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40):一封書:請你為我留下來【重薦】  
   
尾聲——驕陽似璟(40):一封書:請你為我留下來【重薦】

云璟冷涼的扯了扯嘴角,"如果我偏偏就是要不如你們的意,不去了呢?"

她完,起身就往外走.

看亦不多看一眼身後不知所措的秦瀝瀝.

秦瀝瀝扼腕的咬了咬唇.

云璟的性子她又不是不清楚,她這人平日里就是個心高氣傲的公主,別人越是討厭她,她就越是要做讓人討厭的事!

對,她秦瀝瀝就是巴不得她云璟滾去美國,滾得遠遠的,再也不要回來的那種!!

那樣,他陸離野就再也不用圍著她轉了!!

秦瀝瀝承認,她是嫉妒的,而且是那種嫉妒得要命!

像陸離野那樣的花花公子,什麼時候對一個女人那般服帖上心過?就除了她云璟!

——————————————最新章節見《添香》——————————————

離去美國只剩下短短幾日的時光了.

這些天,云璟一直過得渾渾噩噩.

身上,那夜歡愛過後所留下的痕跡,隨著時間漸漸散去,到最後……不留半分痕跡.

云璟想,自己對他的愛,會不會也終有一天像這些痕跡般,悄然淡去,到最後,只存在于記憶里……

如果真的可以這樣,該多好?!

可偏偏,不爭氣的她,卻還在奢望著……

奢望著她,出挽留自己.

怎麼挽留呢?人家都已經去了沒有任何通訊設備的山坳里,不定,他的離開就是為了躲開她的糾纏而已!

云璟這樣一想,心理更覺難受了些分.

………………………………………………………………………………………………

景向陽所在的偏遠山區幾乎可以稱得上是瘟疫隔離區.

這里沒有任何的通訊信號,唯一能與外界聯系的方式就是書信.

據郵遞員送封信出去也是挺不容易的,來回坐車都得花上一天的時間.

而村里亦沒有交通,當時他們抵達村莊的時候,醫院派過來的大巴都進不了山村里面,是村里的村民們駕著一輛輛牛車過來拉他們這些志願醫生進村的.

這是景向陽到過的最偏遠落後的地方.

但,雖然偏遠,卻也有著城市里所沒有的秀麗美景,自然風光.

這是他來山村的第四天了.

中午午休的時間,他忙里偷閑的倚在一顆山楂樹下抽煙.

涼風,襲過,樹葉沙沙作響.

聖潔如玉般的白色山楂花,像一陣花雨般飄落而下,散在他寬厚的肩膀上,倒有種不出的孤涼之意.

還有短短三天時間,她就要去美國了!

景向陽長長的舒出一口氣,寥寥的煙霧彌漫,渾濁了他的眼.

忽而,聽得有人在離他不遠的山楂林里話.

"云,你一定恨我吧!明知道自己患上了瘟疫,在這個世界上活不長了,卻還自私的拉著你不肯放手……"

這是一個男人的聲音.

聲音里,透著幾許悲戚之意.

想來這山村里患病的村民.

"我不許你這麼自己,宇,我不恨你,恰恰相反的,如果你生病之後選擇推開了我,活著的時候讓我見不到你,最後……卻讓我見到的只是一具冰冷的軀殼.如果真是那樣,我一定會……恨你一輩子的!"

女孩的話,像刺般,一下子,深深的紮進了景向陽的心底.

'冰冷的軀殼……’

景向陽夾著煙頭的手指,顫了一下.

蒼白的指骨,愈發分明了些.

他不怕自己成為她口中那所謂的'冰冷的軀殼’,他怕的是……

當那個女孩,見到自己冰冷軀殼時的畫面……

正如這個女孩所,人活著的時候,見不到;死了,剩下一具冰冷的軀殼讓她痛苦,遺憾,悔恨,最後是無邊無際的懷念,懷念……

景向陽忽而覺得鼻頭和眼眶有些發酸.

