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45):算計老媽就為了單獨跟她在一起  
   
尾聲——驕陽似璟(45):算計老媽就為了單獨跟她在一起

"你叫誰弟妹呢!"

景孟弦從桌上抓了個打火機,直接就往唐宵的腦袋扔了過去.

"sh/it!!"

唐宵吃疼的罵了一句,回頭惡狠狠的瞪一眼景向陽.

叫聲弟妹怎麼了,她云璟本來就是陳楚默的未婚妻,將來還是老婆呢!

當然,這話唐宵沒敢出口來.

他臉上雖是凶惡的表,嘴里卻軟聲道,"親愛的,你就不能對人家溫柔點嗎?咱倆好歹才恩愛過……"

"……"

景向陽嘴角抽得有些明顯.

下一瞬,一只銀勺就毫不客氣的朝他那張娘泡臉扔了過去.

這混蛋!!

戲演過了!

云璟的臉色,自然好看不到哪里去.

唇抿得緊緊地,視線凝在景向陽那張淡然的俊臉上,直勾勾的瞪著他,仿佛是想要在他的神里捕捉到什麼蛛絲馬跡來證明剛剛那不過只是個誤會似的.

景向陽起了身來,掠過唐宵,與云璟擦肩而過,卻始終未偏頭多看她一眼.

信步朝收銀台走了過去,"買單."

他遞了張金卡出去.

懶漫的倚在台前,抽了支煙出來,叼在嘴里.

都來不及點火,嘴里的細煙就被一只突兀的手給抽了去.

薄唇晃了一下,唇間空了出來,景向陽還沒來得及晃回神來,就聽得云璟涼聲道,"這里是無煙區."

"……"

景向陽挑挑眉.

饒有興味的睨了她一眼,"我叼著不行啊?"

他著,又抽了支煙出來,挑釁般的叼在嘴里.

結果,還沒含熱呢,就被云璟二話沒的搶了過去.

"你不覺得你該跟我解釋點什麼嗎?"

云璟著,又看一眼那邊一臉無辜的唐宵.

她怎麼都沒料到,兩年不見,他景向陽居然……

連性取向都變了!!

這多少讓她有些心痛,以及難以接受!!

景向陽也隨著她的目光掃了一眼娘泡的唐宵,下一秒,連忙別回了頭來.

那表,仿佛是多看一眼都會眼瞎似的.

真該給他的助理點10086個贊!

景向陽捏住云璟手里的煙,抽了抽,抽不出來.

他自然知道這丫頭是誤會了自己和唐宵的關系,但看著她越發窩火的模樣,他就越加不想解釋.

吃醋嗎?

她沒資格!

當年是她自己選擇先放棄的!何況,如今還是快結婚的人了!!

煙從她手里抽不出來,景向陽似乎也有些不耐煩了,"干嘛呢?叼根煙你也得管著?都是要結婚的人了,還這麼管別的男人的閑事,不太合適吧?"

景向陽略顯諷刺的話話,讓云璟聽著多少有些難堪.

像是被他中了什麼似的,臉上火辣辣的燙.

其實云璟也不是要管著他抽煙,只是因為剛剛他和唐宵的行為,讓她心里堵著口氣而已.

"先生,您的卡."

收銀台的服務員將卡遞過來,交給景向陽.

景向陽接過,禮貌的沖她點點頭.

沒再理會云璟,偏頭沖唐宵道,"還不走?"

"不還沒吃飯嗎?"

景向陽越過云璟就往外走,"飽了!"

被他唐宵惡都惡心飽了!

唐宵是自己開車來的,自然不用景向陽送他.

景向陽開的是一台香檳色的攬勝極光.

打開駕駛座的門,正預備坐進去,卻發現身後還跟著個臉臭的尾巴.

除了云璟,又還有誰呢?

景向陽站定.

雙臂懶懶的撐在車窗上,一臉閑然的睇著云璟,"干嘛呢?"

云璟咬了咬唇.

