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大結局】景南篇(完)  
   
【大結局】景南篇(完)

【今天月票翻倍啦!有票子的親們貢獻下哇!這是大結局啦,大結局啦!】

紫杉大著肚子的時候,一直都是向南陪著她.

兩個女人湊在一起,得最多的那還是育兒經.

向南剝了瓣橘子送入紫杉的嘴里,"我跟你,這懷孕最重要的就是前三個月,三個月得穩著點,後面就好了!"

"嗯嗯."

紫杉連連點頭.

向南又塞了塊橘子送入自己嘴里,"誒,你你這胎是個公主還是個王子?"

"不管是公主也好,王子也罷,我都喜歡."

"咱們可好的啊,公主就留給我們家做媳婦,王子的話……不介意姐弟戀吧?其實也差不了多少,一歲而已,是吧?"

紫杉被向南那一本正經的模樣給逗笑了,"我是不介意的!"

"好!!那咱們可就這麼定了啊!!"

…………………………

向陽十歲那年,云家公主呱呱落地.

取名,云璟.

公主在他們一群娃兒里,排行老三,所以,別名叫三公主.

向陽站在搖床前,看著被褥里粉紛嫩嫩的嬌娃,好奇的眨眨眼,"杉阿姨,她怎麼長得跟我們家向晴時候一模一樣啊……"

"……"

噗!!紫杉忍不住笑出聲來.

不過,孩子剛出生那會都是一團沒張開的肉球,也難怪他要長得都一樣了.

"她也好可愛……"

向陽忍不住伸手抓了抓云三的手兒.

手才一探過去,家伙似乎就感覺到了一般,張開手板兒就將陽陽的手給捏住了.

力道還很大的,怎麼就不肯松手了.

睜著一雙圓溜溜的大眼兒,看著陽陽'咯咯’的笑個不停.

"杉阿姨,她會笑了!!她會笑了——"

這才兩個多月呢!

"妹妹好像很喜歡你哦!"

紫杉著將家伙從搖床里抱了出來,讓軟綿綿的她坐在自己身上.

陽陽忙湊了過來,拾了把椅子在云璟的對面坐下,"我也很喜歡妹妹啊!"

不過,他嘴里的喜歡,自然是哥哥對妹妹的那種最單純的喜歡.

—————————————最新章節見《添香》————————————————

婚後的生活,可謂多姿多彩.

向南生了向晴之後,幾乎是忙到不可開交的地步了.

工作上也休停了一年半,直到第二年才算徹底複工.

而一直忙于公司的景大總裁,最後同云墨商議,兩個人一同創辦了一家私立星級醫院.

為的,確實不是盈利,而是……他夢想的追求!

當向南再次見他穿上那身白色大褂的時候,眼淚怎麼都沒辦法抑制的,就不停地往外湧.

景孟弦雙手兜在白大褂里,看著自己緒過于激動的嬌妻,無奈的笑道,"哭得這麼厲害,我下次可真不敢再繼續穿了."

"不行,不行!!"

向南連忙否決掉,抓住他的兩根手臂,撇撇嘴,"你要不穿,我一定比這哭得更凶!"

"怕了你了!"

景孟弦一把將向南撈入懷里來,置于自己腋下,"怎麼這個點過來了?"

"當然啦!!今天是你第一天上任,我能不過來親自瞧瞧?我親愛的景院長?!"

向南揶揄的逗他.

"哈哈哈……"

景孟弦被向南徹底逗笑了,抱著她的肩,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可以看出來,他的心格外的好.

當然,能夠重回他夢想的舞台,他的心能不好嗎?

"啊!對了!!禮物,禮物——"

向南這才想起自己手里的禮物袋,"這可是你老婆我跑遍整個S市的大商場才給你挑選出來的,快看看,喜不喜歡……"

向南著將禮物呈了上去.

"什麼東西啊?"

景孟弦好奇的將盒子打開,里面躺著的是一支雕花的黑色鋼筆.

向南手兒背在身後,獻寶似的同他明道,"這可是全球限量版的!只出了三支,我可是提早了半年才預定上的."

景孟弦眯了眯眼,捏了捏她的臉蛋,"禮物我倒是很喜歡,就是你這段辭夠沒誠意的,得你老公我倒像個庸俗之人."

"哈!"

向南伸手一把挽過他,笑米米的道,"老公,你知道你什麼時候是最吸引我的嗎?"

