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32):你最近為什麼老親我呢?  
   
尾聲——驕陽似璟(32):你最近為什麼老親我呢?

紫杉一見自己女兒那心虛的表,就明白了些什麼.

"三兒,你可別跟媽裝蒜,要真出了什麼事兒,到時候有你苦頭吃的!!你這個傻孩子!什麼都不懂."

"媽,哥怎麼可能會給我苦頭吃."

云璟還在替景向陽話.

"行了,我不跟你了,我去找他了!"

云璟完,推開門就走了出去.

才一出來,就撞上了剛下樓來的景向陽.

"景向陽……"

云璟連忙迎了上去,一臉焦灼的問他,"怎麼樣了?我爸怎麼?"

景向陽順手攬過云璟的肩膀,"墨叔,往後你的事都由我做主,包括……你的婚姻大事!"

"……"

云璟一張+嘴張成了'o’字型.

他們不是聊去美國的事嗎?怎麼連帶著她的婚姻大事也聊過去了呢?

云璟癟癟嘴,"我才不結婚呢."

當,她的意思是,新郎不是他,她才不結呢!

"那我去美國的事到底怎麼樣了?"

云璟迫不及待的問著他.

"墨叔你哪兒都不許去,就留在我身邊!"

"真的?"

云璟還有些不敢置信.

"不騙你."

景向陽沉斂的笑了笑.

"太好了!!"

云璟興奮的撲入他的懷中,"太好了,我不用去美國了,我也不用跟你分開了……"

——————————————最新章節見《添香》——————————————

夜里——

景向陽才一閉上眼,就感覺房門響動了一下.

門從外面被推開來,一抹身影摸著黑從外面鑽了進來,輕車熟路的在黑暗里找到他的大床,掀開被子的一隅,就鑽進了暖暖的被窩里.

又來了!!

景向陽覺得自己當真有必要給這個妞兒上一上關于男女有別的重要課程.

身子像個懶貓似的,蜷做一團,縮進了他溫熱的懷里來.

景向陽忙攤開手臂,讓她的腦袋枕在自己的胳膊上,側過身來,抱過她,替她將被子紮實.

"大晚上的,還往我被子里鑽,作為一個女孩子,會不會太不矜持了?"

景向陽故意取笑她.

云璟習慣性的伸出手抱緊他的腰+肢,腦袋又往他的懷里鑽了鑽,臉蛋貼在他緊實的胸口上,聽著他那強而有力的心跳聲,頓覺心安不少.

"反正你也沒把我當女孩子,不是嗎?"

"誰的?"

景向陽斂了斂劍眉.

"你自己的!"

云璟哼了哼鼻.

景向陽失笑.

從前是沒把她當女孩子,因為在他心里,她還只是個孩子,沒有所謂的男女分別.

可現在明顯已經長大了,身材也突出了,他怎麼可能還把她不當女孩子呢?!

"你是不是又偷偷跑出來的?"

景向陽替她順了順長長的發絲,問她.

"嗯,要被我媽知道,她肯定不會允許的."

其實,從十五歲那年,云璟鑽過他的被子,被他痛罵一頓,轟出門外後,她便再也沒鑽過他的被子,直到兩個人同居之後,她才又繼續這個'惡習’.

但每次回家,她老媽可沒少叮囑她,不管什麼時候,都不許再去鑽他的被子.

不過,她向來左耳朵進,右耳朵出.

聽聽就好,不當真.

"杉姨明天肯定要訓你了."

"不管了,明天再."

云璟不以為,忽而又像是想起了什麼,仰起頭看著他染著青色胡渣的下巴,"我媽今天問我……"

云璟到這里,因為羞赧而頓了頓.

景向陽挑眉,"問你什麼?"

"問我跟你現在是什麼關系,還問你有沒有欺負我,我們有發生什麼不該發生的事……"

"咳咳咳……"

景向陽尷尬的咳嗽幾聲,笑道,"那你怎麼回複杉姨的?"

"我……我當什麼都沒……"

她哪好意思啊!

"不過……那算你欺負了我吧?"

