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6):我們也可以做夫妻  
   
尾聲——驕陽似璟(6):我們也可以做夫妻

【求月票哇!挺進前十,加更!麼麼噠!】

頭,低著,無奈一聲歎息,"那你告訴我,那只避/孕套你用什麼地方去了?"

"我……"

云璟實在有些不好意思了.

臉頰緋,目光心虛的掃一眼榻榻米,糾結了半天,最後還是如實交代了.

"在……下面……"

她回答的聲音,低如蚊蚋.

手兒往榻榻米的下面指了指.

景向陽劍眉一斂,稍顯不解的看了她一眼,而後掀開輕薄的榻榻米,愣了一秒,將那已經開過封的避/孕套拾了起來.

指間被染上一層滑膩的潤滑油,讓他忍不住皺了皺眉.

看著跟前差點把腦袋都要藏進衣服里的丫頭,他簡直好笑又好氣.

"以後不許再拿這種東西當玩具!!"

嚴厲的話語,絕對不容置喙.

云璟一顆腦袋點頭如雞啄米.

兩只耳朵都已經像被火烤著一般了,燙得要命.

"東西我沒收了!!"

景向陽完轉身出門.

云璟抿了抿唇,"可那東西……"

明明就是她的……

當然,後面的話,她只敢默默的吞入腹中.

……………………

一整夜,景向陽無眠.

躺在床上,睡意全無,干脆坐起來看書,結果,書是沒看進去,滿腦子的卻都是今兒白天和晚上發生的一連竄的事.

看著那盒被他扔進了垃圾桶里的避/孕套,他煩躁的擰了擰眉,忽而覺得自己必須得做點什麼才行了!

很快的,他撥通了他那狐朋狗友唐宵的電話,"唐宵,幫我約個人."

"誰啊?我親愛的景大醫生,這大晚上的你丫不睡覺啊?"

唐宵還在電話那頭抱怨著.

"陸川行,惠聯百貨公司的老總,還有,他兒子,陸離野!"

"陸總?"

唐宵惺忪的嗓音稍微清楚了些,又問了一句,"你約他干嘛呀?人家生意人,總該不會是想替你爸的醫院找人融資吧!"

"你少廢話了!"

景向陽顯然耐心不夠,"明天上午十點,亞希爾酒店的西餐廳見面!務必帶上他兒子."

"喂!!你還沒告訴我具體什麼事兒呢!談生意也不用把兒子捎上吧?再,我不確定人家有沒有時間."

"我相信以你唐總的面子,這點問題應該能夠辦妥的."

景向陽完,也不等唐宵反駁,就兀自將電話給掛斷了.

隔日,周六——

上午十點,亞希爾酒店的西餐廳.

景向陽領著云璟早早的就到了餐廳里候著了,陸川行和陸離野還未到.

云璟趴在桌上,吸著玻璃杯里的冷飲,眨眨眼,有些好奇的問景向陽,"一大早的你把我揪出來,就為了帶我來喝杯冷飲啊?"

景向陽低頭看一眼手腕上的表,快到十點了.

正在這時,就見西裝筆挺的陸川行領著他的兒子陸離野從外面走了進來.

陸離野依舊是往常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樣,嘴角勾著,眉眼彎起來,笑得特別陽光,耳朵上那枚精致的黑色菱形耳鑽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那樣如神祗般的俊顏,卻有顛倒眾生之范,迷倒萬千少女自是不在話下.

一見云璟,他嘴角的笑意漾得更開了.

"Hi!怪物!!"

他熱的同云璟打招呼.

云璟一見他,臉兒頓時拉了下來.

景向陽見狀忙起身,微笑著禮貌的同陸川行打招呼,握手,"陸總,您好!不好意思,百忙之中還把您約出來……"

"哪的話!!令尊和令堂還好吧?"

"很好!來,請坐……"

景向陽招呼著他們父子入座.

"景醫生,給你介紹一下,我兒子,陸離野."

陸川行同景向陽以及云璟介紹著自己的兒子.

景向陽將目光落定在陸離野的身上,認真的審視著他,淡淡的點頭,"你好."

而陸離野點頭一笑,大方的伸出手來與他握手.

"這位是……"

陸川行看向對面一直沒出聲的云璟.

"我妹妹!"

