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13):三年前,他差點把她強占了  
   
尾聲——驕陽似璟(13):三年前,他差點把她強占了

"云三,你把她的經驗當作是你的教訓,所以,以後務必得跟其他任何男人保持適當的距離!不然,到時候吃苦頭的還是你們這些女孩子!你看,你同學來流產,不僅擔驚受怕的,身體還得遭受痛苦,完了再看那個罪魁禍首的男人,扔點錢就完事兒了!他什麼都不虧,還好好玩了一把……"

云璟知道,景向陽又是趁機教育她的.

他是每時每刻,都不忘要跟她上課的那種!

云璟俏皮的捏了捏他高蜓的鼻梁,"景老師,那你會讓女人遭受這樣的痛苦嗎?"

"不會."

這一點,景向陽很堅持.

沒有確定心意之前,他不會隨便亂碰任何女人的.

他可不想讓自己成為第二個老爹,當年就因為他的放縱才讓母親成了個未婚懷孕的單親媽媽,且不遭受別人白眼了,光養他就足夠辛苦了.

景向陽將她的手從自己的鼻子上捉了下來,"你同學懷孕多久了?"

"不知道."

云璟搖搖頭,"我沒問過她."

"哪天沒課,你讓她來醫院做個詳細的檢查吧,我會替她約最好的婦科醫生的."

"好啊."

云璟雙臂掛住他的脖子,歪著腦袋問他,"是不是要准備下班了?"

景向陽拍了拍她的後背,"我先帶你去食堂吃個飯,好不好?"

"你還不能下班?"

"嗯,剛剛的事故,必須得給家屬一個法.待會你吃完飯,我讓司機來接你."

景向陽領著云璟到了醫院的食堂.

每一名醫生都有自己的飯盒,像云璟這樣的家屬來了,就只有醫院里統一的餐盒,不是一次性的,不過都是消毒過後的,很乾淨.

景向陽把自己的飯盒遞到云璟面前,自己吃家屬套餐.

云璟自是習慣被他這麼照顧著,也沒多什麼,就美滋滋的吃了起來.

吃過晚飯,景向陽要讓司機過來接她,但被云璟給拒絕了.

"我現在不回去."

云璟坐在他的辦公室里,不肯走,"我陪你."

"不行,我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下班呢!"

"那我也陪著你!"

云璟把自己的書包往桌子上一擱,懶懶的趴在他的辦公桌上,"我回家也沒意思,還不是一個人,我就要在這里陪著你."

景向陽知道自己勸不動她了,也就不強求,"待會我要去家屬會議室,你陪我一起吧,乖乖坐在我身邊,不許鬧騰,知道嗎?"

"嗯,一定不鬧騰."

云璟努力的保證著.

景向陽領著云璟到了家屬會議室,把她安置在了自己身旁坐好.

云璟果然很乖,一聲不吭的,就在旁邊看著醫生和家屬展開的這一連串的拉鋸戰.

逝者家屬那邊的緒相當的激動,所有的醫生皆表示理解,然最後談判下來,結果倒出乎意料的和諧.

醫院方和家屬談妥過後,就只剩下院方對這次事故的責任醫師的處罰了.

會議終于散了.

而云璟早就趴在景向陽的懷里睡著了.

她是真的困了,才至于這麼激烈的會議,她都能睡著.

同科室的醫生見到景向陽懷里的云璟,都忍不住打趣他,"老大,你們兄妹倆的感可真好啊!這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們倆是侶呢!"

"就是!光這麼看著,就覺得比你跟尤淺之間恩愛多了!"

"行了!整科室就數你們倆話最多!"

景向陽對于他們的打趣,不以為意.

云璟睡著了,他也沒舍得叫醒她.

干脆就這麼讓她睡著,待她睡醒了再.

脫下自己的西裝外套,輕輕的蓋在云璟的身上,任由著她靠在自己的懷里睡著.

