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16):景向陽吃醋了!  
   
尾聲——驕陽似璟(16):景向陽吃醋了!

"云怪,你臉是因為害羞了?"

他厚著臉皮,曖昧的朝云璟吹了一口熱氣.

拂在云璟的臉蛋上,頓時就像一把火朝她燒了過來,肌膚瞬間升溫,變得滾燙.

"陸離野,你以為人人都跟你一樣無賴啊?不著寸縷的站在人女孩子面前,也不懂得臉!"

云璟嗤他,盡可能的仰高著腦袋,不讓自己去瞄他那健碩的胸膛.

身子也緊跟著往後退,讓自己更靠近牆壁,與他保持著相對安全的距離,"陸離野,你趕緊放開我啊!不然我可要叫非禮了,你這樣要被我爸媽看見,非揍你不可!"

陸離野聽聞云璟的話,已經笑得合不攏嘴了.

妖魅的眸子凝住云璟那張緋的面頰,本想抽身離開的,卻見她性感的喉管微微動了一下……

陸離野只覺腦袋有短暫的放空,心弦一動……

忽而,一俯身,低頭……

含住了她因緊張而蠕動的喉管……

那突來的濕熱,讓云璟渾身驀地一僵,呼吸一窒,垂落在側身的手因緊張而篡緊.

手心里,瞬間薄汗涔涔.

"陸……陸離野……"

…………………………………………………………

樓下——

"向陽?"

景向陽出現在云家的時候,紫杉還有些錯愕.

"杉姨."

景向陽禮貌的喊了一聲.

"你找璟?她在樓上,在客房里,剛給陸送換洗衣服去了,你上去找她吧."

紫杉指了指二樓.

"好的."

景向陽也沒耽擱,邁步直接上樓,往客房走了去.

禮貌的敲了三聲門,無人應答.

他皺了皺眉,思忖了一下,到底還是推門走了進去.

浴室里,燈亮著……

浴室的玻璃門半敞開著,他才一走進去,就見到……

意想不到的畫面!!

云璟被陸離野曖昧的壓在牆壁上,肆意的挑/逗著.

而陸離野,幾乎不著寸縷……

氤氳的霧氣,將兩人朦朧的籠罩著,旖旎了滿室……

讓景向陽收緊了瞳仁.

呼吸,頃刻間變得有些沉重.

心口的某一處地方……仿佛被人用尖針刺到了一般……

而那根刺……

無疑,就是她,云璟!!

而這時,被陸離野壓在身下的云璟忽而回了神過來,懊惱的推開陸離野,才想訓斥他,卻忽而見到了站在門外的……景向陽!!

云璟一怔.

陸離野回頭去看,見到景向陽後,也跟著愣了一下.

他摸了摸額頭,有些愧疚,自己當真好像闖下大禍了.

他推了云璟肩膀一下,"趕緊出去吧,本少爺要換衣服了!"

云璟著臉蛋,懊惱的瞪了他一眼,這才扭捏的從浴室里走了出來.

真的,與其面對門外的景向陽,她還不如在里面被陸離野調戲呢,至少她還不至于心神紊亂,而且,她還能反抗,甚至于還能還手揍他.

可面對景向陽呢?

她一點還擊的余地都沒有……

景向陽冷沉的目光攫住云璟,看著她艱難的一步一步從浴室里走出來,他寒眸一凜……

她似乎還不舍得出來!

"我出去等你."

他冷漠的了一句,聲音寒徹如冰,渾身的那份冷意都足以把云璟凍結.

完,轉身出了客臥.

云璟在房間里來來回回的竄了很久,直到陸離野換好了衣服從浴室里走了出來,她才像遇了鬼似的,從房間里逃竄了出來.

一出來,又撞進了另外一個男人的手里!

景向陽正低著頭,倚在門口抽煙.

嫋嫋的青煙從指間緩緩升起,迷離了他深沉的寒眸.

感覺到云璟出來,他抬眸看她.

捕捉到她臉頰上那抹不自在的暈,瞳仁不由緊縮了幾許.

"什麼時候在一起的?"

他問.

聲音冷沉,透著煙草熏過的嘶啞.

云璟知道,他在問自己和里面的陸離野.

一時間,她不知該如何是好.

半響,她如實道,"我們沒有在一起."

景向陽眸仁里,薄光跳躍了一下,卻又因云璟接下來的話,徹底冷窒了下來.

"但我在考慮要不要在一起……"

這時候,云璟出這句話,其實連她自己都不確定這到底是事實,還是只是單純的為了氣氣他而已.

景向陽猛抽了口手里的煙.

眉心深斂著,心里忽而煩不勝煩.

"剛剛是不是我要不來,你跟他這會都已經滾床上去了?"

景向陽不知道此時此刻的這句話,就如同一把尖銳的利刀,直接刺穿了云璟的心髒.

她沒答他的話,"你來找我的?有事?"

景向陽將手中的煙頭重重的摁滅在手邊的垃圾桶里,抬頭,看向云璟.

墨染的眸仁,此刻有些渾濁,"本想問問你轉學的事兒的……"

他冷涼的掀了掀薄唇,"現在看來,你好像不會轉學了?"

