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結局篇(35)——領結婚證是頭等大事  
   
結局篇(35)——領結婚證是頭等大事

景孟弦在要著向南,著那些意綿綿的話語時,腦子里偶有陌生的畫面一閃而過……

那些畫面里,都有著同一張面孔,就是自己身下的這個女人.

畫面里,嬉戲打鬧,清楚得像是昨天剛發生的事一般!!

那是他的記憶……

失去的那段回憶!

但,都只是些一閃而過的片段,無法組合成整段的回憶!

景孟弦甩甩頭,不再逼迫著自己去想那些還沒有回來的記憶,他要的,就是當下!!

當下這樣……已經夠美了!!

至于他的記憶,順其自然吧!

太刻意,反而不見得會起效果.

景孟弦抱住向南的細腰,要她,更深……

—————————————最新章節見《添香》——————————————

向南和景孟弦出行的這兩天,景藍泉一直在兒子的別墅里陪著秦蘭,哪兒也沒去.

卻不想,居然有了不速之客,登上了門來.

秦蘭打開門,見到溫純煙的一刹那,驚了好幾秒.

溫純煙見到秦蘭卻沒有驚愕,只有盛怒,還沒進屋,一揚手就差點一巴掌甩在了秦蘭的臉上.

好在,秦蘭及時反應,拿手臂擋了一下.

也不想同她廢話,著,就預備將門關上.

"秦蘭,你這踐人!!誰讓你住我兒子家的?這是我的家!!"

她兒子的家,就是她的!!

溫純煙拿手卡著門,身子不停地往里擠.

廳內的景藍泉聽到了她的罵聲,走了出來,一見溫純煙,他整張臉都拉了下來.

"藍泉!!藍泉……你真的在這里?"

溫純煙的眼睛里,透著欣喜,卻又還有不清的憤恨.

視線不停地在景藍泉和秦蘭之間游移,漸漸的,眸色通,寫滿著怒意.

"你們……你們倆!!真的在一起——"

秦蘭見景藍泉出現,也不好再關門,干脆放開了門鎖,讓溫純煙進了來.

景藍泉走近來,擋在秦蘭面前,問溫純煙,"你來做什麼?"

"我來做什麼?你們倆在這里背著我做什麼勾當?!!你們要臉不要臉了?啊??"

溫純煙囂張跋扈的態度,分毫不輸當年.

秦蘭站在景藍泉身後,不話.

她不想同這個女人話,因為她清楚,再多也不過只是徒勞而已.

這個女人,誰的話她都聽不進去!

景藍泉冷冷的掀了掀嘴角,忽而,伸手拉過了身後秦蘭的手.

秦蘭一愣,抬頭看他,倒也沒有掙紮.

只聽得他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溫純煙,我們倆已經離婚了!!現在做著不要臉的事的人,是你!!纏著我有什麼意思?這輩子過得幸福嗎?以為嫁給我就得到了我?得到了什麼?得到的也不過只是我的冷眼相對而已!!"

景藍泉步步緊逼溫純煙,一字一句里都寒涼得如同一把把冰刀.

"別我這輩子沒愛過你,哪怕讓我正眼看你都覺得惡心!!溫純煙,你知道活在這世上什麼樣的人是最可悲的嗎?就是你這樣的!!活了一輩子,身邊卻沒有一個真心關愛你的人!而你呢?除了會耍心眼對付你身邊的人,你還會什麼?!跟你這樣的人談所謂的愛……"

景藍泉冷笑,"那也不過只是把'愛’給玷汙了!!因為,你這輩子都不會明白!!如果不想再自取其辱的話,就滾!!再也不要出現在我面前——"

溫純煙的臉色慘白如死灰.

她盛怒的瞪著對面的景藍泉和秦蘭,胸腔因緒激動而強烈的起伏著.

這或許是他景藍泉這輩子同她得最多字眼的一句話!

忽而,她失控的一聲尖叫,就沖入了廚房里去,再出來,手里多了一把菜刀.

她通的眼睛里,盛滿著盛怒,"秦蘭,我跟你拼了!!!"

