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31):墨叔,請你把三兒交給我  
   
尾聲——驕陽似璟(31):墨叔,請你把三兒交給我

由于睡袍比較寬松,她那兩團未經過任何包裹的酥/胸正毫不掩飾的在他眼前跳躍著……

讓他本就未得到任何釋放的下+腹,更加緊繃.

云璟順著他的視線往下掃了自己胸口一眼,+臉一,隨手就將自己手里的紙巾扔在了景向陽的俊臉上,罵了一句,"流氓!"

那紙巾是她用來擦過那灘水跡的,待她反應過來,卻已經晚了.

她窘迫極了,干干的扯了扯唇角,賠笑,在景向陽發飆之前,她起身撒丫子逃了.

云璟才一出去,景向陽又感覺鼻間一熱,一股血腥味毫無預兆的又沖了出來.

他一抹,滿手都是血.

該死!!

斂眉,起身,往浴+室里走去.

——————————————最新章節見《添香》——————————————

對于云璟的心理疾病,景向陽私以為還是有告訴她父母的必要.

畢竟,家長為大,去不去美國治療,又是另一回事.

但前提是,這得征求云璟的意見.

云璟倒是挺乖巧,同意了景向陽的建議,但她極力要求他去幫她開這個口告訴她的父母.

景向陽自知道她的心思,這樣的事,總歸不太好.

中午,出了手術室,預備去食堂吃飯,想到云璟的事,景向陽微微潤色了一下,撥通了云墨的電+話.

電+話,很快被接通了.

"墨叔,是我."

"向陽啊!吃飯了沒?這個點給你墨叔打電+話,該不會是她云三又在學校調皮了吧?"

景向陽輕笑,"怎麼會?三兒最近很乖."

他挺拔的身軀倚在長廊的窗前,目光平視前方,頓了頓,才道,"墨叔,打電+話給你其實真的有件事想跟您談談,關于三兒的."

"嗯,你,墨叔聽著."

云墨在電+話里倒是一點也不意外.

景向陽停頓了幾秒,稍稍潤色了一下措辭,才繼續,"墨叔,三兒……有個心理疾病,你們之前,注意過嗎?"

"心理疾病??"

云墨電+話里的語氣瞬間凝重了些分,"什麼心理疾病?我和你杉姨都不知道."

"墨叔,您先別急,一個毛病而已……"

"到底是什麼毛病啊?"

他做父親的,哪能不急呢!

"偷盜癖."

電+話里,一陣靜默.

"對不起,墨叔,三兒這病我也是前幾天才發現的……"景向陽有些自責.

與她同住了一年多了,卻從不知道她有這樣的心理疾病,相反的,一個外人卻早已對她了如指掌.

或許真的是以前他太疏忽她了.

那頭,云墨沉默了許久.

"看過醫生了嗎?"

云墨問,聲音沉了許多.

"看過了."

景向陽猶豫了半響,卻還是了實話.

父母有知權的,不是嗎?正如他之前所,他沒有資格替她做決定.

"醫生三兒的病有點複雜,因為已經成年,所以比較難矯正.上次去看過一次,三兒好像很累的樣子.那醫生介紹了一位專家給我們,但是那名老專家身在美國……"

"你的意思是,璟要去美國才有可能會把這個病治好?"

"不一定,國內也同樣有許多優秀的醫生,我相信總該會有辦法的."

景向陽堅信.

云墨在電+話里仿佛是聽出了些什麼來,反問一句,"你不希望三兒去美國?"

景向陽怔愣了一下,而後老實的應了一句,"嗯."

云墨心領神會,自不會八卦的去追究其原因.

年輕人的心思就那麼點事兒,他是過來人,早看明白了.

"嗯,我做父親的肯定尊重女兒的決定,她不想去,我一定不會逼著她的,不過偷盜癖不是個毛病啊!"云墨歎了口氣,"要不我把三兒接回來住幾天吧,我挺擔心她的."

"墨叔,這個周末我送她回去吧!"

"那也行."

"嗯,您和杉姨也別太擔心,這邊凡事有我在,我會好好照顧著她的."

景向陽保證著.

"幸好有你在.行,你去忙吧,我打電+話給三兒,問問她況."

"好,再見."

"再見."

掛上電+話,景向陽轉身往醫院食堂走去.

滿腦子里還在想著云璟下次就診的事,卻忽而聽得有女同事喊他,"景醫生,你流鼻血了——"

"嗯?"

景向陽愣了一下,下意識的一摸自己的鼻子.

果,又是一灘血跡……

女同事連忙關切的遞了紙巾過來,"景醫生,你沒事吧?"

"謝謝,我沒事,最近上火得比較厲害."

景向陽微笑著,接過了同事手里的紙巾.

流鼻血雖有些狼狽,卻分毫不影響他的優雅.

這似乎可以是他第三次流鼻血了,看來就算是上火,他也該去掛個號看看了.

周末轉眼就到了.

上午,景向陽就驅車載著云璟回到了s市的家里.

景向陽先送了云璟回家之後,方才回了自己家.

