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30):在沙發上做點愛做的事  
   
尾聲——驕陽似璟(30):在沙發上做點愛做的事

漆黑的眸仁有些發燙,"這麼晚了,不乖乖躺床上,還跑出來……"

他的聲音,沉啞動聽,卻不難聽出他語氣中那不露痕跡的激動.

"誰讓你這麼晚了,還要給我打電話的."

云璟的心好像很不錯的樣子.

寒風掠過,她打了個冷噤.

景向陽連忙將身上的風衣脫了下來,從鐵門縫里塞了進去,"穿好."

云璟沒有拒絕.

不是不擔心他會被凍著,而是自己自己再拒絕也無濟于事,他一定會想方設法的讓自己穿上的.

云璟乖乖的把他的風衣穿上.

衣服上還彌漫著獨屬于他淡淡的清香,參雜著煙草的味道,讓云璟莫名心安.

頓時,冰涼的身體只覺暖了不少.

"我爬出來,你在對面接著我."

云璟著,作勢就要往外爬.

好在,這鐵門不高,且能夠踏腳的地方也不少.

景向陽自不肯,俊臉沉了下來,"不許爬,危險."

"很安全!我也不是第一次爬了."

云璟著,已經跳到了鐵門之上,利索的攀爬起來.

那熟練的動作,確實不像是第一次.

景向陽劍眉鎖緊,猿臂伸到門內,托住她的翹臀,抬頭問她,"你經常這麼翻牆和陸離野出去玩??"

他的聲音,冷了幾許.

云璟自沒察覺到,"偶爾吧,這周也就出去了一天……"

這個概率,在云璟看來,不高.

可景向陽就不這麼覺得了.

但他什麼都沒.

云璟已經以最快的速度攀到了門的頂端,她蹲在那里,往下眺望著景向陽.

"你心點!!"

景向陽只覺一顆心都懸到了嗓門眼里.

見過這一幕之後,他已經非常確定,要把她捆在自己身邊,哪兒都不許去了.

還有機會大晚上的翻門出去同陸離野厮混??

絕不可能!!

"你接著我."

云璟還有些不敢往下跳.

景向陽早就伸出了雙臂來,"沖著我跳."

"好……"

云璟點點頭,吸了口氣,身形一躍,就朝景向陽跳了下去.

還未落地,就被他結實的猿臂穩穩的鎖進了懷里.

臉頰貼著他溫熱的胸膛,心髒陡漏跳了一拍,頰腮上漫起一層淺淺的暈之色.

其實,這樣的親近對于兩個人而,已經不足為奇了.

早該習慣了是.

可是,卻偏偏……

有一種異樣的愫在兩個人之間流竄.

讓云璟沒來由的憶起了那天晚上,他粗魯的用領帶綁著自己的手腕,強吻她的場景.

呼吸一緊,手不安分的扯了扯他脖子上的領帶,頰腮滾燙,從他懷里躍了下來,"走了,趕緊回家睡覺,困死了."

看著她那副窘迫的模樣,景向陽自知道她想起了什麼.

薄唇上揚,伸手攬過她的腰肢,強勢的往自己懷里一帶,就往停車的地方疾步走去.

…………………………………………………………

兩個人的心似乎都很不錯.

甚至有一種別勝新婚的感覺.

坐在車上,云璟一直在問他怎麼突就來宿舍里找她了.

景向陽一直沒肯,總在找其他話題搪塞她,"都幾點了,趕緊睡一下,待會到家了,我再叫你."

"那你先告訴我,你為什麼會來我宿舍樓下."

他越是不肯,云璟就越是想知道理由.

景向陽不理會她.

一手握著方向盤,一手伸出去,替云璟將椅背放了下來.

"休息一會."

"喂——"

云璟跌了下去,又迅速坐起,腦袋湊近他,眯著眼追問,"為什麼不肯?"

景向陽失笑,用手指輕輕彈了彈她的腦門,"喂,你能不能識相點?非得打破沙鍋問到底?"

"為什麼要來我宿舍樓下找我?為什麼要來宿舍樓下找我……為什麼要來宿舍樓下找我……"

"……"

云璟開始了她複讀機的轟炸方式.

景向陽拗不過她了.

"想你,所以來了,這個答案,滿意嗎?"

景向陽出這句話的時候,心跳居會莫名的加速,握著方向盤的手掌也不由自主的開始發燙.

得到這個答案,云璟倒是很久都沒有話.

景向陽見她沉默不語,心不由提起了些分.

不著痕跡的透過後視鏡看她,觀察著她面容上那細微的表變化,捕捉到她紛嫩的櫻唇漾開一抹淺淺的笑意,他不由也跟著她掀起了薄唇,笑了起來.

云璟腦袋一偏,"我先睡了."

