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27):那種心動不是誰都能給!  
   
尾聲——驕陽似璟(27):那種心動不是誰都能給!

那一聲聲的哭泣,就像一把刀子,剜在景向陽的心口上

讓他難受得像憋著一口氣,得不到釋放似的

他知道,因為自己的感游離,他同一時間,傷害到了兩個無辜的女孩

或許,他真的就是個十足的混蛋

"向陽……"

尤淺撲過來,鑽入了他的懷里,"別離開我,好嗎?云璟只是你一時心里的徘徊,我可以理解,可以原諒,只要我們誠心對待對方,我們還是可以找回從前那種心動的感覺的……她能給你的感覺,我都能給向陽——"

心動的感覺……景向陽環手抱緊她,動作里滿滿都是歉疚,無奈,"淺淺,跟我在一起,你真的有過心動的感覺嗎?"

心動,到底是一種什麼感覺?

是走了會思念,來了會緊張,靠近了會心跳加的感覺?

可他們之間……真的有過嗎?

沒有過

"淺淺……"

景向陽放開了她

忽而,他明白了過來

感的事,根本由不得他去做過多的猶豫

越猶豫,只會越傷害……

不管是尤淺,還是云璟

他輕輕的拉開尤淺,與她保持著一段適當的距離

頎長的身影倚在櫥台上,又從口袋里掏了一支煙出來,點上

"我們認真的談談"



聲音漫著煙草熏過的沙啞

煙霧繚繞,迷蒙了他晦澀的雙眼

眸仁深陷,複雜的緒像水波一般,圈圈漾開

"實話,我不確定我對云璟到底是一種什麼感,但是……有一點我們必須都要認真的審視,無疑,這段感已經成了我們之間的隔閡……"

他吸了一口手里的煙,吐出一口濁氣來,"對不起,淺淺"

他道歉,眼圈有些渾濁,搖搖頭,"我甚至會想,如果我對云璟從前所有的霸占都是所謂的心動和愛,那我到底從什麼時候對她就開始了這種感?"

"向陽……"

尤淺緊咬著唇瓣,強逼著自己不讓眼淚湧出來,"你對我就從來沒有過對她的那種感覺嗎?"

景向陽凝目看她

沒有回答

沉默,代表默認

他只是,不忍心回答罷了

最後,他到底不忍心,走上前來,抱了抱尤淺,"對不起……"

臉頰貼著她的發絲,景向陽的聲線有些干澀,"我知道我不是個好男人,淺淺,我想你一定能找到比我合適你的……"

所以……

這是要分手的意思嗎?

終于要分手了嗎?

尤淺抱緊他,不舍得,"向陽,你真的就從來沒有愛過我嗎?從來都沒有過嗎?"

愛到底是什麼?

景向陽一直在問自己

從前他以為自己和尤淺之間的細水長流就是愛

他們在一起三年,從未因為不合而吵過架,向來各自都有各自的生活

她去美國,他在國內,兩個人似乎從來沒有因為相隔數里的距離而瘋狂思念過

不,或許她有過,而他只是不知道而已

也沒有因為她和哪個男人走近而感到不悅,不會因為她在乎哪個男人而大吃飛醋

看著周邊許許多多的朋友同學皆因愛黯然神傷,甚至哀毀骨立,淒淒欲絕,唯有他卻覺得這份愛就像白開水,清清淡淡,哀而不傷

曾幾何時,他得意過自己愛的省心,而如今再回想,他開始質疑……

這些,真的就是所謂的愛嗎?

景向陽到底沒有再回答尤淺的問題

但答案,已經在他的心里

到底,他們還是分手了

送她回家後,折回來的路上,景向陽一直給云璟打電話

然,電話卻始終撥不通

一直出于關機狀態

他干脆把車聽到了她的宿舍樓下

坐在車里,煩悶不安的等著她

其實,連他都不知道該跟她些什麼,又解釋什麼

突然把這麼多年的親顛覆成可能的愛,景向陽有些茫然失措

當然,他甚至不能夠確定,這就是所謂的愛

要知道,親和愛,當真……只有一層薄紙的距離

誰能把這份對她的思念和擔憂就認定為一定不是親所致呢?

云璟的電話沒打通,猶豫了一下,景向陽最後還是撥通了陸離野的電話

結果,也是關機

怎麼回事?

這讓他不得不開始憂慮起來

云璟的性子,他是最了解的,平日里心不好的時候,什麼事兒都做得出來

他開始有些彷徨不安起來

修長的手指沒有節奏的在方向盤上敲動著,忽而,一陣急促的鈴聲突兀的在封閉的車中響了起來

是一個陌生來電

顯示還是座機

景向陽覺得電話或許會是云璟打過來的,所以連半分的猶豫都沒有,匆忙接了起來

"喂——"

"喂,你好請問是景向陽先生嗎?"