"不穿衣服的時候!"

景院長回答得語氣,絕對是相當肯定,且自信的.

"呸!!"

向南唾棄他,嬌嗔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才道,"是你從你的白大褂里把筆抽出來,然後'嘩嘩嘩’在紙上寫著字兒的時候,才是最吸引我的地方!"

這倒讓景孟弦挺意外的.

景孟弦轉了轉手中的鋼筆,笑道,"老婆,謝謝你!這筆,挺昂貴的吧?""嗯!挺貴的,都快把我的卡刷爆了!不過老公你放心,我用你的卡刷的……"

"……"

"你不會介意的哦?"

"當然."

他敢介意嗎?

不過,這份禮物還算老婆送他的嗎?

"景院長——"

有醫院里的同事喊景孟弦.

就見他心急火燎的跑了過來,"景院長,神外科辦公室出了點事兒……"

"怎麼回事?"

景孟弦眉心斂緊.

"是這樣子的,昨天一位病人手術時期忽而心髒病突發死亡,今天家屬就鬧過來了,現在這會直接把尸體停在了咱們辦公室里,是非得向醫院討要個法不成!"

嘖嘖……

又是最典型的醫患關系問題.

向南光是聽聽都覺頭大.

"老公,祝你好運……"

向南拍了拍景孟弦的肩膀,悲憫的祝福著他.

景孟弦在她的唇上印了一記吻,"你帶著老大和老二去我的辦公室等我吧."

"你得注意安全啊!"

如果換做只是家屬來鬧事兒的話,向南一定會跟過去瞧瞧的.

不過,有尸體停在辦公室,還是罷了吧!

她光想想就滲得慌,何況,待會老大和老二還得過來呢!

很快,老大和老二就被月嫂和司機從家里送到了醫院來.

晴晴這會已經三歲大了,坐在高高的沙發上,翹著兩條短腿,嘴里還一直叼著顆蘋果,像個老鼠似得啃個不停.

向南擔心她會卡著,騙她道,"晴晴,你得慢點吃,心蘋果里有蟲子,萬一被你啃掉一半了,怎麼辦?"

晴晴端著手里已經被她啃掉了一半的大蘋果,似認真的思忖了一下.

末了,才抬頭看向自己的老媽,奶聲奶氣的問道,"可是……那不應該是蟲子要心我嗎?萬一被我啃了一半,死掉的可是它……"

"……"

景向晴,你還敢腹黑一點嗎?!!!

當然,腹黑公主的腹黑,絕對遠遠不止這些.

直到後來,向南覺得她女兒的話,都足以整成一本可愛腹黑語錄了.

從前呢,向南總是這麼鼓勵向陽和向晴的:誰都有做錯或者做得不夠好的時候,自己如果做得不夠好呢,也不要灰心,要自信一點.別人做得不夠好,就要學會去安慰他們.

向晴倒是好這一點始終銘記于心.

那日,向南親自下廚給丈夫和孩子做了一道清蒸鱈魚,結果,鹽放多了,向南有些郁悶,看著女兒在一旁眼都不眨的盯著自己瞧,向南就假裝很傷心的道,"哎呀,媽媽可真笨,連個魚也蒸不好……"

向南這話,其實只是想讓自己女兒安慰安慰她幾句的.

向晴確實是足夠懂事的.

她上前拉了拉向南的手,一副疼愛的模樣摸了摸媽媽的手背,"媽媽,你別難過,雖然你是我們家最笨的那個,但是你比別人還是聰明很多的……"

"……"

向南差點吐血.

後來這事兒她告訴給自己老公聽,結果,把景孟弦給笑翻在床上.

果不其然,這是他的女兒!!

本性跟他,太像了!!

但就算如此,景爸爸也沒少在自己女兒身上吃癟.

那日,向南正在一樓給全家人精心准備早餐,就聽得樓上傳來向晴稚氣的喚聲.

"媽媽……媽媽————"

一聲可比一聲高.

向南趕忙擱了手里的工作,就往樓上跑.

跑到她的床邊,就見寶寶已經睡眼朦朧的坐了起來,頭發凌亂得像個鳥窩,而她躺在旁邊的老爹顯然是被她的叫聲給鬧醒來了,見老媽來了,也就沒起身來,翻了個身打算繼續睡.