著,就往椅子上躺了下去,乖乖的蜷做一團,雙手閉合,壓在臉頰下,閉著眼,同景向陽道,"我要睡著了,不許叫醒我,你抱我到床上去就好了."

景向陽微笑,"ok!沒問題."

云璟閉著眼笑了,安心了睡了過去.

景向陽將目光落向前方,專注的開車.

卻只覺心池里有一彎暖暖的波瀾在不停的激蕩著,撩撥起一圈又一圈的漣漪……

目光總會不經意的掃向身旁的女孩身上.

從前似乎也喜歡這樣不由自主的看她,但從來沒設想過這或許是別的感所致.

半個時後——

車駛入停車場.

云璟已經睡得很沉了.

景向陽自沒去叫醒她,輕手輕腳的下了車,繞過車身,打開副駕駛的車門,替她解開安全帶,猿臂一探,輕而易舉的就將她從車里打橫撈了出來,抱進了自己懷里.

她很輕.

似乎短短幾天不見,她又瘦了些.

他抱著,就像捧著軟軟的棉花糖似的,感覺不出幾分重量來.

粉色的頰腮被車里的暖氣吹拂著,泛起一層緋色的暈,在她卷卷的長發襯托下,可愛的模樣像極了洋娃娃.

齊劉海下,濃密的睫毛像蝴蝶的羽翼般垂落下來,在眼臉下投射出一圈淺淡的薄影,旖旎了他的雙眸.

心,跟著塌陷了下去……

抱起她,往電梯口走去.

景向陽進屋,換鞋,抱起云璟上樓,徑自往她的房間走去.

她的房間,自從她搬去宿舍之後,空蕩了不少,行李幾乎快被她搬完了,以至于他很少再進來.

景向陽將她擱在床上,才想要起身,卻忽而,兩只手臂迅速攀上了他的脖子,拖住了他.

明動的水眸,緩緩地掙了開來.

眼底沒見幾許惺忪,倒是精神得很.

景向陽顯沒料到她會突醒來,被她的手臂稍微用力一帶,健軀差點壓到了她.

他趕忙用雙手撐在她的兩側,低頭,視線深沉,望進她的水眸中去,嘴角一抹淺淡的笑,"裝睡?"

"不是……"

云璟無辜的搖頭,"睡著了."

"那什麼時候醒來的?"

景向陽伸手替她理了理額前凌亂的發絲.

"你把從車里抱出來的時候就醒了,不過我懶得動了,所以就沒吭聲……"

云璟撒嬌的著,腦袋揚起來往他懷里蹭了蹭,手臂攀著他的脖子更緊了些分.

景向陽忙抱緊她,"行了,別撒嬌了,睡吧,再折騰四點就要過了."

云璟鑽在他的懷里,不肯出來,"真想就這麼睡著……"

她貪戀的喃喃著,"就像我們時候那樣,多好."

景向陽忽而覺得有些窘迫.

或許她還把自己當時候的大哥哥一樣依賴著,可他呢?

好像早已不知不覺在發生些悄悄的變化.

"云璟,不鬧了,睡覺."

他的嗓音,沉了些分.

拍了拍她的後背,"睡覺……"

"可我冷."

云璟耍賴.

"暖氣已經打開了."

"可被子都還沒熱起來呢!"

云璟就是什麼都不肯從他的懷里出來.

景向陽無奈,失笑,"云三,你這耍賴的功夫還真有見長啊."

云璟見他笑了,耍賴的勇氣就更壯大了些分,雙臂干脆環緊他的脖子,整個身子揉進他的懷里去,臉頰貼在他溫熱的胸口上,聽著他那強而有力的心跳聲,就死活不肯出來了,"你抱著我睡,好不好?"

"你已經不是孩子了……"

景向陽倒難得的對她多了些分耐性.

云璟倒是驚訝于他的結論,揚起腦袋,梗著脖子認真的同他爭辯道,"可你不一直把我當孩子嗎?"

景向陽拿手擋在唇間假咳了一聲,一本正經道,"那也該有個度,是不是?"

云璟擰眉,不悅,但終于還是乖乖的松開了他來,"好吧,不鬧你了,你趕緊去睡覺吧."

懷里突一空,莫名的,他心里掠過一抹失落.

幾乎有一秒的沖動想要伸手再去把她撈回來的,但好在抑制住了.

要真把她撈回懷里來,恐怕今晚就真的別想再睡了.

云璟很快鑽入了被子里去,景向陽替她將被子壓緊,"明天什麼時候的課?"

"8點半."

"睡吧,8點我叫你,早上我送你過去.下午什麼時候散學?"

他又問.

"中午就放學了,不過我和陸離野約好了,再去陪他打電動的."

云璟老實交代.

