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35):狂熱的深吻  
   
尾聲——驕陽似璟(35):狂熱的深吻

云璟的聲音,已哽咽,"但我想……一個人去!我想……長大!"

她已經十八歲了,她想變得獨立起來!可以不需要父母的保護,更不需要……那個男人的護翼!!

………………………………………………

云璟做完這個決定後,紫杉和云墨似乎喜憂參半.**學.do.

一方面欣慰自己女兒終于願意接受治療了,另一方面又由心的舍不得自己的女兒遠去異國他鄉.

只是,想到女兒那句'我想長大’,紫杉心里又稍稍放寬了些.

或許他們的女兒,真的該長大了!

在長輩們的護翼下成長的孩子,終究都只是溫室里的花朵,或許他們真的該給她乘風破浪的機會,那樣,她才會變得更加強大!!

去美國之前,還有許多手續要辦,所以,云璟還有半個月的時間好好同朋友告別.

她的朋友挺少.

掰著指頭數來算去的,偌大個市也就一個陸離野是她朋友了.

"云怪,你丫真打算去美國??"

聽到這個決定,陸離野根本不願相信,"你腦子抽了,還是被門夾了?好好的滾去美國做什麼?崇洋媚外的!!"

他口無遮攔的罵著,心里煩得打緊.

"去治病."

面對陸離野高漲的緒,云璟倒是出奇的平靜.

這些日子,她想了很多.

那天自己再次被送入警局的時候,看著陸離野為她忙里忙外,還有自己爸爸媽媽的眼淚……

她的任性,給他們造成了太多太多的麻煩.

不知到底是她的病越來越嚴重,還真的是因為她不懂事,太過任性……

但不管是哪一點,她都不希望再發生上次那樣的事了!

她笑笑,云淡風輕,"我又不是不回來了!"

陸離野沉沉的盯著她看.

許久,都未從她的臉上找出半分玩笑的痕跡,終于,他接受了,呼出一口濁氣,問她,"那你什麼時候回來?"

云璟愣了一下,而後,搖頭,"不知道,不確定.我想不管病好與不好,我都會在那邊先把學業完成吧.其實也沒多久,才兩年時間而已……"

兩年?!

陸離野蹙緊了眉頭.

從餐桌上的煙盒里抽了支煙出來,也沒顧這里是不是無煙區,就徑自抽開了.

"兩年!云怪,我敢保證,兩年你再回來,早就不記得我陸大少這號人物了!"

他"趴"了口煙,指控云璟.

云璟就笑了,"怎麼?就對自己的魅力這麼沒信心啊?"

"誰讓本少爺攤上了你這麼個寡薄義的朋友!行了,既你真的考慮好要去美國了,那我也不留你了,反正留了也沒用."

他倒是很有自知之明.

陸離野似乎一下子想開了似的,蹙起的劍眉也微微舒展了些分,將手里還未抽完的煙摁滅在煙灰缸里,"其實我本來還在猶豫要不要去參軍的."

"什麼意思?"

云璟漂亮的羽睫輕扇了幾下,錯愕的看著他,"你打算進部隊??怎麼沒聽你提起過?"

陸離野喝了口杯中的檸檬水,潤了潤喉,這才幽幽道,"這是我爺爺一意孤行的決定!他是部隊里的老干部,我爸當年沒隨他的意見去參軍,他不知道多來火,現在我好不容易長成+人了,他能放過我!我爸也極品,非順著我爺爺的毛捋,我欠教訓,必須得把我送部隊里操練幾年,這不,我堂堂陸大少居成了這個家里最底層最憋屈的傀儡!這破事兒,我+干嘛還跟你提."

云璟'撲哧’一聲就笑了,"想不到你也有今天!"

"少給我幸災樂禍啊!"

陸離野又給自己灌了口檸檬水.

"不過我怎麼覺得你也沒多排斥去參軍啊?"

陸離野的性子,云璟還是稍微了解幾分的,如果是他不樂意的事,誰逼著也不管用.

這話云璟倒還真對了.

別看他陸離野嘴上得多麼委屈,實際上他從就是這個家里,不,是整個軍區里的霸王,哪家不怕他這個陸家的混世魔王?提起他的名號,那是人人自危.

不過欣慰的是,十五歲那年,叛逆的他隨著他老爹遷出了軍區搬去市中心住去了,就為這事兒,軍區里家家戶戶都愣是了三天的鞭炮,大肆慶祝.

陸離野調整了一下坐姿,"既你都要去美國了,那我也順道去軍隊里玩兒兩年唄!"

聽得陸離野的話,云璟的心里莫名湧上幾許傷感.

看來他們倆真的是注定要分道揚鑣了.

"那你什麼時候入伍?"

"看吧,再等兩個月."

陸離野倒的云淡風輕的.

感覺到氣氛有些傷,他忙轉了個話題,"行了,先點菜吃飯,快餓死了!"

"嗯……"

———————————————最新章節見《添香》——————————————

云璟的美國行終算是確定了下來.

她好些日子沒再見過景向陽了,耐著心里的那份思念,沒跟他發過短信,也沒給他打過電話……

其實,她有偷偷給他打過電話的.