景向陽忙介紹.

陸川行似恍然大悟,"原來是景二姐."

"不,陸總,您誤會了,她叫云璟,云家的女兒."

景向陽解釋.

"啊!!云氏的千金!哈哈,這麼一,跟她父親倒是挺像的."

"陸伯伯好!"

還不等景向陽什麼,云璟倒規規矩矩的喊了一聲.

云璟就這樣,該有禮貌的時候,她一點也不會含糊.

陸川行和陸離野兩個人先後落座.

景向陽也不打算繞圈子了,大家都是大忙人,寒暄久了倒顯得煩.

"陸總,今天約您過來,是想跟您談談貴公子和我妹妹之間的事!"

"……"

景向陽一一出,云璟吸著飲料的嘴兒頓時一收.

偏頭,眨眼,驚愕的看著他.

對面,陸離野臉上那抹玩世不恭的笑意更深了些.

陸川行表示詫異,後偏頭看一眼自己的兒子,"離野,你跟璟……"

"對啊!你兒子我正追她呢!"

陸離野勾唇笑著,毫不掩飾.

"這樣啊……"

陸川行微笑著,一臉慈父的模樣,"景醫生,你看,這是他們年輕人的生活了,我們這些做長輩的都管不上咯!兩個人要喜歡啊,就讓他們自*發展,我看不錯!"

景向陽掀了掀薄唇,單手抱過云璟的肩膀,笑道,"陸總,您誤會我的意思了!這次約您和貴公子出來,也就是想跟貴公子談一下,我妹妹尚,還不到戀愛的年紀,且心性單純,不太明白男女事,希望貴公子能夠找到真正合適的心上人!另外,像籃球場里的那樣的事,我希望不會出現再第二次了!"

景向陽這段話的時候,一臉嚴肅.

"籃球場的事?"

陸川行皺眉,看向自己兒子,面上的神頓時嚴厲了不少,"到底什麼事?"

"爸!能有什麼事,還不就男人與女人之間的那些事!"

陸離野的話,讓景向陽斂緊了眉.

"你這混子!!"

陸川行訓了一句.

自己的兒子在男女事上是什麼品行,他自然清楚不過.

云璟終于從冷飲杯前抬起了頭來,沖景向陽露齒一笑,撒嬌般的問道,"飲料喝完了,可以走了嗎?"

景向陽寵溺的摸了摸她的腦袋.

"陸總,這件事咱們就先聊到這里吧!"

他微微一笑,沖餐廳的侍應生招了招手,"買單!"

……………………………………

晚上,云璟寫作業的時候,遇到了難題.

沒有敲門,直接推開景向陽的臥室門,走了進去.

景向陽正半躺在床上,看一本厚厚的醫學著作.

云璟脫了鞋子,就爬上了他軟綿綿的大床,把手里的作業本往他一遞,"這個題要怎麼解啊?"

她打橫趴著,下巴擱在他的雙腿之上,等待著他的解答.

景向陽一把將她拎了起來,"過來,教你."

云璟乖乖的爬了過去,嬌身倚在他身上,把他的胸口當靠枕,認真的看著他解題.

景向陽耐著心思,一步一步同她解著.

每一步,都會低頭問她一遍聽沒聽懂.

如果搖頭,他會繼續再一遍,直到她點頭為止.

"好了!"

題解完了,景向陽將作業本遞回給她,"乖乖回你的房間去寫吧!"

云璟自然沒回房去.

接過作業本,又趴回到了景向陽的大腿上,直接把他的長腿當課桌,認真的寫起了作業.

景向陽一邊翻閱著手里的醫書,一邊勸她,"三兒,回自己房間去!這姿勢不好寫作業."

"我不想跑了!這題好難,待會又得過來!"

云三犯懶.

才著,又遇上了個難題.

兩條腿兒翹起,來回晃悠著,清秀的柳眉蹙成一團,筆頭塞進嘴里,反反複複的啃咬著,認真思考著眼下這個習題.

"啊……"

想通了!!

埋頭,繼續寫.

景向陽看著這般認真寫作業的她,忍不住微微彎了嘴角,"早點寫完,去睡覺."

半個時後——

云璟的作業可算寫完了.

"寫完了!!"

她勝利的歡呼一聲.

