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7):你就不能對我溫柔點嗎  
   
尾聲——驕陽似璟(7):你就不能對我溫柔點嗎

【求月票哇!挺進前十,加更!麼麼噠!】

云璟被陸離野領著進了一家極為奢華的五星級西餐廳.

可才一進去,就見到了坐在對面不遠處的景向陽,還有……

坐在她身旁的,尤淺!

A市就這麼,到哪怕連吃個飯,都能遇見.

而景向陽也正巧,一抬眼就見到了隨著陸離野一同進來的云璟.

他一愣.

劍眉深蹙,目光銳利的剜在她身上,才發現她那張一貫紛嫩的臉蛋上,此刻早已掛滿了傷痕.

眉目一沉,起了身來,邁開長腿就朝云璟走了過去.

"臉上的傷,怎麼回事?"

他的聲音,低沉,渾厚,饒富磁性.

大手霸道的捧起云璟嬌嫩的臉蛋,眉頭蹙起,"你跟人打架了?"

他略顯震驚的看著云璟.

漆黑的眼里,隱著些許的怒意.

"沒有."

云璟涼淡的回了一句,拂開他的手.

掃一眼對面的尤淺,同陸離野道,"我們換個地方吃飯吧!"

"不行,本少爺快餓昏頭了!"

陸離野著,抓過云璟的手,就往里面走去,在離景向陽和尤淺不遠的旁桌坐了下來.

景向陽沉目看著他們,薄唇崩得緊緊地.

云璟有些不開心了,"我不想在這里吃飯."

她著要起身,卻被陸離野一把按住,"坐下!不就看人家倆口卿卿我我的吃頓飯嗎?至于激動成這樣?沒出息!!"

陸離野損她.

云璟咬了咬下唇,雖然不樂意,但還是乖乖坐了下來.

"你的心上人就你哥啊?"

陸離野隨手捏了桌上果盤里的一塊西瓜含進嘴里,一副痞子的模樣朝旁邊剛落座的景向陽看過去,壞壞一笑,評頭論足道,"品味還不錯."

視線又斜睨向云璟,"我的是你哥!他女人還不錯……"

"……"

云璟沒好氣的瞪了一眼陸離野.

什麼眼神啊!

云璟也捏了塊西瓜塞進自己嘴里,問陸離野,"你們男人都喜歡她那種類型?"

陸離野壞壞一笑,"反正是本少爺的菜!"

云璟沒好氣的瞟了他一眼,"你喜歡的菜色會不會太寬了點?"

"本少爺好養,口味不刁,不挑食!"

"……"

呵!不愧為A大出了名的采花大盜!!

而這邊——

"怎麼了?從云璟出現後,你臉色就一直不怎麼好看了!"

尤淺軟聲問景向陽.

景向陽沉默不.

尤淺往云璟那邊掃了一眼,微微一笑,"怎麼?看她戀愛了,不開心啊?"

"她沒有戀愛,兩個人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景向陽淡聲否認.

"哦,這樣啊……"

尤淺應了一句,又道,"那你更加沒理由這麼不開心啊?"

"她談戀愛了,我為什麼要不開心?我有什麼理由要不開心嗎?"

景向陽沒有回答她這個問題,卻反而揪住了上個問題沒放.

尤淺緩緩地切著自己跟前的牛排,"那得要問你自己了!"

她著,將手里的刀叉放了下來,認真的看著對面的景向陽,"向陽,云璟已經不了,她十八了!你有沒有想過,要放手讓她自己去成長?"

"什麼意思?"

景向陽斂緊了眉頭.

"還不明白嗎?你看看云璟,在這之前,你見過她跟任何男生走得太親近嗎?從來沒有過吧?!"

尤淺的話,讓景向陽那張冷峻的面孔愈發陰沉了些分.

