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12):三兒,幸好有你在!  
   
尾聲——驕陽似璟(12):三兒,幸好有你在!

所謂厮混就是……

接吻,加毛手毛腳.

那女孩的衣服都快要被他撕開了,夠粗魯的!

云璟忽而就想到自己和他在籃球場上的事兒,難怪老師拿到那些照片之後揪著她不放了.

瞧瞧這厮的德行就知道了!

果然,有傷風化啊!

不過,話又回來,他陸離野也確實足夠稱得上大眾人這一款了.

長得漂亮,家室又好,人其實也不錯,就是花心了一點!

"喂!云怪,你看夠了沒?"

忽而,陸離野喊她.

嗓音里還透著太過明顯的晴欲,沒壓下來.

她懷里的女孩,還在不自禁的嬌喘著,臉頰緋一片,羞于剛剛激的畫面被外人瞧了去.

云璟聳聳肩,"不看白不看!學一兩招好泡男人!"

當然,她嘴里的男人,從來只有一個……

那就是景向陽!

"泡你個頭!不怕你哥揍你啊!"

陸離野放開了懷里的女孩,朝云璟走過去,攬住她的肩膀,向云璟介紹著自己的新妞,"我女朋友,胡菱."

那學姐忙同云璟打了聲招呼,云璟沒給予理會,只問陸離野,"秦瀝瀝懷孕的事兒,你解決了嗎?"

"……"

一句話丟出來,登時……

旁邊的兩個人都靜默了.

陸離野覺得這丫頭絕對……故意的!!

他干笑兩聲,有一種想要把云璟的脖子給擰下來的沖動,皮笑肉不笑,"很好啊,云怪,本少爺白對你好了啊!胳膊肘子往外拐!"

云璟沒好氣的手肘桶了他一把,"誰是你胳膊肘子了!"

"哎呦!"

陸離野吃疼的喊了一聲,"你溫柔點行不行?"

又沖自己的女朋友擺擺手,"親愛的,你先走吧,我有時間再去找你."

"……"

又是這句話!

云璟嗤之以鼻,"陸大少爺平日里可還真忙!"

可不是,忙著找女朋友,交女朋友,換女朋友!

還有,趕上秦瀝瀝這種棘手的破事兒,還得忙著解決後代問題!

確實有夠忙的!

胡菱識趣的走了.

但陸離野也沒再數落云璟,在楓葉林里找了塊乾淨的大石頭坐了下來,拍了拍身邊的位置,示意云璟坐下,"過來."

云璟也沒推脫,就在他身旁坐了下來.

"你真跟秦瀝瀝分手了?"

云璟平日里真沒多大興趣關心別人的事兒,但每日看著秦瀝瀝那般消沉,她還是忍不住多嘴問了一句.

再,陸離野現在也勉強算她的朋友吧?

陸離野搭上云璟的肩膀,特一本正經的道,"云怪,本少爺交女朋友有一個習慣……"

"什麼習慣啊?"

云璟眨眼,不明所以的看著她.

"吃完就吐!"

這是什麼習慣?云璟表示不懂.

"唉!你這智商捉急!意思就是上完床就分手!這麼,懂嗎?"

"……"

這回懂了!

云璟鄙視他,"你這麼玩女人,心哪一天栽在哪個女人手里就再也出不來了!"

這時的云璟不過只是無心之,而陸離野更是沒將她這段話放心上,可沒想到,不久的將來,他陸離野確實被云璟的話給驗證了!

他真的栽了,栽在了一個女人手里,而且……真的,一發不可收拾,想方設法的要逃出愛的魔障,卻再也,無可自拔!

當然,這些都是後話了.

"秦瀝瀝的事兒,你到底打算怎麼辦啊?"

云璟其實更多的是擔心他.

畢竟,人家肚子都給鬧大了.

陸離野聳聳肩,一臉無謂,"涼拌!"

"可人家懷孕了!"

