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42):兩年後,她愛那個男人!【內附說明】  
   
尾聲——驕陽似璟(42):兩年後,她愛那個男人!【內附說明】

假如……

這封書,能夠順利投遞到云璟的手中,那麼,云璟的心理疾病,是不是能夠迎刃而解?

如果心理疾病得到治愈,是不是就沒有了遠走美國的必要?

不去美國,是不是第一夜的最後答案,就能破竹而出?

如果第一夜的答案,破竹而出了……

…………

但,狗血的人生,從來沒有這麼多如果!

————————————最新章節見《添香》————————————————

信紙,攤開.

紙上,用雋秀的筆鋒,寫著簡簡單單的四個字……

——勿念,勿聯.

景向陽深幽的眸仁緊縮了數圈.

擱下信紙,往落地窗邊走去.

倚在窗前,低頭,燃了支煙……

抽了一口,只覺口干舌燥的,澀得厲害.

初看信紙上那簡單的四個字,景向陽幾乎要以為是她根本沒收到自己的信件.

可,事實是,她收到了.

回給他的這封信,是用自己寄給她時的牛皮信封包覆的.

景向陽低頭,猛抽了幾口煙……

渾濁的煙霧,漫染著他晦澀的眼眸,眸底一片不自然的猩.

喉頭艱澀的滾動了一下,只覺喉管像被煙頭燙過一般,讓他忍不住重咳了幾聲.

其實,就算她真的走了,自己也沒理由做過多的想法.

路,是自己讓她選的.

她留也好,走也罷.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何況他景向陽連自己的未來都把握不了,又何以與她談將來,談幸福?

他可以理解.

可,為什麼心里卻還像被鋒利的刀子一刀一刀剜著一般?

景向陽不知在窗前立了有多久……

直到,煙頭燃盡.

正了正身,緩步走到長幾前,彎身,將手里的煙頭扔進了煙灰缸里.

拿起煙灰缸旁邊的信紙……

勿念,勿聯.

抿了抿削薄的唇瓣,將信紙收好,放入了抽屜中去.

——————————————最新章節見《添香》———————————————

白駒過際,兩年光陰,匆匆而過————

S市——

四月的天,惷光無限好,一片春綠沁人心.

"哥……哥……"

樓道口傳來向晴的呼喚聲.

就聽得"噔噔蹬"的腳步聲響起,數秒後,景向陽的書房門被推了開來.

露天陽台上,就見景向陽雙臂慵懶的伏在護欄前,盯著別墅前那片綠油油的草地發怔.

一年前,他因總總原因已經從A市搬回了S市來,順利的替父親接手了他和墨叔一起創辦的醫院,成了醫院里最年輕的院長.

平日里喜歡一個人獨居海邊那棟別墅,偶爾會回家住上兩三天.

"哥!!"

門推開.

向晴還有些氣喘籲籲的,顯然是跑太急的緣故.

景向陽回頭看了她一眼,明知故問,"怎麼?"

薄唇輕啟,峻峭的面容,始終不見波瀾.

"你真的不跟我們去美國??"

向晴不甘心的又問了一句.

景向陽眯了眯眼,側過身來,點了一支長煙,這才抬頭看她,不咸不淡的問了一句,"去干嘛?"

向晴一口氣被他給噎住了.

舔了舔唇,才道,"哥,這可是……三兒的訂婚典禮!!你不覺得作為兄長,你該去給她送句祝福嗎?"

'訂婚典禮’……

景向陽眉目掀動了一下.

一貫沒有波瀾的峻顏上,似乎有了少許的波動.

但並不明顯.

他正了正身形,抬起眼皮,看向自己的妹妹,涼薄的嘴角彎起一道冰涼的弧度,似笑非笑的道,"你就那麼確定我過去的話,會是送祝福?萬一把人家的准新娘擄跑了,怎麼辦?"

"……"

向晴啞口.

看著眼前的哥哥,只覺喉頭發澀,"哥……"

"玩笑而已."

景向陽云淡風輕一笑,催她,"趕緊走吧,待會飛機都趕不上了.我過會還有點要緊事要辦,就不送機了,到了給我打個電話."

