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10):它很敏感,你不能碰!  
   
尾聲——驕陽似璟(10):它很敏感,你不能碰!

晚上,云璟的病已經明顯好轉些

因為她的床是濕的,所以此時她霸占著景向陽的床

"你睡床,我睡沙發有什麼不舒服的,立刻叫我知道嗎?"

其實,他大可以睡客房的,但想到她不舒服,還是不太放心她一個人

有時候,連景向陽自己都覺得,自己寵著云璟實在有些過分了

就像尤淺的那樣,真正讓她長不大的人,罪魁禍首可能就是他

可是……

讓他真的放手讓她去,他做不到

哪怕明知是錯的,卻就是沒辦法放任著她去飛翔

她可以飛,但前提是,他必須在她旁邊看著

"我們倆一起睡床,不行嗎?"

云璟單純的問他,揪著他的衣口,不肯松手

"不行"

景向陽立刻否定

"我保證我會安分點的,一定不會踹你"

云璟舉著手同他認真的保證著

"這不是問題所在"

景向陽將她的手拉下來

"我也不踢被子"

云璟又將手給舉了起來

景向陽斂眉,"問題也不在于你會不會踢被子,乖乖給我睡下"

云璟撇撇嘴,"那好"

她也不再強求

躺下,眨眨明動的雙眸,懇求的看著他,"那你能不能陪我一會兒……"

"好"

景向陽到底還是點了頭

云璟喜上眉梢,拍了拍自己旁邊的位置,"那你躺下來讓我枕著你手臂"

景向陽遲疑了一下,還是在她身旁和衣躺了下來

云璟像個嬰兒似得,蜷做一團,腦袋枕在他結實的臂彎上,閉著眼,心滿意足的睡著

兩個人許是真的都累了的緣故,不出一刻鍾的時間,就一同進入了夢鄉去

景向陽明明還記著要回沙發上去睡的,可是頭一沾枕頭,他就沉沉的睡了過去

再醒來,已經是清晨時分了

他是怎麼醒來的呢?

想當然的,自然是被懷里那不安分的家伙給鬧醒來的

腿兒踹了他好幾腳也就罷了,還有一只不安分的手兒,在暖烘烘的被褥里一頓瞎摸著……

也不知是感應還是怎麼的,她就是那麼精准的一下子捉住了他胸前的那顆米粒……

輕輕的揉捏著,貪戀的把玩

所有的動作,都是在睡夢里進行著的

對這個丫頭就是有一個壞毛病,睡覺的時候,不管跟誰睡,就喜歡捏人的……乳/頭

也不知道這毛病到底是什麼時候給養成的,據是時候紫杉阿姨給她喂奶時給染上的,到如今都十八歲了,還沒戒掉

手兒的指腹,柔軟溫熱,不停地捏住他的敏感顆粒,把玩著……

景向陽能明顯的感覺到自己那顆米粒在她的手中變得越來越硬……

他急喘了口氣,去抓開她不安分的手

哪知她還給犟上了,拂開,又來,再拂開,再來……

景向陽知道她已經醒了

她就故意鬧他的

這個魔頭

就在她的魔爪又朝他的襯衫底下探過來的時候,他忽而一翻身,就強勢的一把將云璟壓在了自己身形之下,"病還沒好就學著調皮……"

云璟彎著眉眼沖他笑,漂亮明動的雙眸如月牙兒一般,美豔動人,一點惺忪的睡意都沒了

"幾點了?"

她軟軟的聲線,還透著些慵懶之氣,嬌聲問他

景向陽回頭看了一眼對面牆上的石英鍾,"還早,才四點,再睡會"

"好……"

云璟點點腦袋,心似乎很不錯的樣子

景向陽單臂支撐著身體,盡可能的讓自己不壓著她,另一手探了探她的額頭,還好,已經沒有高燒了

"今天能去上課嗎?"

