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44):兩年後久違的熱吻  
   
尾聲——驕陽似璟(44):兩年後久違的熱吻

云璟沒料到景向陽一進門,便會直逼自己而來.

她還沒做好迎接他的准備.

忽而這般,讓她多少有些措手不及,慌亂掩在眸底,無所遁形.

卻不料……

景向陽直接略過她,走到唐宵跟前,在他左側方的位置上從容的坐了下來.

云璟恍惚了一下……

提起的心,瞬間落了下來,似乎……還伴隨著某種失落的緒.

顯然,是自己想太多了.

"怎麼了?"

仿佛是察覺到了身旁云璟的異樣,陳楚默握住她的手,關切的問她.

發現她的手,一片冰涼.

"臉色很差的樣子."

云璟搖搖頭,"沒事……"

"什麼時候回來的?"

忽而,一道沉穩略帶冰涼的問話聲在她左側不遠處的地方響起.

語氣隨意,淡然,似不過隨口一問.

云璟愣了一下,偏頭看唐宵左側的男人.

景向陽沒有往她這頭看過來.

只低著頭,倚在沙發靠背上,散漫的抽著手里的煙.

他冷峻的側顏,掩在晦暗的燈光里,一半在明,一半在暗,將他凌厲的五官映襯得愈發立體.

修長的手指間,夾著一根長煙.

色的火星忽明忽暗,嫋嫋的青煙緩緩升起,模糊了他峻峭的容顏.

兩年不見,他的氣質,愈發沉斂了不少.

諱莫如深的感覺,給他冷沉的氣質更蒙上了一層神秘的外衣.

無疑……

這個男人,較于從前,更加成熟內斂了.

也更多了,讓年輕女性們競相追逐的魅力.

云璟明動的水眸里掠過淺淺的波痕.

"回來一段時間了."

她平靜的回答.

面上似沒有多少緒的浮動.

陳楚默倒有些意外,"你們認識?"

云璟想答話,卻被景向陽搶白了,"我是她哥,景向陽."

著,他已起身,隔著唐宵,朝陳楚默禮貌的伸出了右手.

陳楚默倒有些意外,忙笑著紳士的同景向陽握手,"訂婚典禮上好像沒見過."

"太忙."

景向陽答得云淡風輕,而又簡明扼要.

收了手,坐回座位.

峻峭的面容上,一派輕松的緒.

似乎分毫也沒有因為云璟和未婚夫的出現而影響到他的緒.

"好了,我正式介紹一下,這位,我兄弟,景向陽,景大醫生."

唐宵自然是感覺到了這之間的詭異氛圍,拉了拉景向陽同陳楚默介紹著.

"這位就是剛剛從美國回來的心理學鼎鼎有名的陳專家,陳楚默,也算醫生!同行!"

景向陽淡淡的沖陳楚默點了點頭.

"這位……不需要我介紹了吧?楚默的未婚妻,兼助手,云璟!你妹……"

唐宵刻意將'你妹’兩個字強調得格外清楚.

聽起來還尤顯得有那麼些罵人的成分在里面.

景向陽冷不丁的瞪了他一眼.

唐宵這才識趣的收斂了些.

云璟似乎對于這樣的氛圍有些不適應.

"我先去一趟洗手間,失陪."

她完,起身,往外走.

景向陽魅眼一沉.

這丫頭……變了!

當年那個囂張任性,不經世事的丫頭,驕傲得眼高于頂,什麼時候懂得了如此禮貌待人了?

不知為什麼,明明她是變好了,卻偏偏,他心里忽而就像窩著一團火一般,莫名其妙的就燒了起來.

……………………

云璟來帝宮之前,就從沒想過會在這里遇見景向陽.

突而遇見了,多少讓她有些措手不及.

云璟推開單間洗手間的門,走了進去,隨手將門掩上,還來不及落鎖,卻忽而,門被人霸道的從外面推了開來.

頎長的身影跨步進來,門"砰——"的一聲掩上,繼而是落鎖的聲音.

云璟怔鄂的瞪著眼前突然闖進來的景向陽,還有些不明所以,搞不清狀況,甚至有些懷疑是自己走錯了洗手間,"你……你干什麼?"

景向陽信步朝她逼近.

洗手間的空間,本來就不大.

尤其在景向陽進來之後,那挺拔如松的身影,充滿著逼+迫氣息,朝她攏了過來,一瞬間整個空間愈加顯得狹窄擁擠了不少,讓她幾乎,有些喘不過氣來.

"景……景向陽……"

云璟被他逼著步步往後退.

腦袋揚起,秀眉不悅的擰作一團,羞惱的瞪著他,"你干什麼?"