提到陸離野,景向陽眸光一緊,眸色瞬間暗沉.

目光緊凝著她,直直的看著,仿佛是要將她看穿看透一般.

云璟被他盯得渾身有些不自在了,抹了自己臉兒一把,不解的眨眨眼,"你干嘛這麼看著我?"

景向陽收回目光.

心里頓覺沉甸甸的,像被什麼壓著一般,讓他有些喘不過氣來.

"你跟陸離野在一起……什麼感覺?"

他問.

唇間有些涼薄.

看著云璟的目光,很深.

云璟眨眨眼,對于他提出的問題,她開始認真的思考.

想了想,回答他,"感覺很輕松啊!"

到陸離野,云璟笑起來,"他人挺好,有時候還很白癡,跟他玩起來很逗的!唉,要不是他太花心,我還真想把他介紹給向晴."

"介紹給向晴??"

景向陽眯了眯眼,覷著云璟,俊逸的面龐湊近云璟,逼視著她,"你你想把陸離野介紹給向晴?"

他身形微傾,雙臂撐在云璟的兩側,俯身,在離她的鼻頭近有一寸之遠的距離處停了下來,"云三,陸離野不是你男朋友嗎?想把自己的男朋友介紹給自己的閨蜜當男朋友?我應該沒聽錯,也沒理解錯誤吧?"

被景向陽這麼一,云璟才恍大悟的想起自己幾天前為了博面子的那個謊來.

被自己漏了嘴,顯已經瞞不下去了.

她撇撇嘴,心虛的掃了他一眼,別開臉去,"呃……反正差不多啦!我喜歡的,向晴一定也喜歡."

"云三!!"

景向陽強勢的掰正她的臉蛋,警告的瞪了她一眼,"乖乖跟我實話!!你跟陸離野到底什麼關系?"

云璟泄氣的癟嘴,回瞪他,"還能什麼關系,當就是朋友關系了!"

景向陽擰緊眉頭,"那你那天跟我你跟他在一起了,什麼意思?"

表面上雖還在生氣的樣子,但景向陽心里其實早就舒坦了.

"隨便,不行啊?"

云璟心虛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景向陽看著她這副可愛的模樣,哪里還有心思跟她計較那些呢,嘴角忍不住漾開一抹輕笑,學著她的模樣,狠狠地捏了一把她的鼻頭,"最好只是嘴上隨便而已!!"

"疼啦!"

云璟拍開他的大手.

景向陽點了點她彤彤的鼻頭,"還有,沒有經過我的允許,也不許隨便給向晴介紹男朋友.尤其是陸離野,知道嗎?"

他太花心,一般的女孩子根本收不住.

當,向晴也非一般的女孩,但他作為她的哥哥,絕不希望她去收服一個花花公子.

那樣一定會愛得很累!

"知道了!"

云璟點頭,像個乖寶寶.

"睡吧,我走了."

"嗯,晚安."

"晚安."

景向陽出門前,替她輕輕把門闔上.

——————————————最新章節見《添香》—————————————

周末——

上午十點.

景向陽領著云璟進了一家心理高級診所室.

這里擁有著全國最專業的心理醫師,對于他們的素養,景向陽是相當有信心的.

云璟獨自進去了半個時,景向陽在外面候著.

時不時的翻閱一下手邊的心理籍,又時不時的抬手看一眼手腕上的金屬名表,目光掃過那扇一直緊閉的木門,劍眉斂得更深了些.

又過去半個時……

終于,木門打開,云璟一臉疲憊的從里面走了出來.

景向陽忙起身,邁步朝她走了過去,"很累嗎?"

"還好……"

云璟搖了搖頭,一貫粉瓷的臉頰此刻看起來有些蒼白.

景向陽輕輕拍了拍她的頰腮,"先休息一會,我去跟你的心理醫師談談."

"嗯……"

云璟在一旁的沙發椅上坐了下來.

景向陽進了診室里去.

"林醫生."

他禮貌的同心理醫師握手.

"景先生,別客氣,請坐."

"謝謝."

景向陽在醫師的對面坐了下來,"林醫生,我想問問你我妹妹的具體況……"

"呃,實話……"醫生頓了頓,看一眼景向陽,抿了抿唇,才一臉嚴肅的道,"云姐的心理障礙防線過重,我們在對她進行催眠後,都能感覺到她還在努力的堅守著她的心理防線.這樣的話治療效果並不會比我們如期設想的要佳,另外,會讓她感覺到特別疲憊."

"怎麼會這樣呢?"

景向陽濃眉緊鎖.

"實話,隨著年齡越大,這種心理疾病就越難矯正,而且云姐是一位非常有思想的女孩,想要揪出她的心緒,真的還挺有挑戰性!"

"所以……"

景向陽挑了挑劍眉.

