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17):搬離出他的公寓  
   
尾聲——驕陽似璟(17):搬離出他的公寓

景向陽回A市,先送了尤淺回家,才獨自驅車回了自己公寓.

回公寓的時候,門口,停著那輛招搖的冰藍色限量版瑪莎拉蒂,讓他忍不住蹙緊了眉頭.

旋開門鎖,進屋,就見云璟正拎著箱子下樓,大廳里的陸離野見狀,連忙奔了上去接她手里的行李.

"不錯啊,云怪,這麼重的行李都能自個提,典型的女漢子!!"

陸離野一巴掌拍在云璟的肩膀上,"贊許"著她.

"去哪?"

景向陽換鞋走進來,似不冷不熱的問了一句.

隨手,將手里的鑰匙扔在廳里的長幾上,目光淡淡的看著下樓來的云璟.

"我從今天開始就住寢室了,東西都整理完了."

云璟淡淡的回應著他,轉而回身,去幫忙抬陸離野手中的行李箱,一邊同景向陽道,"離野送我過去就好.我們先走了,再見……"

她完,就抬著行李箱往外走.

經過景向陽身邊的時候,忽而,手臂一緊,被一股力道緊緊扣住.

"我們談談!"

他冷硬的聲音響起,二話沒,拉著云璟就往樓上走.

"你先放開我,有什麼話,我們就在這."

云璟掙紮.

景向陽不理會.

陸離野在樓下散漫的抽出一支煙來,叼在嘴里,坐在云璟的行李箱上,把煙點燃,安靜閑散的等著.

景向陽幾乎是強行把云璟撈進了房門,霸道的一把將她抵在牆壁上,"我們好好談談!"

他.

緒看上去似乎還有些激動.

"你想談什麼?"

云璟仰高頭,不耐的看著他.

"你想怎樣?"

景向陽不答,卻反問她.

語氣倒是難得的平和.

云璟蹙眉,"什麼叫我想怎樣?我不想怎樣,我就想住出去!不想再麻煩你了,僅此而已."

"如果我不許你搬出去呢?"

云璟喘了口氣,"你沒有資格再管我!"

她著推開他就要走,卻被景向陽"砰——"的一下,用力板在了牆壁上,"我沒資格管你,誰還有資格管?"

他頓了一下,暗眸微閃,聲線沉啞了些分,"他陸離野?"

"我不需要你管!也不需要任何人管!!"

云璟推開他些分,與他保持著適當的距離.

頭顱仰高,望著他,"我長大了!!景向陽,我長大了,不再是從前那個什麼都不懂的姑娘了!"

景向陽眸仁一緊,不知為什麼,忽而聽到這句話,讓他心里莫名緊張了起來.

他伸手,一把將云璟霸道的勒入自己的懷里來,長臂攔腰抱緊她,居高臨下的沖她道,"哪怕是長大了,在我這里,你依舊還是個孩子!在沒有找到合適托付的人之前,你必須在我身邊,哪兒都不許去!!"

"景向陽,你這是霸王條約!!"

云璟抗議.

"對!我就是霸王條約!!"

景向陽無奈的抱緊她掙紮的身軀,納入自己懷里來,"哪兒都別去了……"

云璟的心髒跟著一陣突跳著,她的呼吸很是不順暢,"那如果我一輩子都找不到適合托付的人呢?你要照顧我一輩子嗎?"

她多希望,他的回答……是,一輩子!!

"好!我照顧你一輩子!!"

他回答得毫不猶豫.

"那尤淺呢?"

云璟問.

"你們從來都不沖突."

一個是女朋友,而另外一個是妹妹!

這兩者本就不存在任何的沖突!

云璟還來不及熱起來的心髒,瞬間冰涼.

她掙開景向陽的懷抱,"在你心中我永遠都只是你長不大的妹妹!可是……"

她頓了一下,吸了口氣,一本正經的仰頭望著他,"可是,我想長大了!哥,如果你真把我當妹妹,你親妹妹——"

云璟刻意把'親’字加重了些分,"那就放我走吧!你不肯放我走,我只會誤以為……你其實對我有除了親之外的,其他感?"

她到這里的時候,心髒跳動的速度,不由加快了些分.

卻倏爾,抱著她的手臂,松懈了下來.

景向陽放開了她.

云璟的心,陡然一墜.

水眸瞬間黯然.

最後,景向陽到底沒再留他.

是為了想要證明,他真的只是把她當親妹妹嗎?

云璟的心,一沉再沉……

十八年的堅持,十八年的愛,換來的,不過就這樣的結果……

她到底還有沒有需要繼續糾纏下去呢?

她離開,不單單只是放過了他,放過了尤淺,也放過了自己……

"我走了."

她完,往外走.

景向陽到底還是拉住了她的手,暖暖的扣在自己的手心里,緊了緊,"我送你過去."

"不用."

云璟拒絕,掙紮出他的手,"離野還在下面等我."

