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38):彼此的第一次(2)  
   
尾聲——驕陽似璟(38):彼此的第一次(2)

"唔唔————"

云璟雙臂撐在氤氳的玻璃上,很快,玻璃印出十個透明的指印來,水珠順著手掌印滴滴滲下來……

云璟被景向陽勾住腰身,迅速而猛烈的撞擊著.

那力道,如不是她被玻璃門撐住,云璟真的有些懷疑自己會要被他撞飛.

五髒六腑隨著他侵占,而不停地搖晃著……

云璟只能無助的發出一道又一道的哀鳴聲,如可憐的獸獸一般,嗚咽求饒.

"向陽……"

/潮順著腹,不斷的往身體的每一個細胞貫穿而過.

云璟落在地上的雙`腿,早已因這份異樣的亢奮而變得無力……

白`嫩的`腿上,染著誘/人的潮`,晶瑩的水珠將細腿染濕,盡是那般性/感媚/惑……

雙`腿顫栗,像風雨中搖搖欲墜的一葉扁舟,似隨時都可能癱軟倒下.

"唔唔——"

她不自已的吟哦著.

腳下意識的踮起來,腳趾卷曲,明明已經無力承受他的進攻,卻偏偏,還在不自禁的想要迎合他……

如果,第一次是疼的,那麼第二次……

一定是愉悅的,凶猛的!!

景向陽亢奮的粗喘聲,不停地從她的後背響起……

大手,興奮的拍著她粉`嫩的翹/臀,伴隨著身體沖撞所發出的"啪啪"聲,一時間,浴`室旖旎,空氣中仿佛都彌漫著一種/潮的暖意……

"慢點,向陽!!"

云璟無助的求饒,"我真的快不行了……嗚嗚——"

她嬌`軟的話音才一落下,軟`綿綿的身子就如同泥水一般,無力的往下面跌落而去,墜到一條結實的猿臂里,撈住.

下一秒,不等她反應過來,整個人就翻身被景向陽托抱了起來.

才感覺到身體放松了些分,卻來不及讓她喘口氣,他便再次……凶猛的攻占了她.

"唔唔——"

云璟發出愉悅的輕吟聲.

染著/潮的水眸不自覺的眯起來,眸仁間漫著一層淺淺的氤氳……

"你……輕點……"

她聲音輕`顫著,央求她.

"我盡量."

景向陽粗嘎的回了她一句,抱過她的雙`腿,拍了拍她的翹/臀,"盤緊我!"

云璟本身乏力,掛在他身上,自然不敢怠慢,連忙將雙`腿盤緊了他的腰身.

這一盤,讓兩個人的身體貼合得愈發緊密而深入了些.

兩個人同時喘了口氣兒,景向陽魅眼一眯,挑/逗般的在她的粉`臀上輕輕賞了一巴掌,下一瞬,直接將她抵在氤氳的玻璃門上,繼續將她貫穿……

"啊啊……"

"慢點……"

"向陽……"

他的速度之快,讓云璟根本無力承受.

手死死地摳住他的肩膀,太亢奮,以至于根本無法控制自己手心里的力道,直到他的肩膀上隱現出十個指痕印,她也分毫沒有察覺.

"寶貝,你的味道太美了……"

景向陽喘著粗氣,明明想要放慢速度的,可偏偏,減不下來,"我想要——"

"唔唔唔……"

回應他的,是云璟更加振奮的嬌/吟聲.

兩個人潮`的軀體,在花灑之下,緊緊地融做一團……

透明的玻璃門上,清楚的映射著云璟那妖/嬈的後背,完美的弧線,白`嫩的肌膚……

每一寸地方,都象征著無暇,還有/潮.

直到……

那道潔白的胴/體,痙/攣的勾作一團,緊緊地與跟前的男人相擁而抱……

在一陣凶猛的沖刺後,一股急流,同時從兩個人的身體內,噴湧而出……

振奮得讓兩個人同時喊出聲來.

他們倆,一同進入了……高/潮!!