那頭,傳來一道陌生的中年男聲

景向陽鎖緊眉頭

男人嚴肅的口吻,讓他預感到有事發生

"對,我是請問你是?"

"我這里是a市芙蓉區警察局,你是云璟的監護人?麻煩你盡快趕過來一趟"

警察局???

景向陽愕然,劍眉擰做一團,"警官,我妹出什麼事了?為什麼會突然進警局去?"

"她伙同同伴在芙蓉百貨進行偷盜,你先過來"

"偷盜??"

景向陽覺得他聽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這一定是一場誤會"

"景先生,見面再談"

那警察完,就直接將電話給掛了

掛了電話,景向陽第一時間聯系上了醫院的顧問律師,"李律師,麻煩你跟我去一趟警局,一點私事,謝謝"

雖然李律師是專門處理醫院糾紛的,但這點民事糾紛他自然不在話下

景向陽先趕去接了李律師,而後飛奔著往警局馳騁而去

走近警局,就聽得陸離野的父親陸川行正沖著他的兒子大喊大罵

"你這個混賬,我養你有什麼用好的不學,居然學著去跟人家偷東西你老子我什麼時候少過你一分錢,你要什麼不都給你什麼?還需要去跟著人家做這種偷摸的事兒??看我今天不打死你混子我怎麼就養了你這麼個不爭氣的混賬兒子"

陸川行一邊罵著,一邊作勢就要去揍自己的兒子

陸離野站在旁邊,面對負責的責罵,只是低著頭,緊抿著唇瓣,一聲不吭

陸川行一巴掌甩下來,"啪——"的一聲脆響,讓所有的人意外的是……沒有落在他的兒子臉上,而是抽在了云璟那張稚嫩的臉上

當然,陸川行不是故意的

而是云璟,自作主張的撲了過來,紮紮實實的替陸離野承接了這一巴掌

一掌甩下來,云璟登時只覺暈眩得厲害,臉兒瞬間腫起,泛起腥的血絲

"云怪"

陸離野嚇壞了,怎麼都沒想到云璟會突然替他擋了下來

陸川行也著實嚇得不輕

自己這一巴掌可是教訓兒子的,手上的力度一點都不含糊

別是女孩子了,就算打在他兒子臉上,也夠他討饒的了

景向陽眉峰一緊,幾個箭步沖上前去,一把抱過云璟,冷喝道,"你們在干什麼"

看著云璟那瞬間腫的臉頰,他心疼不已

該死的

稍不留神,就受傷了

"疼嗎?想哭就哭出來,別憋著"

景向陽看著她憋的眼眶,心里難受得打緊

"不疼"

云璟這話是沖著陸川行的

"陸伯伯,你別怪他,他真的沒有偷東西他是怕我被責罰,所以替我攬著而已偷東西的人根本不是他,他是謊的,偷拿東西的人是我,真正的偷是我"

云璟著著,眼淚還是止不住的湧了出來

"云怪"

陸離野喊她

云璟干脆把自己書包里的東西一咕嚕全部倒了出來,"今天拿的東西,全都在這里……都是我拿的防盜扣也是我取的陸離野根本不會取防盜扣,所以東西真的不是他拿的"

"云怪,你住嘴"

陸離野雙目已經漫起絲絲猩

陸川行看著跟前這個性格怪異的女孩,一時間當真不知該什麼好了

景向陽怔鄂的看著云璟

忽而覺得自己竟然是那麼那麼的不了解她……

她會偷盜?

怎麼可能?

她什麼都不缺,她為什麼要偷拿別人的東西??

這個毛病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為什麼連他都不知道的事,他陸離野卻知道呢?

他們之間的關系,到底有多好?

是好到會讓他心生嫉妒的那種嗎?

景向陽抱過云璟,將她納入自己懷里來,目光猩,胸前的起伏有些劇烈,他喘了口濁氣,問她,"云璟,你知不知道你剛剛在什麼?"

云璟看定他,眼眶微,眼里有痛苦的神漫過,"是偷東西的人,是我"

景向陽握著她手臂的大手,微微一緊

胸口壓抑了些分,吸了一口氣,發現胸腔還有些疼,像是被一顆尖銳的石子刺破了一般

"為什麼?"

他問

聲音嘶啞,"為什麼要偷東西?你缺什麼?你想要什麼??"

"我什麼都不想要——"

云璟抹了一把眼淚,尖聲沖他大喊了一聲

眼淚嘩啦啦的往外湧,通通的眼眸里全然都是委屈

景向陽煩躁的用手抹了一把自己漸漸生怒的面龐,調整了一下緒,耐著心思繼續問她,"能給我一個理由嗎?"

