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14):三年前的那個晚上,一輩子也忘不掉  
   
尾聲——驕陽似璟(14):三年前的那個晚上,一輩子也忘不掉

云墨方一坐下身後就,"向陽啊,我想我們家璟這段時間也沒少麻煩你吧?是這樣子的,我和你杉姨商量好了,打算過段時間就把璟轉回S市來上學好了,免得打攪了你和淺,是不是?"

景向陽有些意外云墨的這個決定.

"墨叔,其實沒關系的,璟平日里也挺乖的……"

接話的人,是尤淺.

她溫婉的笑著,"不過墨叔和杉姨都心疼著璟吧,把她留在自己身邊也確實更放心些."

向南和景孟弦對視了一眼,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見他似乎沒什麼緒變化,向南不由皺了皺眉.

"墨叔."

景向陽到底還是話了.

"這事兒有跟三兒商量過嗎?"

"還沒呢!"

云墨舒了口氣,笑笑,"不過我相信她會同意的."

景向陽眸色暗沉了些分,卻沒再多什麼.

——————————————最新章節見《添香》——————————————

夜里——

"唉,還是你去跟女兒吧!我不知道怎麼開這個口."

紫杉推了推自己的老公,躊躇了好久,想了大半天也不知道怎麼跟她轉學的事兒.

云墨也有些頭疼,"行,我去吧!都這份上了,遲早得想辦法把她拉出來的."

云墨敲響了自己女兒的臥室門.

"爸,是你吧?進來吧!"

云璟在里頭應了一聲.

云墨推門進去,就見自己女兒正趴在窗台上吹風,欣賞著窗外繁華的夜景.

他走了過去,在女兒身邊站定,問她,"看什麼呢?看得這麼專注……"

"看一看我們S市的夜景啊!好像真的好久沒看到過了……"

夜風拂過來,掀起云璟凌亂的長發,她稚氣的嬌容上仿佛蒙著一層薄薄的傷然.

"三兒……"

云墨的聲音,沉了些分.

心疼的看著自己的女兒,"沒想過要回來爸媽身邊來嗎?"

云璟一愣,偏頭看向自己的父親.

"爸想讓你轉學回來,好嗎?"

"爸……"

云璟沒想到父親會突然跟自己提起這件事兒,她一點心理准備都沒有.

云墨頓了一會,繼續,"我知道當年你很努力很努力,才好不容易考上了A大,可我也知道你是為了有些人才專門去讀的A大!今天你也看到了,向陽和尤淺是認真的,他們倆確實打算結婚了,爸知道你心里念著他,可是……他終究不是你的良人!璟,咱們要懂得放手,知道嗎?"

"爸,如果……放手更痛呢,那我該怎麼辦?"

云璟問自己的父親.

眼眶里,漫染上淡淡的薄霧,但她最後到底沒掉眼淚,"給我一些時間,讓我好好想想吧,爸,我想一個人出去走走……"

"這麼晚了……"

云墨有些擔憂.

"沒關系,我就在區里走走,透口氣."

"那好."

云墨許了.

云璟拿了件外套出去了,云墨到底不放心自己的女兒,還是默默地在她身後跟著.

她想一個人靜靜,一個人思考,他做父親的給她獨立思考的空間,不打擾,不阻攔,但他會成為她身後最堅強的倚靠和護翼.

云璟在區的木亭里坐了下來.

木亭上,枝騰纏繞,零星的樹葉還在堅強的招展著,隨著寒冷的夜風無助的搖擺,卻執拗的不肯枯萎而去……

一如,此時此刻,她的心!

明知是在做著無用的抵抗和堅持,卻偏偏也跟這寒風中的樹葉一般,不肯褪去!

云璟的目光,不自禁的往某一個方向瞧去……

那是景家的方向,就在他們對面不遠的地方,很近很近……

云璟卻第一次覺得,他們之間好遠好遠……

仿佛,隔著一個世紀銀河之遠!

"叮呤……叮呤…………"

忽而,云璟外套里的手機響了起來.

她掏出來看了一眼,當見到手機上來電顯示的名字時,她的心里不免還是有些失落.

上面不是她期待的那個名稱……

是陸離野的來電!

向陽盡快的收拾了一下心,接通了他的電話.

"云怪!!你在干嘛呢?"

陸離野那頭似乎很吵的樣子,同云璟話也是盡可能的拔高音調.

"我在老家呢!"

云璟如實回答,皺了皺眉,"你那邊好吵!打電話給我干嘛呀?"

"你等等,我找個安靜的地方."

然後,電話里好長一段時間沒有陸離野的聲音,只有那噪雜的笑鬧聲,還有勁爆的嗨歌聲.

他大概又在酒吧里鬼混著吧!

"喂!云怪,你在哪呢?大周末的,出來玩吧!哥介紹個新女朋友給你認識!"

他終于出聲了,顯然對于云璟剛剛回他的話,他一個字也沒聽進去.

而此刻電話那頭也著實安靜了許多.

