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2):就愛慣著她的壞毛病  
   
尾聲——驕陽似璟(2):就愛慣著她的壞毛病

新一學期的開學——

餐桌上,云璟悶著腦袋,埋在她跟前的碗里,頭亦不抬的扒著碗里的玉米粥.

蓬松的卷發散開在桌上,齊齊的劉海在碗邊跳躍著,模樣兒倒是不出的可愛,但……

景向陽蹙了蹙眉,將手里的醫學報放了下來,"云三,把頭抬起來吃飯,頭發都散桌上了!"

"哦……"

云璟乖乖的把腦袋抬起了幾分,雙手端過碗,舉起來,干脆的將碗底的粥一飲而盡.

末了,一擦嘴,"我喝完了!上學了,再見!"

"我送你去."

他忽而道.

"啊?"

云璟回頭看他,表示錯愕和受寵若驚.

因為每天早上她都是司機送的,他主動要送自己,這可當真是……頭一遭!

"李叔請假了."

他淡淡的解釋一句.

看吧!

就知道他沒這麼熱!

景向陽放下碗筷,用紙巾優雅的擦拭了一下嘴角,起了身來,"走吧!"

"哦……"

云璟像個乖孩子,耷拉著腦袋,訥訥的跟在他的身後.

嗯!相差十歲,大抵就是這種相處模式.

景向陽給云璟開了車門,目光落在她身後的雙肩包上,斂了斂眉,"你只背幾本書而已,需要這麼大個包?"

大到簡直就像一個龜殼了!

丑死了!

一提到自己的書包,云璟似乎格外緊張.

臉色一變,連忙將書包置于自己懷里,一屁股坐進了車里去,嘴不滿的嘟囔了一句,"人家一個包也得管,你怎麼比我爸還啰嗦……"

"……"

景向陽無語.

看她包里癟癟的,什麼都沒有,至于非得用這麼大的?

車,很快在云璟的校門口停了下來.

她兀自下車,連道聲謝都沒有,就徑自往校園里走去.

看著她頭亦不回就離開的背影,景向陽無語失笑.

這丫頭到底是哪個老師教的禮儀課?連最基本的禮貌都不懂了?

"云三!!"

他最後,到底還是不甘心的叫住了她.

因為,被她看也不看一眼就走,好像……存在感太弱了些.

三兒回頭,眨巴著一雙月牙兒般水靈的大眼,歪著腦袋,無辜的看著他,"干嘛?"

"過來!"

景向陽沖她招了招手.

三兒不明就里,秀眉斂了斂,還是乖乖朝他走了過去,站定在他的車窗前.

貓下身子,與車里面的男人平視,又問了一句,"干嘛?"

景向陽探手,懲罰性的捏了捏她的鼻頭,"老師沒教過你,對人要禮貌嗎?我花了我生命里珍貴的一十五分鍾送你來學校,連一句'謝謝’也撈不著?"

"……"

云璟無語,去抓他那只討厭的手,"題大做!!謝了!!"

完,拽了拽肩上的書包,擺擺手,轉身就朝校園里走去了.

依舊……

頭亦不回.

景向陽失笑,腳踩油門,駛離A大.

"云璟!!你這家伙,速度還挺快的啊!!"

秦瀝瀝也不知道從哪個角落冒了出來,一把抱住云璟的肩膀,曖昧的覷著她,"哎呦!昨兒晚上才認識的,居然今天就送你來學校!該死的,你昨兒跑他家過夜了??"

"噢!"

云璟老實的點頭.

是啊!昨兒是跑他家過夜了呢!

秦瀝瀝驚愕的張大嘴,好半響,才回神過來,又問道,"滾床單了?"

"滾床單?"

云璟不解的斂了斂眉.

"就是上/床的意思!少跟我裝蒜!"

哦,原來是這個意思啊……

云璟瞥了她一眼,想到昨兒晚上她泡景向陽的事兒,又點了點頭,吐出兩個字來,"上過!"

少一個敵,是一個!

這是云璟心里的意思.

不過她可不曾謊.

本來他的床,從到大的,自己也沒少上!

"哇……"

秦瀝瀝曖昧的撞了撞她的肩膀,"云璟,你也未免太不害臊了吧?一也?還是他包養你啊?人家一看就知道是有錢的成功人士了.一般成熟的男人,可都喜歡玩咱們這種年紀的妹妹,你可得悠著點兒!"

"是嗎?"