一進家門,就被家里的兩個一大一的女人拉進了廳里,連杯茶都來不及喝,就被盤問開來了.

"璟的病到底怎麼回事?聽都三年了,到底嚴重不嚴重?"

向南抓著自己兒子的手臂,擔憂的問了一句.

"就是,哥,三兒到底怎麼回事啊?"

向晴也擔心的插了一句嘴.

就他老爹最沉得住氣,不疾不徐的遞了一杯茶過來,"你們慌什麼?先讓他喝口水."

"謝謝爸!"

景向陽端過自己父親手中的茶杯,抿了一口杯中的茶水.

濃濃的茶香滑入喉管中,苦澀中帶著些分的甘甜,可口怡香.

品完濃茶後,他方才出口,"你們倆別太擔心了,就心理學上而,這根本不算什麼大問題,對吧?爸."

"嗯,對!"

景孟弦認同的點點頭.

"可是,云墨怎麼要把女兒送美國去治療?"

這才是向南最擔心的地方啊.

"就是!要不嚴重的話,墨叔怎麼可能會狠心到要把三兒送美國去??"

向晴也不滿的撅起了+嘴.

景向陽一怔,有些意外,"墨叔要把她送美國去?什麼時候的?"

他不是要尊重云璟的意見嗎?

"就昨兒晚上聊天的時候隨口到的,他好像是征求了許多醫生的意見吧!"

向晴忙回答他哥的問話.

景向陽臉色微微變了變,擱下手里的茶杯,"我去找墨叔談談."

"坐下."

景孟弦淡淡的命令了一句,"再談也不急在這一時,何況這是他們云家的事,你一個外人有什麼資格插手."

景孟弦一臉嚴肅的教育著自己的兒子.

"就是,哥,你就別瞎操心了!三兒就算明天出國,你都管不著!"

向晴即刻幫腔.

景向陽知道自己父親的意思,他沒多解釋什麼,只認真道,"爸,我會跟墨叔表態的."

"表態?"

向晴眨眨眼,攀上自己哥哥的肩膀,激動的眨眼問道,"哥,你要表什麼態??"

景向陽沒理會身上八卦的妹妹,起身,邁步往外走.

"givemefive!!ear!!"

哪知,景向陽才一邁出家門,倆母女就興奮的擊了一個掌,開心的擁抱作一團.

"媽!!你剛剛聽到沒?哥他要去跟墨叔表態了!!媽,這麼損的招兒你都能想出來,你真的是太有心機了,太聰明了!!"

"女兒,這話媽怎麼聽著就不像是在誇我呢?"

損招?有心機?

嘁!他們這些做父母的容易嗎?要不花點心思,媳婦兒都得跟人跑了!

"你們和云墨合起來玩他們倆個年輕人,也不羞愧?"

景孟弦抬了太抬眼皮反問自己的老婆.

向南哼哼鼻,不以為意.

"爸,你這話就是你不對了,剛剛我跟媽就那麼隨口問了一兩句是不是?要不你那句威懾性的話把哥給震到了,人家還不定沒這麼快去表態呢,是不是啊?媽?"

向晴環胸,挑眉問身後的老媽.

"對!你爸也是幫凶,跑不了!"

向南自跟自己女兒站同一條戰線了.

"行了,行了,不過你們倆母女!"

景孟弦只能投降了.

云家——

景向陽才一走進大廳,云璟就哭喪著一張+臉朝他迎了過來.

"景向陽,我爸要把我送到美國去!!我不要去,你幫我勸勸他,勸勸他……"

云璟著,+嘴兒一癟,眼淚就忍不住掉落了下來.

景向陽心疼的用指腹替她將眼淚拭干,"我不會讓墨叔把你送到美國去的!乖了,先別哭……"

"嗯!!"

云璟點頭,聽完他的這句話,心里頓時安了不少.

"杉姨!!"

景向陽領著哭了眼的云璟進了會客廳.

"向陽來啦!"

紫杉忙招呼了一聲,看一眼自己哭花的女兒,忙心疼的把她拉進自己懷里來,"都這麼大個人了,怎麼還掉眼淚,讓你哥看到,笑話……"

"媽,我不去美國!!我不去——"

云璟一,又想哭了.

景向陽忙抽了紙巾過來,趕在了紫杉前,替她將眼淚擦拭乾淨,耐著心思哄她,"不是好不哭的嗎?聽話,交給我,好嗎?"

"嗯……"

云璟點頭,抹了一把眼淚,抽噎了一下,停止了哭泣.

紫杉看一眼向陽,又看一眼自己的女兒,察覺出了些許不一樣的愫來,嘴角微微彎了彎.

"向陽,你是來找你墨叔的嗎?"

紫杉問他.

"嗯,杉姨,墨叔在嗎?"

"在呢!在房里,你上去吧!"

"好的."

"我也要去!!"

云璟著,跟著景向陽就要上樓,卻被紫杉給拉了回來,"兩個男人談話,女孩子就不要瞎參合了,來,媽問你些事兒……"

云璟被紫杉拉到了房間里.

景向陽上樓找云墨了.

"墨叔."