對于他的話,云璟有些無語,這家伙又換女朋友了?

這速度簡直能趕上火箭升天了!

"我回老家了,去不了."

"你老家哪啊?"

陸離野追問.

"S市."

"那也不遠啊,走高速幾個時的路程而已."

"是不遠,不過我是沒辦法去赴你的約了,我掛了."

"喂!等等,出什麼事啦?聽你起話來,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

陸離野到底還是聽出了云璟的不對勁,又問道,"怎麼,心不好啊?"

被陸離野這麼一問,云璟只覺鼻頭處莫名一陣酸意,"沒什麼……"

她不想.

"還沒什麼,聲音都變了!"

陸離野迎著夜里的寒風,站在酒吧門口外,同云璟講電話,"吧,到底怎麼回事?可別告訴我,又是失戀那種破事啊!"

"是!就是失戀那種破事兒!"

云璟明明想用那種最輕松的語調出來的,可偏偏,話一出口,聲音就哽咽了.

那頭,陸離野靜默了好幾秒.

他本以為照這丫頭死心眼的性格,一定不會承認自己失戀的!

可她真的開口自己失戀了!

陸離野知道,事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嚴重了.

他攏了攏身上的長風衣,擋住朝他吹送過來的寒風,"云怪,其實我也就隨口一……"

"他要結婚了!"

云璟的心尖兒,像是被根細針,狠狠地紮了一下.

酸楚和疼痛,湧得滿心池都是……

"今天我回來,是陪他們一起來見家長的!"

云璟的話語里,有些自嘲.

"云怪,你你是不是自找虐,這種事兒,你也跟著回去瞎參合?"

云璟忍不住抽噎出聲,"陸離野,我現在已經後悔了……"

她到底還是哭了,"我現在特難受……"

她的手,緊揪著自己心髒的位置,那兒就好像被快刀絞著一般,難受到了極點,"胸口悶得好像快要不能呼吸了……"

云璟在電話里,那種無助的哭聲以及訴聲,讓陸離野艱澀的舔了舔薄唇.

他從沒有安慰女人的經驗,忽而面對哭壞的云璟,他當真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是好.

"云怪,你先別哭……"

云璟還在哭.

陸離野有些亂了心緒,"別哭了!!云怪,讓你別哭了……你現在在哪?"

"……"

回答他的,是一片沉默.

"我是你家在哪兒?"

云璟抹了一把鼻涕,嗚咽著問他,"你干嘛?"

"沒事,就關心一下!行了,你先別哭了……"

陸離野似乎又進了酒吧去,手機里變得噪雜起來,云璟有些聽不清楚他在什麼了.

好像沒跟她話,是在跟酒吧里的那些狐朋狗友著些什麼,大概是要提早先走的那些話兒,云璟也沒聽太清楚,就隱隱約約的聽到了一兩句.

"陸離野,你先去忙吧,我沒事……"

云璟不想打擾了他玩樂,交代了一句後,便兀自將電話給掛了.

陸離野也沒再追電話過來.

她起身,預備再去走走的,一抬眼,卻意外的……撞見了,正朝她緩步走過來的……

景向陽!

頎長的身影,站定在云璟跟前時,她還有些緩不回神來.

云墨遠遠的在亭外看著,看到景向陽出現,他不由歎了口氣,最終,還是放心的轉身離開,獨自往自己家中走去.

這是他們年輕人的事了,就由他們自己去定奪吧?!

也是,沒有誰的青春愛會走得那麼一帆風順的!

不經曆些風雨,又怎能見到彩虹呢?

……………………………………………………………………

云璟抬頭,看著眼前那張熟悉而沉斂的俊顏……

臉頰上的淚痕,還未干涸,眼眶卻又不自禁的再濕了一圈.

但好在,她沒讓自己哭出來.

只是,一時間,卻又不知要開口些什麼……

假裝大度的祝福他?還是出自己心里的真實想法?

"我不會祝福你們的!!"

到底,她還是出了自己心里最真實的念頭.

她沒辦法像尤淺那樣假心假意,更做不到她那樣的善解人意……

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愛了十八年的男人,要跟別的女人結婚了,她還要笑著聲祝福?

對不起!她真的沒那麼大度!

她是自私的人,她做不到!!

景向陽斂目,凝視了她許久.

漆黑的眸仁里,看不見多余的波瀾,忽而抬手,捧起她嬌的臉頰,將她臉蛋上的淚痕拭干.

云璟沒動……

就任由著他幫自己擦眼淚.

只是,眼淚卻越擦越多,到最後,怎麼擦都擦不乾淨.

景向陽作罷,停止了手里的動作,只是看著她,一直看著……

薄唇抿得緊緊地,明明有話想,到最後,卻不知從何起.

"我爸想讓我轉回S市來!"

最後,先開口的,還是云璟.

景向陽晦暗的眸仁閃爍了一下,"你怎麼想的?"

他捧高她的臉問.

卻不知……

自己的眼神里,寫滿著對她的答案的期盼!