云璟腦袋一歪,似乎對這個話題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你像他們這種年紀的男人,就喜歡我這種年紀的?"

秦瀝瀝端著自己的下巴,一副對男人了如指掌的架勢,有模有樣的道,"男人呢,不管什麼年齡段,都是喜歡年紀的!喂!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你們倆到底算一也還是他包養你啊?"

"包養!"

云璟分毫不帶考慮的回答她.

算包養吧?反正每個月那個男人都會數零花錢給她的!

云璟完,揣著自己的書包,踏著愉悅的步子上學去了.

原來,男人都喜歡像她這樣的妹妹啊!!那景向陽……應該也會喜歡吧?

云璟如是自我安慰著.

"喂!!云璟,我還有事兒要跟你呢!"

秦瀝瀝一把拽過云璟,"被男人包養,至于樂成這樣嗎?"

"你管不著,有事事!"

"我找男朋友了."

"哦!"

云璟點點頭,表示了然,繼續往前走.

"喂!!放學我介紹給你認識!"

"放學我忙."

云璟頭也不回.

"那待會下課我把他帶給你看!"

"沒興趣!"

"……"

所有的同學都知道,云璟云同學,男同學嘴里的璟公主,璟女王,對所有的事一概都沒,興,趣!!

不是她的事,她不聞,不問,不關心.

她的人生,只對一種生物感興趣!

那就是——景向陽!!

包括他身邊所有出現的不明女生物!!

…………………………

上課的時候,云璟收到了一條來自景向陽的短信:晚上一起吃飯,我來接你.

云璟嘴角的笑容都快漾到耳根後去了.

"別笑了,嘴巴都要裂了!不就一條短信嗎?"

秦瀝瀝撞了撞笑得有些誇張的云璟,繼續同她八卦道,"我男朋友,昨兒晚上在酒吧里認識的!可惜你走得早……"

"……"

云璟低著腦袋,回短信.

沒吭聲,也不知道有沒有聽她話.

"他是我們學校藝術系大三的學長,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他,咱們學校的校草,陸離野!人長得特帥!而且據家里還特有錢!市中心那個惠聯國際百貨就他們家的!"

云璟沒吭聲,繼續低著頭編短信.

忽而,抬起頭來,沒頭沒腦的問了一句,"誒!你他為什麼會突然約我出去吃飯呢?就像今天早上似的,怎麼會突然就要送我來學校呢?真的只是司機請假?那今天晚上他不會告訴我,家里的廚師也請假了吧?"

云璟完,一個人在那獨自樂呵呵的笑著.

秦瀝瀝頓時覺得自己在對牛彈琴,沒好氣的推了她一把,"他喜歡你,喜歡你!行了吧?!"

中午下課後,云璟被秦瀝瀝強行拽著去找她的校草男朋友了.

"學長,學長——"

秦瀝瀝在教室後門沖里面的男人招手.

很快,就見一個長相……確實足夠俊美的男人,從里面走了出來.

對!這種面相的男人,真的只能用'美’字來形容.

眉眼妖魅如桃花,鼻梁高蜓,薄唇性感,皓齒潔白.

右耳上還戴著一顆黑色的菱形耳釘,顯得格外紮眼.

這個男人雖然很美,卻長得一點也不女氣,還帶著些紈绔子弟的玩世不恭.

"親愛的,一起吃飯?"

他走過來,毫無顧忌的,一把將秦瀝瀝攬入懷中,這才注意到她身旁連正眼都沒瞧他的云璟.

"她是?"

陸離野將目光落在云璟身上,肆意的打量著她.

桃花眼里毫不掩飾的透露出對她的好奇.

而且是那種……男人,對自己獵物的,好奇!!

"啊!我來介紹一下,這是我閨蜜!云璟!"

秦瀝瀝著,一把撈過云璟的胳膊.

閨蜜?

云璟眨眨眼.

在她的印象中,她的閨蜜永遠都只有景向晴一個!

"云璟……"

陸離野性/感的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

云璟厭惡的皺了皺眉.

這男人,給她的感覺……壞透了!!

"秦瀝瀝,你找的什麼男朋友?眼光這麼差!!"

云璟鄙夷的了一句,一點面子都不給,轉身就走了.

秦瀝瀝的臉色微微變了變,沒有去追云璟,只是安慰著自己的男朋友,"離野,你別在意啊!云璟就是這種人!看誰都不順眼."

"沒有啊!"

