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28):粗魯的強吻  
   
尾聲——驕陽似璟(28):粗魯的強吻

半響……

"你剛剛什麼?"

他問.

聲音嘶啞.

目光微涼,尋不出半分波瀾.

云璟有些心虛.

奪過他手里的雞蛋,坐在一旁默默地給自己熨著=臉蛋.

手上的力道沒什麼輕重,好幾次疼得她呲牙咧嘴,眼淚都快要掉出來了.

景向陽只在一旁凝著她看,默不作聲.

很久……

將她手里的雞蛋搶了回來,動作一點也不溫柔,甚至于還帶著些慍怒的粗=魯.

什麼話也沒多,強勢的掰過她腫的臉頰,用虎口定格住,不讓她動彈半分.

溫熱的雞蛋碾過她血的肌膚,云璟不適的皺了皺眉……

有點疼.

但總比她自己沒輕沒重的好多了.

"什麼時候開始的?"

忽而,冰冷的空氣中,傳來他冷冷的詢話聲.

語氣,感覺不到任何的溫度.

削薄的唇線緊繃著,寒若冰霜.

云璟眨眨眼,不解的看他.

"你跟陸離野!"

提到這件事,景向陽似乎極為沒有耐心.

性子變得狂躁了些分.

到這事兒,云璟心虛的抿了抿唇.

好吧,她承認,其實她撒了謊.

剛剛那話,她是故意騙他的!

許是心里還窩著火吧!又或者,不想讓他覺得自己特別在乎他和尤淺之間的事兒,所以,她為了掰回自己的臉面而撒了謊.

什麼在一起不是在一起的,其實認識陸離野到現在,他不過就初見她的時候鬧著要自己做他的女朋友,現在兩個人根本沒有男女間的那種概念了.

好死黨,好閨蜜,大概才是他們之間最准確的形容詞.

"就……今天晚上……"

云璟支支吾吾的回應了一句.

景向陽漆黑的眸仁瞬間暗沉,銳利的眸光如利刃般攫住她.

手里的雞蛋往垃圾桶里一扔.

"為了慶祝你們這偉大的愛,所以兩個人約好一起去百貨公司里偷東西,是嗎??"

冷騭的語氣里,仿佛還透著掩飾不掉的嘲諷.

酸意,更濃.

只是,兩個人誰都未曾察覺到.

云璟面色一白,心髒的某一處敏=感=帶仿佛被針紮到了一般,讓她不自覺的想要縮進自己的龜殼中去.

她唇抿得緊緊地,唇=間泛著駭人的蒼白.

"偷東西的人,只有我!!陸離野是無辜的!!他不是偷!!"

云璟始終在替陸離野辯白.

外之意就是……

他景向陽可以看不起她,可以嘲笑她,輕蔑她,但不許帶上他陸離野!!

景向陽眸色發緊,胸口憋悶.

不需要她用多麼強勢的態度,他就能感覺到姓陸的那子在這丫頭心里的重要位置!

不是嗎?她臉上這道觸目的腫就是最好的明!!

那個一貫以自己為中心的云璟,居然會舍身為人擋下這麼狠厲的一巴掌!

這明了什麼??

景向陽陷入了沉默中.

"叮呤叮呤——"

忽而,茶幾上的手機響了起來.

一閃一閃的提示著,是陸離野的電=話.

云璟毫不猶豫,趕忙接了起來.

這電=話來得太是時候了.

不然她肯定要被這驟降的冷氣壓給活活憋死.

她拿起電=話,就往落地窗邊走.

"喂——"

"臉上的傷怎麼樣了?塗藥膏了沒?是不是很疼?"

那頭,傳來陸離野擔心的詢問聲.

"上了藥,不疼了."

云璟撒謊.

景向陽坐在沙發上,聽著她的回答,眸色瞬間黯然,冰冷的劍眉蹙得極深.