云璟抱著他的頭,埋在他浸`濕的發絲里,放聲大哭.

不是痛,也不是委屈……

而是,太興奮,太羞澀……

讓她的緒,一時間幾近崩潰,讓她實在忍無可忍的大哭起來,似乎只有如此才能徹底發泄`身體內這太不尋常的亢/奮……

她的哭聲,當真讓景向陽有些慌了手腳.

"很疼?"

他的聲音,透著一種歡/愛過後的沙啞.

指腹替她輕輕拭干淚眼,有些不知該如何是好.

云璟抽噎了一聲,搖頭,"不……不疼……"

"那哭什麼?"

景向陽捧著她的`臉,好笑又無奈,"覺得我欺負了你?"

"不是……"

云璟顫著聲音搖頭,`臉兒漲得通,低頭,低軟著聲線嬌`聲回答他,"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哭,又好想掉眼淚……身體……好像……太……"

太興奮了!!

後續的話,她已然不出口來.

面頰通得宛若能夠滲出`血來.

景向陽一見她的模樣,就明白了過來.

性/感的喉頭滾動了一下,盯著她的眸色越發暗沉了些分,將她從自己身上放下來,揉了揉她浸`濕的絨發,"累了吧?洗完澡,趕緊去休息."

"好……"

云璟真累了.

才一從他身上下來,就只覺雙`腿一軟,嬌身攤在他的懷里,再也支不起來了.

後來……

後來云璟居然就那麼睡著了.

再後來……

迷迷糊糊中,她好像被人打橫抱了起來.

而後,就感覺身子沉入了暖暖的浴池中,疲倦的軀體被溫水浸泡著,那麼舒爽……

頓時,身上所有的倦意全被驅散了開去.

她忍不住撐了撐眼簾,半眯著水眸,慵懶的看著……

印入眼底的是景向陽那張俊美無儔的面龐,他一貫冷厲的五官,此刻在水氣的氤氳之下,看起來是那般的柔和,好看的輪廓如鬼斧神工雕刻般,完美,找不出半分瑕疵.

而他的俊臉,離自己的呼吸,緊緊……半寸之遠.

云璟醉了……

她覺得自己已經徹底醉在了這個男人給予她的溫柔里.

那雙深沉的眼睛里,蘊含`著的柔,就如同一陣颶風般,將她深深的席卷,讓她沉淪,再也……

無可自拔!!

"醒了?"

他問.

她眨眨眼,當作回答.

目光依舊癡癡地.

許是真的累了,又或者是這溫暖太容易讓人懶怠,以至于她連腫的櫻桃口都不願張開動一動.

景向陽看著如此可愛的她,忍不住輕聲笑了.

疼愛的在她的`嘴上,輕輕啄了一個吻.

才預備離開,那只跟前這只連`嘴都不願張開的懶貓居然一下子就迅速的探出了舌尖……

生澀而急切的撬著他的皓齒,迫不及待的想要侵占著他的領地.

浸`濕的手兒更是熱切的探了出來,捧住了他俊美的臉頰,試圖將這一記吻加深加重.

面對她生澀的動作,景向陽有些好笑.

他本該好心的教教她的,又或者,將這個被動的吻,轉為主動,引領著她.

可是,他沒有.

他甚至于是耐心的任由著她在自己的唇齒上肆掠.

但,太過急迫的云璟,還是用她的貝齒咬疼了她.

景向陽吃疼的悶`哼一聲,勾手,將躺在水里的云璟抱起來,坐在自己懷里.

而吻,還在繼續著.

他的大手烙在她纖細的腰`肢上,輕輕拍了拍她,沉聲,耐著心思哄她道,"慢點,寶貝,別急……"

"嗯……"

景向陽的安撫聲,就像一道緩沖劑,果然,讓急切的云璟瞬間安緩了不少,親吻著他的動作,也柔和了些許.

濕吻……到漸漸的,終于停歇了下來.

她浸`濕的額頭,抵著他的額頭,輕輕的喘著氣兒.