安靜的會議室里,只聽得到送風口處那微微的風聲,以及她輕微而均勻的呼吸聲.

周遭,仿佛都充斥著她的味道……

稚嫩的清香,又還帶著些女孩的乳/香之味,好聞到讓他有些著迷.

低頭,看著懷里熟睡的云璟,深沉的眸仁不由越陷越深……

無疑,懷里的女孩在他眼里,依舊是個稚氣未脫的孩子.

甚至于,五官還帶著孩子最典型的特征.

又或者,她本就長得較為嬌,又有著一張娃娃臉,加上她卷卷的長發,更是像極了一個可愛的洋娃娃,讓他愈發覺得她就是個還沒長大成人的孩子.

然,卻不得不承認,懷里這個孩子,擁有著最靈動的五官.

她的一顰一笑,俏皮得像精靈,又美得似天仙……

只需一眼,就能奪人心魂……

而她的味道……

景向陽漆黑的眸仁,炙熱了些分.

忽而,憶起三年前的那個夜晚……

他差點就把年僅才不過十五歲的她……強/殲了!!

他的眸子,變得有些渾濁.

喉頭滾動了一下,喘出一口濁氣來.

心里登時就覺煩躁不已.

倏爾,懷里的人兒挪動了一下,漸漸轉醒了過來.

漂亮的水眸,噙著懶懶的惺忪,她伸了個懶腰,看一眼四周才發現所有的人都走了,就只剩下他們倆了,"散會了?"

"嗯."

景向陽的聲線有些沉啞.

喉嚨干澀,看著她慵懶的模樣,心潮莫名的湧動了一下,"我們回家吧!"

"好啊……"

景向陽率先起身,云璟慵懶著腳步跟上.

"事解決了嗎?"

云璟關心的問他.

"差不多了."

景向陽模棱兩可的回答著,心思卻完全不在這個問題之上.

他的心緒,紊亂不堪.

因為身旁的這個女孩……

也因為,三年前那個差點失控的夜晚!

他永遠忘不掉生澀而稚嫩的云璟,光著身子,在他的懷里哭成淚人兒的模樣……

那或許,就是他心理永遠跨不過去的一道障礙!

"你想什麼呢?"

云璟看出了景向陽不在狀態中.

"沒什麼."

景向陽淡淡的搖了搖頭,態度冷涼了些分,忽而道,"這周末,我會回家一趟,你收拾一下,跟我一起回家."

"好啊!"

云璟什麼都沒想,只單純的以為是回家一趟而已,就喜滋滋的挽著景向陽的手同他一起出了醫院.

……………………………………………………………………

周六,當尤淺出現在她跟前的時候,云璟才意識到,原來所謂的回家,根本不是那麼簡單的一件事兒.

是他們……去見家長!!

云璟有想過干脆不回去的,可是,她忍不下心里那份好奇心,哪怕明知那份好奇會讓她死無葬身之地.

車上——

云璟抱著書包坐在後座上,抿著嘴,一聲不吭.

一看她那張皺巴巴的臉,就知道,她今兒心非常不好.

但前面的尤淺就不一樣了.

今兒的她,化著淡淡的彩妝,一臉明媚的笑容,顯得格外精神.

"向陽,我突然好緊張……"

尤淺著,伸手牽住了景向陽的右手,與他十指緊扣,放置于中間的收納盒上,"伯父伯母真的會滿意我嗎?"

云璟的目光,直直的鎖定在兩個人十指交握的手上……

水眸里,波光粼粼.

很久,她就那麼,一直看著,看著……

那模樣,仿佛是要將兩個人的手,生生的灼出一個洞來似的.

"你能讓我哥好好開車嗎?"

云璟涼聲問了一句,目光從他們緊握的手上轉移至尤淺那張笑得明媚生花的臉上,"這里是高速公路,出了什麼事,你負責?"

