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8):他對她有了反應?  
   
尾聲——驕陽似璟(8):他對她有了反應?

"你自己解決?"

景向陽顯然不放心,"能告訴我,你打算怎麼解決嗎?"

云璟捏著他襯衫領口上的紐扣把玩著,一邊道,"暫時還沒想好,不過,挨了陸離野那一巴掌後,我想她們以後不敢把我怎樣了."

"你現在好像很喜歡他?"

景向陽抱著她腰肢的手臂收緊了些力道.

"誰?"

云璟替他將解開的扣子又一顆顆的扣上.

直到最上面那顆.

手兒還拂到了他新生出來的胡渣,短短的,掃過她的手背,癢癢的,卻很舒服.

她忍不住笑了笑.

"陸離野."

景向陽回答她.

伸手去捉她調皮的手,"別扣這麼緊……"

"那我幫你解開."

云璟拂開他的手,又開始自顧自的替他解扣子,玩得不亦樂乎.

這時候,景向陽尤其覺得她像個長不大的孩子.

失笑,捏了一下她的下巴,"回答我的問題,你現在是不是很喜歡他?"

"還不錯啊!"

云璟老實點頭.

景向陽一把將她往自己懷里帶進來幾分,又霸道的把她腦袋按下來,讓她對上自己深沉的眸仁,"什麼叫還不錯?做男朋友還不錯?還是只做朋友不錯?"

"做朋友還不錯!"

云璟老實回答.

景向陽明顯像是松了口氣,"OK!如果只做朋友的話,我沒意見!你多交些朋友,對你也好.喂!云三……"

他著,又抓住了云璟那只不安分的魔爪,"夠了啊!再解,我衣服都要被你脫下來了."

都已經第五顆紐扣了!

襯衫都敞開到胸口了!

云璟歪著腦袋,笑眯了眼,"你身材真好……"

她由心的贊道.

漂亮的眼眸凝住他性/感的健軀,眸底泛起層層癡迷的漣漪,怎麼都挪不開眼去.

手兒更是不自禁的撫上他健碩的肌理線,沿著他的胸口……一路往下,輕撫而來.

直到……

手指觸到那平坦而精壯的腹部時,忽而,手腕就被一只大手精准的給捉住了.

他深沉的眸仁,有些發燙.

性/感的喉頭滾動了一下,聲線發緊,"不許再玩了."

"哦……"

云璟乖乖的收了手.

身子卻在景向陽身上不安的扭動了一下,抬頭,眨眼,有些無辜的看著他,"你口袋里塞了什麼東西嗎?好硬,擱到了我了!"

她著,還當真作勢就要去摸.

手才一伸過去,就被景向陽迅猛捉住.

他一貫沉著冷峻的面龐上,此刻居然還泛著幾許不自在.

半響,才啞聲,"你先下來,我去給你拿藥."

該死的!!

他居然……

對身上的三兒,有了……生理上的反應?!!!

"我才剛上過藥的."

云璟不依,搖搖頭,身子不安分的在他身上扭動了一下,"我現在不換……"

"別亂動——"

云璟的話還沒來得及完,扭動的腰肢忽而就被景向陽一只大手給按住了.

他急喘了口氣,額上隱隱漫起一層薄汗,"乖乖下去……"

"你怎麼了?"

云璟覺得他似乎有些不對勁,手摸上他的額頭,"好燙!你發燒了?"

不是發燒,而是發/騷!!

內騷的那種!

景向陽干脆將她從自己身下抱了下來,邁步往廚房走去,"我去看看李嫂把晚飯坐好沒,你剛剛沒吃什麼東西,待會得再吃點!"

他話的聲音,還有些發啞.

進了廚房,給自己倒了一大杯涼開水,喝過之後,方才漸好.

李嫂在一旁看著有些不明所以,"少爺,你這怎麼了?把自己渴成這樣."

"沒事,剛在外面吃的飯,太咸了."

………………………………

云璟幾番游後,才讓景向陽徹底放棄了起訴那群太妹的念頭.

但他了,下不為例!

再有下次,決不姑息.

而云璟當然也不是什麼聖母瑪麗蘇.

放棄起訴她們,不過只是想為秦瀝瀝嘴里那句所謂的'好朋友’留下最後一條路.

清晨——

云璟背著書包進了教室.

秦瀝瀝已經到了.

云璟面無表的朝她走了過去,二話沒,揚手,就賞了她一巴掌.

"啪——"的一聲脆響,在教室里響起,格外震耳.

一時間,班上所有的同學,都不約而同的朝她們倆這邊看了過來.

"云璟,你干什麼!!"

秦瀝瀝'唰’的一下起了身來,著眼,憤恨的瞪她.

被打的那半張臉,已經染上了五個明顯的手指印.

云璟扯了扯唇角,淡漠道,"我不過只是還以顏色罷了!!"

把書包往桌上一甩,坐下,"秦瀝瀝,以後別在我跟前提'朋友’二字,惡心人!!"

秦瀝瀝面色一白,雙唇抿得緊緊地,不在開口話.

顯然,昨兒她找人揍云璟的事,已經東窗事發了.