到這個陸離野好像當真有些煩了,"云怪,你認識本少爺沒幾天吧?你就見過本少爺三個妞了,三個妞本少爺都吃過了,從本少爺成年到現在,吃過的妞兒已經光用腦子都要記不過來了,如果每個女人都像她這麼損的話,那本少爺外頭的種豈不是得組成一個足球隊了?不,應該是兩隊!"

"……"

云璟聽完他這龐大的數字,簡直無語.

"喂!是你把人家肚子鬧大的,你還人家損!"

連云璟都聽不過去了.

"她不把避/孕套故意捅破,本少爺能讓她懷孕嗎?"

"……"

"行了!"

陸離野搭上云璟的肩膀,"這是我跟她的事,與你無關,你別管!"

"哦……"

云璟點點頭.

她還不樂意管呢!

云璟回到教室,准備上課,就見秦瀝瀝失魂落魄的從外面走了進來.

云璟沒有理會她.

秦瀝瀝在自己的桌椅上坐了下來,忽而,同云璟道,"離野又交新女朋友了……"

她的聲音低如蚊蚋,沒什麼生氣,但云璟還是聽清楚了.

本不想作答的,但看著她這副無精打采的模樣,云璟還是應了一句,"嗯,我看到了,不怎麼樣……"

其實,那女孩,還挺好看的!

比她秦瀝瀝一點也不弱.

"我也看到了,他們倆在楓葉林里……那女孩,長得挺漂亮的,比我好看……"

秦瀝瀝自慚形穢的喃喃著,眼淚到底還是不爭氣的從眼眶中湧了出來.

云璟一時間不知該什麼好了.

她沒安慰人的習慣,也沒有安慰人的本事.

只能傻傻的看著她哭,然後隔一會的,遞張紙巾給她.

"云璟,你上次,你有個當醫生的哥哥……"

"對!你也見過,就酒吧里被我們調戲的那個男人!"

"……"

秦瀝瀝詫異了幾秒.

"他也是我喜歡的男人,但他不喜歡我……"

云璟看著這樣子的秦瀝瀝,忽而有些傷感.

秦瀝瀝看著她,不語.

"你找我哥是想讓我幫你問問他流產的事兒?"

云璟將目光掃向她那還未來的及隆起的腹部.

聽聞這話,秦瀝瀝的眼淚一下子落得更急了,她哽咽道,"我……我害怕……"

云璟沒有鼓勵她,也沒辦法鼓勵她.

這種事兒,沒有哪個女孩是不會感到恐懼的.

所以,想玩,又不懂得自我保護的,這是蠢!!

"待會下課後,我幫你去問問他."

云璟的語氣,依舊是淡淡的.

"好,謝謝……"

秦瀝瀝同云璟道謝.

散學後,云璟給景向陽打了一通電話,那頭是語音留.

通常這樣的況,就是他在手術中,不方便接聽電話.

云璟干脆直接往醫院里找他去了.

果不其然,他在進行一個特別棘手的手術,但好在手術已經快要結束了.

站在手術室外,一干病患家屬正在門外候著,他們的表格外凝重,眼里又充滿著希望之光.

這樣的表,云璟自然見得不少.

從在孟弦爹地和老爸的醫院里,就沒少見過呢!

聽聞從前景向陽也生過重病,向南媽咪沒少這樣子陪著他,但好在現在一切都好了……

"出來了,出來了!!"

忽而,聽聞有人喊了一聲.

一名身穿白色長袍的醫生,從里面走了出來,"醫生,怎麼樣了?怎麼樣了?"

"哪位是病患的家屬?這是病危通知書,麻煩過來簽個字……"

醫生的表有些凝重.

"醫生,什麼意思?病危通知書?我兒子被你們推進去的時候,不還好好的嗎?啊?"

醫生沒時間同他們做過多的解釋,"抱歉,抱歉,請大家節約時間!謝謝……"

爭爭吵吵,推嚷之間,終于,病人家屬還是在字簽了.