"對!"

云璟點頭,"我不轉學了."

她到這里,頓了頓,又繼續,"不過你放心,明天回去以後我就會從你家里搬出來,以後不會再打擾你……和她了!"

想到尤淺,云璟的心,還是不爭氣的,狠狠刺痛了幾下……

景向陽顯然對于她這個決定有些意外.

眸仁閃爍了一下,胸口有一秒短暫的窒息,他又抽了支煙出來,點上,呼出幾口濁氣來,譏誚一笑,一副不在意的口吻笑道,"這麼快就同居?"

其實,他明知道她不會跟陸離野同居的,可是……

他還是這麼了!

為什麼?因為他想聽她一句……否認的話!

云璟聽著他嘲弄的話語,心里疼得仿佛已經沒有知覺了.

她高傲的揚起唇角,"這是我們之間的事,就不需要你操心了!就像你跟尤淺一樣,你們要同居……我也管不著,對吧?"

景向陽冷眸一縮……

冷笑,"那這樣是最好不過了!!別到時候又跟我使性子,我早煩透了!!"

他籲出一口郁氣,將手里的煙頭摁滅,邁步下樓.

"景向陽——"

云璟叫住了他.

他沒有回頭,腳下的步子,還是停了下來.

他的背脊,有些僵硬.

就聽得云璟道,"明天我跟陸離野的車一起回去……"

所以,明天她不跟他一起走了!

景向陽只覺心口一痛……

那里,好像被什麼狠狠地重擊了一下.

他冷涼的掀了掀唇角,"好!"

而後,頭亦不回的離開……

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拐角處,云璟才允許自己的眼淚從眼眶中滑落出來……

忽而,一只手擦上了她的臉頰,粗魯的替她將淚痕拭干,"云怪,你出息點,行不行?"

是陸離野.

云璟忍不住抽噎了一下,一拳頭砸在他的胸口上,"你混蛋,流氓!!"

她罵的當然是剛剛發生在浴室里的事.

陸離野假裝吃痛的捂住胸口,後退了兩步,又轉而抓過她握起的拳頭,嬉皮笑臉的同她道歉,"行!剛剛是我混蛋,是我流氓!我道歉,對不起,可以了吧?唉!誰讓你云怪是個女人呢?還偏要生得這麼誘/惑……"

"你閉嘴啦!!"

云璟嗔怒的瞪他.

陸離野勾唇一笑,猿臂搭上云璟的肩膀,"不過我剛剛好像有聽某人正在考慮要不要做本少爺女人來著?"

"是啊."

云璟皮笑肉不笑,食指報複性的彈在他的腦門上,"不過這一秒已經想通了!不可能————"

云璟完,就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喂——"

"你敢追來,我就轉學回來!!"

云璟要挾他.

好吧……

陸離野訕訕地退了回來.

好不容易才把她轉學的事兒給勸好了,這會可不敢輕易得罪她.

————————————最新章節見《添香》——————————————

景向陽憑窗而立.

夜光透過落地窗的玻璃投射進來,涼涼的籠罩在他挺拔的身軀之上,將他黑暗的影子拉得很長很長……

煙頭,在他的手指間,零星的燃著.

嫋嫋的青煙,緩緩上升,朦朧了他漆黑的深眸.

眸色,一片黯然.

腦子里,回想著剛剛在云璟家里見到的那曖昧的一幕……

他重重的吸了一口手里的煙……

煙草的味道,漫過他的咽喉,熏得格外難受,但他似乎丁點也感覺不到,只悶著繼續抽.

"咚咚咚——"

門聲響起,有人從外面推門走了進來.

是尤淺.

"向陽,還沒睡?"

景向陽側身看了她一眼,"你呢?"

"我剛看你從外面回來以後,心好像不怎麼樣,所以有些擔心,就進來看看你.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嗎?你剛剛去哪兒了?"

"沒什麼."

景向陽沒有多什麼,"你早點回去睡吧."

尤淺沒走,伸手,從背後攬住了他精壯的腰肢,頭歪著,順著他的視線往對面看去,"你在看什麼啊?"

對面……

尤淺眯了眯眼,"對面是璟他們家嗎?"

提到云璟,景向陽眉眼揪緊了些,沉吟了一聲,算作應了.

將手里的煙頭摁滅在了手邊的煙灰缸里,轉身看她,"趕緊去睡吧,晚了."

他試著拉開尤淺,卻反而被尤淺抱得更緊,"你為什麼不開心,還沒告訴我呢!"

"我沒有不開心."

景向陽勉強的笑了笑.

"不想告訴我?那讓我猜猜吧,你剛剛去找云璟了?因為她,所以不開心?"

"不是!"

景向陽一口否決,語氣瞬間涼了些分,"我為什麼要因為她而不開心?"

就因為她跟陸離野在浴室里的那些畫面?還是因為她要考慮和陸離野在一起?還是她為了陸離野而放棄轉學?還是她明天不同他一起回A市了?

景向陽越想心里越覺煩不勝煩,對尤淺也沒了多少耐心,"回房睡覺吧!"

