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4):鑽進他暖暖的被窩里  
   
尾聲——驕陽似璟(4):鑽進他暖暖的被窩里

【喲西!!月票翻倍啦!快快扔下來吧!!】

他剛剛什麼?

適婚?那是什麼意思?

意思是……

他和那個女人打算結婚了嗎?

登時,云璟的腦袋里完全一片空白……

腳步,一寸一寸的往自己的房間挪去……

每走一步,都像灌了鉛一般,那麼沉,那麼重.

就連背上空蕩蕩的書包都像一堵巨石,壓著她,讓她完全喘不過氣來.

最後,云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房間的,嬌身無力的癱軟在床上,連書包都沒來得及從背上拿下來,就那麼躺在那里,一動不動,好幾個時.

…………………………

夜,更深——

凌晨已過……

景向陽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就感覺有一團柔軟的肉球正往他的被子里鑽.

肉球帶著他熟悉的清香和暖意,貪戀的貼在他精壯的後背上,兩只軟軟的手臂,加上兩只長腿,就像只八爪魚似得,纏上了他腰身來.

景向陽即使還帶著睡意,即使不去看背上的東西,但他已經知道來人是誰了.

除了那個一輩子長不大的東西,又還能有誰呢?

每次心不好的時候,就愛鑽他的被子,從到大都是如此.

後來她長大成人後,教育過她多少回,可結果呢?

死性不改!!

"云三……"

慵懶的嗓音,透著明顯的惺忪之意,拉長的語格外性/感,"別鬧了,快回去睡覺……"

語里,聽不出任何的責備來.

云三蜷在他的身後,沒聽他的話,反而將他抱得更緊了些.

忽而,就聽得一道低低的抽泣聲響起.

哭聲很很,就像貓兒無助的低嗚聲,卻足以,揪扯到景向陽的心弦.

她又哭了……

云璟其實真的不是那種愛掉眼淚的孩子.

時候愛調皮,她母親也沒少拿雞毛撣子抽她,可她從來就沒掉過一滴眼淚.

她愛哭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大概是從三年前她的向陽哥哥領著那個女人回家的那一天開始的吧……

景向陽到底是害怕她掉眼淚的.

轉身,一把將她收進自己懷里來,下巴抵著她的發心,心疼的厮磨了幾下,啞聲問她,"怎麼又哭了?"

云璟環緊他健碩的腰身,將自己哭花的臉蛋埋入他結實的胸膛里,貪戀的汲取著那份獨屬于他的男性荷爾蒙的味道,以及……只有他能給的安心.

"你要跟那個女人結婚了嗎?"

她哽咽著,低聲問他.

景向陽斂了斂眉目,沉聲回應,"我跟她都到了適婚年齡,可以結婚了!"

云璟的眼淚,一下子淌得更厲害了.

她窩在他懷里,把自己哭得一抽一抽的,手無助的揪著他的睡衣衣領.

臉仰著,淚痕漣漣,通通的眼眸祈求的看著他,"你可以不結婚的!!景向陽,你不要結婚好不好?我討厭你結婚!!我不喜歡——"

"云璟……"

她寥寥幾句話,讓景向陽不由蹙緊了眉頭.

望著淚流不止的她,心口揪扯了一下.

但他清楚,這些,都不過只是兄長對于妹妹的心疼.

"云璟,我是你哥哥!!我遲早有一天都是要結……唔唔——"

話,還來不及完,就被哭壞了的云璟一口封住了他的薄唇.

她的眼淚,淌得更急了.

就聽得她哭著,含糊的喃喃道,"不要,我不想聽……"

她柔軟的唇,急切的吻上他涼薄的唇瓣.

手捧住他的俊臉,肆意的侵占,迫不及待的想要撬開他的皓齒,攻占屬于她的領地.

吻技,相當生澀,生澀得如同一個孩童.

景向陽能清楚的從她急切的親吻中感覺到她的無奈,她的痛心……

作為一個疼愛她的哥哥來,心里絕對不比她好過!