他還有些不放心,"不能去就請假"

"能去現在已經全好了"

云璟閉著眼睛,微笑著點頭

看著她的笑容,景向陽也不由微微彎了嘴角

他翻身,躺回到了她身側

云璟飛快的找到他的臂膀,枕了上去,腿兒往他身上一搭……

"……"

好像,碰到了什麼,硬硬的東西

景向陽輕抽了口氣,睜眼,看她

她也正看著他

秀眉斂著,有些費解,"你晚上睡覺……還塞東西在口袋里?"

她著,還不等景向陽反應過來,居然手兒就往被子里一伸,再然後,精准的捉住了那根硬硬的東西……

再然後……

她的手,就被景向陽給捉住了

他一貫沉著的面孔,此刻,還泛著幾許不自在的暈

而云璟……也仿佛是漸漸的……明白了什麼……

但,又不是很明白

"云璟"

景向陽喊她

嗓音,沉啞,生硬,"放手……"

那一刻,云璟能明顯的感覺到,自己握在手心里的那東西,還在……瘋狂的,變硬,變粗……

她幾乎握不住了

景向陽重喘了口氣,眸仁里,熱氣騰升

云璟後知後覺的……放開了手……

"我……"

她變得有些茫然失措

因為,剛剛她的腦子里忽而晃過了前些日子上生理課時,老師放映給他們看的畫面……

當時老師指著像根柱子的東西到,"這是男性生值器官,會隨著敏感度而逐漸變大變硬……"

然後,老師把整個變化過程,統統放映給她們看了

當時,班上的女同學統統都了臉去,誰都捂著眼睛不好意思看大家8要覺得這個很誇張啊,鏡子大學的生理課就是這麼過來的,簡直……捂臉】

云璟沒捂眼睛,也看了,但……印象不深

現在,終于深了也通過實踐之後,還終于明白了老師的授課內容

臉兒,頓時得像熟透的水蜜桃

景向陽覺得自己非常有必要要同這個呆瓜上一談生理課

他呼出一口氣,啞聲道,"這是男人的生值器官,它……非常敏感所以,你……不能碰"

云璟覺得自己手心里,燙得像被火燒了一下

"我……我不是故意的……"

她著臉,低著顆腦袋,低聲回答他

她云璟鮮少懂得害羞的……

這還當真是,頭一遭能把自己羞窘成這樣

當然,景向陽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你睡,我去洗個澡"

他完,掀開被子下了床,直接進了浴室去,沖涼

——————————————最章節見《添香》——————————————

云璟今兒一整天的心都很好

直到中午的時候,在教室門口見到尤淺為止

"我們聊聊……"

尤淺的態度,不似在景向陽面前時,對她那般溫和

而是冷冷淡淡的,比云璟自是好不到哪里去

云璟也不是第一次見到這麼清冷的她了,自然不會放心上

本來也是,敵見面,分外眼嘛

"我們之間沒什麼好談的"

云璟著,繞過她就往外走

"云璟"

尤淺淡淡的叫住她,"你就不想知道昨兒晚上我跟你哥都做了些什麼?"

云璟腳下的步子,一頓

顯然,她尤淺踩中了云璟的死穴

………………

云璟到底還是同她面對面的坐了下來

是學校附近的一家咖啡館

"想喝點什麼?"

尤淺笑問云璟

"不用"

云璟拒絕

尤淺招來侍應生,自作主張的給云璟點了杯熱飲,"聽你生病了,還是喝點熱的暖暖身子"

云璟斂眉,不明所以的看著她

她絕不相信她會如此出自真心的照顧自己

"干嘛用這種眼神看著我?"

