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結局倒計時】我們終于結婚了!  
   
【結局倒計時】我們終于結婚了!

向南眨眼一笑,抱過自己母親的肩膀,"謝謝媽,謝謝爸……不過,領結婚證之前,我還有一個的要求."

"什麼要求?"

三個人齊齊將目光掃向向南.

"我要求,你們倆的婚禮……必須得同我們一起辦!!也就是,三對新人一起邁入婚姻殿堂,我才肯結這個婚!"

"那不行!不行……"

秦蘭一聽自己女兒的提議,登時就羞了臉,趕忙搖頭拒絕.

"這算什麼事兒,當媽的哪有跟女兒一起結婚的!再了,我這都什麼年紀了,還穿婚紗那些的,不像個話!"

"媽!你怎麼這樣啊?老自己一把年紀了,你問過咱們的意見沒?你哪兒老了?啊?爸,你,你看我媽老嗎?"

"是!我看一點都不老,還年輕得很!"

景藍泉彎著嘴角,誇贊著秦蘭.

"聽到沒!我爸這話的意思,就是贊同我的提議!"

向南連忙朝床上的景藍泉伸出了大拇指,點個贊.

"就是!媽,我看向南這個提議就很不錯,到時候大家熱熱鬧鬧的,多喜慶啊!!"

景孟弦也忙附和.

"對對對!事就這麼定了,日子吧,你們做長輩的比較懂,就由你們來負責選,至于婚禮上需要張羅的那些瑣碎事兒就交給咱們這些年輕人來操辦了,你們做長輩的就別操心了!不過,媽,日子別選太近了,得給你女兒點時間做做美容,燙燙頭發,順便減個肥什麼的啊!"

秦蘭笑了,故意逗向南道,"那要不咱們明年再?"

"媽,可沒你這麼當媽的啊……"

向南還當真就急了.

三個人看著向南那副逗趣的模樣,都笑彎了腰.

結婚的事,也就這麼商議定了.

——————————————最新章節見《添香》——————————————

溫純煙殺人未遂案,法庭宣判的那一天,景孟弦也有到場,而向南一路陪同著.

肅穆的法庭之上——

就聽得法官大人莊肅的宣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十三條規定,判決如下:被告人溫純煙因犯故意殺人罪,節惡劣,判決五年有期徒刑,刑期即日生效!"

話落,"砰——"的一聲響,一錘定音.

罪名成立!

散庭.

很久很久,法庭上所有的人都走光了,景孟弦還依舊呆呆坐在家屬席上,一動不動.

而向南,也一直陪著他坐著.

"從這之後,我……大概真的就沒有媽了……"

景孟弦似在同向南著話兒,卻更多的,像是喃喃自語.

"怎麼會!"

向南聽到這種話,心里疼得格外厲害,伸手,握住他的大手.

他的手心里,一片冰涼.

"五年,五年以後會回來的!不,如果表現好的話,其實不需要五年的……孟弦,別那麼想,媽媽始終都是媽媽,做母親的永遠都不會怪自己的兒子,知道嗎?"

向南勸慰著他.

景孟弦將頭歪在向南的肩上,像孩子一般,那般無助而又無奈.

他知道,這輩子,他都得不到母親的原諒了……

他是自己的母親,他了解她!

當他同意將她送入監獄的那一刻,就已經注定了,他們之間這永遠無法挽回的親!

向南不知還能什麼來安慰他.

她知道此時此刻,什麼都已經是徒勞.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抱緊他,再抱緊一些……

告訴他,"不管怎樣,我會一直在你身邊……"

她會,一直在,一直在!!

兩個人不知在法庭里坐了有多久的時間……

忽而,向南只覺自己的手指處,傳來一道冰涼.

她一愣.

低頭去看……

赫然發現自己右手的無名指上,多出了一枚精致的鑽戒來.

戒指的大,與她的尺寸剛剛好契合.