"你來這里做什麼?"景向陽倏爾一伸手,霸道的扣住了她的下巴.

指間的力道,一點也不輕.

云璟嚇了一跳.

她能明顯的感覺到他身上那道讓人不寒而栗的怒氣.

他在生氣?

他在氣什麼?

"你放開我!!弄疼我了!!"

云璟慍怒的在他的大手中掙紮起來.

兩只手費力的去抓他扣著自己的大手,身子也跟著左右扭擺起來,只想要掙開他的桎梏.

"混蛋……"

云璟掙得渾身是汗,卻依舊無果.

她的氣力,根本不是這家伙的對手!

甚至是,她越掙紮,桎梏著她的大手就越發用力.

而云璟偏偏又是個死犟到底的女人,他越是不放,她就掙紮得越厲害.

明知掙不開,她就是不放棄,非要跟他死磕到底.

剛剛看她那副乖乖女的模樣,景向陽還當真以為她變了,卻不想,才分鍾不到的時間,這丫頭就露出了狐狸本性來!

景向陽一伸猿臂,二話沒,強勢的一把圈住了她不安分的柳腰.

霸道的將她桎梏在自己懷里,健碩的胸膛不留分毫細縫抵住她溫軟的嬌身,把她壓在身後冰冷的牆壁上,不許她動彈半分.

"你放開我!!"

云璟早已累得氣喘連連.

淋漓的香汗,從額頭上細密的滲下來,染濕+了她垂落而下的鬢角.

沾著汗水的發絲,狼狽的黏在云璟略顯稚+嫩的臉頰上,配上她那冷傲的表,倒有著幾許異樣的風之美.

景向陽眯了眯深眸.

性/感的喉頭滾動了一下,啞聲問她,"你為什麼會在這里?"

云璟覺得他這問題問得莫名其妙,她嬌身抗議般的在他大手里掙紮了幾下,懊惱的回應他,"我為什麼不能在這里?我過來應付我未婚夫的好朋友,有什麼奇怪的嗎?"

"應付未婚夫的好朋友??"

景向陽眉峰一挑,黑眸緊縮,薄唇+間彎出一抹冷涼的笑意,扣著云璟下巴的手愈發收緊了力道,"從來不知道你云大姐這麼通達理,還會懂得要應付別人的朋友?!"

傲慢孤冷的云三,會願意應承與她不相干的人?

當年他景向陽沒有這樣的魅力,而如今……顯然,這個女人已經為了那個叫陳楚默的男人,潛移默化的改變了許多.

明明他沒有動怒的理由和資格,卻偏偏,還是上了火.

云璟聽明白了他話里那些諷刺的味兒,用力掰開他桎梏著自己下巴的手,"人都是會變的!就看為誰."

她冷漠的著,眸間那抹高傲勁兒明明還是兩年前囂張的云三.

景向陽眯緊了深眸.

得好!

就看為誰……

"景醫生,這里是女廁,你是不是該回避一下?"

云璟去抓那只烙在自己腰+際間的大手.

手心,如火一般滾燙,燒撩著她,讓她不停地冒汗.

只覺周遭的空氣,都熱了不少.

"你全身上下哪個地方沒被我看過?"

沒料到景向陽會如此無恥一問.

話一出,倒落得云璟登時就面耳赤了.

"你無恥!!"

一想到,兩個人兩年前那天雷勾地火的一夜,被他如此輕松隨意的出來,云璟更是惱羞成怒.

伸手就去推他.

卻不知,景向陽的根本就是那夜之前的那些撩人的曖昧.

許是景向陽松懈了些分,被她一推,倒還退了兩步.

但抱著她腰身的手臂,卻分毫沒有松開的意思.

云璟也被他抱著往前踉蹌的幾個碎步,直到站穩,緋的+臉已然緊貼上了他結實的胸膛上.

隔著薄薄的襯衫,感受著他身體上傳來的溫熱,云璟的臉頰愈發得發燙.

她忙拾起臉頭,羞惱的瞪他,"你到底想怎麼樣?我要上廁所了,你是不是還打算在旁邊旁觀啊?"

景向陽忽而松開了云璟的腰+肢.

卻依舊沒有要出去的意思,挺拔的身形往後一靠,隨手就扒拉了一支煙出來.

"啪——"打火機發出一道金屬碰撞聲,火苗竄起,景向陽含+著煙,將煙頭送了過去.

嫋嫋的煙霧緩緩的騰升而去,迷離了他那雙深幽似井的黑眸.

他從鼻息間性+感的呼出一口煙霧,頭,微低,磁性的嗓音似隨意的問云璟,"病,好了沒?"

他問的是她的心理疾病.

云璟有些意外,他會突然問自己這個.