景向陽將手上的醫書擱下來,沖她攤手,"拿過來,我檢查一遍."

"哦——"

云璟乖乖的把作業呈了上去.

身子趴在他的被褥之上,手臂兒撐著腦袋,安分的靜待他的檢查結果.

"景向陽……"

忽而,她喊.

聲音軟綿綿的,像極了柔軟甜膩的棉花糖.

"叫我哥!"

景向陽糾正她.

"你為什麼不允許我談戀愛啊?"

她繼續問.

景向陽從她的作業本上將目光轉向她,卻不經意的瞄見了……

她胸口,那若隱若現的……雪峰,以及那性/感的溝壑.

她已經洗過澡了,穿了一件比較寬松的睡袍,也沒穿乳/罩,整個嬌身壓下來,幾乎是……不掩一物的暴露在他的眼前.

景向陽忙將視線從她身上抽離回來,沉聲回她道,"我沒有不允許你戀愛!我只是不允許你現在戀愛!你坐起來,別趴著."

他的聲線,不自覺喑啞了些分.

"那你為什麼不允許我現在談戀愛?"

云璟不動,依舊趴著.

"你還."

"我已經成年了!"

"起來!別趴著——"

景向陽見她不動,干脆自己一使力,將她給抱了起來.

云璟順勢就纏上了他的身子,分開雙腿在他身上盤坐了下來.

景向陽喉頭一下子緊了些分,去抓她纏著自己脖子的手,"下來……"

云璟嬌身往他懷里一鑽,頭仰著,看著他性/感的下巴,"向晴我這個年紀可以談戀愛了!"

"不行!"

景向陽對于這一點,格外霸道,且不容置喙.

身軀一翻,云璟從他身上滾落了下來,睡倒在了他身旁的被褥上,雙腿還盤在他精壯的腰肢上.

景向陽側身,居高臨下的睥睨著她.

眸色忽而沉了些分,瞬間意識到倆個人的姿勢……有些曖昧.

他伸手,將她的雙腿從自己身上拿下來,認真的教育她,"你跟向晴不同,她心理年齡比你成熟很多.你雖然成年了,但你心理年齡太,過早談戀愛只會讓自己受重傷!"

他到這里忽而像是想起了什麼,劍眉蹙起,警告她道,"以後離那個陸離野遠一點!"

像他那樣玩世不恭的男孩子,一般女生都無可抵擋.

要云璟真跟他在一起了,以後可有得苦頭吃了!

"總之我不許你跟他談戀愛!不許再問為什麼!"

"我才不會跟他談戀愛呢!"

云璟嘟嘟嘴,笑著低聲嘀咕,"我有喜歡的人!"

景向陽自然知道她的嘴里那個喜歡的人是誰.

從到大,十八年以來就從來沒變過.

除了他,又還能有誰呢!

"行了,太晚了,乖乖回自己房間睡覺去."

景向陽催她,拍了拍她的腦袋.

云璟纏住他的胳膊,腦袋枕在他的肩膀上,撒嬌道,"我不能跟你睡嗎?"

"不行!"

景向陽著,干脆打橫抱起身邊這團黏皮糖,從床上起了身來,圾著拖鞋就往外走,"跟你過多少遍了,男女有別,不能睡一張床上!哪怕我是你哥哥,也不可以!"

云璟不悅的癟癟嘴,手臂纏住他的脖子,抗議道,"那我爸還跟我媽睡一起呢!"

"那是夫妻!夫妻自然能睡一起."

景向陽的回答,讓云璟忽而就不覺心跳加速,臉頰緋,耳垂發燙.

水靈的眼底,漫起令人心動的旖旎……

"那我們也可以做夫妻啊……"

羞澀,斂在云璟的眸子里.

話音一落,她的臉頰登時燒得更厲害了.

云璟的話,讓景向陽腳下的步子驀地頓住.

半響,他低頭,沉目看她,"這個話題,不適合我們之間."

云璟臉蛋一白……

忽而,松開了他的脖子,掙紮了一下,從他的懷里鑽了出來,"你跟尤淺就適合這種話題,對嗎?"

沒等他作答,轉身,甩頭徑自走進了自己的臥室去.

"砰——"的一聲,重重的把門摔上了.

————————————最新章節見《添香》——————————————

云璟背著書包往學校里走.