"你不用急著動怒!這對她而,絕對不是件壞事!你總云璟心理年齡,還不懂得人世故,可是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她心理年齡會這麼?你看看向晴,向晴只比她大一歲而已,可她明顯懂事很多,不管是對社會,對生活,還是對感!云璟她一直長不大就是因為你們這些寵著她的人!平時總把她當溫室里的花朵,不願讓她隨便與生人親近,平日里她連個像樣的朋友都沒有!你們就只會把她關在你們為她打造的溫室里,不讓她經曆一丁點外面的風風雨雨,總以為這樣子是在保護她,可是,你能保護她多久?一輩子嗎?不可能的!將來她遲早是要嫁人的!更何況,她云璟根本沒你們想的那麼脆弱,你看看,她臉上還掛著那麼多傷呢?可是她剛剛有在你面前喊一句疼嗎?她還不是照樣跟她朋友笑得開開心心的."

景向陽看著不遠處的云璟.

正如尤淺的那樣,即使那張臉上掛著彩,可她依舊還在笑著.

"給她點個人空間吧!讓她多交交朋友總該不會有壞處的!"

景向陽沉默.

黑眸深沉,暗潮湧動,瞧不出他此刻心里所想.

……………………

云璟和陸離野點的餐很快就上來了.

陸離野切好跟前的牛排後,就紳士的推到了云璟面前.

云璟錯愕的看著他,看著他又將她那盤還沒來得及切好的牛排端了過去.

"看什麼?被本少爺給迷住了?"

陸離野桀驁的挑挑眉.

云璟嗤笑,搖頭,不客氣的吃了起來.

陸離野能明顯的感覺到有一束噙滿著敵意的目光,朝他們這邊直射了過來.

他玩世不恭的勾了勾嘴角,問云璟,"你哥不喜歡你啊?"

云璟似乎被他問到了痛處,叉著牛排的手頓了下來.

擱下刀叉,一下子變得有些食不知味了.

"嘖嘖!瞧這點出息!!"

陸離野鄙夷她,末了,從自己盤子里切了一塊牛排送到她嘴邊,"來,張嘴."

"不要!!"

云璟別開臉去.

"誒!你還想不想你哥喜歡上你了?"

"你有辦法?"

云璟雙眼登時發亮.

陸離野搖頭,"你沒救了……"

云璟水靈的眸仁暗了下來,嘴嘟囔一聲,有些黯然,"我也不想喜歡他的……"

"那張嘴."

陸離野命令她.

云璟唇瓣抿得緊緊地.

"張嘴!"

陸離野又道,覷一眼對面的景向陽,嘴角的弧度彎得更深,催促道,"快點,不試一下,你怎麼知道你哥喜不喜歡你?"

"?"

云璟完全不明所以.

但聽聞他這話,還是乖乖的張了口,將唇前那塊牛排給含了過去.

景向陽看著云璟張開自己那雙粉色的櫻唇,把陸離野送來的牛排含入了檀口間的那一刹那,莫名的,心里登時有一團郁火湧上了胸口.

他甚至于會覺得……

她那個的動作,那麼性/感,性/感到他根本不願讓她在別的男人面前展示!!

"你哥來了……"

陸離野忽而道.

云璟愕然,一偏頭,就見景向陽沉著臉從旁邊的座位朝她走了過來.

他的西裝外套還搭在他的手臂上,顯然是要走的意思.

果然,走過來,二話沒,拉起云璟的手,沉聲道,"我們回家."

云璟自然沒有推脫,乖乖的起身,跟著他走.

陸離野嘖嘖搖頭,卻沒有阻止.

難怪這丫頭追不到人家,最簡單的欲擒故縱的手法都不懂!

景向陽走了,尤淺卻沒有阻攔.

因為,她知道,她再怎麼阻攔也沒用.

剛剛她了那麼一大段的話,顯然,對他景向陽一點作用都沒有!

"Hi,美女!"

陸離野朝尤淺揚了個招呼.

尤淺沒回應,只是起了身,朝他走了過來,在陸離野的對面坐下身來.

"你喜歡云璟?"

她開門見山的問.

陸離野雙臂慵懶的往椅背上一搭,不羈的笑笑,"只要是美女,本少爺都喜歡!"