尤淺笑笑,"我只是不希望你又用生病當借口,賴著我男朋友不肯放手罷了"

云璟的面色一白

手擱在身前,微微緊了緊

第一次,她居然沒有還口

這倒讓尤淺有些意外

很快,服務員將兩個人的熱飲端了上來

云璟自然沒喝

尤淺隨意的攪動著杯中的銀勺,"云璟,實話跟你了,昨兒晚上你哥跟我求婚了"

尤淺的話,讓云璟面色陡然一白

見云璟沒什麼反應,她繼續,"結婚以後,我和他自然會住到一起,至于你……實話,我不歡迎你跟我們住一塊你有多麻煩,自己心里清楚"

云璟潔白的貝齒咬緊自己的下唇

無疑,眼前這個女人,正在用她女主人的身份向她示威

而她……居然還真的有些無力反擊

"我哥是不可能讓我搬出去的"

"對因為你夠自私,夠霸道,夠不明白事理"

尤淺直指她性格上的缺點,而這些缺點,也正是昨兒晚上她同景向陽反省的那樣……

"你自私,所以從來只顧自己的感受,你喜歡向陽,所以你就覺得他必須也喜歡你你一次又一次想方設法的糾纏著他,賴著他不肯放手,可是你有沒有想過他內心里真正的感受?如果他也喜歡你的話?他就不會跟我求婚他只是把你當妹妹而已,因為你是他妹妹,所以他不想傷害你而你呢?不僅不讓,還變本加厲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昨兒晚上也是你自己把自己折騰病的?你知道他為什麼不聽你電話嗎?因為他煩,他煩你一直糾纏于他所以他不願聽電話,他不願回去那個有你的家里如果不是因為你生病了,他擔心自己對不起你父母,你以為他會回去嗎?云璟,你能不能有一點作為女人的自尊?你放了他讓他自*的喘口氣,不行嗎??"

尤淺一句又一句的質問,直揪著云璟的心髒

然她依舊執拗的冷笑,不肯讓自己的潰敗表現丁點出來,"完了?"

不等尤淺回答,她起了身來,就往外走……

垂落在兩側的手,還隱隱顫抖著,泄露了她此刻心里的那抹不安和心揪

一出咖啡廳,云璟深深的吸了兩口氣……

才發現,胸口壓抑得有些疼

疼到,連她的眼眶,都了些分……

——你放了他,讓他自*的喘口氣,不行嗎?

尤淺一聲一聲的質問,如同魔咒一般,還縈繞在云璟的耳畔間,讓她完完全全的喘不過氣來

她到底還是撥通了景向陽的電話

因為,她不相信尤淺的片面之詞

電話很快就通了

但電話里的景向陽似乎很忙的樣子,大概正急著上手術台

"有事嗎?"

他把手機用肩膀夾在耳旁,手里正翻閱著病人的資料

"你跟尤淺求婚了?"

云璟直截了當的問他

景向陽一愣,皺了皺眉,"你打電話來就為了問我這事兒?"

"你回答我"

云璟不由得拔高了幾個分貝

景向陽頓了數秒,才道,"是我是跟她求婚了,這個周末我會帶她回家,你提前准備一下,跟我一起回去"

云璟握著手機的手,微微一顫

貝齒咬著下唇,很緊很緊……

薄薄的霧氣,飛快的漫染上她的眼眶……

眼前的一切,頓時模糊一片

"云璟?"

見她很久沒出聲,景向陽擔憂的喚了一聲

沒有反應

景向陽大概也猜到是什麼況了,抿了抿干澀的唇瓣,"三兒……"

"你平時那麼寵著我,不只是把我妹妹而已,對不對?"

云璟沒有給他話的機會,又急切的追問了一句

眼眶,已經通

聲音,一片喑啞

景向陽頓覺胸口像被巨石壓著一般,堵得慌

"云璟"

"你告訴我,不只是把我當妹妹而已,是不是?"

