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41):她收到了一封信  
   
尾聲——驕陽似璟(41):她收到了一封信

景向陽讓當地唯一的一名郵遞員把信送了出去,地址是云璟的學校.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兩日後便能送到云璟的手上.

景向陽一貫沉靜的心底,此刻變得有些起伏不定起來.

他希望日子過得再快一點,那樣他便能早日結束手邊的工作,回到有她在的那座城市去.

——————————————最新章節見《添香》————————————

這是云璟最後一天在A大上課了.

明天,她就從A市直飛美國了,所有的親人,包括向南媽咪和孟弦爹地,以及向晴都已經趕到了A市來.

云璟照往常一樣,背著大大的書包往教室走去.

卻還在長廊上,就撞見了候在那里的陸離野.

他穿著淺色的休閑襯衫,外面一件黑色的長風衣,下身一條同色系的休閑長褲,簡單的搭配,卻氣質斐然.

短碎的發絲,彰顯著他身上那道蓬勃的年輕朝氣.

給人感覺,總是那麼青春,陽光.

云璟眯了眯眼,嘴角漾開淡淡的笑.

他于她,就像秋日的太陽……

耀眼,而溫暖.

卻一點也不刺目.

云璟雙手兜在外套口袋里,朝他走近,"等我?"

"嗯."

陸離野抬頭看了看她.

云璟站定在他跟前,仰著頭,月牙兒的雙眸彎起來,故作輕松的笑問他,"干嘛一臉嚴肅的表看著我?"

陸離野黑眸閃爍了幾下,忽而一伸手,就將跟前的云璟摟入了自己的懷里來.

他的手臂,圈著她瘦弱的肩膀,力道很緊.

那模樣,宛若是唯恐她會隨時從自己的身邊消失去一般.

"陸離野……"

云璟低喚了他一聲.

鼻頭莫名有些酸澀.

"別動,讓我就這麼抱抱你……"

陸離野的聲音,有些沉.

著,愈發箍筋了猿臂.

云璟知道,他在同自己做最後的道別.

心里,染上層層悲戚……

她伸出手,反抱了抱他寬厚的肩膀,故作輕松的安撫他,"別這樣,我又不是不回來了……"

可到這里,云璟自己先了眼眶.

但她強忍著心里的那股悲傷不讓自己流瀉出來,她難得溫柔的拍著他的後背,頭歪在他的肩膀上,勸他,"我又不是待會就走,我明天才走呢!別這樣,你這樣只會讓我……更難受……"

"你難受個P!"

陸離野極不合事宜的爆了句粗口,放開了云璟.

在他陸離野心里,云璟就是個沒心沒肺的女人,因為她的心肺都早已交給了那個叫景向陽的男人.

"明天我就不去送你了."

他忽而.

云璟一愣,臉兒皺巴了一下,"為什麼?"

"哪那麼多為什麼?!"

云璟就跟他扛上了,臉蛋兒拉了下來,"你為什麼不去送我?你有什麼重要事嗎?別告訴我明天你還得上課,明天可是周末!"

陸離野耷拉著眼,沒吭聲.

云璟咬唇,瞪著他.

大概是被云璟的眼神覷得有些不自在了,他抬起眼,面無表的看著她,"不想看你走進機場的那一幕,行不行?"

陸離野的話,讓云璟怔了好幾秒.

喉嚨一澀,突然就有了一種想哭的沖動.

而後,踮腳,抱緊了他的肩膀,"朋友,會是一輩子的,我們並不會因為離開而失去對方……"

陸離野反手勾住了她的細腰,俊顏不舍的埋進她的勃項間,啞聲道,"在那邊好好照顧自己,我有時間一定過去看你,還有……多吃點,現在瘦得已經有些擱手了."

聽著他難得一本正經的囑托,云璟的眼眶還是不爭氣的濕了.

她點頭,"會的,我會的……"

長廊上,溫的一幕,卻正巧讓走出教室的秦瀝瀝撞見了.

她怔怔的望著眼前這曖昧的一幕,心里剛還聚集著的歉疚,一瞬間全數散開了去.

看來……自己真的不需要為自己剛剛的行為而自責了……

她云璟……本就該離開這個城市!!

離開他陸離野!

且,離得遠遠的!!

………………………………………………

同陸離野道別完畢,云璟直接往教室走去.

剛走進教室,聽得生活委員提醒她,"云璟,你的信箱里有封信."

"哦……"

云璟應了一聲,背著書包,往教室後面的信箱牆走去.

她對自己的信件是沒有任何期待的.

都這個年頭了,誰還寄信啊?大概是一些去美國的手續和資料類的東西吧!

寫著她名字的信箱盒里,安靜的躺著一封信.

還真是那種牛皮紙信封,上面貼著一張鳥圖像的郵票,郵票上蓋著郵局的印章.

云璟拿起來,將信封前後翻看了一眼.

信封上沒寫詳細的寄信地址,也沒寫寄信人的姓名.

云璟斂了斂眉,沒做多想,便隨手將信封給撕開了.