"可你對她格外有興趣!"

尤淺自信的下結論.

陸離野嗤笑出聲來,卻沒有否認她的話.

"我能幫你把她追到手!但前提是,你不能把今天的事告訴她和她哥!"

"別!"

陸離野揚住她,邪魅的俊顏湊近尤淺,冷不防的就在她的臉頰上輕啄了一口,痞氣一笑,"怎麼辦?本少爺現在覺得好像對你,比對她更感性趣些……"

"你……"

尤淺沒料到這壞子居然會當眾調戲她.

一張溫婉漂亮的臉蛋乍乍白,怒罵了一句,"流氓!!"

卻不得不承認,這個壞子雖然夠壞,可身上卻有著一種……讓女人無法把持的魅力……

難怪都,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這種極品壞男人,確實心力不夠的話,一般女孩子還真的挺難把持住的!

陸離野看著尤淺生氣的臉兒,笑得更開心了.

拿過桌上的濕紙巾,優雅的拭了拭自己性/感的薄唇,笑道,"大姐,別生氣啊!剛逗你玩兒的,本少爺口味沒那麼重!看模樣你也比我和云璟大了一輪有多吧?下次粉別塗這麼厚,你看,才沾一下,就粘得我滿嘴都是……"

他將紙巾扔桌上,起了身來,看著尤淺那張漸漸扭曲的漂亮臉蛋兒,雖然于心不忍,不過心里還是挺痛快的,瀟灑的擺擺手,"你慢慢吃,有機會再見,拜拜……"

著,拽起沙發椅上的書包,帥氣的往肩上一扛,大步出了餐廳.

云怪還算夠意思的,好請他吃飯來著,臨走前倒還不忘把單給買了!

——————————最新章節見《添香》——————————————

一路上,云璟和景向陽兩人都緘默著,誰也沒有開口話.

景向陽專注著開車.

云璟將視線掃向窗外,鼻青臉腫的臉蛋沒有多余的緒波動,不知她心里此刻到底在想些什麼.

一進公寓門,景向陽隨手將鑰匙和西服扔沙發上.

煩躁的扯了扯脖子上的領帶,解開襯衫領口以下的三顆紐扣,喘出一口濁氣,雙手叉腰,這才轉身看定身後跟進來的云璟.

他幾個闊步走上前去.

感覺到他的逼近,云璟下意識的縮了一下腦袋.

想也知道,他肯定又該凶自己與陸離野親近的事兒了.

卻忽而,聽得他道,"云三,吃飯的事,我們暫時不談,你先跟我把你和同學打架斗毆的事清楚!為什麼你會被打成這樣?!"

後面一句話,景向陽簡直就是用吼的.

那種慍怒,堆積在胸口,怎麼壓都壓不住.

其實,他怒的不是她跟人打架之事,怒的是……

她居然會被人揍成這樣?!!

那個被他一直心疼的捧在手心里的公主,連他都舍不得傷她一個毫發,可結果呢?居然被人打成這樣??景向陽吼完,又捧起她的臉蛋,看著她臉上一個又一個傷口,心疼不已.

"該死的!!"

他怒罵了一句.

云璟只以為他是在訓自己,一想到自己在學校里無故被人圍毆成這樣,回到家里得不到半分慰藉還得挨批,心里就覺委屈更甚.

眼眶一下子就了,沖他喊道,"我沒有打架斗毆!!"

"那為什麼會成這樣?"

景向陽看著她臉蛋兒腫成了包子,心里特別窩火.

好在已經有人幫她上過藥了.

"我只有挨打的份……"

一貫心高氣傲的云璟忽而出這麼一句話來,讓景向陽心弦一揪.

而云璟更是不爭氣的被霧氣朦朧了雙眼,"她們一群人圍著我打,我打不過她們,就被揍成這樣了!"

"sh.it!!"

景向陽罵了一句特別不符合他沉穩氣質的話.

現在他真恨不能把那群打她的人全都揪出來,一個一個回敬回去!!

