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36):你不要走,哪兒也不許去!【重薦】  
   
尾聲——驕陽似璟(36):你不要走,哪兒也不許去!【重薦】

"我們回去吧……"

云璟低聲要求.レ★/*#*學.o.c★/レ

呼吸不勻,臉頰緋,像是醉酒的人兒一般.

"好."

他點頭,沉吟一聲.

云璟著臉從他身上退開來,試圖扶他起來,卻發現,他根本已經沒有力氣支撐自己的身體了.

景向陽整個人癱軟在云璟的懷里,頭埋在她的勃項間,閉著眼,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他真的醉了,而且,醉得還非常不輕.

他全身的重量壓在云璟身上,讓她有些喘不過氣來,更別抱著他多走兩步了.

才走到吧台邊上,云璟就已經大汗淋漓了.

他實在太高,太健碩,而自己,在他跟前得就像白雪公主里的矮人一般.

吧台前的酒保見到了云璟和她抱著的景向陽,忙好心的建議道,"姐,我看你干脆給這位先生到隔壁五星級酒店開間房吧."

"不用了,謝謝."

云璟拒絕,去翻他衣服里的車鑰匙.

才想來,這酒店的地下停車場大到能讓人在里面繞一個時都不為過.

云璟有些頭疼了,干脆打的吧!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從酒吧里出來,結果,這個時間點打車的人實在太多,而云璟攙扶著身上的男人,根本別想同人去搶車,攬下來,才想把景向陽塞進去,下一秒,車早已載著顧客一溜煙兒的跑了.

"h/it!!"

云璟極為不滿的罵了一句.

看著懷里稍感不適的男人,云璟思來想去,最後還是聽了酒保的話,就近去周邊那間五星級酒店開了間房.

酒店大堂前——

"姐,房費1088元,押金2000,謝謝."

"哦."

云璟沒帶這麼多錢,手兒在景向陽的西服口袋里搗騰了好一會兒,尋到了他的錢夾,打開,抽了一踏色鈔票出來.

"謝謝."

前台姐收好錢,把多余的遞還給她,又遞了她兩張房卡以及兩張早餐券.

酒店不愧是五星級的,服務態度自不在話下,見云璟抱著景向陽很是吃虧,連忙就上來了一名男服務生替云璟攙扶著景向陽上了三樓的套間去.

男服務生將景向陽擱在臥室的大床+上,便退出了房間去.

云璟看著床+上睡得正熟的他,呼出了口熱氣,揩了一把汗,終于搞定他了.

熟睡中的景向陽似乎稍有不適,劍眉擰做一團,蹙得很深.

鼻息間的喘+息聲,有些沉重.

額上,細密的汗水不停地從發際間湧+出來.

他伸手,煩躁的扯了扯脖子上的領帶,沒扯開來.

云璟見狀,連忙湊了上去,跪在床+上,蹲在他身旁,俯身,耐著心思替他將領帶從脖子上取下來.

又順手替他解開了領口下方的幾顆紐扣,才發現,他火熱的胸口上早已不知何時冒起了疹.

云璟心疼的歎了口氣,蹙緊了秀眉,"不會喝酒還喝這麼多……"

他的襯衫,早已被熱汗染了個透濕,黏在他身上,怪為不舒服的.

云璟干脆替他將身上的襯衫扒拉了下來.

景向陽似乎早就不爽身上粘糊糊的衣服了,云璟給他脫的時候,他倒是挺配合的.

衣衫褪+下,露出那精壯的健軀.

他的身材,完美到幾近無可挑剔.

結實的胸膛口處,一片通,卻掩不掉肌膚本身那性/感的古銅色澤,隨著流暢的肌理線一路往下,是他緊+窄的倒三角腰身,平坦的腹部上是八塊整齊性/感的腹肌,精壯又不突兀,一切都是那麼的恰到好處,男性荷爾蒙的特殊魅力在他的身上展現得淋漓盡致.

被晶瑩的濕汗染著,將男色的誘/惑施展到了極致……

云璟深呼吸了口氣,試圖調整一下自己跳動不勻的心率.

