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結局篇(34)——山洞里相親相愛  
   
結局篇(34)——山洞里相親相愛

下一瞬,不等他反應過來,向南裸/露的嬌身,已朝他貼了過來.

滑嫩的肌膚,帶著溫熱,才一貼上景孟弦的身體,就讓他忍不住亢奮的重喘了口氣.

起初,他的身體,還僵硬著.

不是冷的,而是……

被這突如其來的刺激給震的!

這……算不算塞翁失馬後得來的福利??

"快,幫我把後面的衣服裹緊點……"

向南見他一直沒動,提醒他.

景孟弦恍然回神,連忙伸手過去,替她將她身上的衣服紮緊.

向南也繞過去給他把衣服裹得緊緊地.

兩個人肌膚粘著肌膚,登時,一種不出的暖意襲來……

果然,渾身都暖和了起來!!

衣服,就像一床棉被,而兩個緊緊坐擁在一起的人兒,就像被裹在了這棉被中,好暖和……

只是,這樣的暖和,對于景孟弦而,簡直就是一種……痛苦的折磨!!

"怎麼樣?好點了嗎?"

向南問他.

"我很好!"

景孟弦吞咽了一下口水,"你該問問你自己,感覺怎麼樣?"

"我覺得我這個點子還不錯,好像真的暖和了不少……"

向南簡直覺得自己不能再聰明了.

景孟弦的臉頰不自覺的在她的耳根處磨了磨,"除了暖和了一些,你就沒什麼別的感覺?"

他的聲線,有些沙啞.

性感的喉頭,滾動了一下.

向南窩在他懷里,默聲不語.

暗自,臉頰發燙.

果然,這招取暖的方法,簡直不能再贊了!!

景孟弦見向南不話,輕輕用自己的腦袋蹭了蹭她的腦袋,"喂……"

"嗯……?"

向南拉著長長的尾音,羞澀的應了一聲.

嬌聲里,透著讓人想入非非的纏綿之音.

"沒別的感覺了?"

景孟弦厚著臉皮繼續問.

向南面色緋,"沒了."

"……"

"不過……"

向南轉了個音,嬌聲道,"你都這樣子對我了,出山洞以後,是不是該考慮要對我負責了?"

景孟弦嗤笑,"才這樣,就鬧著讓我負責了?再了,這可是你自己出的主意,我沒管你負責就不錯了."

聽聞他的話,向南不惱也不氣,趴在他的肩膀上,忍不住笑出聲來.

末了,還假裝嗔怒的在他的肩膀上輕輕咬了一口,"景孟弦,你可是我見過最沒良心的壞男人!!"

景孟弦只是笑著,也不為自己辯解,干脆一伸手,就將向南整個人都撈在了自己懷里,坐好.

"都男人不壞,女人不愛來著……"

向南被他抱在懷里,伸手,捏了他精壯的腰肢一把,"你這樣沒良心的壞男人,誰也瞧不上!!你見過讓一女人一等就是八年的嗎?好不容易盼過來了,以為明天就是光明了,結果呢?還偏要來一個失憶,當初也明明好,哪怕忘記全世界,都不會把我忘掉的,可最後呢?"

向南歎了口氣,有些挫敗,"最後是記得全世界,卻獨獨把我忘了……"

向南一顆腦袋耷拉在景孟弦的肩頭上,想來這些問題,還有些泄氣,"是不是真的就像你之前的那樣,我把自己在你心里的地位想得太重要了,其實,我對你而真的根本沒那麼重要,要不然,你也不會這麼輕易地就把我忘了,對吧?"

向南又自怨自艾的歎了口氣,自自語道,"要是你真的不那麼喜歡我的話,你就直啊!其實我也不是那麼不通的人,你要有真心喜歡的女人的話,我肯定會放手讓你走的!可是,你不,我又怎麼會知道呢,你對不對?"

向南像個神經病似地,在他懷里,一個人嘮嗑著.

其實,她就只是想趁這麼一個大好的機會,發泄發泄一下自己心里憋了這麼久的難受.

她能不難受嗎?好端端的談著戀愛,男朋友就把自己給忘了……

多讓人傷心啊!!

"完了嗎?"

景孟弦不疾不徐的問了她一句.