這算不算變相的一種關切?

飛快的,云璟就打消了心里頭這個念頭.

就算是關切又怎樣?對于他而,這都不過只是做兄長應盡的義務而已!

"好了,都好了."

"嗯……"

景向陽沉吟一聲.

忽而,就聽得外面敲門聲響起,陳楚默關切的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璟,還好嗎?"

云璟一愣.

沒料到陳楚默會突然過來找她.

她心慌意亂的看一眼倚在門板上,正悠然自若的抽著煙的男人.

景向陽似察覺到了她的目光,身形站直,眉峰上挑,問她,"那我出去?"

他當真著就轉身,預備去開鎖.

"不要!!"

云璟飛撲了過去,從身後抓+住了他的手臂.

她敢打賭,這家伙就是故意的!!

他要出去了,陳楚默看到了里面的她,會怎麼想?

這混蛋!!

哪知云璟才一飛撲上去,景向陽一個轉身,就攔腰一把將她擄進了自己懷里去,緊緊地抱住了她.

"你……"

云璟仰頭瞪他.

"璟?"

"我在……在……"

云璟忙應了一聲.

景向陽劍眉微揚,故意吐了口煙霧在她的+臉上,深眸里盡是挑釁.

摟著她腰+肢的大手加重的力道,壓低聲線警告道,"你再敢亂動,我可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兒來!"

"……"

"璟,你沒事吧?"

陳楚默在外面問她.

"我沒事."

云璟忙應.

景向陽鼻息間的煙草味,嗆得她忍不住咳嗽了幾聲.

"我看你遲遲沒出來,以為你出什麼事了."

"沒,我馬上就好!"

云璟忙又應了一句.

話音才一落,就聽得景向陽在她的耳邊涼聲問她,"很怕被他知道我的存在?"

云璟慌了一秒,正了正色,才答他,"我們倆這樣,被誰看到都不太好吧?"

"我無所謂."

他淡淡的掀唇,"可你呢?"

云璟臉色微變,卻不等她答話,景向陽一個霸道的濕吻,就毫無預兆的朝云璟蓋了下去.

就聽得外面傳來陳楚默的聲音,"那我在外面等你吧."

"……唔唔."

云璟怎麼都沒料到景向陽忽而會吻自己.

他口腔里那股濃烈的煙草味,帶著些苦澀,瞬間漫入到她的檀口間來.

濕熱的舌尖,深深的探入她的檀口中去,直抵她的喉管.

惹得云璟難受極了.

卻偏偏,還不能高聲大喊.

景向陽就是故意的!!

故意折磨她,欺負她.

吃准了她不敢大喊,所以才肆意的在她嘴里教纏,搗弄.

云璟惱怒的掙紮著,卻偏偏掙不開他的禁/錮.

且唇上那記粗+魯的吻越來越凶悍,狂狷.

皓齒咬在她柔軟的櫻/唇之上,不帶半分的憐惜.

云璟疼得直發怵,手抵在他的胸前,使出全身的力氣去推他,"你……放開我……"

云璟的聲音在景向陽的熱吻下,還有些含糊不輕.

景向陽一想到外面還在等著她的陳楚默,就更加沒有了放開她的意思.

她越是在意,他便越是想要討要更多.

修長的手指掐住她的下顎,將她的+嘴撬到最開,舌根霸道的竄入進去,卷住她誘/人的丁香she,便肆意的糾纏,吸吮起來.

"唔唔……"

云璟被他折磨得完全透不過氣來了.

+嘴兒張著,被他侵占,閉合不上.

晶瑩的銀絲,從嘴角滑落,卻飛快的被景向陽含/吮+了過去.

這看似不經意的動作,卻似一瞬間就將云璟全身的氣力抽干了去一般,讓她完完全全的招架不住,雙+腿+兒一軟,只能軟+綿綿的癱在他的懷里,任由著他在自己的櫻/唇上肆掠.

景向陽不知吻了她多久……

從起初暴雨來襲般粗+魯的深吻,到漸漸的柔淺吻……

卻始終得不到她半分的回應.

他許是煩了,一伸手,粗+魯的將云璟從自己懷里推了開去,沒有半分的憐惜和不舍.

"無趣……"

他評價.

云璟被他推得身子往後踉蹌了兩步,卻還得到他羞辱般的評價,心尖兒一痛,火氣也跟著竄了起來.

她用手腕兒不停地拭擦著自己剛剛被他肆掠過的唇+瓣.

直到唇被擦出了血來,她還根本沒打算停下來.

"你無趣,我還惡心!!"

景向陽冷冷的看著她把自己的唇+瓣擦破皮.

也冷冷的聽著她對剛剛這一記吻的評價.