以至于,沒有注意到信封的邊緣口,有一處淺淺的翹起來的痕跡.

當然,那麼細的痕跡,也不能明什麼問題.

云璟攤開信紙,首先印入眼簾的是最後落筆的三個字:景向陽.

云璟心尖兒一顫,眼眸微亮……

手,握住信紙,不由抖了一下.

視線迅速的往正文瞄過去,下一瞬,水眸徹底暗了下來.

信紙是一張很簡陋的白紙,上面只是簡簡單單的寫著一句話:

一路順風,勿念.

落筆:景向陽.

紙上,是他的筆跡,她能認出來.

云璟捏著信紙的手,不由點點收緊.

面上的神從起初的期待,到漸漸的黯然……

最後,是徹底的失望!

她閉上眼,掩去眼底點點的波光,深吸了口氣,再睜開眼來,眼底的霧氣卻還是不爭氣的更濃了些分.

胸腔里所有的空氣仿佛瞬間被抽空了一般,讓她甚至有些喘不過氣來.

一時間,連呼吸,仿佛都在隱隱作疼.

直到最後……最後的一絲希望,也破滅了!!

他到底沒有出口挽留她!

哪怕他們之間都經曆過了那樣甘柴獵火的一個晚上,而他……想來是根本不在意的……

如果真的在意,不早該不顧一切的把自己留在他身邊了嗎?

秦瀝瀝一回到教室就見到了抓著信紙,著眼眶的云璟.

她愣神了半秒,看著她手里那張簡陋的白紙,眼底還是不由閃過幾許心虛,不動聲色的走了進來,站在云璟旁邊,明知故問道,"怎麼哭了?"

云璟沒理會她,匆忙將信紙收好,折身往自己的座位走去,也沒回頭多看一眼秦瀝瀝.

秦瀝瀝看著她驕傲的背影,冷冷的哼笑一聲,也回了自己座位去.

打開課桌,拿出書本准備上早自習.

課桌里的書包上攤著兩張半折的信紙.

信紙即使是往里對折的,卻因為寫信的人那蒼勁有力的筆鋒,致使信紙上的字跡印到了背面來,雖看不出是什麼字,卻能清楚的看見那密密麻麻的一整頁全是文字.

秦瀝瀝見到那信紙,手腳不由慌了幾秒,連忙往書包里一塞,那模樣似唯恐被人發現了一般.

她還是忍不住心虛的瞥了一眼旁邊自己的同桌云璟,發現她正盯著手里那封簡短到幾乎不算信的信發呆.

完全沒有注意到她剛剛心虛的動作.

秦瀝瀝不由長松了口氣.

視線落在她那張黯然的側顏之上,又看一眼她手中的那封信……

抿了抿唇,不自然的別開了眼去,不去看她.

云璟手里的那封信,其實,是她偽造的!

今兒她一大早的就來了教室,她到的時候,班上還沒到幾個同學.

她習慣性的去信箱里檢查自己的信件,偶爾會有在網上買一些複習資料什麼的.

她的信箱里倒是什麼都沒有.

預備離開,卻一眼就瞄到了云璟的信箱里躺著一封信件.

她的信箱盒自然是上著鎖的,但那封信因為沒有扔太深,還露出了一隅,手指一捏,就出來了.

實在的,秦瀝瀝當時真真兒只是好奇.

第一次見她信箱里有東西,而且還是信件!

要知道驕傲任性的云璟向來都是眼高于頂,已下巴視人,在整個學校關系稍微好一點的就只有陸離野了,誰還有這雅興同她寫信啊?

陸離野??

當這個熟悉的男人從她秦瀝瀝的腦海中蹦出來的時候,她心尖兒一顫……

有一個念頭瞬間冒了出來.

如果這封信是他陸離野寫給云璟的呢?

要知道這女人可是馬上就要去美國了,不定陸離野想以書的方式同她示愛,挽留她呢?

越想,秦瀝瀝愈發覺得這個事,並不是沒有可能發生.

她心里登時冒出了個大膽的念頭來……

心虛的環顧一眼四周,趁著沒人注意之際,一瞬間就從云璟的信箱里將那份厚厚的信件抽了出來.

心翼翼的將信封拆開,沒留下半分撕破的痕跡.

將信紙藏在書本里,用最快的速度將信件讀完,最後,長松了口氣……

這確實是一封感人至深的書,哪怕她不是當事人,卻也能感覺到這份愛里的真切.

但好在,落款人並非陸離野.

這讓她緊張的心多少松懈了幾分.

但,信的內容……

她不由皺起了眉頭.

這個男人,寫這封信的最終目的,就是為了挽留云璟.

可是,她卻一心熱切的盼望著這個女人能離得他們遠遠的,最好是再也不要回來的那種.

所以……

秦瀝瀝一咬牙.

這封信是絕對不能落到云璟手里的.

可是,怎麼辦呢?這信一定是生活委員放進來的,她那記事本上可每天都清楚的記錄著有誰的信件和包裹,待會云璟一來,生活委員就會提醒她有信件的.

