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39):床單上那朵綻開的火紅玫瑰  
   
尾聲——驕陽似璟(39):床單上那朵綻開的火紅玫瑰

【親們,月票最後兩天了,再不投就作廢啦!!!】

他低喘了一聲,粗啞著聲線問她道,"你……知不知道這樣是在點火??嗯?"

云璟居然……鬼使神差的從自己的=嘴里就冒出了四個字……

"我……還想要……"

"……"

一句話,就如炸彈一般,在景向陽的腦子里"轟"的一聲炸開.

登時,腦子里,一片空白.

所有的理智線,都被她扔過來的炸彈,炸成了粉碎!!

景向陽一個用力,抱起她,讓她坐直了身子,而後,托起她的翹/臀,精准的往自己的身上一壓……

"唔唔————"

他的壯碩,將云璟那空虛的花/穴瞬間填充得滿滿的.

兩個人異口同聲的發出一聲滿足的胃歎……

心里那份空出來的虛洞,也在一瞬間被填滿.

這感覺,真好!!

看著腰身上滿面潮=的云璟,景向陽邪魅的眯了眯眼,摟著她的腰身,迅猛的上下律/動起來.

粗重的喘=息聲,以及身體沖撞所帶來的啪啪聲,還有……潺=潺的水流聲……

形成一曲動人的調,在房間里此起彼伏的響著.

空氣里,歡=愛的味道,夾雜著淋漓的濕汗味,一些竟顯得那麼曖昧,旖旎……

……………………

這一夜,注定是一個纏=綿的夜晚……

窗外,風習習,似乎還有些冷意,而房內,卻暖得如同火燎.

歡=愛,如同戰役,激烈而凶猛!

從床=上撚轉到浴=室內,從浴=室里又攻占到床=上,沙發上,甚至于連地上,倆個人都沒放過……

最後,又回歸于床=上!

云璟甚至已經記不清楚這是他第幾次在自己身體內釋放了.

第五次?還是第六次??

甚至于做的過程,她還有兩次暈眩的感覺,昏了過去,再醒來,再昏過去……

每次醒來都見他還在自己的身體內如雄獅般凶猛的攻占著!

她覺得自己渾身都快要散架了,就不明白,他怎麼會那麼那麼厲害!

許是酒精終于起了作用,最後一次做完後,景向陽到底還是伏在她身旁,沉沉的睡了過去.

實話,云璟真擔心,不是酒精的作用,他會打算這一夜就這麼瘋狂下去……

均勻的呼吸聲,淺淺的在云璟的耳畔間響著,單單只是聽著,就教她那般心安.

床頭,暈黃的燈光,柔柔的篩落下來,映射在景向陽峻峭的面龐上,給他凌厲的輪廓線倒增添了幾許柔和.

此時此刻的他,看起來極致溫暖魅人,不似他醒著時,對她的那般冷,刻薄.

云璟又想起了他在自己身上賣力索要時的姿態和神……

怕弄疼她,所以,總是那麼溫柔,而後又是不受控制的粗暴,再然後,又是克制下來的溫柔……

那樣的他,極富魅力!!

即使偶有弄疼到她,但是她依舊很感動.

她知道他為了她忍耐了許多許多……

想到這些,云璟忍不住微微彎了彎唇角.

卻忽而,腦子里又不適時的蹦出了他清醒時所過的那些刺痛的話,以及,一個極為現實的問題……

讓她,不得不去正視和接受的問題!!

————他要結婚了!!

而自己……卻還赤身躺在這張床=上,躺在他的懷里……

云璟從來沒有像此時此刻這般清醒的意識到一點……她叫三,且……還做了一名三會做的事!!

她把這個即將要結婚的男人,給睡了!!

可是,她不後悔.

提及懺悔,似乎也沒有.

她在他的臂彎里,輕輕轉了個身.

瞠目,呆呆的看著頭頂蒼白的天花板,深吸了口氣,最後……她做出了個決定.

偏頭,再看一眼身旁熟睡中的男人,水眸間,全然都是不舍.

咬了咬唇……

最後,起身.

而他的手臂,一直緊緊地抱著她纖細的=腰身,仿佛是感覺到她要離開似得,猿臂的力道一下子收緊了些分.

云璟心一痛……

本想放棄這個念頭,再躺回去的,但,她一咬牙根,才是強行從他的臂彎中退了出來.