眸仁,深陷了下去,面色陰沉了下來,冷幽幽的睇著她,"你出不出去?"

他問.

聲音沒有半許溫度.

云璟皺了皺眉.

懊惱的瞪了他一眼,而後,越過他,打開門,從洗手間里走了出去.

洗手間的門,隨手被她帶上,將里面的一切遮掩了起來.

景向陽散漫的倚在門板上,有些頹然.

門外,傳來云璟和陳楚默的對話聲.

無外乎都是些關切的話語,聽得讓景向陽心煩不已.

掏了煙出來,點上……

直到門外兩個人的腳步聲漸漸遠去,景向陽方才從女洗手間里,從容的走了出來.

他甚至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躲起來,既然連句祝福語都不願送給他們,自己剛剛不就該當著他陳楚默的面走出去嗎?

呵!白了,還不是怕為難了她?!

景向陽沒再回包廂去,直接去了一樓的大堂刷卡買單.

而後,招呼也沒打,就從帝宮出來了.

——————————————最新章節見《添香》——————————————

自那之後的半個月里,景向陽也沒再見過云璟.

這日——

景向陽正忙著批複各類申請文件.

忽而,手邊的私人手機響了起來.

電話是向晴打過來的.

他接起.

"哥……"

"嗯."

景向陽沉吟一聲.

手里的筆鋒,依舊沒有停下來.

"晚上七點在俏江南吃飯,你別遲到啊."

今晚又是一周一次的家庭聚餐.

景向陽斂眉,"好端端的去外面吃什麼飯?"

"爸宴請客人."

"誰啊?"

"楚默哥."

景向陽手里的筆鋒,頓了頓.

下一瞬,繼續低頭審批文件.

峻峭的面龐上,不見半分波瀾.

就聽得向晴繼續道,"不過,楚默哥好像臨時有事,不來了,所以,只有璟一個人來."

後面這句話才是向晴的重點.

景向陽扔了手里的鋼筆,身形慵懶的往大班椅的椅背上靠了靠,"他陳楚默架子倒不."

向晴算是聽出來了.

他哥在擠兌人家!

"哥,你要遇到急診或者手術,你會選擇如約來吃飯,還是選擇先救人啊?人家是有急事,關乎人命的急事才爽約的!人心理醫師也是醫師,也能救人命的!你少擠兌人家!"

"景向晴,你現在在教我?"

景向陽的語氣,冷涼了下來.

向晴撇撇嘴,"行了,懶得跟你嘰歪了,總之你不許遲到!"

"再看吧."

景向陽答得模棱兩可.

"什麼再看啊?"

向晴清秀的眉峰不悅的斂作一團,"你別拿手術當借口,我早就打電話給醫院巡護問過了,你今兒沒手術!"

"……"

景向陽沒再理會自己多事兒的妹妹,直接就將電話給掛了.

…………………………

晚上吃飯的時候,景向陽還當真遲到了.

一大桌上,兩家人全都到齊了,就差他一個.

向南半個時內給兒子打了不少于二十通電話,結果,一直沒人接聽.

"這孩子……"

向南忍不住抱怨起來,"真是越長大越不懂事了!也不看看今兒什麼場合!"

"向南姐,咱也別催了,什麼場合不場合的,還不是自家人,又沒什麼關系,他這會估計忙得不可開交呢!"

紫杉忙出來打圓場.

"是自家人沒錯,可人三兒好不容易回來了,想著大家子的好好吃頓飯,結果呢,這家伙還跟我玩失蹤!!真是要把我氣死!"

不還好,一,向南又上火了.

"向南媽咪,你隨他去吧!反正吃飯以後也有的是機會."

云璟也忙接了句話.

"我們開飯吧,不等那混子了!"

景孟弦顯然也有些惱了,著就示意包廂里的侍應生准備上菜.

正當這時,包廂門被開來,就見景向陽從外面信步走了進來.

今日的他,穿著一件淺色的經典襯衫.

沒有系領帶,領口下方的兩顆紐扣隨意的松散著,露出一片麥粒色的肌膚,沉斂的氣質中倒多了幾分不羈的張揚.

黑色考究的西褲,包裹著他筆挺的長+腿,將他頎長的身形襯得愈發挺拔.

較于兩年前,無疑,這個男人……愈發有魅力了!

是那種,隨著時間沉澱,而漸漸滋生的性/感!

也是年輕人所不具備的深沉和穩重.

他笑著,挨個的向包廂里所有的人招呼,道歉,一一行中,都透著成熟男人獨具的涵養.

"墨叔,實在不是故意遲到的,走前正好遇到急診,下面的醫生忙不過來,只得我上前擋一會了."