"哪次?"

景向陽明知故問.

"什麼哪次??"云璟嬌嗔的錘了他胸口一拳,"每次都是!!"

而且,還把她弄得好疼,好丟人……

現在想起來,云璟都臊得很.

景向陽爽朗的大聲笑著,一翻身就將云璟壓在了自己身下,啞聲問她,"那下次換你來欺負我……"

云璟+臉兒一,嘴上卻強勢的喊道,"好啊,到時候非讓你跟我討饒不可!"

"求之不得!"

景向陽覺得他並不是求之不得,而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他真恨不能張口就把她吞掉,且一根骨頭都不剩.

但……在四個爸媽的眼皮底下做這種事,景向陽光想來都有些頭疼,要被杉姨知道自己把她才滿十八歲的女兒給吞了,一定饒不了他的.

"哥,我有點餓了."

云璟在他懷里,同他撒嬌,央求道,"你去給我煮碗面,好不好?"

"貪吃鬼."

景向陽捏了捏她的+臉頰,掀開被子起了身來,"等著."

面對云璟的要求,他向來是從不推脫的那種.

"謝謝……"

璟樂開了懷,也跟著他爬下了床,"我跟你一起去."

"穿鞋!也不怕涼著!"

她腳才一落地,就被景向陽一把給撈回了床+上坐好.

"哦……"

她乖乖的圾起拖鞋,屁顛屁顛的跟著景向陽往一樓去.

走過長廊,經過景爸景媽的房間時,忽而聽得里面一道顫抖的尖叫聲傳了出來,透過厚重的實木門還尤顯得有些刺耳.

云璟嚇了一大跳,"出什麼事了?剛剛那叫聲好像是向南媽咪的!景向陽,我們快去看看!!"

她著,焦慮的就要去敲門.

幸好,景向陽眼疾手快的,一把將云璟給拉了回來,攔腰抱進了自己懷里來.

"干嘛??"

她瞪著驚慌的大眼看著對面的景向陽.

里面,向南的尖叫聲還在此起彼伏的響著.

能明顯的聽得出她在壓抑著什麼,卻偏偏,那亢奮的聲音怎麼壓,都壓不住.

"老公,你輕點,我……我受不了了!!啊——"

向南亢奮的嬌+喘著,同景孟弦不停地討饒.

云璟根本沒經曆過這種事兒,完全不知道里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她聽得向南媽咪喊得這麼'可憐’,連聲音都在發抖,更著急了.

"你還不快去幫幫向南媽咪,是不是孟弦爹地打了她啊?景向陽——"

"……"景向陽覺得懷里這妞兒,真的單純得……

特別可愛!!

他忍不住低聲笑了出來.

攬住她的細+腰,就要往樓下走,"走了,走了.少兒不宜……"

嗯!聽他爸媽的床+上搖擺舞曲,多少是有些尷尬的.

雖,他向來從聽到大.

印象最深的,那絕對是……

他四五歲那年,在醫院里的那次.

他一醒來就聽得里面爸媽的各種暢快淋漓的叫喊聲,還伴隨著玻璃杯'乒乒乓乓’碎裂的聲音,要不是那會自己剛動完手術,躺在床+上動彈不得,可能他真的就跟現在的云三兒一樣,推開了那張門……

如今想來,心里還唏噓不已.

幸好沒推,不……見到赤身裸/體在床+上滾來滾去的爸媽,多尷尬!

那絕對會成為他一輩子的陰影啊!!

"可是……"

云璟還想去'拯救’房間里正被實行'家暴’的孟弦媽咪.

景向陽無語了.

房間里又極為應景的傳來他老媽一聲亢奮的尖叫,緊接著是她的討饒,"老公,你慢點,唔唔——啊——老公……慢點……唔唔……"

"……"

景向陽一二十八歲的大男人,都不由有些替房間里他們倆位長輩臉了起來.

他居……

做了一件……白+癡事.

走過去,敲了敲木門,沖里面大聲喊了句,"爸,你悠著點!媽叫這麼大聲,把三兒嚇壞了,以為她被你欺負了,非嚷著要沖進來救她!!"