"醫生,您一定要救救我兒子啊!醫生……"

"我們一定竭盡所能!!"

醫生保證著,額上已是一層薄薄的冷汗.

云璟看得出來,他極為的緊張.

這個醫生她有見過幾回,是景向陽同辦公室的,排行老四,名叫席城.

似乎感覺到了云璟的目光,他往云璟掃了一眼,而後匆匆回了手術室去.

"病人況怎麼樣了?"

那醫生進去就問.

景向陽正站在顯微鏡前,劍眉擰著,神經崩得緊緊地,"血袋!!"

"況很不理想!"

另外一名醫生回答.

"老四!這病人的病曆是不是你負責整理的?"

聽聞有人問,席城一臉緊張,"我……我不清楚……"

景向陽抬眸看了他一眼,劍眉蹙得很深,"那些事等手術結束了之後再談,現在救人要緊!!"

"是是……"

手術室里,每一個人的表都是極為凝重的.

因為,出大事了!

而且,關乎人命,且還有醫生必須得承擔這個事故的責任!

而手術室外,云璟想到席城那緊張的模樣,也不由得替景向陽懸起了心.

這手術,顯然不簡單.

半個時後——

所有的醫生都從里面走了推來,身後還推著那位手術剛結束的病人.

每個醫生的表,都極為落寞,甚至是挫敗.

景向陽走在最前列,門才一打開,家屬就一窩蜂的往前沖了去,將他圍堵了起來,"景醫生,我兒子怎麼樣了?"

"景醫生,手術成功了嗎?成功了嗎?"

"對不起……"

景向陽沉聲道歉.

不遠處的云璟,心頭微微一驚.

對上他布滿血絲的眼眸,就聽得他道,"各位家屬節哀順變……"

"為什麼?我兒子明明只是一個腫瘤而已,為什麼會死??不,不可能的!!"

家屬顯然不相信,揪著景向陽,不允許他走.

身後的席城見況不妙,趕緊找了個空隙,從人群中溜了出來.

云璟鄙夷的掃了他一眼,找了個空隙鑽進了人群中去,護在了景向陽跟前,"放手!!你們這樣也不是辦法,如果真的是醫生的責任,醫院會給大家一個解釋的!"

"云璟??"

景向陽有些驚訝于云璟的出現.

擔心她被家屬圍攻,又趕忙將她拉到自己懷里護著,"各位,實在抱歉,有任何問題,我們可以到家屬辦公室談!抱歉,請讓一讓……"

家屬又鬧了好一會兒,最終,動用了醫院的保全才得以從人群里掙脫出來.

景向陽身上的白衣長袍已經被家屬撕破了兩個口,看起來還顯得有些狼狽.

云璟則被他緊緊地護在了懷里,倒是一點傷都沒有,連頭發都沒亂一根.

"怎麼樣?有沒有什麼事?"

景向陽還不放心,把云璟上上下下,前前後後的打量了一遍,確定她確實沒受傷後,方才放了心下來.

"你怎麼會過來?等我多久了?"

他的聲音,還有些嘶啞,眼眸里泛著疲倦的猩,讓云璟單單只是看著就心疼的厲害.

她知道醫生這個職業其實遠比他們看著要操勞許多,尤其在手術的時候,精神需要高度集中,遇到手術失敗,心理上的承受能力也需要極強才不至于影響到自己的生活.

她的爸媽都是醫生,也正因為看到了他們心理上的辛苦,所以最後她才沒有選擇這個專業.

她不合適.

"剛剛的手術……"

云璟想要安慰他,手作勢在他肩上拍了兩下,"你別放心上."

景向陽目光深沉的看一眼云璟,卻忽而,一伸手將她摟進了自己懷里,抱得緊緊地.

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猿臂圈著她的細腰,不停地收緊著力道.