顯然,她撒謊是不希望電=話那頭的男人太擔心自己.

她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善解人意了?

"行了,別跟我撒謊了,我爸那點手勁,我還不知道?我從被他打到大的,哪次不是三倆天的下不了床……"

云璟'撲哧’一聲笑了,"從打到大,也沒把你打好!陸伯伯可真不容易!"

"喂!云怪,你別跟我胳膊肘子往外拐啊!"

"你爸回去沒責怪你吧?"

云璟不免還有些擔心.

"沒有,你不都大義凜然的替本少爺澄清了嗎?再了,都把你給打成那樣了,他哪里還敢隨便動手."

到云璟受傷的=臉蛋,陸離野似乎又急了,"不行不行,云怪,你沒睡吧?我現在必須得去看看你才安心."

"我睡了!!"

云璟忙道,"都快一點了,你別瞎折騰了,我臉上真沒事兒了."

"睡了?那好吧."

陸離野想了想,又道,"那要不這樣吧,我給你發個facetime,讓我看了你的傷後,我才放心睡覺."

"服了你了!"

云璟擰不過他,只好掛了電=話,等他發facetime來.

很快,陸離野發了視頻過來,云璟接起來,把攝像頭對准自己的臉蛋,"看到了吧?比之前好多了,行了,你睡覺吧,我也睡了!"

"云怪,一定特別疼吧?"

陸離野忽而一本正經的問她.

云璟被這麼一問,心里還真不覺就有些委屈了.

不過,她沒讓自己表現出來,依舊同他嬉鬧著,故作輕松道,"對,疼死了!所以你想好明兒拿什麼犒勞我吧!現在你就別煩我了,我要睡了,要睡了!!!"

云璟故意沖著鏡頭大喊.

"好!!趕明兒本少爺請你吃大餐!!想吃什麼就吃什麼.咱倆的目標就是,吃垮他陸川行的一座金山!!看他還敢揍你!!"

云璟聽著陸大少爺的豪壯語,忍不住笑出聲來,"你心被你爸聽到,非揍你不可!行了,我困了,掛了."

"拜拜……"

云璟按下了掛機鍵.

不用回頭,就能明顯的感覺到身後正有一束逼=迫的寒光投注在她身上,教她不寒而栗.

一回身,就撞到了一堵結實的人牆.

是景向陽的胸膛.

云璟的心不由漏跳了一拍.

抬頭,看他,"我困了……"

"如果我我不希望你跟陸離野在一起呢??"

景向陽居高臨下的問她.

目光落在她的臉頰上,忽冷忽熱.

云璟忽而想起了今兒在廚房里見到的那一記吻……

眸色暗淡了下來,她推了景向陽一把,要走.

當年她也問過他同樣的話……

——如果我我不希望你跟尤淺在一起呢?

回答她的是什麼?當然是無視,是否認.

云璟腳下的步子,方才跨出去一步,忽而,手腕被一股大氣拉扯住.

下一瞬,整個人毫無預兆的就往景向陽的懷里跌了過去.

還不等她反應過來,她的臉頰就被一只大手霸道的托住,氣息紊亂了半秒後,粉色的櫻=唇便被一雙冰冷的薄唇,緊緊覆蓋.

"唔唔————"

云璟掙紮,想要逃開他這一記沒有任何溫度的深吻.

他是想要吻誰就可以吻誰的嗎?

明明才跟尤淺在廚房里卿卿我我,現在又可以對她如此肆無忌憚.

那他又知不知道,每一次的親吻,對于她而都是一種誘/惑,一種撩=撥……

會讓她,好不容易決心平靜下來的心,再次搖擺不定,再次為他而癡迷.

"放……放開我……"

云璟掙紮,氣息迷亂.

景向陽卻仿佛是同她卯上了一般,越是掙紮,他桎梏著她的力道就越重.