而戒指的戒托上用細的碎鑽嵌著三個極的字母:NAN!

她的名字'南’.

中間,一顆精致的鑽石,鑽石是由一粒一粒細的'心’型鑽鑲嵌而成.

帶在無名指上,在她纖白的肌膚襯托之下,尤顯得精巧而細致.

"這……"

向南是第一次見到這種鑽戒.

做工如此精細的,市面上幾乎沒有,就算有,恐怕也是天價.

向南的緒有些激動,"孟弦,這是……什麼意思?"

景孟弦忽而在向南跟前單膝下跪,托起她的手,在她的手背上,虔誠的落下了一記吻.

他抬頭,看定她.

"南南,這枚鑽戒是四年前就替你准備好的,卻一直沒有適當的機會送出來……"

提起四年的事,他的心,還有些澀然.

抬起頭,會心一笑,"慶幸,四年後,終于讓我有機會把它套在你的手指上了!"

這就是四年前他不眠不休的為自己准備的那枚戒指!!

向南以為這枚戒指早就丟失了,卻不想,它居然還在……

他永遠都不會知道,自己盼這枚戒指,盼了有多久.

景孟弦著,手指嵌入向南的指間,與她十指緊扣,輕笑道,"這麼多年,幸好你沒胖,而之前瘦的那些也漸漸補回來了,戒指……依然很合適!"

向南聽聞景孟弦的話,眼眶不覺有些發燙,聲音哽咽了幾許,"孟弦,你……你恢複記憶了?"

"算吧?但只是偶有一些片段會在腦子里閃過,組不成連貫的記憶."

景孟弦如實交代.

"太好了!!"

向南欣喜若狂,雙臂摟過他的脖子,一把撲入他的懷里來,"太好了!!你都記得了……"

景孟弦依舊跪著,攔腰抱過向南,將她從自己懷里拉開些分距離,深而正色的看著她,半響,"嫁給我!"

他的,不是疑問句,而是,祈使句!!

這輩子,他唯一想要娶的人,就是她!!

向南不語,只是捂著嘴,壓抑著想哭的沖動.

然豆大的眼淚卻還是不自禁的往外湧……

"嫁給我!讓我成為你這輩子的依托!向南,請你給我這個機會!"

景孟弦從來沒有如此認真的同一個女人過這樣一段正經的話.

唯有這一次……

獨獨,只對她!!

向南喜極而泣,一下子哭得更厲害了,她連連點頭,已經哭得泣不成聲,"我願意!!孟弦,我願意……"

看著向南那一顆顆晶瑩的熱淚,景孟弦也不自覺了眼眶.

捧起她的臉蛋,心疼的替她吻去每一顆眼淚,就聽得他啞聲道,"親愛的,謝謝你……謝謝你八年來對我的不離不棄!!謝謝你一直如此堅定的守在我身邊……"

景孟弦到這里的時候,因為緒激動,居然忍不住也哽咽了起來.

因為,這八年里,一路風風雨雨,他們之間經曆了實在太多太多……

痛的,苦的,悲的,喜的,笑的……

所有的畫面如同放映一般的在腦海中閃過.

這麼些年來,如果不是眼前這個女孩,偏執的堅守著他們這份愛,或許……

他們真的早散了!!

而他的人生,也絕不會像現在這麼……幸福!!

景孟弦捧住向南哭花的臉蛋,薄唇印上她的唇,深切而纏綿的與之深吻,糾纏……

"南南,這一輩子……我們誰都不要再輕易松開誰的手了!!八年時間,夠了……"

真的,夠了!!

"嗯……"

向南點頭,重重的點頭,"再也不分開了!!再也不分開了……"

眼淚泛濫而出,融進兩個人緊密相貼的四唇之間,苦澀里卻仿佛還帶著一股甜甜的味道……

這是,愛的味道!!

是幸福的味道……

"我愛你——"

景孟弦貼著她的唇瓣,動的,發自肺腑的同她表白.