"算是完了吧!"

向南將臉更深的埋進景孟弦的頸窩里,手兒抱著他更緊了些.

"你剛剛你要對我放手……"

"那是我隨口亂扯的!你可別當真啊!!"

向南還不等景孟弦把話完,立馬就接了他的口.

摟著他腰肢的手臂,一下子更緊了些分.

半響,見他一直沒話,向南這才抬起頭來,心的試探他,"你……真的想讓我放手?"

心,提起來,都快要到嗓門眼里了.

其實,向南在想,如果他真的求自己放手的話……

自己應該……真的會放手吧!!

但前提條件是,他必須在沒有她的況下,過得比有她時更幸福!!

那樣,她才能毫無後顧之憂的放手啊……

可現在……

"算了,你別回答!!我不想聽……"

向南吸了吸鼻子,鼻頭有些酸意,"現在我也沒辦法對你放手,放開了你咱們倆都得凍死在這里!不管你多想擺脫我,你還是忍忍吧,有什麼事兒出了洞穴再!"

景孟弦好笑的挑了挑眉,"我有過要你對我放手嗎?"

"可是……"

剛剛那話……

"剛剛那話本想訓斥你幾句的,我成天就聽你在我耳邊嘮叨我們倆從前是多麼多麼的相愛,可如今我才把你忘記,你就想著要放棄我,如果這就是你嘴里所謂的愛,那我真的還挺失望的!不過……後續的表現,還是讓我挺滿意的!"

景孟弦捏起向南的下巴,凝著她漸漸恢複潤的唇瓣,肆意的笑了笑.

向南嬌嗔的瞪他一眼,"自負!!"

"在心理學科上呢,有過這樣一種病理……"

景孟弦松開了她的下巴,忽而轉了個話題.

"?"

向南睜大著雙眼,不明所以的看著他.

"有時候人的記憶,能夠出現一種逆反心理!"

"什麼意思?"

向南越發不解了.

"這句話簡而之就是,有時候你越是想記得的東西,就越是容易忘記!因為太緊張,太急進,導致反作用力,出現了和自己預期相反的結果!我這麼,你懂嗎?"

景孟弦耐著心思同向南解釋著.

向南眨眨眼,又眨了眨眼,緒忽而一下子變得有些激動起來,"你的意思是……你獨獨忘了我的原因,是因為你太想記得我了?!"

向南瞬間心花怒放.

景孟弦故意正了正色,"我只是不排除這種可能性."

"那一定是這樣……"

向南窩在他懷里,貼得更緊了些.

像個幸福的媳婦兒似得,嬌聲喃喃道,"你一定是太想記得我了,所以才會忘了我……"

她如是安慰著自己.

景孟弦看著如此容易滿足的她,不由笑了.

"你這阿Q精神發揮得挺不錯的."

向南幸福的趴在他的肩膀上,眯了眼,"我困了,想睡一會……"

"好,但是別睡太深."

"嗯……我睡太深的話,你記得叫我……"

向南的聲音里,已經帶著些許的倦意了.

"嗯."

景孟弦輕應了一聲,替她將身上的衣服裹得更緊了些.

向南趴在他的懷里,安逸的睡了過去.

景孟弦自然是不敢睡著的,他害怕這麼一睡過去,兩個人可能真的就要凍死在這山洞里了.

希望救援隊的人真的能夠把他們倆救出去才好!

如果救不出去呢?

景孟弦望著懷里,睡得安穩的女人,心窩的某一個地方不自覺的凹陷了下去……

眸光也不自禁的柔暖了下來.

或許,他們倆真的只能聽天由命了吧!

可是,在臨死之前,也能夠感受到人間如此美好的溫存,其實,也不算遺憾了吧?!

他低頭,不自禁的在向南的額頭上啄了一記疼愛的吻.

"你親了我……"

向南沒有睜眼,只是像囈語一般,在他的懷里喃喃了一句.

景孟弦怔了半秒,而後無奈的掀了掀唇角,"你不是睡著了嗎?"

"你讓我別睡那麼深……"

向南在他懷里蠕動了一下,整張臉都鑽進了衣服里去,貼在他暖實的胸口上.

好暖……

好舒服!!