猿臂干脆攬過她纖細的腰=肢,箍緊,揉進自己懷里,讓她嬌=軟的身段緊貼自己健碩的身軀,不留分毫細縫.

大手捧高她的臉頰,頭壓下來,將這一記粗暴的吻,加深加重!

舌尖漫過她粉=嫩的櫻=唇,霸道的竄入她香甜的檀口間,汲取著屬于她的每一分清新的味道……

他似要急著想要將她吞噬,霸占,讓她成為自己的專屬,不讓任何人褻瀆.

"唔————"

云璟被他吻得昏頭轉向的.

她掙紮.

卻忽而,受傷的臉頰被景向陽直接用手壓住,疼得她登時僵了身子,=嘴吃疼的微張了一下,就感覺他濕熱的舌根像靈蛇一般,急不可耐的竄入了她的檀口間來,攻占著她的每一寸氣息.

云璟跟他卯上了.

舌頭伸進來,她直接張嘴就咬了下去.

"嘶——"

景向陽吃疼的發出一聲低吼,舌尖卻始終沒肯從她的=嘴里出來.

甚至于是報複性的,他也張嘴,狠狠地咬了咬云璟的下唇,以示懲罰.

繼而,舌尖往她的口腔更深處抵了過去……

幾乎快要抵到她的喉管了!!

該死!!!

他一定是故意的!!

云璟難受的在他懷里扭捏起來.

回應她的卻是,捧著她臉頰的大手又是一個使力……

疼得云璟眼淚一下子就嗆了出來!!

他在懲罰她!!

懲罰她的三心二意,懲罰她居然就這麼愛上了其他男人!!懲罰她沒有經過他的允許就和別的男人在一起了!!!

這些都是他絕不允許的!!

"疼——"

云璟低嗚著,像受傷的獸一般,眼淚'啪嗒啪嗒’往外掉,"疼死了,唔唔——"

聽得她喊疼,景向陽手里的力道立刻放輕了些.

他哪舍得真的弄疼了她!

他放開了她的臉頰,干脆繞至後面,撈住了她的後腦勺,托起來,讓她更緊密的承接著自己這一記急切而熱烈的深吻.

手指,竄入她的發心里,感觸著她發絲的柔暖……

他粗暴的吻,不由轉柔了下來……

肆意的含=吮著她可人的櫻=唇,盡的品嘗著獨屬于她的美味……

她太誘/人,以至于,讓景向陽只想要更多,更深!!

吻著她,也愈發纏=綿,炙熱……

連帶著身體里的血液,都開始沸騰!!

卻倏爾……

"啪——"的一聲……

巴掌聲突兀的在安靜的房間里響起.

云璟揚起手臂,一巴掌就朝他冷峻的面龐上扇了過去.

她氣喘連連,眼眶通,慍怒的推開身前的男人,"你夠了沒??"

景向陽顯然沒料想她會給自己一巴掌,好幾秒的,有些緩不回神來.

直到感覺到臉頰上那火辣辣的疼痛,才知道跟前的女孩當真生氣了.

而他,也生氣了!!

漆黑的瞳仁,火星撩起.

他擦了擦嘴角,那里還殘留著她的味道……

下一瞬,他邁步逼近她,還不等云璟反應過來,她的雙臂已被景向陽單手緊緊地攫住.

"你……你干什麼???!"

回應她的,是沉默.

景向陽粗=魯的扯下自己脖子上的領帶,二話沒,直接將云璟不安分的手捆在了她的身後,背了起來,讓她分毫都動彈不得.

"該死!!"

云璟罵了一句,身子扭捏了一下,想要掙開,卻被景向陽猿臂一撈,大手烙在她的腰=肢上,桎梏著她,讓她不能再掙紮.

另一只手攫住她的下巴,抬高來.

他居高臨下的睥睨著她,眼神時而冷窒,時而熱烈,下一秒,低頭就用唇=舌含=住了她粉色的櫻=唇……

沙啞的聲音從他的喉管中溢出來,"云三,我就要不夠,而且還打算……要個不停——"

"……"

他完,當真一把就抱起云璟往床=上扔了過去.

