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9):他的三兒長大了(溫馨熱薦)  
   
尾聲——驕陽似璟(9):他的三兒長大了(溫馨熱薦)

云璟yi絲不gua的坐在床上,面色慘白著,冷汗不停地從她的額間冒出來……

毫無疑問,她感冒了!

對,她是故意的!

因為,除了這麼一個白癡的辦法能讓他回來,她再也想不出第二個方法來了.

她是病人,他是醫生!

作為一名有醫德的醫生來,他是不會放任著她不管的吧?

可是,她想錯了……

她甚至于都沒機會告訴他自己生病的事兒.

因為,他根本不聽她的電話!!

是在怨她打攪了他和尤淺談愛嗎?所以干脆對她不予理會?

他景向陽從來都沒有掛過她的電話,這是……第一次!!

所以,但凡有自尊心的人都不該再去打第三遍了吧?

可是,她云璟還有自尊心嗎?

連這麼作的方法都能想出來,她在這個男人面前,真的還有所謂的自尊心嗎?

云璟裹了一條薄薄的長浴巾,坐在窗邊,望著窗外闌珊的夜景,腦袋越來越昏沉……

耳畔間,還在不停地響著一道機械而冰冷的聲音.

"對不起,您撥打的用戶暫時無人接聽,請您稍後再撥……"

"對不起,您撥打的用戶……"

"對不起……"

一聲一聲,敲擊著云璟的耳膜,震得她腦袋好疼好疼……

直到後來,她徹底昏厥了過去,沒了任何知覺.

………………

凌晨時分——

景向陽的手機在暗夜里突兀的響起.

電話不是云璟打來的,竟然是李嫂?

景向陽心頭一驚,沒敢再耽擱,忙將李嫂的電話接了起來.

"李嫂!"

他掀開被子下床,腰身卻被一只手臂挽住,他沒再動彈.

"少爺,出事了!!姐突然昏倒了,全身冷得像冰啊,你快回來看看!"

電話里,李嫂都快急哭了.

景向陽握著手機的大手,驀地一緊.

"李嫂,你先別慌!我馬上回來!"

著,景向陽掛了電話,掀開被子,起了身來.

"向陽!"

尤淺也跟著他起了身來,手臂纏上他的腰肢,"你過今晚要陪著我,哪兒都不去的!"

"放開……"

景向陽的聲音已經冷得像冰,沒有分毫的溫度.

他伸手去拿衣架上的外套.

尤淺不放,"我不許你走……向陽,為什麼你每次只要提到云璟,就會失控?只要聽到她出事,你就永遠沒辦法讓自己鎮定下來!!她剛剛打電話過來的時候都沒事,你就不怕她是騙你回去的嗎?她根本就是想霸占著你,害怕你被我搶走,你知不知道!!"

"抱歉——"

景向陽抓開了她抱住自己的手.

"我才是你女朋友!!"

"尤淺,她是我妹妹!我沒辦法放任著她不管——"

他以為他可以的!

可是,明明不過只是一夜未歸而已,他卻覺得這一夜仿佛過了一個世紀之長.

也明明知道,或許正如尤淺的這樣,云璟不過只是為了騙他回去的而已,可是,哪怕能猜到,但他也賭不起!!

如果她真的生病了怎麼辦?

他自認沒辦法放任著她不管!

景向陽頭亦不回的離開了尤淺的住處.

望著他離開的背影,尤淺忽而覺得,他離自己真的越來越遠了……

妹妹?她云璟算他哪門子的妹妹?

而他景向陽真的只是把她當作妹妹,如此而已嗎?

……………………………………………………………………………………

景向陽在見到昏厥中的云璟時,當真被她給嚇壞了.

面色慘白,沒有半分血色.

手心冰寒,幾乎沒有溫度可.

掀開她的被褥一角,想要探一探她身體的溫度,才發現,她居然不著寸縷.

身上更是寒得像一塊凝凍的冰!!

而她的頭發,更是濕答答的散開在枕頭上,把整個床套都給染濕了.

該死!!

"李嫂,怎麼會這樣??"

景向陽飛快的從浴室里扯了一條干浴袍來,顧不上男女之別,掀開濕答答的被子,就將云璟冰涼的身軀裹了起來.

打橫抱起她,就往自己的臥室走去.

李嫂疾步跟上,"我不知道,今晚姐沒肯吃東西,晚上我就想著姐大概也餓了,就做了些點心給她送來,可結果我一進來就見她昏倒了在窗邊,把我給嚇死了!!少爺,姐她沒事吧?"

景向陽想到自己掛斷的那一連串的電話,心里登時愧疚滿分.

"李嫂,你先去廚房煮些驅寒的姜湯來!"

"是!"

李嫂匆匆下樓.

景向陽抱著云璟回了自己房間,擱置在偌大的床上,坐好.

又替她用棉被把嬌身裹得緊緊地,將暖氣打開到最大,又迅速的拿了驅寒退燒的藥給云璟服下.

從浴室里拿出吹風機,坐進被子里,讓云璟靠在自己暖實的懷里,裹上棉被,替她吹著頭上濕答答的長發.