心,痛得像被刀尖兒碾過一般.

吸了口氣,下床.

水眸間,已然泛起了層層霧靄.

掀開被子時,白色的床單上,還印著一片殷=……

那是,象征著她貞/操的血跡.

云璟的心,動了一下……

水波流轉,掀起幾許漣漪,欺身,又不舍得在他的薄唇上輕輕的啄了一記離別之吻.

她離開,不代表退出.

她只是不想讓他為難,讓自己難堪……

或者,按照她從前的本性而,她會留下來,甚至是期待著他把自己身上弄得渾身是傷,這樣她就有了明天控訴他的佐證,然後順杆上爬,勒令他娶自己.

可是……

這樣又有什麼意思呢?

如果醒來,他還是從前那個清冷而絕的他呢?

她又何苦讓自己如此難堪?為難了他,而又作賤了自己!

如果,他的心里真的有自己的話,云璟相信,過了今天這一夜,不需要自己再去找他,他一定會主動來找自己的……

他一定會來找她的!!

云璟湊近他俊美如雕刻的面龐,貼近他的耳畔間,低聲呢喃了一句,"哥,我等你來挽留我……"

只需要,他一句挽留自己的話!!

云璟知道,熟睡中的他,或許根本聽不到自己的話吧.

但沒關系,只要有心,只要他把今晚當回事,她相信,他會來找自己的!

云璟忍著身上散架的痛楚,拾起地上凌=亂的衣衫,一一穿好,遲疑了許久,最後,終于還是不舍得從房間里退了出來.

卻不想……

命運就是如此捉弄人,戲劇化的劇永遠都在你毫無防備的況下,與你不期而遇……

云璟怎麼都未曾料想,自己闔上房門的那一刹那,恰好,隔壁有一個女人從套房里走了出來,而那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尤淺!!

這家五星級酒店老總的千金.

尤淺詫異,從隔壁房間里出來的人,居然是云璟!!

剛剛那間鬧得極為凶猛的房間,凡在隔壁住著的,都聽到了那亢/奮的吟叫聲,都知道房間里那時那刻到底發生了些什麼……

但尤淺怎麼都沒想到,那個女人,居然是云璟!!

看著她略顯不適的背影,尤淺的心,狠狠一沉……

如果出來的人,是她,那剛剛……房間里的男人,又是誰呢?

如果不是景向陽,多好?那樣,她是不是就有了理由拆散他們??

如果是景向陽呢??為什麼她會一個人出來?

尤淺的好奇心開始不停地作祟,最後,她做了個決定……

她打算進去一探究竟.

尤淺是這家酒店CEO的女兒,找借口要張房門卡不是沒可能的,當然,也需費勁些口舌才把那些訓練有素的大堂姐搞定.

成功的拿到隔壁房卡後,尤淺悄悄的刷卡,旋開了門鎖,進了房間去.

入門……

房間里,燈光微亮.

鵝黃的光暈底下,大床=上躺著那個她所熟悉的俊美男人……

赤身裸/體,只用被子隨意的遮掩著某些重要部位,而房間里,還充斥著一股歡=愛過後的味道,怎麼都化不開去……

尤淺蹙緊了眉頭.

手,握在手把上,力道很緊很緊.

幾乎不用去想,就知道,剛剛這里發生過什麼!!

尤淺吸了口氣,目光隨意的往別處一掃,卻一眼就見到了……白色床單上那抹刺目的猩!!

無疑,那是云璟留下來的處/女之血……

尤淺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握著門把的手指,泛出駭人的慘白.

臉色,乍青乍白,難看到了極點.

以景向陽的為人,他定然會對云璟負責的!!

尤淺突然變得有些慌亂起來,一時間站在門口,不知該如何是好.

卻意外間聞到旖旎的空氣里,似乎還彌漫著一股酒精的味道……

酒精??

景向陽喝酒了?

尤淺心弦一顫……

挪步,朝他走近.

試探性的喊了一聲,"向陽?"

沒有應答.

景向陽睡得很沉.

"向陽??你喝醉了?"

即使是洗過了,她也能聞到他身上的酒精味.

可想而知,他之前喝了有多少酒.

忽而,尤淺莫名變得有些興奮起來.