"我也愛你——"

而且,很愛很愛……

一如既往的,深愛著!!從未動搖……

後來……

向南抱住景孟弦,徹底哭花在他的懷里.

第一次覺得……

他們離幸福,更近了!!

這感覺……對于他們而,多麼的來之不易!!

———————————————最新章節見《添香》——————————————

民政局內,登記的侶不算太多,向南和景孟弦不需要排長長的隊去拍照.

隨他們一起來湊熱鬧的是景藍泉和秦蘭,當然,自然也少不了向陽.

拍結婚照前,秦蘭還細心的替向南理了理額前的長發,"別緊張啊!好好拍,這可是一輩子的紀念……"

不知為什麼,向南從母親的語里仿佛是聽到了一絲盼望和寄托.

向南有些感動.

伸手,將母親攬入懷里來,感恩的拍了拍她瘦弱的肩膀,"媽,謝謝你和爸的成全……"

"不許這種話!快,快去坐好,要拍照了!"

秦蘭輕輕推了推向南.

景孟弦拉過向南的手,領著她在攝相機前坐了下來.

"來來來,兩位新人看前面……"

兩人微笑著平時前方.

"來,把頭靠在一起,對對……很好!!"

"咔——"

一聲快門聲響起,照片拍攝結束.

"好了!恭喜恭喜啊!!新婚快樂!!"

攝影師熱切的祝福著他們.

秦蘭笑得合不攏嘴,連忙送上一早准備好的喜糖喜餅,"來來來,大家都沾沾喜氣!!"

"謝謝,謝謝……"

一時間,攝影棚里熱鬧紛紛.

直到工作人員在結婚證上蓋下印章的那一刻,向南頓時才有一種夢想成真的感覺.

"恭喜你們!"

工作人員將兩本色的結婚證分別遞與給向南和景孟弦.

"謝謝……"

景孟弦忙道謝,接過.

向南半響有些回不過神來,景孟弦在一旁輕輕撞了撞她,替她將手中的本本接了過來,"謝謝,她太緊張了,還有些回不過神來!"

向南這才猛地緩神回來,忙笑著道謝,熱的發喜糖.

車,往家的方向駛去.

景孟弦的車上,只坐著向南.

其他人坐在了景藍泉的車上.

一路上,向南捧著自己的本本,愛不釋手.

"我真的結婚了……"

她呢喃著,還有些不敢相信.

"我真的結婚了?"

向南繼續喃喃自語的,問著自己.

景孟弦有些好笑,"是!!你真的結婚了!!別懷疑,你現在已經是名副其實的景太太!!"

"景太太……"

向南重複的呢喃了一句.

末了,偏頭,眯眼看著身邊的景孟弦,打趣道,"景先生,我這……算不算第二任景太太啊?"

"那你覺得我算不算你的第二任丈夫呢?"

景孟弦不甘示弱的回擊她.

向南輕嗤一聲笑了,"那看來咱倆半斤八兩了,都是二婚!"

她著,在手中的本本上吹了口氣,又用手摸了一下,心有感觸道,"不過這寶貝玩意兒,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今天心可真好……"

她滑著身上綁著的安全帶,樂呵呵的笑著,都笑彎了眉眼,"今晚我給你們做燒鯽魚好不好?你還想吃什麼?告訴我,我統統都給你們做出來!"

景孟弦勾嘴一笑……

"我就想……吃你!"

"……"

…………………………………………………………………………

之後的不久,向南揣著結婚證去監獄里看過溫純煙.

她的精神狀態很不佳,即使景孟弦有找人特別照顧著她,但這到底是監獄,才短短的半個月不到的時間,她整個人就瘦了好幾圈.

見到向南的時候,她的緒格外激動,雙手不停地拍打著玻璃窗,最後,一點辦法都沒有,才被獄警拽著拖出了房間去.

向南有些失望.

她其實只是想來告訴她,她的兒子已經結婚了!