"向陽,你在吃醋,對不對?"

尤淺忽而問他.

"吃醋?"

他挑眉,一抹涼涼的笑意,"我吃誰的醋?"

"云璟."

尤淺的眸子里染上了一層薄薄的霧氣,"你在吃云璟的醋,對不對?從今天早上遇到云璟和陸離野後,你的緒明顯一落千丈.向陽,你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對云璟……"

"沒有."

尤淺的話,還沒來得及完,就被景向陽一口否認.

漆黑的深眸里,掠過一抹複雜的色澤,忽而,一把拉過尤淺,俯身,低頭,攫住她的下巴,深深的吻住了她的唇……

這一記吻,來得突然,也來得有些粗暴,急切.

纏綿間,仿佛是急著想要證明些什麼似的.

對!他想證明自己心里愛的人,一直是尤淺.

他並不會因為自己的妹妹而吃醋,更不會因為她和陸離野之間有什麼就心不佳!!

想到云璟和陸離野在浴室里的那一記曖昧的親吻,景向陽眉心緊斂,摟著尤淺的手臂不由加重了力度,吻著她,也變得越來越粗暴!

腦子里……

卻有一張執拗的臉蛋,揮之不去……

吻得越深,那張臉,就越清晰.

景向陽覺得自己魔障了!

他一把推開了尤淺.

墨染的黑眸中,見不到半許灼熱的晴欲.

尤淺忽而被推開,還有些不明就里,水眸里泛著嬌媚的漣漪,受傷的看著景向陽,"向陽……"

景向陽喘了口氣,摟了摟她的肩膀,"好了,該去睡覺了,明天還要早起,走吧,我送你過去."

"好……"

尤淺不好再什麼.

被景向陽摟著,出了他的房間.

翌日——

景向陽預備回A市了.

云璟早就隨著陸離野先走了,也沒來同他打招呼.

臨走前,向南還是不放心的叮嚀了他幾句,"回A市以後好好照顧著璟,不許再惹她生氣,知道嗎?我看她那男朋友也不是個細心的男人,可能對她會照顧得不夠周全,你還得對她費點心思,知道嗎?"

"我看她男朋友就挺好!"

向晴在一旁酸著自己哥哥,"我聽人家是連夜跑來安慰三兒來的!這麼好的人,咱們打著燈籠都找不著,好嗎?看我哥就不像那麼好的人!"

景向陽沒理會她們母女倆的話,系好安全帶,關上車門,滑下車窗來,"媽,我先走了……"

"嗯!下次什麼時候回來啊?"

向南還有些不舍.

"很快."

"那就好!一路上心點啊,慢點開!!"

"嗯,知道了……"

"阿姨再見,向晴,再見."

尤淺笑著沖向南和向晴擺擺手道別.

"嗯,再見."

向南也沖她微笑著擺了擺手,卻沒有熱的要求她下次再來玩.

而向晴連敷衍式的擺手都沒有,微微一笑就算完事兒了.

直到兒子的車,消失在了拐角處,向南才不舍得抽回了視線來.

歎了口氣,對于短暫的分別,明明早該習慣的,卻還是有些不舍得.

送走了景向陽,一家三口又回到了餐桌上.

向南不知怎的,就有些食不知味了,手里的吐司拿起來又放下,放下又拿起來,到最後到底還是一口也沒吃.

景孟弦實在有些看不下去了,擱下手里的報紙,關切的問她,"怎麼了?"

向南歎了口氣,"老公,你向陽找的這女朋友……"

"反正不是我們家三兒,誰我都不滿意!"

向晴一邊啃著手里的面包,一邊搶答著老媽的話.

"嗯,這淺是還不錯,可我也跟向晴一個意思……"

向南頭一回贊同自己女兒的話.

"媽,那你去跟我哥,讓她跟尤淺分手,就咱們都不喜歡她."

向晴壞壞的慫恿著母親.

到這個話題,向南就沉默了,景孟弦也不贊同,"這件事,我們只能選擇早點看開,就算讓他跟尤淺分手又怎樣呢?他如果真的喜歡璟的話,他早就跟璟在一起了,又哪里還需要我們這麼多人替他們倆費心了?"

"得倒也是……"

向南點頭,心緒有些沉重.

"生在福中不知福!!"

向晴不悅的數落了自己哥哥一句,又哼唧了一聲,"也好,反正璟現在已經有良人了!我看著他對璟就不錯,到時候璟真跟人家好了,我看我哥還不後悔莫及?"

"嗯,璟那朋友看著是還挺不錯的,長得漂亮,人也謙遜,又懂禮貌,要真能成,那也不賴."

向南也忍不住對陸離野誇贊了幾句.

"行了,不聊了,爸,媽,我要上課了,拜拜……"

向晴揮揮手,便匆匆出了家門.

或許,無人會曉,人與人之間的一段緣分,僅僅只是驚鴻一瞥,便已注定了結局……

【月票留不到月底的親們,趕緊把票子灑下來哇!!虐某銀神馬的迫在眉睫啊啊啊啊啊!】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15):我是她剛上任的男朋友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17):搬離出他的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