她了解景向陽,景向陽向來是滴酒不沾的人,因為他的身體內幾乎沒有解酒酶,而且,最重要的是……

他酒醉後再醒來,通常腦子會出現斷片的現象.

也就是,對酒後所發生的事,記憶不會太深刻,甚至是……完全忘掉!!

尤淺深呼吸了口氣,遲疑了少許時間,最後……終于下定了決心.

飛快的,褪了自己的裙裳,隨手凌=亂的丟擲到一旁,沒再繼續往深處去想,就在景向陽的身旁躺下了下來,嬌身更是貪婪的往他溫熱的懷里鑽了鑽.

熟睡中的景向陽下意識般的將懷里的女人摟得更緊了些分.

只是覺得氣息似乎不太對……

云璟是清新的體=香,而尤淺習慣了香水味.

景向陽哪怕就是半醒著,其實都可以輕易分辨出來的,可偏偏,現在的他,早已睡得昏昏沉沉,不省人事.

但,他不喜歡這股味道.

抱著她的猿臂,不自覺的松懈了些分.

翻了個身,背著她,又沉沉的睡了過去.

看著他健碩的背影,尤淺心里重重一落……

對自己,他就永遠要這樣嗎?如果現在他的身邊躺著的人是云璟呢?

跟自己戀愛三年,卻從來碰都不願碰她,可是對云璟……

尤淺有些受傷,手臂朝他探了過去,從身後緊緊的環住他窄緊的腰=肢,臉頰貪婪的貼在他的後背上,享受著這一刻的溫存……

哪怕,這份溫存,是她自己偷來的!!

……………………………………………………………………………………

翌日,清晨————

金色的陽光從穿過薄薄的窗簾,投射=進來,籠罩在床=上一雙赤/裸的人兒身上.

光線太刺眼,直射在景向陽的睡眸上,讓他下意識的蹙緊了劍眉,翻了個身,手臂去勾懷里的驕人兒,卻忽而像是憶起了什麼,睜開了眼來.

一睜眼,首先印入眼底的是尤淺那張緋的嬌顏……

景向陽鄂住.

深沉的眸仁間,閃過幾許不置信.

她的臉,飛快的與昨天晚上那張模糊的=臉蛋重合……

景向陽不覺有些頭疼.

他發現,昨夜那個夢……

他當真已經記不太清楚了!

"向陽,你醒了??"

尤淺嬌羞的在他的額頭上輕印了一個吻.

景向陽峻峭的面龐上,始終沒有多余的表.

他翻身,坐起.

揉了揉自己犯疼的太陽穴,"你……怎麼在這里?"

他的聲音,沙啞著,還透著些剛醒來的惺忪.

昨夜,一直住在他夢里的人是……云璟!!

可是,一睜眼醒來,卻發現自己有可能酒後認錯了人,那種一落千丈的感覺,真的讓他有些難以接受.

心里頓時煩不勝煩.

尤淺也跟著他坐起了身來,扶著他的手臂,試探性的道,"你昨晚喝高了,是不是之後的事就全忘了?都不記得我怎麼會在這里了."

景向陽難受得搖了搖頭,知道有些問題不該問,他還是選擇問出了口,"昨天晚上……一直都是你陪著我嗎?"

"不然呢?"

尤淺臉頰一燙,"向陽,昨天晚上我們倆……"

她著,掀了掀身上的白色被褥,沒有話,只垂目一臉嬌羞的睨著他.

景向陽眸色沉了少許.

那團象征著第一次的猩印入他的眼底,只覺那麼觸目.

"尤淺——"

他的聲音,有些喑啞.

頭,好痛!!

昨天晚上……

他真的酒後亂=性了!!

身體里那種得到釋放的感覺,是騙不過自己的,何況,床單上還有憑證!

昨晚,他居然錯把尤淺……當成了云璟!!

景向陽重喘了口氣……

忽而有種自己背叛了那個女孩的感覺!

他不知道事怎麼會變成這樣……

他甚至會想,昨兒晚上不會她,會不會其實是一件好事?

如果真的是她,自己該拿她怎麼辦?以自己現在的身體……怎麼許她未來?許她人生?

"淺淺……"

景向陽又喊了一聲.

幽沉的黑眸看她一眼,"昨晚的事……我向你道歉,我認錯了人!對不起."