"……"

果,喊完,里面登時就……靜默了.

緊跟著……

"乒乓——"

玻璃杯摔在門板上,砸得粉碎的聲音……

"……"

好凶殘!!

云璟打了個寒噤.

"走吧!給你煮面去."

景向陽這才滿意的拉著云璟下樓.

景向陽在給她煮面的時候,云璟還心有余悸,"剛剛到底怎麼回事啊?"

景向陽想了想,頓了數秒後,決定還是跟她實話.

"剛剛……我爸和我媽呢,正在做……嗯……那天我們在沙發上做的那些事兒……"

"……"

云璟一張+嘴張成了'o’字型,那個'o’字大得幾乎可以塞得下兩個雞蛋了.

"不,不對,准確來,應該是在做著……那天我們在你宿舍里做的那些事兒……"

景向陽想了想,又糾正道.

實在的,他當真不知道該怎麼同她把這件事明白,畢竟他們之間……還不算真的有過,但也絕對不算沒有過.

他把面端到云璟跟前來,擱在桌面上,湊近她那張驚愕得幾乎沒辦法複原的+臉蛋面前來,眯了眯眼,"就像那次,我的東西鑽入你身體里的那次……不是手指."

"……"

云璟終于明白了!!!

就是那次他把自己弄疼的那回……

+臉兒一,頰腮滾燙得像被大火烘烤著一般.

想到剛剛他還站在門外大喊嚇到自己了,云璟就糗得真想找個地洞鑽進去,把自己埋起來.

天啊!!難怪剛剛孟弦爹地要拿杯子摔門了!

她都做了些什麼……

"那你干嘛不早啊?"

云璟羞惱的瞪他,癟癟+嘴,"害我出糗."

景向陽卻不以為意,"我早就想這麼做了,他們倆每次都喜歡不分場合的秀恩愛……"

這回,可終于讓他逮著了機會.

景向陽這回是得意了,卻不知,這往後還有多少被老爸老媽攪黃的事兒……

當,這些也都是後話了.

三兒抬頭往樓上看了一眼,湊近景向陽,低聲,羞赧的問了一句,"那個……做那種事真的……有這麼疼嗎?你看向南媽咪,都叫得那麼大聲了,我感覺她都快疼哭了……"

"……"

景向陽有些頭疼了.

"如果真的有這麼疼的話,那我才不要呢!"

云璟低著腦袋,著+臉兒嘟囔了一句.

"……"

因為他老爸老媽做出的不良榜樣,景向陽覺得自己破/處的道路又遙遠了些分.

"你真的明天就走了嗎?"

云璟挑了幾根面,送入自己+嘴里,一邊問他.

"嗯,明天下午有一台很重要的手術."

景向陽伏在桌面上回答她.

看著她吃面的動作,都覺得特別可愛.

云璟癟了癟+嘴,"我就不能跟你一塊兒回去嗎?為什麼一定要在家里住一個星期呢?"

"墨叔和杉姨是擔心你,你就乖乖在家陪他們吧!"

景向陽勸她.

"你就不會想我嗎?"

云璟有些不愉快了.

"你覺得呢?"

景向陽失笑,了實話,"我巴不得你明天就跟我走,可是,我好不容易把墨叔給勸通了,現在人家想留著女兒在家里多住上幾天,我都不樂意的話,會不會顯得我太不明事理了?再了,從你上大學後,著家的時間就少了,這會好好陪陪爸媽不是很好嗎?你生病他們都怪擔心的."

"可我這也不是身體上的病呀?我爸又題大做了."

景向陽笑笑,撫了撫她的腦袋,"你爸是想用家庭溫暖來暖暖你這丫頭,你怎麼就這麼不識趣呢?"

"好啦!我知道啦!我也很想陪他們的."

云璟乖乖的點了點腦袋.

被景向陽一,心似乎沒那麼不開心了,不過……

一個星期……

還是會很想他誒!

之前四天不見,都快把她磨成瘋了!