許是因為吃過藥的緣故,又或者是吹風機的聲音太刺耳,云璟迷迷糊糊的從昏厥中轉醒了過來.

暖暖的氣流灑在她的臉上,周邊都是她熟悉的獨特味道,將她緊緊包裹著……

讓她忽而之間,就像活在了夢境里一般.

顯得,那麼不真實!!

"云璟……"

景向陽停了手中的吹風機,低頭,心疼的看著懷里緩緩張開了眼睛的云璟.

她臉色依舊很差,無精打采的,沒有半分精神.

長臂下意識的將她摟緊了些分.

她沒有穿衣服,大手觸摸在她滑嫩的肌膚之上,讓他渾身不由燥熱了些分.

"感覺好些了嗎?"

他低頭,問她.

深沉的眼底,染著憂心的血絲.

顯然,她突來的重病,真的嚇到了他.

景向陽心疼的撫了撫她半干的長發,無奈的歎了口氣,"跟你過多少遍了,洗完頭發一定要第一時間吹干,不然非得落下頭疼的病根……"

明明是責備的語氣,卻能清楚的聽到話語里的寵溺和心疼.

云璟一直沒話.

眼眶通,眼簾潤濕,如鯁在喉.

她艱難的翻了個身,讓自己趴進了他暖暖的懷里,緊緊地抱住他精壯的腰肢,哽咽著,軟聲問他,"為什麼不聽我電話……"

話語里,滿滿都是委屈……

景向陽聽得心一疼……

大手抓過她冰涼的手,置于自己手心里,啞聲道歉,"對不起……"

云璟的下唇被貝齒咬得緊緊地,晶瑩的淚水如珍珠一般,不停地往外滾落……

她一顆顆的淚水,打落在景向陽的胸口之上,將他的襯衫染濕,浸透到了肌膚上……

灼得有些痛!

那種痛,直往他的心尖,漫了過去!

讓他,連呼吸,都悶著疼.

"別哭了……"

他啞聲撫慰著她,替她順著後背,"為什麼最近越來越喜歡掉眼淚了?"

云璟趴在他懷里,哭得一抽一抽的,卻始終不肯讓自己哭出聲來.

景向陽心疼得打緊,也不敢再出多什麼,唯恐自己再什麼會讓她哭得更厲害.

許久……

云璟就這麼趴著.

兩個人之間的距離……

緊緊隔著一層,薄薄的襯衫.

甚至于,景向陽能清楚的感覺到懷里的東西在逐漸回溫……

而她胸前那兩團柔軟……

緊緊地貼合在他結實的胸口上,他能感觸得那麼,清楚!!

那種柔軟如棉的感覺,讓他……心池不由蕩漾,擴開一圈又一圈不安的漣漪……

喉頭,干澀,發緊.

眸仁深陷,抱著她的手臂,逐漸升溫發燙,且還因他的不自在而變得有些僵硬.

他輕輕拍了拍她的腰段,哄她,"我們先把衣服穿起來,待會再睡,好不好?"

懷里的云璟,依舊趴著,不肯動.

"三兒?"

景向陽試著喊她.

"累……"

外之意,她不想動.

景向陽有種拿著她一點辦法都沒有的感覺.

她是病人,無疑,此刻她最大.

她不肯動,他也沒敢動大多,唯恐自己一不心就碰到了不該碰的地方.

手,心的探出去,拿過床頭早就備好的體溫計,甩了亮下,手掌拍了拍云璟的腰肢,"來,把體溫計夾在腋下……"

云璟乖乖的抬了抬手臂,景向陽將體溫計放了進去.

云璟無力的往他懷里鑽了鑽.

"舒服些了嗎?"

景向陽貼在她的耳畔間,擔憂的問她.

"嗯……"

她的聲音,低如蚊蚋,有氣無力.

"怎麼會突然生病呢?我走的時候你不是還好好的嗎?"

這一點,景向陽實在不能理解.

才短短的幾個時,她居然就病得這麼厲害.

趴在他懷里的云璟稍稍挪動了一下身子,半響,才如實道,"我沖了個涼水澡……"

景向陽一愣.

眸仁緊縮,喘了口濁氣,抓下她掛在自己脖子上嫩白的手,將她從自己懷里拉開些分,一本正色的看著她,"為什麼要這麼做?"

云璟蒼白的雙唇抿得緊緊地,沒敢抬眼去看他.

"想讓你回來……"

很久之後……

她到底還是如實交代了!

景向陽呼出一口郁氣,望著眼前的女孩,他一時之間當真不知該如何是好.

"云璟!!"

他無奈的啞聲低喚著她,歎了口氣,捧起她沒有生氣的臉蛋,"我到底該拿你怎麼辦才好?"

云璟咬唇,不語.

水眸低著,不去看他.

她知道,這樣的自己,一定讓他厭煩得很,可是……

她忍不住,她就想要把他留在自己身邊,再久一些,再久一些……

"以後要再敢做這種傻事,我就把你送回去!送你爸媽身邊去,再也不管你了!!"

他是認真的!

云璟知道.

再有下次,他定會真的把她送回去的!