向晴咬唇,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後,怨念的轉身離開,下了樓去.

一下樓,向南就關切的迎了上去,"你哥怎麼?"

"不去!"

向晴一張嘴撅得老高.

向南歎了口氣,"算了,他心里准不好受,不想去就甭去了,咱們別逼著他."

"我哥要去擼新娘."

"……"

一句話,向南和景孟弦同時瞠目結舌,面面相覷.

最後,向南還是低低歎了口氣,"不會的,他就嘴上而已,這事兒他不會干,我兒子,我最了解他."

換以前他可能還真會這麼做,但現在,沒太可能了!

"為什麼?"

向晴撇撇嘴,"要能真搶回來,多好啊!我一直把三兒當我嫂子來著!"

"你以為你哥還是二十出頭的毛孩子嗎?人經曆這麼多了,該沉澱的早沉下來了,你也別瞎慫恿人家了,三兒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幸福,你再讓你哥去折騰,看你墨叔和杉姨還不跟咱們一家人急."

向晴幽幽的歎了口氣,"好吧,我祝福他們."

"走吧!有什麼話等上了飛機再吧,我們再耽擱真要誤機了."

景孟弦站在車尾後備箱前催促屋里兩個磨磨蹭蹭的女人.

"來了!"

向南應了一聲,匆忙出了門來.

…………………………

樓上——

直到父親的車,消失在街尾,景向陽才將視線抽離了回來.

目光落在自己手里那張略顯陳舊的名片上……

那是兩年前,云璟的心理醫師給他的一張名片.

是他遠在美國恩師的名片,心理專家,陳生.

景向陽從未想過,就這樣一張普通的名片,卻成了云璟和他未婚夫的橋……

他的未婚夫,名叫陳楚默.

陳生的兒子.

同樣,一名心理醫師.

畢業于美國哈弗大學心理學系,甚有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之勢,年紀輕輕,卻已在心理學擁有非凡的建樹.

聽向晴,云璟去美國後,幸得陳楚默的幫忙,才好不容易將心理疾病根治.

後兩人又覺投緣甚歡,最終,決定先訂婚,再回國結婚,定居S市.

當時,向晴提到云璟同意跟人訂婚時是怎麼的?

"太不可思議了,璟怎麼可能會跟別的男人訂婚呢??不可能,我不相信,這可不像她會做出的事兒!!哥,是不是璟受什麼刺激了?"

"訂婚不像是她會做的事,那什麼才像是她會做的?"

景向陽涼淡的詰問自己的妹妹,"結婚需要刺激嗎?結婚只要一點:她愛那個男人!"

就這個理由,于她,足以!!

愛……

對!

以云璟那樣高傲任性的性子,不是愛,又怎會輕易嫁給別人呢?

如不是愛瘋了,又怎會如此迫不及待的想要嫁人了呢?

云三,我是不是真該對你一句祝福語呢?

景向陽深吸了口氣,胸口像被巨石堵著一般,連呼吸仿佛都透著艱澀.

腦海中盤旋著當年她稚嫩的追在自己身後的畫面,一聲一聲,稚氣的喊著"景向陽,景向陽——"

他甚至還清楚的記得她剛出生時那天的光景.

的她,躺在粉色的搖籃床里,哭個不停.

丑丑的一張臉擠作一團,還憋得通,一下子更丑了.

當時的他,瞠目結舌的瞪著搖籃里的丑娃娃,口無遮擋的喊了一句,"好丑……"

結果……

搖籃里的東西仿佛是聽懂了他嫌棄的話語一般,一下子哭得更厲害了.

想到從前過往的那些畫面,景向陽忍不住輕笑出聲來.

眸底,卻早已不知何時,染上了一層迷蒙的霧氣.

他皺了皺眉,又點了一支煙……

或許,這段,到今天為止,也該徹底了結了!

轉身,進書房.

順手拿起衣架上的西裝外套,拾過桌上的鑰匙,出門.

驅車,往自己獨居的別墅駛去.

"李嫂."

