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34):他從來沒有這麼熱切的想念過一個人  
   
尾聲——驕陽似璟(34):他從來沒有這麼熱切的想念過一個人

她還那麼,她的未來還有千千萬萬種的可能!!

又怎麼能讓她在自己身上浪費感,浪費光陰呢?

前些日子,他的檢查報告出來,結果……

他呼出一口濁氣,煙草割在喉嚨里,嗆得他忍不住悶悶咳嗽了幾聲.

他時候患過的白血病,複發了.

這簡直就像老天爺給他開的一場玩笑!

只是,這場玩笑,開得實在太過了……

白血病治愈後,兩年內複發概率高達0/,也就是一百個人內平均有三十個人會複發,而兩年後複發的概率減少為0.5/,也就是兩百號人內,可能才有一名患者複發,而二十多年以後才複發的概率,到如今,醫學史上幾乎可以稱為個例.

鮮少,但存在.

而他,無疑就是這些個例里的其中之一.

從前,景向陽總不明白自己的父親為何在面臨困境的時候,不是選擇和自己的母親一起攜手面對,而如今……

他似乎明白了!!

有些困境,拉上別人一同來承受,除了會讓她比自己更難受之外,也分毫不會給自己的痛苦減少半分,不是嗎?

與其兩個人活在痛苦里,還不如一個人獨自承受!

…………………………………………………………

云璟的偷盜癖越來越厲害了.

她幾乎每天都會跑去商場里拿東西.

陸離野實在有些看不過去了,"云怪,咱們夠了,行不行??"

云璟不理他,到最後,干脆是連防盜鎖都不取下來了,直接就往包里塞.

陸離野覺得這丫頭其實就是故意的,她在同她哥賭氣,她甚至就在希望著自己能干脆被抓進警局去,那樣就能看到他對她的在乎.

"云怪,你現在在治療階段,你不能這麼自暴自棄!!!"

陸離野費盡心思的勸著.

她拿進來,他放進去.

她再拿,他再放.

但後來,云璟還是被抓進了警察局.

在陸離野完全不知道的況下.

在深更半夜.

因為……

她居在晚上,獨自爬出寢室,跑到校門外隔壁的便利店,撬開了店里的門鎖,就在監控器底下,大剌剌的拿走了便利店里的兩萬元現金.

這是她患病以來,最嚴重,最惡劣的一次表現!!

云璟坐在派出所里,不驚不慌.

給她錄口供的還是上次那名警察叔叔.

警察叔叔無奈的歎了口氣,"你這妮子怎麼還沒想通呢,這回況可比上回惡劣多了,上回的況頂多給你拘留幾天,這次可不一樣,盜竊兩萬元現金,刑法輕一點的,少也得三年以上有期徒刑!你你也是大學生了,怎麼能這麼隨隨便便葬送自己的未來呢?啊?"

"警察叔叔……"

在警察苦口婆心的了一大段話之後,云璟終于抬起了頭來,問他,"能不能借你的手機給我打個電話."

她.

面無表.

似乎對于剛剛警察叔叔所的話,一句也沒聽心里去.

警察一愣,而後點頭,"行,你給家里人打電話吧."

警察把跟前的座機推送到云璟面前.

"謝謝."

云璟淡淡的道謝.

拿起話筒,稍猶豫了數秒,而後,按下了那組熟悉的電話號碼.

他不肯聽她的電話,陌生來電……應該會接吧!

"嘟——嘟嘟————"

電話,響了好一會兒……

"喂……"

那頭,傳來一道稍顯疲憊的聲音,"哪位?"

他的聲音,很輕……

許是因為睡了的緣故吧.

云璟聽著他熟悉的嗓音,心尖兒一疼,心弦仿佛被什麼拉扯了一下.

"是我……"

她回答.

電話里,景向陽明顯愣了數秒.

而後,他重重的呼吸了一下,因為有些沉重,所以,哪怕在電話里也能聽得很清楚.

"找我有事?"

他問.

聲音沙啞了些分,卻依舊,很疲憊.

"我在警察局."

她.

電話里,沉默.

他沒話,云璟便已經能清楚的感覺到一股冰冷透過無線電波傳了過來,讓她呼吸都變得有些壓抑.

"我偷了便利店兩萬塊錢,現在在警局,需要監護人……"

云璟的話,還未來的及完,就聽得那頭傳來一道"嘟嘟嘟——"的忙音.

電話,被景向陽直接給掛了.

云璟愣了好久,握著話筒的手,還有些僵硬.

她把話筒擱回去.

警察問她,"怎麼樣?"

"他會來的."

云璟眼神黯,卻格外堅信.

"好,那我們先做筆錄吧!"

口供做了半個時之長,景向陽還沒到.

云璟坐在派出所的大廳內安靜的等著他.

一個時過去,沒有他的身影.

兩個時過去……

還是沒有!

甚至于,外面連車聲都未曾響起過.

三個時過後,已經是凌晨三點.

給她錄口供的警察走了過來,"先休息一會吧!我看你監護人大概已經睡了,明天早上會來吧."