云璟才一落到床墊上,他精壯的身軀就如同一座重山一般,朝她壓了下來.

根本連喘氣的功夫都不肯給她,密集的吻,如雨點般,急切的就落在了她的唇=瓣上,臉頰上……

甚至于是眼睛上,額頭上,還有鼻頭……

到最後,連耳=垂都沒肯放過.

舌根撩=撥著云璟敏=感的耳=垂,惹得她不停地求饒……

"景向陽……"

她的氣息早已紊亂不堪,也滾燙得厲害,拂在景向陽的鼻息間,讓他有種把持不住的沖動.

"景向陽————"

他還在肆意的吸吮著她的耳郭.

惹得云璟渾身止不住的輕=顫,雙=腿不由自主的弓起來,嬌身扭捏著,"不要了……景向陽,我不要了,放開我!!壞蛋……"

景向陽重喘了口粗氣,聽話的放開了她.

卻沒急著從她身上起來,只是凝目睥睨著她,欣賞著她因為自己而呼吸紊亂,臉頰通的模樣.

今日的親吻,不像從前那般帶著負罪感……

好像,一切都顯得那麼順其自然,以及理所當然.

或許真的是他理清了關系的緣由……

可是……

景向陽的眼潭暗淡了些分.

短短的幾個時,她就成了別的男人的女朋友!!

想到這些,景向陽不覺緊抿薄唇,想什麼,卻被云璟搶了白,"我會當什麼都沒發生過的!!"

景向陽一怔.

眸色深沉了些分,也瞬間冷涼了不少.

云璟狠狠地抹了一下腫的唇=瓣.

剛剛那話,她不單單只是給他聽的,更多的是給自己聽.

她會當什麼事兒都沒發生過的!!

再也不會像從前那樣,傻呼呼的以為他親了自己,對自己做了些什麼事,就是喜歡上了她,對她認了真……

他喜歡她嗎?

根本不喜歡!!

晚上還能跟她卿卿我我,到了隔天就能跟另外一個女人忘我的接吻……

云璟都不知道他是怎麼管理自己的心的,才以至于能夠控制得如此好,可為什麼她就不行!!

見景向陽沉著眼眸沒吭聲,云璟又補充了一句,"我們這不過只是男女間生理上的不自禁而已,我不會放心上的……"

她著,推了身上的他一把,"我困了!"

景向陽凝緊她,冰涼的手指攫住她的下巴,"云三,你認真的?"

他問的是,她與陸離野之間!

云璟以為他問的是她的態度,想當然的點頭,"對,很認真,相當認真!!"

她現在還在氣頭上,而且,非常生氣,非常生氣的那種!!

尤其是這混蛋還敢把她的雙手捆起來!!

景向陽眸色一冷,深潭暗了下來.

忽而,放開了她.

冷冷的站起身來,扔了一支藥膏在她的身邊,二話沒,漠然的轉身,出門.

"喂喂——"

身後,傳來云璟的喊叫聲,"你把我的手松開!!!該死,那你的領帶拿回去————"

這混蛋,走了還不給她松綁!!!

然而,任由著云璟怎麼喊,長廊上的景向陽依舊置若罔聞,"砰——"的一聲,狠狠地摔上了自己的臥室門,再也沒出來.

該死!!

云璟郁悶了.

他一定是故意整她來著!

云璟在床=上滾了好久,雙手不停地掙紮著,折騰了半個時,汗流浹背了後,她方才從他的領帶中掙開來.

這家伙……

綁得還真夠緊的!!

【hoho,終于有臉求月票了!能留到28號的可以給鏡子留到28號翻倍給哇,一張頂兩張的,群麼麼噠!】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27):那種心動不是誰都能給!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29):思念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