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29):思念的夜晚  
   
尾聲——驕陽似璟(29):思念的夜晚

這一夜,注定誰都沒睡好請記住本站的網址:

隔天早上起來,云璟的臉蛋好了不少,至少腫得沒昨兒晚上那麼厲害了,不過巴掌痕跡還是極為明顯

她下樓,景向陽正在餐廳里看著晨報,吃早餐

云璟"啪——"的一聲,手掌拍在餐桌上,一根灰色的領帶落在了景向陽的眼前,"你的"

"……"

景向陽盯了一眼桌上的領帶,又抬頭淡漠的瞥了云璟一眼

云璟視而不見

在他對面的位置上坐了下來,若無其事的低頭喝粥

景向陽收了手里的報紙

神冷漠,面上沉斂,"現在給我昨天晚上的事"

"哪件事?"

云璟抬起頭來,裝傻充愣,故意詰問道,"是你強吻我的那件,還是你拿領帶綁我的那件?"

她這話兒的時候,李嫂恰好端著高湯過來,自然而然的就將云璟的話全數收入了耳中

她面上閃過幾許尷尬,掃了一眼景向陽,擱下湯水,連忙識趣的退出了餐廳去

景向陽知道云璟是故意想讓他出糗的

他不以為然,挑高濃眉,直道,"我的是你拿百貨公司里東西的事"

云璟面色微微變了變

潔白的貝齒緊※咬下唇,不吭聲

手,握著勺子,不停地在粥水里攪拌著,掩飾著她此時此刻的心慌意亂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見她沒打算主動交代,景向陽直接問她

云璟沉默

景向陽耐心的等著,也不吭聲

終于……

云璟掀了掀唇,"三年前……"

回答完畢,她的腦袋,垂得低

景向陽眸仁緊縮,顯然有些震驚于她的回答

怎麼都未曾料想過,這個毛病,已經追隨她整整三年……

而他,居然分毫也沒有察覺到

腦子里突然蹦出云璟背著脹鼓鼓的畫面來,景向陽揉了揉眉心,忽而之間像是明白了什麼

"為什麼?"

這個問題,是景向陽一直不能所理解的

昨天夜里,他反反複複的問自己,為什麼?

她云璟身在顯赫世家,要什麼有什麼,從到大只要是她想要的,就從來沒有得不到的

她什麼都不缺,卻為什麼還走上了偷盜這條路?

昨兒她包里倒騰出來的東西,全是不值錢的玩意兒,她要需要的話,他甚至可以一車一車的買給她,可是……

她居然會選擇去偷??

最後,景向陽在心理學的書本里給自己找到了答案

是一種病……

心理病的偷竊癖

見云璟沒打算敞開心扉同他什麼,景向陽也不逼著她

他做了最後的讓步,"今天在家休息,不要去上學了"

云璟抬頭看他

"我今天請假"

他繼續

云璟的眼眸里閃過淡淡的波痕

卻聽得她道,"我要去學校"

她堅持

"云三"

景向陽顯然已經沒了多少耐性

"陸離野答應我今天請我吃大餐"

云璟隨便找了個理由搪塞他

其實,她只是不知道如何面對他

偷盜的事穿幫之後,云璟覺得前所未有的難堪

陸離野也知道她的惡習,她卻不覺得丟人,或者其他任何人看見,她都不會覺得有什麼,哪怕就是被抓進了警察局,她也無所謂……

可是,被他知道,就是不行

云璟三下五除二的把碗里的粥喝完,抓起書包就走

景向陽沉斂著冷魅的俊顏,一句多余的話都沒再多

陸離野……

她云三如今半句都不離那個男人

景向陽只覺心頭像被一堵巨石堵著般,悶得極為難受

………………………………………………………………………………

云璟偷盜的事,看似就這麼不了了知了

景向陽沒有打電※話告知墨叔和杉姨這些事兒,平日里也沒再同云璟糾結這件事

當然,平日里他也根本見不著她

她住校了

而且是那種不到周末堅決不回的那種

而他的工作也越來越忙碌,云璟不在,他也變得不怎麼著家,有時候累了干脆就在醫院了睡一睡就過了

很多時候,凌晨一兩點,會突然就從睡夢中驚醒過來

看著黑暗冰冷的辦公室,景向陽被一種前所未有的孤寂感吞噬著,滿腦子里都是云三那張稚氣的臉蛋

坐起身來,掏出手機,看一眼

未接來電里,空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就別提她的一通電※話了

這大概是她離自己最久最遠也最徹底的一次……

哪怕連個電※話都沒有

是不是戀愛的女人,都如此?