陸離野玩味的盯著云璟離開的背影,邪氣的嘴角一勾,"我覺得你這朋友……夠味兒!"

秦瀝瀝的臉色稍有不自然.

"走吧!親愛的,中午想吃什麼?"

陸離野抱著秦瀝瀝的肩膀就往外走.

"隨便,吃什麼都好!"

只要有他在!

秦瀝瀝鳥依人的窩在陸離野的懷里,隨著他一同出學校吃飯去了,自然也沒把剛剛發生的這件事兒擱心上了.

下午,散學.

景向陽如約出現在了A大門口.

"哇!那男人好帥啊……"

"長腿歐巴!!"

"又成熟又多金!!他好像在等什麼人呢,是我們學校的嗎?"

"……"

云璟才一出校門,就聽得一陣女孩子們嘰嘰喳喳的議論聲響起.

云璟下意識的抬頭去看.

就見身材挺拔的景向陽,慵懶的倚在一輛白色的大切諾基車身上.

他穿著黑色的長款風衣,里面隨意的搭著一件白色襯衫,下身一條黑色長褲.

腰肢緊實,精碩,是那種最完美的倒三角身形,毫無一分的贅肉存在.

忽而,這就讓云璟想起了昨兒晚上她替他解腰帶的大膽動作……

面頰一……

就見對面的男人,忽而抬起了頭來,眸光望進她還有些癡然的雙眼里.

他隨手攆了手里的煙頭,沖云璟招了招手,"上車."

那熟悉的語調,饒富磁性,沉穩里盡是屬于成熟男人的魅力.

云璟愣了一下,下一瞬愉悅的背著空蕩蕩的大書包就朝他跑了過去.

周遭全是女同學羨慕嫉妒的目光.

不過,她云璟向來不在意別人的!

景向陽紳士的替她打開副駕駛坐的車門,而後又給她將後背的書包取了下來,擱到後座上.

待她坐好,這才又貓身替她將安全帶系好.

這所有的動作,仿佛都已經成了一種習慣.

今天云璟的心顯然比昨天好了許多.

"你要帶我去哪里吃飯?"

她偏頭問景向陽,眼尾上揚,笑意綴在眸仁里,跳躍著.

純粹而動人.

"你最愛的那家西餐廳."

景向陽的心,似乎也不錯.

纖長的手指,饒有節奏的在方向盤上輕輕敲擊著.

云璟笑得更開心了.

然而,一進餐廳,她就再也笑不出來了.

原來,這頓飯,並非只有他們倆個.

她的對面還坐著一位不速之客……尤淺!!

她居然已經回來了!!

忽而,云璟明白了他景向陽的好心到底從何而來了……

登時,有一抹澀然,悄然從心池里擴開……

漫過心尖兒,苦不堪.

"云璟,好久不見……"

尤淺依舊是三年前那抹淺淺淡淡的笑.

溫柔如水,巧笑婉約,同她云璟的風格大相徑庭.

云璟沒理會她.

頭也不抬,連眼皮都沒掀動一下,唇抿得緊緊地.

景向陽漆黑的眸仁看她一眼,眸色深沉了些分.

尤淺似乎根本不在意云璟的冷漠,又或者是,她早已習慣了,嘴角依舊是那抹笑,"來,看看,我給你從美國帶回來的禮物!打開看看,喜歡不喜歡?"

她著,就推了一個禮品盒到云璟面前來.

云璟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

"快啊,拆開看看……"

尤淺依舊是溫婉的笑著,一臉期待的催促著她.

那模樣,完完全全的把她當孩子哄.

對!在他們這些所謂的'大人’眼里,她云璟就是個十足十的,不懂事的孩子!

云璟拿過跟前的禮物,眼皮也不眨一下,看也不屑多看一眼,隨手就扔進了旁邊的垃圾桶里去.

"這種玩意兒,我爸沒少跟我從美國帶回來!"

完了,她還不忘補一句.

尤淺再強的忍耐力,顯然都有些扛不住了.

那張溫柔的笑臉,一一白,已經頻臨破碎.

"把東西撿起來!!"

一道冷硬的命令聲,突兀的插入了兩個女人的對峙中.

聲音冷若冰霜,強硬的氣場,更是讓人不容置喙.

除了一貫以家長身份訓人的景向陽,又還能有誰呢?

"我不撿!!"

云璟比他的態度還強硬.

集萬千寵愛于一身的三兒就從來沒怕過誰.

哪怕是他,景向陽!!