半響,才出聲問他,"這事兒向南媽咪知道嗎?"

"……"

景向陽好笑的勾了勾嘴角.

"吃醋啊?"

他故意這麼問.

眼底帶著淡淡的譏諷.

云璟汪汪的水眸里掠過一圈淺淺的波痕,似還有心虛一劃而過.

"我只是替向南媽咪難受而已!"

云璟解釋,"如果她知道你這樣,一定會……"

"行了!!"

景向陽打住云璟的話.

彎身,坐進了車里去.

車窗滑下,他抬眼,淡漠的看著車窗外的云璟.

"如果接個吻就能稱得上喜歡的話,那你豈不是會以為我還喜歡你?別忘了,前幾天我還吻過你呢!"

景向陽完,瀟灑的朝云璟揮了揮手,車一瞬間就如風般疾馳而去……

留下云璟一個人站在原地,任由著太陽暴曬著,久久的看著那道消失在車流中的車影,緩不回神來.

他變了……

再也不似當年那個把她寵在手心里的哥哥了.

現在的他,每一字每一句里,仿佛都帶著根刺,一下一下的紮在她的心尖兒上,刺痛得厲害.

……………………………………

夜里——

景向陽回家.

站在玄關門口換鞋,忽而就感覺有只軟綿綿的東西在自己腳上蹭來蹭去.

低頭一瞧,一只豬!

景向陽皺起了眉頭.

長腿一掃,不客氣的就將它踹了出去.

'老三’哀怨的在地上滾著,滾了好半晌,才可憐巴巴的從地上爬了起來,委屈的瞪著景向陽,'嚎嚎’的哀鳴著.

景向陽也瞪著它,濃眉蹙得更深了.

"李嫂,這只豬的叫聲怎麼這麼難聽?趕明兒還是把它宰了吧!"

"……"

老三似乎聽出了些許端倪來,一下子就萎了,軟趴趴的蔫在地上,也不敢亂叫了.

"宰它之前,我看得先宰了你這混子!!"

也不知他老媽從哪兒鑽出來的,只一瞬的時間,就站定在了他跟前,指著他的鼻子就訓,"我你這子怎麼這麼多年不談戀愛呢,還以為你是忘不了三兒,結果原來是跟唐家那子給好上了!!你這兔崽子,是不是非得把你爹媽氣死了,你才甘心啊?啊??"

"唐姍姍告訴你的啊?"

他就一下午他老媽怎麼都沒給他打一通電話,原來是直接殺他別墅里來了.

"你甭管誰告訴我的,你就跟我講,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景向陽掠過他老媽,扯下脖子上的領帶,隨手往沙發上一扔,又解了脖子下方的幾顆紐扣,"什麼怎麼回事啊?我跟唐宵那是純潔的友誼關系!僅此而已!"

"僅此而已??"

向南繞到兒子跟前來,仰頭看著比自己高出一個頭還有多的兒子,"純潔的友誼關系會接吻?你可別是人姍姍汙蔑你!媽這可還有證人!!"

"證人??"

景向陽眯了眯眼,"云璟?"

向南心虛的抿了抿唇,揚揚手,"你甭管是誰,總之以後不准再跟唐家那子來往!!"

"云三怎麼跟您的?"

景向陽似乎對于允不允許他和唐宵來往,他丁點兒不在乎,他在乎的點兒……

好像有點偏了.

"干嘛?你還想拿她怎麼樣?"

向南一臉防備的瞪著自己的兒子.

其實這事兒還真不是云璟來打的報告.

起初是唐姍姍的,向晴知道後就打電話給三兒吐苦水,結果哪知三兒淡幽幽的了句,"我看到了,當時我就在現場."

于是,事聽起來就真的有點兒頂真了.

"你打電話叫她過來."

景向陽一邊解著襯衫口的紐扣,一邊若無其事的同向南道.

"干嘛??"

向南一臉疑惑的看著自己兒子.