云璟又迫不及待的問了一句

她,已經哭了

眼淚如斷線的珍珠一般,不斷的往外湧……

止不住,也收不了

"云璟我一直都只是把你當妹妹而已……"

"嘟嘟嘟——"

話落,回應他的是……一陣急切的忙應

機械,而冰冷

云璟將電話,毫不猶豫的,掛斷了

等他再撥回去,已關機

……………………………………………………………………

云璟耷拉著腦袋,失魂落魄的往學校里走去

卻忽而"砰——"的一下,撞上了一堵人牆

她亦沒抬頭,淡淡的道歉,"對不起……"

預備繞過那堵高大的人牆,卻哪知那人牆跟著她的腳步往旁挪

她往左,他就往左

他往右,他也跟著往右

顯然是跟她給杠上了

"喂"

云璟終于有些不耐煩了

抬頭,懊惱的瞪他

眼前,是一張邪惑的俊顏

張狂的笑,噙在他性感的嘴角,顯得放蕩不羈

這人除了花花大少陸離野,又還有誰呢?

"走路撞了人,還敢這麼囂張,就只有你云怪了"

陸離野著還不忘扯了一把她卷卷的長發

云怪?

這又是什麼稱呼?

姓云的怪物?

雖然云璟有些好奇,但顯然她現在沒什麼心同他探討這種白癡問題

她沒理會他,繞過他就要走

卻被陸離野一伸手就將她一把給拉了回來,桎梏于自己胸前,另一只手霸道的捧起她的臉蛋,皺眉,"又有人欺負你了?"

"沒有……"

云璟別開臉去,推開他

"失戀了"

陸離野似乎察覺出了些許苗頭來

"沒有"

云璟立即反駁

要走,但陸離野沒肯

"眼睛都了,騙鬼啊"

他似乎也有些惱了

"你別理我"

云璟有些煩了,去推他

這回陸離野沒再攔著她,任由著她進了學校去

散學……

云璟沒有回家

心不好的時候,她就喜歡一個人去逛商場,見到什麼,拿什麼

而她的一舉一動,也全數落進了跟著她一同前來的陸離野眼里

那日當他發現她喜歡到商場里偷拿東西後,他回家便上網搜尋了一下資料,才發現她這種行為在心理學上叫'偷盜癖’

這實則是一種病一種心理疾病

像他們這樣的人,根本不是為了物質上的滿足,而是為了尋求心理上的慰藉,是一種特殊的心理欲求,一方面,他們渴望不被發現,另一方面,他們又渴望被發現並被懲罰

無論那種結果,都會給他們帶來一種心理上的塊感和刺激

而形成這種疾病的病因通常是為了表達對親人的叛逆

陸離野不了解云璟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女孩

她于他而,就像一個迷……

一個有待他去挖掘,深究的謎

正當云璟拿得忘乎所以的時候,忽而,身旁多出一只大手來,也正學著她的模樣,胡亂的一把抓著貨架上的東西就往自己的書包里塞

云璟狐疑的偏頭去看……

陸離野??

她簡直有些不敢相信

"看什麼看?趁還沒有發現,趕緊拿啊"

陸離野著,干脆跑到另外一個貨架上,繼續抓

云璟瞠目結舌的看著他

過了好久……

"陸離野"

云璟走過去,靠近他,壓低聲音問道,"你在干什麼?"

"幫你拿東西啊"

陸離野理所當然的著,又獻寶似得把自己的書包敞開給云璟看一眼,"怎樣?手法還行?我可專揀貴的拿的"

"……"

云璟無語

心里有一道異樣的暖流,一掠而過……

忽而,就聽得有人喊,"抓偷啊抓偷——"

陸離野往聲源處那頭看一眼,"跑"

下一瞬,抓起云璟的手就往外狂奔

他的書包還沒來得及合上,一邊跑,一邊掉

讓狼狽的模樣,讓云璟忍不住笑出了聲來,"陸離野,你笨死了"

兩個人經過出口的時候,因為防盜扣沒解的緣故,惹得整個商場所有的警報器狂響不止

全場所有的員工和顧客們都朝他們這頭看了過來

議論芸芸

"嘖嘖,這麼就偷東西,長大了以後可怎麼得了"

"看著兩個人可不像沒錢人家的孩子啊……"

"誰知道呢現在的孩子個個都不安分得很"