完,疾步下樓.

"走吧!!"

她沖陸離野道.

幾乎是跑著從家門里奔出來的,似唯恐自己隨時會反悔一般.

"嗯……"

陸離野懶散的應了一句,"來了."

起身,搬起行李往外走.

云璟到底是走了.

李嫂還有些不明所以,"少爺,姐這是……"

"隨她去吧!"

景向陽看著那輛消失在拐角處的冰藍色跑車,眸仁愈發黯淡,"或許她得對,我該放手讓她成長……"

她走了.

家里一瞬間就像被抽空了一般,連空氣都所剩無幾了似的,呼吸都變得有些壓迫起來.

景向陽點了一支煙,抽了幾口.

明明才離開,就已經不自覺的開始瘋想……

…………………………………………

夜里——

李嫂已經睡了,整個屋子仿佛就剩下了他一個人.

忽而,有種感覺……

家里,安靜得極為異常.

如果換做平時,這種時候,那個夜貓子云三定會捧著書本往他床上溜了過來,吵著鬧著要他幫她寫作業.

可今天……

什麼都沒有.

沒有她推門進來,也沒有她的笑鬧聲,哪怕,半分都沒有!

這種安靜……有些可怕!!

讓他突然有種感覺……仿佛,從生命里一下子失去了某種重要的東西!

他甚至會開始想,她一個人在宿舍里住得習慣不習慣,晚上沒有他幫忙解題,她的作業做得順利不順利,如果錯題很多,是不是會遭老師的訓罵?又或者,以她的脾氣,干脆就不做了?

景向陽越想,心里最糟糕.

也越來越思念那張倔強的臉蛋.

到最後,干脆拿了件外套,便匆忙出了門.

驅車,直接往A大駛去.

車,在女生寢室樓下停了下來.

景向陽在車里悶著抽了兩支煙後,方才撥通了云璟的電話.

電話響了許久才被接通,那頭不似他的那般安靜,而是吵得厲害,讓他不由蹙緊了眉頭.

聽著像是在KTV里.

"喂……"

她軟糯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了過來.

不久後,她那頭安靜了些許,大概是找了個安靜的地方聽電話.

"你在哪里?"

景向陽問她.

云璟倚在牆壁上,很久都沒吭聲.

景向陽也不急,靜默著不話,等待著她的應答.

"宿舍同學在跟我開迎新晚會."

云璟.

景向陽緊蹙的眉頭稍稍舒展了些分,有些意外,她這麼快就交到了新朋友,"准備玩到什麼時候?"

"很快就回去了."

云璟隨口一.

"沒什麼其他事,我先掛了."

"好……"

景向陽沒多什麼,任由著她將電話掛掉.

他不想告訴她自己在這里等她,以免掃了她的興.

景向陽也沒走,就坐在車里耐心的等著她.

一刻鍾過去,不見她的身影.

半個時過去……

景向陽擱在方向盤上的手指,沒有節奏的敲擊著,末了,又打開車里的CD,放了些輕音樂,試圖讓自己等待的心稍微放緩些.

一個時過去,云璟依舊沒回.

他在車上,坐得有些心煩了,干脆下車,倚在車門旁,又抽了幾支煙.

兩個時後……

云璟的身影終于出現在了女生宿舍樓下.

只是,她的身旁,不是她嘴里所的那些所謂的寢室同學,而是除了陸離野就再無其他.

景向陽的臉色,稍稍沉了些分.

他淡漠的將手里最後一支煙摁滅.

那頭的兩個人還在自顧自的笑著鬧著,顯然還沒發現隱匿在燈光暗處的他.

直到走近時,云璟才猛地見到了等在門口的景向陽,她一愣,愕然.

陸離野也微微一怔,但他很快回神了過來,似乎對于景向陽的出現,他也並不覺得太詫異.

其實,景向陽再見到陸離野的時候,他就意識到了云璟剛剛在電話里騙了自己.

她根本沒有跟什麼寢室的女同學一起在玩,而是跟眼前這個紈绔子弟一起在外面玩鬧.

景向陽的心里,實在的,有些煩悶,又有些憂慮.

云璟會騙他,這是第一次!

而他亦不確定跟前這位放蕩不羈的二世祖公子會不會把云璟教壞.

要知道這麼晚了還帶她出去玩兒,決計不是件好事.

而云璟顯然已經格外相信他了!

陸離野仿佛是看出了景向陽的擔憂一般,隨口解釋道,"我只是看她心不佳,所以帶她去KTV里K了幾首歌,沒有我那些狐朋狗友,就我們倆!除了茶水和飲料,沒讓她沾半滴酒,當然,也不可能讓她抽一口煙,包括二手的!"

陸離野解釋得很清楚.

景向陽望著跟前這個男孩,他顯然不是表面上看起來的這般不羈,他的心思細膩到連他自己都有些自愧不如.