然而,向南一個狀似不經意的動作,卻驚擾了景孟弦好不容易穩下來的心弦.

胸口上,感受著向南那深深淺淺呼出的熱氣,就像一把羽毛蒲扇一般,一下又一下的,撩撥著他的肌膚……

癢癢的,麻麻的……

仿佛,透過皮膚,癢到了他的心里去.

讓他的呼吸,不自覺加重了幾分.

胸口的起伏,也明顯在加劇.

"你剛剛為什麼親我啊?"

向南埋在他的胸口,忽而又問.

柔軟的臉蛋,在他的胸口上稍稍蹭了蹭.

景孟弦的呼吸,有些發緊,"嗯?"

他低頭看她.

聲音沙啞.

下腹……有些腫脹.

"你為什麼要親我啊?"

向南繼續不恥下問.

抬起頭來,故作不解的看著他.

景孟弦也低頭看著她.

看著她那雙純粹而迷人的水眸,以及那雙張張合合的嘴……

身體里點燃的那把火,只覺越少越烈!!

他一把擄過向南的腦袋,二話沒,就將她揉進自己懷里來,強迫著自己控制著身體內的**,"睡覺!"

他太用力了,向南的腦袋被他一扣,一下子重重的砸在他結實的胸膛上.

"哎呀!"

向南喊了一聲,撇撇嘴,"我睡不著了……"

"睡不著那你也要安分點,別亂動."

景孟弦饒有磁性的嗓音,透著幾分沙啞,告誡著向南.

向南掙紮了幾下,無果,腦袋被他鎖得死死地,一動不能動.

向南也就放棄了掙紮.

貼在他的胸口上,手兒鑽在他的懷里,無聊的在他身上捏著撫著.

"你還沒告訴我,你干嘛親人家呢!"

向南嬌羞的問著他.

手兒似乎捏到了什麼突出來的東西,像葡萄似得,軟軟的,再一捏,就硬了.

聽到身前男人的抽氣聲,向南瞬間反應過來,了然,手兒趕忙一收……

她捏的不是什麼別的東西,而是……景孟弦的……乳/頭!

向南忙解釋,"我不是故意的……"

臉頰滾燙.

景孟弦抱緊她,"你就不能安分點?"

他的喘息,有些沉重.

向南心一跳……

"你……"

她舔了舔火熱的唇瓣,呼吸變得有些不順暢起來,抬起眼簾,試探性的問他,"你身體……有反應啊?"

"……"

景孟弦沉目看她.

"我身體有反應很奇怪嗎?"

他呼出的氣息,有些滾燙,"都這樣子了,要是沒有反應才奇怪吧?我是個正常的男人!!"

他著,眼潭深陷了幾許.

而抱著向南腰肢的大手,居然會不自禁的開始在她柔軟的嬌身之上游移起來……

向南重喘了口氣,怔怔的望著他熱切的眼眸,卻沒有阻止他的行為,甚至于……她的心里,居然,還隱隱的抱著某一種期待!!

向南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

而且是……被心里那份渴望給弄瘋的……

景孟弦凝望著向南同樣火熱的水眸,那兒如同一股颶風,將他一瞬間就吸附了進去!!

而她的沉默,就如同給了他更多放肆的鼓勵……

大手圈住她的細腰,猛地往自己懷里一帶,讓她貼在自己身上,更緊更緊!!

緊到……

她裹著胸/衣的雪峰,貼在他的胸口上,用力的擠壓著……

他能熱切的感覺到,她前面那兩團柔軟的圓潤和挺拔!

讓他,呼吸越發粗重!!

下一瞬,再也忍無可忍的,一把捏起向南的下巴,一記炙熱焚心的吻,已朝她的唇,緊覆了過去……

含住她的兩片櫻唇,肆意的啃噬,舔舐,吸吮……

攪住她的丁香/舌,與之更深的糾纏共舞,汲取著屬于向南的每一分味道……

而他,只想要,更多,更多!!

向南被他吻得昏頭轉向的.

手臂圈住他的腰肢,不受控制的在他的腰肢上厮磨起來……

手兒更是俏皮的沿著他的腰肢,劃過一圈又一圈……

最後……

落定在他下腹處的褲頭上……

景孟弦重喘了口氣,唇瓣挪開她的雙唇半寸的距離,目光凝住向南,滾燙得幾乎是要將她燒灼.