潮/的水眸,染上了一片迷離的霧靄.

"我……怎麼又到浴缸里來了?"

她的氣息還有些不平穩.

"怕你累了,用溫水泡一泡比較好,會舒服些."

景向陽的眸仁里還染著些許醉意,卻不知是酒精的作用,還是……沉醉在了她清純的誘/惑中.

"我真的累了,你不累嗎?"

云璟的話語里有些撒嬌的成分在.

"累了那就睡會."

景向陽抱著她,埋在自己懷里,讓她的臉頰貼在自己的胸膛上,拍了拍她的後背,哄著她,"在我懷里睡吧,待會泡好了,我再抱你上去."

"嗯……"

云璟是極為相信他的.

哪怕是泡在水里,自己也能沒有半分負擔的睡了過去.

能夠在他懷里安睡,這感覺,太好不過了……

後來,云璟回想起來,覺得她一輩子過得最幸福的一天,其實也不過就是這天,這一夜……

而景向陽呢?

他又怎麼不是嗎?

這一夜,也是他二十八年以來,做過的最美最溫暖最幸福的夢境……

云璟不知在浴缸里睡了到底有多久,再醒來,她是被一陣酥`酥`麻麻的感覺給刺激醒來的.

一睜眼,就見景向陽正雙臂撐在浴缸邊沿上,伏在自己身上,緩緩地律/動著.

性/感的汗珠,滴滴用他簡短的鬢角處低落而下,融入水中……

感覺到身體內正在不斷翻湧的/潮,云璟下意識的嬌/吟出聲來.

"你……"

`臉兒緋一片.

心里明明羞澀難耐,卻偏偏……身體早已不自覺的為他綻放.

景向陽撞見她那雙染著/潮的水眸,深沉的眸子愈發暗了下去,他啞聲道,"我……好像見到你,就想要……"

云璟嗔怨的在他的胸膛口上拍了一巴掌,"你再這麼折騰下去,我明天真的就要下不了床……唔唔……啊……"

話都來不及完,就已經被景向陽的攻勢蓋了過去.

水中……

景向陽雙手握住她的腳踝,舉高雙`腿擱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再然後,一個迅猛的攻勢,讓云璟忍不住尖叫出聲來.

云璟渾身一緊,下`腹一收縮,重重的夾著景向陽,惹得他失控的一聲低吼.

濃眉顫栗,大手在她的翹`臀上亢奮的落了一巴掌,啞聲哄她,"寶貝,松點——你這樣……讓我太舒服了!"

他著,就忍不住在云璟緊致的嬌身里,又凶猛的沖撞了起來.

"天——"

景向陽粗喘著熱氣,"寶貝,你真的……太讓人舒服了……"

他明明知道自己這樣要得太頻繁有些過分,可是,面對這麼美味的食物,他真的難以把持!!

更何況,他可是餓了整整二十八年的!!

"唔唔……"

云璟一緊一松,只覺有熟悉的熱潮不停地從蜜/穴中湧`出來,將兩個人都染了個透濕.

而他,在自己的身體內,也越來越迅猛!!

云璟埋在水里的嬌身,瞬間漫起一片潮`……

長長的金色卷發,綻開成一朵美豔的玫瑰,漂浮在水中,那麼性/感,狂/野,而且是一種清純里透著的乾淨的野性美……

刺激著景向陽的每一根神經線!!

讓他,只想在她的身體內,索要更多更多……

"哥……"

云璟在他的身下,求饒般的喚著他,聲音顫栗,嬌`軟,"哥……"

而那軟糯的聲音,卻幾乎帶著一種魔力……

一種,能讓男人單單聽著,就能一`瀉`千`里的魔力!!

該死……

"妖精!!"

景向陽用皓齒亢奮的不停地在她的`嘴上厮`磨,啃噬著,"你剛剛叫我什麼?"

"哥……"

云璟淚眼里染著霧靄,一聲低喚,讓景向陽眸仁深陷,下一瞬,抱起她的細`腰,在她嬌`嫩的身體里,索要得愈發凶猛起來.