這會,又得熬一個星期!悲劇了……

"好,那我星期五一下班就趕回來,好不好?"

"好啊!那樣我就可以提早一天見到你了!!"

云璟喜形于色,開心得很.

"很期待見到我啊?"

景向陽笑著,故意問她.

云璟沒有回答,嗦了一根面放入+嘴里,一邊嗦一邊含含糊糊的問他,"你就不期待見到我嗎?"

著,面條兒被她的貝齒一咬,斷了.

耷+拉在她的+嘴邊,弄得滿嘴是油.

景向陽眯了眯眼,"期待."

他沉聲回答她,俯身,低頭,毫無預兆的,一口含+住了她的+嘴.

舌尖一卷,把搭在她唇邊的半根面條吸入了自己削薄的唇+間,轉而又流連的在她粉+嫩的櫻+唇上吸/吮+了一口後,方才放了她+嘴的自*,讓她繼續吃面.

云璟眨眨眼,羽睫忽閃著,眼波明媚,嬌羞,"你……干嘛……"

"幫你把嘴巴擦乾淨."

他雙臂撐在她跟前,俯身,笑著道.

一貫冷魅的雙眸里,此刻如若綴著繁星一般,熠熠生輝.

"擦嘴巴是用紙的,你干嘛……用嘴啊……"

云璟低頭,邊吃面吃聲嘟囔著.

嘴角,卻早已抑制不住的,彎起了一個愉悅的弧度來.

"你最近干嘛老親我啊……"

她忽而又聲問了一句.

景向陽當真被她逗樂了.

干脆捧起她的+嘴,二話沒,就一解饑渴的吻了下去.

強勢的卷過她的+嘴兒,撬開她的貝齒,貪婪的開始攻占城池,嘗盡她檀口間每一分獨屬于她的味道……

"唔唔唔——"

云璟就郁悶了.

吃個面都讓她不安生.

結果,一個吻結束,云璟碗里的面全部都發了……

都怪他!!

晚上,云璟因為吃太飽的緣故,一直在他的床+上翻來覆去的倒騰著睡不著.

撐著脹鼓鼓的肚子,不停地在他身上翻來翻去,做著運動,直到最後景向陽恐嚇她,再敢亂動,就把剛剛他爸在他媽身上做的運動同她做一遍.

結果沒想到這招還特管用.

家伙當真就一動不敢再動了.

這多少讓景向陽有些失落的.

這妞兒顯一點也不熱衷這項人生大事啊!

其實,他不知道,云璟第一吧,是害怕.

畢竟疼!

想想她向南媽咪叫得那麼淒慘,得有多疼才會那樣呢?!

她可不敢!

第二吧,丟人……

那天他們倆才開始了一點點,她就疼得已經忍不住大叫了,要是真的……被他全部攻占,云璟一定會疼得大聲喊救命的……

要是被向南媽咪和孟弦爹地聽到,不,不,還有向晴!!

最不是省油燈的就是向晴.

云璟仿佛都已經想到第二天被向晴拷問的景了,所以……

她還是乖乖的睡覺比較好,她可丟不起這個人啊!

—————————————最新章節見《添香》————————————————

景向陽回到了醫院.

周一,清晨.

景向陽才到辦公室,血液科的同事就已經在辦公室里等著他了.

"景醫生,你的檢查報告出來了."

他將報告遞給景向陽.

"謝謝.辛苦了."

景向陽接過他手里的報告.

"那我先走了."

"好的,去忙吧."

送完血液科的同事離開,景向陽這才不疾不徐的把手里的檢查報告拆了開來.

………………………………

云璟睡到中午十二點才懶趴趴的從床+上起了來.

昨天夜里同景向陽在電話里幾乎是徹夜長談,什麼話題都被他們倆聊遍了,最後她還是抱著手機睡著的.

晚上他們都聊了些什麼呢?

聊到了從前……

聊到了未來……

電話里,景向陽一直在問她,未來她想要什麼.

她的答案是什麼?她的答案,是他!