"這麼調皮,會讓我……憋不住的……"

向南卻主動地襲上去,一口含住了他微張的薄唇.

輕笑一聲,就聽得她含糊道,"憋不住,就不憋了……這麼冷的天氣,適合做點激烈運動……"

完,手便已經主動地深出去,一把抓過了他的碩/大!

"呼——"

景孟弦重重的喘了口氣,眸色徹底暗了下去,"妖精!!"

向南面頰緋,雖然這也算她主動地,但她到底還是個女人,對于這種事多少是有些害羞的.

不好意思再看他那雙熱切的眸子,手兒抓著那茁壯的昂揚,來回玩弄著……

惹得跟前的景孟弦,不停地亢奮的喘著氣,眉心也隨著向南的挑/逗,斂緊而又放開,又緊蹙起來……

本就迫不及待的他,被向南一弄,更加無法把持.

干脆,大手一探,直接粗暴的將向南的褲子拉下來,褪至膝蓋部位……

"啊……"

向南一聲驚呼.

而後,根本不待她回神過來,他一把托住向南的翹臀,將她放倒在地,讓她雙腿搭在自己的肩上,而後,腰間一個深挺……

甚至于,都不等向南做好迎接他的准備……

他便已經,無法自控的,深深的……將她貫穿.

"啊——!!"

向南尖叫……

亢奮得直抽氣.

在這山洞里,冷熱交織著,簡直有著一種別樣的感覺……

讓兩個人的緒,同時達到了興奮激的極點!!

景孟弦重喘了著氣,額角不停地有熱汗冒出來,凝著身下的向南,目光越來越炙熱.

他分開的把自己身上的棉襖脫了下來,將向南暴露在冷空氣的粉臀裹緊.

即使再興奮,也還在擔心她受凍!

"唔——"

景孟弦抱住向南搭在他肩膀上的兩條腿,瘋狂的索要著,深挺著……

讓自己,更深,更瘋狂的抵入她的身體,最里面……

擠開那一層層炙熱的穴壁,吞沒著他越漸亢奮的昂揚!

惹得向南躺在他的身下,嬌吟連連……

兩個人的熱汗,揮灑在冰冷的山洞里……

一時間,整個山洞的溫度,仿佛都在升溫發酵!!

………………

景孟弦抱住向南,來來回回,反反複複的換了十多個姿勢,不停地要著她.

卻仿佛是怎麼要都要不夠似得!!

向南被他如此頻繁的索要,卻分毫沒覺得倦怠,甚至于,身體的欲/火燃燒得越來越烈……

以至于,不自禁的,迎合著他,一次又一次……

景孟弦將向南反抱在自己的身上坐著,讓她毫無距離的吞沒著自己的碩/大,大手托住她的細腰,快速的一上一下,密集而深切的吞沒著他.

兩個人的呼吸,急切而粗重,此起彼伏的響徹于整個安靜的山洞……

望著眼前這片荒蕪的景象,聽著山洞里傳來的兩個人喘息的回音,一切顯得那麼曖昧,禁忌,而又刺激……

他們倆,居然……

就在這荒郊野外,還是這種劣勢狀態之下,還能有調的做出這種事來!!

向南都有些佩服自己和他承受壓力的膽識了!!

"孟弦……"

向南被他抱著,瘋狂的與他沖撞著,嘖嘖的水聲在兩人的摩擦間,曖昧的響徹著.

她的呼吸,極為不平穩,而話的聲音還帶著亢奮的顫栗,"萬……萬一救援隊的人……過來了……"

"專心點干活!!"

景孟弦著又是一個猛烈的沖撞,帶著明顯的懲罰,惹得向南一聲刺耳的尖叫.

忽而想到這山上雪崩的況,向南才從喉間沖破而出的聲音,發了一個音後就被她猛地收了回去,最後,干脆用手捂住嘴角,來克制自己這難以壓抑的叫聲.

"你……你就不能溫柔點嗎?"

向南表示抗議.

景孟弦邪惡一笑,"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這種時候要溫柔了,你會喜歡?"

"……"

誰給這幫蠢男人灌輸的這該死的思想啊!!