進門,他脫下外套,隨意的扔至沙發上.

又解了脖子下方的兩顆紐扣,喊了一聲,"李嫂?"

"欸!"

李嫂忙從偏廳里迎了出來,錯愕的看著他,"怎麼?沒去送老爺他們?這麼快就回來了."

"嗯……"

景向陽沉吟了一聲,才道,"李嫂,你把二樓最左邊那間房里的東西收拾一下,扔了吧!"

李嫂聽聞這話,一愣.

"你……這是……"

景向陽抽了支煙出來,點上,吸了幾口,方才緩道,"都是些垃圾了,不作用,扔了吧!"

"怎麼會呢?"

李嫂有些犯難,"那些東西不一直被你保管得好好的嗎?都沒一點陳舊的痕跡,扔了怪可惜的!別扔了,就擱著吧,反正也不占地方,是不是?"

李嫂哪舍得丟掉.

景向陽猛抽了口手里的煙,而後,重重的摁滅在了煙灰缸里,"你要不舍得扔,捐了也成!"

"……"

李嫂啞口.

如此看來,他們家少爺這是鐵了心的要把過往的回憶收拾乾淨了.

她歎了口氣,也不知這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兒,"行,那我去收拾收拾."

景向陽沉吟一聲,算作回應.

李嫂上樓收拾東西去了.

所謂二樓最左邊的房間,其實是景向陽搬進別墅來時,給云璟留下的一間房.

房間的布局是照著當年A市云璟的那間房布置的.

而景向陽要求李嫂扔掉的東西,都是當年云璟去美國時遺留下的一些衣物和生活用品等等.

李嫂打開衣櫃,看著眼前掛得整整齊齊的衣物,不由歎了口氣.

清新的香氣,從衣櫃里彌漫而出.

這是一種獨特的香草味.

大概兩個月的頻率,櫃子里的衣服都會在景向陽的叮囑下,拿出來清洗一遍.

衣物不能機洗,且每次清洗的時候,都需要放一些自然香草的清新劑,以防會有潮味等等……

李嫂幽幽的歎了口氣,雖有不舍,但還是將衣服取了出來,收進了腳邊的大竹簍里.

門口,響起沉緩的腳步聲.

景向陽進了房間來.

"這些也扔了……"

他隨手拿過梳妝台上的一些生活用品,扔進了竹簍里,沒有半分猶豫和不舍.

這些東西,其實早就過期了,一如此時此刻,他們那過期的愛……

本就不該留的.

還有一些飾品,以及自己從到大送她的些禮物……

最後,是他們倆時候的一些相冊簿.

景向陽眸仁緊縮了半圈,下一瞬,就要往竹簍里丟去,好在李嫂眼疾手快的給攔截了下來.

"這個就別扔了吧?留著做個紀念也是好的,都是些時候的照片,這扔了可真是一輩子都尋不到了啊?"

景向陽斂目看了一眼李嫂.

李嫂心一慌,還是松了手里的相冊簿.

任由著他,扔進了竹簍里去.

"你收拾吧……"

景向陽似乎有些煩了.

留下一句話,便信步出了房間去.

半個時後,李嫂收拾完畢,一出門,就見景向陽正倚在門口抽煙.

"完了?"

他問.

目光掃了一眼李嫂手中那個裝得滿滿的竹簍.

"嗯."

李嫂點頭,"差不多都在這了."

看一眼他身邊垃圾桶上那滿滿的煙灰缸,歎了口氣,"你這身體少抽點煙,自己當醫生的,不是不了解這煙的厲害性……"

"嗯."

景向陽的聲音有些沙啞,點了點頭,將還未抽完的煙頭摁滅在了煙灰缸里.

李嫂抱著那一簍子東西,看一眼景向陽,"這些可真扔了?"

"嗯."

景向陽沉吟.

面上似沒什麼波瀾.

李嫂歎了口氣,搖搖頭,"真搞不懂你們這些年輕人……"

她完,抱著竹簍就往樓下走.

景向陽看著她下樓,又看著她出門……

莫名的,心里愈發煩悶起來.

