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5):云三,你談戀愛了?  
   
尾聲——驕陽似璟(5):云三,你談戀愛了?

到這里,老師還顯得有些難以啟齒,"聽你有家長在a市,把他叫過來,我得跟他好好聊聊"

"老師——"

云璟抬起頭來,看向自己的班主任,"我沒有談戀愛再了,就算是談戀愛,也不需要叫家長?我已經成年了"

"如果只是談戀愛也就罷了"

老師聽到云璟頂嘴,頓時火冒三丈,手指用力的點在照片上,"你們這只是談談戀愛嗎?上課時間,你們在籃球場上做什麼?兩個人這是什麼姿勢??"

什麼姿勢?

還不就是陸離野壓在云璟身上,在她嘴上啃啃咬咬的姿勢?

如此看起來,確實夠……

"傷風敗俗現在的孩子,真是越來越早熟了女孩子一點矜持都沒有"

老師又是念念叨叨的訓了起來

"老師,我沒有談戀愛"

云璟再次重複

"行了行了不要多了,等明天家長來了再,你先回去"

班主任似乎也懶得再同云璟繼續爭論這個問題,招了招手,便讓她出去了

看著桌上的照片,她皺了皺眉,推了一把鼻梁上的眼鏡,又忍不住嘮嗑了一句,"現在的孩子,真是膽兒肥了這種事都敢在學校里明目張膽的做,簡直不把校訓放眼里"

…………………………………………………………

云璟不知道那些照片是誰拍的,怎麼就會無緣無故的還交到了班主任手里

不過,她也懶得去想,這對她而,根本不是一件值得擱心上的事

云璟背著脹鼓鼓的書包回家,景向陽已經從醫院下班回來了

"書包里背的什麼?"

見云璟就要上樓去,他拉住了她

瞄一眼她身後鼓得有些奇怪的書包,斂了斂眉,狐疑的又問了一句,"裝的什麼?"

云璟防備的將雙臂背到身後去,壓在書包上,搖頭,撒謊,"沒什麼,就幾本書而已"

"幾本書?"

景向陽顯然不相信

目光卻不經意的掃過她腫的櫻唇,眉目深斂,"你嘴巴怎麼回事?"

他著一把拉過云璟,將的她置于自己跟前來,俯身,低頭,捏起她的下巴,認真的查看了一下,臉色登時冷肅了些,"為什麼會腫成這樣?"

他質問她

態度不佳

"被狗咬的"

云璟想來還有些憤然,末了,又把破皮的嘴兒用手臂狠狠地擦了幾下

"不許再擦了"

景向陽一把捉住了她的手,斂眉擰成了一個川字,"都把嘴皮擦出血了去沙發上坐好"

他的臉色,極為難看

完,便兀自去櫥櫃里將醫藥箱翻了出來

云璟背著笨重的書包,像個好學生似的,乖乖的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景向陽蹲在她跟前,捧過她稚嫩的臉,專注的替她消毒,上藥

"疼……疼……"

云璟不停地喊疼,而他卻置若罔聞般的繼續,手里的動作也分毫沒有要放溫柔的意思

擦完藥,醫藥棉簽被他扔進了垃圾桶里,來不及收拾,他冷肅著一張俊臉質問云璟,"你談戀愛了?"

"我沒有"

云璟否認

"跟我實話"

景向陽漆黑的眸仁里,烏云密布,電閃雷鳴

但他,明顯的還在壓抑著心里堆積的慍怒

"我沒有談戀愛"

云璟又喊,聲音拔高了好幾個分貝

景向陽似乎滿意于她的這份態度,深潭里的烏云消散了些分,但臉色依舊不太好看,"那你告訴我,你嘴巴上的傷到底怎麼回事?別告訴我是被狗咬的"

他一臉的嚴肅

那神宛若是只要云璟敢一句謊話,他定會把她吊起來教訓不可

云璟癟癟嘴,"被人咬的"

"男的?"

云璟點頭

景向陽頓時只覺有一團怒火'噌’的一下,就在自己胸口里燒了起來

他起了身來,手指向洗手間的方向,"去去漱口用漱口水漱口"

云璟仰高頭看著他

她知道他生氣了

她乖乖的從沙發上起了身來,就挪著步子去了洗手間,當真認真的刷牙漱口去了

看著如此乖巧的云璟,景向陽突然又覺得自己剛剛好像對她太凶了些

她肯定是被強迫的這麼懵懂的她,懂什麼叫談戀愛啊?

可,明知她是被強迫的,心里卻還隱隱有些上火

那種感覺,有點像是自己最單純的妹妹,被一混蛋給玷汙的滋味,特別不舒服

云璟漱了口出來,同景向陽道,"老師讓你明天去一趟學校,你要沒時間就不用去了"

她著,背著上走

景向陽仰頭看著她上樓的背景,狐疑,"老師讓我過去?為什麼?你又闖禍了?"

云璟擺擺手,"不知道,你沒時間去就不用去了"

景向陽皺眉,一定是這丫頭又闖禍了

他沒有再追究,反而問她,"云三,你書包里到底背的是什麼?"