尤淺的面色一白,唇顫抖,"你……你這話,什麼意思?我……我都這樣了,你就打算一個對不起了事兒了嗎??"

尤淺指了指床單上那團猩的印記,帶著哭腔,著眼,委屈的質問他.

"對不起,我不會負責,也沒辦法負責,而你……如果真的是個聰明的女孩,就不會讓我對你負責,但昨晚的事,錯責在我."

他著,掀了被子,下床.

隨手拾了地上的毛巾,裹住自己的下=腹,徑自往浴=室去了.

浴=室里,仿佛還殘留著旖旎的味道……

昨夜,明明是那般的沉醉,而如此一醒來,才發現,這不過只是一個黃粱美夢.

夢醒,什麼都消失了……

如果可以,他多希望自己可以沉醉在這錯誤的美夢里,一輩子不要清醒!

他俯身,在自己惺忪的俊顏上拂了一把涼水,試圖讓自己再清醒些分.

雙臂無力的撐在盥洗台上,看著鏡子中臉色不佳的自己,沉重的喘了口氣,而後,從盥洗台旁邊的煙盒里,抽了一支雪茄出來,點燃.

轉身,慵懶的倚在台前,低頭,煩躁的抽起煙來.

"向陽,你剛剛那些話是什麼意思?"

尤淺推開浴=室門沖了進來.

她只隨意的穿著一件睡袍,頭發還散亂著,詰問他.

景向陽轉頭看她.

"我有沒有告訴過你,時候我患過白血病?"

他問她.

語氣,波瀾不興.

冷峻的面容上,找不出半分多余的緒來.

"什……什麼意思……"

尤淺的面色,一片慘白.

景向陽轉身,淡淡看著她,沒有任何的隱瞞,直道,"白血病複發,可能活不了幾年了."

尤淺驚愕的張大嘴,好久,都沒出一句話來.

"怎……怎麼會這樣??"

她有些不敢相信,"向陽,你身體不是一直都挺好的嗎?怎麼會……"

她的眼眶,不由浸=濕.

景向陽將手中的雪茄摁滅在水中,"這件事希望你暫時不要跟我的家人提及,還有……云璟!不要告訴她……"

"為什麼??"

尤淺的眼眶,徹底浸=濕.

聲音,嘶啞,"為什麼?為什麼不可以告訴她,卻能告訴我?因為你在乎她,你怕她替你擔心,可是你不在乎我,就不怕我會為你擔心!!景向陽,你這人真的……好絕!!"

尤淺的詰問,讓景向陽喉頭有些發澀.

薄唇張了張,最後,到底只能發出兩個艱澀的音節來,"抱歉."

尤淺笑著,淚流滿面,"你放心,我一定不會告訴她的!我就看著你明明想要,卻不敢靠近的痛苦……景向陽,這是你們倆欠我的!!"

她完,一甩浴=室門,沖了出去.

門闔上的那一刻,轉身,便淚流滿面.

老天是不是真的開了眼,來替她收拾負心漢,可是……

為什麼在得知他生病之後,她的心里除了痛和難受,怎麼就感覺不到任何一絲絲的快樂呢?

最終,尤淺還是走了.

正如景向陽的那樣,她沒有讓他負責.

景向陽裸=著上半身,坐在沙發里,抽煙.

零星的火光,在指骨間閃爍著,嫋嫋的煙霧上揚,朦朧了他那雙深沉而略帶黯然的眼眸.

他的心,差到了極點.

胸口悶著,煩不勝煩.

吐出最後一口煙圈,將手里的煙蒂重重的摁滅在了煙灰缸里,這才起身穿衣.

——————————————最新章節見《添香》——————————————

云璟深夜爬牆回宿舍後,一睡,就睡到隔天下午兩點.

她是被餓醒來的.

許是因為昨夜真的太賣力的緣故,以至于還睡著,就感覺到肚子已經餓得開始'咕嚕咕嚕’抗議了起來.

云璟忍著渾身散架的痛苦,從床=上坐起了身來.

四肢百骸已經完全不受控制,穿拖鞋的兩條細腿還在顫抖著,她雙臂努力的支撐著床沿邊,才好不容易站起了身來.

云璟當真覺得自己要廢了.

腦子里掠過昨夜那激纏=綿的夜晚,臉頰一燙,眉眼間不自覺的漾開淺淺的笑意.