她沒奢望過自己會得到她的祝福,但孟弦畢竟是她的兒子……

不過,也罷了!

一切都強求不得!

獄警知道向南是景市長的兒媳婦,更知道關在里面的這個女人是景市長的前妻,所以對她們自然是特別關照.

"景太太……"

獄警見向南要走,喊住了她.

這還是向南第一次聽人叫她這個稱呼,多少有些不習慣,緩了好久,她才反應過來人家是在叫自己.

她轉身,錯愕的看著身後的獄警,"你好,有什麼事嗎?"

"景太太,你婆婆最近緒特別不穩定,每天深夜都會在監獄里大喊大叫,我們懷疑她是因為受刺激過度,精神失常了……"

"什麼??"

向南大驚,"你是我婆婆……"

"最近我們的心理醫生再給她做心理輔導,但目前看來,效果不佳.心理醫生的意思是,如果可以,請她的家屬近日來不要再打擾她,她的精神已經很脆弱了……"

"怎……怎麼會這樣呢?"

向南一時間有些手足無措了.

幸好剛剛沒有再把結婚證給她看到,如果真的看到了,不定又是一輪新的刺激.

"我要的就是這件事了,請您回去同家人轉達一下我們的意思."

"好的好的……"

向南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從監獄里走出來的.

腳下的步子,沉重得如同灌了鉛一般.

溫純煙……瘋了?

怎麼會這樣呢??無緣無故的……

向南心里五味雜陳,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是好.

其實,她最為難的是不知該怎麼跟自己的丈夫開口.

告訴他,他的母親因為送入監獄之後瘋了,他會怎麼想?

他會每天都活在自責里,怨恨自己當時不該狠心上訴的吧?

向南有些不知所措了.

晚上,一家人圍坐一桌吃飯的時候,向南幾度擱下筷子想同大家聊一聊這件事的,但到底……開不了口.

夜里,躺在床上,向南翻來覆去的睡不著.

景孟弦終于有些看不下去了.

他側身,用手臂撐住自己的頭,問身旁的嬌妻,"怎麼了?今兒看你回來就心事重重的樣子,發生什麼事了嗎?你今天去哪兒了?"

向南翻了個身,背著他睡著,將頭埋進薄薄的被子里,悶聲道,"我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到底怎麼回事?"

景孟弦湊近她,擔心的問著她.

將她的身子掰過來,迫使著她面對著自己,"告訴我,我是你的丈夫!不是好,有事都一起擔當著的嗎?"

向南緊咬下唇,猶豫萬分.

"不是早就告訴過你,不需咬唇瓣嗎?"

景孟弦斂眉,不滿的撬開向南的下唇,訓斥她道,"以後你要生了個女兒的話,她肯定會跟你學,到時候要不好看,你這當媽的可得自責了!"

向南完全沒將景孟弦的話聽進去,她的心思還沉溺在今天那獄警給她的那一段話里.

"孟弦——"

向南急切的抓住景孟弦的手.

"嗯?"

景孟弦沉目看她,不解.

向南舔了舔干澀的唇瓣,"我想了想,這件事無論如何都得告訴你……"

"到底什麼事啊?"

向南深吸了口氣,猶豫了數秒,這才下定決心道,"我婆婆,就是你媽媽……我今天去看過她了……"

"然後呢?"

景孟弦眉心深斂.

向南能清楚的從他幽深的眼睛里看出一抹急迫和擔憂.

"然後……獄警告訴我,她最近緒經常失控,好像是因為刺激過度……"

向南握著景孟弦的手,越發收緊了力道.

能感覺得到,他的手心,在一點點變得寒涼……

很久……

他只是緊抿著薄唇,一語不發.

越是這樣,向南就越發的擔心他.

"你……你別太擔心,獄警了,只要這段時間別再刺激她,會好起來的,現在他們已經再給你媽做心里輔導了……"

景孟弦依舊沒有話.