景向陽伸手,撈住云璟的脖子,心疼的一把將她扯進了自己懷里來,"還很疼嗎?"

他問她.

而且是,明知故問.

且不她身上的皮肉疼不疼,就他的心,就已經疼得像被繩索勒死了一般,連呼吸都有些不順起來.

"疼……"

才一觸到景向陽胸口的溫度,云璟就更加委屈的嗚咽起來,"疼死了,可我一直忍著,沒敢哭……嗚嗚嗚……"

云璟這些話兒,就像刀子似的,一刀一刀剜在他的心口上.

長臂攬上她的腰肢,更緊了些,另一只手,心疼的順著她柔軟的卷發,"過一會我再幫你換次藥,很快就會好起來的."

深沉的眸仁里,寒光並起.

居然有人敢欺負他的人!!

"疼……好疼……"

忽而,云璟在他懷里吃疼的喊了起來.

景向陽嚇了一跳,趕忙松開了她來,"怎麼了?你身上也受傷了?"

云璟搖頭,疼得眼淚流得更厲害了,可是她盡可能的把腦袋仰高,一邊抽噎著,一邊喊道,"眼淚水進我傷口里了,好疼!!"

"……"

景向陽簡直哭笑不得.

"別哭了……"

他心翼翼的替云璟擦干眼瞼邊的淚水,最後干脆長臂一攔,抱住她的翹臀,將她托抱了起來,往沙發上走去.

云璟似乎早就習慣被他這麼抱著了,長腿下意識的往他腰肢上一纏,臉蛋兒就埋進了他暖暖的勃項間,著眼,委屈的嘟囔道,"你就不能對我溫柔點嗎?"

景向陽無奈的歎了口氣,拍了拍她的後腦勺,"是你總惹我生氣!"

他抱著她在沙發上坐了下來,替她把臉頰上的淚痕擦干,又往她的傷口上輕輕的吹了幾口暖氣,試圖緩解她的疼痛.

看著她鼻青臉腫的可憐模樣,眸仁又深陷了下去,目光一片涼薄,"現在總該告訴我到底是誰把你弄成這樣了吧?還有,你怎麼又跟陸離野混到一塊兒了?"

問後面這句話的時候,其實,景向陽心里還是壓著些火氣的,尤其是想到吃飯的時候,他還喂她吃,關鍵是……

她還吃了!!

但是,一想到云璟剛還抱怨他太凶,語氣便不由得軟了幾分,拍了拍她纖細的柳腰,"不是好不跟他走太近嗎?嗯?"

"今天是他幫了我……"

云璟低著腦袋輕聲道,"我被那群太妹圍攻的時候,是他出來幫了我!而且……他還甩了那女孩一巴掌!那一巴掌可凶了,估計她現在比我也好不到哪里去."

起來,云璟心里還是挺感激陸離野的.

景向陽似乎明白了什麼.

英雄救美的戲碼!

但顯然,這名英雄已經贏得了他懷里這位美人兒的基本信任.

雖然他不太樂于見到這樣的結局,但是,能出手幫她,他還是由衷的感謝的.

景向陽寵溺的捏了捏云璟的下巴,嚴肅的問她,"那你怎麼惹上那群太妹的?她們是誰,你認識嗎?"

"我不認識."

云璟搖頭.

"明天我會正式向她們提起訴訟."

他景向陽的人,絕不會白白就這麼讓人給欺負了!

"你要告她們?"

云璟錯愕.

"對!"

景向陽斂目看她,面色冰寒,"既然家長和老師都教育不了她們,那就讓政aa府好好給她們上一堂人生之課!"

"不,不行……"

云璟忽而搖頭,"哥,你先別告她們,這件事還是留給我自己來處理吧!"

因為,云璟想到了一個人……

秦瀝瀝!

【求月票哦!~~親愛的們,好像進前十又沒什麼希望了哦……月票日滿20加更的,加更的喲!!】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6):我們也可以做夫妻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8):他對她有了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