"書……"

云璟的回答,依舊如此

翌日——

景向陽如約出現在了云璟的學校a大,班主任的辦公室里

同在的還有系主任,以及受審問的云璟

至于另外一名當事人陸離野自然不在,他不屬于云璟他們系的

班主任將照片推到景向陽面前來,"景先生,學生都已經是成年人了,談戀愛的事,本不該驚動家長的,但是這種事……還希望你們能夠好好勸勸孩子這畢竟是學府,是來讀書的"

班主任一副事態極為嚴重的口吻

顯然,在老師們的眼里看來,這張照片里的行為,是屬于男女歡愛的前奏畫面

景向陽漆黑的眸仁冷熱交錯著,薄唇崩成了一條冰冷的直線

渾身散發出的冷意,教人不寒而栗

他側身,看向旁邊耷拉著腦袋的云璟

"過來……"

景向陽沖她招了招手

云璟遲疑了一下,還是乖乖朝他走了過去

景向陽抱住云璟的肩膀,手指點了點桌上的照片,沉聲問她,"照片里的人,是你嗎?"

聲音低沉得如同深谷里發出,渾厚,無溫,卻依舊好聽

"是"

云璟如實點頭

"跟他什麼關系"

景向陽又問

"我不認識他"

想到陸離野,云璟厭惡的皺了皺眉,"我是被他強迫的我才不會跟這種人談戀愛"

"所以你們倆什麼都沒做"

這句話,景向陽用的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

"他咬了我我回咬了他一口"

云璟不想瞞他

景向陽眸色微閃了一下,眸仁里的緒變得有些複雜

但他依舊沒有多余的表,又將照片推到一眾老師面前,問道,"老師,就這麼幾張照片,您覺得能明什麼呢?明她在談戀愛?還是在做些什麼其他的傷風敗俗之事?剛剛您也聽到了,您的學生她沒有談戀愛,她不認識那個男同學,她會出現在這里也只是被人強迫而已而照片里的這個吻,也只是因為她覺得自己被人欺負了,她反欺負回去而已就這麼簡單……"

景向陽了一堆話,卻全然都是站在云璟這邊替她申辯的,"另外,老師,她是您的學生,也請您作為一名合格的師長,適當的相信一下您學生嘴里的話還有……請不要用你們大人的思維模式去揣度他們倆做出了什麼破格的事那個男同學我且不論他品行如何,但我妹妹我比你們任何人都了解她,她還,你們幻想的那些,她根本還不懂所以,如果沒有什麼其他的事,那我先帶我妹妹出去了"

景向陽也不等老師和主任作答,兀自抱著云璟的肩膀從辦公室里走了出來

云璟臉泛光彩,心歡悅

再反觀景向陽,那張冷峻的面容烏云密布,眼眸是冷若寒潭,性/感的唇線崩得緊緊地

"以後給我離那個男的遠點"

他忽而警告她

"哦,好……"

云璟笑著,乖乖點頭

"還有"

景向陽忽而站定,怒不可遏的點了點她的腦門,"什麼叫他咬你一口,你就咬回去?你見過男人和女人互咬的嗎?下次再敢這樣,試試看"

云璟委屈的癟癟嘴,腦袋蔫蔫的耷拉了下來,"知道了,以後不敢了……"

下次再敢咬她,她非得打得那混蛋滿地找牙不可

"下課後早點回家哪兒也不許去"

"哦——"

云璟知道,他正生氣呢

剛剛在老師面前那樣袒護著自己不過只是做做樣子而已,今晚回家,估計還有得一頓爆訓了

云璟覺得有時候他可真不像自己同輩分的哥哥,挺像她爸媽的

她只要稍一翹辮子,就被他給壓了下去,就跟她媽教育她一樣,稍一調皮就開始訓個沒完沒了了

但偏偏云璟誰的訓都不受,只有景向陽,每次輕而易舉的就能把調皮搗蛋的她訓得服服帖帖的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一物降一物

…………………………

晚上許是工作太忙的緣故,景向陽沒有回家吃飯,云璟一個人匆匆扒了幾口飯後就回了自己房間去

寫了一會兒作業,又聽了幾首輕音樂,後來無聊了才想起自己昨天從百貨商場里淘回來的東西

她有個習慣,就是一股腦兒的把所有的東西全倒進自己的寶物箱里,那里面現在已經是堆積如山了,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都有

她坐在寶箱前面,百無聊賴的在里面翻找著,想看看有沒有什麼比較奇的玩意兒

忽而,眼前一亮……

杜蕾斯避/孕套??

云璟順手拿出來,又將寶箱盒蓋上

像只樹懶似的趴在榻榻米上,來來回回反複研究著手里的這鮮玩意兒

避/孕套她要不知道是什麼東西,那她真的就是白癡了

可是,她沒見過當然,沒用過,也不知道具體如何用

所以,她對此表示特別好奇

遲疑了數秒,她還是將避/孕套裝拆開了來,拿出來一個,本想仔細的瞧一瞧的,結果……

怎麼還有個包裝袋呢?