"想要矯正好云姐的心理疾病,可能還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當,結果我們也沒辦法保證!不過,云姐如果是條件允許的話,其實可以去找我師父."

"您的師父??"

景向陽錯愕.

林醫生著給景向陽遞了一張名片過來,"這是我師父的名片,他姓陳,是一名老醫師了,他如今在專門研究偷盜癖心理學,但他現在已經定居在了美國."

"所以,如果要找他老人家的話,只能去美國嗎?"

景向陽低眸,將手里的名片認真的過目了一遍.

陳生,他聽過這名老心理醫師的名號.

在這個圈子里早已享譽盛名,卻在不久前已移居美國.

"對.我師父應該有十足十把握的."

"謝謝……"

景向陽道謝.

林醫師也同樣在心理學圈子里享譽盛名,但連他都棘手的問題,就證明確實難以矯正.

景向陽知道這絕對不是他的謙虛.

心思變得有些複雜,頓了頓,他優雅一笑,將名片收了起來,"我想去美國就不用了,我們盡可能的試試吧,實在矯正不了,就不勉強了."

如果她真的喜歡在百貨公司里拿東西,那就買一座百貨大樓任她拿個夠.

"好的,我們將竭盡所能!"

"謝謝."

景向陽再次禮貌的同林醫師握手,"今天辛苦了,我們先走了,再見."

"再見……"

…………………………………………………………………………

夜里——

"景向陽——"

云璟毫無預兆的推開了景向陽的臥室門.

正好,他的長褲褪到了腳踝處,正要抬腳從褲筒里出來.

黑色的子彈內/褲緊緊裹著他松懈的昂揚之物,不留分毫余地的展露在云璟的眼前.

性感的尺寸,以及誘/人的線條,讓云璟不自禁的咽了口口水.

照常理而,這時候,稍微矜持點的女孩子都該轉過身去,避之不見的,而云璟……

卻恰恰相反.

目光直勾勾的落在他性/感的子彈褲上,毫不保留的肆意欣賞著.

明動的水眸里能清晰的捕捉到那漸漸升溫的熱度.

景向陽好笑又好氣.

被她撞破自己脫褲子本還挺尷尬的,自以為她會識趣的轉身離開,哪知道她居恬不知恥的認真欣賞了起來.

典型的色女!!

褲子已脫到了頭,他也沒理由再拾起穿上了,干脆大方的往沙發上一丟,順手從衣櫥里揀了件睡袍出來,泰自若的穿上,這才朝她走了過去.

"云三,沒有人告訴過你,進門之前必須得先敲門嗎?"

景向陽站定在她跟前,抱胸,居高臨下的覷著還有些呆萌的她.

見她沒反應,他伸手,捏了捏她的下巴,"再看,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云璟這才猛回了神過來.

臉終于浮起了一層淺薄的暈,嘟囔道,"長得這麼好,不就是給人看的嗎?"

"……"

這個理論,怎麼聽起來就覺得怪怪的呢?

景孟弦沒理會她的謬論,徑自轉身在沙發上坐了下來,隨手拿起手邊的心理翻閱了幾頁,"這麼晚了還不睡覺,來找我干嘛?"

"這個是什麼?"

云璟朝他走近.

手遞到他跟前來.

是一張名片.

景向陽拿過來掃了一眼,劍眉微微斂了斂,而後順手就將名片揉成團扔進了垃圾桶里去.

這是那位已經定居美國的心理醫師陳生的名片.

"這是一位心理醫師的名片,你哪兒找到這張名片的?"

景向陽回答她.

云璟見他把名片扔進了垃圾桶里,面上的表似乎較于剛剛緩和了些分.

她一屁股在景向陽旁邊坐了下來,身子懶懶的倚靠在沙發靠背上,側頭回答他,"我在你的外套里不心翻到的."

她是准備幫他把衣服掛到廳里的衣架上的,可一不心,那張名片就從他的衣服口袋里掉了出來.

云璟當時看到'美國’兩個字,就開始變得坐立難安了,最後連門也顧不上敲就闖進了他的房間里來.

"他在美國?"

云璟問他.

"嗯."

景向陽點了點頭.

云璟皺了皺眉.

"想把你的心理病治好嗎?"

景向陽認真的問她.

云璟坐直身子,"想."

她肯定的點頭,卻又忙補充了一句,"如果是要去美國的話,我不要!!"

她搖頭,很堅定,"我不去美國!!景向陽,我答應你會努力控制自己好的緒,你別讓我去美國,好不好?!!"

云璟顯是擔心景向陽會把自己送到美國去的.

景向陽聽著她央求的話語,心里一疼,又覺有些好笑.

"我可不是你爸媽,我沒權利送你出國的."

景向陽寵溺的捏了捏她的鼻頭.