"沒事,沒事!治病救人那才是最重要的!趕緊坐下吃飯吧!"

云墨招呼著景向陽落座.

景向陽坐了下來,目光毫不避諱的掃向坐在自己對面的云璟身上.

"怎麼?兩年不見,不認識了?"

景向陽是故意的.

猜到她大概還在未半個月前帝宮的事兒跟他鬧脾氣.

她脾氣向來就不好,尤其在他面前.

"哥."

云璟喚了一聲.

沒什麼表.

"干什麼呢?見你哥態度也不好點!"

紫杉斥她.

"杉姨,你別訓她了,這態度比起從前可算好的了!如今至少還願意叫聲哥了,對吧?三兒?"

景向陽似笑非笑的問她.

那一聲'三兒’,語調微揚的,聽入云璟耳底,讓她覺得有些不懷好意.

她笑笑,正了正身,毫不示弱的回擊他,"哥,兩年前是我不懂事,如今懂事了,自然不會像從前那麼莽撞和盲目了,你是吧?"

莽撞,盲目??

瞧瞧,把兩年前為愛而瘋狂的那些舉動和心思,總結概括得多到位!

仿佛是聽出了兩人間微妙的火藥味,向南忙出來打圓場,"行了行了,咱們邊吃邊聊.三兒啊,你你,別人去美國回來個個都長得圓溜溜的,怎的到你這兒就越來越纖瘦了呢?雖然你們女孩子流行減肥,可減肥也不是這麼減的吧?女孩子家家胖點好,來來,多吃點……"

向南著,不停得給云三夾菜.

景向陽深沉的目光,不著痕跡的將云璟打量了幾眼.

兩年不見,這丫頭確實瘦了不少.

那天晚上捏著她的腰+肢,感覺隨時就要斷在自己的手中一般.

景向陽眸色沉了沉,"陳楚默怎麼養你的?越養越瘦!"

云璟囧.

養?

"你當我是寵物啊?"

"三兒,這你就不懂了吧?男人要愛一個女人呢,還真就會把自己女人當寵物養著疼著寵著,現在要換我哥來,看他不把你養得白白胖胖的!絕對把你養得跟頭寵物豬似的!"

"……"

向晴一句話,逗得長輩們都笑了.

云璟臉上有些尷尬.

景向陽陰沉著張臉,涼聲訓斥自己妹妹,"你當你哥是飼養員?話多!"

寵物豬?

虧她想得出來.

卻莫名的,景向陽不自覺的竟然還真將那渾+圓的白胖豬跟眼前的云璟重疊到了一起……

突然就覺得……

寵物豬,好像也不是那麼不可愛!

"璟啊,下次楚默有時間了,還是讓他和我們一起吃頓飯吧!畢竟以後都是一家人."

開口話的正是景孟弦.

"好的,下次一定."

云璟保證.

向南看著云璟,忽而一聲歎息,"時間過得可真快啊!我還記得當年咱們三兒出身時的模樣呢,你看,如今兒一晃,都長大成+人,眼見著就要結婚了……"

"可不是嘛!"

紫杉也忙應話.

哪知向南迅速的轉了個話題,矛頭又指向了自己兒子,"你呀你,不爭氣,都一把年紀了,也不給媽找個媳婦回來!你看看人璟,比你十歲都要結婚了,你羞不羞啊?別到時候人家孩子都上學了,你還沒成家!"

云璟聽著向南的嘮叨,目光不由自主的掃向對面的景向陽.

猶記得兩年前,他還要同尤淺結婚了,可結果,兩年間也沒什麼動向,後來聽向晴起,才知道兩人分手了,至于什麼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而她,也沒多問.

兩年里,她甚至是執拗的不允許任何人跟她提起這個男人……

可是,越是想要忘記,其實……記得就越發牢固!

"媽……"

景向陽喊了一聲.

"干嘛?"

向南以為自己兒子又要嫌自己嘮叨了.

卻聽得景向陽道,"你上次不是要把張姨的女兒介紹給我?什麼時候有時間?約一下."

他這話的語氣,覺不像是那種刻意提起的感覺.

向南一時間愣在那里,對自己兒子這突來的三百六十度大轉彎還有些緩不過神來.

"媽?"

景向陽提醒了她一聲.

向南這才回神,一張臉頓時笑靨如花,心想著自己這兒子可終于開竅了.

"好好好,只要你有時間,媽馬上就替你把她約出來!要不就明天中午吧,你看成不?"

"……成."

云璟明動的水眸恍惚了一下.

咬了咬唇,沒話,只低頭繼續吃飯.

………………………………

夜里,景向陽回到自己獨居的別墅.

難得的,他竟然是哼著曲調進門的.

