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1):幫他把腰帶解了!  
   
尾聲——驕陽似璟(1):幫他把腰帶解了!

云璟十八歲,景向陽二十八歲——

酒吧里——

云璟化著濃濃的煙熏妝,掩蓋了她本來那張清新靈動的面貌.

月牙兒般漂亮的眼睛上還貼著副假到不忍直視的假睫毛,眼眸兒一眨,假睫毛就像兩把芭蕉扇似的拂下來,別提有多非主流了.

她平日里是不化妝的.

不過,今兒同學們鬧著要來酒吧玩兒,所以她也就順便緊跟時尚了.

"云璟,到你了!!選大冒險還是真心話啊?"

云璟趴在桌上,蔫蔫的,沒什麼狀態,"當然得大冒險,誰怕誰啊!"

"好!!爽快!!"

那負責出題的女同學秦瀝瀝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喂!看那邊……"

"什麼?"

云璟意興闌珊的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

一愣.

"看到沒有?對面桌上坐著個冷臉的帥哥!"

"沒看到!"

云璟眼都不眨,別開了臉去,繼續趴桌上.

"什麼視力!!"

那女孩又把云璟的臉給掰了過來,面對著對面桌上的帥哥,"看好啦!那個穿黑色的風衣的,最帥的那個!!你去調戲他!!"

"……"

這就是大冒險?太無趣了吧??

云璟抬抬眼皮,坐直了身子,寡淡的問了一句,"吧,怎麼調戲?"

"去看看他內庫什麼顏色的!"

"……"

云璟白了她一眼,"喂!要不要玩得這麼過火啊?"

"怎麼?怕啦?怕了就喝酒唄!"

云璟掀了掀嘴角,從椅子上起了身來,囂張的搖了搖手臂,"本姑娘還不知道什麼叫怕!!"

著,就端著蠻腰往對面穿風衣的冷面帥哥走了過去.

這帥哥,還真不是別人,就是……她云璟的好哥哥,現在的同居室友——景向陽,景醫生!!

"帥哥……"

云璟叉著腰兒,站定在他身後.

景向陽劍眉一直緊斂著,薄唇緊繃,似在隱忍著什麼緒,卻沒有發出來.

他起了身來,居高臨下的冷睨著面前像個太妹的云璟,那視線就如同兩把鋒利的刀刃一般,隨時可能將她開膛破肚,性/感的雙唇崩成一條冰冷的直線,沒有話,卻足以教人,不寒而栗.

這個男人,仿佛與生俱來的就有一種……讓人膽寒的魄力!!

但偏偏,她云璟就是個不怕死的女人!

她什麼話兒也沒,手當著酒吧里所有人的面兒就去解他的褲腰帶.

景向陽眸仁里的溫度瞬間劇降,冰霜覆蓋,如若能將云璟生生凍結.

但,她依舊熟視無睹……

對面酒桌上的同學,早已唏噓不已.

而景向陽這桌的狐朋狗友更是吹起了口哨兒.

要知道,這世上可還沒見過敢解他景向陽褲腰帶的女人!!

這可真真兒頭一回!且還當著這麼多人的面!!

這非主流的丫頭,夠魄力!!

皮帶松開,云璟的手兒才想要繼續肆虐,忽而,只覺手腕兒一疼……

一只鐵鉗般的大手,冷冷的將她不安分的手兒扣住,低吼道,"云三,你玩過火了!"

他手間的力道很重,勒得她有點疼!

云璟皺了皺秀眉,卻沒喊疼,不悅的從他的大手里掙開來,轉而回頭,得意的看向對面起哄的同學,攤攤手,"黑色!"

而後,看亦不看一眼身後臉色鐵青的男人,瀟灑的回了酒桌上去.

"厲害!!"

酒桌上,掌聲如雷貫耳.

而景向陽這邊————

"哇!!咱們景大醫生也有吃癟的時候,哈哈哈!簡直不敢想象……"

景向陽的兄弟,也是他的大學舍友唐宵還在幸災樂禍著,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喂!剛剛那辣椒,可還真夠味啊!!你子豔福不淺!!"

景向陽冷著一張俊美無儔的面龐,別了一眼唐宵,警告道,"別打她的主意!"

"喲!!這就對上眼了?那你可真就對不住尤淺了!"

"你扯哪去了!"

景向陽不爽的掙開他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

視線下意識的往對面桌上看了一眼,眸仁里,依舊寒若冰霜.

"云璟,云璟!!那帥哥還在看你呢!!"

秦瀝瀝興奮得直推她.

云璟當真有些煩了,嗓音都不覺提高了好幾個分貝,"你夠了沒?你要喜歡,自己去追唄!!"

"去就去!!誰怕誰!!"

那女孩著,還當真就端起了手里的高腳杯,往景向陽那桌走了去.

"你……"

云璟氣結.

秦瀝瀝,你這什麼破朋友!!

"哥哥,方便透露一下電話號碼嗎?"

秦瀝瀝噙著笑,彎著身子倚在沙發邊上,問景向陽.

景向陽冷著一張魅龐,連眼皮都不抬一下.

很久,見她沒有要走的意思,才漠然道,"我沒有用電話的習慣."

"那手機呢?"

秦瀝瀝不識趣的繼續問.

"也沒有."

"呵……"秦瀝瀝挑眉,甩頭,揚唇一笑,"歐巴,你不會跟叫獸一樣還用BB機吧?"