云璟抓過他的大手,水眸黯,"我怕你會慫恿他們……"

她軟綿綿的聲音,很是無辜.

景向陽凝著她的目光,越發深沉了些.

忽而,一伸手,就將的她撈進了自己懷里來,雙腿分開,坐好.

她很,很纖瘦.

他高大,健碩.

的她,坐在他懷里,就像個不點兒,被他的胸膛裹得嚴嚴實實的.

一大一的,兩個人,鑲嵌得極為完美.

"不去美國,哪兒都不去!就乖乖的呆在我身邊!如果這個毛病實在戒不掉,我們就不戒!你在前面拿,我在後面替你買單就可以了.實在不行,那就把整棟百貨商場買下來!"

云璟一怔,水波流轉,欣喜的看著他,"你……認真的?"

景向陽滾燙的大手烙在她的腰肢上,額頭抵著她的額面,沉聲笑道,"我為什麼要撒謊?"

兩個人的呼吸,僅存一寸的距離.

云璟都能清晰的聞到他那魅人的男性體香,以及那灼熱的氣息……

拂在她的鼻息間,讓她跳動的心髒,頻頻漏跳了節拍.

臉緋,櫻桃口中漾起'咯咯’的笑聲.

她很開心.

她的心在景向陽面前是從來不掩飾的.

她在他面前,永遠都做最直接,最單純的云三!

純粹而陽光的笑顏,迷離了景向陽深沉的眼.

薄唇間忍不住追隨著她漾開一抹淺薄的笑,下一瞬,捧高她的臉……

他溫熱的薄唇,精准的捕捉到了她誘/人的櫻桃口.

"唔——"

云璟怔鄂.

低呼了一聲,下一秒,微張的唇,已被他熟稔的撬開,濕熱的舌尖,貪婪的竄入她香甜的檀口間,霸道而溫柔的攻城略地.

緩緩地閉上雙眼,沉醉在這份只屬于對方能給的心動中……

四唇,柔軟相貼,癡纏,含吮……

晶瑩的銀絲染濕了滾燙的雙唇,掛在唇邊,又飛快的被景向陽含去……

他燥熱的吞咽著,喉頭性/感的滾動,卻只覺……這樣的親吻,讓他怎樣都要不夠一般.

大手,不自禁撫上她瑩潔的脖頸……

她的肌膚,光滑如玉,嫩得仿佛一觸就能溢出水來.

那種美妙的觸感,讓景向陽不由重喘了口粗氣,忽而,放開了懷里的她.

他怕再繼續下去,就會不自禁的……要了她!

"好了,該乖乖去睡覺了."

他拍了拍她的後腦勺,示意她回自己房間去.

云璟的呼吸,還有些紊亂,手臂搭在他的脖子上,不肯放下來.

坐在他身上,也沒肯動.

景向陽最怕云璟這樣子了.

這種不動聲色的勾/引簡直要他的命.

他可沒忘記男科醫生的叮嚀……

有些東西,憋多了傷身!

"云璟——"

他的聲線,已嘶啞.

"你這樣我可不敢保證今晚你會不會還出得了這張門……"

"那我就跟你睡."

云璟聲完,臉頰上的暈便直接往脖子上漫了過去.

景向陽只覺腦袋一嗡,下一瞬,一個側身,就將云璟壓在了沙發上,自己的身下.

他的雙臂,從身後托住她的後背,健碩的身形撐起,將她桎梏在自己身下.

目光灼熱的緊凝著她,"你知不知道我們現在在做什麼?"

"做什麼?"

云璟眨眨眼,著臉兒,假裝不解的問他.

景向陽喘了口熱氣,痛苦的悶哼了一聲,再次攫住了她香甜的口.

"愛……"

他哼吟的回她,聲音嘶啞,低沉,"做/愛!"

云璟聽到他含含糊糊的聲音,腦子里開始嗡嗡嗡的響著.

再單純的人,到了這年紀,也都知道這兩個字的含義了……

云璟緊張得吸了口氣,攤開在兩側的手兒不由自主的緊握成了拳頭.

景向陽不舍得從她的雙唇間挪開了半寸的距離,凝目看她,眸光熱切得如大火般,灼燒著她.

"怕嗎?"

他啞聲問.

"怕……"

云璟如實點頭,想到那天晚上的那一幕,她吞咽了一下口水,"會不會像那天晚上的那樣,疼……"

景向陽看著這樣嬌憐的她,忽而覺得自己像幼稚園門口的怪叔叔,正費盡心思的在誘/拐著一個什麼都不懂的懵懂少女.

這種感覺,還當真,壞透了!!

可是……

他卻舍不得放開她!

尤其當她用那種渴望的眼神看著他的時候……

簡直要命!!

