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43):兩年後的再相遇  
   
尾聲——驕陽似璟(43):兩年後的再相遇

殿堂的大門,被拉開……

在眾人的簇擁下,她緩步走出,卻在下一瞬,站在原地……

愕然失忡……

殿堂外的廣場上,不知什麼時候多出了一隊交響樂團.

他們並列有序的分作兩側而坐.

指揮的左手邊是第一提琴樂手,右邊是大提琴樂手,往後分別是第二提琴,中提琴,鋼琴,豎琴,長號,大號,號,巴松管,長笛,定音鼓……

應有盡有,還有好幾個是云璟根本叫不出名字來的樂器.

而樂團的側邊,還立著一名樂團專業歌手.

殿堂門大開的那一瞬……

指揮棒揚起,動聽而渾厚的旋律在廣場中央層層迭起……

高亢而動的歌聲穿透于其中,熟悉的旋律和歌詞,一字一句……敲擊著云璟的心門……

"When/I/hear/the/bird/start/singing,I/wanna/see/you,When/I/see/the/leaves/start/fallin,I/wanna/see/you,The/only/thing/I’ll/do.Don’t/you/know,Is/to/rush/and/run/to/you,When/I/hear/the/clock/start/tiching,I/start/to/miss/you,Oh,The/only/thing/I’lldo.Is/gonna/dream/of/you,Wanna/stay/by/by/by/you/side…………………………Wannabe/wannabe/wanna,I/wanna/be/your/lover,I’ll/run/to/you,ooh……"

眼淚,抑制不住的往外流……

兩年前,當那個男人在手機那頭哼著這首曲調哄她入睡的時候,她尚不能明白英文背後的意義……

而如今,在美留學兩年後,瞬間,什麼都懂了.

"當我聽到鳥唱歌的時候,我想見你,當我看見樹葉落下的時候,我想見你,當我聽到鍾聲響起,我開始想念你,這是我唯一會做的事,想留在你身邊,你是我的一切,你是我與天使的翅膀唯一的聯系,談論著'愛’,我卻不能停止思考關于你的事,就好像一件瘋狂的事,像是春天下雪一樣,你知道每一個早上是你夢境的開始嗎,我們不能白頭到老,終有一日我們能夠張開我們的翅膀,你和我,我和你,張開我們的翅膀,想要成為……我想要成為你的愛侶,我會跑向你……………"【寫到這里,大家上次我拿歌詞湊字數的,是不是瞬間明白了鏡子的意思?為了鋪墊這一段也費了不少功夫啊!另外,歌詞200字會補給大家】

"I/wanna/be/your/lover,I’ll/run/to/you……"

最後一句……

云璟反反複複的隨著樂團哼唱著:"I/wanna/be/your/lover,I’ll/run/to/you……"

我想要成為你的愛侶,我會跑向你……

淚,濕了衣襟.

直到旁邊響起未婚夫陳楚默關切的詢問聲,云璟才從憂傷的曲調中回過神來.

眼前,多了一張紙巾.

是陳楚默遞過來的.

"謝謝……"

云璟道謝,拭干眼角的余淚,卻拭不去心底那抹酸澀.

"What's/up?"【怎麼了?】

陳楚默憂慮的問她.

云璟搖頭,不自然的笑笑,看向對面的交響樂團,有些狐疑,似不經意的問道,"這也是你准備的嗎?"

"NO,I’m/in/the/middle/of/nowhere."【不,我並不知.】

陳楚默搖頭,攤手,表示不能理解.

云璟清澈的水眸恍惚了一下……

不自禁的回頭,往身後的人群里搜尋了一下,試圖找到那抹熟悉的身影.

但……沒有.

她收回目光,眼底似有些許的失落掠過.

"What,are,you,looking,for?"【你在找什麼?】

陳楚默好奇的問她.

"沒……沒什麼……"

云璟悻然的收回目光.

心里卻不斷的有一個猜測萌生而出.

這隊專業的交響曲樂團,是誰如此費盡苦心將他們請來的?

會是他嗎?

就算真的是他,到了如今這樣的地步,又能怎樣呢?

………………

——————————————最新章節見《添香》——————————————

兩個月後……

景家,每周一聚的家庭聚餐會上.

向南到底還是忍不住舊事重提了.

"向陽,你年紀也老大不了,是不是該考慮考慮自己的婚姻大事了?"

景向陽低頭,繼續吃飯,眼皮也不抬,一副充耳不聞的姿態.

向南撞了撞自己老公,示意讓他幫腔.

景孟弦擱下碗筷,一臉嚴肅道,"你爸當年在你這個歲數的時候,你都穿著開襠褲打醬油了."

"噗……"

向晴忍不住笑出聲來.

想一想自己老哥穿開襠褲的慫樣兒,就覺逗趣.

景向陽冷不丁的瞪了她一眼.

"瞪什麼瞪啊,老爸老媽得可一點也沒錯,你以為你還年輕嗎?都三十而立了,還不結婚,干嘛?想孤獨終老啊?"

向晴狐假虎威的叉腰訓著自己哥哥.