每次都是用便利店的座機給他打的電話,一分鍾兩元.

電話,他都會接.

前幾次,他都會下意識的問,"哪位?"

那種低沉渾厚的聲音,每每會在云璟的耳畔間縈繞徘徊,好久好久,都消不開去.

他的聲音,真的很好聽……

仿佛是與生俱來的就帶著一種特殊的魅力,撩+撥著她的心池,漾開一圈又一圈的漣漪……

得不到電話這頭人的回答,他會耐著心思再問一遍,"你是哪位?"

云璟握著話筒的手,加重了力道,指間一片蒼白.

呼吸,加重了些.

而後,那頭也陷入了沉默中.

電話里,只有沉重的呼吸聲,輕淺的響著,是她的,也是他的.

這頭,景向陽拿著手機,聽著那時而輕緩,時而粗重的呼吸聲,就辨出了……她來.

那不平穩的呼吸,就像一根根的細弦,揪扯著他的心髒,擰作一團,疼得格外厲害.

電話中斷,呼吸聲轉換為一陣冰冷的忙音時,他整個人一瞬間就像被抽空了全身的力氣,站在那里,忽而覺得連空氣都變得那麼稀薄而冷涼.

之後的每天,他都在期待著這個陌生號碼打來的電話.

起初,他會佯裝問一句,到後來……干脆靜默.

或許,對于他們而,電話里這短時間的沉默,都是一種奢侈.

他們心里其實比誰都清楚,一旦捅破了這層膜,或許,連對方的呼吸,都聽不到了.

"景向陽……"

一貫不出聲的云璟,忽而,話了.

景向陽一愣.

就聽得她輕聲道,"我要去美國了,再見."

完,還不等景向陽出聲,電話已被她掛斷.

——我要去美國了……

一句話,反反複複的縈繞在景向陽的耳邊,像魔咒般,揮之不去.

起身,用冷水拂了把臉後,方才舒適了些分.

去美國,不一直都是他希冀的嗎?

可是,為何他的心里卻半分的快樂也感覺不到呢?

甚至于,心里起了前所未有的恐慌……

這種恐慌,比死還可怕!!

怕失去,怕再也不見……

景向陽重喘了口氣,又掬起一把冷水,拂在臉上,試圖讓自己冷靜些分.

掛上電話後,云璟一直在等……

一直在等一個回答.

她的手機,保持著二十四時開機狀態.

因為,她唯恐自己會錯過一個最重要的電話,或者信息.

景向陽,我一直在等你挽留……

直到我走前的,最後一刻!!

哪怕,你真的要跟她結婚了,只需要你的一個'留下來’,她也會義無反顧的折身回來!!

只要……你的一句話!!

………………………………………………………………………………………………………………………………

夜里十點,云璟當真等來了他的電話.

當看著屏幕上閃爍著那熟悉的名字時,她激動得幾乎有些手足無措.

慌里慌張的拿起手機,滑動接聽鍵,將電話接起來,"喂——"

"您好."

而,讓她失望的是,那頭傳來的並非景向陽那熟悉的磁性嗓音,而是一個陌生男子的聲音.

云璟狐疑,"你好,請問你是?"

"請問您認識這個手機的主人嗎?"

"我認識!"

云璟一聽這話,心都跟著懸了起來,"你是?"

"我這里是芙蓉街樂巢酒吧,這位先生在我們酒吧里喝醉了,您看您方不方便過來接他一下呢?"

云璟一怔,"他喝醉了??"

在她的記憶里,景向陽是那種鮮少喝酒的.

他去酒吧的況很少,哪怕去了,也絕對不是去買醉的.

因為他酒量很差,所以,他通常拒絕碰酒,而這次……

"嗯!他酒量似乎不高,但也喝了不少.我也是在他電話里撥打快捷鍵找到您的,也不知道您方便不方便."

酒保是經常會給喝醉的人聯系親戚朋友的,通常通訊錄里朋友太多,他摸不准找誰最合適,所以他向來都是打'1’號快捷鍵里的人,一般不是至親就是摯愛,當,沒有設置快捷鍵的就另了.

"方便,我馬上就過來!麻煩你幫我照顧一下他."

"好的,沒問題."

云璟匆匆掛了電話,隨便裹了件外套,隨手抓起桌上的錢包就往外跑.

半個時後,云璟就出現在了樂巢.

一眼,她就在眾人中捕捉到了他,景向陽.

許是他太過出類拔萃,人群中的他,出挑得讓所有女孩都忍不住側目去看.

而酒醉的他,不似云璟所想的那麼狼狽.

他只是輕閉著眼簾,慵懶的將頭靠在沙發椅背上,眼簾垂下,在他峻峭的面龐上投下一層淺淡的陰影.

他的頭頂上方,一道藍色的幽光投射下來,他沉俊的面龐隱在晦暗的燈光里,忽明忽暗,諱莫如深,即使有些酒態,卻依舊優雅從容,不露半分窘態.

云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酒品如此佳,還是因為他的控制力本就異于常人.