云三,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們在玩火啊?

"會疼."

他點頭,如實回答,"而且會比那天晚上更疼,疼上很多倍……"

云璟露出了些許膽怯的模樣.

景向陽倒有些心疼了.

撫了撫她的臉頰,用一種蠱惑的嗓音告知她,"雖疼,但會很舒服,而且是那種你從來沒有體驗過的舒服……"

"騙人……"

云璟嬌羞的癟了癟嘴,根本沒好意思去看他,"你都疼了,怎麼可能還會舒服,我才不信……"

可是,明明知道會很疼,為什麼……她的心里居還會……非常期待,非常非常期待呢?

景向陽眯了眯眼,手指伸出來,挑’逗的在她光潔的下巴摸了摸,胃歎一聲,"我怎麼有一種感覺像在蠱惑你跟我做壞事一樣,墨叔知道了,會不會揍我?"

他的手指輕輕淺淺的游離過云璟的下巴,又停留在她的唇間,反反複複,來來回回的輕撫著……

酥酥麻麻的觸感,帶著撩人的瘙癢……

那感覺,就像有一只調皮的貓爪子正一下一下在她的心尖兒上撓著癢癢,惹得云璟忍不住難受的哼吟出聲來.

身子扭捏了一下,下一瞬,不自禁的,一張口就含住了景向陽那根'討厭’的手指……

濕熱的唇瓣吮住,讓景向陽眸仁一縮,下腹敏感的跟著一緊……

他重喘了口粗氣……

手指任由著她吮含著,沒有動彈.

云璟仿佛是中了邪一般,舌尖不自覺的吮住他滾燙的手指,開始一下又一下生澀的舔弄起來……

時而卷起,時而松開……

時而吞沒,又時而吐出來,再吞沒……

景向陽深沉的視線,漸漸渙散,晴欲的因子漫染上他的瞳孔,腦子里的思緒變得漸漸模糊……

手指跟隨著她吐納的動作,而不停地抽/插著,仿佛在模仿著某個禁忌而/色的動作.

景向陽下腹腫脹得發疼,還帶著那種快要將他灼燒掉的熱度,烘烤著他.

也在一點點的剝奪著他腦子里所有的理智線……

"三兒……"

他啞聲喚著她的名字.

云璟迷離的抬了抬眼皮看他.

嘴張開,放開了他的手指……

眼神迎上他滾燙的視線,心幾乎要被他燙溶了一般.

下一秒,他抓過她稚嫩的手指,含在嘴里,曖昧的吸吮了幾口,惹得云璟羞澀得不停呢喃著他的名字.

"景向陽……"

他舌根上的熱度,讓云璟有些發慌.

嬌身扭捏了一下,羞得攀住他的脖子,直往他的懷里躲了過去.

她柔軟的身軀才一貼入他的懷里,景向陽就感覺再難把持住.

腦袋一嗡……

下一瞬,大手竄入她寬松的睡袍底下,沿著她平坦的腹,一路往上,精准的攫住了她柔軟的酥/胸……

"唔————"

云璟一聲興歎.

景向陽渾身僵硬了半秒,登時有一股熱血正瘋狂的往腦門上湧.

她洗過澡了,沒有穿胸/罩.

所以,手一探過去,便能精准的盈握住她的柔軟……

酥軟,嵌在他的五指間,仿佛是要化了一般,讓他緊致的嚇體崩得緊緊地.

另一只手干脆一把托起她,將她整個人置于自己懷里來,坐著.

他重喘了口氣,大手捧住她豐盈的雪峰,肆意的揉/捏,把玩……

力道漸漸加重,而後又緩緩地變柔,再施力,再慢慢的緩下來……

云璟被他把玩著,只能在他懷里喘氣連連.

"景向陽……"

她無助的揪著他的睡袍領口,央求而又渴望的喊著他.

景向陽覺得自己當真快要被這妮子磨瘋了!

她根本不懂得什麼樣的就是對男人致命的誘/惑,她生嫩,澀,什麼都不懂,卻正正因為如此,才讓他更加……瘋狂!!

景向陽迅速將她的睡袍解開……

登時,云璟一絲/不掛的展露在了他眼底……

她不僅沒穿胸/衣,這丫頭居膽大到連底/褲都沒有穿……

一想到剛剛她還分開著雙腿坐在他的大腿上,景向陽就覺腦海中一片空白……

這妮子,到底是故意的,還是根本就因為不懂,所以沒在意過?

白色的睡袍從云璟嫩滑的肩膀上滑落而下,墜到地上……

云璟再也沒有一絲遮掩的,展現在景向陽眼前.

他亢奮的將她撈過來,貼近在自己的懷里,貪婪的讓她敏感的私/密地帶,抵著他的昂揚……更緊,更深一些……

大手,托住她紛嫩,翹挺的臀/部,手心里,早已熱汗涔涔.