結果,女兒掀了掀他笨重的身板,"爸爸滾."

向南一聽這話,趕緊糾正她,板著面孔,訓斥道,"晴晴,你不能沒有禮貌!怎麼能跟人這麼話呢?何況他還是你爸爸!"

景孟弦聽聞更是一下子睡意全無了,滿臉都是委屈,無辜極了.

向晴看著爸爸這副模樣,似乎也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連忙道歉,"爸爸,對不起……"

"沒事沒事!知錯就改的晴晴是好孩子!"

景孟弦剛還委屈的心,瞬間得到了安撫.

他這寶貝女兒可真是軟得都快把他的心給化了……

結果,下一句……

"爸爸,請你幫忙滾一滾,好嗎?"

呵呵……呵呵……

瞧瞧,多有禮貌的孩子啊!!!

"哈哈哈哈哈……"

看著景孟弦那張扭曲的俊臉,向南最後終于是忍無可忍的爆笑出聲來.

當然,如果以為公主的腹黑語錄就這樣了,那可把她想得太弱了!

很多時候,向南當真是,對萌娃又愛又恨啊!

一大早的折騰著她穿好了衣服後,向南就招呼著他老爸照顧她洗漱,自己又繼續下樓做早餐去了.

忙了一早,時間飛快的流逝,向南眼見著上班就快要遲到了,結果,桌上的萌娃還在鬧脾氣.

"寶貝,媽媽上班要來不及了,趕緊的,聽話,咬一口蛋蛋,好不好?"

向南耐著心思哄著她.

結果,家伙把俏臉兒一撇,搖頭道,"我不要吃蛋白,我要吃蛋黃妹妹!"

向南繼續當好媽媽,誘哄著她,"乖哦!聽話,都得吃的,知不知道?蛋白吃了臉蛋兒才白白的,好看……"

結果,家伙眨眨眼,正色的看著她,一本正經道,"媽媽,那還是你吃蛋白吧!晴晴讓給你吃.你臉上的痘痘越來越多了,一點都不白,你快吃吧!晴晴讓給你啦!吃了後漂亮……"

家伙一邊著,還把雞蛋不停地往向南嘴邊塞.

向南差點淚流滿面.

女兒啊女兒,你怎麼就跟你老爸一樣,從來都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啊?專門挑人心傷的地方戳,是到底是故意不是啊?

聽到老公和兒子在一旁幸災樂禍的笑,向南狠狠的一口咬在雞蛋上,連帶著蛋黃也一並吞得干乾淨淨了,渣滓都不給女兒留一個.

"……"

晴晴咽了咽口水,滿臉無辜.

向南到底還是新剝了一個給她,"晴晴,待會上幼兒園,還會不會哭啊?"

晴晴點點頭,如實交代,"應該會的."

這話兒的時候,可在她圓溜溜的大眼里瞧不出半分的羞愧來.

"你都已經上幼兒園了,怎麼還能哭鼻子呢?你看班上的其他同學可都特別乖,就你一個人哭鼻子,你不害臊啊?如果你再哭,媽媽的臉可都要被你丟光了."

"那晴晴還是要哭的呀!"

晴晴相當堅持.

末了,又歪著腦袋想了一下,而後一臉擔憂的問向南道,"不過,如果我再哭,媽媽你的臉真的會不見嗎?"

"……"

向南點頭,"真的會不見!"

"好吧!那我下次不敢再哭了,我不想媽媽的臉不見了,那樣……怪嚇人的!"

"……"

結果,她寶貝女兒還當真就沒在幼兒園里哭過了.

向南自認為這招還真的挺不錯的!

————————————最新章節見《添香》——————————————

云璟三歲.

她頂著一頭如同被狗啃過了似的短發,掉著晶瑩的珍珠淚兒,好不可憐的從外面竄了進來.

"向陽哥哥!!向陽哥哥——"

三公主不開心的時候,永遠都只有她的向陽哥哥.

正在書房里寫作業的向陽一聽三公主的喚聲,連忙扔了筆,就"噔噔蹬"的下了樓來.

"怎麼了,怎麼哭成這樣子了?"

向陽一把將軟綿綿的云璟從腳邊上抱了起來.

他雖然才十三歲,不過,身材較于普通人可挺拔不少,畢竟有好基因在.