她大聲叫喊著,歇斯底里,拿著刀就朝景藍泉和秦蘭這邊沖了過來,"我不會讓你們母女倆好過的!!都是你們這兩個踐人,把我所有的東西都奪走了!!把我所有的幸福都奪走了——"

秦蘭嚇得面色慘白,下意識的往景藍泉身後躲了躲.

景藍泉將秦蘭護住,雙手攤開,往後退,"溫純煙,你把刀放下!!"

他冷喝,看一眼身後的秦蘭,安撫她,"別怕,有我在!"

"溫純煙,你先把手里的刀放下,如果你傷了人,你也不會好過的!!"

秦蘭從驚恐中抽回了神志,勸慰著溫純煙,"如果不是你一味過于執著,你的生活根本不會落到這般田地的!!為什麼到了現如今,你還不肯自我反省!!"

景藍泉也開始游她,"把刀放下,有什麼話,我們可以好好……"

"還有什麼好的!!你都跟這個踐人跑了!!"

溫純煙大吼,眼眶通,霧氣染在眼底,冷笑,"你們倆父子,可都是好樣的!!一個瞞著我找女人,一個呢?一點一點想辦法吞掉我的權勢!!就因為這對下賤的母女??就因為她們倆,你們倆父子就這麼對我??景藍泉,這女人到底給你灌了什麼**湯,讓你這樣對她癡迷不舍?!"

溫純煙拿著刀在空中揮舞著,"不管你什麼,今天我就要斃了她的命!!!就算我活不了,我也要拉著她一起下地獄!!你要是敢擋在我面前,那我們一起,那樣……就算下到了地獄,我還有你陪著,我不會寂寞的!!"

溫純煙著,就沖景藍泉沖了過去.

景藍泉拉著秦蘭就跑.

要制服溫純煙不難,但是溫純煙現在的緒已經完全失控了.

一個瘋子,難保不會做出什麼極端的事來!

不心被刀砍傷也不是不無可能!

誰都不想發生這樣的事!!更何況現在的他幸福得一塌糊塗的,更加不舍得讓自己去做拼命的事兒!!

唯一要做的,就是護住自己身旁的女人!

秦蘭沒想到溫純煙居然到最後會走到這麼一條極端的路上來.

但她握著景藍泉的手,越來越緊,即使手心里已經全是汗,可她依舊無所畏懼,不肯退步.

"這次……不管怎樣危險,我都不想再放手了!!"

正如他們之間過的,他們的等待時間,真的已經夠長了!!

景藍泉很是激動,但現在卻到底不是這些話的時候,如今先甩開了溫純煙的糾纏才是正事.

"待會你沖進房間去,這里交給我來處理!"

在樓上打掃衛生的陳媽,剛預備下樓就見到了樓下的景,急忙打了報警電話.

而剛在一樓游戲廳里玩兒的陽陽,一出大廳就見到了里面這副刀光劍影的觀景.

自己那沒有相認的奶奶,居然舉著一把刀追殺著自己的爺爺和姥姥.

陽陽徹底嚇壞了,他一聲尖叫,下一瞬哭著就朝溫純煙沖了過去,一把抱住了溫純煙的腿,哭著同她求饒,"不要——不要殺我爺爺姥姥!!不要——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殺他們!!"

"陽陽——"

"陽陽……"

陽陽的突然出現,顯然完全出乎他們的意料.

秦蘭和景藍泉同時一驚,下一瞬,秦蘭想都沒想,直接沖出景藍泉的保護圈,就朝溫純煙身邊的陽陽跑了過去.

"陽陽——"

陽陽是她的命,如果他受傷了,這輩子她都會不安心的!!

秦蘭奔過去抱陽陽.

"阿蘭——"

景藍泉大叫.

眼見著溫純煙的刀就要落下來,景藍泉疾步沖上前去,一把抱住秦蘭和陽陽往回沖,然還是……

一刀落了下來,沒來得及做任何的閃避……

刀口深深的砍落在了他的後背上!!