將她舉高,放下……

讓她肆意的感受著自己的滾燙.

聲音從他沙啞的喉嚨中發出來,"為什麼連內/褲都沒穿?故意的?"

他著,手指故作不經意的在她隱秘的花/xe口上油走起來……

惹得云璟羞澀的嬌吟出聲,身子扭捏了幾下,想要去抓他的手,卻怎麼都夠不著,"我……我不是故意的……"

因為睡袍幾乎及腳踝的緣故,所以她偶爾會干脆不穿底/褲,尤其是一個人在宿舍的時候.

而今晚,顯就是她的這個'偶爾’.

云璟被他的手指肆意厮磨玩弄著,嬌喘連連,額頭上早已薄汗涔涔.

嬌身酥軟得仿佛快要化成了一灘泥水,整個人只能軟在他的懷里,嬌聲討饒.

卻忽而……

感覺到有什麼……擠入進了她稚嫩的花/穴中去.

居是……他的手指?!!

云璟嚇壞了.

從來不知道男人和女人之間還可以這樣……

她不安的扭動起來,"景向陽,別……別這樣……唔唔——"

隨著她扭動的動作,景向陽探入她身體內的手指也越來越深……

她是生嫩的,是緊致的.

哪怕一根手指進入,都很費力.

可想而知,如果是他整根壯碩深入進去的話,會將她撕裂成什麼模樣,而她又該有多疼……

"告訴我,疼嗎?"

景向陽啞聲問她.

"不……不疼……"

云璟支吾著回答他.

雖不疼,但是……好害羞……

修長的手指在她的身體內來回抽/動著,還配合著其他手指在她的穴/口邊上肆意玩弄……

"唔唔唔——"

云璟把持不住的嬌/吟出聲來.

有滾燙的愛/液,不停地從下腹處湧出來……

染濕了她的穴/口,也染濕了他的手指……甚至于,連她的大腿都濕了……

云璟羞得無地自容了.

怎麼會這樣呢??

感覺到她的浸濕,景向陽玩弄她的動作變得愈發大膽而放肆……

他干脆一把將她抱跪在沙發上,從身後撈過她的蠻腰,迫使著她撅起翹臀,讓她更加歡暢的面對著他……

也讓他的手指,進去得更深,再深一些……

直到,觸到了那張薄薄的膜!!

有那麼一秒的,景向陽腦子里一片空白,只能感覺到熱血正瘋狂的往他腦門上竄……

他一聲粗嘎的嘶吼,將手指從她的身體內抽出來,再迅速送進去,再拿出來……再被云璟的濕熱吞沒……

"啊——"

云璟嬌身顫栗著.

她羞辱難耐,不停地嬌喊,討饒,"我不要……不要了……"

"三兒……"

景向陽從身後緊緊地抱住了她,一手瘋狂抽/插,另一只手拖著她豐盈的雪峰,肆意揉捏,擠壓,"告訴我,舒服嗎?"

云璟咬著唇,下意識的夾緊/雙腿,不肯答話.

眼簾顫抖,水霧在眸底一點點聚攏……

"三兒……回答我……"

他粗嘎的嗓音,在云璟的耳畔間響著,撩撥著她最後一根理智線……

云璟所有的羞澀和窘迫,徹底崩塌,眼淚如決堤般從眼眶中湧出來,她嬌軟著聲音,亢奮的回答他,"舒……舒服……唔唔唔……"

"你已經全濕了……"

"唔唔……"

手指間傳來水漬的嘖嘖聲,曖昧而in/靡的在臥室里響徹著.

景向陽卻沒有急著要她,而是又遞送了另一手指進去……

"唔唔唔————"

云璟掙紮,感覺到嚇體越來越緊致,她不適的哼吟出聲.

"慢慢來,很快就好……"

景向陽緩慢的讓她適應著.

她真的太生澀了,如果自己強行占有她,她一定會受傷的.

對于自己的尺寸,他相當有信心.

太疼,一定會給她造成心理陰影,還想要下一次,怕是又該給她看心理醫生了.

所以,這活兒急不得.

他必須得讓她慢慢適應異物的進攻……

讓她,直到能夠容納他!!

"向陽……"

云璟呢喃的嬌喚著他的名字.

身子已經如同一灘爛泥般,無力的癱軟在了他的臂彎里,只能任由著他玩弄著……

手像扣著一株救命草一般,抓著他的猿臂,"哥,我……唔唔……"

云璟一聲'哥’才一喊出來,就感覺他抽動的手指更加迅猛了些.

"啊——"

云璟尖叫,腰身不由自主的弓了起來,讓自己更加深入的承接著他.