景向陽冷涼的掀了掀嘴角,"要娶你這麼個聒噪的老婆,這輩子還不如孤獨終老!"

"你……"

向晴氣結.

"吵什麼吵!!"

向南板著臉拍了拍桌子,以正她女主人的雄風,"老大,你就一句,這事兒到底打算怎麼辦?"

景向陽涼淡的掀了掀眼皮,"什麼怎麼辦?"

他直接裝蒜到底.

"我的兒媳婦!"

"要不大街上給你拎一個回來?"

"……"

向南簡直被自己兒子氣得肺都疼了,"老公,你看看他,你看看他怎麼話的,真是氣死我了!!"

景向陽喝完碗里的最後一口湯,將湯勺擱下,優雅的用手邊的紙巾擦了擦嘴,"爸,媽,我吃完了,你們慢慢吃……"

他站起了身來,左腳不適的挪動了一下,要走.

"哥……"

向晴喊了一聲,猶豫了一下,還是問出了聲來,"你不會還想著三兒吧?"

景向陽寬厚的背脊微微一僵.

而後,回頭看向自己的妹妹,神淡漠,"我為什麼要惦念一個有夫之婦?"

"她還沒結婚!"

向晴強調.

"所以?"

景向陽危險的眯了眯眼.

"沒什麼……"

向晴見自己哥哥這副態度,覺得再下去,也不過是自討沒趣,"就是想告訴你,她回來了!"

看自己哥哥面容上依舊沒什麼緒,向晴又補充了一句,"回來快一個月了,只是你們倆平日里都比較忙,沒來得及見上,你要想見她……"

"我很忙."

不等向晴把話完,景向陽連忙截過了她的話頭,拾過椅背上的黑色西裝,隨意的搭在自己手臂上,沖對面的爸媽點點頭,"你們慢慢吃吧,待會我還有台重要的手術……"

景向陽完,信步往外走.

"兒子,你別太累啊!身體熬不住別死撐,手術要站累了,記得坐下休息休息."

向南還在不放心的沖著兒子的背影叮囑著.

"知道了,媽!"

景向陽一邊答話,一邊掏出車鑰匙,開鎖.

……………………

六月的天,熱得人心里躁動不安.

禪兒躲在樹上鳴叫,叫聲單調刺耳,頭頂的太陽火辣辣的烘烤著大地,整個S市如同籠罩在一個大蒸籠里.

這麼辣熱的天,卻偏偏還像孩子善變的臉兒一般,變就變.

頂著火熱的太陽,就忽而下起了暴雨來.

大雨來得意外,也來得迅猛,讓街頭走動的人群有些措手不及.

街上,車流不息……

遇上燈,景向陽踩了一腳急刹.

車,停穩了下來.

雨刮器在車前玻璃上迅速的晃動著,恍惚間,有一抹熟悉卻顯久違的嬌影毫無預兆的闖入了他的視野中……

一瞬間,將他所有的思緒,霸占得滿滿的.

就見她,孤身一人的站在大雨里.

沒有撐傘,只是無助的用手擋在頭頂上,似乎是想要擋去些雨水.

但雨勢太凶猛,只一瞬的時間,便將她身上那套白色長裙淋個透濕.

黑色的長發被雨水淋成一絲絲的,狼狽得像只落湯雞,卻分毫掩飾不掉她骨子里的那道靈動的媚氣.

她還是她……

水汪汪的眼睛,如月牙兒般,彎出一道明動的弧度.

卷翹的長睫像兩把蒲扇,雨點兒輕落在上面,惹得她無助的一眨一眨,憐惜間透出幾絲讓人心動的無辜.

兩年不見,她似乎沒變什麼.

非要出些變化來,大概就是發型變了……

不再是從前那可愛俏皮的齊劉海長卷發,取而代之的是直直的黑色長發,倒掩去了她骨子里幾分調皮的氣焰,顯得文靜不少.

景向陽幽邃的黑眸深陷了幾許.

下一瞬,推開車門,顧不上車外磅礴的大雨,也顧不上自己的車是否還在馬路中央,就預備下車去接她……

卻只見一輛黑色的賓利疾馳而過,穩穩地停在了云璟的側身.

下一瞬,就見一名身穿正裝的男人,撐著一把雨傘從車內走了出來,疾步朝云璟而去.

云璟忙貓身躲進了他的雨傘下.

男人紳士的替她拉開副駕駛座的門,直到她坐進車中之後,他方才繞過車身,收了雨傘,也坐進了車里去.

景向陽開門的動作僵在那里.

雨水,透過半開的車門,飄落了進來.

打在景向陽峻峭的側顏上,有些冷涼.

他關上車門.

動作有些僵硬.

車身後,響起一陣急促的鳴笛聲.

燈停止,綠燈亮起.

景向陽回神.

恍然的深眸,恢複以往的漠然和平靜.

仿佛剛剛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腳踩下油門,車如疾風般馳騁而去,濺起層層囂張的浪花.