他干脆又扒拉了一支煙出來,點上,抽了幾口.

朦朧的煙霧下,峻峭的面容涼淡得似不具半分感.

幽深的眸仁,一片灰沉,尋不出半許的波瀾.

胸口,卻因粗重的喘息,起伏得有些劇烈.

忽而,一把將煙頭摁滅在了煙灰缸里,疾步就往樓下沖.

拉開玄關,出門.

撞見李嫂抱著空簍子從外面走了進來.

李嫂一愣,"怎麼了?"

"東西呢?"

景向陽啞聲問她.

目光穿過李嫂,往她身後的垃圾堆掃了過去.

眸色一斂,抓過李嫂手里的空簍子,就往那堆垃圾疾步走去.

"欸!你慢點……"

李嫂在身後疾步跟上.

景向陽在垃圾堆前蹲了下來,二話沒,把屬于云璟的東西,又統統收回了竹簍里,也沒顧那些東西是不是已經被其他垃圾汙染到了.

李嫂看著他的身影,幽幽的歎了口氣.

到底還是沒舍得啊……

如果真的能這麼輕易的丟棄,斬斷,兩年前又怎麼會大費周章的從A市搬到S市來呢?

—————————————最新章節見《添香》——————————————

美國華盛頓——

MormonTemple殿堂內.

神聖的訂婚典禮儀式在輕緩的音樂中,輕松愉快的進行中.

兩年後的云璟,較于從前似乎成熟內斂了不少.

一席白色流線型的長禮裙,包裹著她姣好曼妙的身段,將她S型的身形映襯得愈發阿娜.

兩年前那頭俏皮可愛的卷發,已經換成了如今烏黑飄逸的直發,隨意的披散在肩頭,美得格外精致……

發心里,點綴著一枚皇冠發飾,站在那里,就如同高貴的公主一般,讓全場所有的人,都忍不住將目光投注于她的身上.

她的身旁,站著優雅從容的陳楚默.

今日最閃耀的男主角.

擁有著清俊的面容,優等的家教,一舉手一投足間,都極富涵養,是屬于女孩們競相追逐的類型.

典禮結束,他優雅的牽起云璟的手,往殿堂外走.

今天的典禮,似乎不太圓滿.

這麼重要的日子,陸離野還是缺席了.

理由是,恰好上頭派下重要任務給他,容不得拒絕,也壓根沒法請假,只能無條件的服從.

云璟表示理解.

缺席的,也不只有他.

還有,景向陽.

她從到大的哥哥……

云璟的水眸底里,漫過幾許不經意的失落.

殿堂的大門,被拉開……

在眾人的簇擁下,她緩步走出,卻在下一瞬,站在原地……

愕然失忡……

不收費:【辛苦最近追文的親們了,今兒鏡子有點精疲力竭,鏡子騙錢的也好,我拖文的也好,好一直重複一個梗的也好,鏡子只想,鏡子的每個字都是用心寫出來的,不要質疑我的態度,我相信如果我真的是胡編亂扯,為了錢而拉長文,也不至于會有這麼多親在追,大家都不是傻子,文的構思從一開始就是設定好的,劇銜接並沒有出現拖拉,至于煩躁也能理解,鋪墊和過度的章節總是遭心的,你們看得遭心,我看你們吐苦水也遭心,尤其是在沒有騙錢,沒有刻意拉文的況下.提到我重複舊梗,鏡子也要刻意明下,正文的舊梗是孟弦推開向南,番外是挽留,只是沒留住,正文是帶球跑了,番外里沒有球,我想唯一的相似點就是走了幾年,這也是為了讓三成長才出現的梗.鏡子還是那句話,相信鏡子的就繼續看文,已經追到這里了,我始終相信,之前沒失望過,後續也不會失望,另外,鏡子依舊在用心寫文,沒狗血,沒爛大街,也沒騙錢,沒有拉文.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堅持自我,謝謝大家的支持.我能理解大家心里的不痛快,但希望大家也偶爾理解下鏡子,追文不易,寫文也難,且行且珍惜】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41):她收到了一封信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43):兩年後的再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