忽而,肩膀就被一只長手臂給撈了過去,"喂!!怪物,你哥可夠狠的啊?居然把我爸也給約上了!!那天回去,本少爺可沒少吃我爸的鞭子!!"

"你活該!!"

云璟直接落井下石,去拍他的手,又推了他一把,"你離我遠點,我跟你很熟嗎?"

"親都親過了,還想賴賬啊?"

陸離野厚著臉皮又黏了上來,抱住她的肩頭,怎麼都不肯松手,"為了補償我,今晚陪我一起吃晚飯."

云璟覺得跟這家伙話,簡直是……

溝通障礙!!

"我為什麼要補償你?我也不會跟你一起吃飯!!你放開我!放開——"

討厭寫在云璟的眼里,毫不掩飾.

陸離野卻一點都不受打擊,扯了扯她卷卷的長發,調戲道,"不識好歹的東西!!"

云璟不理會他,掙開他的禁錮,一路跑著就往自己的教學樓奔去,儼然把身後的陸離野當成了洪水猛獸.

云璟才一進教室,還來不及把書包放進桌子里,秦瀝瀝就道,"我們倆談談."

云璟愣了一下,看她一眼,面無表.

"云璟,我們談談!"

秦瀝瀝許是怕她不依,加重了些語氣.

云璟放下書包,隨著她出了教室門.

秦瀝瀝領著她到了學校操場,操場里有體育系的同學們在晨練著,秦瀝瀝帶著她走到一個無人的角落處.

"云璟,算我求你,行不行?你別跟我搶離野!"

秦瀝瀝面色有些淒傷.

云璟蹙緊了秀眉,不耐煩的解釋道,"我沒跟你搶他,我對他一點興趣都沒有,我有喜歡的人了!!"

"我知道!可他喜歡你,是你吸引了他!!"

云璟一聽秦瀝瀝這話,心里就無端端的有些火了.

她怎麼就不是自己勾/引了她男人呢?!

她涼涼的掃了一眼對面的秦瀝瀝,"那你找我有什麼用?你該去找他,讓他離我遠點!!"

云璟完轉身就要走,手腕卻被秦瀝瀝一把給拉住.

"云璟!"

云璟不耐煩了.

秦瀝瀝繼續,"離野只是短時間被你這種欲擒故縱的手段吸引了而已!如果你平時對著他不那麼高傲,應承他一點,他一定會馬上對你失去興趣的!那樣他就不會再纏著你了!!"

秦瀝瀝著這些話,緒還顯得有些激動.

云璟簡直覺得這丫頭腦袋被驢給踢了,她轉身,厭煩的看著她,冷笑,"你想我怎麼做?賣笑給他看?還是他想抱我就讓他抱一下,想親我的時候就讓他親?今晚他還約我吃飯呢,那照你這麼,我是不是該放下身段,去陪他吃頓飯啊?我告訴你,他在你心里是個寶,可在我這,什麼都不是!!"

"那我呢?那你心里,是不是我連做你朋友的資格都沒有?!!"

秦瀝瀝慘白著,大聲問她.

"我們倆的關系沒有好到需要我為了你去應承別的男人."

云璟實話實.

她向來就是直白的人,更不喜歡假心假意.

更何況,真心的好朋友,不會要求她做這麼白癡又惡心人的事!

秦瀝瀝低低一笑,"云璟,你永遠都這麼自私……"

她像是一聲興歎,而後吸了口氣,輕聲央求,"請你以後離他遠點吧,我……懷/孕了……"

完,亦不等愕然中的云璟緩回神來,便轉身離開.

云璟看著她的背影,忽而,心里一下子變得百般不是滋味起來.

但即便如此,她還是不會去應承那個男人的!

那是他們之間的事兒,與她無關!

回到教室,秦瀝瀝已經在自己的座位上坐好了,正收檢著書本,打算自習了.

云璟朝自己的座位走了過去,在秦瀝瀝身旁坐了下來.

想了想,還是出口問她,"你打算怎麼辦?"

這是云璟第一次關心她的事,倒讓秦瀝瀝顯得有些錯愕.

"不知道……"

秦瀝瀝回答,語氣里盡顯無助,"先跟他談談再吧."