"三兒,幸好你來了……"

他一聲饜足的胃歎.

還好,她在,才不至于讓他那麼難受,和茫然失措.

云璟被他抱著,感覺心的某一處地方柔軟的深陷了進去.

她反手抱住他寬厚的肩膀.

頭一回,覺得……他好像也有需要自己的時候!

也有需要她撫慰和擔心的時候……

這感覺,真好!

她輕輕順著他的後背,安慰他,"沒關系,生老病死是每一個人都會經曆的!實在救不過來,那也不是你的錯……"

景向陽緩緩的松開了云璟.

歎了口氣,"他本來不會死的."

眸仁深陷,眼底的血絲越來越多,"這是個意外,更是一場事故……"

他的聲音,嘶啞得有些厲害.

仿佛喉管被人用刀割破了似得.

云璟眨眨眼,擔憂的看著他,"到底怎麼回事啊?"

景向陽將身上被撕破的長袍褪了下來,擼了擼搭在額上的劉海,有些心煩,"病人的父親有家族血液病,但病人的病曆表上卻沒有寫明這一點,結果導致他手術的時候,大出血……"

景向陽完,呼出一口郁氣來,"今兒這事,我們手術室里所有的醫生,都脫不了干系!"

"怎麼會這樣呢?誰給他做的病曆表,這責任就該由誰來承擔,不是嗎?這麼大的問題,資料上怎麼可能不寫明呢?我一個非醫生的我都明白這事兒的重要性!他這簡直就是草菅人命!"

云璟登時就有些火了.

她有些替景向陽鳴不平.

看著她氣鼓鼓的模樣兒,景向陽不由笑了,捏了捏她的臉蛋兒,"好了,先不談我這事兒了,你吧,專程來醫院找我,有什麼事嗎?"

"有,很重要的事!"

云璟點頭,一本正經的問他,"景向陽,流產這種事兒,恐怖嗎?"

"什麼意思?"

景向陽眉峰一皺,"你干嘛突然關心這種話題?"

目光不由得往云璟平坦的腹掃了一眼,面色瞬間陰沉了下來,神也一下子變得格外緊張,"云三,你……sh/it!"

他煩躁的罵了一句,伸手將不明所以的云璟一把粗魯的納入自己懷里來,指著她的鼻子,咬牙切齒的,警告她道,"云三,你要敢告訴我,懷孕的人是你,那你等著今晚挨揍吧!!!"

絕對不只是她挨揍,他一定會把那個敢讓她懷孕的混蛋揍成豬的!!

云璟眨眨眼,漂亮的羽睫像兩把蒲扇,輕輕的掃下來,又張開.

"嘁……"

她抓開他點在自己鼻頭上的大手,又不滿的拍了一下他的手背,"我才不會懷孕呢!你干嘛這麼凶……"

云璟的話,讓景向陽懸著的心頓時落了下來.

抱起她,讓她在公園的圍欄上坐了下來.

他站在她的正前方,雙臂撐開在云璟的兩側,將她桎梏于自己的懷里,斂眉問她,"誰懷孕了?"

"我一個同學."

云璟老實交代,"就上次那個,在酒吧里跟我一起玩的那個女孩."

景向陽皺了皺眉,"她打算流產?"

"是."

云璟咬了咬唇,"不過她好像挺怕的."

"云三,你把她的經驗當作是你的教訓,所以,以後務必得跟其他任何男人保持適當的距離!不然,到時候吃苦頭的還是你們這些女孩子!你看,你同學來流產,不僅擔驚受怕的,身體還得遭受痛苦,完了再看那個罪魁禍首的男人,扔點錢就完事兒了!他什麼都不虧,還好好玩了一把……"

【求月票哦!!重點推薦米粒白完結文《一醉沉淪:總裁,離婚吧!》,非常好看的文文哦,已經完結了的!!】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11):失控的激纏綿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13):三年前,他差點把她強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