很久,久到向南以為他或許再也不會話了,就忽而聽得他道,"睡吧!"

他拍了拍向南的後腦勺,動作里滿滿都是寵溺.

向南驚了一下,"孟弦……"

"快睡吧,很晚了,明天還得上班呢!"

"你……"

向南擔心他,手握住他的大手,將他手心里的冰涼擱在自己暖和的大腿中,夾緊,試圖將自己身上的溫度傳遞給他,"孟弦,你要難過就出來,別憋著,我知道,我知道你不開心……我是你的妻子,我願意傾聽你心里所有的難過!!告訴我,好嗎?"

"那你呢?對于這件事你心里是怎麼想的?"

景孟弦沒有回答,反問向南.

向南的視線望進他的眼眸深處去,很久,歎了口氣.

"實話,我心里……不上什麼感覺!我怕你……怕你會覺得是因為我和我媽才讓你母親變成這樣子的,我知道,我知道她變成這樣,肯定和我們倆脫不了關系,但是……"

向南眼眶通,伸手抱緊他,聲音已經哽咽,"孟弦,你一定知道,這不是我和我媽想看到的結局,對不起……對不起……"

"傻瓜!!"

景孟弦將手從她的雙/腿/之間抽出來,抱過她,將她緊緊地攬入自己懷里來,"我就知道你會把這件事往自己身上攬,不然也不會猶豫這麼久而不敢跟我,我不願跟你分享我心里的感覺,也是怕你內疚,怕你想太多……"

他將下巴抵在向南的發心處,心疼的厮磨了幾下,"實話,我心里……特別難受,但我就怕你有這樣的想法,所以才不太敢跟你!我媽的事,你別往心里去,至于她……我會請全世界最優秀的醫生替她將病治好的!!"

景孟弦著,在向南的發心處,印了一記深深的吻.

"你先睡,我想去看看她."

"這麼晚了……我陪你一起去!"

向南著,就跟著他起了身來.

"你就別去了,聽話……"

向南知道他的顧及,連忙道,"帶我去吧,孟弦!我知道你擔心什麼,我保證,我就在外面等你,我不會讓她看見我的!帶我去,我放心一些,你現在讓我睡著,我也睡不著……"

"那好吧!"

景孟弦點頭答應了下來,末了,又叮囑向南一聲,"這件事你就別告訴我爸了,我想平時他也不會去看我媽,告訴他免得又被媽知道了,到時候她肯定得跟你一樣,心生愧疚,坐立難安."

向南有些感動,"孟弦,謝謝你……"

"快穿衣服吧."

"好,馬上!給我一分鍾時間!"

向南匆匆從衣櫃里揀了套衣服出來,穿好,就隨著景孟弦去了監獄.

晚上自然不是探監時間,但礙于景市長的面子,誰都得讓景孟弦進去.

向南只在外頭等著,景孟弦獨自一人進去了.

溫純煙見到自己兒子的時候,還沒話,就已經忍不住痛哭出聲了.

"兒子,兒子……"

"媽……"

望著眼前又瘦了一圈的母親,景孟弦心里就像被刀割一般,難受得厲害.

"兒子,你救媽出去好不好?媽在這里好難過……媽過得一點也不好!!我不要在這里住下去了,兒子,你救救媽,你一定有辦法救媽出去的……"

"媽……別這樣……"

聽著母親的哭訴,景孟弦真的不知道自己當時送母親進監獄到底是對還是錯.

"兒子,你救救媽,你救救媽……"

溫純煙握著景孟弦的手,都還在顫抖著.

"媽,我真的沒有辦法救你出來,這是法律……法律不會對任何人姑息的!你聽我的話,在這里好好住著,我會讓里面的人照顧好你的飲食起居,你放開心,好好過,好嗎?別再把自己往死胡同里鑽了!"

"所以你是沒辦法救我出去了,是不是?"

