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33):這是你最後一次得到璟的機會  
   
尾聲——驕陽似璟(33):這是你最後一次得到璟的機會

雖對于這個電話,心里難免有些失望,但云璟還在盡可能的服自己理解他.

可是……

理解歸理解,心真的好差,較于早上,那可真謂差之千里,一落千丈.

云璟坐起身來,垂著腦袋,吸了口氣,感覺胸口還有些悶疼.

對他突來的冷落,當真,有些不習慣!

這一夜,注定睡眠質量不佳.

云璟反反複複的做著噩夢,睡了又醒,醒了又睡,凌晨四點醒來之後,就再也睡不著了,只能睜著眼兒看著窗外一點點由黑變白……

窗外白了天,她的心卻一直沒辦法明朗起來.

從床※上渾渾噩噩的爬起來,才不過清晨七點.

手機依舊黑著屏,通知欄里沒有任何的來信通知.

云璟覺得自己快要被這種期待而不得的心思折磨死了.

或許,患失患得的煎熬,也不過如此吧!

之後的幾天里,云璟再也沒有接到過他主動打來的電話,她打電話過去,不是忙,就是匆忙的敷衍了她兩句就掛了電話.

發短信過去,也更是石沉大海,得不到任何回應.

云璟能明顯的感覺到他對自己的冷漠,卻又不敢多問他緣由.

短短五天的分別,心髒就像經曆了一場刀山與火海的煎熬,終于熬到了星期五,云璟從早上六點起便開始熱切的盼望著他的歸來.

他下午五點半下班,直到晚上十點,卻仍沒有見到他的身影.

云璟坐在大廳里,望著落地窗外早已漆黑一片的夜空,眸色越漸黯淡.

"三兒,該上樓睡覺了."

紫杉心疼的還喊自己女兒.

云璟抱著抱枕躺在沙發上,"睡不著……"

目光始終落在窗外,某個地方.

只要他回來,她便可以,一眼就看見.

"云璟!"

紫杉歎了口氣,"你哥今晚可能不會回來了,咱們別等了!"

"他好一下班就回來的."

云璟堅持.

"那你給他打電話了嗎?"

"打了……"

云璟輕聲回答,偏了偏腦袋,掩飾著眼底些許的晦暗.

"那你哥怎麼的?"

"……"

云璟沉默,沒吭聲.

"璟??"

紫杉心尖兒一疼.

自己這女兒不知道性格到底像誰,怎麼就這麼死心眼呢?

"他沒接……"

云璟如實答了一句.

"……"

紫杉舔※了舔干澀的唇※瓣,拉了拉自己女兒的手,"來,璟,乖一點,咱們上樓去睡覺……"

"媽……"

云璟坐起了身來,看著自己母親.

眼眶有些微,"你讓我再等等吧!他一定會回來的!!"

女兒的懇求,那麼真誠而卑微,讓紫杉心頭痛了一下,卻到底不忍再強行逼她去睡覺,"好,那你答應媽,最多等到十二點,好嗎?"

"嗯,好……"

云璟乖乖點頭.

紫杉歎了口氣,上樓找她老公去了.

…………………………

"云墨,我看還是你出面給向陽打個電話吧,你看三兒現在這個樣子,再這麼下去,非得生病不可……"

云墨也無奈的歎了口氣,"也不知道他們倆孩子現在到底在搞什麼鬼!我們做家長的出面,會不會不太好?"

"有什麼不好的,你就問問他看他什麼時候回來,今晚到底回不回,不回就好讓璟上樓睡覺了,干等在那兒算什麼事兒?"

紫杉當真有些惱了.

自己生個女兒,什麼時候不都是像寶貝一般的捧在手心里,卻偏偏在愛上要遭受這種痛苦.

"好,那我給他打個電話問問."

云墨著,就拿出手機撥通了景向陽的電話.

電話倒是很快就被接通了.

"墨叔."

景向陽的聲音,依舊沉斂,沒有波瀾,聽不出什麼緒來.