而她的翹臀更是羞赧的伴隨著他抽/插的節奏,而前後擺動著……

一切的行為,都只是,不自禁!!

連云璟自己都弄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明明該推開他的,明明該拒絕的,可是……

她居會覺得好舒服,而且,越是被他如此玩弄,卻越發覺得身體空虛,想要的也會越來越多……

卻忽而……

嬌身一顫,像是被他抵到了身體某一個最為敏感的巔峰一般,云璟亢奮得尖叫出聲.

嬌嫩的身子瞬間潮一片,她渾身抖得像個篩子,弓作一團……

腹緊縮,十指深扣在沙發墊上,直到指間泛白.

全身痙/攣……

"啊————"

一身尖叫過後,溫熱的愛/液如噴泉一般從云璟生澀的身體里噴射而出……

瞬間,沙發上……一片浸濕.

云璟被眼前的畫面徹底嚇懷里.

她眼眶一,再也抑制不住的哭了出來.

她對于男女事的了解,幾乎完全一片空白.

她不懂剛剛這麼凶猛的潮水是怎麼回事,她甚至誤以為這是自己的失禁才導致的,所以她羞憤得不停地掉眼淚.

她覺得這樣的自己丟人極了,尤其還是在景向陽面前.

這以後她哪里還有臉面面對他……

她羞怯的挪了挪身子,有些不知該如何是好,眼淚啪嗒啪嗒的落下來,怎麼止都止不住.

景向陽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心思來.

有些愧責自己的過分把她給嚇到了,連忙伸手一把將她攬入了懷中來.

云璟羞澀的掙紮,"別……別碰我……我身上好髒……"

"哪里髒?什麼地方髒?"

景向陽故意反問她.

讓她坐在了自己的腿上來,大手觸到她腿/間的那片浸濕,云璟一顫,羞憤的去推開他的手,"別碰!!"

景向陽故作輕松的笑起來,吻了吻她的鬢角,啞聲同她解釋,"這不髒……這是每一個女孩都會出現的況,這是你的身體對我剛剛的行為做出的最好的反饋……"

景向陽覺得這樣,她或許還不懂,想了想,才又繼續道,"就像……那天晚上,你對我做的那些事一樣,我也會有東西從自己身體里流出來,因為太興奮的原因!這只是一種生理反應,一種興奮劑,它一點也不髒……相反的,它在告訴我,剛剛你對我的伺候,相當滿意……"

他粗嘎的著,挑/逗般的咬了咬她的耳根,"這麼,懂了嗎?"

云璟的臉蛋漲得通,眼淚收了起來,卻依舊羞赧得不敢吭聲.

"生理老師沒教這個啊?"

景向陽又不懷好意的問她,故意逗趣她.

"……"

這個還真沒教過!

云璟羞澀的咬著下唇,手掌輕輕拍在他的胸口上,抬起眼來,嚇了一跳.

"景向陽,你……流鼻血了!!"

"……"

不會吧?

景向陽伸手一摸.

指腹上一片猩.

他當真流鼻血了!

該死!!

他捏了她下顎一把,"都是你害的!"

"……"

云璟連忙從他身上退開,"快,仰高頭……趕緊去浴室洗洗.怎麼無緣無故會流鼻血呢?"

這哪里叫無緣無故?

這樣的畫面,又是這麼干燥的天氣,想不流鼻血都難.

"別太擔心,上火而已."

景向陽拍了拍她擔憂的臉蛋,這才不疾不徐的進了浴室去.

鼻血倒是很快就止住了.

再出來,就見云璟正蹲在地上,拿著紙巾擦拭著沙發上那一灘水漬.

見景向陽出來,她倉惶的加快了手間的動作,潮的眼眸瞟了他一下,便又急忙垂了眼簾去.

只可惜,沙發怎麼擦都擦不乾淨.

倒還沾了不少紙屑在那里,看起來,更穢亂了些分.

景向陽瞅著她那副倉皇失措的模樣,失笑.

也不知他從哪里弄了一條濕毛巾過來,在云璟的身旁蹲下,看她,"還是我來吧!"

云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還是我自己來吧."

她著就要去拿他手里的毛巾,還不忘問他,"鼻血止住了嗎?"

"止是止住了,不過你要再這麼在我跟前晃蕩,可能又該往外流了……"

可不是嗎?

此刻,她正蹲在他跟前.

由于睡袍比較寬松,她那兩團未經過任何包裹的酥/胸正毫不掩飾的在他眼前跳躍著……

【大家有月票的,能留到28號的可以給鏡子留到28號翻倍給哇!!今晚加更了,群麼麼!另:米粒白的《一醉沉淪:總裁,離婚吧》已經恢複更新了哦!歡迎大家收看】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29):思念的夜晚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31):墨叔,請你把三兒交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