那警察好心的給云璟送了床被子過來.

云璟只是坐在椅子上,低著頭,悶聲不吭.

直到天色泛白,他也依沒來……

白天,沒有等來景向陽,卻等來了陸離野.

陸離野在警察局里大發雷霆,當不是對云璟,而是對著那幫警察.

"最少拘留十五天??呸!!你們憑什麼拘留她?"

陸離野在警察局的大廳里來來回回的走動著,不停地給他的父親打電話.

"爸,你必須幫我出面,就這一回,行不行??"

"算你兒子求你的,成不?她真是無辜的!!"

"好,我承認,她是拿了人家的錢,可是她不是有心的,醫生她這是心理疾病造成的,她現在正在治療,咱們是不是連一個病人也要瞧不起啊??"

陸離野因為太急的緣故,在電話里直接跟他老爸對吼了起來.

云璟一顆腦袋低得很低了.

她知道陸離野絕對不想把自己的問題攤開在台面上的,可是,與其她是個偷盜罪犯,確實不如她是個病人.

至少,這樣來得更光彩些,不是嗎?

云璟的心,越來越涼……

她知道,自己太過任性了,才麻煩到了別人.

事的結果,完全跟她想象的,背道而馳.

她以為,不管多晚,那個男人,一定會第一時間趕過來的,可是,沒有……

十幾個時過去,他都沒有出現.

云璟期待的心,也隨著時間,一點點被消磨,一點點冷涼……

陸離野闔上電話,她走了過去,"別麻煩陸叔叔了,我打電話讓我爸過來……"

"別打電話給你爸了,他要知道,一定會強行送你去美國的!!"

陸離野很緊張,把手里的手機握得緊緊地.

云璟心微微顫了一下,有些疼.

伸手,去拿他手里的手機,低聲請求道,"借我……"

"云怪!!"

"借我."

她的眼眶,不由蒙上一層淺淺的薄霧.

執拗的去扯他握在手心里的手機.

陸離野到底拗不過她,只好松開了手來,"別去美國……"

他請求她.

云璟什麼都沒,拿起手機,道了聲謝謝後,轉身出去,撥了通電話給自己的爸爸.

………………………………………………

景向陽被交警發現的時候,他匍匐在車里的方向盤上昏死了過去.

血流得滿地都是.

患白血病的人,貧血嚴重,容易昏迷.

云璟晚上給他打電話的時候,他還沒睡,他正在洗手間里止血.

他的鼻子,不停地流血,當時已經流了將近半個時,怎麼止都止不住.

掛云璟的電話,只是因為一股血沖到了鼻腔里,他幾乎快要發不出音來,唯恐被她聽出什麼端倪來,所以他干脆直接把電話給掛了.

其實,在接到云璟的電話之前,他是准備去醫院的,但接到她的電話之後,他已經管不上去醫院了.

血沒止住,但他已顧不上那麼多了.

抓起一包醫用棉,拾了車鑰匙,就往警察局狂奔而去.

一路上,鮮血不停地從鼻腔里湧出來.

棉球塞了一個又一個,被血浸滿後又取出來,換新的.

醫用棉飛快就被用完了,最後,只能用紙巾了.

副駕駛座上,堆滿著猩刺目的棉球……

而,許是因為失血過多的緣故,景向陽的車還未來的及開到警察局,他卻已昏死了過去.

車撞上了旁邊的護欄,停了下來.

直到隔天,被交警看見,送入了醫院.

翌日,醫院內——

護士端著藥盤走進來的時候,就見他正試圖把手背上的針管取下來.

護士見狀忙喊了一聲,"先生,這藥還打著呢,不能隨便取下來!"

景向陽沒理會她,"嗖"的一下,直接把針管從血管里拔了出來,下床就往外走.

腳步很急,甚至于顧不上頭重腳輕的身子.

"先生!!"

護士連忙追了出去.

卻見他頎長的身影早已大步跑向電梯.

景向陽是打車到的派出所.

他只穿著一件單薄的襯衫,手上的西裝外套都沒來得套上,沖進派出所里,掃一眼大廳,見到好幾名正在做筆錄的嫌疑犯,卻沒見到云璟的身影.

"景先生?"

給云璟錄過口供的警察,一眼就見到了景向陽.

景向陽循聲望過去,認出了他來,"警官,有見過我妹嗎?"

"云璟嗎?剛被陸先生和她父母接走了."

景向陽一聽,長舒了口氣,提起的心,也松懈了不少.

總算沒落個什麼拘留.

他煩躁的擼了擼額上的發絲,問警察,"她父母來過了?"

"嗯,陸川行先生也來過了,跟那被盜的便利店老板談妥私了了,好像賠了好幾萬塊錢."

這樣……

景向陽了的點了點頭,"謝謝."

墨叔和杉姨都來了嗎?

來了也好……

"景先生,看你臉色不好,身體沒什麼不適吧?"

警察關心的問了景向陽一句.