最後,秦瀝瀝想了個辦法.

她從教室里的打印機里抽了一張白紙出來當信紙.

為什麼要用白紙呢?因為這紙張夠薄,又白,再適合描摹不過了.

秦瀝瀝就照著信件上的字描摹著,沒有的字眼,她就憑感覺模仿一兩個.

所以,文字很短,盡可能用的都是信里有的字眼,所以,拿起來一看,還真像那麼回事.

"一路順風,勿念!

景向陽致筆."

寫完後,她利索的將紙折成四開,又重新塞回了信封里去.

好在她打開信封的時候,特別有注意,盡量的不讓信封有撕破的痕跡.

她拿出雙面膠,飛快的粘好,再一看,還當真查不出任何被掉包的痕跡.

秦瀝瀝當真有些佩服自己的睿智了.

又趁著班上其他人的不注意,神不知鬼不覺的又將那封信給塞回了云璟的信箱中去.

直到……云璟收到這封信!!

————————————最新章節見《添香》————————————————

云璟去美國之前,還是回了一趟景向陽的公寓.

李嫂見到她回來,高興得幾乎有些語無倫次了,但一想到她立馬就要飛去美國,心里又覺難受得慌.

云璟去了一趟景向陽的房間.

空氣里,仿佛還彌留著他身上那道淡淡的,特殊的清香味道.

云璟有些恍惚.

仿佛,他還在自己身邊,觸手可及一般.

手探出去,又飛快的抽了回來,像是觸到了什麼刺骨的東西一般.

恍然回神,沒再做多想,快步走至他的桌前,從書包里抽出一封信,擱在了他的桌上.

信上的內容,比她收到的,更為簡練.

"勿念,勿聯.

云璟致筆."

放好後,她便匆忙走出了景向陽的房間.

那慌張的模樣,像是身後有洪水猛獸正追趕著她一般.

其實,追趕著她的不是洪水猛獸,而是比洪水猛獸更為殘酷的……回憶!!

過往那些溫的畫面,如同魔咒一般,不斷的從她的腦子里蹦出來,在她眼前一幕又一幕清晰的放映著,讓她幾乎喘不過氣來.

門,闔上.

云璟站在門外,面色蒼白得如同一張白紙,沒有半分血色.

她和景向陽……

從此,就斷在這里!

勿念,勿聯……

他們都該有新的人生了……

他結婚.

她出國……

從此,他們的世界里,再無對方半點痕跡!

如此,甚好!!

……………………

來給云璟送機的,缺了陸離野,也缺了景向陽.

云墨到底不放心女兒獨自出遠門,所以陪著她一同飛洛杉磯.

紫杉和向南在一旁不舍的抹眼淚.

向晴著眼,拉著云璟的手,怎麼都不肯松.

"三兒,你再等等我哥吧!!好不好??"

向晴可憐巴巴的央求著她.

提起景向陽,云璟心里還是隱隱一疼.

"他不會來的."

云璟語氣涼淡.

視線卻還是不由自主的往機場正門口掃了一眼.

當然不會出現他的身影.

明明知道結果,卻還忍不住去看.

她真傻……

一直都很傻!

甚至于,都到如今了,她還在期待著那些不該期待的東西!

"三兒,你再等等吧!!過幾天我們再走,等我哥從那破山村里出來再走,成嗎?反正咱們也不急著這一天兩天的,是不是?"

向晴急得都快哭了.

云璟看著她這副皇帝不急太監急的模樣,心里一疼.

伸手,把她緊緊地抱進了自己懷里.

從,她們倆都是最好最好的閨蜜,忽而要離別,心里自然萬般不舍.

云璟著眼眶,抱了抱向晴的肩膀,就聽得她低語喃喃道,"向晴,十八年了,我累了……"

三兒一句話,讓向晴再也忍不住飆出了眼淚來.

"對不起,三兒……"

她嗚咽著,抹淚,同云璟道歉,"我代我哥向你道歉!答應我,一定要狠狠地幸福!!要比他過得更好,更開心!!還有……早點回來!!"

向晴完,在云璟的額頭上心疼的烙了一記親之吻.

"我會的……"

云璟含淚點頭,"我會拼了命讓自己幸福的!"

而她,幸福的第一步就是……

忘記那個永遠不屬于自己的男人!!

她轉身,過安檢,登機.

淚,如雨,傾瀉而下……

………………………………

景向陽倚在山楂樹下.

風吹,花瓣飄落,似雪海……

浩瀚的天空,似白駒掠過,留下長長的白尾.

一米陽光,傾瀉而下……

灑在一劃而過的的機身上,來不及恍惚,便已消失在了云霧之中……

刺目的陽光,讓景向陽眯了眯魅眼.

卻只覺,心口一痛……

似有什麼……正一點點,一點點從他的心里剝離出去……

【鏡子頂著鍋蓋弱弱的爬走,不接受人參攻擊……】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40):一封書:請你為我留下來【重薦】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42):兩年後,她愛那個男人!【內附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