"我去幫你打點溫水擦擦身子吧."

她自自語的絮叨著.

明知他聽不到.

云璟摸索著下床,跑去浴+室里打了一盆溫水過來,把毛巾沾濕,又擰乾淨,這才細致的替他擦拭起來.

溫熱的毛巾,柔柔的擦過景向陽的身軀,讓他忍不住舒適的哼/吟出聲來.

云璟感覺到他的喜歡,擦拭的動作,也就越發肆意了些.

從他泛著疹的胸膛,一路往他健碩的腹部游離而去.

+嘴里還忍不住嘟囔道,"怎麼身材就這麼好呢?"

也沒見他平時有多麼空閑去做健身運動的呀!

果,好身材有時候都是天生的!!

云璟看著他那一塊塊整齊而健碩的腹肌,擦拭的動作不由漸漸緩了下來,水波晃動,手指不自覺的……

就往他結實的腹肌上探了過去.

起初,她只是膽的,試探性的輕輕觸了一下.

好硬……

而且,滾燙滾燙的,還沾著薄薄一層汗漬.

那熱度,仿佛直接燙到了云璟的心尖兒上,讓她心頭顫動了幾下.

其實她不是沒有見過他身體的,從到大,似乎也見得不少,可是……

要真這麼……色/迷迷的摸,還當真是頭一遭……

而且,她發現,手+感,似乎還不錯!!

或許,她真的是太調皮了,又或者是,她太好奇了……

手指大膽的轉換成了溫熱的手掌,試探性的往他整齊的腹肌上探了探,見熟睡的男人沒多大的反應,她才愈發肆意大膽起來……

臨走前,用手心記下他的溫度,他的觸感,對她而,都是一種賞賜,不是嗎?

迷醉中的景向陽只覺有一抹滾燙在他平坦的腹部上不安分的撩+撥著……

那熟悉的溫度,以及柔軟的觸感,都叫他,血液沸騰.

他迷迷糊糊的掙開了深眸……

一眼,就見到云三跪在他跟前,正在認真的輕撫著他的健軀……

熱血,不斷的往腦門上湧!

這畫面……

讓他,想要不去多想,都有些難.

再加上腹部上那柔軟的觸感,讓他下+腹一脹……

一座不的帳篷,迅速撐了起來.

他重喘了口氣,一伸手,就捉住了腰+肢上那只不安分的手.

云璟顯沒料到他會突醒來,手被桎梏住,她一窘,慌亂的去看他.

撞見他那雙深不見底的幽眸,云璟的心髒胡亂的竄動了起來.

還不等云璟反應過來,他一個用力,就將云璟拉扯到了自己滾燙的懷里來.

動作強勢而霸道.

云璟嚇了一跳,單手下意識的撐在他結實的胸膛上,另一只手還被他緊緊握住.

四目相對,火熱的教纏.

云璟緊張的咽了口口水……

他的目光,太火熱,太赤/裸,仿佛是要將她焚燒成灰一般.

"你在干什麼?"

景向陽問她.

喉嚨沙啞,猩迷醉的眼底似追著淺淺的笑意.

那笑,如窗外的繁星,閃爍迷人,卻讓云璟……心醉茫.

"我在替你擦身子……"

云璟乖乖回答他.

"熱嗎?"她又心疼的問了一句.

景向陽癡迷的眸仁更深了些分,點點頭,"熱……"

快熱瘋了!!

尤其是,她還在不斷的往自己身上點火.

"那我幫你再擦擦……"

云璟著,就要起開身去.

卻哪知,景向陽一勾手就攔住了云璟的細+腰,才一用力,便將她整個人壓覆在了自己的懷里.

"別動."

他粗聲命令.

猿臂緊緊地擁抱著她,不許她動彈半分.

似急切的,將要將她桎梏在自己的懷里……

如果可以,他多希望,就這樣,一輩子!!

一輩子都睡在他懷里!!