看似無私的行為,其實自私到了極點.

沒有顧慮過她的真實感受,而是自私的剝奪了她選擇的權利……

後來,山楂林里男孩和女孩的對話,景向陽沒再細去聽.

他將手里的煙頭,扔在地上,踩滅.

攏了攏風衣,轉身往回走.

腳下的步子,如踩著風一般,越來越疾,最後是奔跑著往自己的住宿屋去了.

他是借住在村民家里的.

這戶人家的年輕子女都外出打工了,留下老奶奶一人在家里守房子.

平日里孤單寂寞著,難得有城市里的孩子過來熱鬧一回,所以對景向陽是熱得不得了,也同樣喜歡得打緊.

"劉奶奶."

景向陽邁步進屋.

劉奶奶正坐在炕上吃飯,見景向陽進來,忙起身,"景醫生,吃飯了嗎?來來,不嫌棄的話,跟奶奶一起吃點?"

炕上,就一碗簡陋的青菜.

景向陽看得有些酸澀,掀唇笑了笑,在劉奶奶對面的炕上坐了下來,"劉奶奶,我已經吃過集體餐了,現在還撐著呢!您多吃點."

"哦!那你怎麼這個時間點回來了?"

平日里他們這些醫生沒到晚上十點,是沒空兒回家來的.

"劉奶奶,我是想來找您問些事兒.咱們這村,有什麼辦法跟外界聯系得上嗎?"

"有啊!可以寫信啊,也可以打電話,不過啊……貴著呢!"

劉奶奶一副心疼的樣子,搖搖頭,"我攢一年的錢,才舍得給我兒子打一個電話,寫一封信……"

確實,他們這窮鄉僻壤的,哪怕是一塊錢對他們而都是一種奢侈.

但得到這個消息,景向陽是雀躍的.

"劉奶奶,哪兒有電話啊?咱們村里不是沒通訊嗎?"

如果有電話就太好不過了!

他現在急著想要給那個女孩打一通電話,想要出聲挽留她,想要告訴她,不要去美國了,要去也要他陪著一起去……

"咱們村當然沒有!得往外走,翻過那座對面那座大山,瞅見不?找到那條大路後,再走個幾十公里,走到村外,就行了."

景向陽順著劉奶奶所指的方向看過去,一座巍峨的山峰印入眼底.

景向陽目測,翻越那座大山,靠走的話,時間至少得花去一整天吧?

"奶奶,這得走多久啊?"

"不久,兩天差不多了,我每年都得走一遭,給我兒子打電話呢!"

景向陽深深的看一眼跟前白發蒼蒼的老太太.

他想,出村以後,大概他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替老太太打電話給他的兒子吧!

兩天時間……

景向陽犯難了.

"那書信呢?書信寄出去,需要多久?"

他又問.

"書信挺快的!一天多就能送出去,不過那個很貴,賊貴!沒什麼要緊兒的事啊,還是別送了,貴得要命!"劉老太連忙擺手.

景向陽不關注這封信有多貴,他只關注時效!

因為,他沒時間了!

"奶奶,這是封非常非常要緊的信……"

景向陽想來有些激動,這些天壓抑的心仿佛一瞬間釋然了.

他握了握老太太的手,"謝謝您!!這封信,我務必得寄,這可能就關乎我……一輩子的幸福!!"

"一輩子的幸福?"

老太太眨眨眼,跟著笑彎了眉,"原來是給女娃寫書……"

書?

景向陽也跟著笑了,點頭,"對,是書."

這輩子,他從來沒有給任何人寫過書,而今天……

顯然是,他的第一次!!

景向陽伏在炕上認真的寫起了書.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沒有經驗的緣故,他第一次覺得原來這東西這麼難寫.

直到廢了第三張信紙的時候,他才稍微理順了些.

伏案,下筆.