"…………"

從商場里跑出來,再到甩開保安的糾纏,已經是一刻鍾之後了

偏僻的巷子里

兩個人手拉著手,貼著牆壁,累得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兒

完了,對視一眼,看著對方狼狽的樣子,都忍不住大笑出聲來

"云怪,本少爺可把自己的第一次都奉獻給你了……"

陸離野拉緊她的手兒,不肯放

起話來的時候,還依舊帶喘的

倏爾,一翻身,一把就將云璟壓在了身後的牆壁上

眯眼,邪氣的睥睨著她

晶瑩的汗水,順著他耳旁的鬢角滑落而下,桀驁里滲透著男性荷爾蒙的性感魅力,張揚到讓人挪不開眼去

手臂懶懶的撐在她的腦後,嘴角張狂的勾了起來,痞痞的笑道,"你可得對本少爺負責啊"

"呸"

云璟唾棄他

笑著,去推開壓在自己身上的他,"走開啦你笨死了,要不是你,我才不會被人發現呢"

陸離野彎著眉眼笑起來,捏起她的下巴,讓她對上自己桃花般妖孽的眸子,斥她道,"沒良心要不是為了討厭你,我至于去偷自己家東西嗎"

"噗——"

云璟到底還是被他逗笑了

"忘了,那惠聯百貨是你們家的"

云璟倒有些不好意思起來了,自己還當真沒少拿他們家的東西

"那你跟著我瞎跑什麼啊?"

她就不理解了

"想牽你的手唄"

"……"

云璟一聽這話,臉頰頓時不由了些分,嬌嗔的瞪他一眼,推了他一把,"你不要臉快走開……"

正在這時,忽而,陸離野兜里的手機響了起來

他拿出來一看,嘖嘖,不得了,他老爸追殺過來了

"誰啊?"

見他表有些怪異,云璟忍不住探著腦袋問了一句

看到他手機上的來電顯示,又默默地縮了腦袋回來

他爸……

糾結了好一會兒,陸離野還是把他父親的電話給接通了

電話才一通,就聽得陸川行咆哮的聲音從那頭穿透了過來

聲音很大,震耳欲聾,連一旁的云璟都聽到了

"你在商場里搞什麼鬼?偷東西??還帶著云家的千金一起?陸離野,你瘋了是不是?"

"爸,你點聲,你心把你未來的兒媳婦給嚇跑了"

他嘴上的兒媳婦,當然指的就是云璟

身形懶懶的倚在云璟的身邊,一邊同自己老爸講電話,還一邊不忘同云璟吹胡子瞪眼,逗著她玩兒

"你爸我兒媳婦太多,收都收不過來了你這混子,什麼時候給我收斂一點?"

陸川行在電話里又拔高了音調,"遲早有一點,我會被你活活氣死你現在給我馬上回來今兒這事,跟你沒完"

"我不回去"

陸離野直接拒絕,"就拿了點商場里的玩意兒,至于這麼氣嗎?你就當送你未來兒媳婦了"

完,他都不等陸川行再應話,就直接將電話給掛了

他當然知道他老爸不是吝嗇于被他們拿的那些玩意兒,而是怒他居然跑去偷東西

"你回去"

云璟知道陸川行生氣了,他陸離野要再回去晚一點,肯定沒什麼好果子吃了

云璟著,就把自己包里的東西全部翻了出來,往他包里塞

"你干嘛呀?"

陸離野看得莫名其妙的

"你把這些都帶回去,你爸要揍你,你就是我偷拿的,跟你沒什麼關系,你只是幫商場追我而已還有啊,以後我再也不去你們家偷了"

"云怪"

陸離野皺眉,一把拎過云璟的後衣領,將她往後一提,定在了牆壁上

"你把我陸離野想成了什麼人?在你心里,本少爺就是這種出賣朋友,不講義氣的人?"

"我不是那意思,也沒那麼想你"

云璟忙解釋

"那你什麼意思啊?"