"身上全是汗……"

云璟微微掙紮了一下,"好熱……"

兩個人抱做一團,熱氣升溫,將倆人炙熱的烘烤著.

細密的汗水,不停地從云璟的額頭上冒出來.

"讓我抱抱你……"

他啞聲低喃.

聲線透著些淒.

猿臂一用力,就將她抱得更緊了些分.

云璟心一痛……

她甚至都不知道,醉酒的他,是不是就像三年前的那個晚上,把自己錯當成了他的未婚妻,尤淺……

她想問他,但又不敢問.

怕得出的答案,讓她無法承受.

她輕輕閉上眼了去,享受著這一刻難得的溫存.

不問,就當不知,不知就不痛.

云璟拂在他的胸口上,聽著他強而有力的心跳聲.

那熟悉的跳動聲,那麼的讓她心安……

卻偏偏……

往後,或許她真的就再也沒有機會聽到了!

她要遠走異國他鄉,而他……終于要結婚了!!

或許,她遠走異國他鄉的緣由,是因為不願看著被自己愛了整整十八年的男人,成為別的女人的愛人吧!

她終究沒那麼大度,她沒辦法做到陪在他身邊,看著他和別人幸福,而她還能笑著祝福……

其實,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愛上這個男人的,也不知道這個男人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浸入到她的骨血中來的,她只知道……

打從記事起,她就愛著他,一直愛到如今……

從未停歇!!

想到這些點點滴滴,云璟的心,刺痛了一下.

她喘了口氣,不舍得從他的懷里爬了起來,迎上他腥的深眸,"我要走了……"

景向陽緊緊地摟著她的蠻腰,一聽她要走,腰間的力道不由收緊了些分.

另一只手托住她的後腦勺,稍一用力,就將她撲撲的臉蛋朝自己壓了下來.

櫻+唇,覆上他火熱的薄唇……

濃烈的酒精味,彌漫進云璟的鼻息間……

就聽得他粗聲道,"不要走!!哪兒都不許去——"

他的聲音,迷迷糊糊的,還帶著些酒後的醉意.

卻不知……

他心里的是,"不要走,哪兒都不許去,尤其是……美國!!"

但後面那句話,他終究沒有出來,聲音便已淹沒在了兩個人肆意纏+綿的深吻里.

云璟被他吻得暈頭轉向.

稍一恍惚,就被他翻身壓在了身下……

他的雙臂,撐在柔軟的大床+上,盡可能的讓自己不壓到嬌的她.

頭,低下去.

深炙熱的吻著懷里的丫頭,四唇相貼,緊緊糾纏,仿佛是怎樣都要不夠一般.

云璟只覺腦袋里所有的空氣都被他吸干了一般,腦子里短暫的一片空白,什麼都沒有,也什麼都來不及去細想……

手臂下意識的勾住他的脖頸,承接著他這一記火熱的深吻.

兩個人,不知吻了有多久……

直到兩個人的呼吸,都有些喘不過氣的時候,方才不舍得停了下來.

額頭,輕碰著額頭,四目安靜的看著對方……

眸仁里,波光漣漣,火熱流竄,如膠似漆的粘著對方……

終究,再次狂熱的,不受控制的吻上了對方的唇.

似乎,單單一個吻,還要不夠似地……

兩個人,還想要,更多,更多……

景向陽的大手,不自禁的探入云璟的襯衫衣擺,而後……

隔著薄薄的胸.衣,精准的握住了那團柔軟的雪+峰!

"唔——"

忽來的一握,讓云璟嬌身一顫,+嘴里忍不住吟/哦出聲來.

景向陽迅猛的攻占著她香甜的檀口,而手上的力道,更是隨著他狂熱的深吻,而加重了力道……

任由著它,在自己手心里,變幻出各種誘/人的形狀來!

它的手+感,極好.

軟軟的,酥+酥的,填充在手心里,像握著一團棉花糖似得,讓他癡狂不已.

景向陽重喘了口氣,干脆一把將云璟身上的衣衫給掀了起來.