他伸手,將掛在她身上的云璟絕的拉開.

他知道,再這麼同她胡攪蠻纏下去,一定沒有答案!

"別鬧了,我送你過去睡覺……"

對于她的吻,他似乎……

丁點感覺都沒有!!

云璟被他打橫抱了起來.

他沒有穿鞋,光著雙腳,抱著她,往她的臥室走去.

云璟還窩在他的懷里,一聲不吭,眼眸兒通,像極了受了委屈的兔子.

"三兒,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兒,都不許再往我床上鑽了,知道嗎?"

沒有回應.

連聲都不吭.

但景向陽知道,她聽進去了.

因為她抓著自己領口的手,不經意的收緊了些.

景向陽將她置于床上放好,預備起身離開,然,云璟掛在他脖子上的手卻怎麼都不肯松開.

"三兒……"

他耐著性子哄她.

云璟通通的眼睛,噙滿著孩子的無辜,直勾勾的看著他,"哄我睡覺,好不好?"

景向陽失笑.

看著她,半刻後,點頭.

"好……"

顯然,他拿她一點辦法都沒有.

終于,懷里的云璟露出了難得的一抹笑.

只是,笑容背後,卻是無盡的淒然……

云璟乖乖的鑽進了被子里去,腦袋依賴的枕在他的懷里,把他結實的胸膛當作她安心的睡枕,閉上眼,淺淺的睡了.

她做了一個夢……

夢里,她一直在哭,一直哭.

流了好多好多的眼淚……

一直疼她,愛她,守護著她的向陽哥哥終于跟那個女人結婚了,從此以後再也不管她了,再也不慣著她,再也不會哄她睡覺了!

那個她深愛了整整十八年的男人,徹徹底底的退出了她的生命舞台!

眼淚如晶瑩的珍珠一般,一顆一顆從眼角滑落而出,染濕了景向陽的胸口.

他喉頭微緊,薄唇澀然,漆黑的眸仁在暗夜里越發深沉.

————————————最新章節見《添香》——————————————

早自習時間,云璟趴在桌上一動不動.

秦瀝瀝好像又在跟她著些什麼,但這回她當真是一個字都沒聽進去,滿腦子稀里糊塗的,什麼都有,又什麼都沒有……

"云璟!!云璟……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話啊?"

秦瀝瀝大概是受不了了,這才伸手推了云璟一把.

云璟抬起頭來,看著她.

秦瀝瀝嚇了一跳,捂嘴嚷道,"云璟,你怎麼了?眼睛腫得這麼厲害!!"

云璟沒理會她,轉了個腦袋,像個樹懶似的繼續趴著.

"云璟……"

秦瀝瀝搖了搖她,忽而湊近她,壓低聲音嬌羞的道,"給你個秘密……"

云璟沒吱聲.

"昨兒晚上……我沒回家."

"我跟離野出去了!"

"……"

依舊沒有反應.

秦瀝瀝繼續,"我跟他去開/房了!"

到這的時候,她終于停頓了一下,語中有些激動,還有些羞澀,"云璟,昨晚是我的……第一次……"

這時候云璟終于有了反應.

她忽而抬起了頭來,腫的雙眸輕眨了兩下,淡淡道,"秦瀝瀝,你跟他分手吧!"

完,又往桌上一趴,沒了生氣.

"為什麼?"

秦瀝瀝不解的瞪著云璟,眼里忽而掠過幾許防備,"你為什麼要我跟他分手?云璟,你也喜歡他?"

"……"

云璟覺得秦瀝瀝腦子有毛病,"他不喜歡你!他還有別的女人!"

"你亂!"

秦瀝瀝立即反駁,臉露羞澀,"昨兒晚上……他一直愛我……"

"在床上?"云璟挑眉.

"在哪還不一樣?"

有一句話得好,男人愛著他床上的每一個女人!!

自習課下課鈴音響起,有些糟耳.