連忙彎身去拿擱在床頭櫃上的手機,然,看到手機通知欄里空蕩蕩的一片,剛還愉悅的心,一瞬間沉入了谷底.

他……居然沒給自己打一個電話,或者是……連一條短信都沒有!

云璟咬了咬唇.

他或許還在睡覺吧!畢竟,昨兒晚上更累的人是他.再,他還喝了那麼多酒呢!

云璟在心里如是安慰著自己.

這麼一想,心里頓覺好受了些分.

她決定,再等等.

起床,洗漱.

看著鏡子里,滿身都是吻痕的自己,云璟微微一怔……

雪白的勃項間,他所遺留下的歡=愛痕跡,四處可見,一片一片的殷=化為了紫色,如同一朵朵絢爛的曼陀羅般,在她水嫩的肌膚上綻開著.

云璟甚至于都不知道他是何時留下來的.

但,可想而知,昨夜的歡=愛進行得多麼激烈……

云璟臉上燥熱,伸手,心翼翼的觸了一下自己紫一片的脖子,意外的發現,一點也不疼.

原來,這不是傷.

這是,愛的痕跡……

云璟好不容易揮開腦子里那些激烈的畫面,擠了藥膏,開始漱口.

卻忽而,床頭櫃上的手機響了起來.

她一驚,連滿嘴的泡沫都來不及吐掉,扯了牙刷往盥洗池里一扔,便忙不迭的沖進了房間去聽電話.

然而,看一眼來電顯示,水眸瞬間黯然了下來.

電話不是景向陽打來的,而是秦瀝瀝.

云璟接起電話,有些意興闌珊,"你找我有事嗎?"

她的嘴里還含=著牙膏泡沫,起話來,含糊不清.

云璟邊打電話,邊往浴=室里走去.

"云璟,聽你要去美國了,真的假的?"

云璟含了口水,在=嘴里'咕嚕咕嚕’的倒騰了幾口,吐出來,"嗯,沒幾天了."

"你這都要走了,怎麼也不跟咱們同學朋友一聲啊?你到底把不把我當朋友了?"

秦瀝瀝嘴上似在抱怨著,可云璟聽著她的話兒,卻總莫名的覺得她好像還挺開心的.

云璟想,許是自己想太多了.

"你打電話給我就為了這事兒?"

云璟的態度一直就淡淡的,"沒別的事,我先掛了,我還在漱口呢!"

"云璟,這都要走了,咱們怎麼都得吃一頓飯吧?就當我向你踐行吧!今晚一起吃飯,好嗎?"

秦瀝瀝邀她.

云璟想了想,最後應承了下來,"好."

……………………

云璟穿著高領毛衣,系上圍巾,方才出門.

整一下午,除了接到陸離野的電話,便再無其他.

景向陽,始終都沒有給自己打電話.

云璟的心,一沉再沉.

站在宿舍樓下的槐樹下,身體忽而覺得愈發冷涼了些分.

明明今天她穿得已經夠多了!

舒了口氣,轉身,往學校校門口走去.

她約了秦瀝瀝在學校外邊一家西餐廳吃飯.

卻不料,正當這時,她兜里的手機突兀的響了起來.

云璟一驚.

而後,急忙從兜里將手機掏了出來.

看一眼屏幕上的來電顯示,云璟登時喜笑顏開.

是景向陽!!

他終于打電話過來了!!

云璟差點喜極而泣,連忙按下接聽鍵,不待那頭的男人話,她忙搶白的"喂——"的一聲.

"是我."

那頭,傳來景向陽低沉而略帶沙啞的聲音.

云璟的呼吸,有些急促起來.

她沒應話,兩只手同時緊握著手機,站在路邊,專心的聽他話.

"在做什麼?"

景向陽問她.

"准備和同學一起去吃飯."

云璟趕忙回答.

那頭,一片靜默.

許久,景向陽都沒有再話.

而云璟,幾乎是屏住了呼吸,靜待著他.

待他話,待他提起昨天夜里所發生的事兒,還待他……挽留她!!

"還有多久去美國?"

電話那頭,景向陽終于出聲了.

"一個星期以後."

云璟心里的期待,如蟻蟲般在她的心尖兒上蠕蟲著.

電話內,似乎能清楚的聽到景向陽的呼吸一點點變得沉重.