陸離野抬眉看定她

見她咬唇不語,他忽而曖昧的笑了,湊近她道,"干嘛,怕我回去真挨我爸揍啊?"

云璟不由嗤笑出聲,"也是反正你還挺欠揍的"

"……"

陸離野倒沒將書包里的東西又放到云璟包里去,手臂搭上她的肩膀,抱著她就往巷口走,"這些破玩意兒還怪重的,我先幫你背著"

"還有,以後你除了惠聯百貨的東西,其他的百貨公司的東西都不許拿"

"為什麼呀?"

云璟皺眉

"因為其他地方,本少爺不一定保得了你懂嗎?"

陸離野敲了敲她的腦袋,瀟灑的一揮手,"走了本少爺請你吃大餐去"

……………………………………

晚上,酒足飯飽後

兩個人在繁華的街頭處,席地而坐

初冬的寒風吹過來,還真有點冷

陸離野大方的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脫下來,往云璟身上一罩,"我送你回家"

"我不冷"

云璟不肯穿,但陸離野壓著她的肩膀,不肯讓她拿下來

她沒法,只好披著了

陸離野就剩一件單薄的襯衫,寒風拂過,他還是免不了的瑟縮了一下,云璟見狀忍不住笑出了聲來,"你就別逞強了,我的不冷,把衣服穿起來"

陸離野不滿意了,"能給本少爺留點面子不?走了,把你這麻煩精先送回家去再"

他著,拉著云璟就要走

"我不回去"

云璟不肯起身,把身上的衣服脫下來,遞給他,"你趕緊回去"

"不回去?"

陸離野回過身來,看她,把她手里的衣服接了過來,卻沒穿,只隨意的搭在手臂上,居高臨下的覷著她,"你跟我你不回去?"

"嗯"

云璟想到尤淺和景向陽的那些話,就不願再回去面對他

或許,她從他家里搬出去才是最正確的

陸離野在云璟跟前蹲了下來,勾著嘴角壞壞一笑,"云怪,你知道本少爺最喜歡聽女人跟我什麼話嗎?"

"什麼?"

云璟不解的眨眨眼

"我不想回家"

"……"

"這外之意呢,就是想讓本少爺帶她去開/房"

陸離野一雙星辰般的眼眸笑得如若綴著繁星,璀璨生輝,"干嘛,原來你也想讓本少爺帶你去開/房?如果真是這樣,本少爺可不會客氣的"

"開你個頭"

云璟曲著手指,一個爆栗敲在他的腦門上,"你趕緊回去啦,都這麼晚了"

陸離野不開玩笑了,一屁股在她身旁坐下,一本正經的問她,"我回去了,那你怎麼辦?"

"我待會自己去酒店開間房,或者……去網呆一晚也不錯要不,去酒玩玩也行"

陸離野涼涼一笑,"你這怪物夜生活倒挺豐富的啊走——"

他著,牽起云璟的手就走

"去哪啊?"

"我家"

"啊?"

云璟趕忙掙開他的手,"我不去不去……"

"沒有我爸媽"

陸離野又抓起她的手,這回握得很緊,不允許她再逃跑

"我自己在學校附近租的一套公寓"

"那我也不去"

云璟有些扭捏

陸離野哂笑,"你得了你真以為本少爺對你有性趣啊?"

"我不是那意思……"

"不是那意思,那就走"

陸離野拉著云璟就往公交車站走去,"你放心,我把你送到公寓就走總不能真讓你一個人在外面游蕩?本少爺對你沒性趣,可不代表街上的餓狼對你沒性趣"

一上車,陸離野就給云璟找了個位置坐下

他也沒坐,拽著書包,就在她一旁站著

"謝謝你,陸離野"

云璟由衷的同他道謝

親們,求月票啦,加啦明天給大家繼續加,月票唔不到月底的可以現在給哇群麼麼噠】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9):他的三兒長大了(溫馨熱薦)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11):失控的激纏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