"向陽,你不是今晚會回來的嗎?璟現在正等著你呢,到哪里了?"

云墨盡可能的讓自己語氣聽起來輕松一些.

那頭,景向陽稍微沉默了數秒.

"墨叔,你讓璟別等我了,我今晚不會回去了."

"哦……這樣啊……"

云墨心里稍微沉了沉,轉而又道,"那我明天自己送云璟回a市吧."

"墨叔,明天我會回來,順道接她."

"那也好."

云墨點了點頭,電話里也不知該什麼好了,只道,"不早了,那你好好休息吧,明天見."

"好的,晚安."

電話才一掛斷,紫杉就湊了上來,急忙問云墨,"他怎麼的?"

"讓三兒早點睡吧,他明天才會回來."

"這樣啊……那好,我去勸勸她,那傻丫頭又該難過了,唉……"

——————————————見《添香》———————————————

隔天,清晨——

早上八點,景向陽就出現在了云家.

從a市到s市有兩三個時的車程,許是因為他起太早的緣故,看起來有些風塵仆仆,但即使如此,卻分毫不影響他從容優雅的氣質.

云璟一見景向陽,這麼多天以來所有的陰霾瞬間消散,她驚喜的從樓上"噔噔蹬"的跑了下來,站定在他對面,"景向陽,我以為你不會來接我了!!"

她所有的開心,溢于表.

手熱的拉著景向陽的手,笑問道,"你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啊?"

三個時的車程,那得六點就從家里出來呢!

"昨天幾點睡的啊?起這麼早,你不困哦!"

她還在替他擔心著.

景向陽眸色閃爍了一下,冰涼的大手不經意的從她溫熱的手中抽離出來,"你抓緊時間收拾東西,我們馬上就走."

云璟手心里一空,心微微落了幾分,卻沒有在意,點點頭,"好,我馬上去收拾東西,你等我!"

她轉身,"噔噔蹬"的又熱的跑著上了樓,收拾東西去了.

景向陽抬頭,看著樓梯間她活潑的身影,眸仁微微緊了緊.

"向陽."

云墨從偏廳里走了出來.

"墨叔!"

景向陽連忙禮貌的招呼了一聲.

忽而,想到了什麼,微微頓了頓,才沉聲道,"墨叔,上周星期六我跟您在房里過的那些話……我收回!"

他的喉嚨,嘶啞得像被鋒利的刀片割破了一般.

漆黑的眸仁里,泛起薄薄一層血絲.

云墨眸仁緊縮,臉色一厲,"你這話什麼意思?"

"抱歉,墨叔!我想,一開始是我弄錯了對璟的感,對不起,讓你們失望了!"

云墨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聲音也跟著冰涼了下來,"也就是,你根本……不喜歡璟?"

景向陽沉默.

沉默,在他云墨看來,便是,默認.

"很好."

云墨不著痕跡的吸了口氣,壓抑著胸口的慍怒.

眼前這個男人是他好兄弟的兒子,哪怕再有怒火,他也不能教訓,他也只能忍著.

他涼涼的覷著向陽,把話絕了,"你記住,這是你最後一次得到璟的機會!一旦你錯失了,就別再指望我還會給你第二次機會!!"

景向陽薄唇抿得緊緊地,唇※間泛出些異樣的蒼白.

"景向陽……"

二樓的長廊上,傳來云璟帶著哭腔的喊聲.

云墨和景向陽兩個人同時一驚……

抬頭看過去,就見她著眼站在那里,看著他.

景向陽也看著她的水眸.

看著她的眼淚,一滴一滴從眼眶中湧※出來……

每一滴,都落在了他的心尖上,燙得他心口發疼.

就聽得她問,"我爸,你根本不喜歡我,是真的嗎??"

她的聲音……已顫抖.

問著他,卻是那麼的卑微.

"三兒……"

云墨心疼的喊了一聲.

轉身就往樓上她的方向走去.

"是真的嗎?!!"

景向陽一直看著她,沒回答,云璟又大聲詰問了一句.