而且還密封得好好的,什麼都看不見

她自然不在猶豫,火的就將包裝袋給拆了

當然,臉頰還有些微的滾燙,畢竟她還是個女孩子嘛

沒料到包裝才一拆開,她還沒來得及怨念那抹油油的觸感時,房門倏爾被人從外面推開,景向陽毫無預兆的從外面走了進來,"云璟,我們聊聊"

"啊?"

云璟嚇了一跳,連忙把手里拆開的避/孕套,連帶著包裝往榻榻米下一扔

登時,臉頰燒得通

心髒也跟著突突的跳起來,仿佛自己剛剛當真做了一件多麼惡劣的壞事一般

"你在干什麼?"

景向陽自然將云璟所有的慌亂都捕捉進了眼底

斂眉,狐疑的覷著她那張燒得通的臉頰,目光隨著她的視線往榻榻米上看了過去,下一瞬,面色一沉

邁步,走了過去,彎身,搶在云璟之前把那盒已經拆封過的避/孕套拾了起來

"這是什麼?"

景向陽抓著那盒避/孕套盛怒的甩在云璟的眼前,沖她吼道,"這東西你哪兒來的?"

慍怒在他的眉心骨處跳躍著

他的聲音,較于剛剛已經提高了好幾個分貝

嚇得云璟脖子一縮,往後退了兩步

她抿了抿唇,如實道,"百貨商場里拿的……"

腦袋耷拉著,雙手背在身後,緊張的不停教纏著

景向陽根本沒有在意她嘴里那個'拿’字,只以為她是自己買來的,"你拿這個干什麼?云三,你在學校里到底有沒有在念書??你跟照片里那男的又是什麼關系??"

景向陽怒不可遏,避/孕套被他捏在手里,已經揉成了一團

"我……我只是好奇,拿來玩玩而已"

云璟仰頭回他

"好奇?玩這個??"

景向陽看了一眼手里的避/孕套,下一瞬,臉色鐵青

因為,避/孕套拆封過了

而且,還少了一只

景向陽頓時有種血氣不斷往腦門上湧的感覺

他狠狠地瞪著眼前一臉懵懂,還稚氣未脫的云璟

一想到她可能早就被別的男人給欺負過了,心里登時就恨不得把那混蛋給捏碎,碎成渣

胸口,因激烈的緒,上下起伏著

雙拳緊握,他明顯的在壓抑著自己心里的怒意

他怕自己一激動,還像時候似的,抓起她脫了褲子就抽她屁股

"云三"

他喊了一聲

喉嚨喑啞,薄唇干澀

抿了抿唇,盡可能讓自己的緒平順些分,問她,"少的那一只呢?去哪兒了?"

其實,他一貫不屬于脾氣暴躁的主,但眼前這個丫頭就是有千千萬萬種的法子挑起他的怒火

云璟聽得他一問,臉頰燒了些分,櫻唇抿得緊緊地就是不肯

景向陽一見她這副羞窘的模樣,就越發認准了自己心里的所想

登時,怒火攻心,燒在他的胸膛口上,盡是不出的狂躁

他一伸手,就把云璟捉到了自己跟前來

手指間的力道很重,掐著云璟的手臂,有些疼

云璟下意識的皺了皺眉,抬頭看他,對上他那雙盛怒的深眸

"幾回了?"

他問

云璟不明所以,胳膊掙紮了一下,"什麼幾回了?"

"你跟那壞子做/愛,第幾回了??"

景向陽吼出來的話,因怒還帶著抖音

他從來沒想過有一天,他居然會跟眼前這個女孩探討如此成熟而私密的話題

云璟一愣,下一秒,一張臉蛋兒因懊惱幾乎擰巴成了一團

心里的火氣,頓時也冒出來了些分,她慍怒的掙開他的禁錮,"我聽不懂你在什麼"

"云三——"

他徹底火了

"我沒做過我沒跟任何人做過愛"

云璟沖他大吼

瞪著眼,與他對峙

景向陽漆黑的眸仁驀地收緊

"你除了會教訓我,就只會沖我發火,對我大吼大叫了"

云璟著,嗔怨的輕輕推了他一下,眼眶也跟著一下子就了,嘴兒嘟起來,好不委屈

然她沒把跟前的人推動,反而還被景向陽一下子圈進了懷里去

景向陽看著她通通的兔子眼,聽著她對自己的控訴,他忽而又覺得當真是自己欺負了她,態度一下子軟和了下來

頭,低著,無奈一聲歎息,"那你告訴我,那只避/孕套你用什麼地方去了?"

這一刻,他才發現,他懷里這個他一直覺得長不大的女孩,其實已經悄悄長大了……

因為,他已經開始會同她探討成人問題了

月初拉的一輪月票戰就拉開啦還是那句老話哈,每個月28號月票開始翻倍,所以能留到月底的親們就都幫鏡子留到月底,留不住的就可以先給鏡子哇麼麼噠,挺進前十會努力給大家加的包神馬的都有加哇,明天繼續給大家加】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4):鑽進他暖暖的被窩里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6):我們也可以做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