車,與那輛黑色賓利,擦肩而過……

而他,卻始終未偏頭多看一眼賓利車內的那個女孩……

仿佛,他與她,到如今,亦不過只是,陌生人而已!

…………………

賓利車中……

云璟怔怔的望著那輛剛剛急速與他們擦肩而過的車影.

恍惚間,她似乎見到了他……

哪怕只是那短暫幾秒的一瞥,她就能確定,那是他.

"看什麼呢?"

陳楚默替云璟擦了擦浸濕的長發,問她.

云璟收回視線,回過神來,搖搖頭,"沒……沒什麼……"

"渾身都濕了……"

陳楚默溫柔的替云璟擦拭著.

"謝謝……"

云璟道謝,接過了他手里的干毛巾,笑笑,"我自己來就好."

"嗯……"

陳楚默倒也沒有強求,將毛巾交還給了她.

云璟和陳楚默之間,要像侶,其實更多的像是朋友,是那種相敬如賓的朋友.

但,兩個人怎麼就默契的准備步入了婚姻殿堂呢?

緣由,大概只有兩個當事人才清楚吧.

"晚上有個朋友給我設了接塵宴,他想見一見我的准新娘,要一起去嗎?"

陳楚默問她.

他一向很尊重她的意見.

"好朋友?"

云璟問了一句,沒有過多的遲疑,點點頭,"好,幾點?"

"晚上八點,我去家里接你."

"好的,謝謝."

………………

而這時,正趕往醫院而去的景向陽也接到了兄弟唐宵的電話.

"有話快,有屁快放!"

景向陽接起電話,語氣是一點也不和善.

"喲!這是吃炸藥了?誰大中午的就把咱們景院長給得罪了?"

景向陽一張嘴,唐宵就聽出了他不爽的心來.

"少廢話!"

景向陽顯得特別不耐煩,"沒事我就掛了."

"喂!本少爺從A市調回來大半年了,你丫P都不放一個,連一頓飯都沒請本少爺吃過,你心里怎麼過意得去啊?"

"你到底想什麼?"

"今晚'帝宮’,我約了我一國外回來的哥們嗨歌,你來買單."

"……"

敢了這麼多,這混蛋就為了讓他去買單的.

他堂堂一唐家大少爺,連個單都買不起了?

顯然,這家伙就為了訛他景向陽幾個錢的.

今兒這單,四個零想必是跑不掉的.

"知道了."

景向陽倒是爽快的應承了下來.

"那你早點過來!"

"早不了."

景向陽透過後視鏡看一眼路況,打了個左轉指示燈,"下午有台重要手術,還不知道得忙到幾點,我要沒趕過去,你把單掛我名下."

"那不行,十二點之前必須得到,不到兄弟都沒得做!掛了——"

唐宵完,也不等景向陽答話,就把電話給掛了.

景向陽取下藍牙耳機,完全不把唐宵要挾的話語擱心上.

反正丫三天兩頭的就喊著斷絕關系,他早習慣了!

車頭一甩,直接駛入了醫院的停車場中去……

——————————————最新章節見《添香》——————————————

夜里,十一點時分——

景向陽從手術台上下來之後,還是直奔'帝宮’而去.

沒別的,下手術台後,才發現自己的手機快被唐宵那混蛋打爆了.

五十八個未接來電.

奪命CALL都不帶這麼賣力的.

最後,又反複收了他十余條短信.

內容基本一致.

"你要不來帝宮,你丫准後悔."

"你丫到底來不來?"

"……"

然後,也是一連串的信息奪命催.

景向陽看都沒看完,隨便用手指翻了翻,就直接關了.

換了衣服,出醫院,驅車直接往帝宮而去.

………………

景向陽在帝宮門口給唐宵打電話.

"幾號包廂?"

干脆利落的問他.

"來了?4012!趕緊上來."

唐宵話音還未落,景向陽便已經掛了電話去.

他信步走進電梯,上樓.

4012的門,被服務員從外面恭敬地推開.

景向陽從容的走了進去.

"景少!這邊——"

才一進門,就聽得唐宵在喊他.

景向陽聞聲看過去,一眼,見到的卻不是唐宵……

而是,坐在他身旁不遠處的,云璟!!

而云璟,也正朝他這邊看了過去.

兩人四目相對間,眸色同時恍惚了一下,有數秒的怔鄂.

景向陽淡淡的視線凝住她.

白日里那套白色的裙衫,被她換了下來,取而代之的是一條淺紫色的及膝長裙.

淺紫色,挑人.

穿在她阿娜的嬌身上,卻偏偏是不出的高貴及典雅.

倒與這吵鬧的包廂房,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景向陽收回目光.

深沉的眸底,不見半分漣漪.

信步,朝她走了過去.

忽而,就明白了唐宵在短信里那些話的含義.

云璟沒料到景向陽一進門,便會直逼自己而來.

她還沒做好迎接他的准備.

忽而這般,讓她多少有些措手不及,慌亂掩在眸底,無所遁形.

【明晚加更,上重頭戲!歌詞已經用字數補給大家了.】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42):兩年後,她愛那個男人!【內附說明】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44):兩年後久違的熱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