"啊————"

滿室的尖叫聲響起,鮮血登時濺了出來,灑在溫純煙的臉上,讓她一瞬間,蒼白了臉……

望著眼前通的一片,她嚇得跌坐在地上,連連往後退……

眼淚一顆一顆,不停地往外湧……

"藍泉!!藍泉——————"

秦蘭哭著叫喊.

"陳媽,快打120!!!陳媽——"

"爺爺!爺爺——"

陽陽嚇得哇哇大哭,"爺爺,你不要死啊!!爺爺——"

"阿蘭……"

景藍泉虛弱的喘息聲,叫著秦蘭,"別哭,你們倆都別哭,我沒事……"

秦蘭趴在景藍泉的身上,哭成了淚人兒,"你別話,我知道你沒事,一定會沒事的!!會沒事的……"

他們倆,真的好不容易才相守,老天一定要這麼對待他們嗎?

溫純煙從來不知道拿刀殺人居然是這種感覺……

可怖,陰森……

將她占據得滿滿的……

她面色慘白,沒有半分血色,望著自己沾著鮮血的手,她眼瞳一松……

抱住自己的腦袋,"啊——"的一聲,痛苦的尖叫出聲來.

她到底在做什麼?在做什麼!!

很快,警察和120一同趕了過來.

溫純煙被警方帶走.

景藍泉被醫院的救護車接走,秦蘭跟隨而去,陽陽沒去,讓陳媽陪著.

家伙的緒特別不穩,到底心智還弱,被他見到這樣的畫面多少有些殘忍.

但其實對于陽陽而,這樣血腥的畫面也不是第一次見到了,第一次見到是在什麼時候?

三歲那年……

他看著自己的姨倒在血泊里……

陽陽揮了揮腦袋里那些可怕的畫面,臉色慘白,窩在陳媽的懷里,不敢多坑一聲.

向南和孟弦收到消息,幾乎是第一時間趕了回來.

連家也來不及回,就直奔了醫院.

景孟弦見到床上包紮著紗布的父親,就覺腦袋忽而疼得有些厲害.

過往一些零星的畫面,開始在他的腦海里放映……

卻全是些母親可怖的嘴臉.

"孟弦,你怎麼了?"

向南一眼就看出了他的不適來,擔憂的詢問著他的況,誤以為是未來公公的傷勢刺激到了他,忙安撫道,"你別擔心,醫生了,沒傷到要害,還不算特別嚴重,爸只需要好好修養一段時間就好了……"

景孟弦搖搖頭,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我好像想起點什麼了."

"啊?"

向南一驚,"你想起了從前的那些事?"

秦蘭也期待的看向景孟弦.

景孟弦搖搖頭,臉色欠佳,"沒有全想起,都是零零散散的片段而已……"

"你剛剛想到了什麼?"

向南好奇的問了一句.

"沒什麼."

景孟弦不想.

剛剛想起的那些畫面,都是痛苦的,他一點都不想再回憶起來.

向南見他臉色不佳,也沒再過多的追問,"想不起就別想了,別逼著自己,省得頭疼."

"嗯."

下午,等景藍泉的身體狀態好了些,警察就過來對其進行了筆錄.

景藍泉倒沒有隱瞞,把所有的況都如實了.

聽完詳細的敘述,景孟弦的臉色徹底陰郁了下來.

"孟弦……"

忽而,床上的景藍泉喊了一聲床邊的兒子.

景孟弦抬起頭來,"爸."

"爸想問問你對于這件事的看法."

景藍泉平和的問他.

景孟弦眸光一閃,眸色暗沉了下來.

向南和秦蘭自知他們兩個男人之間討論的是什麼話題,也就沒插嘴,只在一旁默默地給他們端茶送水.

半響……

"殺人未遂,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吧!"

很久,景孟弦沉聲應了一句.

景藍泉凝著自己的兒子,沒出聲.

向南端水的手,微微一緊……

她把手中的水杯遞與景孟弦,頓了頓,到底還是了一句,"孟弦,你想清楚點,她到底是你親生母親……"

絕對不是向南想要放過溫純煙.