"噗……"

秦瀝瀝一句玩笑話,把酒桌上其他的人都逗笑了,唯有撲克臉的景向陽,依舊無動于衷.

他忽而起了身來,淡淡的掃一眼跟前不識趣的女孩,"姐,我的外之意就是……瞧不上你!這麼,你會不會好懂些?!"

"……"

完,也不看一眼秦瀝瀝那張由轉白的臉蛋兒,邁開長腿就往對面的酒桌走了去.

還不等云璟反應過來,她的手腕已經被一只冰冷的鐵鉗勒過,下一瞬,整個人連扯帶拖的被拽出了酒吧去.

所有的同學,驚愕的張大著嘴,看著這迅猛發展的兩個人,不出一句話來,就那麼眼睜睜的看著云璟被這個霸道的男人給拽走了.

"你干什麼!!你把我弄疼了!!"

云璟奮力掙紮著,但無果,手腕上的那股力道就跟鐵鉗似得,怎麼掙都掙不開來.

她被景向陽粗暴的扔進了車里去.

"你輕點——"

Sh/it!!

再怎樣,她好歹也算個女人吧?哪怕他從不把她當女人看!

車,飛快的駛離酒吧,往景向陽的獨身公寓駛去.

而云璟現在也算那套高級公寓的半個女主人.

為什麼呢?

因為他景向陽在A市工作,而她云璟也恰恰好考上了A大,兩個人就這麼陰差陽錯的到了同一個城市,可想而知,集萬千寵愛于一身的云三到了他景向陽所在的城市,他能不照應著嗎?他敢不照應嗎?

到了公寓,云璟又是被景向陽連拖帶拽的拉了進去,繞過大廳,直奔洗手間.

"喂喂喂!!你到底要干什麼——"

云璟終于受不了了!!

"景向陽————"

她尖叫!!

表示抗議!

忽而,一條濕毛巾就往她化著濃妝的臉上砸了過來.

景向陽替她一頓胡亂的擦著,手上的力道可一點也不輕,"我才出去兩天,你就把自己弄成了這副鬼樣子!!"

云璟的臉蛋兒本就皮嫩,被他這麼用力一擦,妝沒卸去多少,臉頰倒被揉得通了.

她揚起腦袋,梗著脖子,像個斗雞似地,"你不是要走四天的嗎?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回來也不提早打個招呼!!

"呵!!四天?"

景向陽陰陽怪氣的掀了掀唇角,"我要四天後再回來,你是不是得上房揭瓦了?啊?"

"你管不著!!別擦了,疼——疼死了!!"

鼻子都被他擦酸了.

云璟抓著他的大手,一張臉兒左躲右閃,想要避開他的肆虐.

一雙漂亮的大眼睛此刻已經含滿淚光了.

絕對不是委屈,真真兒的只是被這混蛋弄疼了!!

"化得跟鬼似得!!"

景向陽慍怒的將髒兮兮的毛巾往洗手台上一扔,"不把自己弄乾淨,別出來了!!"

完,轉身就出了洗手間去.

留下云璟在他的身後沖他不爽的做鬼臉.

云璟看著鏡子里的自己,撇了撇嘴.

還當真跟他的一樣,跟鬼似得!!

眼睛周圍的煙熏妝被他揉得一團黑,都化到了臉上來,假睫毛也被揉了半截,狼狽的耷拉在眼皮上……

嘖嘖,真是夠丑夠俗了!!

要她今晚為什麼會跑去酒吧玩兒呢?

還不是因為用他的電腦上網的時候,無意中發現一封從美國寄過來的郵件……

寄信人就是那誰,尤淺.

內容當然是她最不想看到的.

是的!!去美國深造的尤淺就快要學成歸來咯!!

多麼值得喜慶的事啊!可她……

厭惡極了!!!

要問她為什麼厭惡那個叫尤淺的女人……

云璟想到這里,忍不住深吸了口氣,胸口處還有些微微的凜痛.

如果沒有三年前的那個夜晚……

她和她的向陽哥哥也不至于會變成如今這種不堪的局面!!

云璟拂了一把水在自己臉蛋上,又擠了些卸妝油,在手心里戳開,拍到臉上,使勁兒的搓.

把自己卸得干乾淨淨了後,放才走出洗手間.

一入大廳,就見景向陽正沉著那張冷峻的撲克臉坐在沙發上候著她.

"我先洗澡睡了!"

她腳底抹油,要逃.

"過來!!"

景向陽冷聲命令她.

云璟站住腳,"干嘛?"

"誰准你去酒吧的?"

他抬頭,完全以一副家長的口吻質問她.

"我已經十八歲了!!"

"十八歲就可以喝酒?十八歲就能在酒吧里隨隨便便解男人的褲頭??"

景向陽起了身來,居高臨下的逼問她.

怒意隱在眉心里,宛若隨時要迸發而出一般.

云璟眸色黯然,賭氣的吼道,"在我心里……就沒把你當男人過!!"

她完,甩頭就走.

"跟我好好話!!"

手腕,被景向陽勒緊,稍一使力,就將云璟置于了自己跟前來.

云璟皺眉,掙紮了一下,"難道我錯了嗎?在你心里,你又什麼時候把我當女人看過?我是你妹妹!!你是我哥哥!!我們之間,僅此而已!!"

上篇:【大結局】景南篇(完)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2):就愛慣著她的壞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