"云三——"

景向陽那張冷魅的面容徹底沉了下來,警告她,"別拿你的任性挑戰我的忍耐力!!"

云璟的眼眶,一下子就了.

要她不怕,那一定是假的!

萬一因為自己的任性,他再也不理她了怎麼辦?

但這種時候,她怎麼拉得下臉又把那東西撿回來!

"向陽,別凶她,她還只是個孩子,還能慢慢教……"

尤淺還在一旁替云璟好話.

一聽這話,云璟也不知怎麼的,脾氣一下子又上來了些,"那東西我就不屑要,在我眼里它就是個垃圾!!我不稀罕!!"

她完,"嗖"的一下起了身來,拽過自己的大書包,頭也不回的,就直接沖出了餐廳去.

景向陽一雙深沉的眼眸,冷若寒潭.

"向陽,要不要去追她回來?"

尤淺一副擔憂的模樣,問他.

景向陽招來侍應生,面無表,"點單."

"不追了?"

景向陽沉吟了一下,起身,從容的從垃圾桶里將云璟丟棄的禮物拾了回來,遞到她跟前,"以後就別再破費了!還有,我替她的任性向你道歉,她還,你不需要在意."

"你替她向我道歉?"

尤淺笑笑,唇角有些澀然,"在你心里,她還是比我更親,對吧?"

"她是我妹妹."

景向陽不想同她做過多的解釋.

"你跟她沒有任何血緣關系!而我,是你女朋友!!向陽,你再這麼慣著她,只會把她越慣越壞的!"

"我樂意."

景向陽就淡淡的回了尤淺三個字.

而後,兩人便再無下文.

不得不承認,她云璟確實就是被慣壞了.

兩家人,就屬她最,長輩們個個都把她當寶貝兒般的捧在手心里,就連比她只大僅僅一歲的向晴也把她當孩子似的寵著慣著,所以,她的任性,也與他們這些平日里慣著她的人,脫不了干系.

景向陽雖然覺得她的任性越演越烈,甚至于變得有些惡劣起來,但……不知為什麼,一聽尤淺這樣起來,他護著她的心思就變得更甚了.

或許,這就是所謂的護短心理吧!

自己的人,可以自己關起來訓,但別人要,他第一個不樂意!

……………………

云璟沒吃晚飯.

肚子早已'咕咕’叫了,但她也沒覺得餓.

揣著書包,漫無目的的在惠聯國際百貨里油走著,一雙靈動的水眸隨意的看著,見到什麼,就拿什麼……

拿得那麼理所當然,不畏不懼.

手兒利落得很,"噌"的一下,也不知道她用的什麼辦法,就將那防盜扣輕而易舉的取了下來.

貨架上,所有的東西,都被她扒拉進了書包里.

云璟有一個習慣……

心不好的時候,就喜歡獨自一個人來逛市場.

喜歡什麼,就拿什麼.

"離野,你看那個人……她在解防盜扣!她在干什麼?是想偷你們百貨公司的東西嗎?天……"

陸離野正領著新女朋友逛百貨公司,卻不想,好巧不巧的,就遇見了她!

白天里,那個夠味兒的辣椒!

不,是嗆口辣椒.

"你看她,統統都往包里塞,要不要打電話叫保安?"

這女人自然不是云璟的同學秦瀝瀝.

她陸離野可從來沒有同一時間段只交一個女朋友的習慣.

"噓……"

陸離野沖自己的女朋友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別打擾她……"

"離野,她……是偷誒!!"

那女孩就不懂了.

"不許叫保安!這百貨公司是我們家的,本少爺讓她拿,她就不算偷!"

陸離野懶懶的倚在云璟背後不遠的貨架上,看著她像個好奇寶寶似得打量著貨架上每一個新奇的玩意兒……

然後,看著她,自然而然的放入自己的書包袋里.

一系列的動作,明明足以慣得上那個'偷’的罪名,卻不知為什麼,就是能給人一種……

嗯?什麼感覺呢?脫俗?不食人間煙火?

NONO!這些似乎都不足以來形容陸離野眼前這個女孩.

仿佛她身上有著太多太多待解的謎題,等待著他去挖掘.

他喜歡這個迷一樣的女孩!有個性!耐嚼!!

【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個不一樣的三兒,壞毛病雖然很多,但好在心性很單純哇!另外,月票居然要28號才翻倍的!】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1):幫他把腰帶解了!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3):我們都到了適婚年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