"是!"

景向陽這回毫不猶豫的點了頭,他直不諱的回答她,"我喜歡的人,至始至終,都不是你."

云璟的眼淚,如雨般傾瀉而下.

景向陽淡淡的看著她,"如果你不想再跟我走了,也沒關系,我明天讓司機過來接你."

他完,轉身就要走.

卻見云璟急切的拉著手里笨重的行李,就往樓下奔,行李箱被她拖著,打在樓梯上,發出"砰砰砰——"的聲音,讓人聽得心直揪著疼.

她一邊跑一邊無助的喊,"我要跟你一起走!我跟你一起回去……景向陽!!我跟你一起回去……"

她那急切的模樣,仿佛是唯恐景向陽會丟下她一個人離開似地.

聽著她的哭喊聲,景向陽腳下的步子頓了下來,背脊僵硬,發涼.

"璟,你別慌!你哥不會走的!來,把行李箱給爸,爸幫你拎車上去."

云墨心疼死自己的女兒了.

他一把將哭壞的云璟抱進自己懷里,疼惜的替她抹眼淚,"別哭了,挺話!!你這樣,爸媽怎麼會放心讓你去學校??"

"爸……"

云璟埋在父親的懷里,不停地抽噎著.

目光卻一直落在門口景向陽的後背上,見他停下了步子,她方才敢停下腳步來,躲在父親的溫暖里放聲大哭.

云墨其實還想要留著自己女兒多住幾天,或者自己親自送她回學校的,可是,看她這個樣子,他就知道,偏執如他,又怎會肯呢?

年輕人的事,他們根本已經管不了了.

他替自己女兒提著行李箱上了車,紫杉聽到自己女兒的哭聲,連忙就從臥室里跑了出來.

直到送了她離開,還緊著一顆心放不下來.

這到底是怎麼樣一段孽緣,才讓自己的女兒來遭受這樣的痛苦……

————————————見《添香》————————————————

車,飛快的駛入高速公路,幾個時後,從高速公路上下來,駛入a市市中心.

景向陽一直專注的開車.

云璟看著他冷硬的側顏,覺得今天的他,格外的冷……

那種寒意,是從骨子里滲透出來的,幾乎快要將她凍結.

"我和尤淺打算結婚了!"

忽而,他冷不防的開了口,目光淡漠的掃了一眼震驚中的云璟,面上沒有任何多余的緒,"你去美國吧!"

"你騙人!!!"

云璟大聲嚷了一句.

眼眶瞬間通.

景向陽偏回頭來,"你信也好,不信也罷!我這麼急著趕回去,是因為要去挑禮服."

他著,順勢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問她,"你呢?需要一起去挑一條出席婚禮的禮服嗎?還是干脆讓你嫂子幫你挑就好?"

云璟著眼,直勾勾的看著他……

"你騙人……"

她又重複了一句,抽噎了一聲,沖他大喊道,"你騙我!!"

"如果你要跟她結婚,那你為什麼總動不動親我?為什麼還對我做出那些事兒……"

云璟終于忍不住大聲哭了出來,"景向陽,雖我不聰明,可你也不能把我當傻※子!!我雖沒有談過戀愛,可是我也知道……那樣的事……只有侶之間才會做的!!如果你不喜歡我,你為什麼要對我那樣……嗚嗚嗚……"

面對云璟一聲聲的質問,景向陽握著方向盤的十指,不由收緊了力道.

指間泛出駭人的慘白.

他嘶啞的喉嚨回答她,"男人與女人之間,有一種生理磁場,哪怕沒有愛,也能相互吸引.那不是愛,那只是一種……生理反應!!我對你做那些事,不過只是……為了滿足一下生理上的饑渴而已!!云璟,就這麼簡單,聽明白了嗎?"

"我不明白!!"

云璟偏執的哭著沖他大喊,"我不許你結婚!!我不許!!"

"云璟!!"