沒開燈的時候,李嫂還以為家里來了個愛唱歌的賊呢!原來是他們家少爺.

"今兒心很好?什麼事兒這麼開心啊?"

李嫂笑著去接他手里的外套.

景向陽這才收斂了些許喜悅的神色.

"沒什麼事是值得開心的."

他不肯承認.

把衣上的金屬紐扣解開,又隨手解了脖子下的幾顆紐扣,忽而像是想起了什麼,問李嫂,"李嫂,你知道哪兒有寵物豬買嗎?"

"寵物豬??"

李嫂有些狐疑,"這東西寵物市場應該有的吧,少爺怎麼突然問起這個來了?"

"明兒你去買只回來吧!"

"……養著?"

李嫂下巴都要掉地上來了.

"選白白胖胖的那種."

景向陽叮囑.

"……哦."

"心不好,還能宰了吃."

"……"

李嫂徹底啞口了.

"開玩笑的."

景向陽拍了拍李嫂的肩膀,笑笑,就上了樓去.

李嫂看著景向陽輕快離開的背影,便已經非常肯定今兒一定是發生了什麼讓他愉悅的事兒了.

什麼事兒能讓他們家一貫沒什麼表的大少爺歡樂成這樣呢?

翌日——

清晨,景向陽洗漱完畢,換了正裝下樓.

才走進廳里,就見李嫂正懷抱著一只白白胖胖的豬喂牛奶.

那豬的幾乎就景向陽一個巴掌頭大,皮膚純白,透著些嫩嫩的粉色,倒還算可人的.

實話,忽而見家里多出一只豬來,景向陽多少還是有些不適應的.

雖然這只豬的體形到幾乎沒有任何的存在感.

"少爺,你看這只茶杯豬怎樣?"

李嫂將豬抱在懷里,笑著問景向陽.

看模樣,她自己是喜歡得不得了.

景向陽嘴角微微抽了一下,"……還行."

忽而,就有些後悔昨兒自己一沖動下所做的決定了.

"李嫂,只豬能吃嗎?"

"……"

"算了,隨口問問."

見李嫂一副難受的模樣,景向陽決心打消這個念頭了.

頓時,李嫂喜笑顏開,"少爺,給豬起個名字吧!它還沒名字呢."

名字?

景向陽揚了揚眉,忽而就響起了云璟那張稚氣的臉蛋.

"云三?"

"……"

不,不行,太明顯了.

景向陽忙改口,"三?"

好像還是很明顯.

"老三!"

最後,定了下來,"就老三了!"

"……"

李嫂無語了.

"少爺,你確定叫它'老三’嗎?"

"嗯."

景向陽滿意的點點頭,轉身進了餐廳去.

李嫂這回可總算想明白了.

這豬是跟云家姐脫不了干系了.

——————————————最新章節見《添香》———————————————

一上午,景向陽的電話就要被他老媽給打爆了.

結果,得不到兒子的回應,向南就干脆直接殺到了院長辦公室來.

"媽,你怎麼來啦?"

景向陽沒料到他老媽這回可真正兒板上釘了.

"你少給我裝傻充愣,你就一句話,今兒中午,去還是不去!!"

向南一臉嚴肅的詰問自己兒子.

"媽,不是我不想去,今兒手頭上的事兒確實是忙不過來,待會還有一台……"

"叫你助理進來!"

向南不等兒子把話完,就按了內線電話,把景向陽的助理給叫了進來.

"秦,把你們院長今天的工作表拿給我看看!"

秦為難的看一眼景向陽,"這……"

"怎麼?我作為前院長的院長夫人,現院長的老媽,讓你做這麼點事兒都不成了??"

見秦不樂意,向南只好端起了架子來.

"不……不是……"

秦灰溜溜的就准備去拿景向陽的工作表.

"好了,媽,我承認,今天中午,我是沒什麼重要事兒,但……相親會,不去."

"不去??"

向南氣得就差沒背過氣去,大動肝火的沖兒子吼了起來,"你這混子!!昨兒晚上是不是你主動要求的?啊?你不,你+媽我會去主動約人家嗎?現在約了人家,你又不去,是不是還得你+媽我舔+著臉給人家去道歉,我兒子瞧不上你家閨女,連個面都不想見啊?啊?你我怎麼就生了你這麼個不孝子啊!!"

向南著,作勢就要哭.

景向陽頭都疼了.

揉了揉太陽穴,徹底敗下陣來,"行了,媽,我去還不成嗎?"

"哎喲,你早嘛!!我的乖兒子……"

向南著還激動的在自己兒子的額頭上,啄了一個母愛之吻.

"……"

才短短幾秒的時間,她嘴里的不孝子就變成了乖兒子.