云璟感覺到胸口一片涼意,她下意識的低呼了一聲,手羞澀的想要去扯下自己的衣衫,卻怎麼都拗不過他的力道,只能任由著他粗暴的替自己把身上的衣衫懈了下來.

留下一件……性/感的,蕾絲胸.衣……

看著她雪白曼妙的身段,景向陽腥的眸色愈發潮+了些分,他粗喘一聲,起身,一手勾過她的蠻腰,將她粗+魯的桎梏于自己懷里來.

下一秒,拉開她單薄的胸/衣,亢/奮的含+住了她那顆緋色+誘人的葡萄……

"唔唔————"

胸口上忽而傳來過得濕熱,席卷著云璟所有的精神理智線,讓她忍不住亢奮的吟/哦出聲來.

景向陽滾燙的舌根,熟稔的卷過她的葡萄,含在嘴里,肆意的吞吐,吸/吮,把+玩……

偶爾,挑/逗的啃噬著,很輕很輕,不痛,卻像被千萬只蟲蟻啃著一般,酥+麻得讓云璟渾身顫栗.

嬌的身子,抖得像篩子.

"景向陽……"

她無助的輕喃著他的名字.

手去掰他的腦袋,試圖將他從自己胸口里推離出去,卻哪知,她越是抗拒……

他含/吮得越發用力.

有種像孩子吸/奶的感覺!

云璟無奈了,卻偏偏,面對他的挑/逗,她還根本無力去抗拒著什麼……

呼出一口熱氣,就感覺到他另一只大手已經隔著她薄薄的胸/衣,在另一只高漲的雪+峰上,肆意的游離,揉+捏起來……

"呼——"

云璟長呼了口氣……

嬌身軟+綿綿的癱在他的懷里,無力抗拒,只能任由著他……在自己身上把/玩.

而她那雙濕熱的手,早已,控制不住的,往他健碩滾燙的身軀上,探索而去……

"景向陽……"

云璟軟在他結實的胸膛上,呢喃的著他的名字,一聲又一聲……

"景向陽……"

"向陽……"

她不知道,自己以後是不是還可以像如今這般,這樣與他瘋狂教纏.

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還有權利,再像現在這樣親昵的喚著他的名字……

云璟的喚聲,就像一劑濃烈的催.藥,強烈的刺激著景向陽身體的火熱欲/望……

下+腹,滾燙.

如火般燒撩著……

他忽而伸手,抓過云璟牛仔褲的褲/頭……

還不等她反應過來,長褲和短/褲早已被景向陽勾著,一同從云璟的身上褪了下來.

此時此刻,云璟就如同一絲/不掛了般,展現在他眼前……

唯有胸口那件薄薄的胸/衣,還有些狼狽的抵擋著她半邊乳白色的雪+峰.

云璟+臉兒一,手羞澀的去擋住自己的下+腹,又覺擋不住了,方才扯了扯周邊的被子,想要用被子擋住嬌羞的自己.

才一扯過被子,就被景向陽霸道的一把拂開了去.

"就這樣……很美……"

景向陽攫住她的下巴,啞聲稱贊著她.

另一手烙過她的細+腰,將她桎梏于自己跟前來,握住她濕熱的手,放置在自己的褲腰帶上,啞聲蠱/惑她道,"幫我脫了……"

云璟的心,猛地"突突突"跳動起來.

眼波閃爍,潮+迅速的漫染上她緋色的臉頰……

就感覺到握著自己的那只手,也在跟著,急速升溫……

景向陽深深的凝望著她,幽深的眸底,盈滿著期待,"快點……"

他低聲催她.

推薦鏡子新:《一醉纏綿·總裁請節制》:81622/透露下,第二個番外的標題《晴陸漫漫》,講敘的是陸軍官臥底打黑掃h途中偶遇晴妹紙的故事,故事本身不虐,溫馨,曖昧,敬請期待.

更新超快,請按"CRTL+D"將本書加入收藏夾,方便您下次閱讀!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35):狂熱的深吻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37):彼此的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