景向陽搖搖頭,"我沒事,璟不在,那我先走了."

"好的."

景向陽從警察局里出來的時候,心有感概.

忽而響起自己那天同墨叔保證過的那些話,他過,不管她發生什麼,他一定會在她的身後把她保護得好好的,他會替她收拾她所留下的一切殘局,可如今呢?

殘局造成了,他卻沒保護好她,也更加談不上替她收拾……

她和墨叔大概都已經對他失望透頂了吧?

這樣,也好!

景向陽神色黯了些許,隨手攔了輛的士,往醫院而去.

沒有給云璟打電話,也沒有給墨叔和杉姨打電話.

這件事,就讓它這麼過了吧!

景向陽倚在出租車的車門上,漠的望著窗外一掠而過的景色.

上個星期還覺得一切是那麼生機嫣,而如今看來,卻是一片死灰.

"先生,你流鼻血了!!"

出租車司機透過後視鏡看見了正流鼻血的景向陽,擔心的喊了一聲.

景向陽回神過來,感覺到了鼻腔里那股濃烈的血腥味.

他皺了皺眉.

病,似乎比他想象的還要嚴重些.

醫生匆忙遞了紙巾過來,關切的詢問道,"你沒事吧?"

"沒事."景向陽不以為意的笑笑,拿紙巾擦了一把鼻血,"問題而已,謝謝."

景向陽的視線,再次投射到車窗外……

滿腦子里,都在想著她,那張稚氣的臉蛋.

此時此刻,她在做什麼?對于昨晚的偷盜事件,會不會讓她的心理疾病變得更加嚴重?

她會不會也會像自己這樣,無時無刻的,不在想念著她……

真的,二十八年以來,他從來沒有這麼熱切的想念過一個人……

回憶著她的一顰一笑,一哭一鬧,就像個神經病似的,前一秒還在笑,後一秒就不自覺的朦朧了暗眸.

………………………………………………

云璟陪著父母住在學校外圍不遠處的五星級酒店里.

她曲著雙腿,坐在自己臥室的大床上,一坐就是一整天.

沒哭,沒鬧,也不話,更不願意吃東西,就那麼一直呆坐著,面無血色,沒有半分生氣.

這樣的云璟,可把紫杉和云墨急壞了.

兩個人在大廳里商量著女兒的事,一時間當真不知該如何是好.

"要不把璟還是調回咱們市來吧,這樣把她放市,我怎麼都放心不下啊!"

紫杉提議.

云墨對自己女兒有些手足無措,歎了口氣,"她會願意嗎?她這性子跟我當年簡直如出一轍,她要不同意,咱們誰逼著她都沒用,反而還會物極必反."

"那現在怎麼辦呢?再這麼下去,她病只會越來越嚴重!你看現在……都跑去撬鎖偷人家的錢財呢!云墨,你,我們能不能送璟去美國接受治療啊……"

紫杉著著,就忍不住聲抽泣了起來.

女兒是她心中的至寶,如今變成這樣,她當媽的怎麼會不難過.

一心想著把她從這痛苦里抽出來,卻偏偏,一點辦法都沒有.

"老婆,你先別哭!咱們總有解決的辦法."

云墨忙將傷心的妻子納入懷里來,"我會想辦法盡快把紫杉的病治好的,實在沒辦法……我去求向陽!!"

云墨歎了口氣,心里難受得就像被人用刀子割著一般.

"爸……"

忽而,聽得云璟在門口喊他.

紫杉和云墨同時回頭,就見她站在那里,雙眼通.

她抽泣了一聲,"爸,你別去求他……"

她可以去求他,可是,她不能讓自己的爸爸也為了她而失去尊嚴.

紫杉哽咽了一下,倒在自己老公懷里,一時當真不知該如何是好.

"還有……"

云璟到這里,微微頓了頓,一滴眼淚從眼眶中滑落而出……

"我想去美國."

看著自己的母親和父親這樣為自己勞心勞力,而她呢?卻只在一味的給他們徒增悲傷,給他們制造麻煩,讓他們傷心難過.

這不是一個好女兒該做的事!

她深深的吸了口氣,試圖抑制住眼角的淚水,"爸,送我去美國吧!我想把病治好,我不想再當偷竊犯了……"

這樣的自己,她厭惡了,惡心了!!

"璟……"

紫杉走過去,心疼的把自己的女兒抱入懷里,"你真的想通了嗎?如果你真的想去美國,媽陪你一起去,你到哪媽都陪著你……"

"謝謝媽."

云璟的聲音,已哽咽,"但我想……一個人去!我想……長大!"

她已經十八歲了,她想變得獨立起來!可以不需要父母的保護,更不需要……那個男人的護翼!!

【不收費:有親在下鏡子一本同個梗用兩次,我明下,一個梗用兩回的況,鏡子絕對不會出現,相信的話就往下看哈!很快就明白了.】

更新超快,請按"CRTL+D"將本書加入收藏夾,方便您下次閱讀!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33):這是你最後一次得到璟的機會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35):狂熱的深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