這變數快得還真讓人有些跟不上節奏.

"媽,如果真成了,你兒子算不算坑蒙拐騙了個姑娘?"

景向陽著,抬了抬自己的左腿,自嘲一笑.

向南臉上的笑容一僵.

很快,重拾笑容,那笑還帶著些心疼,"想什麼呢?這世上要找到像你這麼個優秀的男人可不容易!"

…………………………

中午的相親大會可算就這麼定了下來.

"兒子,別忘了啊!意伏西餐廳,十二點,准時赴約啊!"

向南臨走前,還在不放心的叮囑著兒子.

"知道了,媽,放心吧,一定准時到."

景向陽一遍又一遍的保證著.

把老媽送走後,沒做多想,直接撥通了唐宵的電話.

"中午請你吃飯!"

"哪?"

"意伏."

"倆大老爺們,去什麼西餐廳啊!"

"少廢話,十二點准時到!爽約連兄弟都沒得做!"

"喂……"

唐宵還搞不清狀況.

"對了!"

景向陽直接打斷他的話,"待會我會讓秦給你送套衣服過去,你到時候穿著那套衣服過來赴約."

"你丫到底要干嘛呀?"

回答唐宵的是"嘟嘟嘟——"的忙音,景向陽沒理會他,便直接將電話給掛了.

很快,叫了助理進來.

"你去給我買套西裝,送唐宵那去,他尺寸大概跟我差不多."

然後,景向陽又稍微同助理交代了一下款式.

助理聽完後,愣在那里,好半晌的沒緩回神來.

這款式……

"還不快去?"

景向陽警告的瞥了她一眼.

秦這才回神,連連點頭,"是,是……這就去……"

結果……

很快,景向陽就接到了唐宵的電話.

電話才一接通,就聽得唐宵在電話那頭咆哮.

"你他媽故意玩本少爺是吧?你讓人給我送的什麼破玩意兒?你讓我穿著這玩意兒去吃飯??靠!!"

"……"

景向陽覺得自己耳膜都要被他震破了.

唐宵還在電話那頭吼著,景向陽干脆把電話拉遠,先讓他吼個夠.

大約五分鍾後,感覺到電話那頭終于停了吼叫,景向陽這才又重新拿起了話筒.

"江湖救急,你看著辦吧!"

話完,景向陽干脆利落的就把電話給掛了.

斷線之前,還聽得唐宵在那邊不爽的罵著,"sh/it!!"

——————————————最新章節見《添香》————————————

中午十二點.

景向陽到底還是如期而至.

而同他相親的姑娘,還真如他媽描述的那般:唇齒白,膚色通透,年輕秀眉,眉黛含笑.

總之,還算個不可多得美女吧!

不過,景向陽覺得自己好像患上了臉盲症似的,再美的女人,在他腦子里都不過只是個模糊的影像,記不深刻.

兩個人招呼落座,自我介紹完畢之後,景向陽便毫不客氣的直奔主題了.

"姍姍啊,其實我這回來相親吧,是有帶點私人目的的,我想著咱們往後也許是要過一輩子的,對吧?所以我也不打算瞞著你."

景向陽叫得格外親熱,讓對面的女孩兒瞬間就羞了臉.

"嗯,你……"

姍姍含羞的點頭.

"其實我吧,是有女朋友的,但是我媽呢,不同意!"

女孩的臉色微微變了變,但還依舊保持著微笑,"那你呢?你心里是怎麼想的?只要你願意和你女朋友結束關系,其實……我……我想我也能夠接受的."

"這樣啊……"

景向陽一副感慨萬千的模樣兒,還想什麼,就聽得唐宵喊他.

"景少!!"

景向陽一回頭……

看著黑著臉,正朝自己走過來的唐宵,差點就破功笑出了聲來.

好兄弟不愧是好兄弟啊!

就見他穿著一件大色,還點綴著碎花的緊身襯衫,領口處還饒有風味的別著一枚紫色的領結,下+身一條淺色的緊身褲,褲腳邊兒曲卷著,綴著些黃色的碎花,剛剛好與襯衫上那點碎花相呼應著,別提多騷多帶勁兒了!

景向陽的性/感的唇角,不自然的抽了兩抽.

所有人的視線,都將目光投注在了這個'出挑’的男人身上.

當然,也包括坐在景向陽對面的唐姍姍.

實話,景向陽真有那麼一秒的沖動,假裝自己不認識這個男人.

但這種沖動,在下一秒就被他給打消了.

他站起身來,沖唐宵招手,笑得異樣溫柔,"這邊……"

然後,就聽得他同唐姍姍介紹,"姍姍,這位就是我的女朋友,唐宵."