見班上所有的同學還看著她們,秦瀝瀝慍怒的吼了一句,"看什麼看?有什麼好看的!!"

喊完,一屁股泄氣的坐了下來.

云璟沒事兒一般,拿出書本,認真自習.

很久,秦瀝瀝都只是坐在桌前,一動不動,也不開口一句話.

就在云璟以為她不會再搭理自己的時候,忽而,秦瀝瀝又話了,"聽昨兒陸離野幫你把妹打了?"

云璟不話,權當聽不到.

"呵!今兒一早,陸離野就跟我提分手了!是你告訴他,我找人打你的吧?"

云璟偏頭,冷冷的看著她,"秦瀝瀝,你要不要先去把你的臆想症治治啊?"

"他讓我把孩子流掉……"

秦瀝瀝忽而.

語氣里,還帶著些哭腔.

云璟抿唇,皺了皺眉,沒有搭她的腔,假裝專注的看書.

"可我不敢……"

她撫了撫自己平坦的腹.

聲音哽咽,還帶著幾許顫抖,顯得特別無助.

"我也不想."

云璟煩躁的把書本一合,"這是你的事,與我無關,你不用告訴我,我沒興趣知道!"

完,她起身就出了教室去.

眼不見就心不煩了.

——————————————最新章節見《添香》————————————

云璟回家的時候,正巧遇到景向陽出門.

"你要出去?"

云璟有些失落,"你不陪我一起吃飯了嗎?"

"嗯!讓李嫂陪你吧!"

他著往外走,出門前一步,同云璟交代了一句,"今晚我不回來睡了!你別等我,寫完作業早點睡."

"你要加通宵班嗎?"

云璟急著追到了門口.

景向陽頓住腳步,回身看她,遲疑了一下,最後還是如實作答,"今晚我去尤淺那."

云璟仿佛心髒一墜,"什麼意思?"

"孩子不要管太多!"

景向陽完,轉身便往電梯口去了.

云璟圾著拖鞋,追出去了幾步,看著他頎長的側影,明明想什麼的,然嘴兒一張,卻發現,什麼都不出口來了.

晚飯,最後云璟到底是沒吃.

不管李嫂怎麼勸,她都不肯吃.

早早的,云璟就把自己關到了房間里,再也沒出來.

躺在床上,瞪著雙眼,看著頭頂蒼白的天花板,腦子里回蕩的卻全然都是景向陽走前的那句話……

——今晚我去尤淺那!

為什麼要去她那過夜?

晚上他們倆怎麼睡?是一人睡一間房嗎?還是……兩個人一起睡,睡同一張床?

就像時候她趴在他身上那樣嗎?

越想,云璟的心尖兒就越像被千萬只蟲蟻同時侵蝕著一般,疼得她幾乎快要喘不過氣來.

她猛地坐起了身來,拿過自己的手機,想要撥通那組最熟悉的電話號碼.

可是,按下快捷鍵,卻又被她迅速掛掉.

然而,再繼續,再掛——

最後,電話終于還是撥了出去……

"嘟——嘟——嘟——"

機械的通話音,鑽入云璟的耳中來,讓她不覺收緊了呼吸.

"喂——"

電話通了!

那頭,傳來的聲音,讓云璟一把揪緊了手邊的棉被.

那聲音,不是景向陽……而是,尤淺!!

云璟輕喘了口氣,沒有出聲.

"是璟吧!向陽正在洗澡呢!待會洗完了,我讓他給你回電……"

"嘟嘟嘟——"

尤淺的話,還沒來得及完,便被這頭的云璟給掛斷了.

云璟討厭這種感覺!!非常非常討厭!!

她不喜歡從別的女人嘴里得知他的一舉一動……

從她搬來住進這里後,他從來沒有夜不歸宿的況!

今兒,第一回!

這感覺……

好難受!!

胸口就像有一個抽氣機,正瘋狂的往外抽著她胸腔里的空氣,讓她根本無從呼吸.

電話才一掛斷,景向陽就沐浴完畢,從浴室里走了出來.

"我的手機響過?"

他隨意的拿著干毛巾拭擦著自己的濕發,一邊問尤淺.

"嗯."

尤淺點頭,"電話是云璟打來的."

景向陽眸仁閃爍了一下,"她什麼了?"

"沒什麼,就問我你在不在,我你在洗澡,待會讓你給她回電話,她不用了,她先睡了,讓你別再去打擾她."

景向陽斂了斂眉,沒多什麼,"那你睡吧!"

"你不睡嗎?"

尤淺走上前來,攀住他的脖子,任由著自己的嬌身與他健碩的身形,緊密相貼著,熱氣有意無意的拂在他的鼻息間,"你陪我一起睡好不好?"

望著眼前的尤淺,忽而有那麼一瞬的就想到了云璟……

她也像尤淺這樣,掛在她的脖子上,軟聲央她要一起睡……

"向陽?"

見他有些走神,尤淺狐疑的喚了一聲,嬌嗔的笑道,"想什麼呢,人家都這種話了,還能走神……"

景向陽回神,掀了掀薄唇,將她的手臂從自己脖子上拉下來,"你先睡……"

"你不跟我睡?"