云璟半刻沒出聲,隔了好久,才道,"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可以找我,我哥是醫生!"

秦瀝瀝面色微白,緒激動了些分,"我沒想過要把孩子拿掉!"

"那是你們倆的事……"

云璟的態度又淡了下來.

這之後,兩個人一整天就再也沒上一句話.

………………………………

下午,散學——

云璟才一走出校園,忽而就被一群裝扮酷似太妹的女同學給攔住了.

云璟抬頭,面無表的看著她們.

"你就是云璟?"

領頭的女同學,一頭非主流似地發,耳朵上還扣著一排各色奇怪的金屬耳釘.

云璟淡漠的掃了她們一眼,沒有理會,側身繞過她們就走.

"嘿!性子還真挺傲的!不得了了,是吧?"

忽而,云璟的手腕就被一只手給拉住了.

腦袋上也有一只手朝她攻擊了過來,侮辱性的拍在她的後腦勺上,往前推了一把,"讓你裝清高!欠揍!!"

云璟是那種從就被人含在嘴里寵大的孩子,從到大,只有她欺負別人的主,還就從來沒被人這麼欺負過,自然性子強硬得很.

手兒一甩,直接拽過肩上的書包,"啪——"的一下,就抽在了拍她腦袋的女同學臉上,"滾!"

"靠!!"

那女的罵了一句,"她還敢先動手了!!媽的,揍她!!"

話音一落,跟前那群太妹就沖云璟圍攻了上來.

拳腳相向,毫不含糊.

云璟一雙拳頭,再強硬也自是抵不住這群太妹的群攻,很快就被打倒在地,漂亮的臉蛋上也掛了些彩,但她除了好強的奮力反擊之外,沒有開口喊一個痛,更沒有出聲向她們討饒.

這時,陸離野正巧同班上一群狐朋狗友勾肩搭背,一路有有笑的從校園里走了出來.

聽聞打斗聲,大家都不約而同的朝云璟那頭看了過去.

"女的也這麼好打架?"

陸離野嗤笑.

他沒有注意到被圍在人堆里的云璟.

"女人打起架來,比男的還狠!"

有人總結.

忽而,吹了口哨子,"喂!陸少,你看挨揍的那個,像不像你炮友的朋友?那天到咱們教室找你的那個?"

"哪個炮友啊?"

陸離野勾著嘴角,壞壞的問.

意興闌珊的又往那頭看了一眼,見到云璟那張受了傷的臉時,他粗魯的大罵了一句,"媽的!本少爺的女人,她們也敢動!艹!"

轉身,疾步就往那邊奔了過去.

拽過背上的書包,"砰——"的一下,狠狠地砸在圍攻的那幾個女人的腦袋上.

力道絕對比剛剛云璟的那一甩要重上十倍不止,加上書包里還背著幾本厚厚的教科書,一下子砸在幾個太妹的頭上,惹得她們吃疼的嗷嗷叫.

同一時間,云璟的臉上"啪——"的一聲就被扇了一個大耳光.

登時,臉頰上五個通的手指印顯現了出來,格外清晰,刺目.

打她的就是之前領頭的那個發太妹.

陸離野見狀,二話沒,一把就勒過那女的領口,"啪——"的一聲,一巴掌就毫不吝嗇的給回了過去.

這震耳欲聾的一巴掌,似乎把所有的太妹一下子跟震醒了過來.

就連被打趴在地上的云璟,也都微鄂的看著他.

畢竟,男人打女人……

陸離野冷冷的將書包往自己後背一甩,銳利如刀的視線剜在她們身上,冷聲警告道,"別以為我陸離野愛泡女人,就舍不得揍女人!!敢碰我陸離野的人,管你是什麼貨色,照樣揍!!不怕的,給我往前站一步!!"

所有的太妹們,一下子就噤了聲.

陸離野是什麼人啊?打起架來向來不要命的!何況,在學校里更是一呼百應,隨便一叫都是上百個兄弟攻上來,這樣的瘋子,誰敢動?

陸離野轉身去看狼狽的云璟.

"怪物,性子太烈,挨揍了吧?"

面對云璟這副慘敗的模樣,陸離野沒有煽的安慰,反而是調笑著奚落她.

云璟倒由心的感謝他這種玩笑似的奚落,至少不會讓驕傲的她,心里覺得那麼丟人.