想到'戀愛’兩個人,景向陽心里沒由來有些煩了

雙臂撐在膝蓋上,抹了一把疲倦的面龐,拿起沙發邊上的外套,起身往外走,准備回家

車,明明該往家的方向駛去

卻莫名其妙的開到了a大,直到停在了女生宿舍樓下時,景向陽方才反應過來

抬頭,看著早已漆黑一片的女生宿舍,景向陽沉斂的眸子深陷了下去

下車,頎長的身影慵懶的倚在車身上

頭微低,燃了一支煙,叼在嘴里

徐徐的寒風拂過來,吹著他的面龐,有些冷意,卻讓他覺得舒爽不少

空氣里仿佛還帶著她的味道,那種淡淡的,清的感覺……

景向陽知道是自己的心理作用,他甚至會覺得這樣患得患失的自己,有些變※態

調整了一下※身姿,濃眉鎖得緊了些,他呼出一口濁氣,有些晦澀

他跟她四天不見了,還有一天她就會回家了,可他偏偏就感覺連一天都等不了了,而這四天就仿佛是過了整整四年之久一般……

手機在手里百無聊賴的旋轉著

卻一不心,按下了'1’鍵……

他的'1’設定的快捷鍵,是云璟的電※話號碼

待他意識到時,那頭電※話居然已經接通了

從撥出,到回應,才不過短短的十幾秒而已

景向陽有些始料未及

倒不是覺得尷尬或者窘迫,而是擔心吵到了熟睡中的她

現在畢竟已經凌晨三※點多了

果然,惺忪的聲音,懶懶的從電※話那頭傳了過來,"喂——"

嬌※聲綿綿,是他所熟悉的音調

也是他念了好些天的聲音……

忽而,就覺胸口那堵僵石,一瞬間融化了開來……

"是我"

他沉聲回應,熄滅掉手里的煙頭,"是不是吵到你了?"

"景向陽?"

電※話里,她的聲音似乎一下子清醒了不少

景向陽是不是該欣慰她還能夠在十秒鍾內聽出自己的聲音來

"嗯"

他沉吟一聲,算作回答了

而後,兩個人在電※話里陷入了尷尬的緘默中

他,"你接著睡,我不心按到了快捷鍵"

所以,只是不心而已嗎?

不心給她打了這個電※話?

"嗯……"

云璟咬了咬唇,"那我掛了"

她著就要掛斷電※話

"三兒"

景向陽還是叫住了她

云璟緊張的心,漏跳了一拍,趕忙回應他,"嗯?"

景向陽沉默,隔了好久,才沉聲問她,"這幾天過得好嗎?"

云璟沒料到他會突然問自己這個問題

愣了好幾秒,都沒回答上來

過得好嗎?

每天渾渾噩噩的,根本談不上好與不好

云璟在被子里翻了個身,只覺有些涼意

宿舍里的暖氣壞了兩天了,也還沒人來修理,每到晚上都凍得像根冰柱似的

尤其她本身體寒,冰涼的雙腳塞入被子里,直到早上醒來,腳依舊冰冷如鐵

"還好"

云璟回他

倏爾,斂了斂秀眉,"你還在外面?"

她邊問話,邊抬頭看了一眼桌上的鬧鍾,皺眉

都凌晨三※點多了

這個點他居然還沒睡,而且,還在外面?

"剛從醫院出來……"

景向陽回她

"在開車?"

"沒有,停在一旁了"

他如實道

"你在哪里?"

云璟好奇的又問了一句

景向陽停頓了少許時間

半響後,沉聲回答,"你們宿舍樓下"

他沒有隱瞞

云璟一愣,下一瞬,顧不得被子外頭的冷意,直接下了床,光著腳丫子就往窗邊奔

景向陽似乎感知到了什麼,皺了皺眉,"你下床了?"

"你在哪里??"

云璟趴在窗台上,踮起腳尖往外面眺望著

然而,樓下太黑,她根本尋不到他的身影

"你先回床※上去"

景向陽沒理會她的問題,仰頭往她宿舍的窗口看過去

黑暗中,隱約能見到一束手機的光在閃爍著,卻看不清她的五官

但即使如此,也夠了

空蕩蕩的心,仿佛一瞬間填滿了不少

思念,卻在身體里發酵得越來越厲害……

離得越近,想得越深

"你在哪里?"

云璟繼續追問,一顆腦袋不停地左顧右盼著,卻始終尋不到他的蹤影

她似乎有些急了,"景向陽,你到底在哪里?為什麼我見不到你?你在車上嗎?"

景向陽歎了口氣,拿她一點辦法都沒有

"你等等,我站到路燈下去"

那樣,她就能見到他了

景向陽找了個就近的路燈

云璟當真一眼就見到了他

他憑杆而立

深色的長風衣裹著他頎長的身形,風衣敞開,衣擺隨著夜風肆意繚擺,露出里面淺白色的襯衫來

這是他一如既往的簡單搭配,卻折射※出景向陽沉斂而穩重的個性

暗夜里,他只是站在那里,卻無聲的將成熟男人的魅力,發揮到了極致

"看到了嗎?"