信是這麼寫的:

"親愛的三兒,見信好!

收到這封信的時候,你一定倍感驚訝,為什麼這個年頭了,卻還有人用如此老掉牙的方式寄托思.

正如我來之前在電話里告訴你的一樣,這里是一個窮鄉僻壤的偏遠山村,一點也不誇張,交通基本靠走,取暖基本靠抖,治安基本靠狗,通訊基本靠吼.

本來接下來要的話我是想在電話里告訴你的,可是,我的房東老太太告訴我,想要打通電話,得翻過村前的那座大山,時效得耗上兩天,來回大概就是四天,我倒不是不樂意走,只是我沒有多余的時間,我需要救治我的病人,而這里的每一個病人都生命垂危,都在生死一線前掙紮著,所以,很抱歉,我沒辦法親自給你打電話,更沒辦法把自己送到你面前來,親口對你出這番話……

三兒……

前奏好像太冗長,接下來我會正式進入主題.

但我希望你在看完信件後,認真的再考慮考慮,不要匆忙給自己和我下決定."

景向陽寫到這里頓了頓.

薄唇緊抿,思忖了半秒後,再繼續提筆.

蒼勁有力的筆墨,在紙上跳躍起來.

他:

"我生病了.

患的是白血病.

先別急著掉眼淚,也別哭,告訴你這個事實並非想看你的眼淚,聽話,乖一點……

你大概知道我時候患過白血病,在我爸媽的努力下,我當時幸運的得到了治愈,但到今時今日,我的病還是複發了.

我怕你難過,怕你為我擔心,不願看見你為了我掉眼淚,更不希望你因為我而茶飯不思.

不願你知道,也怕自己終究不能陪你白頭到老,所以我想方設法的推開你,讓你遠離我……

其實,我嘴里所謂和尤淺的婚禮,都是騙你的,我只是想以此讓你遠離我而已!

我很幼稚是不是?但這招似乎很見效.

你吃醋了,你也為我傷心得掉了眼淚……

我真該死,有生之年,沒有想方設法的讓你開心,卻是盡一切可能的弄哭你!

我簡直跟白癡沒有任何區別了!

只是,提到尤淺……"

景向陽的筆鋒,在這里停了下來.

他擱下筆,看著信紙上的點點滴滴,眸色黯然了下來.

他不知道如何同她提起自己和尤淺那醉酒的一夜,所以,他打算等他回去之後,親口告訴她.

同她認錯,道歉,受罰.

但,只要她不走,他便再也不放手!再也不放……

尤淺的話題,沒再繼續.

他不是不想,而是怕紙上短短的幾個文字不清楚那天夜里的況.

"寶貝,還記得三年前那個晚上嗎?

我對著你,憤怒的吼罵,把你嚇得哇哇大哭.

再後來,我殘忍的把你轟出了門外.

在我的印象里,那是我第一次沖你發火.

而且,還是發那麼大的火!

我知道我那天一定把你嚇壞了.

其實,那天晚上,我懊惱的根本不是不經世事的你,而是我自己!

作為一名年長你十歲的兄長,卻流氓的對躺在自己懷里的你,動手動腳……

那時候的你,才年僅十五歲!

你還只是個孩子!

而我,卻已經有了想要霸占你的**!

我想,我一定把你嚇壞了!

我惱這樣惡心的自己,所以當你還懵懂的往我懷里鑽的時候,我憤怒的吼罵了你,轟你離開.

其實,那件事一直像根細細的綿針一般,紮在我的心底里,拔不出來.

我總在想,是不是那時候的景向陽就已經對的云三動了心,所以,他才想要占有她,將她占為己有……

是不是也因為這件越軌的事發生,才導致二十五歲的景向陽開始抵觸云三單純而主動的愛,害怕自己再發生三年前那樣無恥的事,害怕自己愛上了他心目中無邪且不容侵犯的孩子……

是的!在景向陽的心里,云三一直都是個孩子,天真,純粹,任性.