"走吧!陪我吃飯去!"

陸離野拉著她就往人群外走.

第一次,云璟沒有避開他親密的舉動.

"陸少!"

那領頭的發女扣住了陸離野的肩膀,"你別忘了你女朋友可是瀝瀝!"

"滾!!"

陸離野頭亦不回的拉著云璟離開.

陸離野沒拉著云璟去餐廳,反而又拉著云璟回了學校,直往醫務室里去了.

醫務室值班的秦醫生正好准備下班來著.

"姨,先別忙著下班,快點,幫她上個藥."

陸離野拉著渾身是傷的云璟坐在了秦醫生的對面.

是的,恰巧不巧,陸離野的姨就是這醫務室的當值醫生秦岑.

"天,這怎麼搞的?一女孩怎麼受這麼多傷?快讓我看看!"

秦岑大約四十來歲的樣子,五官長得挺好看,哪怕歲月在她的臉上留下了痕跡,但依舊風韻猶存,且看起來是那種心慈面善的,很好親近.

云璟的臉蛋被她捧起來,認真的審視了一番,皺了皺眉,瞪向陸離野,"你這子,怎麼保護自己女朋友的?居然被打成這樣!!"

秦岑一副嫌棄自己侄子沒用的模樣.

云璟解釋,"秦醫生,我不是他女朋友.而且,剛剛是他幫了我."

"我去太晚,到的時候她就已經這樣了,哎呀!你別廢話了,趕緊給她上藥."

陸離野沒大沒的催促著.

秦岑無語的搖頭,坐下來,開始細心的給云璟上藥,"姑娘,有點疼,你可得忍著點."

"嗯,沒事,我忍得住."

"姨,你可得心點!"

陸離野著,一張好看的俊臉就朝云璟腫的臉蛋湊了過去,嘴角一勾,痞邪一笑,"不許讓她毀容了,本少爺就愛看她這張臉兒!"

"……"

秦岑嫌棄的瞥了一眼自己的侄子,"嘿!你這鬼,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沒臉沒皮了?"

轉而,又看向云璟,指了指陸離野,"難怪他追不上你,是我,我也不要他,膚淺!是不是?"

云璟覺得秦岑的評價特別精准,厚道,忙附和的點頭,"是!膚淺!"

被云璟和自己的姨批判了,陸離野也不怒,就一個人痞痞的蹲在云璟跟前的木椅上,看著她彎著嘴角笑.

"誒!怪物,你本少爺看著你被揍了,怎麼還這麼樂呢!啊,對了,那群太妹為什麼要揍你?"

陸離野這才想起要問這個問題.

云璟眸色閃了一下,想起今兒秦瀝瀝在操場里同自己的那番話,搖搖頭,"不知道."

"嗯!理解!女人都善妒,長太漂亮是容易惹人恨!"

陸離野總結.

"……"

所以,他是在變相的誇她漂亮?

NO!准確的來,是在變相的調/戲她!

半個時後,兩個人從醫務室里出來.

"走吧,吃飯去,快餓死了."

陸離野拉著云璟就要往外走.

云璟不肯動,"我不能陪你去吃飯,也不會做你女朋友."

她看著他,直不諱的道.

"嘶——"

陸離野揚手,假裝要揍云璟.

最後,一記輕輕的爆栗敲在云璟的腦門上,"你就這麼報答你救命恩人的啊?不做女朋友,吃頓飯還不行啊?過河拆橋都沒你這麼速度的!"

"我有喜歡的人了."

她如實道,"我也不會再喜歡別人的."

"……"

見過連拒絕人都這麼直接,不懂委婉的人嗎?

"不過,謝謝你!"

云璟同他道謝.

一碼還是歸一碼.

陸離野瀟灑的將書包往肩上一甩,"道謝不能光用嘴!走吧,請我吃飯!我要吃最貴的!"

他著,一把攬過云璟的肩膀,不由她拒絕,就往校園外走.

卻不想……

A市就這麼,連吃頓飯,也能遇上景向陽.

他身邊還坐著……尤淺!!

【鏡子求月票啦!!今兒加更了4000字哦!!值得表揚有沒有!!】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5):云三,你談戀愛了?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7):你就不能對我溫柔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