那張俊美的臉,較于自己的老爸,根本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而她懷里的公主,雖然留著一頭實在談不上好看的發型,但那張臉可愛得如同一只藏在森林里的精靈,通透,不染纖塵,可愛到不似這個凡塵該有的人兒一般.

"告訴我,哭什麼?"

向陽又問了一句,抓下她的手,替她把臉頰上的淚痕拭干.

她的臉頰格外紛嫩,瓷白的顏色此刻還透著些緋,漂亮極了.

"頭發……好丑!!好丑……怎麼辦?幼兒園的朋友都笑我……嗚嗚嗚……"

"……"

向陽揉了揉她的腦袋,違心的安撫著她,"哪兒丑了?挺好看的啊!""他們跟狗啃的一樣,哇……"

家伙著,一下子哭得更厲害了.

"好了,好了,別哭了!要不……我幫你修剪一下?"

向陽大膽的提議.

"真的嗎?好啊,好啊!!"

三兒連忙點頭,樂不可支,剛剛的眼淚一下子就收了起來,連過度的緒都沒有.

"那你乖乖在這坐著,哥哥去拿剪刀來."

向陽把三兒安置在沙發上坐好,又轉而去抽屜里翻了剪刀出來,又奔去廚房把老媽的圍裙拿了過來,細心的給妹妹系好.

"好了,乖乖的把眼睛閉起來,不許亂動,不然可能會剪刀你的哦!"

"好!璟不動."

家伙雙手背在身後,認真的坐好,閉上眼,一動不動.

真是十足的相信自己的大哥哥啊!

"咔嚓咔嚓——"

剪刀游過她柔軟的劉海,遺落下一堆碎碎的黑發.

家伙心滿意足的很.

而向陽……

剪了一圈後發現,還跟剛剛沒什麼區別,依舊像狗啃的.

他不滿意,再繼續.

又一圈……

好像還差了點.

再繼續……

直到……

云璟的劉海,徹底與她的腦門兒齊平了,這才可算完了.

終于不像狗啃的了!

不過……

向陽怎麼看,都怎麼覺得奇怪.

這發型就像,中間沒有頭發似的,怪難看的.

他有些不好意思了,拿了鏡子給云璟,"那個……你看看……"

云璟看著鏡子里的自己,眨眨眼,好久都沒有話.

就在向陽以為她又要哭的時候,她突然就樂呵呵的笑了起來,"璟這樣子好搞笑哦!!"

"……"

向陽心里長松了口氣,對三兒還有些愧疚,不過,她不哭了比什麼都好.

伸手抱過她,"走吧!陪哥哥寫作業去!"

"好啊!!"

家伙的心頓時好了起來.

隔天,云璟頂著這一頭堪稱奇葩的發型到了學校,可想而知的,沒少遭同學取笑了.

而且,比昨天笑得更凶,更厲害.

還幾個忍無可忍的,直接笑趴在了地上.

但這次云璟沒哭,也沒跟他們發脾氣,一反常態的心好得不得了.

拎著自己的書包往桌上一甩,不屑的嗤之以鼻道,"你們這些笨蛋,根本就不懂得什麼叫時尚!!"

在她云璟心里,只要是向陽哥哥的,就什麼都是好的!!

所以,不管同學們如何取笑她,她的心都是美美的.

……………………

那年,云璟八歲,向陽十八歲.

已入高三的向陽,無疑俊美得已是學校校草級別的人物.

精致的五官,生得如同妖孽,魅得能失人心魄.

就連向南這個當媽的,無數回見到自己的兒子都忍不住犯花癡的,就更別提其他那些女生了.

云璟雖然年紀不大,但對美的認知,還是挺強的.

她也開始念學二年級了.

而向晴雖然比云璟大一歲,但是做父母的總希望自己的孩子有個伴兒,所以向南讓向晴和云璟一起上的學,兩個孩子一起有玩的有鬧的,多好.

兩個人在向陽高中的附屬學上課,以至于一下課的時候,就有無數個大姐姐姐姐們同她倆獻殷勤,給她們買各種吃的,玩的,目的就是讓她們倆幫忙遞書,又或者是打好家屬關系,往後好下手.

云璟還好,但向晴可不樂意跟她們打好關系了.

每次見著她們,就拉著云璟躲開他們,甚至于還要挾她們,"你們再這麼討厭,我就告訴我哥去!我哥才不會喜歡你們呢!我哥的女朋友只能是三兒!!"