未來,她就要他永遠都陪在她身邊,一直到她死去的那天,他才准離開.

這樣,就好!

電話里的他,一直很溫柔……

哄她睡覺,卻又想要她陪著他話.

給她唱歌,唱的是一首云璟從來沒有聽過的歌曲,是一曲外歌,云璟甚至都不知道這首歌叫什麼名字.

他的聲線,渾厚如提琴勾勒而出,饒富磁性.

他的英發音,極為標准,曲調從他的唇+間哼出來,動聽而性+感,迷醉著云璟所有的心弦……

"hen/i/hear/the/bird/start/singing,i/anna/see/o,hen/i/see/the/leaves/start/fallin,i/anna/see/o,the/onl/thing/i’ll/do.don’t/o/kno,is/to/rsh/and/rn/to/o,hen/i/hear/the/clock/start/tiching,i/start/to/miss/o,oh,the/onl/thing/i’/gonna/dream/of/o,anna/sta/b/b/b/o/side,o/are/mare/m/onl/link,to/the/angle’sabot/love/love/and/i/can’t/stop/thinking/of/o.sch/a/craz/thing,like/sno/fallin’inkno/everstart/to/dream/of/o,i/fond/m/angle/in/mcannot/see/h,e/can’t/be/in/love/till/e/die,one/da/me/da,o/and/meda,spread/or/ings/do,annabe/annabe/anna,i/anna/be/or/lover,i’ll/rn/to/o,ooh……"

當我聽到鳥唱歌的時候

我想見你

當我看見樹葉落下的時候

我想見你

這是我唯一會做的事

不想你知道

是沖向你還是跑向你

當我聽到鍾聲響起

我開始想念你

這是我唯一會做的事

這是你的夢想嗎

想留在你身邊

你是我的一切

你是我與天使的翅膀唯一的聯系

談論著'愛’,我卻不能停止思考關于你的事

就好像一件瘋狂的事

像是春天下雪一樣

你知道每一個早上是你夢境的開始嗎

我們不能白頭到老

終有一日我們能夠張開我們的翅膀

你和我,我和你

張開我們的翅膀

想要成為……

我想要成為你的愛+侶

我會跑向你!

…………

直到多年以後,云璟才知道,這首歌叫《morning》.

當聽到這樣一首熟悉而陌生的曲調在耳畔間響起時,眼淚早已沾濕+了她的衣襟.

當,這些也都是後話了.

云璟拿起枕頭邊的手機看了一眼,卻意外的發現居沒有收到他的短信.

她倒也沒在意,或許他在忙著也不定,云璟雙+腿懶懶的在床沿邊上晃著,手指不停地在屏幕上飛舞著,編輯著短信:"今晚繼續給我唱歌,好不好?"

昨晚,她是聽著他哼著那首歌睡著的,她覺得特好聽.

待會她得去問問他這首歌叫什麼,趕明兒自己下到電腦里來聽聽.

發完短信,隨手將手機往睡衣口袋里一擱,"媽,我餓了,午飯好了嗎??"

喊了一聲,"啪嗒啪嗒"就圾著拖鞋下了樓去.

因為她在家的緣故,所以她老媽特意請了假,沒去上班,窩在家里給她這寶貝女兒做飯.

云璟下樓,一見桌上豐盛的菜色,她餓得直接流口水了,不管不顧的捏了一塊肉擱進嘴里,"哇……好好吃!!媽,你手藝還是這麼絕啊!太好吃了!!"

紫杉"啪——"的一下,拍掉自己女兒的爪子,笑罵道,"不會拿筷子呢!用手捏,髒兮兮的."

云璟沖她老媽做了個俏皮的鬼臉,轉身就進了廚房去拿碗筷.

紫杉是瞧出來了,今天她女兒心似乎特別好,看來是昨夜睡得不錯的緣故.

"什麼事啊?心這麼好."

紫杉跟著女兒進廚房,在身後問她.

云璟看了一眼手機,沒有短信回複,又塞進了自己口袋中去,回轉身笑問自己的老媽,"媽,爸給你唱過歌嗎?"