云璟質問的話,分毫不給尤淺留半分薄面.

景向陽斂了斂眉,沒出聲,松了尤淺的手.

尤淺不悅的癟了癟嘴,將手訕訕的抽了回來.

云璟滿意的將頭別向了窗外.

看著那稍縱即逝的風景,心里莫名一陣失落.

那里,空落落的,好像被掏空了一般.

胸口,變得有些堵.

……………………………………………………………………………………

數個時之後,車在景家的庭院里停了下來.

"三兒!!!"

車才一挺穩,就見向晴從里面熱的狂奔而來.

云璟下車,才一站穩,就被向晴抱了個滿懷.

"向晴!!"

云璟一見向晴,剛剛那失落的心頓時好轉了不少.

"哎呀!可把我想死了!"

向晴習慣性的捏了捏云璟滑嫩嫩的臉蛋,皺了皺眉,"怎麼一個月不見,瘦了這麼多?哥!你是不是又欺負三兒了?"

向晴拉長著臉,質問著身旁的景向陽.

徹徹底底的把尤淺給冷落到了一旁,甚至于連招呼都沒同她打一個.

尤淺在一旁杵著,有些尷尬.

景向陽抱過她的肩膀,"走吧,先進屋去."

完,領著尤淺就往家里走.

"向晴,我先回家了."

云璟看一眼他們相攜離開的背影,心里那股堵意又上來了,她不著痕跡的吸了口氣,笑道,"我媽還在家里等著我呢!"

"行了,進去吧,杉姨和墨叔老早就在里面候著你了."

向晴拍了拍她的肩膀,"走吧!"

云璟沒辦法,只好跟著他們的腳步,進了屋里去.

她進去的之後,廳里的畫面,就跟三年前的那一幕其實挺像的.

尤淺落座在景向陽的身旁,向南媽咪同她有一句沒一句的寒暄著,孟弦爹地不算太熱,鮮少搭話.

而她的爸爸媽媽只是在一旁陪著笑,什麼多余的話都沒.

眾人一見云璟進來,所有的人,除了尤淺和景向陽,統統都起身迎了出來.

"哎呀!!三兒你可算回來了!!你向晴姐都嘮叨得你要瘋了!"

向南剛還在給尤淺拿些吃的水果,一見云璟回來了,手里的東西一扔,就迎了過去.

紫杉和云墨見自己女兒回來了,更是笑得合不攏嘴.

"爸,媽!向南媽咪,孟弦爹地!!"

云璟乖巧的把所有的人都喊了一遍.

"快快,讓媽瞧瞧,瘦了沒!最近沒少跟你向陽哥哥添麻煩吧?"

紫杉拉著女兒,心疼的上上下下的看了一遍.

"哎呀,都回來了,太好了,准備開飯了!大家都餓了吧,趕緊入席!"

向南張羅著所有人入座,"兒子,過來,幫媽端菜!"

"嗯."

景向陽知道母親有話同他.

端菜這種事兒,向來有傭人做的,這會兒把他遣到廚房來,顯而易見了.

廚房里,只有掌勺的李媽在,向南把兒子叫到自己身邊來,遞了盤菜給他,故作不經意的問道,"認真的?"

"媽,你看我像鬧著玩?"

景向陽端著手里的那盤菜,沒走.

向南歎了口氣,"你要認真的,媽也不什麼!不過,我就怕璟她……"

"媽,三兒是我妹妹!"

景向陽的態度,非常肯定,末了,又補了一句,"以後別再把我們倆扯到一塊兒了,我們之間年齡相差太多,根本不合適,何況她還那麼,如果哪天我真的對她有什麼非分之想,我會覺得自己像個BT,連自己這麼的妹妹都可以覬覦!"

門外,云璟倚在牆壁上,將剛剛景向陽的這段話聽得一清二楚.

他……

如果愛上她,就像個BT!

那自己呢?愛上了他,是不是在他心里自己也算個BT??