半響,就聽得他,"我出差了,可能到時候沒有時間去送你."

什……什麼意思??

云璟的水眸兒一眨,迅速的,有一層薄霧籠上了她的眼眶中來.

所以,他打電話過來,根本不是為了挽留她的嗎?

哪怕,昨兒夜里,他們都已經發生了那樣的事,他也沒打算挽留她??

自己在他的心里,真的……真的就那麼不重要嗎?!!

"我要去支援的地方,是個非常偏遠的山村,那里沒有任何通訊,所以……"

他到這里,微微頓了頓,"這一個星期里,我沒辦法聯系上你!還有,我現在已經在去山村的路上了……"

云璟的眼淚,潸然落下.

也就是……

直到她離開,她再也沒有機會見到他了!!

昨兒晚上……就她去美國之前的,最後一面!!

早知如此,昨兒晚上云璟就不走了!昨天晚上,她就該把他看個夠的!!

她後悔了……

"你呢?有話要跟我嗎?"

其實,景向陽多希望她會開口問他有關昨天晚上的事!

他還在寄希望于昨天夜里不單單只是個錯誤,哪怕,事實擺在眼前,毋庸置疑.

"沒有!"

云璟抹了一把淚,迎著風,執拗的保持著微笑,"景向陽……"

她喊了他一聲……

聲音,在涼涼的夜風里,破碎開來.

一如她的心,以及她心里所有,所有的期待……

"再見……"

她完,不等景向陽答話,便搶先掛斷了電話.

再見……

可是,再相見,又是何年何月……

景向陽坐在醫院駛去偏遠山區的大巴車上,目光落在車窗外一劃而過的夜景上,幽深的眸仁愈發黯然.

他作為醫院特派醫生去支援隔離山區的瘟疫,其實以他現在的身體狀況,他本該拒絕的,但景向陽最終還是選擇應承了一下.

第一,他想趁活著,做些該做的事!

第二,不用親自送她離開,對他而,就是一種賞賜了.

…………………………………………

掛上電話,云璟蹲在路邊,不顧所有路人詫異的目光,她把自己哭成了淚人兒.

哭完後,她還是去赴了秦瀝瀝的約.

看著雙眼通,眼睛腫得如棗核般的云璟,秦瀝瀝嚇了一跳,"云璟,你這怎麼回事啊?"

云璟沒話,只淡淡的掃了她一眼,招來了服務生點單.

秦瀝瀝有些悻悻然,她不,她也懶得再問,兩個人迅速的點了單.

飯局上,能感覺到秦瀝瀝的心似乎還算愉悅的.

她一直在不停的問著云璟,"璟,你這一去去多久啊?"

"以後還回咱們學校嗎?"

"你走了,陸少怎麼辦啊?"

"你在那邊可要好好照顧著自己啊!艾,美國那邊的帥哥比咱們這的強多了,你看又高又帥的,到時候你一定可以找個優秀的外國男朋友回來!!哇……到時候不定還能嫁到國外去呢,生個混血兒正太!那人生可真真兒完美啦!!"

秦瀝瀝越越來勁兒,一臉豔羨的模樣,替云璟展望著未來.

云璟卻聽得心里一抽一抽的.

外國男朋友……

結婚?生孩?!

云璟冷冷的睇著個沒完的秦瀝瀝,忽而覺得她有些泛惡,"你也巴不得我早點去美國."

云璟用的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

秦瀝瀝嘴上的笑容一僵,神頓覺有些尷尬,"怎……怎麼會?你干嘛突然這樣呢?"

云璟冷涼的扯了扯嘴角,"如果我偏偏就是要不如你們的意,不去了呢?"

番外加料劇場:

鏡子後媽:孟弦醫生,對于您兒子打擾您和太太OOXX,您對此有什麼感想呢?

景大醫生:(一記陰冷的眼神朝後媽射了過來,森涼一笑)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果然,後來的後來……

景大醫生當真把和兒子結下的這個不共戴天之仇給報了……

報仇的手段,一個字形容……

賤!

【親愛的們,月票最後兩天了,再不投就要作廢啦!!快丟下來,拿月票狠狠地砸鏡子吧!!另推薦下鏡子的新文《一醉纏綿:總裁,別動粗》,期待親們的支持!】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38):彼此的第一次(2)     下篇: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