擔憂的心,放了下來,卻深刻的意識到,此時此刻正有一個男人已經在悄悄的攻占著她的心,取代他的位置,學著照顧她,陪在她身邊逗她開心.

景向陽不知道這到底算一件好事,還是一件壞事……

如果是好事,那為什麼他的心會莫名變得如此失落?

"我先回去了."

陸離野搭了搭云璟的肩膀,招呼了一聲後,徑自離開.

"你怎麼過來了?"

云璟錯愕于景向陽的出現.

"什麼時候來的?"

是給她打電話的時候嗎?那可是兩個時以前了.

"剛來."

景向陽隨口答了一句,又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脫了下來,裹在了云璟嬌的身子上.

云璟沒掙紮,任由著他照顧著自己,似乎一切的行為都早已成了習慣.

"你找我有事?"

云璟問他.

"沒事."

景向陽懶懶的倚在車身上,又從兜里抽了支煙出來,點上,"睡不著,所以想過來看看你."

他如實.

云璟怔了一下.

走過去,從他嘴里把煙給抽了出來,踩在腳下,摁滅,扔進了垃圾桶里.

景向陽深沉的看她一眼,沒什麼,也沒再繼續點煙.

"搬來寢室,習慣嗎?"

他問.

有些不放心.

云璟想了想,還是了實話,"寢室里就我一個人."

"什麼意思?"

景向陽蹙眉.

"你們不都是兩人一間房嗎?"

"她住家里,寢室就我一人,只有個空床位是她的而已."

"那你跟我回家."

景向陽的口吻是那種沒得商量的.

"我好不容易搬出來了,就不想再搬回去了."云璟比他更執拗.

景向陽沉默了些許時間,很久才沉吟道,"你帶我去你寢室看看吧!我看著放心了,就讓你住."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A大的VIP宿舍都是兩人一套,獨棟的,條件極為優越,當時墨叔給她定宿舍的時候,就是定的這種,既然她只有一個人住,那應該也沒什麼特別不方便的吧?

"好吧……"

云璟領著景向陽進宿舍區,進去之前經過管宿,登記之後,明是家屬後方才讓他進了區里去.

這會,時間已經指向十點整,宿管阿姨有特別交代,"十點半以前得下來,不然關門就出不去了."

但,管宿阿姨是用的當地方,以至于向陽和云璟都只是隨意的聽了一下,並沒有再往心里去了.

………………………………………………………………………………………………

單間房里,五髒六腑的,倒什麼都齊全,設施雖及不上家里那麼優越,但對于學生而,已完全受用了.

云璟的行李還亂七八糟的攤在地上,不知她到底是沒來得及整理,還是干脆不知如何整理.

景向陽看著那堆行李,又看向她,無語失笑,"一個人的生活就這樣?"

"那也自*!"

云璟嘴硬.

蹲下身,開始整理行李.

景向陽也跟著在她身旁蹲了下來,一起替她收拾東西,一邊道,"要不每天我讓李嫂過來一趟,給你把基本衛生整理一下."

"不要!!"

云璟側頭,一本正經的看著他,斂眉拒絕,"那樣的話,我跟住家里有什麼區別?"

"你是鐵了心要自己一個人過?"

"廢話!"

云璟就是想要證明給自己看,哪怕沒有他,自己也能活得好好的!!

景向陽只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卻終究到底什麼都沒多.

整理完行李後,已經是半個時之後的事了.

云璟的宿舍,明顯較于剛進來時要整潔多了,也舒服了不少.

云璟抱著抱枕坐在景向陽剛替她整理好的大床上,仰頭,看著站在床邊的他.

景向陽將搭在手臂上的西服外套穿好,隨意的整理了一下,低眸看向云璟,"早點休息."

"你現在就走嗎?"

云璟漂亮的羽睫輕扇了幾下.

眸眼間不自覺的遺漏出幾許失落.

景向陽將她的神不留余地的全數收進眼底,哪怕那樣的緒在她的雙眼里,不過一閃而過.

他的嘴角,不自覺上揚了些分.

"這個點,你該睡覺了."

景向陽看一眼手腕上的表,已經十點四十了.

"可我現在還睡不著."

云璟得是實話.

第一次自己一個人出來住,而且還得一個人面對黑暗以及寂寞,真的,她是有些害怕的.

景向陽挑眉看她,"你想我等你睡了再走?"

云璟咬了咬抱枕,"可以嗎?"

"當然不可以,女生宿管一般都有特定的鎖門時間吧?對了,你們幾點關門?"

景向陽忽而才想起了這個問題來.

被他這麼一提,云璟才扼然回神,"好像是十點半……"

她似乎有聽陸離野提起過,是十點半之前一定把她送回來,可現在……

"現在已經十點四十五了!"

景向陽看著手腕上的時鍾,斂緊了眉頭,"所以,我今晚可能已經被鎖在了你們女生宿舍里?"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16):景向陽吃醋了!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18):貪婪的纏綿(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