云璟不答,卻著眼反問他,"那你呢?你希望我怎麼想?"

景向陽正了正身,收回自己捧著她臉蛋的大手,插入褲口袋中,"我尊重你的想法."

云璟只覺胸口一痛,"那我轉回來呢?"

景向陽看著她,好半響,沒有答話.

"那就回來吧……"

其實,有那麼一秒的,景向陽差點出口挽留了她.

但,一想到自己和她之間那種種不該有的失控……或許,分開對他們而,才是最好的.

對尤淺而,也是最公平的!

"好……"

云璟笑著點頭.

眼淚已經在眼眶中打轉,"那我回來!!以後再也不用麻煩你了,真好……"

她完,轉身就要走,眼淚卻已經把臉頰全部浸濕.

步子,還未來的及跨出去,卻被景向陽一把伸手扣住.

"云璟——"

他的聲音,沉啞得如同低谷里發出.

"放開我!!"

云璟掙紮.

"記不記得三年前的那個晚上——"

景向陽緊咬牙根問她.

"記得!!"

云璟拂開他的手,抹了一把自己不爭氣的眼淚,"我一輩子都忘不掉……放開我!!"

她一輩子都忘不掉三年前,他把尤淺領進家門,指著她,告訴所有人:她是我女朋友!

那天云璟才忽而意識到,原來……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女朋友!她尤淺才是!!

那天晚上,她把自己哭得稀里糊塗的.

那晚,她還像往常一樣,抱著枕頭,哭著爬到他的被褥里,結果呢?

他把自己當成了另外一個女人……

吻著她的時候,嘴里卻口口聲聲的叫著別的女人的名字……

那一聲一聲的'尤淺’,就像一把一把的鋸刀,深深的,一刀一刀鋸在她的心口上,疼得無以複加.

而那天晚上,她頭一回……

被他吼著,轟出了景家!!

她永遠都忘不掉那天晚上……

自己抱著個枕頭,孤零零的站在自家門外,面對著緊閉的大門,哭了整整一夜!

他第一次對她大聲吼罵,第一次……把她轟出家門!!

都是因為……尤淺!!

那個突然闖入了他心池里來的女人!!

而她云璟……花了整整十八年的時間,換來的,卻不過只是兩個字……

BT!!

想到過往的那些傷痛,云璟連呼吸都變得有些疼痛起來,"放開我……"

景向陽松開了她的手.

手指間,有些蒼白.

看著她轉身離開,漆黑的深潭里,越漸晦暗迷離……

三年前,那個晚上,于景向陽而,就是一個罪惡的噩夢……

他走不出,別人也進不來!

每每看到云璟那張稚氣的臉蛋,他總會想到她十五歲那年,還只是個孩子的她,卻差點被他強占……

他,就像個猥褻孩童的怪叔叔!

一個BT!!

而如今……

他根本已經沒辦法再去承接這種扭曲的關系!

十年……

十年,到底需要跨過多少橫溝,還能達到合適的地步?

罷了吧!

他們之間,除卻習慣性的占有和依賴,除了那些拋不開的親,又還剩下什麼呢?

他轉身,往家的方向走.

腳下的步子,卻莫名的,沉甸甸的,如同灌了鉛一般.

腦子里,云璟那張哭花的臉,如魔咒一般,揮之不去.

她對他,"好,那我回來!"

她對他,"那天晚上,我一輩子都忘不掉……"

…………………………………………………………………………………………

夜深,人靜.

窗外,寒風料峭,冷得刺骨.

云璟迷迷糊糊的睡著,卻忽而被床頭上的手機給鬧了醒來.

第一遍,她沒聽.

第二遍,她才懶懶的伸出了手.

看一眼來電顯示……

居然是陸離野.

再看一眼時間,都已經凌晨兩點了!!

這家伙……

肯定是玩到剛散場!

云璟真不想聽的,又怕這家伙一直叨擾個不停,她按下接聽鍵,還不等他答話,就搶白抱怨道,"干什麼呀?大晚上的,你不睡覺,我還得睡覺呢!都兩點了……"

"云怪,你家在哪?"

陸離野沒頭沒腦的又問了一句.

"什麼呀?"

云璟皺了皺,"你大晚上的打電話給我,就為了問我這個問題?都跟你過多少遍了,我家在S市!!沒事我掛了!"

這家伙……

"你家在什麼位置,具體點!什麼區,什麼路……要不給我發個地址定位也行."

云璟一聽這話,忽而間,睡意醒了不少,"你在哪里?要我家具體地址干嘛?"

腦子里有一個大膽的念頭一閃而過,但很快的就被自己揮散了去.

怎麼可能呢?這大晚上的,他怎麼可能會出現在S市?

【親們,求月票啦!!鏡子從今兒起要出去旅游了,14號才會回來,不過更新會穩定的,不會斷更,依舊凌晨整點更新,有變動會通知大家,請大家關注下留況哦!】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13):三年前,他差點把她強占了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15):我是她剛上任的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