"哇……那個是不是藝術系的陸離野啊?"

"是啊!好像是他!!真的好帥啊……"

"快,快出去看看!!"

云璟下意識的皺眉,抬頭看了一眼,就見同桌秦瀝瀝已經如一陣風一般卷了出去.

"離野,你怎麼過來了?"

陸離野顯然是剛來學校的.

書包還被他隨手拽著,搭在肩膀上.

他穿著的是學校里統一發放的藏青色校服,休閑的西裝款,內搭淺色襯衫,以及一件紳士的馬甲背心,肩上還別了兩枚別致的徽章,是他自己的傑作.

陽光,紈绔,高調,叛逆,邪氣,是他陸離野特有的代名詞.

他伸手,抱過秦瀝瀝的肩膀,吊兒郎當的笑道,"親愛的,去幫我把你的同桌叫出來,我找她有點兒私事."

秦瀝瀝眨眨眼,不悅的撇撇嘴,同他撒嬌,"學長……"

"乖……"

陸離野耐著心思哄她.

秦瀝瀝癟了癟嘴,"那你等等啊!"

雖然很是不樂意,但她還是轉身進了教室.

站在云璟面前,推了推她,"喂!云璟!"

"干嘛……"

云璟趴在桌上玩手機.

聽她喊,這才拾起頭看了她一眼.

"我男朋友找你!你出去一下."

秦瀝瀝刻意將'男朋友’三個字,咬得特別重.

云璟看都沒看一眼候在門口的陸離野,回了她兩個字,"不去!"

而後,繼續玩.

秦瀝瀝自然不會再勸她.

"她不肯出來!算了,離野,她就是這樣的人,每次都愛裝清高.你找她到底什麼事兒啊?你告訴我吧,我幫你轉告給她."

陸離野卻好像根本沒有聽到秦瀝瀝的話一般.

大跨步的走進他們教室,直逼云璟而去.

"哇……陸學長!!"

"他找誰啊?找誰啊?"

教室里,女同學們開始交頭接耳的議論起來.

門口,秦瀝瀝的臉色漸漸由轉白.

她從陸離野的眼睛里,明顯的看到了他對云璟的……性趣!!

云璟即使玩游戲玩得再專注,卻也能感覺到那漸漸朝她逼近的危險.

卻不等她反應過來,她整個人居然就已經被人扛著出了教室.

"放開我————"

"該死的!!陸離野,你想干什麼?!快放我下來——"

云璟在他肩上,拳打腳踢.

但卻偏偏丁點都傷不到他,反而還被他制得死死的.

陸離野囂張的勾著嘴角笑著,一巴掌就拍在了云璟的屁股上,"別折騰了,留點力氣待會應付我……"

陸離野把云璟帶到了室內籃球場里.

這個點,場內自然空無一人.

他直接把肩上的她扔進了大大滿滿的籃球車里,動作好不粗魯.

"啊——"

云璟尖叫一聲,整個嬌身陷入進了籃球中去.

才想爬起來,卻忽而,一道黑色的陰影就強勢的朝她蓋了下來.

陸離野那張邪氣的俊臉出現在了她眼前,一時間,兩個人的呼吸,僅剩……半寸之遠的距離.

"瘋子!!"

云璟罵了一句.

陸離野笑,"沒你瘋,怪物……"

"……"

云璟全身的雞皮疙瘩都冒出來了.

"滾開——"

云璟向來不是什麼好欺負的主.

對于她的警告,陸離野置若罔聞,邪氣的面孔朝她更欺近了數分,手指捏著她的下巴,壞壞的笑道,"云璟,做我女朋友,從今天開始!"

"瘋子!!"

云璟又罵了一句.

果然,還瘋得不輕.

"讓開!!讓我出去——"

云璟著,伸腿要去踢他,卻被他的雙腿桎梏得死死地.

讓她分毫都動彈不得.

該死的!!

