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結局倒計時】了斷那些該了斷的糾紛  
   
【結局倒計時】了斷那些該了斷的糾紛

凌晨兩點,書房里依舊點著一盞鵝黃的燈光.

向南敲了敲虛掩的房門,走了進去.

"這麼晚了,還在忙,今晚不打算睡覺了?"

一見向南出現,景孟弦下意識的將跟前的電腦闔上.

"醒了?"

景孟弦伸手,牽過朝自己走了過來的向南.

向南在他身上坐了下來,"嗯,一醒來就見你不在,所以就起來看看了,這麼晚了,你還在忙什麼?"

向南瞄了一眼他蓋起來的電腦.

如果自己沒有想錯的話,他似乎是有事正瞞著她.

向南抬了抬眼皮,"怎麼?該不會這麼晚了,還跟哪個妹妹在網上聊天吧?"

她著眯緊了眼眸,雙手搭在景孟弦的肩膀上,歪了歪腦袋,"不至于吧?才一年而已,你打算移別戀了?"

景孟弦輕笑起來,"對自己就這麼沒有信心?"

向南擼擼嘴,"那你啃膩了也不定."

景孟弦捏了捏向南的鼻頭,"膩不了."

明明是玩笑話,但向南能感覺到景孟弦的不輕松.

他有心事.

而且是,心事重重的樣子.

"怎麼了?不開心?"

向南問他,見沒劍眉緊蹙著,她忍不住伸手替他抹了一下眉心,"別蹙著眉頭,不好看!如果真的有放不開的心思,要不要考慮告訴你的老婆呢?你老婆心很寬的,可以裝下特別特別多的東西……不管是開心的,還是憂愁的……"

景孟弦握著向南在自己眉心處游離的手,擱在手心里,不停地厮磨著.

頭微低,薄唇輕抿,久久的都沒有開口一句話.

向南知道,他還在猶豫.

猶豫著心里這份沉重的心事,要不要告予她知道.

向南也不逼著他,只耐心的等著.

她知道,如果能讓他都這麼心翼翼的,那一定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記不記得我曾經跟你過……"

景孟弦到這里的時候,微微頓了頓,才又繼續,"這些年,我一直在給一個黑幫……做些不正當的交易……"

他沉啞的嗓音,讓人揪心.

向南握著他的手,忍不住緊了又緊,指間泛起淺淺的蒼白.

她其實一直都記得這件事……

這麼重要的事,她怎能隨便忘得掉……

她不,只是……不敢,不想提,不願去想.

她在自我欺瞞,以為不就等于從來沒有發生過,而如今,忽而被他如此慎重的提起來,向南心里不免有些緊張.

"曾經我答應過他,為他賣命五年……"

"可是,如今五年已經過了!"

向南激動的握緊他的手掌.

手掌里,有些冰寒……

一直涼到了向南的心尖兒上.

景孟弦收緊了力道,回握向南,"嗯,五年的時間已經過了,但……他不打算輕易放過我!所以,我約了他明天做個了斷."

"你約了誰?"

向南緊張得連心跳仿佛都快要停止了一般.

"黑幫老大,雷霆手!!"

"明天?"

"對!明天……"

向南的手,隱約有些顫抖.

面色微白,"一……一定要去嗎?"

"一定得去!"

景孟弦肯定的點頭,"我和黑道之間,必須要有了斷的時候!向南……"

他抬眼看她,漆黑的眸仁里,閃爍著淺淺的流光溢彩,有愧疚,有無奈,"對不起,在還沒有理清所有的煩事前,就把你留在了我身邊,但也正因為有你和陽陽,所以我現在必須得同他們之間做個了斷了!"

"那……"

向南咬了咬下唇,"會有生命危險嗎?"

景孟弦搖頭,沒有隱瞞向南,"我不知道,但我保證,我一定會盡最大的努力,護自己周全,好嗎?"

"好……"

向南點頭,"你一定要心!!那個……明天……"

"不能!你不能陪我去!""可我會很擔心你."

"那你也不能去!"

景孟弦很堅持,"向南,你跟我去,只會讓我更分心而已."

也對……

"好,那你答應我,處理完之後,第一時間給我報平安,好嗎?"

"好!一定……"

……………………………………………………………………

翌日——

清晨,八點.

景孟弦獨自駕車往約定的地方前行而去.

車,在一座獨立別墅前停了下來.

兩名黑衣人領著景孟弦往里走,"老大已經在等您了."

"謝謝."

三個人一同往別墅里走去.

走近大廳,就見雷霆手已經候在了那里.

雷霆手的年紀與景藍泉的相當,按輩分來,景孟弦是該叫聲叔叔的.

"雷叔!"

景孟弦走過去,禮貌的稱呼了一聲.

雷霆手似乎甚是喜歡景孟弦,一見他就笑米米的起了身來,"你子,好久不見!!"

他親自招呼著景孟弦入座,又命人送了茶上來.

景孟弦胛了兩口後,直接進入正題.

"雷叔,明人不暗話了,我今天來找您,您也知道具體是為了什麼事!"

雷霆手沏茶的手,驀地一頓,抬頭看他,目光寒光,嘴角卻依舊噙著笑意,"怎麼?就這麼迫不及待的想從我這跳出去?"

"雷叔,當年答應您的時候,我是孤身一人,如今我已是有家室的人了,所以我沒辦法還像從前那樣不顧生死的去冒險了!我想這種感覺,您一定能夠體會."

他雷霆手年輕的時候墮入黑道,後來有了自己心儀的女孩,兩個人一同生了個孩子,卻不想好景不長,被曾經黑道里的仇家追殺,導致妻死兒喪,剩下他獨自一人苟活在世,為了給妻兒報仇,他選擇了再次墮入黑道,然直到如今,卻也依舊孤身一人……

景孟弦還知曾經認他的母親溫純煙為干妹妹,其實也是因為她有著一張與他的亡妻相似的臉蛋.

但,相似,到底只是相似而已!

似乎因為景孟弦的話,雷霆手想到了自己曾經的那些過往,以至于很久都沒有開口上一句話.

隔了好半響……

"確定考慮好了嗎?"

他冷幽幽的問景孟弦.

"是,雷叔!"

雷霆手繼續泡著手里的功夫茶,才緩緩道,"如果你非要退離,雷叔也不強留,但你也知道,幫派里自然有幫派的規矩!想走,那也得看看你……走不走得出這扇門了!!"

景孟弦依舊淡定從容的笑著,面上的神分毫不顯山露水,手指饒有節奏的在椅扶上敲了幾下,偏頭問雷霆手,"那雷叔你想怎麼做呢?"

"那得看你夠不夠膽兒了!"

景孟弦笑笑,"不試過又怎麼會知道呢?"

"好!!我就喜歡你這種有魄力的年輕人!!"

雷霆手著,站起了身來,沖身後的保鏢吩咐道,"叫阿K到賽道上等我!!"

阿K?賽道?

景孟弦眉心稍稍蹙了蹙.

阿K是他們幫派里出了名的賽車手,難不成雷霆手想讓自己同他跑一圈不成?

他阿K可是專業賽車手,如果自己同他比的話,那顯然不是他的對手!

但,事已至此,他顯然已經沒有了任何退路.

哪怕前面是荊棘,他也必須得上!

"走吧!"

雷霆手招呼了一聲.

【爭取今天晚上還更一章,具體況要等晚上才知道,親們熬不住的可以早睡,明天開新文了哈,群麼麼!!】

上篇:【結局倒計時】婚禮過後的溫存     下篇:【結局倒計時】我又要做爸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