把熱氣全散了"

他的聲音,沉啞了下來

向南不敢再隨意亂動,因為他們之間的一丁點的溫度,都是一種奢侈,都不能輕易浪費……

"孟弦……"

向南感動得有些淚眼模糊,"你先放開我,我有個好的辦法,都能暖和起來……"

景孟弦低頭看她

"真的"

向南唯恐他會不相信似得,忙點頭如搗蒜

景孟弦這才放開了她,"你想怎麼做?"

向南也沒話,只是學著他剛剛的做法,把自己的棉襖解開來,緊接著,是自己的毛衣……

再接著,是她里面的打底襯衫……

景孟弦直愣愣的看著她,就在她解最後一件衣衫的時候,景孟弦抓住了她的手

"干嘛?"

他的目光有些發緊

向南解紐扣的手,還冷得有些顫抖

她停下手里的動作,解釋道,"人的身體皕臟37.5度,我們可以用自己身體給對方取暖的,這樣會好一些?"

其實她不確定,她只在書上見過這一話,但不試又怎麼會知道到底有沒有用呢?

景孟弦看著向南一臉認真的表,眸色深沉了些分,眸仁發緊

"你不願意?"

向南見他有些遲疑,問他

景孟弦"嗤"的一聲笑了,"尹向南,你確定你真的是個女人嗎?提出這樣的方法……我會覺得你多的是想占我便宜不過……不得不,這法子……夠贊"

孤男寡女的,衣衫不整的,哪怕就是身體沒有這所謂的皕,單靠男女之間這股甘柴獵火,熱血沸騰,也足夠保持好長一段時間的熱度了

向南被景孟弦一,臉頰一,咬咬唇,"我這不也是被逼上了梁山嗎?哪個女人願意這麼豁出去啊"

景孟弦勾著嘴愉悅的笑著,身體的溫度似乎一下子又升了不少

因為,此時此刻,正有一股熱血在不斷的往他的腦門上湧……

他低頭,見向南解著紐扣的手還有些顫抖,他輕輕抓開她的手,啞聲道,"我來……"

向南張口結舌

就見他真的開始替自己耐心的解著襯衫的紐扣,向南面色越漸緋,呼吸不由有些緊促,手扣上他的肩膀,反擊他道,"你確定現在不是你想要占我的便宜嗎?"

"幫我把衣服解開……"

景孟弦幽深的眼潭陷了下去,炙熱的火光在眸底燃燒,聲音越漸沙啞

聲線里,透著太過明朗的**因子……

向南如同被他蠱惑了一般,當真伸了手去,替他將襯衫紐扣,一顆一顆解了開來

精壯的腰身,暴露在向南的眼前,讓她重重的喘了口氣……

而景孟弦,是好不到哪里去

眼前,***的雪峰,雖然被胸/衣所遮擋,但那撩人的溝壑,卻顯而易見……

性感得,直接撥動著他的理智線

下一瞬,不等他反應過來,向南裸/露的嬌身,已主動朝他貼了過來

上篇:結局篇(32)——吻我……     下篇:結局篇(34)——山洞里相親相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