"景孟弦……"

向南嬌軟著聲線喊著身後的他,"我……我們都這樣了,你……回去以後,必須得對我負責!!"

景孟弦輕嗤一聲就笑了.

"喂,你笑什麼呀!!"

向南抗議,卻忽而被景孟弦一壓,整個人就往前倒去,她嚇得尖叫一聲,忙用手撐住了地面,才不至于磕在地上.

下一瞬,翹臀一緊,雙腿被分開,景孟弦抱住她的腰肢,來了個凶猛的攻勢,惹得向南渾身顫栗,嘴里發出一道道如獸般委屈的哀鳴聲……

就聽得身後的男人,啞迷著嗓音,回答她道,"該負責任的人,是你才對!你最好想好,出洞以後,你怎麼對我負責……剛剛可是你主動勾/引我的!!

他著,一巴掌,充滿著挑/逗試的拍在了向南翹挺的粉臀上.

向南無語.

這家伙……

"要不,我娶你?唔唔————"

向南被他再次狠狠穿透.

就聽得他啞聲哼吟,"好啊……"

"………………"

向南此刻激動的心,幾乎已經無法再用任何的語來形容了.

她只知道,這麼些日子以來,她就數今兒最開心!

因為,她不僅得到了生理欲/望的深深滿足,且最重要的是……

她居然,求婚成功了!!!

這簡直有些不可思議!!

終于……

景孟弦在那一聲應答之後,緊緊地抱住向南,將自己達到了頂峰的熱潮……

濃濃的愛YE,順著向南的雙腿,滾燙的湧了出來.

兩個人一同無力的跌落在地上,重重的喘著氣兒.

渾身像是散了架似得,酥麻得厲害.

向南躺在他懷里,早已沒了半分力氣.

眼眸兒眯了眯,困意又開始來襲了.

卻忽而,聽得外面傳來一聲聲的喊叫,聲音不大,但他們還是聽到了.

"有人來了!!!"

景孟弦心頭一喜.

向南登時睜開了雙眼來,才想到衣衫不整的兩個人,急忙坐起身開始整理衣服.

"該死!!"

幸好她沒把自己脫光,這會穿起來還不算太費事兒.

也幸好,他們是結束了,這救援隊才來!

要是兩個人做的時候被他們撞見了,那可真的是丟人丟到老家去了!

向南越想,臉頰越,再一抬頭看景孟弦,不知什麼時候人家早已衣冠楚楚,一臉坦然了.

仿佛剛剛真的是什麼都沒發生過一般.

這家伙!!!

景孟弦拉了向南起來,見她臉上還酡一片,忍不住逗她道,"待會你見了人,可別還這副樣子!不然做壞事的痕跡太明顯了!"

向南沒好氣的一拳砸在他的胸口上,"趕緊的,叫人!!"

"里面有人嗎??"

外頭,傳來救援隊的喊聲.

"有!!有——"

向南和景孟弦在里頭大聲應著,"快救救我們!!"

救援隊的人拿著儀器檢測到里面有生氣,又聽到向南和景孟弦的應聲,驚喜的喊道,"快!!把雪挖開,里面還有活人!!快——"

景孟弦和向南聽到了挖掘聲,欣喜萬分,向南更是興奮的一把抱住景孟弦,不由分的就在他的臉頰上,左右親了兩口,"景孟弦,出去我就娶你!!"

向南喜極而泣.

景孟弦捏了捏她的臉,又替她將眼淚拭干,笑道,"那我靜候佳音了?"

向南"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沒過多久,山洞洞口就被救援隊的人給掘開了,向南和景孟弦終于脫離了危險被營救了出來.

只是,這次雪崩來得毫無預兆,遇難多達上百人.

而像向南和景孟弦如此幸運存活下來,還當真就只有他們倆了.

兩個人隨著救援隊的人一同下了山,這會兒的天已經是徹底暗了下來,兩個人隨意的找了個旅店開了一間房,沒挑剔的就住了下來.

只等第二天的天明了.

吃過了飯後,兩個人哪兒都沒去,就守在了旅館的房間里.

對于今日白天里發生的一切,似乎還心有余悸.

兩個人睡在床上,看著電視屏幕里放映的電視劇,卻誰也沒心思去關注電視劇里到底講敘著什麼內容.