景向陽偏頭看向自己的老媽,臉不心不跳的回答道,"她栽贓了你兒子,不該來當面對個質嗎?"

這時,趴在地上的老三忽而又沖著景向陽嚎嚎叫了兩聲.

那感覺極像在嘲笑著他賊喊捉賊.

想見人家直不就得了?非得來這麼陰損的招兒.

景向陽警告的瞪了老三一眼,它嚇得脖子一縮,又趴了回去,委屈的嗚鳴了幾聲,就不再吭氣兒了.

向南最後到底還是聽了兒子的建議,給云璟打了通電話,讓她到自己兒子的別墅走一遭.

掛上電話,向南瞪他,"看你待會還有什麼話!"

不知怎的,景向陽的心似乎一下子就好了起來.

"李嫂呢?"

他問自己老媽.

走了幾步,把圓滾滾的老三抱起來,擱在懷里逗弄著它玩.

"我讓她回去了."

"為什麼?"

景向陽不解的看著自己老媽.

"有什麼奇怪的嗎?難道你希望我當著人李嫂的面提你和唐家子那事兒?你不要臉,你媽我還要臉呢!"

"……"

又來了!

"你怎麼突然想到要養了只豬啊?"

向南沒有把這只茶杯豬跟那天飯桌上向晴的話兒搭到一塊兒去.

"李嫂要養的."

景向陽直接將黑鍋給背到了李嫂身上,又擔心自己老媽不相信似得,還忙補了一句,"准備哪天心好就把它給燉了……"

"……"

向南狠狠地瞪了自己兒子一眼,一把將他懷里的豬給搶了過來,"你這混子,一點愛心都沒有!越長越不可愛了!!"

"……"

很快,不到一刻鍾的時間.

別墅的門鈴響了起來.

云璟站在門外,莫名的還有些緊張.

門拉開……

景向陽站在那里.

身材修長,挺拔如松,白色的襯衫隨意的散開幾顆紐扣,衣往上卷起到手肘之處,露出精碩的手臂來.

下身一條深藍色的西褲,包裹著他筆直的雙腿.

腰間一根精致的腰帶,金屬配飾折射出厚重的光芒,與跟前這個男人沉斂的氣質交相輝映.

"進來……"

他偏了偏頭,示意云璟進屋.

撲克臉上,沒有半分多余的表.

緒似乎並沒有因為她的出現而產生任何波瀾.

"三兒來啦!!"

向南招呼了一聲,就進廚房里倒茶去了.

"向南媽咪."

云璟禮貌的喊了一聲,轉而問景向陽,"我穿哪雙鞋子?"

景向陽隨手從鞋櫃里拿了雙拖鞋出來,放在她的腳邊,"我這沒有多余的女士鞋."

他淡淡的解釋.

"謝謝."

云璟道謝.

換鞋,卻忽而,只覺腳背上熱熱乎乎的,還有種濕黏黏的感覺,她嚇得一聲尖叫,身子更是下意識的就往身旁景向陽懷里躲了躲.

"什麼東西啊??"

云璟嚇得臉色都白了.

景向陽幾乎是下意識般的,猿臂一撈,就將驚嚇中的云璟鎖進了自己懷里.

大手圈住她纖細的腰肢,沉聲安撫她,"只是一只茶杯豬而已."

向南聽到驚叫聲,忙從廚房里迎了出來,一臉慌色,"怎麼啦?怎麼啦?出什麼事兒了?"

見到門口緊緊相擁的兩個人,向南愣了一下,再看一眼倆人腳邊的豬,瞬間了然了過來.

而這時,云璟也意識到自己太過大驚怪了.

原來不過只是只寵物豬而已.

尷尬的從景向陽懷里退出來,臉頰上還有些微不自然的緋,"我……我還以為是……老鼠呢……"

景向陽松開了懷里的她.

沒再理會,邁步進了廳里去.

云璟的腳邊,豬還在不停地拱著她的腳背,短短的毛發戳著她,癢兮兮的,惹得她笑個不停.