"什麼意思?"

"就是……爸有沒有在你睡覺的時候,唱歌哄過你?"

云璟歪著腦袋笑問自己的媽媽.

"噗……"

紫杉笑出聲來,"你以為你+媽我還是三歲毛孩嗎?睡覺唱歌那是哄孩子的招數."

"嘁……那只能證明你們沒調!"

"怎麼?向陽就這麼哄你睡覺的呀?"

紫杉八卦的伸著腦袋問自己女兒.

紫杉害羞的咬了咬竹筷,"不告訴你!"

賣了個關子,轉身就出了廚房,飛奔到餐廳里吃飯去了.

"叮——"

忽而,云璟兜里的手機響了一聲.

信息蹦了進來.

她連忙打開來看,是景向陽回過來的短信.

而,短信簡單得讓她,心稍有失落.

內容是,一個字:忙.

好吧!他是醫生,本來就很忙,所以她能理解.

雖現在是吃飯時間,不過他忙就肯定有要緊事兒,所以她才不跟他計較呢!

云璟乖巧的回了他一句:忙完以後記得給我回電話.

末了,發送出去之後,就乖乖啃米飯了.

結果,他這個忙,就忙到了無止境.

直到晚上睡覺,云璟都沒接到他任何的電話.

打電話過去,也是關機.

發短信過去,也如同石沉大海般,直接杳無音訊了.

凌晨十二點……

云璟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

手機來來回回的在手里轉動著,不停地翻玩著一個又一個的手機游戲,每個游戲玩一到兩分鍾就無聊的退出去,後看一眼屏幕上方的通知欄還是空的,又隨手點進去另外一個游戲,又是兩分鍾不到又退了出去.

來來回回,同樣的動作,她反反複複的折騰了不下幾十次.

云璟有些煩了.

翻身坐起,煩躁的抓了抓自己亂糟糟的頭發,心里一直在想著他為什麼不回自己電話呢?手機為什麼關機呢?難道是還在忙嗎?自己到底要不要再給他打電話過去呢?

云璟如是一想,手指早已按下了快捷鍵,電話已撥了出去.

"嘟——嘟————"

電話居通了!!

他開機了!

云璟緊張的心都跟著懸了起來.

熱切期盼著他接通自己的電話,迫不及待的想要聽一聽他的聲音……

"喂——"

終于,就在快要掛斷的那一刻,電話被接了起來.

景向陽那熟悉的嗓音,從電話那頭傳了過來.

聲音聽起來,有些惺忪,像是睡著了被鬧醒來的感覺.

云璟一喜,"景向陽!"

她開心的喊著他,嘴角的笑意不自禁的漾開來,"你終于聽電話了……我還以為你不理我了呢!你在干嘛呀?方便跟我聊電話嗎?"

云璟欣喜的跟他熱聊著.

"云璟,我已經睡了,有什麼事明天再吧."

回應她的,卻是……

一盆冷水!!

涼透刺骨.

甚至于,不等她反應過來,電話已經"嘟——"的一聲,就被那頭的景向陽直接給掛斷了.

笑容還未來得及淡去,僵在她粉+嫩的+臉上.

半響,她還有些反應不過來.

他睡了……

他把她電話給掛了……

no,nonono!一定是他今兒忙了一天,實在是太困了,所以才沒精神跟她聊太多!

對,一定是!何況昨兒晚上他們聊得那麼那麼晚!

嗯,可以理解的!

啊……如果現在自己在他身邊就好了,他累了她還能跟他按按摩的.

云璟抱著被子在床+上翻滾起來……

好想他,而且是,越來越想……

雖對于這個電話,心里難免有些失望,但她還在盡可能的服自己理解他.

可是……

理解歸理解,心真的好差,較于早上,那可真謂差之千里,一落千丈.

推薦鏡子新:《一醉纏綿·總裁請節制》:

:/a/81622/

大家多多支持哇!舊完結就會馬上更新的,群麼麼噠.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31):墨叔,請你把三兒交給我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33):這是你最後一次得到璟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