其實,她對溫純煙的厭惡度幾乎到了極限,但是……

正如她自己所的,那個女人,是他景孟弦的親生母親!

如果真的以殺人未遂之罪判她入獄的話,他真的會放得下嗎?往後想起來會不會難過?會不會後悔今日的決定?

"向南得對,你再好好想想."

秦蘭也認同向南的話.

自己女兒的心思,她自然理解.

"這不是我想清楚就能決定的問題!"

景孟弦搖搖頭,"這是她自己的所作所為,她做了什麼不該做的,就應當為自己的行為買單!既然是違法,為什麼就不能交給法律來秉公處理呢?或許……這對她而,才是一種真正的救贖."

景藍泉歎了口氣,點點頭道,"既然你都決定了,那就這樣吧!交給警察那邊法辦!另外……"

景藍泉到這里,稍微頓了頓,抬眼看了看自己的兒子,"孟弦,爸知道你現在還沒恢複記憶,可能這些對你而不太公道,但有些話,爸還是得.你看看人家向南,跟了你好好歹歹的,少也有八年了,孩子都替你生了.人家對你到底怎麼樣,不用我們這些旁觀者還什麼,想必你自己感覺得到,這樣的好女孩如果你還不趕緊抓緊的話,哪天要真弄丟了,有你悔恨的!我跟阿蘭都算過來人了,活了大半輩子才明白相守不易的道理,如果你真的還有良知的話,就趕緊把向南娶回家里來!這樣一直拖著人家,算個什麼事兒?"

景藍泉從來沒有同自己的兒子過如此嚴肅的話題.

因為,他一直就覺得兒子屬于有見地的,不需要自己來左右他的思想,可如今,看著他們兩個孩子的幸福還一直未落定,他實在不能不幾句了.

向南聽了未來公公的話,心里確實是五味雜陳,什麼味兒都有.

卻忽而,只覺手兒一緊,手心就被一只暖實的大手緊緊地握住了.

"爸,正巧,我也准備跟你提這事兒來著,我打算跟向南結婚了!"

景孟弦偏頭看向身旁的向南,目光不自覺的柔了下來.

那種眼神里,泛著一種濃,而那種真摯的濃,是只有真正的戀人才會出現的.

向南激動的抬頭看他.

"真的?"

景藍泉和秦蘭異口同聲的問道.

末了,心靈會神的相似而笑.

"當然!就像你的那樣,這樣的好女孩還把握不住的話,這輩子可能真的就要在悔恨里度過了……"

景孟弦的話,讓向南忍不住笑起來.

她伸手,俏皮的捏了捏他的鼻子,"你知道就好!"

"你呀!一女孩子,也不學著矜持點!"

秦蘭笑著去抓女兒那只不安分的手.

"媽,你不知道,這男人矜持點不管用!再矜持,我孩子的爸就得跟人跑了!"

向南一把挽住景孟弦的手臂,整個人都膩歪進了他的懷里去.

景孟弦笑著抽開手,一把將她抱進了自己懷里來.

"那你們打算什麼時候辦婚禮?"

秦蘭又問.

"我覺得領證才是關鍵問題!!"

向南舉手發,又轉而道,"可是我們領證以後,爸,媽,你們倆怎麼辦?"

"我們什麼怎麼辦?"秦蘭忙接口,"都一把年紀了,早就不在意這些了!你們倆找個日子趕緊去民政局把結婚證給拿下來!你看看人家杉兒和云墨那速度,不像你們倆這麼墨跡的!待會我找人給你們倆看看日子,趕緊拿了讓大家都省心了!"

"好吧,既然你都這麼了,那我們就不客氣啦!!"

向南眨眼一笑,抱過自己母親的肩膀,"謝謝媽,謝謝爸……不過,領結婚證之前,我有一個的要求."

【好了,大家都別催了,是大結局的節奏了哈!已經在收尾了.】

上篇:結局篇(34)——山洞里相親相愛     下篇:【結局倒計時】我們終于結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