站在門口,隔著一群人,云璟怔怔的看著他……

那張熟悉而心動的面孔,不知還能這樣看多久……

往後,是不是就當真只能靠回憶來支撐所有的思念了?

思及此,云璟心弦一痛,薄霧不自覺的漫進眼眶中來……

忽而,沙發上的男人,睜開了眼來.

目光沉沉,一眼就對上了云璟那雙朦朧的水眸,幽光在他微醉的眸底閃爍了一下……

四目相對,云璟感覺呼吸都停滯了半秒.

舒了口氣,壓抑著眸底的霧氣,一步一步,繞過人群,朝他走近……

而他的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身上,沒有半分的偏移,且燙得幾乎是要將她灼燒.

云璟站定在他跟前……

不著痕跡的吸了口氣,抿了抿干澀的唇,"醉了?"

她問.

桌上,擺放著各種各樣的酒水.

看到那些空空如也的酒瓶,其實她也已經猜到了.

他身體內的解酒酶極少,根本抗不過這些烈酒的.

她有些心疼,"不會喝酒還要逞強……還能走嗎?"

她輕聲問他.

卻哪料,景向陽一探身,勾手,就攫住了她的下巴,還不等她反應過來……

一股濕熱,伴隨著濃郁的酒精味,強勢的沖入了她的檀口中來.

櫻+唇,就被他狠狠地吻住.

力道,很重……

且吻得極為狂熱.

如同酒後遇到了甘霖般,急切的想要一解舌燥……

"唔唔唔——"

云璟被她大力一帶,整個人便毫無預兆的跌入他火熱的胸膛里去,兩個人一同摔落在沙發長椅中.

他是真的醉了……

而且,醉得不輕.

如果沒醉的話,他不可能在這種公共場合,如此肆無忌憚的吻她.

不,或者……根本不會吻她!!

她不會忘記……他是個快要結婚的人了!

云璟在他濃酒彌漫的懷里掙紮了幾下,無果.

她掙得越厲害,他攬住她腰+肢的猿臂收得越緊,而吻著她的動作也變得更加凶猛.

他甚至于,不給云璟任何喘氣的機會.

濕熱的舌尖,熟稔的竄入云璟的檀口中,寸寸攻占著她的呼吸,汲取著屬于她的每一寸味道……

這樣的場景,已經不下十次的出現在他的夢里.

成年之後,鮮少會做春/夢的他,居到了二十八歲之後,會每天都夢到同一個女孩,同一個場景……

在夢里,他肆意的吻她,撫摸她,嘗遍她的味道,一次又一次,一次比一次更深,更猛……

他滾燙的大手,開始放肆的在云璟曼妙的腰+肢上,來回烙印,撫摸……

隔著薄薄的襯衫,云璟能清楚的感覺到他手心里的溫度,以及汗水染出的那份浸+濕.

她的心,隨著他挑/逗的動作顫栗著,搖擺著……

兩個人,吻得實在太過火,以至于,周遭紛紛有異樣的目光朝他們投射而來.

景向陽是醉了.

但云璟還沒醉.

+臉蛋費力的偏開,才喘口氣,卻又被他濕熱的唇+舌,精准的啄住,又是一記如暴雨般猛烈的深吻朝她襲來……

云璟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

最後,干脆不管不顧了,讓他吻個夠了.

她開始變乖起來,在他的懷里也變得柔順了些……

手臂攀上他滾燙的勃項,坐在他懷里,迎合著這一記迷醉的吻……

四唇軟軟相貼,舌尖貪婪而深切的勾纏著,一寸一寸的深入,再深入……

仿佛是,怎麼樣都要不夠一般!!

她的味道,漫進他的檀口里……

他口腔里濃烈的酒精味,早已將她香甜的檀口占據的滿滿的.

兩個人,早已分不清,誰是誰的味道……

云璟覺得,連自己似乎都醉了.

一記深吻,不知持續了多長時間……

一刻鍾?二十分鍾?還是半個時??

沒有誰去刻意記下這個時間……

兩個人,微低頭,滾燙的額頭抵著額頭,薄薄的汗水滴滴滲下來……

喘+息聲,此起彼伏的響著.

氣息間,彌漫著對方的味道……

教纏在一起,亂了心神.

景向陽半眯著眼,凝望著對面的云璟,大手捧著她的+臉蛋,輕輕的,一下一下,緩緩地,心疼的,摩+挲著……

每一個動作,都像是一種祭奠,一種記憶……

仿佛是想深刻的記住夢里的這張臉……

"我們回去吧……"

云璟低聲要求.

呼吸不勻,臉頰緋,像是醉酒的人兒一般.

"好."

他點頭,沉吟一聲.

【大家有月票的,能留到28號的可以給鏡子留到28號翻倍給哇!!今晚加更了,群麼麼!另:米粒白的《一醉沉淪:總裁,離婚吧》已經恢複更新了哦!歡迎大家收看】

更新超快,請按"CRTL+D"將本書加入收藏夾,方便您下次閱讀!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34):他從來沒有這麼熱切的想念過一個人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36):你不要走,哪兒也不許去!【重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