"看來這家伙挺喜歡你的呀!"

向南著,端了杯熱茶擱在長幾上.

云璟干脆就把東西抱了起來,近距離一看它……

嘖嘖,真丑!!

身體白白胖胖的,毛發滑滑的,一顆腦袋圓溜溜的,兩個大耳朵耷拉著,一雙鼻孔朝天長著……

真是丑得滑稽!

云璟忍不住笑起來,"向南媽咪,怎麼會突然想到要養這麼個玩意兒啊?"

別人家都養貓狗,他倒好,口味特殊,居然養只豬.

云璟一想到景向陽出行溜豬時,高大的背影後總跟著條滑不溜秋的豬就覺得……囧!

不過她顯然是把人家景醫生想得太高尚了.

溜豬?除非把它帶去屠豬場還差不多!

"你問問你向陽哥,為什麼要養這玩意兒……"

向南也跟著笑了.

"媽,你不是老爸身體不舒服,你得趕著回去照顧他嗎?"

景向陽直接換了個話題.

"啊?"

向南驚愕的看向一臉坦然的兒子.

下一瞬,恍然大悟,一拍自己大腿,"哎呀!你看看我,差點把這事兒給忘了,回去你老爸准得怨我了,都這麼晚了!!"

果然是有其子必有其母啊!

母子倆人狼狽為殲的唱著戲兒,還當真瞧不出半分演戲的痕跡來.

天生的演員啊!!

尤其是景向陽.

他著就起了身來,"媽,那我送你!"

"不用,不用,送什麼啊!我自己開車來的,你陪陪三兒吧,人家好不容易來一趟……"

"向南媽咪,你找我來不是要跟我談事兒的嗎?"

云璟丈二的和尚摸不著腦袋了,又道,"既然這樣,我跟你一起回去吧,孟弦爹地不舒服,我也正好去看看他."

云璟著,隨著向南還真要走.

然,還沒走到玄關口,就被景向陽給扣住了手臂.

"待會我送你回去,我有話問你."

向南一見這形式,瞬間明白了什麼,忙點頭,應和道,"對對對,待會讓你哥送你回去!你回來這麼久了,兩個人都沒好好聚聚,聊聊天呢,你就陪你哥一會兒……"

話都到這個份上了,云璟還強求要走,好像還真顯得有些不懂事兒.

景向陽送了老媽到門外.

向南狠狠地敲了敲自己兒子的腦袋,"你這混子!連你媽都算計!敢讓我打電話給三兒,就為了跟她單獨相處啊?"

"媽,你再不回去,我爸的身體可真要得相思病了!"

景向陽完,"砰——"的一聲,就毫不客氣的把門給摔上了.

"……"

這熊孩子!!!

向南沖著門板罵了一句.

但有一個問題,已經得到了證實.

那就是……

她兒子不是同/性戀!

這家伙只是還對三兒念念不忘而已!

唉……這個問題可比同/性戀還棘手啊!人三兒可都是要結婚的人了,她家兒子再插一腳,豈不成了三了?

不,都一把年紀了,應該叫老三!!

如果景向陽知道,自己在他老媽心中的名號跟他腳邊這只豬的名號一樣的話,他一定會氣得直接就把這只豬燉了吃入腹中才肯作罷的!

"你想問我什麼?"

景向陽送了母親一進別墅,就聽得云璟問他.

景向陽雙臂環胸,目光冷涼,上下細致的打量著對面的云璟.

云璟被他盯得有些渾身不自在了,"你……看什麼?"

"云三!"

景向陽忽而喊了她一聲.

擰眉,似有不悅,"我允許你兩年後出現在我眼前,但,我不允許你兩年後瘦得像根干柴似的還在我眼前晃蕩!紮眼!!"

"……"

【親親們,有月票的可以留到28號翻倍送給鏡子哇,留不到的可以提前送哇,麼麼噠!!】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44):兩年後久違的熱吻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46):粗魯的占有了她!