"……"

唐宵腳下的步子一個踉蹌,差點跌倒.

這厮,原來讓自己穿得這麼娘泡來救場,就為了這招.

靠!!

"來來,宵宵,我介紹一下,這位就是以後會跟我行婚的姍姍!以後等姍姍有了孩子,咱們就不用再擔心傳宗接代的事兒了."

景向陽牽著唐宵的手,拉著他就坐,還一邊煞有其事的著.

唐宵被景向陽拉著的手,一直抖得厲害.

面上的笑容……

扭曲得簡直像……一坨牛糞!!

唐姍姍似乎怎麼都沒想到事居然會發展成這樣.

一張溫婉的臉蛋兒都有些掛不住了,從起初的微笑到此時此刻的面無表.

看著對面的唐宵,甚至于都有些……作嘔!

再帥,也掩飾不掉穿衣品格的俗氣!!

"景……景先生,我想你可能誤會什麼了……"

唐姍姍似乎是第一次見到這種畫面,顯然還有些難以接受.

兩個大男人在她面前牽手膩歪,讓她胃里一陣翻湧得厲害.

"怎麼了?姍姍,你剛剛不是你不嫌棄的嗎?"

景向陽一副受傷的模樣,"咱們剛剛不還得好好的嗎?"

"對……對不起……"

唐姍姍似乎還真是受了些驚嚇,抓起身邊的手提包起身就要走,"我……我想要的婚姻,不是這樣子的!對不起,我還有事,先走了……"

她完,又頓了一下,沖兩個人禮貌的頷頷首,尷尬一笑,"祝你們白頭偕老……"

景向陽本以為這出戲發展到這里,也該大結局了……

卻哪知……

唐宵忽而大聲應了唐姍姍一句,"謝謝你的祝福!!我們會一輩子恩愛下去的!"

再然後……

一偏頭,抱住景向陽已經開始泛惡的那張俊臉,就狠命的一口親了下去!!

而且是……法式長吻……

就聽得周邊時不時的傳來一陣陣抽氣聲,唐姍姍近距離的看著兩個大男人接吻,差點就直接昏死了過去.

而唐宵吻景向陽的目的是什麼呢?

呵呵呵呵……

成全自己,惡心別人!!

當然,他必須得解釋一下,他絕對絕對絕對不是同/性戀,哪怕就是同/性戀也絕對絕對絕對對身邊這個混蛋提不起半絲性+趣!!

他吻他唯一的理由是……

剛剛一晃眼間,隱約,好像,似乎……

見到了云璟……

她恰好推門從外面走了進來!

這仇,可報得真TM的爽!!!

…………

景向陽被唐宵吻得差點背過氣去.

幾次掙紮無果,他幾乎要拳頭相向了,好在,唐宵掐准了時機把他松了開來.

"媽/的!!"

景向陽忍無可忍的爆了句粗口.

一摸自己的唇……

破了!!

該死的……

端起手邊的水杯,仰頭灌了一大口,水才在口腔里兜了一圈,就扼然停了下來.

因為……

他見到了,站在他們不遠處,正用一種……不敢置信的眼神瞪著他和唐宵的……云璟!!

云璟的表,簡直跟剛落荒而逃的唐姍姍如出一轍.

景向陽僵硬的把喉管中的水咽了下去……

那口水,感覺像比吞了一只死蒼蠅還來得惡心!

今兒這出戲,驗證了一句話:

猜到了開頭,卻怎麼都沒猜中結尾.

景向陽將水杯擱下.

峻峭的面龐上早已收斂了神色,"看什麼?"

他一副坦然的模樣,似乎剛剛自己什麼事兒都沒做一般.

不,不對!是沒做什麼出格的事!

云璟一愣,沒料到他居然會如此泰然自若,仿佛剛剛那事兒做得理所當然一般.

云璟抿了抿唇,心口像被什麼東西刺到了一般,有些隱隱作疼.

但,她沒讓自己表現出來,學著他的模樣兒,淡淡一笑,"頭一回看男人接吻,挺新奇的!怎麼?敢做還怕人看啊?"

"……"

火藥味兒濃了.

"弟妹!"

唐宵自來熟的同云璟打著招呼,起身就朝她走了過去.

云璟看著他這身誇張的裝扮,連忙往後退了兩步,嫌棄的避著他.

"你叫誰弟妹呢!"

景孟弦從桌上抓了個打火機,直接就往唐宵的腦袋扔了過去.

【求包月票啦!月票能留到28號的親們,務必幫鏡子唔到28哇!群麼麼噠!!另外申請加群的親們,請務必先在文下留申請,謝謝】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43):兩年後的再相遇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45):算計老媽就為了單獨跟她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