三兒眨眨眼……

女朋友?

她是向陽哥哥的女朋友嗎?那是什麼東西?

她完全弄不明白,只傻呼呼的跟在一旁瞎點頭,"對,我就是向陽哥哥的女朋友!"

"噗……你這麼,你做他女朋友?"

云璟的話,惹得那幫女高中生都笑了.

當然,誰也沒有去真正的在意過她的這番話兒.

云璟畢竟還是個孩子.

因為景家姐妹的關系,所以云璟幾乎每天都會出現在向南的家里,要哪天突然沒來,還當真不習慣了.

向南可是由心的把她當作自己未來的兒媳婦了.

云璟是什麼都不懂,只是乖巧的叫向南為向南媽咪,叫景孟弦做孟弦爹地.

這天夜里,云璟又一個人跑來找向陽哥哥了.

好在兩家住在同一區里,距離相差不遠.

這時候向陽已經睡了,她推開向陽的臥室門,就像走自己的房間似得,一貓身子就鑽進了他的被褥里,窩在了他懷里,默不作聲的睡了.

向陽被懷里這突來的柔軟給驚醒了過來,一睜眼就見三兒躺在了自己懷里.

他微鄂,問她,"怎麼了?"

側身,看著她.

家伙蠕動了一下軟綿綿的身子,埋進他暖暖的懷里,更緊了些分.

一看這模樣,向陽就知道,家伙一定是不乖,又挨爸媽訓了.

通常調皮被訓的時候,她才會這副媳婦兒的委屈模樣.

他伸手將東西抱入自己懷里,"是不是又被媽媽訓了?看你以後還乖不乖……"

"明明就是媽媽不乖!又凶云璟……"

向陽失笑.

"云三……"

他喊她.

"嗯?"

"以後你要不想睡家里,就去跟向晴姐姐睡,不能再睡哥哥這了,知道嗎?"

"我不要——"

家伙一下子就不開心了,抱著向陽的藕臂更緊了,身子不依的動彈著,"我要跟向陽哥哥睡!!我就要跟你睡……"

"好了好了,跟我睡,跟我睡……"

怕了她了!

云璟是從就格外依戀著他的.

就像妹妹依戀著哥哥.

而他,也相當照顧著懷里這個妹妹的!

他畢竟是哥哥,而且是年長她十歲的哥哥!

………………………………

那年,云璟十二歲,向陽二十二歲.

周末——

云璟背著書包,一路跌跌撞撞的往景家火速的奔了過來.

"向陽哥哥!!向陽哥哥,死了死了——云璟快死了——"

她眼眶通,不停地喊著.

景向陽從二樓奔了下來,"怎麼了?怎麼了?"

"血……血……"

"血?什麼血??"

向陽將云璟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個遍,卻也沒見著她身上有任何受傷的痕跡.

云璟卻害怕得直哭,"我流了好多血,好多血……"

"哪兒?哪兒?"

景向陽又把云璟掰過來掰過去的,好好檢查了好幾遍,但始終都沒發現哪兒有血跡.

"下面……"

云璟哭得直顫,一張臉兒癟得通,"下面,好多血……"

景向陽一愣,而後,恍然大悟,一拍自己的腦門.

看著面前已經成人的云璟,景向陽還覺得有些恍惚.

去年向晴成人的時候,可被少被他笑話,而眼前的云璟這樣了,他心里居然會覺得有些許的恍然和羞窘.

"你先到洗手間去,把弄髒的褲子脫下來,我去找你向南媽咪……"

"好……"

向南正在外面的庭院里曬被子,一聽得向陽叫自己,這才忙折回了屋里來.

"剛剛是不是云璟來了啊?怎麼不見她人影了啊?"

向南環顧一眼四周,沒發現自己媳婦兒的身影.

"媽,那個……"

向陽還有些難以啟齒.

"什麼啊?"向南不明所以.

"你有沒有衛生棉啊?少女用的那種,云璟她……好像來那個了,你進去幫她看看,她現在哭得可凶了……"

"……"

向南二話沒,連忙折身進了洗手間.

"寶貝,來,讓向南媽咪瞧瞧!"

向南的聲音從洗手間里傳來過來.

"哎呀!!我們璟寶貝也成人了!別哭別哭,這是好事兒,好事兒……"

景向陽在外頭聽得可是面耳赤,就聽得自己老媽喊他,"向陽!!"