他問

聲音低沉,渾厚,饒富磁性

很好聽

云璟居然會有種久違的感覺,明明兩個人才幾天不見而已

可這幾天,對于他們倆而,真的就感覺過了幾個世紀,要知道他們有很久很久沒有這麼長時間的沒見過面了,甚至于連一通電※話都沒有過

"嗯"

云璟悶悶的點了個頭

目光攫住白色燈光下那一道頎長的剪影,她問,"你怎麼過來了?"

景向陽隨意的將身子倚在燈杆上,扒了口袋里的煙盒出來,抽※出一根煙,叼在嘴里,點燃,抽了一口後,方才回她,"不知道,車自然而然的就開過來了"

云璟抿著的唇不自覺輕揚,"你才剛下班啊?"

嬌※聲,柔和了些分

"我在醫院里睡過一會了"

"在醫院里睡?"云璟斂了斂秀眉,"睡哪里?你們辦公室不是沒有休息室嗎?"

景向陽從鼻息間呼出一朵煙圈來,隨意道,"男人睡哪都無所謂,木椅沙發都能睡著"

云璟斂緊了眉頭,顯然有些不滿意了,"你的生活質量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低劣了?"

景向陽覺得云璟這話有些好笑,他忍不住笑了起來,打趣她,"幾天不見,怎麼變得這麼羅嗦了?像個管家婆"

云璟卻一點沒覺得好笑,"以後不要再睡醫院了,也別折騰到這麼晚,都三※點了,還在外面晃蕩……"

嗯,她真的像個管家婆了

都開始會管理他的生活習慣了

"今晚只是個意外,下次不會了"

他保證著

卻沒有告訴她,因為家里突然少了她的味道,所以,連他都變得不太想回家了

沒有她在的家里,只會讓他覺得加空虛,孤獨……

"好了,太晚了,你趕緊去睡"

景向陽催促著她

"景向陽……"

云璟撒嬌的喊了他一聲

"嗯"

景向陽是最擋不住云璟這種軟※綿綿的聲音的

就像磁軟的糖果一般,化進了他的心底,讓他的態度也忍不住軟了些分

也讓他,加不願輕易掛上電※話了

"我好冷"

云璟

景向陽一愣,劍眉深蹙,"那還不趕緊去睡覺?待會要感冒了"

他著站直了身子

"我房間里的暖氣壞了"

云璟又

末了,又忙補充一句,"我睡到被子里,早上醒來,被子還是涼的"

她的可真是實話

景向陽聽得心口一緊

他知道她從體寒,冬天要沒暖氣的話,那兩條腿就像兩根冰棍

他是被她凍過的,時候的她,總喜歡拎著兩根冰棍腿往他懷里鑽

景向陽沉了眸色,"你那還有多余的棉被嗎?"

"沒有"

"那就把棉襖全部放被子上壓著,別站在窗口了,趕緊到床※上去躺著先用一塊毛毯把腳包好,那樣會慢慢暖和起來的"

景向陽擔憂的叮囑著她

"可我想回家"

云璟一邊著,一邊穿衣服

"今晚回不了了,門已經鎖了,明天等你下課,我來接你"

如果可以,他也希望能把天寒地凍中的家伙接出來,但無奈女生宿舍的大門已經落了鎖

"我走後門出來"

"後門?"

景向陽錯愕

她們宿舍里什麼時候多出了一張後門?上次怎麼就沒聽她提起?

仿佛是猜到了景向陽的疑慮似的,她如實交代,"我故意沒的"

"……"

景向陽覺得這丫頭還當真沒自己想的那麼單純

"後門沒鎖的嗎?門在哪邊?"

景向陽開始圍著整座女生宿舍尋了起來,而後,在圍牆的後面尋到了一扇不起眼的鐵門

但鐵門是閉合著的,上面還落了一把大鎖,較于前面唯一的區別就是,門的頂上沒用網封起來,用爬的話還是能爬出來的

"云三,你不會是想爬出來?"

云璟隨便裹了件外套就從宿舍里奔了出來

一見門外的景向陽,她嘴角的笑容毫不掩飾的漾得開了,腳下的步子是跑得飛快,那模樣就恨不得一秒就能撲入他的懷里

看著如風般朝他迎了過來的熟悉嬌影,景向陽涼薄的唇※間也忍不住漾開了笑

她長長的發絲在寒風里舞動中,風拂來,仿佛還帶著她的那份清,撲入他的鼻息間,讓他這麼多天的思念似一瞬間得到了釋放……

兩個人,近在咫尺

之間的距離,隔著一扇門

景向陽透過鐵門,直直的看著她

漆黑的眸仁有些發燙,"這麼晚了,不乖乖躺床※上,還跑出來……"

他的聲音,沉啞動聽,卻不難聽出他語氣中那不露痕跡的激動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28):粗魯的強吻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30):在沙發上做點愛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