尤淺的眼底,掩藏不住失落.

"叮呤叮呤——"

忽而,這時,床頭櫃上的手機,又響了起來.

"等等,我先接個電話."

景向陽將尤淺拉開了些分,拿起床頭的手機,看一眼來電顯示.

電話是云璟打來的.

他遲疑了數秒,按下了接聽鍵.

"喂——"

低沉的嗓音,宛若渾厚的琴弦聲,從電話那頭穿透過來,直擊云璟的心膜.

心尖兒跟著一顫……

"回來陪我,好不好?"

她在電話里,央聲問他.

語氣,還透著讓人心揪的卑微.

"你不是已經睡了嗎?"

景向陽直接跳過她的問題,問她.

"回來……"

云璟格外的堅持.

景向陽無奈的一聲歎息,"你睡吧,今晚我不回了!晚安."

完,他不等那頭的云璟話,便兀自掛了電話.

這倒讓尤淺有些意外.

當然,雖然意外,但她更樂于見到這樣的畫面.

這明……自己在眼前這個男人的心里,越來越重要了!

至少,比電話那頭的女人,更重要些!

"向陽……"

"你睡吧,我出去抽支煙."

景向陽完,沒理會尤淺,出了她的臥室,往露天陽台去了.

其實,他向來沐浴完後就不抽煙了,但今天,心里卻燥郁莫名.

嫋嫋的青煙從他修長的手指間緩緩升起,薄薄的煙霧朦朧了他深沉的雙眸.

他低頭,深吸了一口煙,煙霧從胸腔里呵出來,有些沉悶.

這是他第一次把她一個人扔家里.

昨兒對她忽而產生的生理反應,讓他猛地又憶起了三年前的那個夜晚……

眸色暗沉了下來,呼吸變得有些沉重,他手里的煙也越抽越急.

忽而,一只手臂從背後攀上了他精壯的腰肢.

是尤淺.

"向陽……"

尤淺的聲線綿綿的,"今晚不要再拒絕我了,好不好?"

景向陽抽煙的動作,一窒.

"淺淺."

他的嗓音,喑啞,迷離.

隨手將手里的煙頭摁滅在旁邊的煙灰缸里.

他轉身,攔腰抱過她,眸仁滾燙,"我們結婚吧!"

"真的??"

尤淺喜上眉梢.

景向陽捧過她緋的俏臉,一俯身,低頭,狠狠地啄住了她的雙唇.

急切,而又粗暴的與之瘋狂糾纏起來!

大手纏上她的細腰,另一只手則開始大膽的在她的雪峰上開始肆意……

粗魯的解著她身上的睡袍……

兩個人,一同滾落在地上.

呼吸變得粗重,滾燙.

………………………………

云璟把自己關在房間里,沒有開暖氣.

八光了衣服,一件不剩,坐在地上,任由著寒氣網上湧……

十一月的天,她凍得已經像個冰塊,但這好像還不夠.

她干脆跑去浴室,打開涼水,就那麼站在花灑下,任由著冷水沖刷著她冰涼的嬌身.

不冷嗎?

冷得要命!!

她冷得渾身直哆嗦,上牙顫顫驚驚的打著下牙,凍得眼淚和鼻涕都一起往外湧……

直到感覺渾身冰涼得已經沒有一絲溫度了,頭也暈眩得仿佛隨時會倒下一般,她才關了花灑,從浴室里走了出來.

而這邊——

景向陽肆意的親吻著身下的女人,腦子里卻始終有一張稚嫩的臉蛋揮之不去……

越是如此,他吻得越凶!!

而他的身體,已經明顯起了反應!

但該死的,他腦子里,想到的全然都是那個剛滿十五歲的少女……

她那樣稚嫩,不諳世事,不懂男女事……

驀地,歡愛的動作戛然而止.

吻,忽而停止.

手,木訥的從尤淺的裙衫里抽了回來……

他漆黑的眸仁里,一片黯然.

落寞的倚在牆壁上,扒拉了一支煙,又自顧自的抽了起來.

尤淺心神俱傷,坐起身來,問他,"為什麼……"

景向陽吐了口白煙,"去睡吧."

尤淺的眼眶,已然一片通……

她不明白,不明白他景向陽的心里到底藏著什麼,為什麼……他從來不肯碰她!

忽而,他掉落在地上的手機響了起來.

電話……又是云璟撥過來的!!

尤淺一眼就見到了那個熟悉而刺目的名字!!

景向陽拿起手機,想也沒想,直接按了掛機鍵,甩一邊去了.

一口濁煙從鼻息間呼出來,他劍眉斂得很深,煩躁的緒隱在眸仁里,清晰可見.

電話又響了一遍.

他就任憑鈴聲響著,也懶得去掛了.

云璟yi絲不gua的坐在床上,面色慘白著,冷汗不停地從她的額間冒出來……

【喜歡的親們不要忘記送票子哦!!日滿20張月票加更的!!群麼麼!~~】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7):你就不能對我溫柔點嗎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9):他的三兒長大了(溫馨熱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