"嗯,在呢!干嘛?"

"你趕緊去你杉阿姨家一趟,給璟拿一套乾淨的衣衫過來!"

"哦,好!!"

向陽著就出門往同一區的云墨叔叔家去了.

他到了他們家之後,把云璟的事同紫杉了一遍,紫杉哭笑不得.

"這妮子啊,我看啊,干脆讓你媽收了她做女兒算了,成天就不著家,只知道往你們家跑,我看她心里就沒我這個媽了!"

紫杉嘴上抱怨著,一邊去她房間里給她揀了一套乾淨的衣服出來,"走,我跟你一起過去,把她拎回來."

後來,兩個媽媽守在洗手間里給云璟換衣服.

向陽在外面守著,等待著兩位媽媽的隨時命令.

"向南姐,我們家云璟老麻煩你,怪不好意思啊!"

紫杉實在拿自己這麻煩的女兒丁點辦法都沒有.

"你這的什麼話啊,一家人可不兩家話!再了,咱云璟還叫我媽呢!她可是我們家向陽欽點的媳婦,是不是啊?我的璟公主?"

"是!!"

云璟也不知道聽沒聽懂向南的話,就在那一個人自得其樂的點頭.

樂得向南和紫杉兩個人呵呵笑.

門內的云璟聽不懂,但不代表門外的向陽聽不懂啊!

他可是已經二十二歲了!!

十二歲的搗蛋做他的媳婦兒?那可真應了她老媽那句話了.

老牛吃嫩草!!

關鍵是……

他可從來都只是把妮子當妹妹而已!

這一路看著她長大,要把她當女人看待,可還真難!

要知道,她渾身上上下下的,可沒哪一處地方,是他景向陽沒見過的.

要他們之間的感,還真的除了兄妹之,可再無其他了!

不過,他也懶得去在意里面兩個媽媽的談話.

本來就是玩笑話而已,他根本無需去在意.

……………………………………

那年,云璟十五歲,景向陽二十五歲.

"云璟,放學了沒?我哥回來了!你趕緊回來啊!!"

那天,收到向晴的信息,一貫學習成績好的云璟第一次,學會了蹺課.

因為,半年不見得向陽哥哥回來了!!

終于回來了——

半年前他被醫院派去支援前線了,一走就是好幾個月.

這幾個月里可沒讓家里人少想念.

云璟拽著書包,連家也沒著,就興奮的直往景家跑.

如今的她,早已不是當年那個不點了.

她已經出落得格外嬌美,長長的頭發帶著些自然卷,蓬松的散落在肩頭上,稱上她那張可愛俏麗的面容,如同森林里的精靈般,美得不落俗套,教旁人看著都總忍不住回頭多看兩眼.

"向晴!!"

"向南媽咪!!"

"孟弦爹地——"

云璟踩著輕快的步子走了進來,把家里所有的人都喊了一遍,就沒點到景向陽.

不知道為什麼,光想到向陽哥哥,她的心就會噗通噗通的跳個不停.

所以,也就變得不太好意思大聲喊他了.

腳,停下大廳里.

屋子里,所有的人都朝她看了過來.

"哎呀!!我們璟回來了!來來來,趕緊進來,你向陽哥哥回來了!"

最先招呼她的是向南.

云璟乖巧的笑著,"向南媽咪!"

視線,不自覺的落在對面的景向陽身上.

半年不見,好像又帥又高了……

站在那里,挺拔如松,俊美不可方物.

可是……

他旁邊多出來的那個巧笑倩兮的女孩是誰??

"璟,過來……"

景向陽同她招了招手,轉而指了指身邊的女孩,"哥哥的女朋友,尤淺."

女朋友……

似乎,直至那一刻,云璟才徹底明白了,女朋友真正的含義!!

那天晚上,她沒有在景家吃飯.

在景向陽那一句介紹語之後,她禮貌的同向南和景孟弦招呼了一聲後,頭亦不回的離開……

【文章寫到這里,正式大結局!!接下來就是云璟的故事了!!明天凌晨會繼續更新的!】

【鏡子的新文已經開啦!!《一醉纏綿:總裁請節制》,書的簡介和留區都有鏈接地址的哦!期待親們的支持!!】

上篇:【結局倒計時】公主駕到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1):幫他把腰帶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