溫純煙一聽兒子的話,臉色驟變,"讓我放開心在里面好好過?呵呵……呵呵……你們這群沒良心的人,就在外面逍遙快活!!景孟弦,我可是你媽!!我是你媽————你怎麼能這麼對我?啊??我是你媽啊————"

景孟弦忽而意識到,再怎麼勸慰對于母親而,都只是多余了.

如果真的能勸明白的話,也就不會發生這一次又一次的慘劇了……

他失敗的婚姻,他錯失的夢想,還有勿墜的黑道,以及難以戒除的毒癮……

看著執拗得依舊不肯放手的母親,景孟弦忽而覺得,眼前的她,是那麼的陌生……

他起了身去,最後,到底什麼話都沒,轉身,往外走.

向南一見他出來,連忙從車上走了下來.

"怎麼樣了?"

向南緊張的問他.

景孟弦站在門口的老樹下,吹了吹夜里的涼風.

"還好!"

向南見他臉色不佳,也沒有再細問,只陪著他站在樹下,默默地承受著這習習夜風迎來的一絲冷意.

"其實很多時候,我總在想,為什麼到最後我媽會淪落到這樣的田地……是我們的錯?還是她的錯?我想她這輩子,最學不會的就是放手成全他人吧!白了,就是自私……正如爸的那樣,我媽愛的人,永遠都是她自己!最後落到這樣的地步,其實,一早就注定了,我們誰也怪不了誰……走吧!!"

景孟弦完,牽起向南的手,往車前走去.

向南挽住他的胳膊,忽而心里開闊了不少.

頓時,越發覺得眼前這個男人,太值得自己去深愛了.

也太需要她的愛了……

"孟弦,我再跟你商量個事兒唄……"

向南將頭歪在他的肩膀上,商量的口吻道,"你就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回到你的手術台上去嗎?"

對于向南的提議,景孟弦愣了一下,偏頭看向向南.

目光深沉,薄唇緊抿,很久,都沒有開口話.

"你不想?"向南斂眉,認真道,"你要回去的話,能救活多少在與惡魔斗爭的病人呢?難道不比你經商要來得有意義嗎?"

那才是他真正的夢想啊!!

景孟弦握緊她的手,卻最後,只深意的扔下了一句話,"現在還不是時候!"

向南不理解他話里的意思,只當是他還沒把公司的事落定好.

也對,這麼大個公司,不可能放手不管的!

等所有的一切,忙過之後再做打算吧!

——————————————最新章節見《添香》———————————————

周末,云墨和紫杉如約到了景孟弦的家里談論婚姻事宜.

草地上,兩個男人坐在石桌前討論著新婚地址和一些喜糖喜餅的問題.

向南和紫杉躺在草地上閑適的曬著太陽.

"向南姐,你跟景老師還打算要第二個孩子嗎?"

紫杉忽而問了一句.

向南毫不猶豫的點頭,"當然要啊!我還想生個女孩子呢!"

她抬手擋了擋頭頂刺目的陽光,笑笑,有些遺憾,"生陽陽的時候,他不在我身邊陪著,多少有些遺憾,他做父親的也沒看到孩子牙牙學語的時候,相信對他而也是一種人生缺憾,所以啊,就沖這一點,我們倆都必須再生個孩子!當然,如果是女孩子就更好了!"

這時,向南忽而又憶起了那個還未出繈褓就離世的孩子……

心,忍不住揪扯了一下.

下一瞬,明朗了開來.

因為,她相信,那個孩子……還會回來的!!

"你們倆現在可以要孩子了嗎?"

紫杉關切的問了一句.

向南搖搖頭,"還不行,醫生他身體里的毒素還未退乾淨,不過他現在已經有在吃排毒的藥物了,我相信應該很快就會好的."

"嗯."紫杉著坐起了身來,"懷孕之前把身體養好是好事,這樣對孩子也比較好,以後孩子生下來更健康."

紫杉這些話的時候,莫名的,向南總覺得她還帶著些傷然的緒在里面.