他禮貌的敲了敲房門.

"進來."

渾厚的聲音,透過原木門從里面傳出來.

景向陽推門而入,"墨叔."

"來,坐吧.找我有事?"

云墨比了比沙發,示意景向陽落座.

"墨叔,聽我爸媽,你打算送三兒去美國?"

"嗯,我已經咨詢過好幾位心理醫生了,現在而,送美國是最佳也最快的方法."

云墨認真的點點頭.

"墨叔,我覺得三兒的病並不是一定需要去美國,國內也有許許多多優秀的心理醫師!另外,心理醫師之前跟我提起過,三兒是因為心里有個結,只需要幫她把那個結解開,她的病就能迎刃而解了."

"那她心里的結要如何解呢?"

云墨反問向陽.

景向陽搖了搖頭,"三兒似乎一直在逃避這個話題,而我也不想逼著她.但,墨叔,請您相信我,總有一天,她會好起來的……"

"總有一天會是什麼時候呢?"

云墨歎了口氣,"是再次被抓進警局的時候?還是被送入監獄的時候?"

"我不會讓這樣的事發生的!墨叔,我到做到!!"

景向陽保證.

"好!就算我們都可以用關系或者錢財把這些事擺平,可是,向陽,三兒年紀也不了,她成年了,再過兩年,她就可以找結婚對象了,如果她的病一直不好,到時候人家找了男朋友,發現了她這個癖好,你敢保證她的男朋友不會嫌棄她嗎?男方的家里人不會瞧不起三兒嗎?我一個做父親的,怎麼可能會讓自己的女兒去看別人家的臉色?"

"墨叔,我保證不會."

景向陽沉聲應了一句,聲音有力,神堅定,"等她長大,我要娶她!我向您保證,如果她的偷盜癖一輩子不好,我就替她收拾一輩子!我也可以保證,我爸媽都不會瞧不起她,相反的,他們會把三兒當自己親生女兒來對待.所以,墨叔,請你把三兒交給我吧!"

云墨怔鄂的看著眼前的男人.

對于這個答案,換做是從前他不會太驚訝,可是,他景向陽前些日子才著要跟另外一個女孩結婚……

景向陽自知道云墨的顧慮.

"對不起,墨叔……"

他真誠的道歉,"我知道太多可能您都會覺得我在為自己的三心二意開脫,但有一句話請您相信我,我想娶三兒,是由心出發,而且是……一心一意!!"

云墨聽到景向陽的保證,心理忽而感慨萬千.

孩子似乎一晃眼之間就長大了.

明明前一秒還只是個羸弱的男孩,而如今,早已長成了蒼天大樹,足以為他的女兒遮風擋雨了!

他相信向陽會成為她女兒的避風港的!

"好,墨叔知道了!以後,三兒就托付給你了!從此你就是三兒的第三位家長,以後她的事,都由你做主!"

"謝謝墨叔!!"

景向陽如釋重負一笑.

外之意,就是他的三兒可以不用去美國了?!

其實,他不知道,云墨和紫杉哪里會舍得把自己的女兒送去美國那麼遠的地方呢!其實,也不過就是想試試他們倆個年輕人而已.

現在結果出來了,也是讓他們倆家人都相當欣慰和滿意的結果.

云墨覺得找個適當的時機,兩家人可得好好在一起吃頓飯才是.

雖璟還年輕,不過向陽也到底到了適婚的年紀,等她一畢業,兩個人就干脆把婚接了算了.

不對,或許等三兒一滿二十就能結婚了!

反正,現在大學生也允許結婚生孩子的!

一樓——

紫杉拉著自己女兒在房間里著悄悄話.

"三兒,你告訴媽,你跟向陽現在到底什麼關系?"

"什麼什麼關系啊?"

云璟完全不明就里.

"就是……你們倆,現在算不算男女朋友?我看他對你的態度可比上次回來要明朗多了……"

男女朋友?

云璟皺了皺眉.

他女朋友不是尤淺嗎?

云璟搖搖頭,癟嘴,"不是."

"不是?"

紫杉也跟著皺起了眉頭,"那我怎麼感覺不一樣了呢?"

她思忖了一下,看了看自己女兒,警覺了起來,"三兒,你跟向陽之間沒發生什麼不該發生的事吧?"

如果他有女朋友,而自己的女兒又跟他……

那可不行!!

他們家三兒可虧大了!!

云三沒料到母親會突這樣問,當,她也隱約明白老媽話里的意思,+臉兒一,眼眸閃爍了幾下,心虛的假裝問道,"媽,什麼不該發生的事啊?我都不知道你在什麼!"

云璟回答老媽這話的時候,滿腦子里想的都是那天晚上,自己在他的房間里,被他逗弄的畫面……

總之,羞死人了!!

她打死也不會跟她老媽的.

【大家有月票的,能留到28號的可以給鏡子留到28號翻倍給哇!!今晚加更了,群麼麼!另:米粒白的《一醉沉淪:總裁,離婚吧》已經恢複更新了哦!歡迎大家收看】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30):在沙發上做點愛做的事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32):你最近為什麼老親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