與戀愛,根本不著邊際.

可,即使如此,哪怕再多的抵觸,再多的心理抗拒,景向陽到底還是愛上了云三.

而且,愛得那麼真真切切!!

三兒……

我想你留下來,留在我身邊,哪兒都不要去.

不去美國,不去遙遠的城市……

就像從前那樣,像個跟屁蟲似地,追在我身後,不離半步.

調皮的把自己房間的暖氣弄壞,吵鬧著太冷,要賴著跟我一起睡.

突然就好懷念你掛在我脖子上,歪在我懷里撒嬌的模樣.

我不知道往後我的身體還能不能有力的抱起你,讓你掛在我的懷里,但我知道,只要我還活著,還有一口氣,我就有力氣把你擁進我的懷里來.

三兒,或許你會覺得我以一個病人的身份來挽留你,是自私的.明明保證不了白頭偕老,卻偏偏還想奢望未來的幸福……

是!我承認,我無法向你保證白頭偕老,可是,我可以向你保證,我會盡我畢生最大的努力,努力讓自己能與你一起白頭偕老.

寶貝,對于這些天,因我的一意孤行而帶給你的傷害,我向你道歉,對不起!我願意回去之後,負荊請罪,任憑你處置.

怎麼處置我也已經替你想好了,例如你可以生氣,三天不理我!

不過,不能再比三天時間還長了,不然你一定會把我折磨瘋的.

又例如,你可以罰我每天替你做飯,然後你板起臉告訴我這飯菜比李嫂做的差多了,下次需得改進."

景向陽寫到這里,不自覺的莞爾就笑了.

仿佛間,他已經看到三兒坐在高高的餐桌前,抱著胸,一副女王架勢的模樣,板起面孔有板有眼的訓著他,"你這做的什麼飯菜啊?好難吃哦!"

而他呢?

眯著魅眼,嘴角揚著笑,任由著她向自己挑三揀四,最後,一口含住她紛嫩的櫻唇,壞壞的討問她,"那我呢?味道還能入您的口嗎?"

景向陽好不容易從自己美妙的幻想中抽回了神來,笑笑,繼續下筆.

"三兒,其實在提筆寫這封信的時候,我想了許久許久,最後,我想,不管結果如何,你有選擇的權利,我們都沒權利自作主張的去替你決定你未來的路.

所以,我選擇了把所有的真相告訴你.

但答應我,別難過,別傷心,也不要掉眼淚.

因為,在寫著這封信的我,心是美好的,是愉悅的!

我想你留下來.

死亡並不可怕,可我怕……我活著的時候,有呼吸的時候……卻感覺不到你的存在!!

推開你的這段日子,是我景向陽活了二十八年以來,最難熬的一段時日.

我想你……

很想很想,好像身體里的每一個細胞都在思念著你的味道.

而那種念想,有些苦,有些澀,還有些……隱隱作疼.

還有,我愛你!!

至于,多愛……

我會用我所剩的有生之年,向你證明,我有多,愛你!!

……………………

寫了這麼多,也到了該收筆的時候了.

最後……

三兒,我希望你看完這封信後,將信放下,坐下來,靜心的想想,再認真的,反反複複的為自己的將來考慮考慮……

我是一位病人……

白血病患者!

如果,你能承受你的愛人在你眼前身體每況愈下,如果,你有足夠強的心髒面對愛人的離開;而當愛人離開以後,你是否還有勇氣繼續追尋新的戀,新的幸福……

如果,這些你都有能力足以承受,那麼,請你……留下來!!

我會,拼盡全力的,讓以上的種種如果,不複存在!!

等我回來……

愛你的向陽,致筆."

【求包求月票啦!!最後一天啦,再不投票子就要作廢啦!!】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33):這是你最後一次得到璟的機會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41):她收到了一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