向南擔憂的看著她,也跟著坐起了身來,問她道,"怎麼了?今兒怎麼突然對孩子的事這麼關心了?"

她笑笑,打趣紫杉道,"干嘛呢?兩個人這麼快就打算生孩子了?"

"沒……"

紫杉扯了扯唇角,搖搖頭,歎了口氣,將目光望向不遠處的云墨身上,"如果可以,我倒希望真能,但是……"

向南一聽這話覺得有些不對勁,"怎麼了?"

"其實我們倆在一起這麼久了,從來沒有做過什麼避孕措施,想來結婚證反正也已經領了,如果真的懷上了就生下來,可是,好幾個月過去了,我肚子也一直沒有反應,前些日子,去做了次婚檢,醫生……依我的身體,很難懷孕……"

紫杉到這里,忽而就了眼.

"向南姐,我現在挺矛盾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我能感覺得到云墨特別喜歡孩子,可現在……"

"紫杉,你別想太多,醫生具體怎麼的?醫生不是只難懷嗎?又不是一定不可以!何況,現在什麼問題都能治,你是醫生,這些東西你肯定比我還清楚!你現在馬上就要結婚了,你還矛盾什麼呢?再了,退一萬步來講,實在不行,還有人工授精呢!"

"可是,如果我真的不行怎麼辦?我不想讓云墨失望!"

"你這話什麼意思?你該不會想結束這段婚姻吧?"

"沒……我,我只是害怕……"

紫杉搖頭,沒有了主意.

"你可別亂來,這事兒云墨怎麼的?"

"他從來沒過什麼,檢查結果出來了,他看過之後也沒什麼,還是同從前一樣,嘻嘻哈哈的,就像根本不知道這事兒一般,他好像就完全沒有擱在心上.可我知道,他根本就是怕我有什麼想法,他怕我難過,緊張,所以才裝出一副什麼事都沒有的樣子.可是,如果我真的不能生孩子怎麼辦?他們云家就他一個孩子,難道就因為我而絕後嗎?再了,沒有孩子的婚姻……真的會幸福嗎?"

紫杉真的從來沒有像此刻這般迷茫過.

"杉兒,你別給自己增加負擔."

向南寬慰著她,握過她的手,發自肺腑的勸導著,"可能你覺得我作為一個孩子的媽,根本沒資格跟你這些,畢竟我不能理解你的痛苦,但是,你不能辜負了云墨的一片好心,不是嗎?就像你的,他其實心里很在意,可是他在你面前卻從來沒表示出來,這是因為什麼?這是因為……他愛你!在他心里,你比所謂的孩子來得更重要!何況,你們這只是難而已,並不是沒有希望,難道你就為了一個'難’字就想結束你們的婚姻嗎?那如果真是這樣,云墨這番苦心可真白負給你了!"

"不,我不會跟他結束這段婚姻……"

紫杉忙搖頭,"雖然我偶爾有過這種想法,但是,向南姐,聽了你的這番話,更加堅定了我和他之間的愛!你得沒錯,我們不該輕易就放棄的,我們之間還有希望……"

"傻瓜……"

向南摸了摸她的腦袋,"你們倆都還這麼年輕,這種事不需要太著急,心放寬,自然就有了!別想太多了,知道嗎?"

"好,我知道了.向南姐,謝謝你,跟你聊了這麼多,心里舒服多了!"

向南笑開,"那我第二個孩子,等你們一起……"

"好啊!我現在突然就對自己的未來充滿了信心!!"

後來的後來……

很多年以後,紫杉終于如願的生下了一個格外水靈的丫頭.

丫頭生得如精靈般可愛極了,幾乎人見人愛,但俏皮的性子,卻讓人頭疼得不得了.

當然,這些都是後話了!

【不出意外,正文這個月完結哇!!】

上篇:結局篇(35)——領結婚證是頭等大事     下篇:【結局倒計時】三對新人的幸福婚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