很快,臥室門被敲響,李嫂站在外面喊他們,"少爺,姐的姜湯熬好了."

"來!乖乖躺好,我去幫你端姜湯來."

景向陽拍了拍云璟的後背,云璟這才乖乖從他的身上下來,躺在了旁邊的床位上.

李嫂把姜湯端了進來,還有之前給云璟做好的點心,也熱過了一遍,一起端了上來.

"少爺,姐怎麼樣了?"

李嫂還很是擔心.

"好多了!李嫂,晚了,你先去睡吧,這兒有我照顧著."

景向陽勸李嫂先休息.

"那好的,有什麼事再叫我,我睡得不深."

"嗯,好呢!"

李嫂完就先出去了.

景向陽掀開被子一隅,將云璟腋下的溫度計取了出來,看了一眼,濃眉深蹙.

三十八度五.

還在高燒中.

"來,先喝點姜湯……"

景向陽抱起云璟坐起身來,把姜湯端給她,"自己能喝嗎?"

云璟點點頭,精神很弱的樣子.

看著這樣子的她,到底沒讓她自己喝,而選擇一口一口耐心的喂她,"看你以後還調不調皮!"

云璟乖乖的將他送過來的姜湯喝下去.

景向陽看著她這副乖乖女的模樣,好笑又好氣,輕輕揉了揉她的腦袋,"平日里就不能讓我稍微省心點嗎?這才幾個時不待你身邊,就把自己折騰成這個樣子了!云三,你對自己可還真夠狠的啊?"

聽完景向陽最後一句話,云璟的眼眶不由得又了一圈.

景向陽歎了口氣,"以後別再這麼傻了,知道嗎?"

大手撫上她的臉蛋,替她將臉頰上的淚痕拭干,"別哭了,再哭明天眼睛就該腫成大熊貓了!還有,我跟你保證……保證以後再也不會在外面過夜了!當然,除了醫院."

云璟一怔……

景向陽見她沒什麼反應,不由好笑,"怎麼了?生病了連反應都變慢了?"

云璟咬著唇,低頭,不語.

"怎麼了?不開心?"

"不,開心……"

她忙搶答.

卻忽而,將自己鑽進了被子里去,把自己包得嚴嚴實實的,不再冒頭.

景向陽有些費解,放下手里的姜湯,"三兒,又鬧脾氣?"

"沒有……"

她悶聲回答他,仿佛怕他不相信,又重複了一遍,"我真的沒有在鬧脾氣了!"

好,他信了.

"那為什麼還要躲到被子里去?"

景向陽實在猜不透這個女孩的心思.

很久,卻都沒有得到云璟的回答.

就在景向陽以為她不會作答了的時候,忽而,被子里的云璟悶悶的出聲了,"我討厭這樣子的自己……"

她的回答,讓景向陽微鄂.

"明知道她才是你的女朋友,可是我就是氣的想要霸占著你,因為我怕他會把你從我身邊搶走,我真的好害怕……"

云璟一個人悶在被子里,著著就不由得哭了起來.

"我也不想把自己變成這麼討厭的樣子!氣,善妒,還自私……也從來沒有顧及過你的感受……"

云璟在做自我懺悔的時候,被子就被景向陽給掀了開來.

手臂分開撐在她的身體兩側,他俯身,居高臨下的睥睨著她,眸仁沉斂,目光如炬,嘴角微揚,輕笑道,"長大了,懂得自我反省了……"

云璟翻身,看他.

粉唇撅起,撇了撇嘴,抹了一把淚,"我反省歸反省,可是……你剛剛答應我的,不許耍賴!"

"哈哈……"

景向陽忍不住笑出聲來.

伸手,捏了捏她紛嫩的鼻頭,"不敢反悔!還有,在我眼里,你三兒再自私,再氣,再善妒,也依舊很可愛……另外,嗯,我想我也該反省一下,把你變成這樣,我想,我應該是第一個脫不了干系的人!"

忽而這話,云璟心里又暖又澀.

想笑,又想哭,緒一下子變得有些複雜,酸澀.

她癟癟嘴,撒嬌道,"你知道就好……"

景向陽也跟著笑了,"起來再去泡個熱水澡,好不好?"

"你抱我去……"

云璟著就將兩條手臂掛上了他的肩膀.

景向陽有些好笑,"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能長大啊?"

云璟不依,"我已經長大了!"

"可你在我這永遠都像個孩子!"

景向陽扯過旁邊的浴巾,將她一裹,抱著她,就往浴室里走去.

今晚一整夜,景向陽的心就如同坐了一趟過山車似的.

沒有回答之前,是不安的,心里就像懸著什麼事兒,特別煩悶.

而現在回來了,雖然她生病了,心很焦灼,但卻比那種不安定的感覺,好多了!

懸著的心,至少穩穩的落了下來!

果然,還是自己家里舒服.

【看,月票都14名了,離10還遠著嗎?大家有月票的,留不到月底的可以給鏡子哇!!明後兩天晚上給大家加更,群麼麼!另:米粒白的《一醉沉淪:總裁,離婚吧》已經恢複更新了哦!歡迎大家收看】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8):他對她有了反應?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10):它很敏感,你不能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