他發現,他居然……

特別喜歡她這麼叫自己!!

"再叫我一聲……"

他哄她.

"哥!!"

云璟不懂他的亢奮來自于哪里,只以為自己多叫幾聲,他就會放過自己,可哪知她越是叫得酥`軟,他要她也更深,更猛……

深到,幾乎頂到了她的五髒六腑……

猛到,幾乎快將她的五髒六腑給撞碎了!!

"啊……"

云璟尖叫,乖乖討饒,"哥,我不要了,不要了……"

太舒爽了,讓她根本……

沒辦法承受!!

景向陽聽得她的求饒,腰間連忙順勢放慢了速度.

"真的不想要了?"

他低聲問她.

"不要了……"

云璟身子扭捏了一下.

"你……你在我身體里,好擠……唔唔——"

景向陽眉心抽`動了一下.

明明感覺到她的身體濕熱得厲害,那是想要的征兆,可看她這副模樣,或許她真的是累了.

他不由有些心疼起來.

今晚到底是她的第一次,可自己……好像實在太凶猛了,居然讓她連丁點休息喘氣的機會都沒有,一連就像她討要了三次!

再強壯的女孩子,都無法忍受他這樣凶猛的進攻吧?

何況還是她這麼嬌弱的女孩.

景向陽忽而有些自責了起來.

即使再不願意從她的身體內出來,但……最終,他還是強忍著那份沖動,從她的身體里退了出來.

退出來的那一刻,一股濃烈的空虛感同時朝兩個人席卷而來.

云璟更是只覺嬌身空落落里,心里竟不覺染上些許的失落感來.

下`腹,貪戀般的縮緊又松開……

總覺得……好像少了些什麼,需要些什麼,一時間,渾身變得不自在起來.

"我抱你回床`上……"

景向陽著,起了身來,隨手扯了條浴巾,將云璟濕答答的身子裹住,抱起她,一同出了浴缸.

回答床`上,她緋的嬌身上還沾著點點水珠.

景向陽讓她坐好,拿著干毛巾又替她一一擦淨.

就連她`的`下`面……都沒放過.

女孩子,尤其是那里,必須保持乾淨和干燥.

景向陽到底還是忍不住喉頭滾動了一下,畢竟……剛剛他還沒發泄完畢,而下`腹依舊腫`脹得隨時要彈跳而出.

而云璟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她躺著,任由著他將自己的雙/腿/分開,替自己擦拭著嬌身……

毛巾劃過,卻只覺,下`腹處一股熱流急湧而出……

景向陽一怔.

眉心觸動了一下,眸色暗然.

云璟羞赧的夾`緊雙/腿,忙用被子擋住了臉頰,不敢再去看他.

景向陽頓覺熱血沸騰,也不敢再去替她擦了,隨手丟了毛巾,掀開被子在云璟的身邊躺了下來.

卻哪知,云璟悶`哼了一聲,還不等他反應過來,她嬌身一翻,就趴到了他的健軀上來.

直到……

毫不避諱的用自己浸`濕的下`腹,夾住了他還未來的及發泄的昂揚……

景向陽重喘了口氣,大手用力烙住了她的腰`肢,往下緊緊一壓,讓她的雙/腿愈發緊致的包裹著自己的滾燙.

他低哼了一聲,粗啞著聲線問她道,"你……知不知道這樣是在點火??嗯?"

邪魅的嗓音,微微上揚,透著一種……讓人想懷/孕的魅力!!

云璟居然……鬼使神差的從自己的`嘴里就冒出了四個字……

"我……還想要……"

"我也還想要……月票……………………明天加更!!o(∩.∩)o哈哈!!"鏡子的話

不收費【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另明下,進群的VIP親們,麻煩先到留區下留個,鏡子才能審核通過哈,群號在留區,另新書更名為《一醉纏綿·總裁,別動粗》,等待親們的收藏和支持哇!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37):彼此的第一次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39):床單上那朵綻開的火紅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