陸離野捏緊她的下巴,輕笑,"我就當你答應了……"

忽然將她的臉抬起來,而後……

俯身,一低頭,就精准的啄住了她的櫻唇……

濕熱的舌尖,熟練的撬動著云璟的唇,肆意的在她誘人的嘴上,舔舐,含/吮……

"啪——"

震耳的巴掌聲,突兀的在安靜的籃球場里響起.

云璟的手掌心,麻麻的,還有些疼.

陸離野那張俊美的面龐上,五個鮮的手指印尤為明顯.

吻著她的動作,驀地,僵了下來.

而後,木訥的抽離……

目光逼視著身下冷顏的云璟,邪氣的眸色,略顯冰寒.

大手再次捏緊云璟的下巴,手指間的力道極重,霸道的向她宣布,"云璟,你,本少爺我要定了!!"

完,張口就在云璟的櫻桃嘴上,懲罰性的咬了一口.

該死!!

好疼!!!

云璟毫不示弱,貝齒一啟,憤恨的就往他的薄唇上,重重的咬了下去!!

直到咬出了血來,她方才松了口.

陸離野卻忽而"嗤——"的一聲笑了.

薄唇上還掛著血水,卻笑得極為陽光,剛剛那抹冰寒早已斂去,他壞壞的抓了抓云璟蓬松的卷發,心似乎一下子大好起來,"跟你接個吻都這麼好玩,果然是個怪物……"

云璟煩躁的拍開他的手,嫌惡的擦著自己的嘴,表是厭惡到了極點,"誰跟你接吻了?神經病!你才是怪物!滾開——"

陸離野倒也不怒,大方的笑著,從籃球車上跳了下來,抓起被自己扔在一旁的書包,單手抄進褲口袋里,瀟灑的大踏步出了籃球場,喊了一聲,"怪物,上課去了!拜!"

你才怪物呢!!

你全家都是怪物!!

云璟覺得自己今兒真是倒了十八輩子的血黴,才會遇見這麼一樁兒破事.

傻呆呆的坐在籃球車里,想著他剛剛那個充滿著血腥味的吻,忽而,景向陽那張冷峻的面孔就竄入了她的腦海中來……

不自覺的,想起昨兒晚上那一記主動的親吻……

其實,那不算她的初吻了吧?也不是他們第一次接吻吧……

他們第一次接吻,在三年前,那個夜里……

想到那些禁忌的畫面,云璟不自覺再次了臉頰.

一顆心髒也跟著'砰砰砰’的突跳起來……

云璟回教室,秦瀝瀝一直盯著她看.

"你嘴巴怎麼回事?"

她問,態度一改之前的熱,變得冷涼了些.

云璟抬眼看了看她,"瘋狗咬的."

"云璟——"

秦瀝瀝的聲音一下子變尖了,還瞬間提高了好幾個分貝,"你知不知道,剛剛那個男人,是我的男朋友!!!是你好朋友的男朋友——"

云璟皺眉,"我早告訴你,他不是個好人!"

秦瀝瀝哂笑,眼露憤怒,"不是好人,讓我跟他分手,然後你好跟他在一起,是嗎??"

"……"

云璟佩服她的想象力.

不願再做過多的解釋,兀自趴在桌上玩手機去了.

別人的事,她向來沒興趣!別人怎麼看她,她也根本不在意!

散學的時候,云璟忽而就被班主任叫到了辦公室去.

"云璟,你這是什麼況?"

班主任忽而將一踏照片甩在她跟前來.

照片里,全都是自己和陸離野在籃球車里的畫面,很是曖昧.

"如果只是談談戀愛,我也就不追究了!你們都十八歲了,沒什麼好管的!但是你這算什麼?有人看見你們倆在籃球場里那個……傷風敗俗!!"

到這里,老師還顯得有些難以啟齒,"聽你有家長在S市,把他叫過來,我得跟他好好聊聊!"

【親愛的們,月票翻倍啦!!快快扔下來吧!!】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3):我們都到了適婚年齡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5):云三,你談戀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