景向陽沒有耐心的喊了她一句,涼淡道,"別再給我耍性子了!一點也不可愛!還有,不管你允許不允許,我和她……一定會結婚,生孩子,一起白頭到老!!所有的這些,我根本不需要得到你的應允,你祝福也罷,不祝福也罷,與我們一點關系都沒有,這根本不影響我和她的幸福!!"

他的話,就像一根一根的尖刺,銳利的紮進云璟的心髒里……

疼得她心尖兒抽※搐,眼淚大顆大顆的往外湧,像斷線的珍珠一般,止不住,卻也收不了.

忽而,車"嘎——"的一聲,一個急刹,停了下來.

"到了,下車吧!"

景向陽※根本沒有理會哭壞的云璟,徑自解開安全帶,推開車門下車.

繞至車身後,替她將行李取了下來,又替她拉開了副駕駛座的車門.

"下來."

云璟解了安全帶,手習慣性的就攀上他的脖頸,卻被景向陽煩不勝煩的抓了下來.

"男女有別,我已經是快要結婚的人了,請你自重點!"

他疏離的態度,將云璟置于千里之外.

云璟怔愣的站在那里,著眼,像只受傷的貓兒一般,一臉無辜而委屈的看著他.

景向陽視而不見.

甚至于,連行李都沒有替她拿進宿舍里去,只道了一句忙後,驅車,揚長離開.

留下云璟站在原地,愣愣的看著他的車影飛速的消失在她模糊的視野里……

云璟到底還是不爭氣的追了上去,連行李都顧不著了,"景向陽——景向陽————"

她一邊追,一邊喊,還一邊哭.

"景向陽…………"

明知追不上,卻還在固執己見的想要追到他.

拿著手機,驚慌失措的,不停的撥打著他的電話,想要求他留下來,卻偏偏,回應她的是,'您撥打的用戶正忙,請您稍後再撥.’

響一次,他殘忍的掛一次.

再響,他再掛!!

景向陽把腳下的油門直接踩到底,飛一般的沖了出去,想要用這失控的速度來發泄著他心里所有的抑郁和難受,痛苦!

見鬼的婚禮!!

其實,什麼都沒有,不過只是他口頭編造,想要讓她死心的借口罷了!

昨晚他是故意不去接她的,可今天他到底還是耐不住那顆想要早點見到她的心,一大清早,天還未亮就起了床,開著車直往她的城市奔了過去……

就為了,盡早見到她!

哪怕,結局是為了……推開她!!

景向陽一個急刹,車在馬路旁邊停了下來.

他憋悶的從收納盒里翻出了一支煙,點,猛吸了幾口.

嫋嫋的煙霧朦朧了他猩的雙眼,滿腦子里都是她掛著兩行清淚的可憐模樣……

還有她時笑時怒的逗趣表,想著想著,景向陽忽而就覺得鼻頭泛起了酸意.

他夾著煙頭,用手指抵了抵泛酸的鼻子,吸了口氣,眸仁間染上一層水氣……

她還那麼,她的未來還有千千萬萬種的可能!!

又怎麼能讓她在自己身上浪費感,浪費光陰呢?

【不收費:寫到這里,多數親們都在鏡子又在潑狗血了,明明要結束了,故意在這里拉長,鏡子要no!不是故意拉長的,恰恰相反,到現在才正式漸入佳境.讓我們來設想一下,如果章在兩個人心意相通以後就完結,大家不會覺得兩個人的感不夠深刻,不夠真嗎?甚至于可能會感覺,連愛都算不上.而經過這一遭以後,我相信才真正算得上刻骨銘心.至于故事的走向會不會向著狗血大道走去,如果大家相信鏡子就跟著鏡子一起走下去,寫了140萬沒讓大家失望,我相信最後二十萬也同樣不會失望!感謝大家的支持,無論如何,鏡子會堅持自己的思路一直寫下去,因為,我有信心.感謝!】

更新超快,請按"CRTL+D"將本書加入收藏夾,方便您下次閱讀!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32):你最近為什麼老親我呢?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34):他從來沒有這麼熱切的想念過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