她不過就是干乾淨淨,純純粹粹的愛一個人而已,為什麼偏偏要用'BT’二字來形容她的這份感?

她不是BT,她也沒有愛上BT!!愛上她也更加不是BT……

可為什麼在他的心里,偏偏要這樣覺得?!

心髒的某一個地方,仿佛破開了一個洞口……

酸楚和疼痛,從里面流瀉而出!

"三兒,站在這里干什麼?怎麼不進去呢?"

向晴狐疑的聲音,從廚房門口傳了過來,"三兒?三兒……喂!吃飯呢,你去哪兒啊?"

還沒進廚房,向晴又已經追了出去.

向南狠狠地瞪了一眼景向陽,"還不快去追?!"

"向晴能搞定她."

他的態度,淡淡的,面上也沒什麼表.

向南皺了皺眉,似乎還有些不甘心,"兒子,你對璟真的沒那意思?其實你們……"

"媽!"

景向陽直接打斷了母親的話,"我先把菜端出去了."

"死心眼!!"

向南沖著自己兒子的背影罵了一句.

末了,又歎了口氣,看來自己這中意的兒媳婦當真只能做自己干女兒了,也不知自己這兒子怎麼就這麼死腦筋.

中午,云璟到底沒再回景家吃飯,向晴也沒回來,只陪著云璟在外頭吃大餐了.

紫杉嘴上沒少數落自己女兒的不懂事,但心里更多的是對自家女兒的心疼.

她心里想什麼,當媽的又豈能不知道?

向南見云璟不在餐桌上,也就不再隱晦了,直接了當的問桌上的兩位年輕人,"你們倆是真打算結婚了嗎?"

提到這話題,尤淺臉上露出幾許嬌羞之意,沒答話,含脈脈的看著對面的景向陽.

"嗯."

景向陽點頭,看一眼尤淺,"我們認真的."

"希望伯父伯母能夠成全."

尤淺也乖乖的應了一句.

"嗯,你們倆確實也到了適婚年齡."

景孟弦點了點頭,歎了口氣,"如果你們倆雙方都覺得合適的話,就結了吧!"

實在的,景孟弦其實跟自己老婆一個想法,一直以為都覺得璟才是自己心中的首選兒媳婦.

想想這一家人,成天窩在一起,多幸福?這突然就冒出了個尤淺來,這心里想來還挺怪的.

但是,這是兒子的愛和婚姻,他能阻止嗎?如果他和妻子真的出面阻止的話,那他們和自己當年一意孤行的母親,又有何區別呢?

破壞兒子的幸福和愛,這個罪名,他們顯然擔當不起.

"嗯!你們看什麼時候有時間,安排雙方家長見個面是必須的,我們可以去一趟A市拜訪一下淺的爸媽."

這話是向南的.

如果真要結婚的話,這些都是必須走的程序,但不知為什麼,就覺心里堵堵的,悶得慌.

"向陽,那杉姨和你墨叔就在這先恭喜你們啦!!"

紫杉笑著,端起手里的酒,就敬了景向陽和尤淺一杯.

云墨也跟著起了身來,拍了拍景向陽的肩膀,"墨叔祝你們倆幸福!"

"謝謝墨叔,謝謝杉姨."

景向陽起身道謝,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尤淺也跟著將手中的酒喝完,聊表謝意.

云墨方一坐下身後就,"向陽啊,我想我們家璟這段時間也沒少麻煩你吧?是這樣子的,我和你杉姨商量好了,打算過段時間就把璟轉回S市來上學好了,免得打攪了你和淺,是不是?"

【親愛的們,月票留不到月底的可以提前送給鏡子哦,能留到月底的就唔到月底哇!不知道怎麼投月票的親們可以留告訴鏡子哈!群麼麼噠!!】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12):三兒,幸好有你在!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14):三年前的那個晚上,一輩子也忘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