云璟含著淚,抿著唇,什麼都不肯

她不是不願意,而是害怕告訴任何人自己內心的想法

她缺什麼嗎?她什麼都不缺

可是,為什麼她要去偷盜?因為她喜歡,她癡迷

她總會忍不住……

她有偷偷上網查閱過這樣的緣由,網民們都這是一種病,一種心理疾病,這種病就跟那些bt狂的病症一樣,而且,她這種病到了她這樣的年齡是極難修正好的

云璟怕他們瞧不起自己,所以,她一句話都不肯多

只是低著頭,默默地流著眼淚

景向陽知道她倔強的性格,她不肯自然有她自己的堅持,他也不逼問

現在到底在警察局,就算要教育,也要回家再

當下最重要的事,莫過于先把她從警局里帶出去

很快,錄口供的警察進來了

云璟又把剛剛對景向陽和陸川行的那番話同警察複述了一遍

最後,李律師出面,同警察談了一會兒後,才終于同意先讓云璟回家

云璟沒吵著鬧著要回宿舍,她一直坐在車上,安靜的看著車窗外一閃而過的夜景,面上沒有分毫多余的神

而那張被打的臉頰,卻腫得有些觸目

景向陽黑眸暗沉了下來,一踩油門,加快了回家的車

半個時的車程,二十分鍾就到了

一進門,李嫂就見到了受傷的云璟,"天姐這怎麼了?臉都腫成這樣了"

"李嫂,麻煩幫我去煮個熱雞蛋"

景向陽交代一聲,拿出了醫藥箱,拍了拍身邊的沙發座位,"過來"

云璟沒有遲疑,走過去,直接拿過他手里的藥,轉身就走,"我會自己塗"

她悶著一顆腦袋就往樓上走

景向陽僵在廳里,仰頭看她,沒有阻止

他知道她現在不是在生氣,而是在對剛剛所發生的事而內疚,甚至于是不知該如何面對他

毫無疑問,偷東西的人,真的是她

這個問題,出乎景向陽的意料

讓他當真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他甚至于都不知道該怎麼去勸慰她,教導她,才會不傷到她的自尊心

他連她偷盜的理由都不知道,又該從哪里入手呢?

景向陽第一次面對她,有些無計可施

李嫂的雞蛋已經煮好了,包著紗布給景向陽送了過來

景向陽拿起雞蛋上樓,徑直往云璟的房間走了去

旋了一下她的鎖把,發現門已經鎖住了

"三兒……"

景向陽試探性的喊了一聲

無人應答

"云三?"

"……"

"云璟"

依舊沒有人響應

景向陽有些急了,干脆找了李嫂拿來房間鑰匙,強行把云璟的房門打開了

門敞開,景向陽懸著的心也頓時落了下來

就見云璟正把自己藏在被子里,縮做一團,連腦袋都悶在了里面,完全把自己當成了一只笨鴕鳥

看著這樣的她,景向陽心疼不已

哪怕她真的染上了什麼惡習,他也沒辦法對她厲色相待

或許,這就是所謂的……溺愛?

景向陽頎長的身影立在她床前,居高臨下的睥睨著她,"云三,打算裝鴕鳥到什麼時候?"

他挺直著腰背問她,見她沒吭聲,他又繼續道,"今兒這事你躲也沒用,出來乖乖先把藥上了,其他事,稍後再跟你追究"

"……"

被子里的人兒,依舊沒有應答

只是微微動了動,但還是沒肯從里面出來

"你再不出來,我掀被子了"

景向陽完,沒得云璟做反應,當真拉過她頭頂的被子一提,就把她從被子里拽了出來

被子一掀開,就見她正撇著嘴不停地掉眼淚,而那張臉是腫得像個大籠包……

特別難看

景向陽眉心一蹙,眸色發緊,二話沒,伸手就將她打橫抱了起來,往沙發走去

"臉已經腫得不能看了,還在逞強"

景向陽低聲斥她

話語里卻聽不出半分的責備,有的全是對她的心疼

景向陽抱著她坐下,拿起手里的雞蛋碰了碰,試了試溫度,感覺適中,才敢往她腫的臉蛋上敷,"你忍著點,會有點疼"

雞蛋觸到臉頰上,云璟疼得尖叫一聲,眼淚啪嗒啪嗒就掉了下來

景向陽心疼得打緊,看著她那雙淚汪汪的眼眸,哪里還敢動,"很疼?"

云璟抽噎了一聲,通的雙眸凝著他,直接無視了他的問話,反而喊道,"我跟陸離野在一起了"

話音一落,景向陽臉上的表驀地一凝

舉著雞蛋的手,也僵在了半空中心,有那麼一秒的,停止了跳動

仿佛間,連空氣也凝滯了好幾秒

半響……

"你剛剛什麼?"

他問

聲音嘶啞

目光微涼,尋不出半分波瀾

求月票哇能留到28號的可以給鏡子留到28號翻倍給哇,一張頂兩張的,群麼麼噠】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26):從未體驗過的心動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28):粗魯的強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