向南忽而只覺手背一暖……

一只大手,毫無預兆的將她的手,握得緊緊地.

向南偏頭,眨眼,不解的看著他.

景孟弦也正偏頭看著向南……

"想什麼?"

向南感覺他有話要.

景孟弦笑笑,"你覺得呢?"

向南看著他嘴角的笑容,也不由得跟著笑了.

她搖搖頭,將自己埋進他的懷里,睡好,"不知道你要什麼,但是我知道……我們還活著!!而且……活著的感覺,真的……太好了!!"

向南著著,眼淚就不自覺的湧了出來,"你知道嗎?雪崩的那一刻,我幾乎以為我們真的就要死了!!哪怕在山洞里,我都以為可能我們要凍死在里面了,那時候我就在想,如果我們倆真的死了,其實,也不算很慘的!至少,我還有摯愛的人陪在自己身邊!正所謂生不同裘死同穴,那也足矣了!!"

"回去以後……我們結婚吧!!"

景孟弦忽而.

"啊?"

向南一怔……

猛地拾起頭來,看向身下的男人.

景孟弦俊美的面龐上寫滿著認真,見向南一副受驚的模樣,他笑了笑,坐直身子,"怎麼?這句話至于讓你這麼受到驚嚇嗎?"

"你認真的?"

向南顯然還有些不敢相信,"你恢複記憶了??"

"沒有!但我認真的!!"

景孟弦回答得很肯定.

向南干脆坐起了身來.

一顆心髒'突突突’的跳著,眯著眼,覷著他,嘴角勾著一抹笑,緋色的臉蛋一寸寸湊近他的俊臉,"沒有恢複記憶就向我求婚,為什麼?"

她眯緊了眸子,自信一笑,指著他的鼻頭道,"哪怕是失去了記憶,但……還是愛上了我,對吧??"

景孟弦抓過她的手,嘴角上揚,壞壞一笑,忍不住逗她,"愛上了跟你做/愛的感覺……做完之後覺得,如果跟你做一輩子,那也不錯!"

靠!!!

向南氣得拿腿兒去踹他,結果被他靈敏的避開,然下一瞬,嬌身就被景孟弦稍一用力就桎梏到了身下.

動彈不得!!

"喂——"

向南抗議.

景孟弦眯了眯邪氣的眼兒,微笑,"我了,跟你做/愛的感覺……我喜歡!!所以……"

他完,一口就咬開了向南身上的襯衫……

"喂!!!"

不是吧??

"景孟弦,你體能會不會太好了點?折騰了一整天,你不累啊!!在山洞里,都已經做了將近一時了,現在你又來??"

向南簡直覺得這家伙精蟲上腦了.

"不累!!"

景孟弦二話沒,咬住向南胸/衣的肩帶,將其褪了下來……

不出一分鍾,她已不著一物的暴露在他眼前……

狂肆的吻,朝向南的嬌身襲了過去,就聽得他道,"山洞里,你太不專心了!沒有要夠……"

"……"

想當然的,這又是瘋狂的一個纏綿的夜晚……

兩個人,坦誠相待,瘋狂糾纏,以最熱誠的姿態,迎接著對方,與對方深切交融……

就在向南達到高/潮頂峰的時候,她抱住景孟弦的脖子,無法自控的嘶聲大喊,"孟弦,我愛你——我愛你————"

愛了這麼多年,分分合合,合合分分……

向南甚至于都不知道哪一天才是他們的結局,但如今的她,已經徹底學會了,珍惜有他在的每一天,每一時,每一刻……

不吝嗇對他的,每一分愛!!

景孟弦抱住她的細腰,手臂的力道很緊很緊……

腰間,迅速的在她的身體內瘋狂的抽/動著,而他,聽到她的示愛之後……

不自禁的,發自肺腑的回應了她一句……

"我也愛你————"

而後……

還來不及待向南喘氣,便已然被他吞沒進了兩個人的唇間……

火熱教纏……

肆意歡愛!!

這一天,注定斐然.

也注意,旖旎萬千,意綿綿……

上篇:結局篇(33)——相互取暖:幫我把衣服解開     下篇:結局篇(35)——領結婚證是頭等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